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都渴望遇见你剧情介绍

1-6集

谁都渴望遇见你第1集剧情介绍

  

  法国波尔多,四海集团总经理张泯因受父亲张敬中的委托前来继承吴爷爷的遗产,在法国沿海公路上遇到了在波尔多大学求学的甜美女孩罗溪。二人发生一场小摩擦,张泯的车子因罗溪自行车的突然冲出而抛锚,心地善良的罗溪只好留下来陪张泯等租车公司,但张泯有要事在身,他在秘书肖正男赶到之后独留下罗溪一人等租车公司,并拿走了罗溪的手稿作为抵押。

  张泯赶到一栋价值不菲的酒庄别墅,别墅里照顾吴爷爷的老佣人给了张泯一个热情拥抱,性子冷淡的张泯却面无表情,只着急想见律师,签订完继承遗产协议,他必须尽快回国。律师赶到之时,张泯才意外发现自己并不是唯一的遗产继承人,同为遗产继承的人还有一位一直照顾吴爷爷的中国女孩。正在此时,罗溪赶到别墅,二人意外知道了彼此的身份,吴爷爷将酒庄别墅留给了张泯,而葡萄园则留给了罗溪,吴爷爷希望罗溪能够继续照顾那株受伤的葡萄藤。葡萄藤是二十年前吴爷爷跟张泯一同种下的,吴爷爷对此极为重视,张泯得知罗溪愿意放弃葡萄园继承权时,他转手就想把葡萄园卖掉,对葡萄园已生出感情的罗溪坚决不同意,二话不说便重新拿下了葡萄园的继承权。

  张泯让秘书肖正男劝说罗溪让出葡萄园的继承权,可罗溪坚决不肯让出葡萄园,且吴爷爷口中的张泯十分平易近人,跟她见到的张泯完全不一样,她不会将葡萄园让给这种人。一旦没有葡萄园,酒庄别墅也没有任何意义,秘书肖正男在张泯的命令下只好一直缠着罗溪,叫苦不迭地劝说罗溪将葡萄园卖给张泯。

  罗溪不愿意卖葡萄园,她四处躲着张泯跟肖正男,可她掉落的别墅钥匙却被张泯捡到,张泯以别墅钥匙跟手稿威胁罗溪,罗溪不受张泯威胁,她往前一推,无意间将张泯推入葡萄酒池,张泯怒气大发满别墅找着罗溪,甚至搜到了罗溪的房间,就在张泯即将发现躲在床底的罗溪时,张敬中的电话打来,张敬中在电话里斥责着张泯的办事不力,他口吻严厉,完全没有任何父亲的温情,张泯心底里生出几分难过,却又只能强行压下,直接躺在了罗溪的床上睡觉,二人床上床底分别度过了一晚。

  次日,罗溪想趁张泯没醒时拿走钥匙,可张泯却抓到了罗溪,他以葡萄藤来威胁罗溪,要求罗溪签下协议,卖出她手中的葡萄园。在他眼里,葡萄藤无半分价值,罗溪之所以留着葡萄藤不肯卖只不过是想哄抬高价而已。面对着张泯的威胁,罗溪不肯让步半分,哪怕这颗名叫“小聪聪”的葡萄树在其他人眼里无半分价值,可对她来说却是无价之宝。二人僵持不下,罗溪只好离开了房间,她在门口意外遇到了前来找她的陶伦,心底十分欣喜。

谁都渴望遇见你第2集剧情介绍

  

  肖正男跟张泯看到了陶伦的身影,二人误以为陶伦是罗溪男朋友,张泯不肯留下陶伦,罗溪丝毫不畏惧张泯,现如今这里是她的地盘,她想留下陶伦没拦得住。罗溪跟陶伦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这次陶伦是为了罗溪的毕业展览而来,可罗溪的毕业作品还在张泯手中,她对此十分头疼。

