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剧情介绍

13-18集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第13集剧情介绍

    盛长枫听闻林噙霜出了事便先去见徐员外,无奈王若弗的人拦着,他也别无他法。人牙子见过林噙霜,生怕盛紘回来没见过人会牵连到自己,就不肯做这桩生意。王若弗倒也不傻,拿出人脉压了一通,人牙子才怂了。盛长枫见不到徐员外索性硬闯,拉着他就出了院子。林噙霜趁那人牙子看品相时狠狠咬了一口,而后便要让王若弗把徐员外拉过来对峙,更是出口威胁。盛长枫正巧拉着徐员外赶到,那人为了自己的安全自是要说个清白的,可王若弗听她说谈生意还没画押,便不肯认账了,怎的也要把林噙霜置于死地。无奈林噙霜是个狠人,这就让盛长枫去官府击鼓鸣冤了,王若弗一时陷入两难。

    盛老太太得知已经有小厮去击鼓鸣冤了,十分担忧败坏名声,无奈刚刚称病,只好让人给正在书房谈话的盛长柏顾廷烨,二人拦路把小厮带了回来。堂上乱作一团,盛明兰来代传盛老太太的处置,王若弗还以为老太太来帮她了,谁料盛老太太却让王若弗与林噙霜各自禁足,她顿时傻了。林噙霜声辩自己与徐员外是在谈生意,盛明兰问她为何要改变装束,林噙霜顿时哑了。盛明兰走后,王若弗按照盛老太太的原话要罚林噙霜二十大板,只是这板子让她交到了盛长枫手中。盛长枫私带外男进内院,平时行为又不慎检点,生怕这些丑事被捅到盛紘那里去,也只能狠心抽下去了。

  夜中,王若弗与盛华兰谈话,王若弗虽说出了一口恶气,可她让盛长枫来打林噙霜,这就让她拿到把柄了,以后她可得有的闹了。盛华兰因为盛紘之事特意跑回娘家来,她公公倒是什么都没说,那个恶婆婆向来偏袒袁文绍,定然让盛华兰受了些气。王若弗听后嚎啕大哭,怨自己命不好,又心疼女儿。盛华兰也抱怨前辈与本就没少为人说,却因门户被皇太极拦住的,已有嫌隙。

  盛紘被內官送出了宫门,盛家的人早已在外等待,一出来险些晕了。盛紘到盛老太太处请安,王若弗着急忙慌地跑了过来,又是哭又是喊,一个劲儿哭天抹地。盛明兰目送盛紘等人出去,不解在宫中留宿的原因,但盛老太太清楚得很,这必定不是一件喜事,八成是让数落了。盛紘正与王若弗、盛华兰说话,袁家却派人来接盛华兰了。盛华兰起身便要走,王若弗却咽不下这口气,不肯让女儿回去受气,最后却也只能送盛华兰走,就等着盛老太太给盛华兰出气了。王若弗是袁家的亲人,为了报恩,不惜满门抄斩。

  盛华兰前脚刚走,林噙霜就带着儿女来了,王若弗自是赶他们走的,林噙霜却一口一个紘郎硬生生闯了进来。盛紘没管他人,而是叫了盛长枫,后者还以为盛紘高升了,连连跪下道喜。盛紘气得对盛长枫大打出手,原来他整日与狐朋狗友议论立储之事,传到了圣上耳朵里,这才让盛紘受了这么些委屈。林噙霜母子三人退在一旁,生怕被盛紘迁怒。话一出口,全场都笑起来了。

  圣上冷了盛紘一天一夜才来见他,他这才知道被关的缘由,冷着汗应对陛下的问话,猛然想起听过盛长柏说过盛明兰的那番言论便说了出来,这才让陛下消了些怒气,被放出来了。说完这些,盛紘对盛长枫一番手打脚踹,又让人拖出去接着打,任谁求情都无用。王若弗在一旁看得十分得意,又对林噙霜冷嘲热讽,趁机拿出证据,指责她在外与人私会。林噙霜眼珠子一转,哭着又指王若弗她拿钱补贴娘家,盛紘气得吹胡子瞪眼,王若弗哆哆嗦嗦地承认后,盛紘险些昏了过去。王若弗离开宫殿,以盛邀盛上吊死亡后,人们见到盛明兰时,多称盛明兰为香根。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第14集剧情介绍

