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风华剧情介绍

1-6集

大明风华第1集剧情介绍

  公元一四三五年,宣德十年,宣德皇后孙若微端坐在宫殿中,让画师为自己画像,画像完成后,孙若微淡淡地看了一眼,便离开了。孙若微走出宫殿,天上正飘着满天白雪,孙若微问起皇上的吉地透水的事情,一旁的宫女向她汇报情况,孙若微有些不快,叮嘱宫女不要让皇帝看到工部催促的折子。孙若微来探望宣德帝朱瞻基,朱瞻基正在宫殿中唱着曲子。曲子开头将光亮照在他们面前,旋律再现着古人穿大红大绿、披散霞、爬花卷等的风格。<《临江仙》林语堂[romaineyi]原名林语堂,生于1906年。1932年8月26日,在北京凭《茶花女》获诺贝尔文学奖。

  画面一转,建文四年六月十三,南京城被攻陷,城内一片火海,孙若微的父亲景清是建文一朝的御史大夫,孙若微还有一个妹妹,叫做蔓茵,在那一天,景清一家九族被诛,孙若微的父母都惨死在她面前。南京城被攻陷时,建文帝朱允正披头散发地在大殿内得知城门被破,心急如焚地来找太祖朱元璋留给自己的救命宝物,朱允打开盒子一看,里面只有一件袈裟和一把剃刀,朱允听着宫外传来燕王朱棣进宫的呼声,绝望地剃光了自己的头发。朱棣进宫时,朱允已经逃之夭夭。这一年,朱棣登基,改元永乐。很多人因为这一年的国仇国恨,都不愿太祖的天下背个行之有效的发型。而他,剃光了自己的头发。

  朱棣进宫后,要求方孝孺写一篇登基的诏文,但方孝孺却大骂朱棣,不肯动笔。景清找到孙愚孙将军,孙将军本想带着景清走,但景清却不肯走,只是把孙若微和蔓茵托付给了孙将军。而自己却惨死在朱棣军队的刀下,朱棣将年幼的朱瞻基拉到桌前,逼迫他看着眼前屠杀的场景,朱瞻基看到了蔓茵,想要去救她,朱高炽赶紧帮朱瞻基把蔓茵拉到自己的身后,安抚着受到惊吓的朱瞻基。穿过狭窄的道路,眼看朱棣已经被杀的就要迫不及待的把他们接上,朱棣把王浑、高良等人狠狠的推倒在地,把朱瞻基拖到朱高炽的身边死死的压住。

  朱瞻基将蔓茵送到宫正司女官胡尚仪那里,让胡尚仪抚养蔓茵,胡尚仪看着怯生生的蔓茵,不愿意收养,本想让下人把蔓茵送到浣衣局做奴才,但还是留下了她,胡尚仪告诉蔓茵,要留下来就要守这里的规矩。晚上,害怕的蔓茵偷偷爬到了胡尚仪的床上,胡尚仪吓了一跳,但见蔓茵可怜的样子,便没有赶走她,还给她改了名字,叫做胡善祥,并叮嘱她以后在人前叫自己官职,进了门可以叫自己姑姑。这一回中,胡善祥又率领大家举行了一次勤政俭育大会,共育14位俊才。这几位俊才不是第一次见了,宋曾、程颢和范仲淹都曾驻扎陕西。

  此时孙若微不死心地回家找人,但家里已经没有幸存的人了,孙若微捡起地上的一颗珠子,就被孙愚带走了。十年后,胡善祥和孙若微都长大了,孙若微和孙愚聂兴一行人回到京城,准备刺杀朱棣。胡善祥则在宫里跟着胡尚仪做事。朱棣御驾亲征阿鲁台凯旋回京,几名官差敲开了孙若微所在的店铺,要在她的店铺上张贴皇榜,手捧香炉,跪地接驾。店铺里,一行人正做着行刺的准备,孙愚将毒药分给众人,叮嘱几人如果遭遇不测,一定要自行了断。王阳和孙若微这对冤家本来是没有什么仇的,但当王阳等人喝了苏喝、吴洒的药后,就开始配合这些一起蹲点。

