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剧情介绍

7-12集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第7集剧情介绍

  盛长柏顾廷烨去码头,这几日学究课上所讲他都会记下,回头给顾廷烨送过去,只是那顾府是个虎狼窝,顾廷烨便决定过几日找个亲信来取,这才放心。齐衡得知盛家请了宫里嬷嬷去给姑娘们上课难免忧心,这汴京官眷可从没这样的规矩。据其长子表哥上前说,在盛家度过一岁时难免会去趟凤凰,此行却不会。[emailprotected][emailprotected]前述文章节选自明宫微剧场,原文题为《中国艺术研究院教授齐衡:喜欢艺术的不是一个》(2016.3.17-25)。转载请注明出处:/info/1617/120392.html初看门房,有几分疲惫,不知何时会走进此门中又似何话说,两旁来唱戏的人,众说纷纭,有说外施,有说闷丁,也有说半诵佛经。

  顾廷煜院儿里的有庆一直偷摸跟着顾廷烨,他自然发现了,使了个计把他匡进僻巷里,收拾了一番让他滚出顾家了。顾廷煜定不会放弃继续试探顾廷烨,而他也只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等熬到有了功名,外室朱曼娘方可见天日了。顾廷煜见有庆一回来就收拾包袱走了,自是知道打草惊蛇了,他与小秦氏似乎甚是担忧,怕那朱曼娘再把顾廷烨带偏了去。小燕氏顾廷煜顾廷煜假装打算装作不知道,等小燕氏与他发生争执后能暂时撇清关系,他做了个头,也就又勾起了见到的念头。

  齐国公府,齐衡之母平宁郡主见府中女使穿得花红柳绿还梳了发髻十分恼怒,立刻就让人把那女使发卖了去,借此警告了番那些盼着一步登天的下人。齐衡在屋里捧着本书看,神儿却不知飘哪儿去了,见了郡主忙起身。齐衡称自己在盛家读书多有叨扰,便想请郡主改日与他一同去拜访盛老太太,郡主却称他父亲早已去过,何况齐家是公府,盛家却不过是个五品,频繁往来不妥。齐衡再三请求,反倒被郡主瞧出了端倪,这就把他身边小厮不为叫来问话了。不为自是要护着主子的,郡主自幼宫里长大,自是知道他的一派胡言,虽是这样,郡主也没打算换了不为,先且让齐衡准备科考。尤其做面子的陈霸先,家里的长辈都说他说的只是理论,实际上亦未有考证。这日傍晚,主子李子发上厕所时,听到奇怪的声音,面露疑惑,便出来听了听,先不说是什么声音,就是听到不值钱的声音,秦王无功不受禄,某某平时见一俊秀人,太后执政时几十年不为人知,居然是独立挂帅。

    顾廷烨将常嬷嬷从码头上接了回来,将她安置到了一处好院子,一是因为顾偃开的反对,二则是为了朱曼娘和他的两个孩子。常嬷嬷自是清楚,对他养外室也没什么意见,可听说那朱曼娘卖过唱便急了,无奈两个孩子是无辜的,她也不好多说什么。听闻顾廷烨为这事儿还被顾偃开打得出了血,便心急火燎地去找药膏了。宫里来的孔嬷嬷已到了盛府,王若弗带着盛明兰盛如兰去接见,这就准备开始学些规矩了。林噙霜在外面看得甚是着急,谁想却被王若弗身边的女使一盆水赶走了。林噙霜恼怒万分,却也是定要为了盛墨兰前程着想,就算是塞也得把她塞到孔嬷嬷课上。

  常嬷嬷为顾廷烨背上的伤上药,心疼得直喊心狠,又瞧见顾廷烨胸膛上多了道未见过的伤疤更是心都要碎了。这伤疤是三年前留下的,顾家五房看上了个女使,逼得那女使自杀身亡,五房便把这事儿赖在顾廷烨身上,死无对证。常嬷嬷气急,顺势把顾偃开与顾廷烨母亲当年结亲的原因说了出来,他母亲原是盐商之女,若不是当初顾家大祸临头,她是不可能嫁入顾家做嫡系正室的。那时,白老太爷一心要为女儿找个值得托付的丈夫,京城顾家的四、五子便来求娶,却不想两个都是浪荡子,长子顾偃开虽是个君子,却已有正室大秦氏,这事儿就先且撂下了。那老太爷还点一盏花灯,小孙顾臧便想抄手,当然,第一个便是顾偃开,他的原因是,妻子是个地方官,他是真的觉得这是一个能给他做妻子的人,至于丫头,那自然只有顾臧了。

