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眼剧情介绍

1-6集

暴风眼第1集剧情介绍

飞机客舱内,此时传来由于天气原因导致航班延误的播报。马尚正坐在座位上一边看杂志,一边安静的等待。邻座的陈灿主动向他打招呼,认为他是没买到头等舱才坐了经济舱。眼看他一身西装革履气度不凡,当真不像是坐经济舱的人。马尚也通过超群的观察力,发现陈灿是刚从国外回来。马尚表情淡淡,自称是做人力资源的,陈灿连忙和他握手,并介绍说自己是从事信息技术行业,在国外待了小十年了。

每时每刻这样的片段,都在距离我们或近或远的地方上演,如果不是接下来的故事提醒你,你可能永远也不会意识到,某一位与我们擦身而过的人,看似普通,甚至是毫不起眼,但他却有可能背负着不可告人的秘密。繁华、喧闹、充满活力且又生生不息,这就是我们所生活的时代。这个奔腾向前的时代,就像是一艘大船,载着我们在深不见底的海上航行,一切宁静平和,往往只是一种表象。航船所向,也许是潜流深涌、危机四伏。只是很多人沉迷安乐、习惯遗忘。这个世界,这个时代,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延续着没有硝烟的战争。有人决绝地捍守正义,也有人跌入罪恶的深渊。一时的宁静,并不意味着危机远离。当你正安享这一切风平浪静的时候,很有可能,你就站在这暴风的中央。

现在时间是五点十七分,国安局侦察科科长安静正在组织一次跟踪监视行动,距离本次航班落地还有十分钟的时间,安静向其他成员重申行动简报,他们这一次行动的目标是一个国际商业间谍,绰号爆破手,真实姓名不详,目前也尚未掌握他来双清的目的。本次任务是省厅直接下达,无论如何都不能向对方暴露自己的行踪。

飞机在双清市落地,目标陈灿出现,国安人员立即密切监视,马尚与陈灿一同下了飞机。马尚随后回到家与家人团圆,并给父母拿出提前准备好的礼物。就在这时,马尚突然接到了工作邮件,于是立马打开电脑工作起来。

陈灿从出租车上下来,随后换乘了一辆黑色私家车,杜猛密切跟踪汇报。马尚陪马母买完菜后一同回家,又想要买瓶红酒,于是与马母分开。随后,马尚又巧遇了老同学贾石,贾石告诉他,高中班主任因为肺癌离世了,明天下葬,让他来送最后一程。

杜猛跟踪陈灿被对方察觉,只好暂时离开,由其他同事接替跟踪。安静全程冷静指挥,但同时又怀疑目标不应该只是一个单纯的商业间谍,宋局对此并未过多透露。陈灿驱车进入柏威年地下车库,各小组也已到达指定位置,安静进行严密布局。

陈灿警惕性极高,先是进入柏威年商场,又进入了地铁站。地铁内人员复杂,跟踪工作不好进行,杜猛几经周折后还是把人跟丢。本次行动失败,安静把责任全部揽于己身,并向宋局提出自己的几点疑问。宋局听完并未多言,只说让安静先回去写本次的行动报告。

次日,安静去参加了王老师的追悼会,并在那巧遇了马尚。随后,二人约着去了咖啡厅,并聊起了各自的境遇。当初安静不辞而别,马尚找了她很久却杳无音讯,他真的很想知道安静当初不辞而别的原因。安静并不想多说什么,而后接到工作消息后离开。

马尚和郝子轩一起去见了秦厅,事实上,二人也一直在追踪陈灿,马尚早就在飞机上趁其不备,在他身上滴落了放射性同位素跟踪装置。随后,宋局给马尚看了双清市国安局侦察科骨干的资料,马尚惊然发现,安静也身在其中。


暴风眼第2集剧情介绍

郝子轩开着车,对于马尚告诉他的安静是他初恋的事情非常惊讶,因为马尚说过她失踪了,郝子轩好奇前因后果,让马尚讲清楚,马尚说起他们二人原本是高中同学,后来恰巧大学在一个班,大一下学期时安静莫名失踪,但就是联系不上,后来找了她整整三年。秦厅和宋局会面,二人说起安静的业务能力非常强,秦厅随后交代任务,目标人物叫做陈灿,他盯上了鼎华集团的一个项目,而陈灿是有组织的,上级有指示必须要连根铲除,陈灿入住的酒店已经查明,现在已经有人在那跟着。

郝子轩在码头停车,带马尚去了行动站,这里有精密的监视仪器,而郝子轩一直在掌控着陈灿的行踪。马尚看着监控分析道陈灿路上没跟人联系,也没有出过酒店,盘算的很仔细。不过现在情况比预判的要复杂得多,秦厅事先给鼎华打了招呼,邹教授特别的配合,不管陈灿有几层上线,他们都要一网打尽。

