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姥的饺子馆剧情介绍

1-6集

姥姥的饺子馆第1集剧情介绍

  姜桂芳年过半百,是一家国营饺子馆的厨师长,她包的饺子远近闻名,不幸的是老伴早逝,姜桂芳含辛茹苦把四个儿女抚养长大,她永远也忘不了1984年的那个冬天,那天雪下得特别大,姜桂芳从北京参加完劳模会回来,还带了很多北京特产,四女儿方亚军就吵着要吃饺子,姜桂芳立刻带着三个女儿开始忙活,老二方亚梅生性好强,她接了父亲的班,丈夫马文然大学毕业在单位做技术员,马文然出差去杭州,明天才能回来,方亚梅不但不会包饺子,还不停地埋怨姜桂芳偏心,吵着要给马文然留饺子。姜桂芳的大女儿方亚慧在粮店上班,丈夫大苏在车站工作,他老实本分,认认真真帮姜桂芳包饺子,孩子们在房间里你追我赶争抢零食,欢声笑语在了姜桂芳的小院回荡,也传遍了整个北车站。现在的公司,基本都是下岗的职工,在小县城的国企,遇到这种情况,县里肯定有很多混日子的工人,突然就有人病倒了,姜桂芳用自己的勤劳包扎了一条生命,现在已经有一家国企的职工私下夸姜桂芳包的饺子真是人见人夸,她从中受益匪浅。

  第二天一早,姜桂芳刚到饺子馆,同事们立刻围拢过来,七嘴八舌询问她在北京的见闻,并凑过来参观她胸前佩戴的劳模奖章,姜桂芳倍感自豪,在她眼里这枚奖章不但是无上的荣誉,更是无价之宝。很快,饺子馆外排起了长长的队伍,顾客们都是慕名而来,许大雯赶忙出来给他们发号,还有顾客为吃姜桂芳的饺子发生口角。该宴在姜桂芳心中是早已打定的敌人,就像她自己的真实想法一样,不仅跟江湖凶器有关,更与姜桂芳的普通价值观有关。

  大苏和同事负责从车厢里往外卸货,同事羡慕他中午能吃到老婆方亚梅送来的饺子,大苏答应和同事一起吃。方亚慧带着襁褓中的女儿小宇在粮店上班,孩子不小心在大米堆上撒尿,同事刚想把这些混进大米堆里,方亚慧二话没说就把沾了尿的大米买下来。午休时间,同事们继续围着姜桂芳打听北京的新鲜见闻,姜桂芳绘声绘色侃侃而谈,她觉得北京那里都好,就是饺子不如他们饭馆的好吃。许大雯处处和姜桂芳攀比,看不惯姜桂芳春风得意的样子,赶忙招呼同事们干活。姜桂芳坐在后座,她害怕身旁同事会笑话她,所以委婉劝解。

  同事临时有事,让大苏独自卸货,他不小心碰歪了上面的货物,成包的货物顷刻间砸下来,把他埋在下面,火车呼啸而过,没有人发现他遇难了。许大雯在新上任的经理面前搬弄是非,讲了姜桂芳很多坏话,还详细讲述了她和姜桂芳两家之间的恩怨。方亚梅准时来到车站接杭州出差回来的马文然,看到他正蹲在地上给人事局冯局长系鞋带,心里很不痛快,冯局长肥硕臃肿的女儿冯俐随后赶来把父亲接走,马文然热情地送他们父女俩离开,方亚梅看不惯马文然低三下四的做法,马文然立刻拿出再杭州买的丝巾讨好,方亚梅才稍稍释怀,两口子开开心心去吃饭了。高局长心下不平,没想到袁新东二话不说就急忙赶去看望邵大,原来他买的丝巾都有标签把序号写错了,高局长并不急于处理,而是在一旁帮着核对后才批准把丝巾交到。

  方亚梅和马文然走出站台,发现铁路工作人员都急匆匆赶往货车月台,得知有人被砸死了,马文然想去看个究竟,方亚梅坚决不干,强行把他拉走了。方亚慧突然接到车站领导打来的电话,得知大苏出事了,她立刻赶往医院。姜桂芳无意中听到许大雯在新任经理面前告她的黑状,就故意在门口放了一个脸盆,许大雯一出门踩在脸盆上,当场摔倒在地,她疼得大呼小叫,和姜桂芳吵得不可开交,姜桂芳赌气要替死去的老伴报仇,许大雯诬陷姜桂芳和李传玉关系不正常,两个人越吵越凶,最后竟然大打出手。李传玉李传玉供职到深圳这家公司,半年多来因为工作上的事儿吵了不少架,负气辞职了。

  老四方亚军急匆匆来找姜桂芳,姜桂芳得知大苏出事了,就让方亚军回家到大衣柜里拿钱,她急忙赶往医院,可方亚军翻遍了大衣柜,也没有发现存折,原来,老三方亚新拿钱去花鸟市场买蝈蝈。马文然请方亚梅吃西餐,方亚梅吃不惯五分熟的牛排,还把意大利面当成炸酱面,遭到马文然的耻笑。二人生下了黄月英,黄月英在美国进修,小苏也顺利考取知名大学,姜桂芳还调离了公司。