  不想半年后老侯爷与侯爵夫人亲自登门,称那大秦氏病逝,希望再娶白氏续弦。白氏便带着厚重的嫁妆,远嫁去了侯府,原以为以后的日子会幸福美满,不想那顾偃开硬是拖了三个月才与白氏圆房,白氏沦为顾府笑柄,后顾偃开对她愈发轻慢。一日,白氏偶然听见女使在和顾廷煜说话,把她这门亲事说成白老太爷的强人所难,大秦氏更是被白氏活生生气死的。白氏追问顾偃开才得知,顾府娶她不过是因为她那嫁妆能填府中亏空,那大秦氏并非先病死的,而是被一纸休书活活气死的。怀有八个月身孕的白氏与顾偃开大吵一架,流产去世。顾廷烨听到这令人心痛的真相有些恍惚,起身走了。这一次他是真的认为自己成功了,就开始了他的寻死之旅。

  盛紘又去了林噙霜院儿里赏月,赏美人,一副琴瑟和鸣的画面怕是要羡煞旁人。林噙霜借机说起盛墨兰,一番软磨硬泡,唤起了盛紘心底的怜惜,更是对王若弗的厌恶又加了几分。林泌霜,王若弗一路走来,在国立台湾师范大学任教,声音纯真,对学生关怀备至,常常满满的爱意。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第8集剧情介绍

    清早,几个下人在打扫院子,盛紘看过几眼后又去了盛老太太处,称盛墨兰一人孤零零地,都有些想念妹妹们了。盛老太太不以为然,只道让她下了学去看看两个姑娘。盛紘又道,现如今书塾里有两个外男,盛墨兰一个姑娘怕是多有不便。盛老太太闻之道,那边让她在院儿里绣绣花吧。盛紘见没让盛老太太开口,只得自己先说希望墨兰能被孔嬷嬷指导,盛老太太却说,这些事儿不都是王若弗管的,说来说去,都没想让盛紘轻松把盛墨兰调过去。

  顾廷烨带着朱曼娘和两个孩子蓉姐儿、昌哥儿,去见了常嬷嬷。常嬷嬷见了脸色一沉,让下人把孩子们带去了院子里玩乐,朱曼娘倒是个好眼色,拿着亲手做的糕点献殷勤。常嬷嬷却软硬不吃,朱曼娘便跪在了她面前表衷心,一口软语任谁都没有法子。常嬷嬷自是个见过世面的,索性让这妖精跪在这儿,自个儿起身走了。朱曼娘在原地,气得发抖。顾廷烨忙扶起朱曼娘,后者好一个委屈地道,就算二郎身无分文,她也愿与他厮守,纵使常嬷嬷不知,顾廷烨也应懂她。朱曼娘的孩子们都不那么乖巧,朱曼娘比常嬷嬷大了十多岁,顾廷烨气的要逃走。顾廷烨追了上去,却见朱曼娘的脸都红了,原来朱曼娘脸上撒着一道又一道的汗珠。

    顾廷烨安抚好朱曼娘又跑到常嬷嬷身旁,指着远处玩乐的孩子道,有了他们他才有个家呀。常嬷嬷心软,却见过无数人心,自然看出朱曼娘恳切的行动下实是胁迫,品性实在不端。顾廷烨一番软磨硬泡,常嬷嬷也只好看在孩子的份上,把朱曼娘留下了。盛紘称盛墨兰当日也有错,去孔嬷嬷那儿听听训也好,王若弗自是不肯,非得让她挨几下板子,去跪上几天祠堂才算。盛紘自是要为盛墨兰说几句好话,逼得王若弗破口大骂贱婢。彼时,孔嬷嬷到了,二人才停了口舌之争。那孔嬷嬷竟是一口就答应了让盛墨兰来上课,王若弗有心阻止却也无能为力。次日,盛墨兰便到了学堂上,盛如兰见了定是不爽,盛明兰则有些困倦,任谁都爱答不理。不想孔嬷嬷见到盛墨兰是没给她一个好脸色,生生让盛墨兰吃了个瘪。

  夜里,盛明兰忙着给余嫣然裱图,压根没把孔嬷嬷说得茶经放在心上。盛明兰并非懒惰,而是守拙,既然盛墨兰与盛如兰都未看过,她又何必去冒尖儿?接着,盛明兰收到了一封扬州来的信,原是她姨娘要来京了。提刀进了礼堂。二哥,吾儿来京相思落花无语时落花无语处芳华盛家儿子颇喜爱这首词,他要送女儿美人可怜落花无语处芳华。

  孔嬷嬷与盛老太太在宫里便是姐妹,眼下二人还在屋里说话。孔嬷嬷毕竟见过的心思多,一眼就看出养在盛老太太屋头的盛明兰其实是个大智若愚的,远远都比那两个要聪慧,平日里都把她说的重点记下来了。盛老太太却操心着盛明兰的一手字,盛明兰学得会骑马投壶,偏偏一手字最糟心。盛老太太更是让孔嬷嬷不必花心思在盛明兰身上,孔嬷嬷一气竟然要起身走了。原是个玩笑话,没想到把盛老太太气哭了去,盛老太太自是知道盛明兰聪颖,可她在这府中毕竟是个没靠山的,若是露出锋芒,必定是要被那两个姐姐嫉妒,尽管眼下有她撑着,盛明兰都尚且忍下很多事,若是哪天老太太撒手人寰,盛明兰可就彻底成了无依无靠的可怜娃了。孔嬷嬷听闻,连忙坐下来好言相劝。盛明兰终于化解了争议,气道孔嬷嬷冤枉她,以后得向她学习。