  王若弗与林噙霜互揭老底儿,一个哭的楚楚可怜,一个瞪大眼睛不知所措,盛紘刚逃过一劫后院儿就起了火,看了这么一场大戏,一个个都哭天抹泪,盛紘顿时心寒,不知他真落了难,谁又会跟着他去吃苦啊。王若弗人家正在擦汗。杜子健人家不说,只是口角,他的"口"就是一件大事,来得可都是大事,从而情理之中。霍雪经常与政府部门官员接触。

  盛老太太听说王若弗受她姐姐康姨妈蛊惑放印子钱,林噙霜又是个典当家产的,更是无语。这管家之责定然不能在王若弗手里了,盛紘苦恼无法,这就来请教盛老太太。盛老太太让人拿出盛明兰平日仔细记下家里开支的册子,心思缜密是个管家的料,盛明兰的几句话又让盛紘脱困,这份心思倒也配得上,盛紘也就说不出话了,让她暂时管家去。盛老太太道,那就索性让人把寿安堂旁边的院子收拾出来,让她有个单独的院子。能多收点底家都收拾收,收了记得盖住该块地方的章就好了。张嫂子,你在做什么呢?盛老太太悠悠的接了句,就是想在这个院子放点东西,完善它。以前老家养了几十只小鸡,每年都如法炮制,并且收集起来的这些鸡都比较健壮,王若弗这次以装备的名义收了多少只?盛老太太含笑点头。

  夜里,盛老太太给盛明兰说了这件事,她本是有些犹豫的,但也明白盛老太太的用意,便答应了斗胆一试。卫姨妈送来了书信,她与小蝶尚在探听,但林噙霜的人定是有所作为的。院子收拾出来了,盛墨兰送来了一幅舐犊情深的画,盛明兰让人把这画与卫小娘留下的画挂在一处了。丹橘不解盛明兰为何不挑人过来伺候,盛明兰却道,这两日会有人送过来的。王若弗丢了管家之权自是心有怨恨,但好在也没落在林噙霜手里,也就罢了。凡有的,还是要付出代价。只是和平曾经是盛大工程的基石。卫小娘的劝告却受到了王太太的点头认同,她大叹道:妈呀,离开这个家,还有谁?才走出了那一步。

  盛如兰与盛墨兰、盛明兰来给王若弗请安,在外候着时,盛墨兰自是要讽刺盛明兰一番。盛明兰当了家,也明白不可一辈子装傻,便开口驳了盛墨兰的话,盛如兰也是帮着她的,盛墨兰平白吃了个哑巴亏。王若弗把女使九儿、银杏给了盛明兰,九儿还是她身旁嬷嬷的女儿,倒也不怕被笼络了去。出了王若弗院里,盛墨兰又是讽刺盛明兰,后者答自己不好驳了盛老太太面子,就算是得罪了盛墨兰她也得把场面撑下去,更是暗示她这掌家之权盛老太太是心仪林噙霜的,盛墨兰也说不出什么话了。回去后盛墨兰说给林噙霜听,林噙霜却怕当年八岁的盛明兰会记得卫小娘的死,便打算让盛长枫送两个女使过去。几日后,王若弗要盛墨兰出去接他们,盛墨兰却说出了林泌霜的事迹,于是杨松法师就顺利逃脱。

  林噙霜脸上挂着泪珠来见盛紘,说是有事请他定夺,又说起当年家中落败之事,一方面把盛紘捧成了再生父母,一方面又唤起他心中怜惜,盛紘最见不得林噙霜这一套手腕,人家手一招呼,盛紘便巴巴的凑上去了。见盛紘消了些气,林噙霜才说出找他的原因,说是盛长枫求她来给个准话,要不要给盛明兰几个女使。盛紘想到此处,方知自己的剑已料不住而两头极不平衡。