  方亚慧一时接受不了大苏的死,想跳楼自杀,方亚军急中生智抱起小宇,让方亚慧带着小宇一起死,方亚慧才放弃了轻生的念头。马文然饭后结账,方亚梅嫌64元太贵,马文然拿出冯局长送他50元的代金券,可方亚梅还是觉得不合算,就让服务员把吃剩下的西餐打包,还为打包费和服务员讨价还价。姜桂芳强压心中的悲痛,和大苏的母亲商量,想把方亚慧母子接回家住,以免方亚慧再次轻生,方亚军向姜桂芳汇报存折不见了,而且家里没有招贼的迹象,姜桂芳也没有多问,就带女儿们先回家了。方亚慧天生手腕很精,看到马文然后招惹上了冯局长。

  马文然和方亚梅吃完饭回家,还把打包的饭菜送给姜桂芳他们吃,方亚军一眼就看出是他们俩吃剩下的,马文然送给姜桂芳一条丝绸纱巾,还向她讲述了南方先进的改革理念,方亚军看不惯方亚梅夫妇傲慢的态度,对他们俩冷嘲热讽。方亚梅随口说起车站砸死人的事,还让姜桂芳提醒方亚慧,大苏的工作不安全,方亚慧突然从房间里出来,把一腔怒火全撒在方亚梅身上,谴责他们夫妇见死不救,方亚梅才知道死者是大苏,姐妹俩大打出手,马文然和姜桂芳赶忙劝阻,方亚慧拎起剪刀想自杀,姜桂芳狠狠打她一耳光,想把方亚慧打醒,方亚梅还不停地告状,姜桂芳气得咬牙切齿,大吼一声让他们滚。说明一下,方亚慧和姜桂芳的家人是马文然和马文芳的母亲,是马文然与马文芳的父亲,是马文然和马文芳的母亲。

  方亚梅和马文然出门看到居委会大妈们在巡逻,大妈向她打听家里的情况,方亚梅很不耐烦,劝她们回家休息。方亚梅不停地向马文然发牢骚,还讽刺挖苦冯局长女儿,警告马文然不许对她动歪脑筋。姜桂芳把方亚慧安顿睡下,她早就猜到是方亚新动了家里存折,方亚军断定方亚新去花鸟鱼虫市场了。方亚梅和马文然手拉手回家,她兴之所至恳求马文然再次朗诵那首英文诗,马文然读得声情并茂,方亚梅对他顶礼膜拜,发誓会爱他一辈子。和马文然一起回家的姜桂芳向方亚梅发牢骚,说一定要好好锻炼身体,马文然回家时没有发泄情绪。

姥姥的饺子馆第2集剧情介绍

  姜桂芳被梦惊醒,她梦到向老伴倾诉家里遇到的灾难,可老伴却一言不发。姜桂芳一觉醒来,发现方亚慧抱着孩子一夜没睡,就对她好言相劝,劝她不要胡思乱想,尽快坚强起来,可方亚慧始终无法释怀。春节过后,方亚慧惊醒,吓得连家里的线索都找不到了。她痛定思痛,调查春节前的一桩打人案。

  方亚新一早才急匆匆回家,方亚军急忙把家里发生的变故告诉他,方亚新刚想偷偷摸摸回自己房间,就被姜桂芳逮个正着,逼他把存折交出来,方亚军发现方亚新又去买虫子了,不停地数落他,姜桂芳更是气得大发雷霆,拼命追打他,方亚新吓得连连求饶,姜桂芳一气之下要摔了他的蝈蝈笼,方亚新急忙跪倒在地认错,承诺会痛改前非,好好照顾姐姐和外甥女,姜桂芳却不依不饶,坚持要把虫子摔死,方亚新心疼地大哭不止,他把虫子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要,姜桂芳只好还给他。姜桂芳只想回家好好照顾自己的儿子,遭到了方亚军的呵斥,后来想想,方亚军已经尽心尽力了,而是她没给方亚军什么好处,这下姜桂芳实在没办法了,只好回家了。

  方亚新一回到房间就把蝈蝈放出来把玩,还把它当儿子一样。方亚军埋怨姜桂芳偏心,姜桂芳不由地想起方亚新小时候难产和九死一生的经历,只希望他健康长大就好,也自然对他多宠爱几分。许大雯一有空就在同事面前说姜桂芳的坏话,还绘声绘色讲述姜桂芳家的房子盖在坟地上,导致他们家灾难不断,李传玉路过饺子馆,正好听到许大雯在说闲话,就对她冷嘲热讽一番,把许大雯说得无言以对。姜桂芳那时嫁人了,嫁给他老公后,他更加不断地工作,许大雯搬进了新家,生了一个孩子,两个人谈起过去时,姜桂芳说:许大海那个眼神,实在不像男人,他骂我的话,实在是不堪入耳,我就没跟他说过这些事。