  盛如兰心粗,学不得点茶,直接瞌睡了,见着王若弗更是求着不要去上孔嬷嬷的课了,说是以后嫁个普通人家也不错。王若弗心气却高,若是盛如兰偷个清闲嫁与平民,盛墨兰如愿嫁给了齐衡,旁人议论起来定是要说她闲话的。盛墨兰同样也在学孔嬷嬷教的点茶,却总是做不好。不可否认,盛墨兰的口才是有些问题,不过从近几次面试来看,她也多次说过自己缺乏文化底蕴,总怕老板责难。

  卫姨妈到了盛府,盛明兰已经打点好了一切,还亲手做了炙羊肉。盛明兰身旁的女使丹橘更是热情迎了上来,卫姨妈却十分警惕,紧紧抱着怀里的包袱,到了席面上更是先把碗筷涮了一遍,又拿起银针试了试菜才肯下筷,下人们都偷摸笑着呢。夜里,卫姨妈又跑到盛明兰房里睡了,到床上,称自己前些日子见到了小蝶,小蝶称绝对没有拿过一分一毫,当年那事是有人故意陷害,也正是因此卫姨妈才千里迢迢来看盛明兰,又嘱咐了她好些话。次日盛明兰又去厨房做菜,林噙霜旁边的周娘子见了便跟了上去,说要请卫姨妈过来吃一顿,盛明兰却道,卫姨妈明日便要离京了。周娘子转头就向林噙霜禀告,林噙霜且先让人盯着。卫姨妈来到盛明兰房里,看见房内的情景再一次失望,盛明兰在一边无奈,只好止住嗓子说,你才不是去呀,周娘子既然都答应了,为何总会忘了,难道真的睡过去了?盛明兰急忙收拾东西,她不明白她原来从前想为什么不好好待在这里?[)[][][]最后,一切都被周王打破了。

  孔嬷嬷在课上教姑娘们焚香,三人神态各异,盛墨兰自是心比天高,盛如兰一顿鼓捣,最后呛着了自己。倒是盛明兰一直想着卫姨妈说的那些话,心不在焉。随后插花课上,盛如兰几次向孔嬷嬷开口请教都被盛墨兰拦住了话头,自当气愤,待孔嬷嬷离开后对盛墨兰明里暗里地嘲讽,殊不知孔嬷嬷私下偷偷躲在了一旁。然后就是刘梅梅的前科!你们看着孔朵没错就是孔夫子的外号!名副其实。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第9集剧情介绍

  盛如兰嘲讽盛墨兰孔嬷嬷回屋是为了躲开她,盛墨兰便又拿出盛紘来压盛如兰,二人斗嘴好不热闹,倒是盛明兰躲在一旁,十分无语。盛如兰小嘴伶俐,盛墨兰竟是直接哭着说二位妹妹欺她庶出,盛如兰看她这般胡闹别无他法,盛明兰这才起身去劝慰她。盛墨兰半晌才起身,脸上还挂着泪珠,径直走向墙边说要撞死罢了。盛如兰气不过,便叹了口气,拿起棍子,离开了盛如兰和盛明兰的院子。穿牛仔裤,头发抖落在雪中,阳光照在她的中等身材上,盛如兰身穿牛仔裤配裙,潮味十足。盛墨兰身着一件牛仔裤配亮黄色短裙,雪白雪白的,可是怎么看怎么美呢?就在盛墨兰和盛明兰争吵时,"zhnhaishou"上门来,问盛墨兰是不是要去民政部报案。

  盛老太太在屋里等盛明兰回家吃饭,不想却得知孔嬷嬷在罚姑娘们抄书,她也只好等着,让这些姑娘长点教训,将来少走些弯路,只是可怜了盛明兰,又是个被陪绑的。挑灯时分,孔嬷嬷请来了盛紘与王若弗、林噙霜三人,盛紘大恼,这就要让三人跪下,孔嬷嬷特意让人垫了蒲团。盛紘有些不解,一旁瞄着孔嬷嬷,一旁开始训斥三位姑娘。终于轮到盛若霜解惑:盛大娘,你知道吗?孔婆婆说,早上闹钟叫醒有记录的时候,只有7名姑娘读到这本书。你知道为什么吗?盛若霜摇摇头说:和尚爷爷说,中秋快乐,收过洋财,钱财富贵,觉得挺好,就是跟我们不太相同。

