鳄鱼与牙签鸟剧情介绍

31-36集

鳄鱼与牙签鸟第31集剧情介绍

  李南天让李南恩和自己一起去配送点帮忙,两人不小心摔坏了箱子,这时高木正好来找李南天,遇到了两人。高木说要找李南恩聊聊天。周尔文找到陈宥,让她把资料给自己,周尔文看了看资料,确定了这是一家重污染的企业,确定完后,周尔文就急着要去找李南恩,李南恩却已经出了门。田玉没有等他们赶到时,刘威已经帮大家把床搭好,刘威说找周母去。戴德生应聘文员时,戴德生把李南天训斥一顿。

  万薇在家里的抽屉无意间发现了高木准备的求婚戒指,心中有些甜蜜。另一边,高木看出李南恩不高兴,知道事情的原委后,还想打电话教训周尔文,李南恩赶紧拦住他,说自己现在已经故意不接周尔文的电话了。李南恩问起高木和万薇约会时会不会遇上这样的事情,高木表示自己约会的时候手机都是关机的,高木还想继续安慰李南恩,但接到了万薇的电话,就回家了。我作为一个同事,我不知道李南恩如何处理这种情况,也不知道高木是怎么想的,我只知道他爱的人肯定是属于大家闺秀的。

  李南恩掏出手机,把自己所在的地方拍了一张照给周尔文,并说如果周尔文能在日落之前找到自己,她就原谅周尔文在约会中撇下自己的事情。李南恩逛着逛着来到古董店找陈舟,李南恩在古董店里坐了一会,周尔文找到了李南恩,想让李南恩理解他们两人之间的思维差异,李南恩却不接受周尔文的解释,询问起周尔文是怎么找到自己的,周尔文解释一番后,李南恩吃起陈宥的醋来,询问周尔文自己在他心里的位置,周尔文说李南恩一直都在自己身边,她是自己最重要的人。几天后,周尔文和李南恩在湘江大桥上汇合,李南恩问周尔文是否信佛,周尔文说自己年轻时信过耶稣,后来信了佛,是佛在帮自己作调解人。

  李南恩却突然失落起来,她和周尔文从来没有真正的在一起过,她们相处的时间甚至没有她们分离的时间多,在法国的时候,她也没有帮到过周尔文,一直是周尔文在帮助自己。而陈宥的出现,让李南恩觉得周尔文不再需要自己了,所以她十分担心自己已经被人所取代了。周尔文却说,当自己在海上漂流的时候,支撑自己坚持下去的,只有李南恩,是李南恩给了他精神上的支持,她永远不会被人替代。在周尔文的安慰下,李南恩终于放下心来,还给陈舟介绍了周尔文。陈舟给李南恩讲述了她的故事,并且劝他一定要好好读书,除了读书,要好好做慈善。

  高木回到家后,万薇拿着戒指从背后抱住了高木,表示自己愿意嫁给高木,高木却先询问万薇是怎么找到戒指的,没有什么高兴的样子。万薇开心地让高木给自己戴上戒指,高木却借口等自己准备好一切再向万薇正式求婚,万薇有些担心高木心里没有了自己,高木赶紧否认。两人之间的感情起了嫌隙,高木对万薇的态度变得有些冷漠和敷衍。高木来到酒吧独自喝着闷酒,正好碰到了余不羁,高木突然有些羡慕余不羁一个人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万薇也想和高木一起多生活的好,可万薇碍于身份高低和情窦初开的特殊性,高木毫不犹豫的和高木走到了一起。

  高木问余不羁当时为什么当时那么迷恋万薇,却又不追求万薇。余不羁觉得自己如果去追求万薇,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都会破坏万薇在自己心目中完美的样子,有时候在一起以后,两个人反而会失去最初的美好,高木听了这话,若有所思。高木本想说说自己的苦恼,但见余不羁十分相信自己和万薇的感情,便也不好说出口。却听得余说完了,便最终决定放弃万薇。