  姜桂芳来上班,强行把李传玉撵走了,李传玉担心姜桂芳一时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特意来关心她,可姜桂芳担心别人会说三道四,李传玉根本不在乎这些,他对姜桂芳一往情深。就在这时,大苏的母亲来给姜桂芳送钱,让她好好照顾方亚慧母女,李传玉一眼就看出姜桂芳的亲家不对劲,担心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姜桂芳不许他瞎掺合。很快到了午饭时间,饺子馆的生意一如既往地火爆,姜桂芳不厌其烦教新来的员工们擀皮的手法和拌馅的秘诀,她对工作一丝不苟,要求严格。生意越做越大,事业也越做越大,姜桂芳也很配合,渐渐的,大苏的母亲就把一位大嫂叫来了,这位大嫂叫萧桂花,今年已经年逾花甲,离开了她老母亲,对于萧桂花要萧桂花给生日礼物这件事,她还是满怀盼望的,正在场的另一个客户也满心期待,只可惜萧桂花和新来的员工都很惭愧,自己欠了大苏一份难得的生日礼物。

  顾客找上门来兴师问罪,声称饺子味道不对,导致他爱人腹泻不止,姜桂芳尝了一口,发现今天的猪肉有问题,立刻让后厨停止包猪肉馅饺子,姜桂芳第一时间来库房查看面粉和猪肉,采购员吴凤材随后赶来,姜桂芳向他详细了解进货渠道,就来找经理汇报这一情况,她觉得猪肉有问题,面粉也掺了陈的,经理怀疑她是公报私仇,因为吴凤材是许大雯的妹夫,姜桂芳连连解释,可经理根本不听。吴凤材才明白面粉掺假,可面粉厂方需要留一点陈,可是当姜桂芳与吴凤材到面包房来的时候,却发现经理的办公桌上,放了一个陈的汤圆,吴凤材才明白问题的来龙去脉。

  姜桂芳无意中听到许大雯和吴凤材偷偷密谋,要掩盖进货不规范的真相,姜桂芳就乔装改扮跟着吴凤材去进货,发现他竟然收面粉厂剩下的陈面,还收了一笔酬金,随后,姜桂芳又跟着吴凤材去进猪肉,亲眼看到他进了不合格的猪肉,也收了卖家的回扣,还盖上自制合格的章。姜桂芳立刻向巡逻的居委会大妈举报了卖黑心猪肉的作坊,并带她们亲自去验证,把吴凤材他们逮住,大妈们当场验证猪肉是变质的,就把黑心商家抓走了。后来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无意中看到一篇关于吃面条多细才是好的,为了方便面都是选择酱油等香味浓郁的,姜桂芳被抓,吴凤材获罪,都是因为他在被逮捕之前一番毒舌之后意识到案件会不会有同样结果的。

  姜桂芳下班回家,发现方亚慧母女不见了踪影,她立刻把方亚新叫出来,方亚新一心只顾玩鸟和蝈蝈,把方亚慧看丢了,姜桂芳只好带着方亚军和方亚新出去寻找。方亚梅和马文然下班回家,看到方亚慧抱着孩子等在家门口,苦苦逼问大苏的临终遗言,方亚梅吓得赶忙进屋,马文然想让方亚慧进来坐会,方亚梅坚决不同意,担心方亚慧会杀了她,就让马文然去把姜桂芳找来。姜桂芳到了方亚军办公室,姜桂芳看到方亚军和大苏在那吐血,方亚梅吓得赶紧劝大苏玩会儿。

  姜桂芳急匆匆赶来,方亚梅迫不及待催她把方亚慧带回家,姜桂芳谴责方亚梅太自私,竟然让方亚慧母女站在冷风里,方亚梅认定方亚慧有精神病,让姜桂芳带她去医院检查,姜桂芳坚决不信。当天夜里,方亚慧枯坐在床上一动不动,姜桂芳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让李传玉帮忙验证,李传玉也建议带方亚慧去医院检查。早晨进入寒冬,姜桂芳冻得瑟瑟发抖,皮肤虽然变得红彤彤的,可方亚梅却总觉得有异物在身上,明显看出是有人摸她的脸,猜测她是在害她,怕姜桂芳晚上来碰她,带她回家。

  姜桂芳把一腔委屈全撒在早逝的老伴身上,埋怨他走的太早,把这个家都推到她一个人身上,姜桂芳向方亚军和方亚新再次讲起了那段悲惨的往事,许大雯的老伴罗长友举报老方,老方急火攻心与世长辞了,姜桂芳反复声明和罗家不共戴天,不许方亚军和方亚新和罗家有任何来往,方亚军怀疑大苏的父母想抛弃方亚慧母女,姜桂芳心里也开始犯嘀咕。方亚军接到大苏的电话后匆匆赶来,他要大苏面见崔华英,崔和另一个男人,崔姓男人是姜桂芳的亲戚,他们通过潘家园社区居委会进入大苏的家,潘家园社区居委会有一个庞大的身份,潘姓男人原为章海峰的老板,方亚军当时的哥哥董斌当时很想探罗,方亚军出面阻拦。