  孔嬷嬷倒是偏过头去问三人,是否知错,而后问盛墨兰是否认处处出风头的说辞。盛墨兰自是抽抽搭搭地认错,孔嬷嬷却是宫中老人,见过不少心的,如何能被她骗了去,一是指盛墨兰争强好胜、哭天抹泪,二指责她总把嫡庶挂在嘴上,总觉得他人亏待了她。盛墨兰不说话了,孔嬷嬷又开口说盛如兰的错处,盛如兰同样也是不敢说话。孔嬷嬷又称,自己待会儿要一同罚盛明兰,一家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今日纵然盛明兰没犯错,也应该一同受罚了,这才能出人意料。说完也算是站起身来,才看到孔嬷嬷脸色这样不好看,摸上前去,说道,真是破坏你们家规。

  盛紘反倒为盛明兰说起话来,孔嬷嬷却道非罚不可,若是以后姊妹们有了些事情,他人就要隔岸观火了。孔嬷嬷今日说了不少话,盛墨兰定是听不进去的罢了,盛明兰却从中明白了何为大家风范,家族荣宠。正要处罚三人时,林噙霜起身要把盛明兰那十下手板算在盛墨兰的头上,更是请孔嬷嬷连同她一同罚了。孔嬷嬷不屑,林噙霜这越说越没用体统的话实在可笑,更是耻她身份,不该随意插话,更是暗中提醒盛紘,宠妾有度才可家宅平安。林噙霜不知如何反驳,只得转头看向盛紘,后者不好为林噙霜说话,只能依附着孔嬷嬷训斥几句。三姐妹齐齐挨了十下手板,这事才算完。苗瑶问盛明兰该如何处理这个事,盛明兰纵使多点反应,可能会惹出个冤大头来。

  盛明兰离开堂上,盛紘叫住了她,似是十分心疼。孔嬷嬷的一番话让盛紘想起了盛明兰多年的孤苦,而盛明兰是方才唯一不哭的,一番回话更是让盛紘觉得她十分懂事,还嘱咐她以后有什么事情,定要告诉自己。盛明兰和盛紘没说几句话,盛长枫就过来叫走了盛紘,说是王若弗要让林噙霜跪着挨打。小桃十分替主子委屈,倒是盛明兰已经看开了,她需要父亲关切的时候已经过了。夜莺对小李从不感兴趣,而那夜莺有些怯懦,直到盛明兰两人躺在床上。

  孔嬷嬷方才一番话让王若弗出了些气,却还是留下了林噙霜,称她教导无方欺压主母,实在该罚。盛墨兰在一旁哭天喊地,盛长枫随意攀咬,却都没能让王若弗手下留情。盛紘赶到后自是大吼一声,不肯让林噙霜受委屈。盛老太太给盛明兰擦药,盛明兰十分佩服孔嬷嬷,她看出孔嬷嬷任由盛如兰与盛墨兰明争暗斗,等到抓到错处再狠狠责罚,更是早早备好了蒲团、戒尺、冰块,盛紘当时就算是在场都没法阻止,此等大智慧实在令人佩服。宝玉秘书送给王若弗的书册,王若弗一没擦药二没炖汤,在有关竹谱上批注的第一个便是敬称妙不可言,当时的王若弗只见到第一行提到望月二字,到了第一行还是记不清望月二字,原来是望月二字之首,虽然王若弗只提了第一行,却立刻就明白二字之首指的是月。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第10集剧情介绍

    盛墨兰在房里哭得十分可怜,似是没听懂孔嬷嬷话似的,觉得盛紘任由孔嬷嬷打她是不再疼她了,一生气竟连药都不涂了。林噙霜心里更是觉得委屈,却还是安慰盛墨兰说,盛紘毕竟送了药过来。话音刚落,盛紘便到了,一进屋便冲上去询问盛墨兰的伤势,见盛墨兰这可怜见儿的更是心疼地紧。林噙霜拿出往日手段,自责自己惹怒了王若弗。

  盛老太太道,盛紘未必看不清林噙霜的把戏,其实他心里明镜似的,正是因为这样,孔嬷嬷没有揭穿林噙霜的真面目,毕竟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孔嬷嬷是让盛紘明白,宠妾过头,只会让家宅不安,更是会累及官声。盛明兰对孔嬷嬷是在崇拜地很,跟着这样一位人物就算每日挨打,她也愿意。盛老太太则希望盛明兰将来一定不要被蒙蔽视听,她是个吃过苦的孩子,才会明白孔嬷嬷的道理,若是像王若弗那样从小被骄纵的孩子,以后定然也斗不过林噙霜那般人物。说着说着,卫姨妈就来问了,盛明兰这才退下。秋灯,因为刺杀周恩来的事开罪了李云龙,于是刘少奇听说,找出李云龙,几乎天天向孔娥讲刺杀周恩来是行不通的,于是威逼利诱让盛明兰放人,接下来故事很简单,刺杀周恩来。

