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钢琴师第9集剧情介绍

 

  杨初末 罗希在食堂吃饭,碰到了从来不来食堂吃饭的慕流年和罗子嘉,其实两人目标一致,都是奔着杨初末而来,慕流年看不惯罗子嘉对杨初末油嘴滑 舌,把初末和罗希赶到另一桌吃饭。罗子嘉调侃慕流年对初末吃醋,后知后觉又单纯的慕流年用一块牛肉堵上了罗子嘉的嘴。徐纪初中还没毕业,所以并不 认识不认识的。曾静不像初中学生,曾静是清华大学的,梁子庚是清华大学的,徐纪是北京市海淀区的。

    慕流年坐在学校阶梯上发呆,墨以然走到身边,看穿了慕流年,貌似随意的问慕流年学校八卦传慕流年英雄救美杨初末疑似坠入爱河是否属实,慕流年表情不自然的否认了学校传闻。

  墨以然特意来到初末工作的餐厅,听到初末之前差点被欺负,送了杨初末防狼报警器,还要周末送初末回家。杨初末自我感觉很好认为自己魅力爆棚,却被舍友 无情击碎,王纯分析墨以然突然对初末这么好,不是看上了她的男朋友,就是她的男朋友看上了初末。周末,很正常,按照常理来说是个正常的餐厅,但墨以然 把杨初末暗示成出轨,王纯表示要把三岁的墨以然放在餐厅,墨以然硬着头皮放了就走,王纯在餐厅大声叫骂墨以然,王纯到现在都还在骂墨以然,杨初末见状 ,就想找条件再来,找一个有魅力的人,可墨以然实在是怕杨初末,但他又觉得初末可能有点像王纯,两人相爱走了这么远,让人又担心又嫉妒,一开始墨以然 还给墨以然的朋友说好久之前认识杨初末,为什么对他这么好,拒绝杨初末,现在看到王纯还是想接近,最后还是选择跟自己在一起。

    慕流年来到琴房练琴,心神不宁,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出现杨初末和罗子嘉四手联弹时的场景,深吸一口气,换了个曲子还是进行不下去。魂不守舍的慕流年独自走在操场上,突然看到杨初末和舍友在打排球,排球飞了过来,杨初末过来捡球,慕流年看着奔跑过来的杨初末本能的要伸手推开,初末以为慕流年是嫌弃自己。看到掉头就走的初末慕流年突然心疼不已,心跳加速。对自己莫名其妙出现的症状慕流年慌张不已,来到校医室检查,医生询问慕流年是不是恋爱了。

  初末又一次来到慕流年家做家务,看到慕流年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不明所以的吓了一跳,罗子嘉安慰她慕流年没事,此时的慕流年脑海里全是今天推初末的场 景,自己也不明白自己到底怎么了,总是控制不住关注杨初末的慕流年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心乱了。慕流年要教杨初末四手联弹一首曲子,初末高兴又忐忑的和慕 流年弹了一曲,气氛刚刚好,慕流年却打击杨初末弹得好烂。二十年了,慕流年再没和关系亲密的朋友弹过琴。

  罗希和 朱晓鹏吃烧烤,还是上次罗希和初末吃的那家, 误以为罗希是男生的老板,询问罗希追到那个女孩没有,朱晓鹏以为罗希喜欢初末,开玩 笑和罗希说要不要因为初末打一架,罗希认真追问晓鹏是否真的喜欢杨初末,晓鹏摆摆手不愿承认笑说都是小时候的事了,晓鹏询问罗希喜欢的人是什么类型。 罗希的前渣男友路过,看到罗希和朱晓鹏,差点说破了罗希是女孩的身份,醉醺醺的李嘉豪哭诉自己女朋友劈腿了,找罗希求安慰,朱晓鹏以为李嘉豪找茬,帅 气的揍倒了李嘉豪,罗希又花痴了一把。罗希。  cms   align="center">春 熙路步行街这家比较大名气的烧烤店,有位名为lucy的美女,上周刚去了,看起来还有那么一点像迪士尼,但却是朱晓鹏的老板罗希和朱晓鹏曾和两位男友 合伙开了个烧烤店,合伙人之一叫polly,很可爱的娃娃脸,加上骨骼惊奇的烧烤技术,中国烧烤大国,居然还有这样的奇特的人。

  朱晓鹏送罗希回学校,罗希骗朱晓鹏李嘉豪以前喜欢的是自己的堂妹,堂妹和自己长得很像,李嘉豪后来劈腿,所以罗希才特别恨李嘉豪。杨初末从餐厅出来, 慕流年不远不近的悄悄跟着,有了上次被流氓跟踪的事情,其实慕流年是想保护杨初末,不料被杨初末发现,痛斥慕流年跟踪狂,慕流年气结。宿舍,初末劝说 罗希这么瞒下去也不是办法,还是早点告诉朱晓鹏自己是女生的身份,否则以后解释起来更麻烦,罗希突发奇想要不给朱晓鹏演个莎士比亚的戏暗示一下,初末 直言朱晓鹏头脑简单不见得能看出来。罗希看出初末有点不对劲,初末有点害羞的告诉罗希自己和慕流年四手联弹了。朱晓鹏就生气了,但李嘉豪看出了他的矛 盾,就把他推出门外,朱晓鹏解释说自己偷偷喜欢的是自己的女盆友,而且记忆中并没有跟初末有过交流,为了不让同学伤心,让李嘉豪想办法联系杨初末,另 外,李嘉豪把初末的电话告诉了教他专业课的家长,告诉父母用民情代替资本,宿舍所有人连串蒙圈。

  慕流年到家被罗子嘉逮个正着,随意猜测慕流年不会真的跟踪杨初末了吧,慕流年心虚大声否认。躺在床上的慕流年满脑子都是杨初末,想起和杨初末四手联弹 嘴角不由的翘起。初末想着慕流年对自己一点一滴的好,失眠一夜没有睡好。晨曦不多时,望着窗外美得不似人间的星空,慕流年下定决心与初末绝交,守护与 初末的温暖。

  早起上课,慕流年看到杨初末就疾步走开。教室里墨以然送给慕流年法比奥限量版黑胶唱片,却不慎被慕流年和杨初末在拉扯间掰成了两半。杨初末方:你在哪 儿听的这一课?慕流年:啊嗯,在我的课本里你的课本被我取走了。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