  高木父亲找来了万薇,高木父亲话里有话地指责万薇,万薇向高木父亲保证,自己能够把高木牢牢地掌握在手心里,不会让高木知道任何事情,也不会让高木卷入其中。说完高木的事情,高木父亲又问起集团和隆溪厂合作的事情进行得怎么样了,万薇表示现在只差派一个代表去厂里落实最后的签单了。万薇走后,高木父亲突然捂着心脏的位置,面色紧张起来,赶紧吃了药,才好了些。这时高木父亲也说了,万薇最近去见他时,面色犹如死灰,坐都坐不下去,下不来,如果高木父亲真的只想让高木就能上了,那他绝对不会受伤害,因为万薇真正热爱的事业就是专注于此。

  高动公寓内,周尔文宣布现在进入正式的实验阶段。周尔文决定调整研究方向,但现有的备选材料都行不通,周尔文的研究又陷入了瓶颈。李南恩听说公司要选人去隆溪镇加工厂谈订单加工的事情,便来找万薇毛遂自荐,万薇却有些刁难李南恩,说李南恩只是一个初级设计师,去签订单不是她的本职工作。李南恩却说自己想看看能不能帮到周尔文。万薇心想着如果李南恩这次真的能够帮周尔文完成空中花园的突破,那高木也能够尽早从空中花园中脱身,便答应了李南恩的要求。随后,高木进厂后决定改造华丽的民宅,不过因为李南恩档期不到还差点延期工作。

鳄鱼与牙签鸟第32集剧情介绍

  陈宥和周尔文正在调查着运往隆溪镇的岩棉,而岩棉加工正是隆溪镇的加工厂和墒欧集团要合作的项目。周尔文知道和岩棉加工厂合作的公司是墒欧集团后,有些吃惊,打算和陈宥找时间去隆溪镇,调查墒欧集团究竟有没有做好污染防治的工作。祁新生(中)在对周尔文进行实地调查时,中午时分与周尔文一同出席了测污分离车间工艺改造的工作会议。

  祖玛在公司里无所事事,无聊极了,听了同事的提议后,便想让吴所谓和自己一起去看电影,吴所谓却忙于实验的事情,在仓库挑选器材,对祖玛有些冷淡。祖玛见吴所谓陪不了自己,便打算去找李南天。祖玛给李南天带了自己做的甜品,还为了当时在超市的事情向李南天道歉。李南天好奇地问起吴所谓的事情,祖玛便说了自己和吴所谓之间的事情。李南天有些担心吴所谓会欺负祖玛,祖玛吞吞吐吐地想问李南天是不是喜欢自己,但被李南天扯开了话题。李南天鼓励祖玛可以开一个甜品店,对祖玛大加赞赏,祖玛有些害羞,这时吴所谓打电话过来,祖玛谎称自己还在公司加班,吴所谓便说去公司接她。祖玛挂了电话便着急地要赶回公司,李南天提出自己送祖玛回去,祖玛有些担心会被吴所谓看见。祖玛还是被吴所谓看到了自己被李南天送回公司,祖玛竭力在吴所谓面前掩饰着,吴所谓不想当面戳穿祖玛,但也没有继续约会的心思了。临走前李南天把钱交给了李南天。

  李南恩回到公寓,看到周尔文正和陈宥坐在一起讨论今天遇到的事情,陈宥打算尽快开始调查这件工厂,并打算和周尔文一起出差在外面住几天,李南恩一听这话,便走进来问两人在聊什么。周尔文便告诉李南恩自己和陈宥要去出差,陈宥离开后,李南恩说起自己也要去隆溪镇出差,负责一个加工厂的项目,周尔文本不想让李南恩去,但见李南恩坚持,便提议自己和陈宥可以陪李南恩一起去。李南恩有些生气,又吃起陈宥的醋来,还让周尔文不要干涉自己的工作安排。在往周尔文家里赶到的路上,李南恩一直在问李南恩诸如做好准备工作、如何提高产能这类的话题,还在陈宥家门口留言,就在两人从酒楼赶到家门口时,突然急刹车,撞到地上而倒下。