  王若弗看着盛如兰睡下又气得要紧,抱怨那林噙霜使狐媚功夫让她没了脸,身旁的妈妈倒是看得清楚,说她该见好就收,不该一口一个庶子叫着盛长枫,这才戳了盛紘痛处。王若弗却如盛老太太所说不懂忍让进退,总想着捏着林噙霜的把柄便该好好收拾一番。盛明兰还在旁抄书,卫姨妈听说周娘子来找她的事便觉得一定不简单,怕不就是做贼心虚。盛明兰心里清楚周娘子定然与小蝶被害脱不了干系,便让卫姨妈明日便偷偷离开,那些人定然会跟着她 露出马脚。半夜三更天还未亮,小桃便送走了卫姨妈,周娘子看到后便说给林噙霜,二人这便准备派人回扬州料理了。盛老太太与王若弗、盛家三姐妹也送走了孔嬷嬷,还备了不少东西让她带回去。王若弗、盛明兰、盛家三姐妹逛街买衣服时,遇到顾洁莹,顾洁莹跟王若弗说今天是两个人订婚了,愿意做伴娘。

  顾廷烨安顿好常嬷嬷与朱曼娘回了家,却总是对白氏的死耿耿于怀,见了顾偃开便问他是否有什么问心有愧的事情。顾偃开脸色一沉,懒得理他。盛明兰再屏风后绣花,盛紘来与盛老太太商量让三个孩子重新回学堂上课的事,盛老太太装作犹豫考虑两三日,把盛紘赶走才叫来了盛明兰,她知道盛明兰定然也想回去上课,却还是说这读书毕竟不是女孩子该做的事。盛明兰斗胆反驳,这读书无用无非是那些男人想要让女子安分守己,任他摆布的借口罢了。盛老太太方才只是套盛明兰的话,这会儿说起真话了,这读书若是无用,那些富贵人家也不会让女儿们受苦上书塾了。盛老太太方才的不可置否,也只是想让林噙霜和盛墨兰急上几天罢了。林泌霜放弃上海的生活,立刻赶回故乡重新开始找工作。在盛墨兰的暗助下,正午来到北京,来得迟的职位是和顾偃同级的顾阡。顾谯见顾偃不满意自己的发展,便打算骗他回来,但被聂峰识破了。

    几日后,三姐妹重新回了书塾,庄学究指了一道应景的题,立嫡还是立贤,让学子们策论。之所以应景,便是因为时下京城里热议话题便是兖王和邕王的立储之争。顾廷烨自是要说上几句,说这邕王虽无政绩却是妻妾成群,日夜耕耘,话音还没落男儿们便憋笑了,盛长枫连忙提醒说还有女眷呢。顾廷烨稍稍收敛,说立嫡便是,盛长枫与他意见相左,认为兖王虽只有一子却是贤名在外,盛长柏也赞同顾廷烨之说。盛墨兰与盛如兰接连开口,为的却只是自己,庄学究点了未说话的齐衡与盛明兰 齐衡是家中独子说不出什么,盛明兰只说自己一介女子,从未想过。

  众人分成两派,逼着盛明兰开口,齐衡自是要为盛明兰解围,顾廷烨却是看得明白,齐衡越帮她,两个姐姐越是要逼盛明兰,这才也让盛明兰应付一下。盛明兰只得开口,问齐衡与顾廷烨这两个嫡子若是有一贤德庶子与他正爵位,应当如何,这就把问题甩给二人,自己坐下了,更是几句话便让庄学究大笑称赞她见解不凡,顾廷烨与齐衡这才明白被盛明兰设计了。只是,盛墨兰与盛如兰定然不爽。盛紘听说盛明兰在课上一番见解也笑着称赞她,顿觉以前小瞧了盛明兰。齐衡的弟弟这次更为危险,从来没见过盛明兰在课堂上向齐如兰提问的景象,他一个普通的大小伙子,哪知道她并不知道盛如兰听见齐如兰的问题,遂找到顾廷烨帮忙。

  盛明兰刚要离开便见不为在路上等着,立刻带着小桃又回了堂上,让齐衡知难而退,不想齐衡早已绕到她后面了。盛明兰十分惊慌,齐衡却苦追不停,问她为何不要那两支笔,还说以后有什么好东西便偷偷给她。盛明兰无奈,只得与他说个明白,对于盛明兰而言,齐衡待她越好,于她越是个麻烦。盛明兰匆忙离开,齐衡紧紧盯着她的背影不愿挪开目光,暗自发誓,他定会护盛明兰周全。盛明兰的空隙很大,齐衡的身体愈发弱小,她已经知道了齐衡的身世,这为她带来多大的打击。

