鳄鱼与牙签鸟第26集剧情介绍

 

    祖玛见李南恩还是十分坚定地相信周尔文,有些不解,但李南恩却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第二天,李南恩来找周尔文,陈宥告诉她周尔文最近都不会在这里,李南恩突然以检查房子装修为理由,进门查看,李南恩发现周尔文真的不在家后,有些失落。李南恩突然向陈宥道谢,感谢她在周尔文失踪的时候陪着周尔文,李南恩说着话,故意把水洒在了陈宥身上,等陈宥去卫生间后,李南恩赶紧打开陈宥的电脑,将陈宥电脑里关于龙七的资料都发到了高木的邮箱里。

  李南恩给高木打了电话,高木得到龙七资料后,也得知了周尔文去了法国,他当下决定去一趟法国找龙七的证据,李南恩也跟着高木一起去了法国。周尔文到达 法国,联系上亚当,让他给龙七打电话答应龙七的条件,亚当答应了。周尔文乔装成清洁工来到与龙七联系密切的生物科技研究公司,高木和李南恩也到达了这 家公司。高木告诉李南恩,他们现在是定期检测这家公司的人,高木计划找到这家公司的核心实验室,以此来找到关于这家公司的背景。龙七到达法国时,高木 说服亚当给高木打电话,并拍下了高木的照片。

  带李南恩和高木进公司的人在高木的安排下被支走了,两人赶紧在实验室里翻找起来,突然有人开门,两人以为是他回来了,赶紧装作没事的样子,结果是偷偷 溜进来的周尔文。周尔文看见两人出现在实验室里,责怪高木把李南恩带到这么危险的地方,周尔文和李南恩争辩起来,高木赶紧止住两人,现在当务之急是找 到这个实验室的秘密。李南恩提议,自己和高木找一个借口召集所有的员工,给周尔文争取时间寻找隐藏在公司的核心实验室。周尔文也趁机偷到了工作人员的 卡片。他看见周尔文推着一辆公交车闯进实验室,直接回到两人转学前的复读班上。

  龙七得知有人来复查实验室后,很快意识到是有人在调虎离山,他赶紧赶回实验室。龙七赶回实验室,发现资料被偷后,怒气冲冲地拿了抽屉里的手枪,下楼找 李南恩和高木算账。亚当给周尔文发了李南恩被绑架的照片,周尔文赶紧赶去找李南恩。这时,高木被龙七捆住了手脚,扔在了荒郊野外。高木醒来后,赶紧跟 着李南恩的定位赶去找人。李南恩一路上跟龙七交换了新的指纹,亚当回来后,龙七得知实验室有人要玩电脑,李南恩上前和他谈判,龙七听完说:看我的指纹 ,这样配合,对方很容易就看穿你的计谋。

  李南恩被龙七绑在椅子上,询问龙七到底为什么要追杀周尔文,龙七没有回答,反而放起了一段音乐,李南恩听出这段音乐就是事发当天出现的音乐,她意识到 就是龙七杀害了白教授。这时周尔文也找上门来,李南恩听到周尔文的声音,恳求龙七放过周尔文。周尔文提着箱子,向龙七提出一手交人一手交货。周尔文把 东西交给龙七后,进屋给李南恩松绑,李南恩不慎崴了脚。龙七关上了房门,把两人锁在了房间里,开始往房间里放煤气。李南恩在车里找到一块牌子,牌子上 写着名字,他点燃煤气后,才看到牌子,李南恩向周尔文提出万岁打垮白教授的要求。

  高木在路边遇上了警车,赶紧坐上警车向警察寻求帮助,警察跟着高木的定位赶往李南恩的位置。李南恩被熏得喘不过气来,周尔文赶紧用湿布掩盖住李南恩的 口鼻,让她不要停止呼吸。警察终于赶到救出了两人,好在两人都没有什么大事,周尔文让警察赶紧去追龙七。龙七被警察团团包围,周尔文让龙七说出他背后 的指使人到底是谁,龙七没有告诉周尔文,他正要对周尔文开枪时,被一旁的警察击毙了。龙七是暗恋着日方的探子,他假扮日方探子去买军火,不想遇上林中 小径中那两人。

  周尔文回到了李南恩身边,告诉两人,龙七已经死了。周尔文拿出箱子里的东西交给高木,告诉他这就是当时他们的实验成果,碳素科技也一样被当年的难题所 困扰着。周尔文终于洗清了自己的罪名,高木也终于相信了周尔文,周尔文将自己失踪时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两人。高木有些遗憾龙七一死,龙七的幕后主使就无 法查清了。高木让两人好好休息,自己则要赶去巴黎处理公司的事情。雨中,雨过天晴。龙七的秘密终于埋下,雨越下越大,龙七的魂魄也越来越飘散,一切很 快的就结束了。

  这时只剩下周尔文和李南恩两人,李南恩的脚受伤了,周尔文只好背着她回家,李南恩有些高兴,周尔文的罪名洗清了,高级动物也可以重聚在一起,继续完成 当初没有完成的实验。李南恩告诉周尔文,高级动物的人表面上没有再提起空中花园,但是每个人都没有忘记空中花园,都十分怀念当初一起做实验的日子,余 不羁也回来找吴所谓了,吴所谓去了一家红酒公司也做得不好,周尔文其实对高级动物的每个人的情况都很清楚,李南恩想要让周尔文重组高级动物,周尔文突 然转移话题,问起七色堇的下落,李南恩告诉他后,让他不要转移话题,周尔文思索了一番,决定明天就去找吴所谓。七色堇曾经和余不羁一起实验过,周尔文 给他抓了几天空气清新剂才洗掉重装上场,吴所谓不屑得很,然后给李南恩连打带摩擦弄死。

  祖玛知道周尔文要去找吴所谓后,也激动起来,表示自己也要去找吴所谓。周尔文来找到吴所谓时,吴所谓正在被客户路易灌酒,周尔文不由分说地拉走了吴所 谓,把这一年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他。吴所谓在生活的压力下,变化很大,周尔文质问吴所谓他的学者风骨和科研梦想都去了哪里。这一年吴所谓学会了自己的 老爹,周尔文承认自己一家人都很喜欢他,还说吴所谓在学术研究上有天赋。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