  第二天一早,余不羁要去一个民宿小镇出差,出门的路上又遇上了陈宥,陈宥对余不羁的态度仍然很差。李南天知道自己妹妹出差后,想找高木去送送李南恩,祖玛赶紧拦下,说自己会去找周尔文让他去送李南恩。祖玛赶紧给周尔文发了消息,告诉他李南恩会在墒欧集团门口直接坐车去出差。周尔文赶紧出门去找李南恩,陈宥知道以后十分恼火,觉得李南恩太娇气了,周尔文反驳了陈宥,告诉她自己会让余不羁来和她会合后便走了。在民宿的生活中,有时面对陌生人,我们的一言一行都会被无限放大,然后被人记住,自己,听到的却总是一些碎碎念,但是就如民宿经常会听到新闻或者公共频道里或者传闻一样,一些人的某些想法并没有被拆穿,甚至使得以前被解释的人转变了观点,他们的想法成为事实,谁也无法去找到真相,因为他们的想法并不是空穴来风,并不是我们所能做的。

  周尔文赶到墒欧集团,没有找到李南恩,却遇到了高木,高木对李南恩要出差的事情毫不知情。高木问起周尔文和李南恩之间是不是吵架了,还教训周尔文最近状态不好,周尔文却让高木不要管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情,话没说完,周尔文就接到一个电话,急急忙忙地回去了。高木向万薇质问为什么不告诉自己李南恩去出差的事情,却被万薇一通反驳堵了回来,高木赶紧向万薇赔罪。质问同事万薇时,遭到万薇的一通拉扯,万薇想要帮助万薇完成撤退,结果万薇的电话一直在有关部门的手机里没有解封,手机却在周泽琪公司,万薇担心万薇的安全,只好拿着万薇的手机和证明、电话都交给万薇。

  余不羁在酒店等到了陈宥,还帮陈宥换了房间。余不羁告诉陈宥,周尔文临时有事来不了,所以只剩下他留在隆溪镇协助陈宥和李南恩。余不羁和陈宥来到加工厂的调查,工人们告诉陈宥,工厂最近要加工一批新的复合材料,但是具体叫什么却不知道。余不羁还假装要进工厂打工,留下了工人的联系方式。陈宥回到客房正研究着今天在工厂偷偷取到的材料时,余不羁突然给陈宥送了东西,还神神秘秘地说陈宥肯定用得上。陈宥告诉周尔文,这家工厂八成有问题,但还是要等自己调查清楚。余不羁假装留下了联系方式,周尔文便给周尔文打了电话,但是周尔文说不知道陈宥到底在哪里。

  加工厂的李厂长和李南恩打了电话,希望李南恩尽快回到公司,李厂长想要和墒欧集团尽快签约,并叮嘱李南恩把自己给的岩棉样板带回去。李南恩回到高动公寓后,周尔文见到李南恩,紧张地抱住了她,李南恩把岩棉样板交给周尔文,告诉他墒欧集团就是要用这个做岩棉复合板,代号叫ncz。在李南恩的提醒下,周尔文突然意识到,空中花园项目可以用岩棉做无土栽培。李南恩本想回公司对接项目,周尔文却说陈宥调查到墒欧集团的工厂可能存在着污染问题,李南恩有些不知所措。李南恩回到公司向万薇建议暂缓项目,并说这批原材料有问题,万薇却说现在整个公司都在等着这个项目启动,高木见两人在争吵,便进来询问原因,高木得知原因后,把李南恩支开后,告诉万薇自己会去找父亲说明情况。万薇与陈宥经过两个月的耐心沟通,于第三天正式签约,并订下了目标,双方签订了《特种玻璃幕墙玻璃幕墙安装工程合同》,规定2m高无土浇灌无土布料,钢结构,专利号ip+2004-50100。

  公司员工娜娜得知李南恩耽误项目进展后,在公司里说起李南恩的坏话,项目滞缓后,公司的业务也受到了影响,员工们对李南恩不满起来。高木来找周尔文问起加工厂污染的事情,并把李南恩不交合同的事情告诉了周尔文,周尔文突然说自己有一件事,本来想等确定了再告诉高木。高木来问把事告诉李南恩,还要交合同吗?李南恩并没有回答,把公司的业务也带到头上了。

鳄鱼与牙签鸟第33集剧情介绍

    周尔文拿出一份检测报告交给高木,告诉他大批量生产岩棉的确会产生污染,现在陈宥和余不羁在工厂调查,一旦出了结果,就马上告诉高木,高木答应在结果出来之前会在公司帮助李南恩撑住。高木正担心李南恩会有心理负担,公司群里就出现了责骂李南恩的消息,高木要赶回公司处理这件事,周尔文有些担心,向高木要了一张出入隆溪镇加工厂的出入证明,打算赶去隆溪镇调查。陈宥和余不羁载上周尔文来到加工厂,余不羁本想让陈宥和自己一起行动,但见陈宥不愿意,还是心软下来,让她和周尔文一起去见厂长。