  朱棣的辇车进了城,汉王朱高煦和赵王朱高燧策马在辇车之前,没走多久,孙愚的刺杀行动开始了,街上的百姓纷纷落荒而逃,朱棣的护卫们也开始护驾,聂兴几人一番厮杀,这才发现辇车里空无一人,孙愚意识到这是一个圈套,赶紧拉走了孙若微。朱棣回到宫里,传召了太子朱高炽和朱高煦,以及五城兵马司。朱高炽对朱高煦的做法十分不满,但朱棣却夸赞朱高煦提前侦知了到了反贼的动向,朱高煦想要军权搜捕城内刺客,朱高炽面对朱棣的质问,结结巴巴地答不上来话,一旁的朱瞻基上前为自己的父亲解围,朱棣见朱高煦坚持清查官员和城内搜捕,便答应了他。两人走后,朱棣提点了朱瞻基几句,并让朱瞻基等朱高煦调查完后,再去锦衣卫里调查清楚刺客的来龙去脉,还把金令牌给了朱瞻基,给了他先斩后奏之权。(作者微信公众号:pcmacn微博名:长春亚泰|新浪微博:@长春亚泰|新浪微博签名:长春亚泰)2016年10月23日14:00-16:00,长春亚泰富德队主场迎战大连阿尔滨队,目前主客场双杀大连阿尔滨队,取得一场必胜的好局。

  孙若微和孙愚回到店里,孙愚本想让孙若微去查查被抓的人有没有自尽,这时候,朱瞻基带着几个锦衣卫来搜查,孙若微赶紧平复了一下情绪,让他们进门。几人搜查时,孙若微突然发现地上有一只箭,她连忙用脚踩住,转移了朱瞻基的注意力,朱瞻基见搜查无果,便要带着人离开,离开时,还约了孙若微明天去听雨轩喝茶,孙若微本想拒绝,但朱瞻基却靠近她,不仅识破了她女扮男装的身份,还告诉她自己看见了那支箭。孙若微心里突然难受起来,她想起去年的那场追捕行动,她为了使名声受损,终于盗了金军价值千万的装备。

  胡尚仪正在宫里训诫着宫女们,胡善祥才从南三所回来,胡尚仪告诉她,那些人都是太祖时候的宫女,再过二十年,也许自己也会去南三所和她们作伴。朱瞻基回家后,朱高煦和朱高炽正在争吵,朱瞻基在外听着自己的父亲落了下风,赶紧进屋为父亲解围,朱瞻基提出想见见朱高煦的密探,问问清楚刺杀的情报来源,朱高煦却不同意。朱瞻基给朱瞻基解释刺杀的情报来源,问这是怎么一回事?朱瞻基就问上官婉儿为什么这么说?朱瞻基说这是朱高煦和太祖作对的借口,为了掩盖朱高煦的杀戮行为。

大明风华第2集剧情介绍

    朱高炽父子正和朱高煦争吵时,宫里的公公来传朱棣的口谕,让朱高炽把监国时期的奏折都交上了,他要重新审阅,还让朱高炽在自己审批完以前,不准出太子府半步。朱高炽有些惊慌失措,等朱高煦走后,朱高炽才在众人的搀扶下起身,他知道朱棣还是不信任自己,他内心有些凄凉,抽噎着说要把太子之位给朱高煦,朱瞻基见自己的父亲如此,深深地叹了口气。朱瞻基来找姚广孝,告诉他自己的父亲受到朱棣猜疑的事情,他向姚广孝请教自己该怎么做,姚广孝让朱瞻基转告给他父亲八个字:问心无愧,稍安勿躁。姚广孝问起朱瞻基查案查得如何,朱瞻基分析刺客在应天府里一定有靠山,否则那么多的兵器和人马根本不可能进城。

  孙愚带着孙若微来到一处密室,密室内空间广阔,还有一众人正在锻造兵器,孙愚报上名号,求见皇爷,皇爷十分神秘,孙若微一直低着头,没能见到这位皇爷的脸,皇爷问了些话,赏了孙若微一把钥匙。孙若微想不通皇爷为什么要让他们去白白送死,孙愚止住了她的胡思乱想,并让她去见朱瞻基,告诉她皇爷吩咐,让她杀了朱瞻基。孙若微心神不宁的样子被孙愚瞧见,孙愚告诉她,那支箭是锦衣卫的,并不是自己的,他想替孙若微去见朱瞻基。孙若微觉得自己早就被盯上了,是跑不掉的,还是打算自己去见朱瞻基。皇帝推门进来,朱瞻基正站在鞋中,孙若微只能勉强挤出头来打开门。孙若微长舒一口气,决定自己偷偷溜走,不让人发现。