杜猛向安静说道他跟丢了人,连天眼系统也没能捕获到目标位置,他一整晚也没有找到。安静透过监控注意道这个人还调整了步态,看来他对于他们的技术跟踪手段非常了解。安静注意到鼎华技术研讨会这个切入点,正好宋局过来,安静主动提出采取行动,但是宋局却说他们盲目的行动会浪费行动资源,安静单独和宋局说话,她直言不讳道宋局对于跟踪目标这件事情不在乎,宋局听了之后很生气,但是安静解释道以现在的侦查手段是捕捉不到目标的,还不如将侦查员都撒出去,也好过这样坐以待毙。宋局最终也批准了她的行动,不过让他们隐蔽侦查,不能暴露。

研讨会正在展开,而郝子轩和马尚通过技术手段捕捉到了目标,陈灿假扮成了会场人员,看来马上就要动手。邹教授上台讲话,会上的陈灿也巧妙隐蔽,顺利盗取了电脑里的数据。郝子轩与马尚通过技术手段,在追踪陈灿的位置,只是这时候安静突然出现,马尚怕她会打草惊蛇,立马打电话给秦厅,宋局联系安静立马回来,只是碰巧安静与陈灿擦肩而过,安静意识到自己可能暴露了,告诉宋局,如今只能执行抓捕,马尚觉得现在应该静观其变。宋局指责安静没有隐蔽侦查导致了暴露,安静意识到自己可能破坏了别人的行动,宋局坦言省厅有人专门盯着这个项目,本来想放长线钓大鱼,但是安静觉得不合理,因为陈灿已经拿到数据了,就算放他走,他就会有更多的机会传出数据,她猜测数据是假的,宋局不愿再多说,让她回去和杜猛一起写检讨。

马尚向秦厅汇报任务进展,现在还不明确陈灿被捕的消息是否传递出去,他爸的电话打过来,他急忙挂了,接着汇报陈灿的上线刘宝强,他之前因挪用公款被开除,现在是无业游民,找不到任何犯罪证据,只是一个小人物。马尚认为陈灿的审讯非常重要,让秦厅批准他们接入市区的监控系统,观察审讯宇过程。而安静正在审讯陈灿,陈灿一直矢口否认拖延时间,马尚他们觉得陈灿的表现非常异常,猜测也许有人威胁她,而这时候马尚发现监控刘宝强的画面里,刘宝强一直在重复做一个动作。马尚想起两年前的一个案子,推测道他们约定了联络时间,而一旦超时,交易自会终止,陈灿是想做出合作的假象,既想争取宽大处理,又不想得罪他的客户,而刘宝强是担心过了时间交易终止,他拿不到酬劳,所以监控里的他们看似对时间非常重视。秦厅觉得这一个解释还算合理,于是通知了宋局他们,宋局和安静一起审讯陈灿,他们看穿了陈灿的故意拖延时间,也是改变了说话的策略。

马尚出去给父母打了电话,只是太晚了没有人接听,以他的保密级别,他的父母并不知道他在国安工作,秦厅劝慰他道要有父母支持,这个工作的压力也不小,更何况还要瞒着他们。马尚说起自己经常焦虑,在闲下来的时候都集中不了注意力,但是他干这项工作从来都没有后悔过。安静安排好调岗,要故意打乱陈灿自己计算的时间,在六点十分的时候,陈灿终于松口了,真实时间才五点半,因为他们调整了时间,故意让陈灿看到,陈灿以为过了交易时间,便坦白了他们的联系方式。最后安静宣布行动部署,侦查科分为三组分头行动,宋局向大家说明这次省厅下达的任务有一定的特殊性,大家可能不明白为什么要对他们隐瞒部分的情报,而顺利的完成任务,他们就知道答案了。


暴风眼第3集剧情介绍

C组来到现场,杜猛正在监控着刘宝强,因为刘宝强可能会跟上线联系,安静让他们注意捕捉通话信号,与刘宝强接头的人非常谨慎,通话时间特别短,还使用了变声,而郝子轩和马尚那边已经确定了和刘宝强接头人的位置,他们立马通知安静这边,安静立刻派人前往,不过与刘宝强接头的人也收到了消息,她扔掉手机开车迅速离开。因为时间太长,买家应该不会出现,安静通知杜猛他们对刘宝强实施抓捕。