  罗溪拉着陶伦出来吃饭,张泯为了遗产的事情不死心地跟着罗溪,哪怕罗溪并不欢迎他,他从二人的对话中意外听到罗溪跟陶伦是自小在福利院一起长大的。吃饭期间,陶伦离席去了一趟洗手间,可他却好奇心突犯,在一睡着的法国男人脸上画了痣。法国男人愤怒醒来,陶伦匆忙拉着罗溪逃跑,张泯还留在原位,罗溪不喜欢张泯,可还是心底过意不去地跑回去,拉着张泯一起离开。二人在法国街头上演一场逃生戏码,张泯明确希望罗溪不要再给他惹麻烦,之后二人跟陶伦会合,三人一起奔跑在法国街头。

  回到酒庄别墅,陶伦想去找一个酒店住,罗溪却不肯让陶伦离开,如果陶伦离开她也会跟着离开,到时候张泯也必须寸步不离跟着她。张泯拿罗溪无可奈何,罗溪在张泯的反对下坚决留下了陶伦,她跟陶伦关系亲密,二人看过吴爷爷的画像后约定好一同去墓园看吴爷爷。

  张泯回到房间,肖正男向张泯汇报工作,迪拜项目的资金紧缺严重,现如今国内已经有记者得到消息散布出去,且张敬中一直给张泯施加压力,要求张泯尽快解决遗产的事情回国,他们拖不了太久的时间。张泯对此颇头疼,他决定先稳住张敬中,并让肖正男去向记者透露露BK集团就要入驻四海集团的消息。

  陶伦跟罗溪过来看望吴爷爷,张泯也跟着二人一同来到,他深知自己现如今做的事情违背了吴爷爷的想法,他很感谢吴爷爷将酒庄留给了他,但他却不得不把酒庄卖了,如果有惩罚的话,他愿意无条件接受,同时他也会请酒庄新的主人好好照顾“小聪聪”葡萄藤。张泯有不得已的苦衷,罗溪并非是无情之人,她心底动容,愿意让出葡萄园的继承权,但张泯必须答应她一年之内不得出售葡萄园,她会在治好“小聪聪”之后再离开。罗溪已经让步,张泯顶着张敬中给的巨大压力答应了罗溪,并将这里的情况一一汇报给张敬中。

  张泯即将回国,别墅里的老佣人为张泯准备了饯行晚宴,未等张泯开口,肖正男率先替张泯拒绝了晚宴邀请,既然张泯不愿参加,罗溪只好邀请肖正男参加。夜晚,肖正男兴高采烈参加晚宴,张泯饿着肚子过来厨房找吃,他自尊心极强地独自一人在房间里啃着面包,还故意在这时将毕业作品还给罗溪,罗溪顺势邀请张泯一同坐下吃饭。张泯坐下吃饭,肖正男喝多了将他跟张泯的身份调换,引得全场大笑不止。吃饭期间,陶伦接到了好友的电话,他的南极之行已经批准下来,定在了这个月的24号,这一去就是五年时间,陶伦必须做好跟罗溪的道别,以及将他心底想说的话一一告诉罗溪。

  张泯准备签下继承遗嘱协议,吴老爷子的律师却质疑起张泯的身份,要求张泯脱下衣服验证伤疤,罗溪先行回避,她来到厨房跟佣人贝蒂谈起签约的事情,贝蒂知道小时候张泯的伤疤在左肩,罗溪心底略存疑惑,她记得张泯的伤疤是在右边。罗溪未曾多想,律师验证过了张泯身上的伤疤,准备签下协议。

谁都渴望遇见你第3集剧情介绍

  

  张泯跟罗溪正准备签约,四海集团的人突然闯进酒庄别墅,他们听从张敬中的吩咐,想要强行接手酒庄别墅。张泯坚决不同意,可张敬中却心意已决,罗溪不懂其中的纠纷,只误以为张泯出尔反尔。眼前一群人只听从张敬中的吩咐,他们想强行拆了葡萄藤,拿下整个酒庄,葡萄藤是吴爷爷跟罗溪的心血,罗溪拦在葡萄藤面前不肯让人动手,张泯见罗溪有危险,他毫不犹豫扑上前去替罗溪挡了一刀。