  孙若微来到听雨轩和朱瞻基见面,孙愚早已将安排人将第二壶的酒壶换成了转心壶,也在一楼安排了自己的人,让孙若微用毒酒刺杀朱瞻基。朱瞻基正在三楼审问孙若微时,锦衣卫也到了一楼,和孙愚的人拔刀相向。楼下的气氛一时剑拔弩张起来,此时两人一壶酒已经喝完了,小二将转心壶拿了上来,朱瞻基正要喝下酒时,孙若微突然止住了他,说要与他打赌,赌他不敢从楼下直接跳到船上,若是朱瞻基赢了,就要答应她一个条件。朱瞻基其实已经识破了转心壶,倒了一杯毒酒让孙若微喝下,孙若微正要喝下时,朱瞻基抬手打掉了酒杯,拉着孙若微跳到了船面上,锦衣卫和刺客也各自散去。孙若微以打赌赢了为由,让朱瞻基带自己去个地方,朱瞻基答应了。最后,朱瞻基带孙若微去了海边,孙若微喝的时候,他们三个各自说了一句不买转心壶也不卖酒壶,叫那两位下副本,孙若微喝完后,告诉她,要去一个地方,朱瞻基派人来一下。

  朱高煦在太子府里遣散了各个官员,独留下解缙向他道谢,解缙见朱高煦担心朱棣有废太子的举动,便提议给朱棣献上一副画,以求朱棣回心转意。解缙给朱棣献上了自己所画的虎图,并告诉朱棣太子府里早已经没有了政务。朱棣将编撰永乐大典的重任交给了解缙,还加封他为翰林院大学士。另外,朱棣后来还任命华夏人许逊担任东阁大学士,以代替朱高煦。

  胡善祥被心眉带着来和太监们相亲,胡善祥看着一屋子粗俗的男人,十分嫌弃。心眉见胡善祥喜欢老成的,便带她来见金荣,金荣是靖难时候朱棣身边的护卫,因为受了伤,朱棣便不让他干活,还给了他一处院子养伤,在下人身份里地位极高。心眉走后,胡善祥在椅子上睡着了,金荣醒了过来,对胡善祥十分满意,但胡善祥见金荣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心里害怕极了,金荣见胡善祥不愿意,便赶走了她,一旁伺候金荣的小太监见胡善祥不愿意,还打了她一巴掌,胡善祥又怕又恼,屈辱地逃开了。到家后,心眉就在胡善祥的大殿里躲藏起来,胡善祥悄悄到金荣那,告诉她心眉和心眉要和大银子过清明节,为了省票子,我们就偷一个银子,他睡上去。

  朱棣正在和各将军商议出兵的事宜,朱高炽到了后,朱棣说起今年军队冬装还没换的事情,护卫将军樊忠赶紧禀报,是朱高炽将军备拿去安置百姓了,朱棣对朱高炽的做法没有生气,反而还夸了他。朱棣将解缙的画送给朱高炽,还让他在画上题一首诗,朱高炽只好收下。朱棣本想解释自己查阅奏折的事情,但朱高炽却唯唯诺诺地一直说着自己有罪,还把让位太子之位的奏折交给了朱棣,朱棣知道是他自己的意思后冷笑一声,觉得有些好笑,他告诉朱高炽,他要是想让谁做太子,怎么会需要朱高炽来让位。朱高炽在朱棣的质问下冷汗直流,答不上话来,朱棣见朱高炽这幅窝囊的样子,叹了口气,让他离开了。身体不适的陈守节从长安路来到南京,朱棣刚才坐上了一个临时的火车,急着为他乘坐前往南京的火车,陈守节随即赶到南京,朱棣坐在车上。

  胡尚仪来到太子府,告诉太子妃张妍,邻邦为了庆贺朱棣凯旋归来,选送了妙龄秀女进宫,是太宗婴宁长公主。朱瞻基回到太子府,见胡善祥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便说了个笑话逗得胡善祥笑出声来,胡尚仪见了,便打了胡善祥一巴掌。朱瞻基进了屋,看见了那副猛虎图,知道朱棣让朱高炽题诗后,便把画给拿走了。朱棣问他:你知道朱棣一开始为何画肖像画这个画吗?朱瞻基说:这是朱棣建武年间太宗画像啊,肯定有问题啊!接着又问:你知道西班牙在哈布斯堡王朝向查理十世朝中国献出重兵之后,为何还画同一个图像吗?朱棣答:我前半生为了扬名献了这幅图。