  高木回到公司,找到在公司群里嚼舌根的员工娜娜,让她收回那些言论,并向李南恩道歉。娜娜有些不服气,觉得自己并没有说错什么,万薇为了娜娜说话,说明的确是因为李南恩耽误了整个项目进展,李南恩在一旁听了这话,表示自己愿意承担一切后果,万薇让李南恩尽快找出证据来证实那批材料的确有污染问题,李南恩打算去找检测部门来检测材料,这时周尔文带着证据突然出现,周尔文在众人面前播放了自己和厂长的录音,还把检测出来的数据摆了出来,让高木赶紧停工。万薇却依然不肯停工,但高木决定暂缓ncz项目,并派人去加工厂检测。身材娇小的高木动身匆匆来到了韩工研究所,高木惊讶地发现,在对项目进度和实际的测试测试程序的测试的时候,周尔文并没有做好基本的试验和测试。

  周尔文及时出现替李南恩解了围,李南恩原本十分高兴周尔文的出现,但听到陈宥在楼下等他后,又有些吃醋,周尔文看出了李南恩的情绪,在临走前亲了亲李南恩,还向李南恩讨要夸奖,李南恩这才开心起来。高木来到办公室质问万薇为什么要让李南恩背黑锅,万薇却一直把公司利益挂在嘴边,还说高木就是为了偏袒李南恩。高木有些生气,和万薇争吵起来。两人没有吵出一个结果,万薇突然说自己要去给高木父亲挑一个生日礼物,便离开了。万薇走后,高木收拾起万薇的办公桌,无意间发现了关于碳素科技公司文件,高木赶紧让人调查公司往来的信件。阿美尔趁高木买咖啡时偷看了一眼,看到一个电话亭就因为要坐班而被打到了。

    李南恩回到家后,向陈宥道谢,陈宥却对李南恩态度不佳。周尔文提到自己正在用岩棉样板做实验,陈宥一听便和周尔文兴奋地谈论起来,还和周尔文一起去实验室观察情况,李南恩一句话也插不上,有些失落,她看着周尔文和陈宥一起谈论的样子,有些吃醋,便拉着周尔文去陈舟的古董店里散散心,陈宥也跟了过去。李南恩和陈舟提起他们在用岩棉做实验的事情,却被陈宥出声制止,周尔文赶紧打了个圆场。

  高木父亲接到一个电话,得知对方使用ncz攻破了最后的难关,电话里的人提醒高木父亲,ncz不能投入大批量生产。高木父亲放下电话后,高木和万薇也回到了家,高木一直冷着一张脸,高木父亲提醒万薇,她的父母就要从英国回来,提出让两家人见一面,把万薇和高木的婚事给定下来,高木却突然出声说要暂缓婚事。万薇一直帮高木打着圆场,但高木却不领情,高木父亲忍不住训斥起高木,高木却开始质问父亲窃取空中花园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是自己父亲让万薇去注册了碳素科技,他怒气冲冲地指责父亲,也对万薇十分失望,他决定从今天开始督查所有的工厂加工项目。万薇追着高木出门想要向他解释,但是面对高木的质问,万薇只能承认自己从头到尾都知道事情的真相。高木知道万薇和白教授的死也有关系后,十分绝望,他想不到万薇也会欺骗自己。终于,万薇和女儿一起回来了,高木告诉他很多家庭都是一样的,万薇也很想知道自己在外地遇到的那些事情,但是万薇没有回答,他找机会让女儿出去问问。

  晚上,李南恩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周尔文突然起了恶作剧的心思,在李南恩的脸上涂鸦起来。睡醒的李南恩发现后,和周尔文打闹起来。两人之间的气氛突然暧昧起来,却被李南恩打断了,这时陈宥约周尔文去参加活动,周尔文答应了,本想让李南恩一起去,但李南恩要上班,周尔文便提出自己送李南恩去上班。第二天,周尔文送李南恩去上班后,陈宥来到公寓找周尔文,余不羁知道两人要去参加活动后,便提出让自己和陈宥一起去。陈宥告诉余不羁这次志愿者活动有很多年轻漂亮的女孩,余不羁一听就来了兴趣,结果到了现场,才发现是一群可爱的小朋友。陈宥带着小朋友一起和余不羁打闹起来,余不羁第一次见到陈宥这么温柔的一面,有些意外。周尔文和李南恩来到活动现场,主持人是周启豪,两人一起摆摊,我想如果我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日子里,那就是我会想说的一句话。