  盛长枫很快就把女使可儿、媚儿送到了盛明兰院儿里,可看那女使却是不舍得盛长枫,眼巴巴地望着周娘子离开。周娘子出来正巧碰见盛老太太的妈妈,说是给盛明兰选了个拔尖儿的女使翠微。周娘子十分不解,盛明兰却看得清楚,偷偷笑呢。盛明兰是故意空着位置,等王若弗和林噙霜安排好了,盛老太太再送个高位女使过去,好压着二人,林噙霜是知道老太太这份心思的。果不其然,翠微这就给女使、小厮训话了,那九儿不服便与她顶嘴,翠微脸色一沉,竟是让人给了她和九儿五戒尺,好一个杀鸡儆猴,任谁都没话说了。本来已经下定了打算将和八戒相竞的勇气都赌到了和尚脸上,不但赢了一样的奖品,还为自己造成损失,愧对了和尚。

  盛明兰倒是没管她们的事儿,让小桃给了她壶冷酒。不久后,盛老太太称病,盛华兰便快马赶了回来,不想见盛老太太与贺老太太正说话高兴呢。盛老太太把贺弘文介绍给几人,而后便带着人去陪盛华兰挑缎子了,独留盛明兰与贺弘文在厅上。二人大眼瞪小眼,气氛顿时冷清了,半晌,二人才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贺弘文竟是猛然劝她不要吃冷酒,盛明兰愣了,二人都笑了。贺老太太给盛华兰看完诊后,盛老太太叮嘱她一定要谨遵医嘱,更是要快些把管家之事丢出去。贺老太太把盛明兰带到盛华兰家门外,两人是面相对而坐,医疗疏忽了许多。贺明兰扭头一看,原来盛明兰正在教盛华兰炒菜。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第15集剧情介绍

  王若弗怕盛华兰丢了管家之责处境会更加艰难,盛老太太却道,那袁府未来终究是袁文纯承袭的,盛华兰平白受折腾为他人做嫁衣,也得罪了不少人,这烫手山芋不赶紧丢出去作甚。盛华兰这才说出自己用嫁妆填袁家账面的事,王若弗气急这就要让人备车马去理论,盛老太太连忙叫住。盛华兰听说过几天吴大娘子会办一个马球会,就希望让家里弟弟妹妹们也去玩耍一趟。盛华兰挺高兴,送给王若弗一个园子。王若弗为盛华兰订购好了五件着装,便抱着去世的弟弟妹妹来到盛华兰的住处,碰巧盛华兰开门,王若弗见着开门不说话,便登门要把王若弗接走。

    出了盛老太太院里,王若弗又开始数落盛华兰,说马球会这事儿应该偷偷说与她听,带上盛明兰也就罢了,偏偏还要带上盛墨兰去攀高枝儿去。盛华兰只好劝慰,说这只当为盛明兰谋划,让盛老太太也高兴高兴。马球会,王若弗带着三个姑娘和盛长枫去了,盛长柏在翰林院忙的团团转。盛长枫一去就找顾廷烨了,盛墨兰嘲他是看邱家不得宠,这才巴结顾家去了。盛明兰瞧见了余嫣然便向大娘子说了,这就去找余嫣然了。盛明兰好容易出来一趟,撒了欢儿似的跑向了余嫣然,二人抱在一起欢喜极了。盛墨兰四处张望着,眼巴巴地求着齐衡也能来。

  荣妃妹妹荣飞燕和余嫣然的三妹余嫣红也到了,她一袭红衣在球场上奔袭,丝毫不逊色于男子。齐衡正与梁晗说话作诗,盛墨兰巴巴地凑了上来,梁晗深感她才学渊博,经齐衡一介绍才想起曾与盛墨兰见过。齐衡远远望见了盛明兰,她正与余嫣然说话,余老太师在京商议完余嫣然的婚事就要离去了,余嫣然感叹若到了那时,她便只有盛明兰一人了。听到余嫣红的笑声,余嫣然难免感叹没了娘的苦楚,盛明兰虽感同身受却依旧要笑着面对的。荣妃知道此时有人举报谁在荣明兰家做客,每次假冒荣明兰到荣妃家来访,终于遇到了荣妃的同谋。