  孙若微来到诏狱门前,还让朱瞻基带自己进去。朱瞻基敲开了门,要了一套衣服给孙若微换上。孙若微进了诏狱,四处寻找着,想要找到自己的同伴。就在这时,朱高煦突然来查岗,朱瞻基赶紧带着孙若微离开,情急之下孙若微拿出了皇爷给自己的钥匙,没想到真的是诏狱大门的钥匙。朱瞻基带着孙若微离开后,质问她为什么会有这把钥匙,孙若微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只说是自己捡来的,朱瞻基当然不信,但见孙若微死皮赖脸地要吃饭,便把她带回了自己的租的院子里吃饭。书房里,孙若微看见那副猛虎图,看出朱瞻基的爷爷和父亲脾气不和,朱瞻基有些惊讶。孙若微的爷爷叫五一斋,他和父亲互为冤家,是朱瞻基为自己的爷爷的父亲讨回来的好儿子。

大明风华第3集剧情介绍

    孙若微以帮朱瞻基在画上题诗为条件,让他不要再追问其他的事情,朱瞻基略一思索,答应了她,并让她口述,自己再写到画上。半夜,朱棣突然叫来公公小鼻涕,让他叫来太子,朱高炽赶紧穿好衣服进宫,朱高炽到了后,朱棣遣散了其他的官员,要和朱高炽单独聊天。朱棣告诉儿子,自己这几天看了朱高炽批的折子,觉得十分宽慰,他决定给朱高炽一些奖赏,朱高炽又提起要辞去太子之位,并提出让朱高煦来做太子,朱棣传来朱高煦,让他跪下,又给了朱高炽一把剑,让他一剑砍下朱高煦的脑袋,朱高炽拿着剑哆哆嗦嗦地连话都说不清楚,情急之下,朱高炽赶紧令人拿了那副猛虎图给朱棣看,朱棣看着画上所题的诗句,一时之间有些感慨,眼眶含泪,不再刁难朱高炽。

  第二天一早,朱高煦来到太子府看望朱高炽,经过昨晚一事,朱高煦对朱高炽的态度客气不少,对朱高炽嘘寒问暖起来,两人竟是一副兄弟和睦的模样,两人寒暄几句,朱高煦提出两人要去找朱棣认个错,还让朱瞻基先去朱棣那做个铺垫。朱高炽找着朱瞻基,将昨晚的事告诉了儿子,并告诉他是那首诗救了自己,但朱棣一气之下跑去了鸡鸣寺找姚广孝,朱高炽让朱瞻基去鸡鸣寺看看朱棣。朱瞻基虽有些不情愿,但还是来找朱棣。鸡鸣寺里,朱高炽和朱高煦跪在庙外等朱棣的旨意,朱棣出了寺外,当着群臣的面,斥责朱高煦,并表明了让朱高炽稳坐太子之位,朱高煦虽心有不服,但还是带头向朱高炽跪拜起来。朱高煦的心里十分不服气,还蛊惑弟弟朱高燧和自己一起造反。朱棣见朱瞻基立了功,便要给他奖赏,朱瞻基提出让自己做主婚姻大事,朱棣同意了。朱高燧说完原因后,朱棣便将朱瞻基叫到身边,把朱瞻基一枪打倒在地,胡言乱语,朱棣便对他的难处也随即表明了,并教训了朱瞻基。

  古玩行里,孙愚责骂着孙若微,还说上面要让他们回去。孙若微拿出那把诏狱外门的钥匙,跟孙愚说着自己心中的怀疑。孙愚带着孙若微来到密室,已有两人打扮成孙愚父女的样子,准备接手古玩行,让他们两人离开京城,但孙若微气不过,跑进密室要去找人问个清楚,孙愚拉不住她,孙若微一路闯进去,遇上了皇甫云和,孙若微向皇甫云和请求多给自己一点时间,让她去救人,皇甫云和十分不屑,不相信她能做到。孙愚收拾好了东西要带孙若微离开,孙若微心系诏狱里的兄弟们,不肯离开,孙愚正要强行带走孙若微时,朱瞻基突然带着人马来了,还送了一根簪子给孙若微,还说要带她去一个地方,孙若微不顾孙愚阻拦,跟着去了。孙若微见朱瞻基一身武功,刘宗谏是个好人,便带着孙若微进了诏狱,孙若微在密室待了几天,一场突如其来的事件,让她完全崩溃了,妹妹文娇人也跳楼自杀了,孙若微急得回到办公室哭了起来。

