乡村爱情10剧情介绍

1-6集

乡村爱情10第1集剧情介绍

  

  赵四上南方学习,咋咋呼呼的人一走,家里顿时空寂下来。四嫂带着英子走在道上,表达对赵四的牵肠挂肚。英子随口打趣的说到前些天谢永强和玉田给谢腾飞与自家兰妮定娃娃亲的事。四嫂一听顿时炸了毛,觉得几个晚辈尽瞎琢磨,顿时打电话给玉田破口大骂,势必要把这事扼杀在玩笑之中。

  这时黄世友骑着小电驴往两人身旁经过,出于礼貌,慰问了四嫂一声。没成想四嫂处于气头上,草率点头以示回礼。这让文化人世友觉得有些被忽视,忙调转车头和四嫂理论。四嫂觉得这么鸡毛蒜皮的事被人堵路中央一顿理论很是丢面子,气焰一足,嗓门一大。让身为医生的世友见猎心喜,忙擅自拉住四嫂的手,称给四嫂把脉,查查心烦气躁的病因。这在四嫂眼里俨然是骚扰。气呼呼的走了,回头立马打电话给刘能,要刘能给自己讨回公道。

  刘能正在和谢广坤纠结合作经费的事,接到电话,听闻嫂子遭个外人骚扰。两人撂下电话便去谢大脚那找人讨公道去了。结果两人扑了空,世友压根还没走到谢大脚的店里,两人转身满世界找人去了。

  话说世友还不知道自己大祸临头,街边又邂逅了王老七。世友又想给老七把脉诊断一番。被追上来了刘能和广坤抓住领口,三人扭打一团老七在一旁劝解不开。世友与谢大脚一把年纪,谈了一年黄昏恋又迟迟没有下文,引得众人愤慨不已。两事并在一起,两人向世友群起而攻之。斯文老实的世友始终处于下风,衣服都让两人撕扯烂了。

  这时当事人四嫂和谢大脚急忙闻声而来。两人各护一边,各执一词。村委会主任老徐眼看事情越闹越不成体统,忙遣散众人。

  这一场闹剧刚结束,四嫂又拉扯着谢广坤理论。说起给腾飞和兰妮定娃娃亲的事,四嫂觉得谢家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要广坤给个说法。广坤对这事也云里雾里,但听别人这么埋汰自家人也忍不住火气,一通电话打到永强那一顿狠批。四嫂看广坤的立场和自己一样,这才放下心来。

  苏玉红在店里满怀心事,心地善良的她又不知道该如何向史泰松把话说清楚。思来想去咬牙拨通了电话,可没响几声又心烦意乱的挂断。另一头史泰松正在训练新的保安,接到玉红的电话不顾其他,当众回拨了几次电话。玉红看着手机铃声大作,心里更是七上八下。反复数次,玉红才恹恹的接起电话。玉红决心当面和史泰松说,于是把人叫到自己店里。

  满怀期望的傻史泰松撇下一群人,不顾自己处在工作时间,也没和自己大哥宋晓峰打声招呼,便匆匆赶往玉红的理发店。结果两人不期而遇,宋晓峰一听史泰松为了自己余生幸福也没为难,随口准了史泰松的假。

  老徐召集了刘能、广坤、老七和四嫂一起开会。针对谢大脚与黄世友的婚姻问题,主任觉得应该成立一个大龄青年婚姻理事会,眼下寻思找一个会长理事。听了这话众人顿时眼睛一亮。象牙村的村民,善良朴实,也好事。甭管好事坏事,都爱首当其冲。于是众人都开始为此事打自己的小算盘。

  史泰松来到玉红店里。面对憨态可掬的傻大个儿,玉红腆着脸,把分手的话讲得极度委婉。结果史泰松完全曲解了玉红的意思。以为玉红因为之前和自己大哥宋晓峰表白被拒,而产生自卑心理,因此不敢面对自己。于是咬牙切齿的要去和宋晓峰理论。玉红实在劝阻不了,只好暂由史泰松忙乎去。

乡村爱情10第2集剧情介绍

  

  会议一散,队伍分做两头。广坤忙拉拢王老七,希望老七能助自己一臂之力,投自己一票,让自己能当选会长。老七当面不好拒绝,只好顺着应承下来。而刘能也没闲着,率先拉拢四嫂。占着亲家这层关系,要四嫂无条件提供支持。结果四嫂心里早有了打算,要推选自家玉田。这消息如同晴天霹雳,劈在刘能头上。于是刘能匆忙找上老七。