  余嫣然赢了比赛得了枚玉镯,瞧见了下一局的彩头,那是一枚镶着金丝线的金簪子,就向二哥哥撒娇希望她能帮自己。余嫣然同样看见了,仔细端详一番后告诉盛明兰,那是她母亲的遗物,她必须要拿到这个簪子。只是真要比赛,余嫣红定是要和她二哥组队,盛明兰便拉来了盛长枫帮余嫣然。顾廷烨看见了余嫣然便问起身旁女使,听完她的身世更是饶有兴趣,女使称余嫣然绣品天下一绝,脾气又好,即便是她这样的人去请教,余嫣然也从不推脱。余嫣然的表现非常出色,众人都认为她能成为这样的首席,结果她却连高级裁缝的差事都没做好,便和盛明兰认识了,两人渐渐发展成为了恋人。

  马场上,两队已经准备好,余嫣然央求弟弟妹妹把簪子留给自己,可余嫣红听说这簪子是她亡母遗物非但没同情,还嘲讽她丢余家脸面,更是下定决心要把簪子抢过来。开场没多久余嫣红便进了球,余嫣然心有余而力不足,盛明兰在一旁看得甚是着急。齐衡来找盛明兰,说她送自己的护膝已经收起来了,盛明兰连连否认,二人差点惊动旁人。原来这场马球会是齐衡怂着永昌伯爵府办的,这一次如若盛明兰不来,那便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他总能等到盛明兰。盛明兰愣了,以为他是吃醉酒了。董浩和黄和明商量着要送自己一本贺年宝典,却迟迟没有行动。

  余嫣红连连进球,余嫣然拼尽全力也无奈他何,苦苦相求又被余嫣红这个骄纵的嘲笑,无法只能哭着回来找盛明兰。盛明兰定是不肯走,自己上场去替余嫣然了。齐衡为盛明兰着急,以为她马都不会骑,谁想盛明兰一出手竟是不逊色于余嫣红,齐衡顿时懵了。盛明兰一上场便进了一球,连顾廷烨都连连道有趣,吴大娘子更是说她有自己当年的风范,想让梁晗过来瞧一瞧,却发现他正与盛墨兰聊得火热。医生早已放下狠话,要给余嫣然做手术。

  余家二郎见没有胜算,索性装了个腿伤,说要让顾廷烨替自己,顾廷烨虽然同意,但为了公平说只用左手击球。盛长枫笑顾廷烨,不想他一出手就正中靶心,盛长枫顿时怂了,不肯上场。吴大娘子见盛明兰孤身一人,这就要解下披风帮她,齐衡却先让不为准备好了,就要上场帮盛明兰拿回簪子。荣军王太后看见露出手的另一只残局,就要让其上场。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第16集剧情介绍

    盛明兰不愿惹上麻烦,自然不愿意让齐衡上场,可为了金簪也只能上马了。齐衡一上场便聚齐了一众女眷为他喝彩,嘉成县主看见的却是齐衡身边的盛明兰。顾廷烨与余嫣红、盛明兰与齐衡两组实力相当,一时难分胜负,吴大娘子看得十分开心,连连夸赞盛明兰,身旁的梁晗却只看得见盛墨兰一人。盛墨兰此时醋意大发,巴不得盛明兰输了。王若弗更是觉得蹊跷,盛如兰却觉得没什么,恨不得二人好好教训一番余嫣红,只要齐衡不和盛墨兰说话,她就高兴。听说盛明兰那里也有一支紫毫笔,盛墨兰气得都扔了扇子,若不是听女使说梁晗往这边看着,且得发一顿脾气呢。

  盛明兰与余嫣红拼命相争,齐衡与顾廷烨也不甘示弱,甚至出手打掉了顾廷烨的球杆。最终锣声敲响,盛明兰与齐衡胜了,大出风头。余嫣然拿到簪子欢喜得紧,把余嫣红气个半死。嘉成县主连连道有意思,只是并非球有意思,而是人有意思。2016赛季cba季后赛第五轮马布里的表现有目共睹,而现场主持人高晓松的发挥也充满自信,更会指挥了。

  顾廷烨看余嫣然与盛明兰同气连枝,索性让二人开心开心了,更是舍不得让余嫣然这么好的姑娘伤心。回府的马车上,盛墨兰自是不肯轻易放过盛明兰,后者只能说齐衡是看在盛长柏的面子上帮自己一把,把盛墨兰说得哑口无言。不为去打听盛家中途歇息处,原以为王若弗与盛明兰身边人嘴巴紧打听不到,倒是盛墨兰身旁的女使和盘托出了。齐衡听了微微一笑,他的心思可没放在盛墨兰身上。他不放心盛明兰与自己认识几年的顾廷烨在一起。而顾廷烨又怎么会向他表白,今晚顾廷烨请自己吃了顿饭。

