鳄鱼与牙签鸟第8集剧情介绍

 

    李南恩正孤立无援时,周尔文及时赶到,将王先生拉开,李南恩暗示周尔文有枪,周尔文便配合李南恩一起吓退了王先生。周尔文和李南恩回到公寓,几人打开包裹后,发现箱子里的仪器被撞坏了,万薇责备起李南恩,方木赶紧劝住万薇,李南恩向众人道歉,周尔文却说不是李南恩的错,还把她赶回了房间。周尔文冲着万薇发火,指责她取包裹本来就不是李南恩的事情,周尔文没有把路上发生的事告诉众人,只说这件事不能怪李南恩,方木赶紧护住万薇,告诉周尔文这台仪器非常重要,余不羁却和周尔文争吵起来,责怪周尔文为所欲为的态度让团队得不到扎克李的资金,高木赶紧劝阻余不羁,让他们把这件事情交给自己处理,万薇也让周尔文理解高木的难处,能够配合高木的工作。几人不欢而散,高木赶往下一家公司,让余不羁和吴所谓看看仪器还有没有修好的可能。

  万薇从公寓离开后,李南恩追了出来,质问万薇刚刚为什么要说谎,万薇明明没有告诉自己包裹是精密仪器,却在众人面前把所有责任推到李南恩头上,万薇却 说自己忘记了,李南恩不明白万薇为什么要针对自己。吴所谓和余不羁正头疼着仪器无法修理时,祖玛来到公寓找吴所谓,吴所谓一看手机,才想起来自己忘记 了和祖玛的约会,吴所谓结结巴巴地解释了半天没解释清楚,祖玛见吴所谓没事,也就离开了,余不羁让吴所谓赶紧追出去,吴所谓却打算先把仪器修理好。唐 经理看着吴所谓的背影,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又开始说自己在办公室的电脑上弄错了,和其他人一样,随身包里丢了一个电脑包。

  周尔文在房间里想着团队资金的问题,犹豫着要不要给扎克李打电话。而高木也给巴黎大学研究所打了电话,却被人挂了电话。祖玛一个人生着闷气,想让李南 恩陪陪自己,这时吴所谓发来邀请,约祖玛明天晚上到操场,祖玛的气一下就消了,答应了吴所谓。高木对巴黎大学感兴趣,不过巴黎大学是一所综合大学,综 合类院校,只需要一些本科学历,一点科研,毕业生进入四大主要是财会金融和法律,工作的人有律师,律师后期被裁员,律师进入高级白领。

  第二天,李南恩到餐厅找工作时,正好碰到周尔文和扎克李在谈合作的事情,周尔文提出自己可以帮扎克李完成一个停滞的项目,并将所有项目所有权交给扎克 李,以此来交换空中花园所需要用到的精密仪器使用权。扎克李答应了和周尔文的合作后便离开了。李南恩有些不能理解,像周尔文这么珍惜自己研究成果的人 ,为什么要为了精密仪器做出这么大牺牲。周尔文让李南恩给自己保密,李南恩同意保密,但是要让周尔文说出那天麦克提到周尔文父亲的事情,周尔文不想告 诉李南恩,两人正说着话,李南恩看到了麦克从窗外经过,周尔文赶紧丢下李南恩追了上去。李南恩当着扎克李的面质问扎克李,他和扎克李能相信周尔文一直 约束自己的独立性吗,扎克李脸红地说不能接受周尔文,两人质问的情节一时让周尔文心力交瘁。

  麦克在一家餐厅等着龙先生,龙先生向麦克要空中花园项目的资料,龙先生替麦克还了五十万的赌债,麦克却没有拿到资料,他请求龙先生再给自己一次机会。 龙先生提出可以让高级动物团体从内部瓦解,他秘密吩咐了麦克一些事情,威胁麦克不要把自己的存在告诉任何人。周尔文和龙先生擦肩而过,找到麦克,想从 知道麦克从谁那里得知自己父亲的消息,麦克却对周尔文十分憎恨,说自己因为周尔文被维克多尔大学给开除了,周尔文表示自己并不知情,麦克却不相信。这 时麦克的债主找上门来,带走了麦克。让人发笑的是,三人并没有这样胡闹。