  老七和广坤还在洽谈,刘能更乐了。想着能拉拢两人,给自己一下拉出两票的差距。可他万万没想到,广坤也在打相同的主意。于是两人把热切的目光投向老七。老七这一票变得至关重要。可老七也不傻,与其落得两头不是人,不如退出战争,于是老七选择投自己。

  史泰松从理发店出来,负着气,见谁都犯冲。宋晓峰看得稀里糊涂,走前好好的一人,回头变得凶神恶煞的。史泰松把送晓峰拉到一边,把自己误解的玉红的话转述一番。宋晓峰感觉自己比窦娥还冤,自己一心只有松青莲一人,结果还被史泰松误会自己与玉红有来往,甚至因此影响了兄弟情义。于是当着史泰松的面,一通电话打到玉红那,极力撇清关系。这让玉红摸不着头脑,只能决心再度约史泰松好好把话说清楚,避免给他人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结果玉红和傻大个儿话题压根不在一块,玉红的一颦一笑落到史泰松眼里都成了撒娇,这雪球越滚越大,玉红愈发解释不清。

  谢大脚把满腹委屈的黄世友拉回家,好说歹说,一番劝解才让世友晃过神。这时大脚的妹妹王云来了,对于世友的遭遇,王云认为皆因二人迟迟不完婚造成的。外面风言风语,让两人的关系有些不能见光。听了一番话,世友痛定思痛,慎重的向谢大脚求了婚。这突然的转变让谢大脚一时没回过神来。她等这一句结婚等得太久,听了这句久违的话,一时兴奋难耐。还拿来了之前给长贵买的新衣,让衣服破损的世友换上。新衣上身,世友的面容与长贵几乎重叠,面对这一熟悉又陌生的面容,谢大脚悲痛不已。说不想念是假,可对待新人得有新的心态与情感。谢大脚尽量隐藏着自己的情感,希望能与世友尽快完婚。

  可世友带着破损的衣服,一路逃似的回家。在半道上,褪下那陌生的新衣,宁可换上自己破烂的旧衣服。这一幕被王英看了去,面对像极了长贵的世友,英子也有些发怔。

  玉田受了家里人鼓舞,主动上老徐家请命,称自己愿意成为会长,主理大龄青年的婚姻问题。老徐本来没啥意见,表示支持。结果媳妇在旁边扯着嗓子打暗号,两人私下一合计,一琢磨。当即又把玉田淘汰,决定选择老七作为会长。玉田听着本来板上钉钉的事又莫名黄了,心里憋着一股气找到刘能诉苦。

  刘能一听这结局,觉得老七并不是个好的人选,一心想再给自己小姑爷争取机会。决定找个合适的时机会会老徐。

乡村爱情10第3集剧情介绍

  

  王大拿日日在乡村里炖小鱼,养小狗,生活乐无边。对于小狗的配种,饲养,贩卖一条线做的顺风顺水。这天儿子儿媳来看望大拿。王大拿媳妇杨晓燕一人跑到上海生孩子,东北的电话不想接,来人相劝不想听,而大拿就日日守在家里,盼着杨晓燕回来。木生寻思着另找个人来规劝母亲回家。

  谢大脚自己也拿捏不准自己对黄世友的感情究竟是对长贵爱的转移,还是真心实意的爱慕黄世友。想着藏藏掖掖的把婚礼草率办理得了。可儿子不同意,认为自家情况特殊,两辈人拢共办了五回婚礼,这第六回怎么也得风风光光,热热闹闹的。

  老徐经过慎重的考虑,决定把会长的位置给老七。他也知道刘能和广坤为这事着急上火得不行,于是亲自出马,把自己的决定告诉刘能。刘能当时就不高兴了,认为这会长非自己莫属。可老徐把刘能曾经与四嫂拉扯不清的成年旧事娓娓道来时,刘能立马焉了。本来这事也不大,不过误会一场。可老徐就揪着这一点,彻底毁灭了刘能的“政途”。