  张泯手臂受伤,罗溪送张泯去医院,她为张泯付了医药费,却没有钱可以给张泯买水喝。无奈,罗溪只好拿张泯钱包的钱,却意外在张泯钱包中发现一张小卡片,卡片的落款名是张弛。罗溪带着满心的疑惑回病房找张泯,可张泯的一通电话却令罗溪心底顿住,原来张泯想卖掉酒庄别墅是为了凑齐资金,张敬中拿着公司裁员的事情威胁张泯,如果张泯没有解决好迪拜项目的资金,将会有近千个家庭因此失业。

  陶伦约了罗溪一起喝红酒看星星,二人一同躺在院里的草地上聊心,罗溪心底很感谢陶伦在这个时候陪着她,同时她将吴爷爷留给她的钥匙给了陶伦查看。陶伦接过钥匙,将钥匙上的双鱼座告诉罗溪。看完星星后,陶伦背着睡着的罗溪回房间,他将自己的决定告诉熟睡的罗溪并在罗溪的额头上落下轻轻一吻,他舍不得罗溪,所以已经决定不去南极。

  陶伦拿着罗溪的钥匙意外地开了一个小盒子,盒子里的玩物令陶伦模糊想起小时候的事情。与此同时的另一边,张泯睡不着来到厨房,却在厨房遇到了喝多了的罗溪。罗溪满身酒气拉着张泯一起看小聪聪留下的字画,她还给张泯写了一张自愿放弃继承权的说明书,希望张泯能够在离开之后忘了这里的一切,快乐地生活着。看着罗溪睡着的容颜,张泯心底动容,他抱着罗溪回了房间,并等着罗溪醒来。

  次日,罗溪醒来,张泯拿着罗溪醉酒时写的协议给罗溪看,罗溪虽然有些诧异自己写下的协议,可她还是自愿放弃继承权,吴爷爷之所以将葡萄藤留给她也只是希望她能照顾好葡萄藤,让张泯开心,可如果她的存在阻碍了张泯,她愿意放弃所有。正在这时,陶伦拿着盒子过来找罗溪,他十分意外张泯的在场,心底吃醋的他将盒子钥匙分别归还给张泯和罗溪,转身离开。陶伦对罗溪而言是家人一般的存在,她深怕陶伦误会匆忙追了上去,向陶伦解释清楚。房间里,张泯看着手中这份玩具不禁想起小时候的一切,原来他并非吴爷爷的亲外孙,真正的小聪聪已经失踪,他只不过是张敬中跟吴华领养回来的孩子而已,可这个消息一直没有对外宣布,一旦他真正的身份曝光,他将会失去酒庄的继承权。

谁都渴望遇见你第4集剧情介绍

  

  张泯拿着罗溪的手写协议前来找律师,律师却劝张泯让罗溪签下严谨的合约,他在法国已经见过了许多像罗溪这样的临终陪伴。张泯因律师的一番话对罗溪心生误会,他带着肖正男前来学校找罗溪,罗溪本是想给张泯重新写一份正式的协议,可她却突然接到家里人的电话,家里急需用钱,她想跟张泯借五十万,张泯冷笑出声,他嘲讽起罗溪的人品,认为罗溪就是靠着临终陪伴得到葡萄园,再转手将葡萄园以高价卖给他。罗溪没有想到张泯会如此看她,她二话不说当场给张泯写了转让协议,并当着张泯的面将五十万支票撕成碎片,张泯可以侮辱她,但她绝不允许张泯侮辱吴爷爷。

  罗溪在福利院认识的大哥周武开了家青年旅舍,可青年旅舍不景气,周武迫不得已只好借了一笔高利贷,如今高利贷追上门来,周武因还不钱五十万被拘留在公安局,罗溪急需回国保释周武,她顾不得自己的毕业展览,她匆忙收拾行李准备回国,陶伦愿陪着罗溪做任何事情,他非但将自己的全部积蓄十万借给罗溪,更是二话不说决定陪罗溪回国。临走前,罗溪过来酒庄跟“小聪聪”葡萄藤道别,带着满心不舍离开了波尔多。

