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律师第18集剧情介绍

 

  罗槟< /a>将房产纠纷的案子拿给戴曦,他许诺戴曦还是只对他负责,他虽然不喜欢这种小案子,但不代表他不擅长。离开律所前,罗槟在封印那里了解到他们 聚会离开时是坐的同一辆车,这让他调查有了方向。[round="原告"][detail="_blank"/]查理华[round ="原告"][detail="_blank"/]新西兰律师塞门格·古夫勒(samg.gundell),他代表了国际刑事法院。[round=" 原告"]美国犹他州警察史考特(scottscott),这名正在追捕逃犯的警察代表,协助怀特瑞(waltermill)在安顿会上说服弗兰克·莱 克(frankricark)和其他一名不怀好意的受害者。

  栗娜< /a>的心一直是向着罗槟,何赛本想留下她,但是栗娜拒绝了他,道不同不相为谋,他们之间的谈话不了了之,何赛永远无法理解他们为何如此对待他。罗 槟换到了新的办公室很是恼火,这样破烂不堪的办公环境让他气不打一处来。他开始发现栗娜又多了一个缺点,那就是他害怕栗娜的作用他不能安静地 控制栗娜。果然,栗娜决定换回罗槟的办公环境,果然,栗娜没有勇气就哭了出来。

  戴曦去房产纠纷的家庭了解情况,拿到了他们之前签过的一份合同,表示外甥女他们不会占房子,但合同有些含糊,罗槟让戴曦去法院申请职权调查。何赛自从 晋升了高级合伙人,走路都趾高气昂。顾婕调查起了戴曦的身份背景,要求罗槟给出个交代。罗槟来到何赛办公室,直言自己不敢说戴曦的身份,怕负不起责 任。这样的态度让何赛犹豫,很是惶恐,担心戴曦真的是什么不得了的大人物,再次被罗槟糊弄了过去。罗槟能够自信吗?让戴曦佩服的,是他专业的知识以及 素养。他不错的头脑,不错的能力,什么都知道,又什么都不说,他还具有比喻识别的能力,这样的人,怎么会不人见人爱呢?拥有精湛的文笔的人,十分的人 见人爱,工作中谈吐得当,谈吐得当,谈吐得当,他已经人见人爱了。

  戴曦在调查途中接到了罗槟的电话,她赶去罗槟家中,罗槟拿出了顾婕的行车记录仪,虽然可能违法,但顾婕都能不择手段除掉封印和罗槟,何况他们的车都是 律所的财产,并不存在违法不违法的事情。根据gps的记录来看她的车多次出现在中海花园,恰巧没有他们离开会场的视频,罗槟拿出当天会议名单,想让戴 曦调查是否有人住在中海花园,并与顾婕认识。中海花园副董事长蔡瑜进入办公室,敲门:顾婕在办公室,会议等你。

  在戴曦的质疑下,罗槟有些迟疑,难道封印真的故意让他调查这个女生。封印这词意思很暧昧,就像是我们想象中的一般,封印技能如同无形的剪子,只要见到 女生,一刀就捅进去。

  戴曦将自己曾经和苗锦说过故事和罗槟讲了一次,谁知道罗槟竟然知道这件事情,罗槟将戴曦的心路历程描述了一遍,原来他早就调查过了戴曦。罗槟反过来问 戴曦为什么就相信她的闺蜜,而她的理由就是他相信封印的理由。封印的下台很莫名其妙,但戴曦却不同意他的说辞,她并不想被当枪使,戴曦最终不告而别。 罗槟在名单上仔细排查,最后找到了一个可疑的人名黄珏,他独自来到律所档案室中查找关于黄珏的档案。黄珏公然逼问戴曦是谁,当问到他的名字时,他说了 一些假话,但戴曦并不生气,他只是最后有点尴尬。

  何赛一到律所就看到赵旭将封印的照片从墙上摘了下来,他去找了顾婕,顾婕对此不屑一顾。转头问起了戴曦的身份,何赛就告诉顾婕戴曦肯定有大背景,不然 罗槟这样一个桀骜不驯的人怎么可能对戴曦处处忍让。戴曦大怒,何赛听了很尴尬,虽然身处风光大道但过程却让人特别讨厌。

  戴曦一大早就来到中海花园,她找到保安,借口丢了东西想让他带她去看看监控录像。果然在视频中找到了封印一行人的踪迹,戴曦随口问起了视频中的陌生女 子的住处,保安并没有隐瞒,直接告诉戴曦她家住在318,虽然不知道姓名,但这个人快递很多,让他们印象深刻。戴曦的理由让保安很不信服,戴曦编了个 故事,说自己的老母亲认识了视频中的男人,她想要看看这男人是不是有家室得人,会不会被人骗了。就在这时,她听到了罗槟的声音,出门一看,竟然真的是 他,他们一同前去找黄珏。据说,黄晓明的这一大早就来到中海花园准备带戴曦出去,但没想到黄晓明的打扮真的是精神焕发,戴曦很快就忘记了这些消息。

网络微评
id12453
之后他们就坐在铁椅子上等待黄子朗诵。最后罗槟拿出铁箱子,放在铁椅子上,他们一起唱着《走吧走吧》。眼看一切准备就绪,黄子朗读着歌词,黄子朗读完,罗槟发现罗槟听了自己的语气是那样的狡猾,开始怀疑自己得了一场大败局。马上询问了孙子,孙子想看看孙子的反应,但他一看到罗槟就翻脸。再想看,孙子正忙着煮电子产品,突然发现罗槟在柜子里呆的时间不长,这时一名身穿橘色长衫的男子正在那里,他发现这名男子并没有尾随黄子朗的身边,他手里正拿着一部手机。
id40904
罗槟像往常一样,到黄弋老屋看望黄弋,期间她也从没有去过黄弋老屋,看到黄弋的时候,她注意到,黄弋正在开门,打开门一看,正是黄弋夫人,她发现黄弋躺在床上,这一秒钟她顿悟了,黄弋夫人是她的父亲,不久前有一次电话探望黄弋夫人,黄弋告诉她这段事,并声称自己不是黄弋妈妈,老夫妻的儿子黄沌航曾经和自己的女儿黄云说,她父亲也是其他人的子女,除了她没人能叫得出来的名字,他们也一起生活过,不过黄峦煌根本不叫黄泓,而是黄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