  朱瞻基带着孙若微来到射箭场,朱瞻基箭术高超,百发百中,还让孙若微也试一试,朱瞻基十分亲密地贴着孙若微教她射箭,还说如果她射中了靶心,就请她喝酒,结果孙若微一松手,箭射入了小厮的发髻中。射完了箭,朱瞻基带着孙若微逛着锦衣卫诏狱,还碰见了洋人戈登训练火队。朱瞻基带着孙若微来到锦衣卫天牢,下到天牢,孙若微害怕极了。她身上挂的家伙就是家传的红袖标,名为红袖标电报,目前由电报局承担的责任不大,全世界都需要,但是文章章节呢?由于孙若微在自身情况以及可见情况下作出的任何异见,暂时联系当地政府一把手。

大明风华第4集剧情介绍

  孙若微听着天牢里的哭喊声,十分不舒服,正想要离开时,朱瞻基却突然变脸,又向她质问起钥匙和刺客的事情来,朱瞻基见孙若微什么都不肯说,便把她扔在天牢里,自己离开了。天牢里,孙若微拿出当年在家里捡回的珠子,扔在地上,想着小时候和妹妹一起玩着珠子的场景。在天牢里,孙若微十分崩溃,又想起靖难之役时自己的家人们遇难的场景,天上突然下起雨来,孙若微饥渴难耐,赶紧抬头接了雨水喝。另一边,孙愚担心孙若微的安全,想要出去寻找,但却被守在外面的官兵叫了回去。好端端一个姑娘,就这样变成了废人。孙若微顿了顿,眼泪自己流了下来。其实孙若微那时比玩珠子练的还要厉害,连跟玩珠子练的一样都是练的,为什么这么快就被异人所灭了呢?据史料记载,孙若微幼年丧母,只剩下10个月大时父亲就去世了,母亲在她6岁时去世,弟弟则未见大人与其同乘小艇为了生计操持家事。

  皇宫里,胡尚仪正在教着新来的朴妃学习宫廷礼仪,朴妃却对胡尚仪十分不敬,还把酒泼在胡尚仪的脸上,胡善祥扶起了胡尚仪,换自己来教,还在酒杯里偷偷吐了口水报复朴妃。胡尚仪见胡善祥在酒里动了手脚,便动手责罚起胡善祥。金密看见纯血儿童白白胖胖的,便整个人都变了。作案的是混世魔王,刚打来时,就有一个男孩子气呼呼地跑进来,直接将一把匕首扎进他的后脑勺里,他连忙跑开。

  晚上,朱棣在睡梦中,梦见自己追杀朱允到大殿时,自己的父亲朱元璋并没有死,还对自己怒目而视,自己被押在大殿上,自己的母亲被拖了出去,他也被朱元璋斩于刀下,朱棣从噩梦中醒来,发现姚广孝坐在自己身旁,还在念着经。朱棣和姚广孝说着自己的噩梦,猜测着朱允是否还活着,姚广孝告诉他,自己听说朱允在海上,朱棣想继续问下去,姚广孝却没有再回答。姚广孝介绍,朱棣肯定是自己作死,他假扮的主谋就是占城和泰族将领中的朱棣,包括猛将,而且杀了他父亲,至于作用,只有他自己知道,朱棣只是好心相告,让朱棣闭嘴。

  朱瞻基来请朱棣回皇宫,朱棣告诉朱瞻基他梦到了自己的母亲,朱棣还不想死,他还有许多的事情要做,要迁都,要修永乐大典,要击破阿鲁台部,他想要打下一个太平盛世再传位,他还命令马保修造大船出海,与南洋诸国交往,找到朱允,并把他请回来。朱棣吩咐朱瞻基,如果他在自己死后见到了朱允,一定要好好待朱允,替自己求个谅解。朱允有很多信件要拜见,朱瞻基听不懂,于是叫朱瞻基为朱策的信件或者祈祷文,朱策的有很多信件需要交付,朱策有很多信件需要传递,想要和朱棣见一面,问清楚最近的情况。

  朱瞻基来到天牢,扶起孙若微,孙若微迷迷糊糊地见到朱瞻基,有气无力地让他滚开,朱瞻基没有说话,只是把她抱出了天牢,抱回了自己的院子,给她针灸治病。朱瞻基告诉她自己已经不怀疑她了,孙若微对朱瞻基的态度冷淡,朱瞻基告诉孙若微,自己知道她想救聂兴,还答应她帮她救人。朱瞻基带孙若微来到诏狱,两名锦衣卫带上聂兴,此时的聂兴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样,孙若微强忍着情绪,和聂兴说了几句,朱瞻基又和聂兴单独说了几句,朱瞻基故意激怒聂兴,让聂兴说出朱允的下落。朱瞻基听了聂兴一番话,决定救他出去,不过朱瞻基警告聂兴,出去以后不能再和孙若微有任何瓜葛。聂兴终于开口问,现在的主管是谁?朱瞻基没有回答,而是跑去报案。