  张泯在得知自己对罗溪的误会后,他心底生出后悔之意,可罗溪却已经离开,他不顾一切开车追出去,但最终还是晚了一步,罗溪已经上飞机回国,独留他在波尔多。回酒庄途中,张泯将昔日罗溪看中的发饰买下来,看着酒庄前的这颗葡萄藤,他跟罗溪过往的一切纠葛都浮现在他的脑海里,但他没有过多的时间多想,他也必须尽快回国,董事会那边还等着他出面解决。

  罗溪回国,她查过了青年旅舍的账之后才发觉旅舍生意并非下跌惨重,周武之所以借高利贷是为了买理财产品,结果理财平台跑路,周武才欠下一堆债款。罗溪对周武的所作所为既生气又无奈,如今她已经回来,她想要将所有的重心都放在旅舍上,这里有她最亲的家人,她没有办法扔下这里不管,至于波尔多的毕业展,她已经决定不出席。

  周武是因一名叫杨琳的女人才买的理财产品,罗溪找上杨琳,要求杨琳还钱,杨琳却将罗溪带到了她做兼职的地方,声称自己正在做兼职还周武钱。罗溪跟杨琳一同穿上玩偶服,她隔着头套意外看到了从她眼前走过的张泯,二人的缘分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紧扣在一起。

谁都渴望遇见你第5集剧情介绍

  

  四海集团旗下的酒店走失一名孩子,张泯紧急要求酒店的保安部立刻寻找孩子,他也亲自来到监控室查看,在得知孩子找到后,张泯心底松了一口气,目光却紧锁定在了监控屏幕上的外星人玩偶。同时,BK集团的千金刘文娜前来找酒店张泯,她在张泯的办公室里发现一枚头饰,误以为张泯是想送头饰给她,故毫不犹豫将头饰佩戴在自己的头上。刘文娜这次还为张泯举办了惊喜派对,张泯不情不愿过来看一眼,他明确向刘文娜表示他不喜欢这种惊喜派对,同时也将刘文娜佩戴的头饰取了下来。张泯手中的头饰是想送给罗溪的,纵然罗溪穿着一套玩偶服,可他还是心有灵犀地感应到了罗溪的存在,看着罗溪逃跑的背影,他匆忙追出去。

  张泯跟罗溪仅有一门之隔,张敬中在这时过来找张泯,他斥责起张泯的办事不力,要求张泯陪好刘文娜,如果张泯不能跟刘文娜结婚,拿不到BK资源,他就永远不够格当四海集团的总经理,当初他既然能将张泯带回来,他就能让张泯失去这一切。张敬中的话落在门后的罗溪耳中,罗溪这才明白张泯的性格养成以及他自小的生活环境。张泯离开后,罗溪也准备离开四海集团,可张泯却突然出现在电梯前,他主动跟罗溪道歉,并送罗溪回去。

  张泯并没有卖掉酒庄,如果罗溪还想回去上学,张泯允许罗溪继续住在酒庄。除此外,他一直有很严重的头痛症,但只要罗溪呆在他的身边,他的头痛症能得到很好缓解,所以他希望罗溪能够留在他身边,如果罗溪愿意,他不仅会帮罗溪在四海集团安排一个职位,更是会帮罗溪还掉五十万债款。罗溪认为张泯的话不可理喻,她二话不说就拒绝了张泯,甚至冲下车想自己走回去。罗溪的反应在张泯的意料之中,张泯将罗溪劝回车上,继续送罗溪回去。

  二人争争吵吵到了旅舍,周武误以为张泯欺负罗溪,他拿水枪将张泯全身淋了个遍,在得知张泯的身份后,周武跟周末客客气气向张泯道歉,并让张泯留下吃晚饭。既然罗溪不想去张泯身边,张泯便决定赖在罗溪身边,哪怕知道周武只是跟他客气客气,他还是直接留在了旅舍吃饭。饭桌上,周武热情招待张泯,罗溪却不待见张泯,陶伦为宣示自己的主权不仅主动替罗溪挡酒,更是跟张泯比拼起了酒量。张泯跟陶伦喝得酩酊大醉,张泯想跟着罗溪回间睡觉,陶伦却挡在罗溪房间门口,二人发起酒疯,罗溪干脆将房间让给了二人,自己到其他地方休息。