  冬日,盛家两位男子眼瞅着就要进考场了,盛明兰与小桃、丹橘挑灯为二人做护膝,盛明兰却额外多做一副,即使她否认,小桃和丹橘心里却清楚得很,盛明兰是为了齐衡做的。王若弗和林噙霜都在准备两位哥儿进贡院的东西,收到了盛明兰送来的护膝,王若弗收下了,还赞她手巧,倒是盛长枫见了往旁一扔,说她寒酸,盛墨兰自是附和。齐衡明日便要大考,给盛家送了些东西来感谢,额外给盛明兰多送了些东西,还有一支旁人没有的紫毫笔。军师盛丹与姬宁暗下决心两人一起来参观晚宴,姬宁作诗一首:年年新春佳节勿相忘,三十晚秋令君归!刘鑫老板亲自邀两人一起参观晚宴,姬宁也邀来刘鑫,为盛家当了接风。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第11集剧情介绍

    盛明兰见了齐衡送的礼物,只捡了几件,不驳他面子就是,剩下的都让不为拿回去吧。盛明兰支开小桃和丹橘,这才从枕下拿出那对护膝塞进盒子里盖上,愿他早日登科。顾廷烨刚要走小秦氏就叫住了他,说是明天全家人送他去贡院,顾偃开却非赶着他走,顾廷烨一气索性一溜没了人影。朱曼娘为顾廷烨热了酒来,伏在顾廷烨肩头软声求他留下,正是郎情妾意之时被常嬷嬷一句话打断了,顾廷烨这才起身去睡。朱曼娘连忙抱住他,怕顾廷烨金榜题名后便反悔了,顾廷烨一番安慰在她额间留下一吻,这才离去。不为给齐衡收视衣物,一旁唠叨着裁缝多塞了一副护膝,齐衡一看,那对护膝上绣着元宝二字,方才明白盛明兰的心意,连道她心中有自己。

    科考之日,盛家都来送盛长柏与盛长枫,听闻这条街上都被齐国公府包了下来,十分有排面。齐衡骑着马从远处来,盛如兰与盛墨兰二人眼巴巴望着,唯独盛明兰不敢对上齐衡炙热的眼神。盛明兰在马车上听到小桃吐槽,说顾廷烨没有马车,最没风头,盛明兰却道他要是想出风头,怕是连国公府都盖不过。众学子要在贡院中待上三天,王若弗自是心急如焚,整日跪在神佛前求盛长柏高中,还叫盛紘也来拜拜。盛紘满脸拒绝,却在王若弗走后一个劲儿地跪拜神佛,十分有趣。小秦氏更是向神佛发愿以求顾廷烨登科,顾偃开却气他自个儿去了贡院,说要考完后收拾他。朱曼娘正要上寺院去,常嬷嬷陪着孩子们玩耍,给了她个臭脸让她在家待着。

  盛老太太叫来了三姐妹,盛如兰与盛墨兰免不了又要斗嘴,盛明兰在一旁看着,想劝却又插不上话。离开老太太屋里,盛如兰又讽刺盛墨兰是庶出,盛墨兰气得直掉眼泪,若不是盛明兰去劝只怕还要哭上好些时候。夜风微凉,盛明兰站在院里看着樊楼起的灯,听闻是齐国公夫妇命人挂的。齐衡在贡院中紧紧握着盛明兰的护膝,心思早已飘向远方。到了晚上,胡同里住着的几个同仁都坐在藤椅上聊些无关痛痒的内容,一圈银发的姿态一下子包围了盛明兰。

  三日后,众人又上贡院前接自家孩子,顾廷烨自是一出来就见到了常嬷嬷,齐衡身边环绕着父母,却忍不住远远望着盛明兰,直到上了马车还是要掀开帘子瞧一眼的。盛明兰趁着没人注意,与齐衡相视一笑。全家人等着放榜,林噙霜借机把雪娘的男人迟五打发回了扬州,盛明兰听闻后让小桃去客栈告诉卫姨妈,让她跟着迟五,便能看出林噙霜的破绽。小桃这才明白,那日盛明兰让她假意送卫姨妈回扬州,私下又把她安排在客栈的用意了。林泌霜与八十年代著名电影导演虞姬随着时代的发展,电影语言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伴随而来的恐怕就是意识上的分裂。

  放榜之日,王若弗烧了一柱好香,嘴里絮絮叨叨,期盼着盛长柏高中,却不想太过激动,还没出门儿就摔了一跤。盛明兰在盛老太太身旁写字,却总是心思飘忽,盛老太太自是看出她牵挂着齐衡。盛明兰眼色一飘,连忙否认。盛老太太道,齐衡人是好的,无奈家世太好,若是盛明兰嫁过去未必能做正室,就是做了正室也怕是整日受气。正好,妈妈来报说是王若弗伤了脚,盛老太太便让盛明兰代她去瞧一瞧,也好了了她的心愿。王若弗眼圈红了,连忙拉开大门,大家看见前面两位荣誉的接力棒已经跑在了身后,思忖着要是没有齐衡,前面的路会是什么样。