鳄鱼与牙签鸟第34集剧情介绍

  陈宥告诉余不羁,这里是她十岁以后长大的地方,她将自己在这里成长的故事告诉了余不羁,她从小照顾别人照顾习惯了,所以她也想像别的女孩一样可以撒撒娇,余不羁看出陈宥对周尔文的感情,想要替陈宥打电话给周尔文,陈宥赶紧阻止余不羁,周尔文打电话告诉余不羁实验快成功了。通过周人文所说:那张纸是好朋友徐照峰和郑晖所写的,有郑晖为陈宥写了序:我等你长大那天,我便告诉你,这纸很贵,你一定要收着。

  祖玛和吴所谓看完电影后讨论着剧情,两人对电影的评价不一,祖玛有些不高兴,这时吴所谓收到实验有进展的消息,不管不顾地丢下祖玛,赶回了实验室。周尔文改良了岩棉样板,排污问题得到了解决,几人都兴奋不已,纷纷行动起来,进行下一步的实验。晚上,余不羁拿回了实验报告,几人的研究终于成功了,吴所谓想要打电话告诉高木这个好消息,周尔文却说为了庆祝成功,举办一个庆功宴,到时候在庆功会上再给高木这个惊喜的消息。到时候发放大奖,到时候再说清楚一点。昨天有人翻到十几年前的稿子,称当时,这部小说基本上跟<网络小说>一个水准。

    此时的高木一个人在酒吧买醉,他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想着高级动物失去白教授的事情,想着万薇和自己的表白,这时高木收到李南恩邀请自己明天去高动参加宴会的消息。高木走出酒吧,万薇正好路过看到了高木的身影,便跟了上去。高木喝得醉醺醺地敲开了李南恩的家门,他一把抱住李南恩,向李南恩道歉,李南恩赶紧扶住他,高木说自己很怀念当初在法国的日子,特别是当时单纯的李南恩,高木觉得自己当初不懂得珍惜,高木的一番话让李南恩有些不知所措,李南恩向打电话叫周尔文来送高木回家,高木却一把抓住了李南恩的手,这场景,被跟来的万薇在窗外看见了,万薇冷笑一声,便离开了。高木问起周尔文对李南恩好不好,李南恩言语里提醒着高木他还有万薇,高木失望地放开了手,默默地离开了。

  高动公寓里,高木来到了庆功宴,高木本来告诉众人万薇来不了了,万薇却突然不请自来,高木却说万薇不该来。李南恩召集众人,向众人宣布了高级动物最新的实验成功了,几人欢呼起来,周尔文也在众人面前感谢了李南恩给实验带来的启发,李南恩也提到了陈宥对高动的帮助,几人共同举杯庆祝。万薇突然开口,自作主张地告诉众人,再过一个月,自己就要和高木订婚了。众人纷纷恭喜起两人,高木却没有什么好脸色,吴所谓和祖玛突然起哄让高木和万薇亲一个,高木只好不自然地让万薇亲了一下。一个月后,吴所谓来到高木公寓,和万薇还有高木的亲戚在一起,因为可能去世了,吴所谓说不想参加葬礼,所谓觉得万薇这个男的好可爱。

  陈宥看出余不羁的不开心,余不羁怂恿陈宥趁这个机会向周尔文表白。万薇私下找到高木,高木却质问万薇为什么要提起订婚的事情,万薇变了脸色,向他解释自己是被逼无奈,希望高木能够原谅自己。万薇知道高木还是关心自己的,不然也不会把碳素科技和墒欧集团的关系向高动的几人隐瞒。吴所谓还是老样子,一做起实验就不自觉地忽略了祖玛,吴所谓见祖玛生气,便哄她等自己做完实验就来找她。郑贤俊作为被害人居然无缘无故的就被绑架了,无缘无故的就想到要杀死郑贤俊,郑贤俊倒也不吃亏,碰巧遇上了高木,为了救高木,他尝试了很多办法,最后居然看到了赎罪石,他竟然化解了绑架案件。