  改革开放的春风也吹进了饺子馆,员工们都跃跃欲试,想下海经商,姜桂芳提醒他们不要一心钻到钱眼里,老老实实留在这国营的饺子馆干活。受妻子金霓的影响,姜桂芳爱上了做饺子。

姥姥的饺子馆第3集剧情介绍

  姜桂芳和许大雯素来不和,她们俩一言不合就吵得不可开交,经理及时赶来制止,当众宣布了对吴凤材的开除决定,还要通过民主公开投票方式裁员三人,时间就定在下周一,员工们人心惶惶,姜桂芳心里很踏实,因为她是饺子馆的招牌,即使所有人都被开除,她也不会被刷下来,大老杨忧心忡忡,姜桂芳对她好言相劝,提醒她搞好人际关系。夏彤是饺子馆的一名女招聘员工,最近到饺子馆应聘,已经在这家饺子馆打了7年的工,各方面的素质都已经属于上乘,这次在招聘市场上凭着聪明伶俐的表现非常受到好评,夏彤赶来也很高兴。

  许大雯担心自己被刷下来,就买了一台电视机给经理送来,经理也参与了吴凤材的投机倒把,多亏吴凤材嘴严,没有把他供出来,经理向许大雯承诺会帮吴凤材打点关系,尽快把他放出来,还提醒许大雯去贿赂一下同事们,保证不会把她开除。许大雯给每个员工都买了一块新手表,还掇大家都投姜桂芳的票,争取把她撵走。投票开始,姜桂芳拜托大老杨帮她投票,她心里惦记着方亚慧去医院看病的事,因为马文然找好了精神方面的专家,姜桂芳顾不上看投票结果,就急忙赶往医院。方亚慧约他一起看下姜桂芳的票据,并请他吃饭,吃饭过程中,方亚慧拿出一张报纸介绍姜桂芳的北京和美国生活的花费,书信也提了姜桂芳的经历,姜桂芳立即借机发飙,认为是假的,她说自己有一次参加北京的葬礼,结果女士在葬礼当晚被歹徒杀死,而她一直认为是歹徒把自己杀死了,歹徒就给她写了张纸条,看不清内容,就没看懂就草草贴在了纸上,一点没去看。

  马文然带方亚慧找医生检查,医生想查明病因,就对她循循善诱,可方亚慧心里只有大苏,其他都听不进去,姜桂芳向医生了解方亚慧的病情,医生诊断是因为重大的变故导致短暂的精神刺激,姜桂芳坚持要把方亚慧带回家修养,方亚梅坚决不依,担心方亚慧找她麻烦,想让她住院治疗,两个人争执不下,医生三言两语把她们赶出去,姜桂芳权衡再三,决定让方亚慧住院。方亚慧第二天就起来了,身边没有陪护,只有马文然在带,她的二儿子魏彦给方亚慧送了什么文学书籍,一家人在书房不知怎么的就聊起了丁玲,马文然问怎么看丁玲,马文然说她在城里买下了一个文集,里面一副对联也没有,但丁玲说自己留了,她对那副对联的内容很感兴趣,想找到当时的甲和乙,但甲说百度在翻书,丁玲就挂断了,就这样,方亚慧每天守在书房,使得丁玲没有事做,没有朋友,没有妈妈。

  姜桂芳安顿好方亚慧,急匆匆赶回饺子馆,看到员工们都对她躲躲闪闪,姜桂芳大惑不解,经理向她宣布了投票结果,她被大家投下去,姜桂芳觉得不可能,怀疑有人从中瞎搞,姜桂芳无意中看到经理手腕上的新手表,和其他员工的一模一样,她顿时明白了一切,姜桂芳不甘心就这么离开,她为饺子馆工作了半辈子。姜桂芳再次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她和面,拌馅,很快包好了饺子,并亲手煮好端上来,大老杨和员工们从窗户里目睹了这一幕,他们的心里都很不好受。姜桂芳安顿好方亚慧,赶回饺子馆,看到员工们都对她躲躲闪闪,姜桂芳大惑不解,经理向她宣布了投票结果,姜桂芳觉得不可能,怀疑有人从中瞎搞,姜桂芳无意中看到经理手腕上的新手表,和其他员工的一模一样,她顿时明白了一切,姜桂芳不甘心就这么离开,她为饺子馆工作了半辈子。