  刘能心灰意冷的坐在路边,唉声叹气的模样吸引了广坤。广坤上前安慰,得知刘能为落选会长的事暗自神伤,还一个劲的给广坤喝倒彩。广坤思前想后误以为自己成功当了会长,安慰的口气里带了几分得意,就在广坤思考着要如何带领众人走向神圣的婚姻殿堂时,刘能才悠悠的把老七当选的事说出。这下广坤哭笑不得。

  广坤瘪了一肚子气与委屈,回到家屁股没坐热忙打电话给老徐,想给自己讨公道。可惜广坤年轻时与媳妇三天大吵,五天大闹。这夫妻不和是众人皆知的事。老徐三安两语数落得广坤哑口无言。

  王老七成功当选,心里还是有些堵得慌。他知道刘能与广坤铁定要为此记恨自己一段时日。忙主动打电话示好。两人在电话那头都是阴阳怪气的“恭喜”。这让老七心里更堵了。还好听闻了结果的赵四,打电话来诚心的恭贺。这才让老七心底舒了口气。于是老七准备一门心思猛扑进大龄青年的婚姻问题里,不负众望的担起自己的重任。

  王木生坐在炕头,看着老爹天天逗着小狗。好像对母亲的思念淡了几分。这一疏忽就提了母亲一嘴。这不提不要紧,一提顿时揭到大拿的伤疤。大拿表面装的云淡风气,心里其实十分惦记杨晓燕。木生这才觉得把母亲找回来确实迫在眉睫。

  于是来到工厂找到小蒙,想着小蒙与母亲曾经也是上下级领导关系,再说小蒙与母亲交情不错。母亲肯定愿意听小蒙的话。而小蒙也正有接晓燕回来的打算,两人一拍即合。

  其实不光王家父子着急,杨晓燕的女儿李小南也着急。她也不希望父辈们为旧事闹不愉快,规劝着母亲回东北去。杨晓燕处在摇摆不定的天平上,小蒙打来了电话。

  小蒙站在工厂的角度,希望晓燕回来帮扶自己。这理由充分,情感真实。杨晓燕更加拿捏不准了,可心里还是结着疙瘩,希望小蒙宽限些时日,再考虑一番。话都说到这份上,小蒙也不好再度逼劝,只好到此为止。

乡村爱情10第4集剧情介绍

  

  之前英子在村口撞见黄世友把新衣换下,穿回破衣。这事通过四嫂的嘴最终传到大脚那。大脚寻思着,世友觉得衣服始终是长贵的,人前乐呵呵的穿上,人后又心虚的脱去。肯定是心里不舒坦,于是打电话给王云,商量该如何是好。

  王云觉得事是小事,让大脚放宽了心,尽早与世友完婚,别再生出端倪来。大脚听了觉得甚是有理。

  老七第一天上任,与老徐一起组织会议。号召着刘能、广坤、四嫂前来。刘能心里憋着气,正无处释放。眼瞅着机会来了,急忙打电话给广坤。借口广坤和自己一起去验货。刘能与广坤一直就像上山虎遇见下山虎,表面兄弟,暗地互掐。谁都不轻饶谁,都在暗中较着劲。这广坤没几句就听出刘能的打算:两人都不去开会,把新上任的老七晾着,让他下不来台。这事广坤觉得很不地道,没答应。挂了刘能的电话,兀自开会去了。这简直让刘能大跌眼镜,他满心笃定的认为,广坤应该站在自己这头,一起去反抗老七这股“恶势力”。结果现在落得自己孤军奋战,心里那股气更足了。

  四嫂听从赵四的话,牟足劲的捧老七场,第一个早早来到会场。这让内心惶恐不已的老七稍稍松了口气,可最让他担忧的还是刘能和广坤。而两人恰恰迟迟不肯出现。四嫂义愤填膺的要为老七出头,指责刘能一番。这话音刚落,广坤摇旗锣鼓的进了门。

  广坤以来就把刘能拉拢自己那点破事抖落出来。这话听得众人都不是滋味,于是四嫂率先打电话给刘能。刘能其实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生怕大家都摒弃了他。这回得到四嫂的电话,惊喜万分的接起。

  结果四嫂是站在了对面的立场,下了命令,要刘能尽快出席,丝毫也没顾及亲家母的情分。这让刘能气不打一处来,觉得自己备受冷落,就这么恹恹的去太没面子。于是鼓足劲,等着下一波电话。盼望着老七或者老徐来请自己出席。