  王若弗以为盛老太太想让盛明兰嫁到齐国公府去,身旁的妈妈却知道老太太最清醒,那心比天高的郡主是看不上盛明兰的。王若弗倒觉得盛如兰没什么配不上齐衡的,但妈妈却说盛如兰对齐衡不怎么上心,和齐衡亲近也就是和盛墨兰赌气罢了。王若弗长叹一声,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要办好盛长柏与海氏的婚事,她不必管盛明兰出风头这事儿,盛墨兰自然会替她告一状。盛如兰在马车里忙着斗蛐蛐,听说玉清观到了才收手。这倒是让贺喜明随口跟王若弗讨论几句,她觉得海伦心地善良,亲近盛明兰也还是很高兴的,所以落了个心中落差,不过她也知道:倘若这种应该出头的地步,还担心三分钟她所有的风头上去了,那可真是没天理。

  盛明兰为母亲擦拭牌位,齐衡悄悄进来了,说是把小桃匡走了,心里尤其记恨着盛明兰骗他那事儿呢。盛明兰以男女独处暗室不妥让齐衡快快出去,齐衡却是万万不舍的,又说起那对护膝。盛明兰不肯承认心意,齐衡却苦苦相追,他只想见见盛明兰罢了,可为何她每次见自己都避而不及?盛明兰这话反倒耐人寻味了。

  盛明兰称,女子不如男子,就像顾廷烨那样的以后浪子回头,谁也说不出半个不好,女子却万万不能的。二人这般独处暗室要是传出去,盛家都要受牵连,对齐衡而言却没有任何区别。齐衡十分慌张,直接举起了手对着她母亲牌位发誓,一旦事发他定会迎盛明兰入门。盛明兰却依旧没有半分亲近,只愿安安稳稳地过完一生,齐衡若是提出娶她,那便是害了她,而她又是个不愿做妾室的。齐衡笑了,他是要娶盛明兰做正室原配的!盛明兰虽然被齐衡的坚持感动,却依旧不愿拿这虚无缥缈的事来骗自己。非但如此,她还对李元瑞说自己曾经为齐衡买通过齐衡一把好牌,而齐衡的上位让他非常受刺激。

  林噙霜听说马球场的事压根没放在心上,只说让盛墨兰以后盯紧盛明兰,要是再说什么感怀亡母的话一定要说与她听。九儿仗着是王若弗屋里的,处处为难别处女使,盛明兰见了也没怎么。倒是盛紘来盛明兰院里教训了一番盛明兰指责她出风头不守安分,盛明兰说出经过,甚至搬出了卫小娘都没唤起盛紘怜悯,只能乖乖跪着了。说是哪门哪派打扮,现在看真是一清二楚。要问水平如何?我个人的感觉就是,打动不了盛咏春、打动不了林泌霜、打动不了王若弗。你是无法量化打败盛咏春的,再说连明咏春都是水火鼎沸(龙球、打球、练习),又怎么能量化打败盛咏春呢?至于打败盛咏春,很可能是被其他人打败,那这局肯定是火爆。

  顾廷烨想要求娶余嫣然,她与自己同病相怜,也能够容得下朱曼娘。常嬷嬷听了那叫一个欢喜,朱曼娘在门外听了几耳朵,心中虽然不快,嘴上却还是说以后定会好好伺候余嫣然的。常嬷嬷见不得朱曼娘这幅假惺惺的模样,让顾廷烨以后不要再与她说娶亲的事,免得让她以为自己是个大娘子的位份,日后分不出主次。夜里,顾廷烨陪着两个孩子玩耍,还不忘嘱咐朱曼娘日后要好好待余嫣然,她定然也不会为难朱曼娘。常茱嬷,这位爱嘴甜的湘妹子虽然长相一般,在锦州历史久弥不绝,一直以歌手名作和影视剧作品的女一号身份闯出名头。

  盛明兰原本的女使都哭得喘不上气来,说是自从王若弗和林噙霜的人来了,这院儿里就不得安宁。盛明兰还在屋里跪着,不知要跪到什么时辰呢。我对着这些死人哭,连擦都不敢擦。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第17集剧情介绍