    陈宥把周尔文叫上楼顶,向他表白,觉得自己更加适合周尔文,她和周尔文在工作中需要彼此,他们俩才是一类人,他们才应该在一起。周尔文却说自己心里已经没有其他位置了,并想向陈宥说清楚自己和李南恩的关系,陈宥不由分说地抱住了周尔文,表示自己不想再做周尔文的助手,只想和他在一起,李南恩上楼正好看见周尔文和陈宥抱住一起,李南恩赶紧跑下楼,遇上了祖玛,祖玛让周尔文赶紧去追李南恩。陈宥上了余不羁去机场的出租车,余不羁看出陈宥被拒绝了,提议带陈宥去散心,陈宥突然收到隆溪镇加工厂的消息,余不羁正想带着陈宥赶往加工厂,陈宥却告诉余不羁自己和周尔文说了自己不再做他的助理,便发了消息让周尔文自己去,周尔文顾不上找李南恩,赶紧去往隆溪镇。

  高木父亲正在家里招待万薇父母,但万薇始终打不通高木的电话,气氛十分尴尬。万薇回到公司查找高木的行踪,得知高木也去了隆溪镇。陈宥气冲冲地来到古董店里和陈舟诉苦,对陈舟一番倾诉,陈舟让李南恩把刚刚的那些话和周尔文说一说,和周尔文好好聊聊,他鼓励李南恩相信周尔文,李南恩若有所思。陈泗泉知道高木父亲的去向,也在搜寻周康一家的行踪,民兵松连的声音传来,高木父亲消失了。

  高木赶到隆溪镇的加工厂,让他们马上停工,工厂负责人虽然停了工,但油嘴滑舌地说这次是给高木面子,自己还是听从高木父亲的指令。周尔文也来到工厂,看到这一幕。高木告诉周尔文,自己已经彻查了墒欧集团下的污染企业,对其进行了整改。周尔文把陈宥后续跟进调查的关于墒欧集团污染企业的资料交给了高木,方便他整治,周尔文向他保证,这份材料暂时不会公之于众,高木突然有感而发,说自己永远不会出卖周尔文。周尔文处理好隆溪镇加工厂的事情,赶紧去古董店找李南恩,可李南恩已经离开了。陈舟突然问起周尔文的年纪,并询问周尔文是什么时候出的国,周尔文拜托陈舟明天帮忙约李南恩来店里,陈舟却一直想着心事。陈宥在酒吧买醉,余不羁阻拦陈宥继续喝下去,并让陈宥要面对现实。陈宥有些感慨,自己希望周尔文能像余不羁一样多情,那样自己可能还有一些机会。余不羁试图让陈宥放弃周尔文,陈宥却说自己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李南恩对此显得疑惑,周尔文神神秘秘地向他说,自己没有读过书,不懂英文,那不会认识英文,在英国这个环境要很久才能适应。

鳄鱼与牙签鸟第35集剧情介绍

  高木回到父亲家里,高木父亲早就准备了除了隆溪镇加工厂以外的工厂,高木想劝父亲回头,也不相信父亲所说的零污染的新技术已经成功了,高木告诉父亲自己会停下所有污染企业,并让父亲停下碳素科技的研究,他想要弥补自己父亲所犯下的错误。高木父亲没有阻拦,让高木放手去做他想做的事情。结果工厂产出了真正的绿色产品,带回了东京。高木是个聪明人,好奇心很强,脑袋也很活。他很清楚自己专业是为何,以及他想要什么,所以开了家公司,专门设计原油、天然气和汽油等。

    陈宥质问周尔文为什么要把机密的资料给高木,陈宥担心高木会为了家族利益出卖周尔文,但是周尔文却相信高木,陈宥却对高木十分提防,还觉得过度的信任就是伤害的开始,面对周尔文对高木的偏袒信任,陈宥十分不解,陈宥决定今后墒欧集团的事情她会自己跟进调查,她会证明周尔文的选择是错误的。周尔文来到古董店里找李南恩,李南恩对周尔文不了解自己生气的原因十分不满,不想理会周尔文,周尔文却把李南恩拉回来,向她道歉,并告诉她自己已经和陈宥说清楚了。李南恩这才开心起来,陈舟准备了饭菜,几人在饭桌上聊起陈舟的家人,才知道陈舟的家人在十几年前的一场意外中去世了,周尔文伤感地提起自己的父亲,李南恩赶紧活跃了一下气氛。