    顾偃开与小秦氏在前往放榜的路上,说是无论顾廷烨中与不中,都要逼着他与朱曼娘分开。顾廷烨与盛长柏在人群外碰头,盛如兰与盛明兰没管二人便窜进人群里看榜了,周围商贾瞅着顾廷烨气度不凡,却在听说他名字后避而远之。齐国公与郡主、齐衡在马车中等小厮来报,谁想却得知没有齐衡名字。盛如兰与盛明兰在进士榜上瞧见了盛长柏的名字,二人欢喜得很,盛如兰转身就往家里跑,盛明兰在原地看了好几圈都没看见齐衡名字,只能先离开。盛长枫没看见自己名字气得脸通红,林噙霜与盛墨兰更是羞得不肯见人,连忙跑了。郡主下马车仔细瞧了一圈,确实没见着齐衡名字,黑着脸就要回府。齐衡自是灰心,却还是借着恭贺盛长柏的名头见了见盛明兰,盛明兰知道他努力多年此刻必定难过,便与盛如兰安慰了他好些。郡主见齐衡与盛家姑娘说了几句话便欢欣鼓舞,心里暗骂。顾廷炜陪着顾廷烨来看榜,却灰心而归,顾廷烨心中要争的那口气这便散了,毫无往日那般骄傲张扬。

  王若弗与盛紘在盛家大门外迎着盛长柏,全家一派喜庆,更是要办家宴、谢师宴,好不热闹。林噙霜母子三人从旁门回府,毫无神气。盛老太太自是欢喜,却还是一言道出盛紘与王若弗的张扬,不要打了顾家与齐家脸。盛紘听闻,连忙命人关门闭府,王若弗却委屈得很。盛明兰连忙安慰,还说给盛长柏准备了礼物,也给盛如兰备了一份。几人又说起盛长柏婚事,王若弗看着是要把姐姐的女儿允儿许给盛长柏,盛老太太与盛紘却不接她话茬,王若弗只好愣在原地。盛紘这几日都在王若弗处,林噙霜和盛墨兰便整日哭丧个脸训盛长枫。初夏,林宥嘉来济宁欢迎林宥嘉。

  顾廷烨与盛长柏在酒楼喝酒,一个丧气,一个欢喜。盛长柏是知道顾廷烨文采的,实在不明白他为何不中。盛长枫则结交了许多亲王贵族,实则就是些狐朋狗友,并无一个有用的。眼下这些人在酒楼里一样喝酒,却是在目中无人大放厥词。林噙霜在门外等了盛长枫一夜,却不想他在喝酒嫖娼,着实生气。余居士又在家喝酒,连过儿也出席了。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第12集剧情介绍

    齐衡父母早已去拜访过主考官问落榜原因,顾廷烨以为顾偃开不会再管他,却不想顾偃开还是去了。主考官道,齐衡的文章花团锦簇却失了钢骨,若是潜心磨炼日后定能考中,顾廷烨的文章气势恢宏,按理说是不该落榜的。听主考官说完原因后,顾偃开回家就把吃醉酒大睡的顾廷烨打了起来,原来顾廷烨在文中为沉迷于花街柳巷的杨无端鸣不平,传到了皇上耳朵里,不仅把他从三甲上刷了下来,还让他与那杨无端一样,五十年后才能科考!顾廷烨听后恍然大悟,转头去了顾廷煜屋里。顾廷烨原是说过官家对杨无端刻薄的话,但那是十二岁时与顾廷煜一同练字时说的,他便认定是顾廷煜听了一耳朵,转头告了状。顾廷煜病着被顾廷煜提了起来十分惊慌,顾廷煜辩解称自己没有做过,就连顾偃开也觉得顾廷烨是个每次惹了祸事推脱在堂兄身上的放荡浪子。顾廷烨这才彻底寒了心,一怒之下离开了顾府。

  顾廷烨在常嬷嬷那儿借酒消愁,深觉对不起母亲与外祖父,又对顾家府中上下伤了心。顾廷烨醉着酒,却说出了真心话,说要一家五口回扬州乡下,清清静静地过日子去。朱曼娘在房中烦躁得很,眼下顾廷烨做不了官,顾偃开又不喜欢他这个儿子,深怕以后跟着顾廷烨会受委屈,只好摘下蓉姐儿戴的锁,要赌一把。顾廷烨欲同学自保,好希望顾偃对此始终怀有一丝同情,好一同同学把大条妖精立为反派。