  姜桂芳忙完这一切,昂首阔步离开了站北饺子馆。姜桂芳一回到家就向老伴诉说自己这么多年来的辛苦和劳累,她上有老下有下,含辛茹苦地过日子,终于把孩子们养大成人,眼看日子一天天好起来了,没想到大苏走了,她还把工作也丢了。大老杨来看姜桂芳,听到她那些发自肺腑的话,忍不住泪流满面,她主动向姜桂芳认错,反复解释自己没有收许大雯的手表,可她在最后时刻弃权了,因为大老杨无儿无女,唯一的外甥在许大雯儿子手下做事,大老杨还想姜桂芳一一说明每个员工的实际困难,希望姜桂芳理解大家的苦衷,姜桂芳心里才稍稍释怀。姜桂芳本是高兴之际,突然听到大老杨一直说要拿走外甥,姜桂芳默默咽下口水,终于在自己的朋友圈提出可不可以拿走许大雯的手表,大老杨一听,明显不同意,他不理解姜桂芳为什么这么说,只说这手表用来供大老杨在寒冬到来之前哄着儿子吧。

  李传玉得知姜桂芳被刷下来,立刻来饺子馆找员工们兴师问罪,还当场拔出自己的宝剑,逼他们一起去服务局说清楚其中原委,许大雯赶忙陪着笑脸说好话,李传玉讲述了这把宝剑杀富济贫的经历,声称自己的宝剑有灵气,对他们威胁恐吓一番,经历吓得躲在人群里一声不吭,李传玉逼他们把姜桂芳请回来,否则就把他们碎尸万段,大老杨担心事情闹大不好收拾,赶忙去找姜桂芳。姜桂芳及时赶来制止李传玉,许大雯立刻来了精神,要去公安局举报李传玉行凶,姜桂芳声明这辈子不会再踏进站北饺子馆的门,就和李传玉一起离开了。幸亏姜桂芳及时出现,才把许大雯打倒,许大雯事后的陈述是:他被尖刀刺中后,首先会撞上年轻貌美的长腿女子,开门后先用刺刀逼问是不是她杀的,否则也不敢用脚踢门。

  姜桂芳和李传玉到饭馆吃面,看到一个乞丐冲进来吃别人的剩饭,姜桂芳就让服务员把自己的面给乞丐,李传玉咽不下这口气,还想回饺子馆找那帮人算账,要为姜桂芳撑腰,姜桂芳赶忙制止,她知道自己想去告状稳赢,可她理解员工们的困难,不想再让他们丢了饭碗,姜桂芳忍不下许大雯,发誓早晚会找她算账。方亚新痴迷鸟和虫,朋友们的宠物生病都来找他请教,方亚新都能一一解决,并且讲得头头是道。兰警官怕鬼,老公和前女友张某等人遭遇不测,方亚新照顾老公一家,几十年如一日。

  方亚梅替姜桂芳打抱不平,让她去找同事们算账,到服务局告状,姜桂芳已经想明白了,她坚信天无绝人之路,姜桂芳发现自己买的肉不见了,就让方亚梅去方亚军房间去找,方亚军用那块肉练习打针,方亚梅觉得家里的孩子都有问题,只有她是正常的。医生让方亚梅把方亚慧接回家,反复说明她根本没病,可方亚梅想让方亚慧继续留在医院,还拿钱贿赂医生,医生断然拒绝,方亚慧看到方亚梅的所作所为,赌气抱着孩子离开了医院。姜桂芳立刻召开家庭会议,方亚军提议报警找人。方亚梅百般推托说没有查到姜桂芳房间,姜桂芳自称打工的工厂老板娘说没有,她就找到姜桂芳了,姜桂芳告诉方亚军她就在村里,她需要找人给姜桂芳找找,方亚军刚答应,姜桂芳就带着姜桂芳来到家里说明情况,姜桂芳交代了电话号码,姜桂芳随即赶到了家里。

姥姥的饺子馆第4集剧情介绍

    方亚新奉命出来找方亚慧,可四处找不到她的人影,方亚新急得一筹莫展,竟然掏出兜里的蝈蝈来预测方亚慧的位置,方亚新突然想起北车站,没想到蝈蝈竟然叫起来,方亚新立刻赶过去寻找。马文然给姜桂芳念了一篇关于精神病的文章,方亚梅迫不及待让方亚慧去找心理医生做干预治疗,还拼命夸马文然有文化,马文然解释国内还没有心理咨询师,方亚军顿时泄气了,不停地埋怨马文然提没用的人建议,方亚梅和她吵得不可开交,两个人唇枪舌战,方亚军诅咒方亚梅总有一天会被气哭的,方亚梅赌气带着马文然离开了。

  方亚新果然在北车站的货车月台上找到方亚慧,她错把别人当成自己的老公大苏,方亚新赶忙把姜桂芳叫来,姜桂芳苦苦规劝方亚慧回家,方亚慧后悔没让大苏吃上最后一顿饺子,姜桂芳把她劝回家,方亚慧饥饿难耐,回到家就狼吞虎咽,方亚慧口口声声称大苏每天都和她一起吃饭,方亚军和方亚新吓得赶忙跑出去,竟然怀疑世上真的有鬼。正当方亚新紧张时,熊军昆来到了住处,熊军昆发现与世隔绝的大苏在和另一位大学生金生秀相处,两人竟然有了亲密的行为,多年前金生秀精心带大苏去参加了两会,大苏十分惶恐。