  周尔文和陈舟聊起空中花园的岩棉材料,陈舟提醒周尔文岩棉应用上的一些问题,得知墒欧集团将岩棉材料转去别的化工厂加工后,陈舟想起自己叮嘱高木父亲不能批量生产岩棉产品的事情,知道高木父亲欺骗了自己。李南恩和周尔文吃完饭后一起回家,两人走后,陈舟关了店门,来到自己秘密的实验室,将实验室里的资料和实验试剂都清理了个干净。高木在沙发后面生产高铁时用过氮气,收集氮气之后想知道氮气的含量,为了更好的测量氮气的含量,他将氮气作为实验仪器,并在表面用氮气测定氮的含量。

  祖玛又做了甜品打算送去给高动的人,李南天尝了一个,对祖玛的手艺夸赞不已,又鼓励她开一家甜品店,祖玛却因为吴所谓对自己的甜品不在意而气馁,两人正聊着,吴所谓突然找上门来,见李南天给自己开了门,便质问祖玛是不是瞒着自己和李南天同居,祖玛试图解释,但吴所谓愤怒地走了,祖玛追上吴所谓,两人争吵起来,祖玛骂了吴所谓一通,便跑回了家,把吴所谓拒之门外。吴所谓晚上心想着和祖玛的事情睡着觉,想和余不羁聊一会天,但余不羁见吴所谓实在是不开窍,便离开了房间。吴所谓拿到钱后,经历了一场失败的表白。

  陈宥觉得自己是最了解周尔文的人,不肯承认自己喜欢的周尔文是她想象中的周尔文,余不羁想点醒陈宥,告诉她,喜欢一个人应该是不管他什么样,都会喜欢他。高木突然召集公司的高层开会,向他们展示了自己整治墒欧集团旗下公司的计划书,并由自己全权负责。在陈副总的支持下,对计划书支持和反对的人各占一半,在僵局之下,万薇突然出现表示支持高木,剩余几个反对的人,也见风使舵,同意了高木的计划。公司说支持陈宥,问万薇什么时候去公司报道,万薇表示以往没去过,很神秘,并特意给了公司一个合影,陈宥对万薇的身份也有点疑惑。

  高木父亲叫来万薇,万薇恳求高木父亲能够支持高木的计划,还认为是时候将空中花园还给周尔文他们了,高木父亲却出人意料地答应了万薇的请求,还关心万薇有没有受到高木的刁难。万薇提到高动公寓大火的事情,高木父亲却一副不解的样子,不知道万薇在说什么,高木父亲的记忆突然出现了混乱。一个原子弹爆炸成为了燃烧的炮灰,不知道高木父亲是不是设计了炸弹,但是这种场景每次在高木身上出现,反应一定是一模一样的。

鳄鱼与牙签鸟第36集剧情介绍

  祖玛做多了甜品给李南天的配送站送了过来,李南天和祖玛聊起吴所谓的事情,祖玛为了证明吴所谓十分在意自己,便在李南天面前给吴所谓发消息让他过来,吴所谓忙着实验,迟迟没有看到消息。祖玛直接给吴所谓打了电话,给他十五分钟的时间赶来拿蛋糕,祖玛等得望眼欲穿了,吴所谓却还在实验室里忙着实验,过了半天才想起来去找祖玛,祖玛等得十分失望,正要回家时,却不小心被快递箱子砸到了脚,李南天赶紧带着在她去了医院。祖玛无奈,只好到派出所求助,到派出所她才得知自己脚踝受伤,肾脏坏死需要手术,可是为了父亲,一路上她无论什么都没有忘记,她与警方对峙了两小时,这次处理结果,让祖玛的心情更加低落,但是吴所谓还是不顾爱人的面子,没有找回自己原本就存在的身体,最后还是派出所的人帮她拿下了伤处。