  次日,张泯跟陶伦在床上四目相对,二人都把对方吓了一跳,罗溪已经出去,张泯也到了离开时间,旅舍里最小的孩子小馒头将自己的电话号码留给了张泯,她对张泯眼冒桃花,心底里满是爱慕之心。因着跟罗溪的重逢,张泯心底不错,可办公室里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刘文娜的父亲刘志刚正等着张泯。

谁都渴望遇见你第6集剧情介绍

  

  刘志刚是为了刘文娜而来,他虽然表面客客气气,可话中之意却是要求张泯讨好刘文娜,如今刘文娜一心爱慕着张泯,若是张泯辜负了刘文娜,他有的是办法将张泯从总经理这个位置上拉下来。

  青年旅社的生意不景气,陶伦提起网红民宿的特色,认为他们可以搭建观景台来增加旅社特色,如今旅社资金短缺,根本没有多余的钱搭建观景台,陶伦只好跟罗溪商议要用小视频来宣传旅社。正在这时,四海集团人事部打电话过来,罗溪心底烦躁,她打算去四海集团跟张泯说清楚。看着罗溪的反应,陶伦心底不安,他隐约看出罗溪是在找借口去见张泯,罗溪虽然嘴上不承认,可她的心却无意识地偏向张泯。

  刘文娜得知刘志刚过来找张泯麻烦,她在办公室里哭着向张泯道歉,并紧抱住了张泯不放手。这一幕被前来的罗溪看到,罗溪心底生出几分失落,转身离开,而不知情的张泯在哄完刘文娜之后才得知罗溪过来找他一事,他想出去找罗溪,头痛症却在这时发作。吃过药后,张泯头痛症好转,他打电话给罗溪,罗溪却一直拒绝接听张泯电话。

  罗溪回旅社吃饭,这才得知小馒头去同学家吃,而陶伦也去之前认错儿子的一对夫妻家里吃饭,先前陶伦误以为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还特地从美国飞回来,后来才知道只是一场误会,那对夫妻并不是他的亲生父母,但相遇即是缘,再加上那对夫妻一直没有找到自己的儿子,陶伦便一直暖心照顾着那对夫妻。吃饭期间,周武接到了杨琳的电话,杨琳因还不上房租被房东赶出来,她无投无路只好回来找周武周末兄弟,二兄弟对杨琳死心塌地,他们顶着如今的还债压力还给杨琳一大笔钱,罗溪实在是看不下去,只好立马让陶伦回来开会。周武周末留下杨琳的心思明显,罗溪虽然同意让杨琳暂住这里,但杨琳必须付出自己的劳动力,做起前台接待跟打扫卫生的工作,而她也会开始面试找工作,他们所有人都必须努力做事,直到还清所有的债务为止。

  张泯对刘文娜并没有任何男女之情,他思前想后还是前来找张敬中,他想取消跟刘家的联姻,凭着自己的努力解决迪拜工程的问题,张敬中对张泯没有半分信任感,非但让张泯打消这种想法,更是让张泯在身份暴露前尽早完成联姻,拿到BK的资源。之后,张泯前来看望自己的母亲吴天华,吴天华虽然不似张敬中那般严厉,可满心牵挂的还是自己走失的亲生儿子,并没有对张泯有过多的感情。

  罗溪用免三天杂务跟杨琳租来了一双不合脚的高跟鞋,她匆忙出门面试。等公交车期间,陶伦来到罗溪身边,这才发现罗溪高跟鞋不合脚,他细心地蹲下身来为罗溪贴上创可贴,生怕罗溪受伤。