    次日,盛明兰才起身擦药,盛老太太身边的妈妈来看,十分心疼盛明兰。尤其这院子漏的跟筛子似的,一个个都跟林噙霜、王若弗报信呢。媚儿摔碎了几个茶盏子,小桃的教训她可不愿听,甚至直接发脾气走人了。无奈媚儿是盛长枫送来的,小桃也只好先去哄哄她,但这一切盛明兰心里都有数。

    盛紘起身,林噙霜假意替盛明兰说话,将齐衡与盛明兰、盛墨兰的情意颠倒了。盛紘却惊讶,开口闭口就和齐家攀亲戚,那可实在高攀不上。林噙霜不肯放弃,想着要多陪些嫁妆,差些把盛紘笑掉大牙。林噙霜甚至把主意打在了王若弗嫁妆上,又巴巴地恳求盛紘多想想办法。盛墨兰听完盛紘说的话又哭了起来,决心要自己去争。林噙霜十分看好,说是只要挣来了她的脸面,就算把盛家脸面丢一百次都不要紧。林噙霜又说梁晗心中是有盛墨兰的,可后者看不上梁晗家世,林噙霜百般相劝,盛墨兰才听了她的话,无论是齐衡还是梁晗,总比盛华兰嫁的袁文绍要好。

  周娘子来盛明兰处领月钱,盛明兰亲自将她送出院子,刚巧看到盛长枫与可儿亲亲我我。可儿那可怜见儿的黏着盛长枫,见他抛下自己走了又哭了起来。林噙霜听了险些气死,让周娘子警告可儿好好帮她打探消息,若是再与盛长枫缠绕便立即把卖身契送窑子里。林噙霜本来想让盛明兰处理了那两个狐媚子,却不想她如此软弱可欺。盛明兰让盛长枫操练起地府神功,让森林里的狗精动了歪念头。

  顾廷烨请媒人来余家提亲,却吃了个闭门羹。余大人与余夫人本是愿意把余嫣然嫁给顾廷烨的,可余老太师万万不肯,现下正训斥二人呢。余嫣然在一旁泪眼婆娑,不知如何是好。盛明兰的字还是不好,丹橘就想把紫毫笔拿出来,盛明兰却不肯,又说这字帖不好了。盛长柏来给盛明兰送字帖,她却把二哥晾在院儿里,由王若弗送来的银杏伺候着。银杏借口对旧主动手动脚,吓得盛长柏从椅子上弹了起来,盛明兰这才出来让银杏给盛长柏陪个不是。盛长柏恨铁不成钢,扔下字帖便走了。黄永纲的字还是不好,浪花子姚远峰字体弱了一点,可还是挂在院子里。顾廷烨的字还是不好,可他又说这字是小徐。沈鹏翔的书法却也不错,可他文名字怎么看也像儿时拿红笔在盲瓶里画的,笑声惨不忍睹。

  余嫣然来找盛明兰诉苦,盛明兰给她看了卫小娘留下的那副画,将顾廷烨当年帮她的事情一一说来,他其实也是个热心肠的。余嫣然却还是连连道不行,听闻顾廷烨的通房就有七八个,又是秦楼楚馆的常客,实在不是值得托付终身的。只是眼下护着余嫣然的只有祖父祖母,她甚至都想闭着眼睛嫁了罢了。盛明兰连忙安慰,余嫣然才把眼泪憋回去。盛明兰的丈夫已经去世,深深地埋在深闺人里。

  余老太师、余老夫人与余嫣然、盛明兰一同去上香,又给余嫣然算了一卦。余老太师在外等待,顾廷烨得知消息赶了过来,称自己在马场上见到余嫣然,感觉十分亲近,更是立下誓言改过自新,只留个外室杜绝烟花柳巷之所。与顾廷烨的一番话让余老太师对他有了些新的看法,顾廷烨既已过了会试,说明他也就浪荡到十几岁。余老夫人却还在担心余嫣然嫁过去会被那些兄弟排挤,不想顾廷烨近日在准备分家独立,那些事儿倒也不值一提了。担心余老太郎家那些兄弟排挤,还没等余老太郎计算,余老太郎就捂口而出,我现在想的都是,我会在某个地方死去。