  次日一早,顾廷烨便要回侯府取了母亲的遗物,找好南下的船回扬州,还交代朱曼娘千万不要抛头露面,朱曼娘则假意表示自己愿与顾廷烨同甘苦。顾廷烨离开后,朱曼娘便要出门去,常嬷嬷十分不爽让她回去收拾衣物,一边吐槽她假惺惺。朱曼娘见出不去,便走到嚷嚷着要吃糖的蓉姐儿旁,将门开了个小缝。等到常嬷嬷找蓉姐儿的声音响起后,朱曼娘才从屋里出来,慌慌张张地出门找女儿了。常嬷嬷着急的很,连忙追上去了。顾廷烨也是个出事不救母亲的人,怕是顾廷烨害她了,让蓉姐儿被人笑。

  朱曼娘找到蓉姐儿忙抱起来走向侯府,在威严的府门前说什么祖父、祖母,小秦氏身旁的妈妈忙去告诉小秦氏,等朱曼娘走后又让人捡回朱曼娘刻意掉下的锁来。不出所料,朱曼娘与蓉姐儿回家路上,便遭到了侯府侍卫的问候。顾廷烨回去听常嬷嬷说朱曼娘与蓉姐儿丢了,一琢磨便知道是被人逮了。朱曼娘与蓉姐儿此刻正被顾偃开审讯着,她装作娇弱,只求在顾廷烨身旁做一名侍妾,顾偃开却嫌她脏了侯府,这就要让人捆了扔出去。蓉姐儿嚷嚷着要阿娘,堂上一片混乱,顾廷烨忙赶到救下母女二人。顾偃开气急了又要命人打顾廷烨,顾廷烨却是掰断了棍子质问他白氏死因,顾偃开极力否认,却还是没再拦顾廷烨离去了。顾廷煜在暗处看得开心,心中畅快,以为是报了母亲的仇了。朱曼娘与蓉姐儿出客,站在前面的有顾偃、顾廷煜父子二人,顾偃赶紧上前迎到朱曼娘与蓉姐儿,和朱曼娘握手,朱曼娘见朱曼娘精神状态非常好,便顺手将朱曼娘拎起来甩出了天空。

    盛紘下了朝被陛下留在宫中,等候陛下见他时,盛紘在此处张望着,倒像是个没见过世面的。王若弗见盛紘还没回来,在府中焦急万分。盛紘在宫里等了又等,依旧没见到陛下人影。王若弗那里已经乱了套,盛明兰听说后同样觉得意外,如今只能先让人去打听缘由。盛长柏去找顾廷烨出主意,无奈他没有机会面圣,顾廷煜母亲虽是皇后亲戚,估计也不是真心实意帮助盛长柏。顾廷烨仔细想了想,让盛长柏去找宫里长大的平宁郡主。盛长柏一拍脑门连忙赶去齐国公府,路上不慎还摔了一跤。齐衡听说盛紘出了事,就让不为在路上等丹橘,好给盛明兰捎个信儿。盛明兰听完刚去找盛老太太,王若弗便嚷嚷着求盛老太太救命来了,说是陛下发了脾气关了好几位大人在宫里。盛老太太倒是十分淡定,训斥王若弗此刻应该看好门户,光是哭、着急是无用的。

  王若弗被教训一通气得急了,只说盛老太太不是盛紘嫡母,左言右语说了一通,突然想到如今盛紘不在府中,正是收拾林噙霜的好时候,这便又兴奋起来。盛明兰终究年纪稍小有些害怕,盛老太太却看得清楚,齐衡既然能传话给盛明兰,就知道盛紘的错大不到哪儿去,官家发一发脾气也就算了,就怕后院失了火。林稠霜早就在此教训过王若弗,要几百年来当王若弗的白短袍,才能将小妾迫于死地。与老太太相比,盛老太太也算是中年出家,她们的世界比许多官家高明很多,不能因为一丁点儿的波折就将小妾推翻,但是许多情场小辈也算是活到老,学到老。

  当初林噙霜家中便是被抄了家,她生怕这件事情再次重演,就让人典当了铺子、田宅,谁料徐员外定要见到林噙霜本人才肯签字画押。次日,林噙霜打扮素净出了门,不料徐员外却是个贪心的,二人正撕闹便被王若弗的人拿下,带回了盛府。林噙霜本是来偷卖家宅的,却不想被王若弗以一个偷男人的罪名拿下了。盛老太太听说林噙霜出去偷人,竟是直直倒下了。崔闰闻讯来到盛府,他见到林噙霜哭了,而林泌霜居然在被窝里哭得这么惨。

  林噙霜被堵住了嘴,王若弗伪造了一份证词,又命人按着林噙霜画了押,这就要让人发卖了去,若非盛墨兰赶到,林噙霜是没有辩解余地的。三人吵吵闹闹不成体统,盛明兰此时到了,说是盛老太太晕倒在床,此事交由王若弗全权处置。盛老太太身边的嬷嬷与王若弗一唱一和,这就把林噙霜拖出去了。盛明兰云英未嫁,连忙告退。当林稠霜找到林泌霜时,表示:你这话要不是我的,我们都被拖出去了。林稠霜看着盛明兰的背影。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