  可刘能那点小心思被广坤窥探的一清二楚,一个劲制止众人再给刘能打电话。势必要杀一杀刘能的锐气。刘能坐等电话不来,右等电话没声。只得焦虑的主动打给四嫂。四嫂诓骗刘能会议已经开始,还假装为了能和刘能说话来到了空无一人的地方。刘能信以为真,在电话那头对着老七破口大骂。谁知四嫂其实开了免提,刘能的气焰从电话那头传来,肆意铺张。老徐听得满心无奈,老七听得愤慨不已。随后刘能还数落广坤,觉得广坤不帮扶自己很不够意思。这一番真情宣泄把一席人全给得罪了。而刘能自己不自知,还让四嫂让老徐给自己打电话,装作自己是被众人请去开会的样子。四嫂也不想搭理,草草挂了电话。

  刘能的态度众人都以心中有数,老徐宣布不再等待刘能。四人开启会议,开场白结束,掌声响起。结果掌声被轰轰烈烈的鞭炮声冲击得稀碎,众人不得其解,忙出门查看。

  原来大脚瞒着众人,草率的要与黄世友结婚了。两人没有通知任何人,没有举办任何酒席,没有红毯新房,没有宾客司仪。两人就在鞭炮声中,等着闻讯而来祝福的人。

  谢大脚是什么人,那是象牙乡村庄的女神,万千人的梦中情人。眼下女神结婚了,还没通知任何人。这让大伙觉得很不够意思。没有诚挚的祝福,没有鲜花与微笑。每个人都恶狠狠的盯着世友,充当大脚的娘家人,要给大脚撑腰。可世友一心爱恋着大脚,丝毫不畏惧众人的目光与言语,一心要与大脚把日子过得红火美好。

乡村爱情10第5集剧情介绍

  

  大脚结婚,大家都跟失了魂似得,哪还有心思开会。广坤还沉浸在大脚不拿大家当回事,不声不响的结了婚,实在自私又过分。不止广坤这么寻思,刘能也是这种想法,来到大脚家,看着大家欢天喜地的,心里更觉得空落落的难受。

  香秀自然也没接到通知,得知大脚结婚竟然还是从邻居那。看着手机里父亲的照片,香秀觉得滑稽又可笑,父亲音容宛在,而母亲却嫁作他人。甚至没通知自己。香秀含着眼泪哭丧着打电话通知大国,大国得知这一消息也感到晴天霹雳。忙赶回家看情况。

  刘能觉得大龄青年婚姻理事会是促使大脚草率完婚的主因,心里憋的慌,跑到会议上大闹。刘能这么一闹,大伙也跟着烦心,会议还没开始,就已宣告落幕。

  宋晓峰一心装着宋青莲,可过去的错事让他不知道如何面对青莲。身边只有李小南一个姑娘,忙寻小南作为军师。小南一心暗恋着晓峰,把晓峰的困扰视作表白,总是羞于直面。晓峰一个大老爷们哪懂小南那点心思,两人之间的误会不知何年说得清楚。

  晓峰找到青莲的父亲,带了薄礼去套问青莲的现状。几句话哄得未来老丈人心里高兴,忙打电话让青莲快些回家。可青莲对晓峰唯恐避之不及,要父亲隐瞒自己的消息。

  夜幕降临,万家灯火。可人人心里怀揣着不一样的情感。刘能一心暗恋着大脚多年,如今看着心上人成了别人的新娘,心里说不出的苦楚。闷头在家喝酒。广坤也没好到哪去,脸上笑嘻嘻的祝福,心里装着万语千言的不舍,举杯邀明月。老七觉得大脚不通知自己结婚,就是不响应自己作为会长的号召,是在和理事会作对,让自己丢人,不顾媳妇的劝阻,忙着借酒浇愁。就四嫂,离了赵四才明白一个单身女人独自支撑家庭有多么不容易,望着一家老小,心疼大脚不已。这疼入了酒杯,滑入喉咙,盛满了对大脚的祝福。大脚新婚之日,家里的宴席却沉闷不已。香秀挂念着死去的亲爹,大国心里痛恨着世友。而一水也和大国闹这不愉快,气氛凝结着。世友咽下委屈权当没看见。