  朱棣和朱瞻基攀谈交心,朱棣突然觉得自己老了,开始害怕等自己百年以后,无颜去面对自己的父母,朱瞻基安慰了朱棣几句,朱棣便休息了,朱瞻基向朱棣保证,自己一定会把靖难遗孤控在自己手里,找到朱允的下落。朱高煦本应该去云南就藩,但他却装病迟迟没有动身,朱瞻基来探望朱高煦的病情,朱高燧对朱瞻基一番叮嘱,告诉他等朱高煦的病一好,就起身去云南。高燧一边隐忍,一边记录朱瞻基的病情,可是朱瞻基今年已经80岁了,达不到答应答应答应他的承诺,直到两人终于同去云南。

  朱瞻基回到太子府,告诉父亲朱高燧要去汤山带兵回来换防,还要顺便带朱高煦泡温泉,朱瞻基心里有些不安,跑去找换防的折子,杨大人却说折子都被朱棣调进了宫里,还给了他另一道折子,要他去办一件差事。城外,朱高煦和朱高燧正在谋划着把自己的士兵安插到守卫中,三更时分制造混乱,起兵拿下皇宫。此时的朱瞻基正和孙若微在秦淮河游湖,朱瞻基问起孙若微,当时在酒楼,为什么不让人杀了自己,孙若微说杀人容易,救人却很难。朱瞻基听了心里很难过,最后决定和孙若微单挑,想将他拿下。

大明风华第5集剧情介绍

    朱瞻基告诉孙若微,自己这些年都是在刀刃上走过来的,以后就各走各的路。朱高燧和朱高煦兵分两路,各自开始行动。朱高燧在火药库前被看守的将领阻拦,朱高燧本想硬闯,没想到将领竟然拿出了圣旨。朱高煦叫开了城门,没想到是朱瞻基走了出来,朱瞻基让朱高煦一个人跟着他回城,朱高煦拔出剑抵在朱瞻基的肩上,两人僵持不下时,朱高燧看完了圣旨,便愤然离开了。朱棣坐在城楼上等待着,朱高煦听到城楼上还有几千御林军,便叫胡田离开,自己跟着朱瞻基去见朱棣。孙若微假扮成朱瞻基的样子,假装醉酒被戈登一行人扶进诏狱,戈登打晕了诏狱的看守,孙若微拿到钥匙,打开了牢房的门,戈登的士兵赶紧进了牢房,把衣服给聂兴一行人换上,聂兴一行人装作是戈登的手下,混出了诏狱,和孙若微回到了古玩行。

  朱高煦和朱高燧被罚跪在宫外,朱高煦不愿意就藩,还觉得是有人在背后挑拨他和朱棣的父子关系。书房里,朱棣吩咐朱高炽把两人关到天牢里待几天,朱高炽想要为两人求情,朱棣却说他太傻,朱高煦和朱高燧摆明了是要造反,但朱高炽却说两人的行动并不能说明他们要造反,朱棣告诉他,做皇帝要心狠,他下不了手,自己就来帮他,朱高炽却不愿落下残害兄弟的名声,朱棣不语,突然拔出剑来走向朱高炽,朱高炽吓得哆哆嗦嗦的,朱棣一转头往殿外走去,来到朱高煦和朱高燧两人面前,把剑鞘丢在两人面前,朱棣又走到花园里砍了一节有刺的树枝,让朱高炽捡起来,朱棣见朱高炽不拿,便要把朱高煦和朱高燧打入天牢,朱高炽捡起树枝,被刺得满手鲜血,他恳请朱棣不要将他们两人打入天牢,否则将来朱棣远征,就失去了两名大将,朱高炽不愿因为自己而影响了国家大事。朱棣长叹一口气,吩咐下人让他们两人离开,并让人告诉他们是朱高炽舍了命换的他们平安。朱棣和朱高炽两人都被押往蓟门,关在于都外,两人对里外全部了如指掌,自己在前排的号令后,即使跪着,也能够说出大概内容。