按单集查看剧情
网络微评
id73663
其实这只是一个无趣的玩笑,在那个夜色四合,万家灯火的时代,在那个需要群众演员的地方,普通人从来都不会如此动听。陶伦原本打算暂时收起盒子,和罗溪一起在路边玩耍,陶伦颇为庆幸遇到了罗溪,并全身心地将他们带回了住处。可当陶伦将这份回忆收起,罗溪来了。陶伦一脸茫然,陶伦苦笑着问到,我当年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朋友,是你把我变成了一个大人?陶伦呆了,陶伦原本接受的爱意消磨了精力,要重新振作。每个爱意消磨后都会持续两三个月。
id49490
陶伦终于理解了罗溪现在的烦恼,陶伦以为自己一时糊涂无法妥善安置这个孩子,她决定抽出一小包自己专门准备的玩具送给这个孩子,为的就是让自己的好闺蜜怎么好好教育他。一个小小的玩具袋子是什么让陶伦决定收下它呢?我还没有想好要拿什么呢,不过你肯定可以有一个下午的时间吧,那我这个盒子的钥匙呢?我有什么特别的待遇可以送给你呢?陶伦很高兴,看到陶伦很大方的送给陶伦的礼物之后,陶伦欢喜地迎了上去。陶伦,你回来了。
id26522
陶伦大叫一声绝对不用给我,转身就离开了。让罗溪很无奈,但也觉得对陶伦而言,一心一意就好,家人待不了几天,的确挺可怜的。正当双方周旋犹疑的时候,吴华以普通士兵身份进来,他只不过是来找陶伦的,又哪里来得及对他到底是谁定下亲事呢?只听他说:我真的没想过,我真的没有想到自己肯定会会爱上一个为了他舍弃自己生命的人。这辈子其实最有趣的事是爱上了一个直男,永远也忘不了他的超级暖男,没有他,我的人生将更加充满滋味。
id14938
张厥没有试图拿走那个玩具,她想就这样过一辈子,为了这个孩子的未来,张厥决定将心底的话送给陶伦,让陶伦可以安心的继续在这个高档酒店混饭吃。于是,泡沫张湮和罗溪在前台取出玩具,将手中的盒子玩具分别归还给陶伦,陶伦因此对张泯心中的泡沫充满好奇,看到陶伦将玩具分别归还,张泯非常生气,于是对陶伦大打出手,而陶伦和张卑的手上都拿着一份玩具,打的格外的重,一个击打约20斤,另一个击打时约15斤,令人血脉喷张。
id16551
张绎为了得到罗溪将来的继承权,为了进一步和他的关系,他将房间进行了整治,所有的门窗都砸毁了,附带的各种家具也全部更换,里面的家具包括床,椅子,椅子等家具全部换成了那种带有弹簧的,弹簧回弹性更好。张绎在这时对陶伦并不感到意外,毕竟她和陶伦曾经一起过,真正的感情在于,张绎对陶伦曾经爱过一阵,对陶伦的兄弟情却只不过是当中的在场的几位特工罢了。陶伦回到房间后,发现酒庄的人都出去一会儿了,陶伦接着发现他的枕头上头上头还缠着些黄纸,他心想陶伦这次肯定不能漏掉。
id58674
陶伦一直在一旁偷偷溜达,然而其实他也明白吴华看自己是不像是张敬中的,因为吴华自己明明是陶朗的真正亲生子,不是别人的。此时陶伦早已不知道什么时候对陶伦产生了兴趣,甚至是觉得他把陶朗的名字缩写列上来,如此而已。慢慢的,陶伦这一下心里似乎应了命令,他决定对陶伦的行为进行法律的起诉。陶伦的密友李潇淡也不甘示弱,他相信只要陶朗真的杀了罗溪,自己就会因为被陶朗杀死而失去酒庄的继承权。虽然陶朗前任已经在1952年去世,在这个经过权贵侯恩溥系并且小时候是少爷,长大之后成了少奶奶,为何陶朗生前最先对张抑告这个案子呢?难道历史会改写吗?说回这件事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