  两人走后,吴所谓才来到配送站,见地上散落着快递箱,祖玛又不在也不接电话,吴所谓拿了蛋糕便走了。吴所谓在祖玛家外等到祖玛回来,祖玛却决绝地告诉吴所谓两人已经分手了,刚刚祖玛受伤的时候,特别想让吴所谓陪在自己身边,但吴所谓却仍然不能了解祖玛的心思,他以为两个人互相喜欢就足够了,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但见祖玛这么决绝,便难过地离开了,吴所谓离开后,祖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坐在地上哭了出来。他决定去找吴所谓,要替自己争回自己的权利,让爷爷奶奶老来得子,双喜临门。

    万薇来给高木送饭,并表示自己会站在高木的这边,帮助高木说服他的父亲,并问起高木下一步的打算,高木把自己拟好的裁员书交给万薇,其中不乏公司元老级的人物。万薇提醒高木,整治公司可以,但是不能伤了公司的根基,高木却对万薇的这番话十分不耐烦。李南天开始给祖玛找甜品店的店面,李南恩回到家,祖玛告诉她高木在家里喝着闷酒,等了李南恩一下午。李南恩正安慰着高木时,李南天回来了,将签好的合同交给祖玛,并鼓励她振作起来,李南恩也打算为祖玛的甜品店设计装修,祖玛和李南恩十分兴奋,开始着手店面的装修设计,李南恩装修之余,还给周尔文发了照片。

  周尔文的岩棉材料试验出现了问题,打算去问问陈舟的意见。余不羁代替周尔文去找了陈宥,陈宥一见是余不羁,便转身要离开,陈宥突然收到热点新闻的线索,有些兴奋地记录了下来,余不羁看出陈宥对新闻热点十分在意。吴所谓在实验室里记录数据时,突然晕倒,幸好周尔文来找吴所谓,便赶紧将他送到了医院。余不羁赶到医院后,吴所谓突然在睡梦中念念有词地说岩棉样板不稳定,余不羁担心吴所谓因为失恋伤心,打算就吴所谓晕倒的事情告诉祖玛,让祖玛来看看吴所谓。周尔文也想起自己和李南恩约了一起吃晚饭,便离开了医院。祖玛拿手机打算对周尔文提出约看电影的要求,周尔文手机留在手机屏幕上不管用,祖玛边翻边将电话拨通,说晚上看电影找到一个一起吃晚饭的约会。

  李南恩还在店里忙着画设计图,祖玛却突然说起高木对李南恩也有意思,开起两人的玩笑。祖玛突然接到电话,得知吴所谓住院的消息,便一声不吭地丢下李南恩赶去医院了。李南恩正头疼设计图的事,高木正好来找李南恩,也顺便帮李南恩看起图纸来,两人正投入工作时,周尔文突然拉走了李南恩,把工作交给了高木处理。周尔文在天台给李南恩准备了晚饭,还吃起高木的醋来,他不想让高木和李南恩这么亲近,让李南恩有什么问题可以来找他解决,再不然去找高木之前也要和自己报备,李南恩答应了,又说起高木最近好像有什么心事。周尔文却没有注意到,只是在想着岩棉材料的问题,虽然知道了问题所在,但是不知道该怎么解决,李南恩灵光一闪,建议周尔文换一种土试试,周尔文受到启发。当周尔文把高木叫过来之后,李南恩才知道高木把自己带到了天台,十分高兴地对李南恩说:你给我拍张照,照片发给我于是李南恩想起了《点球成金》的原唱朱云峰,于是突然想起来周尔文的交友话题,周尔文似乎有了一种办法来化解李南恩。

  祖玛赶到医院,看着吴所谓躺在病床上的样子,十分心痛,她轻轻地给吴所谓盖好被子,但见吴所谓要醒过来的样子,又赶紧跑出了病房。李南天来医院把祖玛接了回去。第二天,余不羁以为祖玛没有来医院,让吴所谓去追回祖玛,吴所谓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余不羁正想和吴所谓一起回去,看到陈宥后,便追上陈宥给她送了一束鲜花,陈宥却毫不留情地把花扔进了垃圾桶,余不羁想和陈宥一起去报道新闻,陈宥却让余不羁找到新闻再说。余不羁刚追到祖玛,在路上很无助,手头也无亲人,他便跳下来打算帮她一把,赵传,给余传扔下来的鲜花。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