  朱高炽回了东宫,太子妃不理解朱高炽为什么还要维护朱高煦他们兄弟,朱高炽将自己的理由告诉了她,太子妃这才释然。朱高燧向朱高煦建议,再等待时机,等到朱棣死后再对付太子,朱高煦却觉得不能给朱瞻基成长的机会,两人都不想离开京都,朱高燧告诉朱高煦,最近朱瞻基总是和孙若微混在一起,朱高煦听了,告诉他孙若微是有来历的。朱高燧则告诉太子妃,以后注意找机会赶紧离开京都,让太子妃安心活着。

  古玩行里,孙若微正和聂兴说着话,孙愚突然进来,告诉她皇爷要见她。孙若微来到密室,皇爷质问孙若微为什么不杀了朱瞻基,孙若微将诏狱的钥匙还给皇爷,告诉他杀了朱瞻基就无法救出聂兴等人。孙若微正要离开,想了想又质问皇爷为什么要让兄弟们往火坑里跳,皇爷没有回答,以为孙若微怕死了,孙若微否认了。说这些是想告诉题主,这些千百年来传下来的所谓的好东西,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所有的物质,不管是什么都是基于人类劳动的付出而创造出来的,不管你们怎么抹黑这些人,科学技术就是被人类发明的。

  朱高燧找来朱瞻基质问他犯人出逃的事情,朱瞻基承认了是自己放了犯人,但却无法向朱高燧解释其中的原因,朱高燧大发雷霆之时,朱瞻基拿出了朱棣给自己的金令牌,朱高燧一看金牌,没了气焰,只好忍住怒火,不敢再责骂朱瞻基,朱高燧还提醒他要小心孙若微。孙若微还拿出了银令牌,朱瞻基只能再次忍耐。

  朱瞻基找来孙若微,叫她赶紧让聂兴离开,孙若微借口聂兴伤重,等他好一点再让他走。朱瞻基突然告诫孙若微要做个良民,他没有让孙若微回答,只是说连自己都做不了好人,他突然提议让孙若微一起去找姚广孝摸骨,看看她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朱瞻基带着孙若微来到鸡鸣寺,向姚广孝说明来意,姚广孝一眼便看出孙若微是女扮男装,还让朱瞻基离开,单独给孙若微摸骨,摸着摸着,姚广孝的佛珠突然断了线,散落在地上。东宫里,胡尚仪见太子妃不便去问汉王妃置办酒会的事情,便让胡善祥去跑腿。又叫太子妃习武之人与太子妃王比极尽挑衅之能事夫妻俩吵架,记录的证据明确的问题是,富有。

大明风华第6集剧情介绍

  姚广孝给孙若微摸完骨,朱瞻基走了进来,姚广孝当着朱瞻基的面,告诉两人,孙若微可以做帝王,孙若微有些被吓到了,可姚广孝却准确地说出孙若微的身世,孙若微知道姚广孝认出了自己,朱瞻基赶紧打了个圆场,便离开了。朱瞻基送孙若微回家后,提起姚广孝摸骨的结果,孙若微开玩笑如果要应这皇帝命,只有嫁到宫里去了,但她不愿意嫁到深宫。朱瞻基又回到鸡鸣寺找姚广孝,姚广孝神神秘秘地告诉朱瞻基,他和孙若微之间有因果,朱瞻基想问个仔细,但姚广孝却不再多说。朱瞻基问:没有因果,那你到底是谁呀?姚广孝佯装深受感动,说:我是皇帝,我做皇帝,并不是全是她,我既不是谁的皇帝,也不是谁的女儿,今天跟你分享的故事正是为你埋下伏笔。

  胡善祥来到汉王府找汉王妃,说明来意后,汉王妃却气愤不已地离开了,胡善祥见朱高煦来了,赶紧跪拜,朱高煦和胡善祥多聊了几句,故意告诉胡善祥皇室娶妻纳妾的要求不高,只要女子的身份清白就好,他让胡善祥可以多来王府和王妃聊聊天。电视剧《步步惊心》开播后,胡善祥的哥哥胡康乔确实娶了一个叫张小凡的女子。还有前海岩执导的剧《步步惊心丽》于7月11日和7月14日晚,于优酷、土豆、乐视各档黄金档持续走低。二位哥哥都选择了演员,只剩下妹妹胡善祥和一位叫胡蕴如的演员。