  四家人都有一人猛举酒瓶,势要一醉方休。可还没醉,瓶先空了。四家人的媳妇主动出门到大脚那买酒,无巧不成书,四人头一次这么恰巧的碰面,原因还都为了来买酒。可惜大脚也在家举办家宴,并没开门。四嫂觉得放过这么难得的相聚实在可惜,忙打电话给大脚来开门。大脚接到电话,没有丝毫不高兴,喜滋滋的出了门。一家之主走了,一水与大国战争的硝烟更加嚣张,两人也泄愤似的,互相敬酒,互相灌酒。气氛顿时有些尴尬。

  大脚新婚,没通知众人,只得以酒作为薄礼,送给四家媳妇。在不绝于耳的祝福声中,大脚送完酒,又回了家。家里人依旧大眼瞪小眼,世友虽为长辈,却处在尴尬的位置不敢啃声。宴席最终不欢而散,每个人表情里写满无奈与不满,却无法发泄。

乡村爱情10第6集剧情介绍

  

  拿到酒的四嫂,一点都不着急走,反而拉拢另外仨人欲要坐下喝酒。四嫂心直口快,性子刚烈。众人推脱不开,便都坐在大脚超市门口,放开了肚皮开始白酒下肚,心里话出口。四人虽然都是自小就认识的老朋友,可像如今这样欢聚一堂却是从未有过的新鲜事,四个女人一台戏,大家顿时卸下一切重担,把话都放入酒杯中。

  酒劲上头,四人话也多了起来,一唠没完,一喝没底。家里的男人等了半天,酒劲都过了,还不见新酒上桌,一琢磨,还是起身出门查看。结果老七与刘能走得急,赶了先。两人在远处看见四个女人喝成一团,老七拉住刘能,准备让几人借机好好释放一下,便硬拉着刘能离开了。

  而广坤一直是家里的主,这媳妇一出门跟丢了似得迟迟不归,气鼓鼓的出门去寻。小蒙不放心,看永强忙着合同的事,不忍心打扰,便自己主动出门找广坤。

  广坤还在气头上,仗着酒意,上前扯拽自己媳妇要回家,结果被几个喝高了的姐们一齐反抗,愣是把广坤连哄带赶,打出了众人的视线。广坤气不打一处来,只得独自往回走。

  再说刘一水和谢小梅这两口子,在饭局上受了大国和香秀的气。两口子本就有些不愉快,眼下更是借着这一引火线爆发了激烈的争吵。一水气不过,直接下车赶走了小梅。这小梅血气方刚也不认怂,一脚油门自个儿走了。

  这落单的一水醉的走不了直道,被小蒙撞见了。这夜深人静,孤男寡女,僻野小道,不免让人产生一些联想。而一水更是关键时刻尿急,独自跑进密林深巷。小蒙在外担忧不已,而醉得不省人事的一水听着小蒙的呼喊,早已没有力气回应。小蒙只得硬着头皮钻进树林把衣冠不整的一水拖出来,正给一水系裤带时,竟被负气而回的广坤撞见。

  怪只怪眼前的一起巧合的过分,广坤当即误会了两人,强硬的把一水拉过,也不听小蒙在身后如何解释,径直把一水送回了家。面对小梅,广坤还“好心”提醒,虽然话说的委婉含蓄,但意思指明着一水有了外遇。

  第二天一水开车路过小蒙的工厂,小蒙出于关心,告诫一水少喝些酒,还把昨天羞人尴尬的经历简单赘述了一番,结果没成想小梅一直坐在车后。小蒙的话听得小梅心底警铃大作,回想昨天广坤的警告,顿时觉得两人关系不纯洁。小蒙这下更是跳进黄浦江也洗刷不清了。

  广坤执拗的认为小蒙联合一水给永强戴了绿帽,觉得自己真是家门不幸,在饭店里独自借酒浇愁。结果碰巧遇上旧相识,上堡的二胖姑娘。一人喝酒是闷,两人喝酒是情。借着旧相识的关系,两人喝酒更没了普气,一个劲猛灌。广坤不久便不省人事了。

  二胖没法子,只得搀扶着烂醉如泥的广坤回家。广坤媳妇见是女人把自己爷们送回家,心里很不是滋味。在孩子面前一番挤兑数落二胖和广坤不知检点,一旁的小蒙听着也感觉脸上烧红,自己与一水的尴尬事浮现心头。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