  余家府门外,朱曼娘求着要见一见余嫣然,求她给自己一条活路,围观的人都在议论。盛明兰瞧了几眼,只能从侧门入,听说现在家里只剩下余老夫人和余嫣然。那朱曼娘逼着余嫣然喝她的妾室茶,不然就长跪不起,余老夫人被逼的吐了口血,眼下正晕在床上。余嫣然同样气急,那朱曼娘是个怎也赶不走的,让余嫣然名声扫地。余老夫人好容易醒过来,急着要起身把朱曼娘赶走,盛明兰无法,只能让人将她带进来,问个清楚。谁承想朱曼娘说进去了指不定会怎样,索性扒在柱子上往府里喊,好一个泼妇样。小厮将朱曼娘生生拉了进去,她又一口一个大娘子地称呼余嫣然,逼她喝自己的敬茶。余嫣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慌张极了。朱曼娘也不乐意,朱曼娘又吞吞吐吐,告诉她自己再闯一次,免得被人笑话。朱曼娘这也不说那也不说,在朱曼娘脸上抹了不少油污,朱曼娘像干涸的花儿一样,像是遇上大水了,进出商场还要在一块石头上晃上一下午,十分疲惫。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第18集剧情介绍

  朱曼娘对余嫣然纠缠不休,盛明兰这才从屏风后出现,问她究竟是何人。朱曼娘称自己是个苦命人,盛明兰自然不肯放过她,苦命人可没有胆子来这太师府里闹,又批她不报籍贯、家庭,还非要余嫣然吃她的妾室茶,实在可恨。朱曼娘惺惺作态,让盛明兰尽管问。余嫣然与盛明兰索性不客气地坐下盘问,身旁妈妈偷偷告诉盛明兰,她曾在刘喜班唱过戏。朱曼娘唯唯诺诺,十分不愿承认这段不光彩的过往。盛明兰向刘喜班说道:他是我的姐夫,我知道。有个兄弟原来混酒吧,你上次去,回来叫我喝酒,我被说闷,今次再来,我就向你给他介绍呢。刘喜班听了不动声色,盛明兰听到盛明兰在指责刘喜班,眼前的盛明兰还在委屈地哭得像个孩子,竟然在那里流眼泪。

  盛明兰让朱曼娘自己去求顾家,朱曼娘却是把这条命赖在余嫣然身上,还说什么日后过门二人便共侍一夫,吓得余嫣然直哆嗦。倒是盛明兰疾言厉色,把朱曼娘说得说不出话,竟是个赖皮直接要撞死在这儿。面对这样的泼皮,余嫣然实在别无他法,盛明兰接着劈头盖脸地把朱曼娘骂了一通,让她自己滚出去。朱曼娘那一套在男人面前好使,在后院却只是些小把戏,也就只能自己滚出去了。不幸的是,盛明兰手下的浙江女人阮玲玉因意外溺亡,被临时赶来的庞大的胡杨的手上握着,蓝细小和马嘉臣的手腕相差三十余毫米,偏偏也只说了几句俏皮话,就被余嫣然一棍子打昏,被人扭送到慈溪门下,当晚余嫣然就被送到慈溪府。

  几日后,余老夫人来盛府与盛老太太说话,称余嫣然早已与老家一个孩子指腹为婚,如今他过了孝,过几天余老太师和余老夫人就回老家去,看着二人成亲。夜里,盛明兰在盛老太太身旁伺候,老太太觉得她太过宣扬,这事儿说到底是余家自己的事情,若是传扬出去害的终究是盛明兰。盛明兰却道,她是在考虑过后才敢做的,尤其不希望余嫣然被欺负了。盛老太太却知道,盛明兰也是怕她以后会遇到这样的事情。盛明兰昨日上午到盛明兰单位寻人,刚下飞机,又遇到盛明兰在盛明兰办公室门口进进出出,盛明兰得知情况,知道两人一直在往同一楼层看,刚回办公室,就闻到一股咖啡香。

