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钢琴师第15集剧情介绍

 

  朱晓鹏 在球场踢球,心不在焉,屡屡出现失误,因为罗希,朱晓鹏每天迟到早退,魂不守舍,被教练呵斥罚500个蛙跳。此时罗希发来信息约见面,朱晓 鹏急切的来到餐厅,罗希欲言又止想告诉朱晓鹏真相。终于罗希脱了外套,朱晓鹏看到罗希竟是女生装扮,这才知道罗希原来是女儿身,朱晓鹏质问罗希为什么 骗自己那么久,心里又烦又乱,不知该怎么面对罗希,慌乱的走掉了,罗希深感懊恼。罗希在该视频的网络主人很紧张的询问罗希怎么处理罗希的事。朱晓鹏问 罗希最近可否和这里的小伙计交往,罗希答应处理一下小伙计,罗希声音怯场说大意了。朱晓鹏向朱晓鹏道歉,罗希立即出现,朱晓鹏问朱晓鹏他应该怎么处理 罗希。

  朱晓鹏回到宿舍,回忆起和罗希认识以来的种种情景,心乱如麻。干脆就来到操场,一脚一脚的射门,不知多久已经大汗淋漓的朱晓鹏躺在草坪上,却还是忍不 住想起罗希,拿出手机给杨初末打了个电话,问杨初末罗希和小樱关系是否不一般,假如罗希不喜欢的人向她表白罗希会不会接受。朱晓鹏和初末,一个头脑 简单,一个感情白痴,朱晓鹏当然问不到想要的答案,因此更加郁闷。而罗希的回答却说出了大家的心声,罗希约朱晓鹏去春熙路喝酒,喝了之后朱晓鹏请她去 公园烧烤。

  手机震动,睡梦中的慕流年不情愿的接起电话,一个女声从话筒里传来,叫慕流年起床,慕流年挂断翻了个身准备继续睡觉。敲门声又响起,慕流年开门,慕 晴菲走了进来,告诉他公寓已经装修好了,要慕流年快点收拾去接墨以然,晚上要招待朋友吃饭。看见女儿报告什么信息不耐烦,难不成睡前要玩lol?吉 时嘉伟,不认识大理机关单位的人。难不成在看电视吗,我认识他,他认识我,我也是他。吉时嘉伟,没关系,两个人又不是和尚,免得知道 的人多了会影响发展。

  初末躺在琴室的凳子上,好想慕流年,罗子嘉走了进来,慕晴菲发来语音,邀请初末六点到家吃饭并且要亲自下厨,罗子嘉好奇不过做饭的慕晴菲竟然要亲自下 厨。慕晴菲来到杨家包子铺请教杨妈妈如何做饭,杨妈妈决定传授慕晴菲绝招。慕晴菲来到杨家酒楼准备对厨房展开攻击,想把慕晴菲揪出去,杨老板和慕晴菲 连忙来劝,并且要欺负菜板想偷听菜板的话,腾达和官张华居然都下来劝,问道豆皮和猪心咋个可以不用点豆皮?只用老姜和嫩酱油吗?官张华的鸡皮饭饼跟豆 沙饼一样有用!豆沙馅月饼的制作是将猪肉鲜血浸泡入食盐、糖、醋制作的。

  慕流年和墨以然来到家门口,碰到了子嘉和初末一起,慕流年醋意大发。四人进了公寓看到公寓焕然一新的装修,慕流年和罗子嘉反应截然不同,慕流年很不满 意慕晴菲的装修风格,却在姐姐的强势下不敢作声。慕晴菲让慕流年坐在墨以然旁边,众人看着满满一桌菜,感叹慕晴菲的厨艺。慕晴菲让罗子嘉盛汤,罗子嘉 端汤时发现了外卖单,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杨妈妈教慕晴菲的绝招。八年后,七年之后,慕晴菲才知道,早有杨妈妈教他的老三样,给了后妈一个惊喜。

  罗子嘉把外卖单悄悄的递给慕晴菲,慕晴菲被看穿不太自在,就让罗子嘉主动帮初末盛汤,让慕流年照顾墨以然,慕晴菲看着榆木疙瘩似的弟弟,在桌下踢了慕 流年一脚,慕流年无奈,拿碗给墨以然盛汤。初末看着慕流年和墨以然,心里好难受,不小心烫了一下,慕流年和罗子嘉同时出声关心初末。众人吃完饭,慕晴 菲安排大家下一场活动。所有人都等着感冒了,吐出感冒药,只有墨以然连句再见都没有,气鼓鼓的说,慢慢吃。

  酒吧里,朱晓鹏诧异的看到罗希也在,正好初末和慕晴菲从后面上来,原来初末约朱晓鹏出来是要给罗希创造机会,罗希不安,自从朱晓鹏知道罗希是女儿身后 ,两人已经好久没有联系了,初末鼓励罗希要主动出击。慕晴菲提议大家做游戏,酒瓶指向谁,他就可以和一名异性玩游戏。第一轮,酒瓶转向了罗子嘉,罗子 嘉点初末,慕晴菲提议两人喝个交杯酒,慕流年脸色瞬间难看。第二轮,酒瓶指向了慕流年,慕流年选慕晴菲,当姐姐的慕晴菲当然不依,帮慕流年选择了墨以 然,提议两人到旁边小房间待一分钟。慕流年度秒如年,慕流年靠近墨以然,墨以然心跳加速,慕流年用手扫掉了墨以然身上的虫子,两人回到了卡座。第三轮 ,墨以然被朱晓鹏喝止,朱晓鹏以为自己闯了祸,慌慌张张的跑到朱晓鹏面前,朱晓鹏便拖着罗希喝了酒,酒兴酣畅,朱晓鹏喝完了胡之太子送来的酒,并且把 朱晓鹏抛出了帷幕。

  罗子嘉突然腹部难受,初末送子嘉回家,杨初末误以为子嘉求照顾而骗他,子嘉难受到站不住,初末赶紧送他去医院,医院诊断罗子嘉急性阑尾炎需要做手术, 初末拿出手机正要联系慕流年,手机没电关机。慕流年给初末打电话不通,一夜胡思乱想不能自已。更为可疑的是,随着手术进行罗子嘉渐渐发现自己的身世, 并且想要留在这个世界寻找答案。

  朱晓鹏送罗希回宿舍,罗希心里窃喜不已,到宿舍楼下,两人话别,罗希碰到刚回来的小樱,可怜巴巴的向罗希诉苦刚刚摔了一跤,罗希扶着小樱回了宿舍,朱 晓鹏看着两人的背影五味杂陈。隔了一会儿,罗希回来说:慕轩大哥,可怜我那时候扶他们回来,走一半,已经不行了。

  次日一早,初末敲开慕流年家门,慕流年一看是初末,气急败坏的询问初末一夜去向,初末不理。初末熬了粥准备给罗子嘉送去,告诉慕流年罗子嘉住院了。罗 子嘉要给初末送钱,打起精神拿钱走人。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