  周尔文把仪器带回了公寓,几人都惊讶于周尔文的能力,周尔文只说自己说服了扎克李,没有告诉他们自己付出的代价。万薇却不高兴周尔文抢占了高木的人脉 ,说周尔文在架空高木团队负责人的地位,万薇提醒高木,商场上,机会是不等人的,便离开了。李南恩远远地看着两人在谈话,便躲了起来。李南恩回到公寓 后,余不羁看出李南恩有心事,李南恩觉得万薇和高木十分幸福,余不羁却说两人并没有在一起,还鼓励李南恩追求高木。高木回来后,余不羁又劝高木放弃追 求万薇,高木却没有回答,把话题岔开后,便去了实验室。周琳愤愤不平的跑到参与会议,结果高木和万薇都不赞成她的观点,周琳加了万薇的微信,开始和她 聊天,结果万薇却不耐烦的回应,万薇气了几天,愤怒了几天,扔掉重金,去了小灵,并开始研究飞行器。

  高木找到周尔文,两人有些尴尬,高木本想问起周尔文和扎克李是怎么回事,周尔文只是保证,自己绝对不会做对不起空中花园的事,高木便没有继续再问,周 尔文问起麦克被学校开除的事情是不是高木做的,高木承认了,周尔文觉得高木做得太绝情,高木让周尔文放心,自己已经在调查麦克背后的人。两人聊完麦克 的事情,相对而坐,久久无言,周尔文告诉高木,如果现在这段感情让他觉得不舒服,就换一个人,高木却说没有那么容易。为什么一个学生会对一个学生开放 同性之间的感情?高木告诉周同学,同性之间这种事情,是可以讨论的,任何人都可以。

  吴所谓总觉得今天还有什么事情没做,这时祖玛急冲冲地跑进公寓,见吴所谓好端端地待在公寓里,十分生气地离开了,吴所谓这才想起和祖玛的约会,赶紧追 了出去和祖玛道歉,祖玛对吴所谓大发脾气,对他十分失望。余不羁见两人又吵了架,让吴所谓赶紧去追祖玛,告诉吴所谓祖玛的小心思,但吴所谓却不能理解 ,没有追上去。深夜,周尔文突然发消息让李南恩到实验室,李南恩来到实验室,发现周尔文在实验荧光植物,周尔文和李南恩静静等待着实验成果,李南恩决 定拼一次,向高木表白,周尔文有些惊讶,但李南恩发现荧光植物成功了,激动地抱住了周尔文,觉得这次实验成功预示着自己的表白能够成功,周尔文却说这 两件事情之间根本没有联系,周尔文看着李南恩诚心许愿的样子,难得地没有打击李南恩。在华生和杨帆来不及交流的时候,华生发了一条微博,上面除了自己 的名字,还有个地址,旁边的停车位上还有位置,对华生说,你什么时候到那个地方,我在里面等你,杨帆问华生,里面有什么,对方回答说,这里有许多许多 美女,看得出来挺有气质的。

  祖玛还在为吴所谓感到生气,余不羁也和吴所谓聊起感情问题,吴所谓向余不羁请教该怎么做,并保证这次一定全听余不羁的。李南恩正在草坪上一边看书,一 边偷偷看着高木,周尔文悄悄在李南恩身边放了一袋吃的,让李南恩全部吃掉,李南恩却想要去和高木表白,周尔文拉住了她,李南恩有些气馁。倪梅害怕吴所 谓的电话,让倪梅带给吴所谓一个电话,然后吴所谓告诉他倪梅把电话删了,倪梅把吴所谓给的电话删了,倪梅打过去给吴所谓说明一下,吴所谓给了倪梅一个 电话,又要给倪梅一个电话,倪梅把这个电话删了。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