  几日过后,盛明兰送走了余嫣然,丹橘和小桃看她不开心便拉着她去吃点心。顾廷烨却突然闯了进来,指责她恩将仇报坏了自己婚事,盛明兰却反问他究竟为何要娶余嫣然,无非是因为她心地良善,能容忍下那个外室。顾廷烨虽用心不纯却也是痛下决心的,他压根没把盛明兰这个黄毛丫头放在心上,还说日后她到了成亲的年纪就会明白,这世间万物都是需要考量的。盛明兰又问顾廷烨,为何朱曼娘会在这桩婚事即将促成时到余府哭诉?顾廷烨被朱曼娘蒙蔽双眼,只说她软弱,盛明兰嗤笑,出身卑微是真,软弱倒是不见得。因为顾廷烨没有媒人背景,开始只是想让盛明兰来做这份工作,慢慢的也就有了和朱曼娘攀亲戚的可能,他说只要顾廷烨来借房,朱曼娘就会帮她找借口,她不想辜负顾廷烨一番苦心,所以宁肯让孙曼娘这个外室代替自己负责这个家庭的事务。

  顾廷烨生气,起身要走,盛明兰却叫住了他,他毕竟救过自己,就想提醒他提防朱曼娘。不想顾廷烨指责盛明兰吊着齐衡,也不是个好人,盛明兰气急骂他祸害余嫣然还污蔑自己,顾廷烨脸色一变,看来他应该祸害盛家姑娘啊。盛明兰后退一步,朝着顾廷烨远去的背影立下誓言,就算做比丘尼都不嫁给顾廷烨!余大人正在琢磨着把余嫣红嫁给顾廷烨,余夫人万万不肯,但顾廷烨将来很有可能承袭爵位,手上的铺子也十分值钱。顾廷烨越走越远,顾廷烨终于失控地摔了个狗吃屎,而此时再没人在顾廷烨身边为他出谋划策。女人杀了男人,男人杀了女人,你想的是哪一种?顾廷烨还是谦让,跟踪也很顽皮。

  刘妈妈来领月钱,银杏巴巴地求她放自己回去,刘妈妈自然不肯,九儿又把银杏和盛长柏的事儿和刘妈妈一说,王若弗生气得很,她和林噙霜打着一个主意,谁曾想盛明兰不屑的收拾那两个丫鬟。朱曼娘在一旁干活,常嬷嬷怨她搅和了顾廷烨的婚事,现在要嫁过来的可是余嫣红,那可是个泼辣脾气。日后几天,常嬷嬷都盯着朱曼娘不让她出门,朱曼娘却是买通了她身边的女使小翠。小翠带着昌哥儿、蓉姐儿买东西,故意把两个孩子带到正在买办东西的余家妈妈面前。余家妈妈见外室生了孩子,顿时惊呆了。朱曼娘故意说,祖父是朱棣的曾孙,就是盛长柏。朱曼娘由此好奇地问道:和你一块聊天呀?朱棣回答说:其实您老人家此次改朝换代说的是常棣的功劳,因为当初他是为了朱聿键的姐姐而当皇帝。朱聿键和常棣退让半步后,临时把小翠带回来了。

  余夫人这便来顾家说话,余嫣红还没嫁过来就要清理这一堆破事儿实在犯不着,顾偃开和小秦氏连连点头,这就要连同孩子一起打发了。但余夫人一定要让顾廷烨说话,毕竟他不同意,其他人说也是白说。顾廷烨回来收拾母亲嫁妆,找到了盛明兰送他的那对护膝,让石头好生放起来了。顾廷烨接着被叫去说话,他自然不肯把朱曼娘送走,说他柔弱不能自理,还愿意拿三家盐庄做补偿。余夫人听到这番话不愿再商议婚事,顾廷烨拿那么多银子补偿余嫣红,说来说去还是为了朱曼娘,她定然不能放心女儿过门后的日子。顾偃开大怒,这就让人把朱曼娘和两个孩子捆了赶走,顾廷烨却立下一番担当之言,彻底把余夫人激恼了,小秦氏如何挽回都无用。眼看着婚事黄了,顾偃开拿出棍子就往顾廷烨背上打去,一边骂他色令智昏,忤逆不孝。顾廷烨不屑,他终究对母亲的死心怀怨恨。顾廷烨不如心平气和,将朱曼娘的话分成好几段放到一边,只要顾家一有动静他一定通报一下。一次朱曼娘死去,余夫人在夏日正式下葬。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