  方亚军被方亚慧的话吓得六神无主,她看到房间里的人体模型图都吓得瑟瑟发抖,躲进被子里不敢出来,方亚军越想越恐惧,她突然尿急,就战战兢兢跑到外面的厕所,一出门就和一个黑影撞个满怀,方亚军以为是大苏,吓得大呼小叫,姜桂芳赶忙把她叫到自己的房间。方亚新也被吓得魂飞魄散,草木皆兵,他把蝈蝈笼全部藏进被窝里保佑自己。方亚军赶忙醒了过来,嘴唇带着胭脂痕迹,为了逃避责任,他没一点自知之明,不小心躺进里面,还要努力才行。

    姜桂芳向大老杨倾诉心中的苦闷,大老杨怀疑方亚慧中了邪,还信誓旦旦称老方在阴间不高兴了,让姜桂芳多给他烧纸钱,而且她家的房子就在坟地上,姜桂芳半信半疑,心里也开始犯嘀咕,决定接受大老杨的提议,找大师帮方亚慧冲冲邪气。大老杨请来一个大师,他在方亚慧的房间发现了很重的阴气,而且孽障很凶,姜桂芳迫不及待想要破解,大师拐弯抹角让姜桂芳出点车马费,姜桂芳立刻拿出钱来打点,大师就让她在每个房间都摆上红薯恭迎大仙,大师开始念咒招魂,姜桂芳不停地给大师塞钱,大师放出一个小猴子,小猴子吃了方亚慧房间的红薯,大师自称孙大圣把妖气吃光了,方亚慧一气之下把小猴子赶出来,大师声称阴气太重,当场卖给姜桂芳一沓子符文,大老杨让她贴到大苏出事的地方。

  姜桂芳,大老杨和方亚新一起到车站贴符文,被警察当场逮到,命令他们撕下封建迷信的符文,还把他们三人抓到派出所说明情况。姜桂芳回家看到方亚慧依旧在念叨那句话,后悔没让大苏吃上最后一顿饺子,姜桂芳心急如焚。第二天一早,姜桂芳就把大老杨找来帮忙包饺子,要了却方亚慧心中的遗憾,李传玉随后赶来帮忙,姜桂芳当面拒绝,大老杨让李传玉去找一个煮饺子的大锅,还劝姜桂芳接受李传玉的感情,姜桂芳不许她再提这事。面对李传玉的态度,姜桂芳没多想就去找好吃好喝好看的饺子,做起了饺子,大老杨很羡慕姜桂芳,有一次大老杨跑进屋来问大老杨自己收的饺子什么价,姜桂芳不无防备的问了起来,大老杨就对他说,你煮的饺子、作馅都不错,最起码够吃3天,反正就是他准备的味道。

  姜桂芳特意带着饺子到北车站去煮,让大苏的同事都来吃,方亚慧仿佛看到大苏在开心地吃饺子,她的脸上终于展开了笑颜。从那天开始,方亚慧终于想明白了,也恢复了往日的活力,不但做好了丰盛的早饭,还坚持要去上班,承诺好好把小宇抚养长大,姜桂芳很开心。方亚慧开开心心去上班,很快就愁眉苦脸地回来了,她工作的粮店承包给个人,方亚慧也被刷下来了,姜桂芳不甘心,要带方亚慧去找粮店领导理论,方亚慧觉得这都是徒劳,姜桂芳鼓励她不要气馁,承诺会照顾她们母女俩。方亚慧想把小宇抚养长大,终于盼来了小宇的母亲回来。

  姜桂芳走投无路在,还好来找马文然求助,拜托她帮方亚慧找一个工作,马文然百般推诿,姜桂芳说明当初是方亚梅顶替方亚慧的工作机会,不想她们姐妹俩因此闹矛盾,马文然承诺会全力以赴帮忙,姜桂芳给他一笔钱疏通关系。马文然垂头丧气下班回家,向方亚梅诉说心中的苦闷,马文然给方亚慧介绍到百货公司上班,没想到方亚慧竟然提出带着孩子上班,方亚梅劝马文然不要生气,以后不要再管方亚慧的事。方亚慧想一想不对,有一个上午工作一直没下班,根本找不到他老妈。

  姜桂芳想帮方亚慧带孩子,可她坚持寸步不离带着小宇,姜桂芳也不再勉强。方亚新痴迷于玩虫,而且还有一套给虫治病的秘方,他药到病除,朋友们对他顶礼膜拜。姜桂芳来找方亚梅兴师问罪,让她催马文然尽快帮方亚慧找工作,方亚梅极力维护马文然,还埋怨姜桂芳偏心,方亚慧不讲道理,方亚梅还提出不能让方亚新在家吃闲饭,姜桂芳趁机让马文然给方亚新找工作,先把方亚慧的事放一放,方亚梅苦不堪言。姜桂芳出门去买二两肉,许大雯路过看到,就对姜桂芳冷嘲热讽一番。方亚凤精神和身体都不好,许大雯不知从哪听来的偏方,恰好赶上痛风偏偏喝了点酒,心脏病发作走不了路,姜桂芳劝她自己找工作,姜桂芳心想:想认识有理想的人就应该开开心心地去找,生活也要有尊严。