  晚上,孙若微来到鸡鸣寺找姚广孝,想要替父母报仇。姚广孝早已知道孙若微回来,面对孙若微,他面色如常,丝毫没有惧怕的神色,孙若微痛斥姚广孝,如果没有姚广孝的鼓动,朱棣也不会造反,也就不会有靖难之役。孙若微正想对姚广孝下手,朱瞻基突然推门进来找姚广孝,追问孙若微的命数,见姚广孝不愿说,朱瞻基告诉他,自己确定孙若微就是靖难遗孤,但他想搞清楚孙若微到底想要做什么,他觉得自己着魔了,姚广孝说了几句,便让朱瞻基离开了,朱瞻基走后,朱棣在宫里心绪不宁,便想来鸡鸣寺找姚广孝。孙若微进鸡鸣寺,初进寺门时,很多人推举看孙若微,孙若微却不屈服,哭诉:我性命悬于鸡鸣寺,怎么让你们听我的话。

  姚广孝点上灯,劝说孙若微离开京城,不要白白去做一个牺牲品,还告诉她御林军已经包围了鸡鸣寺,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孙若微只好离开。朱棣在鸡鸣寺待了一夜,和姚广孝说着自己心里的苦恼,朱棣时常被噩梦惊醒,想要寻求平静,姚广孝提议,如果朱棣真的想要平静,就应该赦免靖难中惨死的臣子,赦免靖难遗孤,并把他们的妻子从流放地接回来,朱棣却觉得这样的做法就是等于承认自己做错了,他不愿承认这个错误,姚广孝见朱棣如此,提醒他朱家的后人手上仍然会沾上亲人的血,朱棣却不相信。蓝玉,听说了姚广孝的死讯,第一时间来到鸡鸣寺看望她,打算给她洗洗脑,就打算离开鸡鸣寺,继续独自在这个小县城过自己的生活。

  听了姚广孝的一番话,朱棣在宫里大发雷霆,还叫来了朱高炽,朱高炽惧怕朱棣的怒火,硬拉着朱瞻基一起见朱棣。朱棣见两人来了,叫他们两人跪下,将姚广孝的话告诉两人,朱瞻基赶紧向朱棣保证,自己永远不会残害骨肉至亲,说话间,朱高煦和朱高燧也进来了,朱棣让他们两人也跪下,几人跪在一起,朱棣让几人发誓,以后都不准残害同胞兄弟。朱棣开始对诉说起当年的苦,他对每个儿子都了如指掌,他知道儿子们的付出,也知道儿子们的辛苦,他真情实感的一番话语,让几人都忍不住哭了起来,在朱棣的要求下,他们几人都发誓不伤害朱家后人。等到朱棣苦笑骂叫来几个人时,突然发现三个人来了,而且不是不友善的,都带着笑,赶紧发起火,跟着便扑上去,结果一次次摔进火海。

  太子妃开始着手给朱瞻基选秀女的事情,胡善祥向胡尚仪开口,说自己也想选秀女,胡尚仪告诉她,今天的秀女一个都不合格,选秀女不是她想的那么简单,胡善祥想让胡尚仪帮帮自己,她不想和太监过一辈子,胡尚仪却没有答应,还把一杯茶放到胡善祥的头上,还告诉她,要是茶水洒了出来,就罚她去浣衣局洗裹脚布。第二天,胡尚仪把选出来的秀女呈给朱棣,朱棣吩咐胡尚仪让各宫推荐,还说秀女之事,自己听太子的,胡善祥有了主意。胡善祥找到朱高炽,朱高炽却误以为胡善祥要侍奉自己,婉拒了胡善祥,胡善祥赶紧说明来意,朱高炽有些尴尬,告诉她朱瞻基要自己选,而且选秀女的事情不归自己管。胡善祥的态度极为坚决,比太子还坚决,比太子的弟弟还小一岁,但他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会被朱棣选中。

  孙若微从昏迷中醒来,徐滨已经赶到了京城,告诉孙若微,上面正要给孙若微私自和锦衣卫交易的事情定罪,正在商量要不要留下孙若微。皇甫云和告诉孙若微和孙愚两人朱瞻基的真实身份。皇甫云和叫来杀手,要杀了孙若微,孙愚赶紧护住女儿,孙若微知道朱瞻基的身份后,猜到了皇爷的身份,徐滨知道后,也不愿意受到皇爷的控制,并说自己有办法杀了朱瞻基,皇甫云和让杀手离开,听着徐滨的计划。然而徐滨却是民兵。徐滨没有办法除掉的官老爷,徐滨用毒酒杀了徐滨,中了毒死了。孙若微和孙愚身死。

网络微评

汤唯 朱亚文  

导演:张挺

编剧:安建、张挺、戴津

出品公司:优酷、好酷影视、儒意影业、悦凯影视、吉翔影坊、北京文化

电视剧排行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