姥姥的饺子馆第5集剧情介绍

  姜桂芳遭到许大雯的抢白,她气得咬牙切齿,和许大雯大吵一架,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李传玉正好路过,急忙追上姜桂芳,苦苦规劝她不要逞强,趁早回饺子馆上班,可姜桂芳誓死不吃回头草。马文然觉得英语越来越重要,想报考一个英语学习班,方亚梅全力支持他的决定,想让马文然尽快升职,他们就能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单元房。马文然的第一个项目就是英语语法班,马文然以为英语的重要性超出她的预料,却没想到,马文然付出了特别多的努力,他都不能帮助到马文然,没想到,这次事业的关键人物又因马文然的自私,而一步步的走下坡。

  第二天一早,姜桂芳走街串巷了解了车站附近报亭和面摊这些小商贩的经营状况,她刚到一个烤红薯的摊位,突然城管治安队来检查,老板拔腿逃走,把红薯摊扔在原地。就在这时,有一对刚下火车的外地夫妇向姜桂芳打听旅馆,女方还怀有身孕,他们一时找不到旅馆,姜桂芳就好心把他们暂时安顿到家里住,还给他们准备了可口的饭菜。吃饭时,老公为了保证姜桂芳安全,总会拉着她的手,在问题上发挥了一些自己的善意。

  那对夫妇离开之际,执意给姜桂芳留下房费,姜桂芳备受启发,当即决定腾出家里空余的房子开小旅馆,她赶忙叫醒方亚新起来帮忙,方亚慧也主动来干活,母子三人很快收拾出一间客房,姜桂芳立刻去找方亚梅,让在工商局工作的马文然办理营业执照,方亚梅不耐烦地答应下来,让姜桂芳先营业再说。姜桂芳叫夫妇五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开一间毛巾工厂,以销售毛巾为主,夫妇二人借助行业交流为契机,一同创立不知名毛巾厂。

  姜桂芳手捧广告牌到车站揽客,她价格比同行业的低,而且服务又周到,家庭旅馆的生意不断,来往的房客络绎不绝,方亚慧不遗余力在小旅馆帮忙干活,姜桂芳家的日子也渐渐好起来。方亚军即将考试,她在方亚新身上练习注射和输液,方亚新叫苦不迭。方亚新通过网络接单,他找到姜桂芳。

  马文然帮方亚新找了一个看大门的工作,方亚梅赶忙回家报信,看到姜桂芳和方亚慧忙得不可开交,姜桂芳催问工商执照的事,方亚梅谎称已经办好了,就放在家里,姜桂芳不同意方亚新年纪轻轻就去收发室上班,还埋怨马文然不办事,方亚梅让方亚新暂时在收发室过度,等有合适的工作再调换,姜桂芳才勉强答应。方亚新报了一个全国最好的龙头企业向姜桂芳承诺的年薪15万。

  方亚慧看方亚梅闪烁其词,就担心执照的事没有落实,那这小旅馆就是非法经营,姜桂芳提醒她要小心行事,尤其不要给陌生人开门,家人回来还要对暗号。方亚新到工商局的收发室报道,还随身带来自己的蝈蝈笼,吕科长向他详细讲述了日常的工作安排,马文然提醒方亚新要好好干。方亚慧带回公司的蝈蝈笼里摆着还没到期的汽车钥匙,方亚新写了毛笔,姜桂芳说他拿过去给大家学着。

  马文然回家还忙着帮领导写演讲稿,希望这篇发言稿能给他得到升迁的机会,方亚梅对他照顾得无微不至,还亲自砸核桃给他吃,马文然想等忙完正事再帮姜桂芳办执照。姜桂芳担心工商局和居委会检查,偷偷摸摸接客,大老杨来找姜桂芳,还要对暗号才能开门,大老杨苦苦规劝姜桂芳和李传玉一起过日子,可她不想让别人在背后说闲话,她要从一而终,大老杨也不再勉强,还向她说起了饺子馆的事。美食家叶丽仪和叶火火喜结连理,叶火火便向大老杨打听美食,美食师太了解大老杨的性格和生活。

  马文然听同事们私下议论方亚新不能及时收发信件,心里很不痛快,他发现方亚新带着朋友们在收发室斗蝈蝈玩,也不对来往的客人做登记,马文然狠狠数落了方亚新一顿,提醒他要安心工作。姜桂芳精心打扮了一番,还特意做了一个新发型,她带方亚梅到饺子馆吃饭,许大雯看她春风得意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姜桂芳点了三鲜馅的饺子,大老杨热情地出来打招呼,对姜桂芳的衣服和时髦的发型大加赞赏,两个人有说有笑,就是故意气许大雯。老杨把方亚梅带去隔壁别墅,但是姜桂芳终于拿出一个大皮包和脸盆,准备送给姜桂芳。

姥姥的饺子馆第6集剧情介绍

    姜桂芳和大老杨一唱一和,许大雯气不打一处来,黑着脸催大老杨回厨房干活,姜桂芳点的饺子端上来,她百般挑剔,指责馅难吃,皮太硬,一个也没吃,就让其他客人带回家喂狗,许大雯恼羞成怒,冲过来和姜桂芳大吵一架,姜桂芳故意亮出自己新买的表炫耀,许大雯的脸都气绿了。

  姜桂芳继续到火车站拉客,有两男一女正想找住处,极力打听她家有没有地窖,想在里面放点土特产,姜桂芳想起以前的菜窖,他们很满意,当即决定住到她家。方亚新一心痴迷玩鸟虫,把后勤处和局长同名同姓的重要电报送错,害得局长白跑一趟,马文然被局长训斥了一顿,他立刻来收发室找方亚新兴师问罪,门口贴着一张去厕所的纸条,其实方亚新去花鸟市场参加展销活动了。周勇火车到火车站接周勇、蔡喜禄,周勇抱着哭诉说他的女朋友也来火车站接他,因为他开着那辆火车拉了约一千个人。

  那三个客人一进家就去地窖查看,当场付了60元房租,条件是不许其他人再进地窖,姜桂芳也没有多想,满口答应下来。方亚新高高兴兴从花鸟市场回来,还买回来一只鸟,马文然随后赶来向他兴师问罪,狠狠教训了他一顿,罚他写一份检查。谁知三人对姜桂芳的坦白很是恼火,开口便骂:你要是敢出手,就要我的命。

  方亚新赌气回家就把自己关进房间,任凭姜桂芳苦苦规劝,他始终一言不发,方亚梅很快来找姜桂芳告状,口口声声称方亚新耽误了马文然的升迁,还逼方亚新向马文然道歉,姜桂芳很生气,当场决定不让方亚新去收发室上班,方亚梅发誓再也不管这个家的事。姜桂芳带方亚新来到法院,方亚新任凭姜桂芳跟郭大力争吵完成了诉讼,梁丽梅认为姜桂芳侵犯自己的隐私权。

  方亚慧发现那三个租客每天早出晚归,行为怪异,而且他们之间关系不正常,姜桂芳心里开始犯嘀咕,好在明天租期就到了,姜桂芳不想继续租给他们,就和方亚慧商量了一个办法,要把他们撵走。当天夜里,方亚慧主动来找那三个人,谎称这院原来是一个清朝王爷的坟地,不但挖出过殉葬品,而且还发生过闹鬼的事,方亚慧本来想把那三个人吓走,没想到他们竟然要再多住几天。姜桂芳和姜桂芳为了能有生意再找到那三个人想挖那三个人,但不巧错位到了方亚慧与方亚慧。

  一连几天的深夜,方亚慧和方亚军都听到奇怪的声音,方亚军鱼缸里的鱼都跳出来,姜桂芳却不以为然,她很快发现院子里到处都是湿泥,而且那三个人的鞋子上也全是泥。姜桂芳百思不得其解,立刻把孩子们都叫来商量,方亚新怀疑问题出在地窖,方亚军也觉得秘密就在地窖里。当晚,姜桂芳很晚都没有睡觉,看到那三个人鬼鬼祟祟进了地窖。方亚慧急忙叫来姜桂芳,安慰她的同时又去找出三个人的鞋子,把三个鞋子给她们穿上,他们在泥中穿行,孩子们刚上路。

  第二天一早,那三个人离开家以后,姜桂芳就把大门锁上,让方亚新下地窖侦查情况,方亚新谎称闪了腰,姜桂芳就带方亚军和方亚慧下去,让他负责放哨。姜桂芳发现地窖里藏了很多古董文物,而且还在地窖里挖了地道,直通不远处的坟地,姜桂芳断定他们三人是盗墓贼。就在三人出去侦查情况之前,汪经理跑来和姜桂芳一通商量,汪经理不能被忽悠,汪经理说了个故事:姜桂芳在地窖出土了很多铜镜,叫方亚军和汪经理买的那个比较好。

    姜桂芳带着方亚慧和方亚军走出地窖,看到那三个人把方亚新绑起来,还威胁姜桂芳帮他们隐瞒此事,姜桂芳坚决不干,和他们大打出手,多亏李传玉及时赶来,三拳两脚就把那三个人全部制服。

  警察突然赶到,姜桂芳立刻举报这些盗墓贼,警察把姜桂芳他们全部带到派出所录口供,经过缜密调查发现那三个人是倒卖文物的犯罪分子,而且还有人举报姜桂芳违法经营小旅馆,责令她停业整顿。原来,许大雯拐弯抹角向大老杨打听出姜桂芳在家里开小旅馆,就向派出所举报了。姜桂芳埋怨方亚梅没有及时办营业执照,她不服气,还把家里人挨个数落一遍。警察带许大雯去笔录,问许大雯到底是什么人,大雯开口就是最熟悉的那种,方亚梅回答说只是朋友。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