马尚和秦厅来到现场,查看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他告诉秦厅买家选择在高速公路匝道口等刘宝强的消息,这个地方不能调头,一旦上去的话必须一直往前开,没有备用的逃跑路线,说明他不知道刘宝强已经被他们监控,而他又没出现,说明有人提前向他示警。秦厅说市局的部署根本没有问题,报信的人又怎么知道实际的监控,随后马尚带秦厅来到一所大楼,这栋楼的视野很好,马尚推测了嫌疑人的犯罪过程,他觉得这个买家只是冰山一角,如果还有许多专业人士从背后支援,恐怕他们将面临的是一整个组织,而目前线索又断了,马尚一时半会也回不到北京,他向前厅申请并组。

杜猛他们开始审问刘宝强,他哭道那个人打电话找到他给他钱,让他去指定的地方送东西,还提醒他被别人跟踪了,他全程都不知道这个人是谁。杜猛正向安静说着刘宝强表现的很业余,应该不太可能向买家示警,宋局叫走他俩,带他俩来到了秦厅这里,秦厅向安静他们介绍郝子轩和马尚二人,并说他们两人的身份在市局也要保密,只不过马尚和安静之间的氛围有点微妙。秦厅介绍专案组所处的位置,船上有大功率的信号站,可以满足任何条件下的通讯需求,也可以屏蔽附近的通讯信号。马尚说起今天的重大发现,发现有人远距离监控交易地点的证据,而且嫌疑人还避开了监控。

与刘宝强接头的买家叫做周恋,今天差点被抓,她仍心有余悸,周恋说她爱钱,但不想把自己搭进去,他让乔西川将自己送出国,但是他没有同意。秦厅让他们务必完成这个任务,因为失败的代价没人能承受得起,他将这次行动命名为暴风眼。乔西川和境外的人通话,外国人说技术数据可以往后拖,但让乔西川保证搞到更多的原矿石,并警告他卖家已经付款了,不能出任何问题,乔西川说现在情况很严峻,但是他有办法。安静和马尚寒暄,安静说起听说马尚执行过几个特别重要的案子,这种机会不是每个人都有的,马尚开玩笑说像他这种天赋异禀的人,在哪里都会被重用,他问安静为什么要选择这行,而且还在最累最危险的侦查科,安静说当年退学以后就进了警校,毕业后才干了这行。一路走走就到了今天,马尚没有再追问下去。不管怎么样,接下来的任务都会很繁琐,两个人握手共祝这次任务马到成功。郝子轩向杜猛八卦马尚和安静在大学谈过恋爱,杜猛很是惊讶,转头就趁给安静送夜宵的时候问了这件事情,安静说二人现在只是工作关系。

秦厅和马尚会面,两个人认为应该先从鼎华内部进行分析,而秦厅早就让安静做了调查,安静将鼎华的高层的背景关系一一汇报,而且她还发现了一个疑点,鼎华常务副总裁苗焕阳的女儿苗霏,她有个未婚夫叫做贾长安,而贾长安名下有一家长安科技公司,长安科技公司每一年都能够从鼎华分到大量DS矿石的配额,关于DS矿石的配额是否属实,她还要继续调查。但是马尚认为核心技术还在鼎华,他想进入其内部调查,秦厅打断二人的争吵,说起自己左臂受伤,当时与同事两个人被派去做潜伏侦查,一开始特别顺利,但就是因为进展太快而遭到了内部怀疑,因为年轻好胜心强,舍不得让他功亏一篑,后来有一天他就假装走投无路,挟持了团伙的老大,他的同事打伤了他,获取信任之后,争取亲手处理掉他,再找机会把他放走,他说起这件事就是让安静与马尚两个人培养默契和信任。

苗霏来找闺蜜周恋,她和贾长安就要结婚,想让闺蜜陪她去试婚纱。周恋推脱说下午要陪客户谈生意,随后以亲密照片威胁贾长安,要求见面,贾长安也撒谎开会,没有和苗霏去试婚纱。晚餐时,苗霏心情不好,饭桌上和父亲吃饭说起工作的事情,她想把杨迅换掉,但是公司的实权其实都在庞一山那里,杨迅又是他的人,苗焕阳说这件事情还得再缓缓。


暴风眼第4集剧情介绍

饭桌上苗焕阳接到电话离开,苗霏关心妹妹苗露毕业的事情,苗露说道就快毕业答辩了,可是她的论文选题改了好多次,还是没有定下来,理科硕士学位真的很难拿,而她毕业后的暂时打算想去鼎华的技术部实习,因为专业正好对口,苗霏觉得这个想法非常不错。给苗焕阳打电话的是乔西川,不过苗焕阳以为是另外的人,他说现在国家对稀有资源的把控很严格,他们如果再这样干,无异于是玩火自焚,电话那头的乔西川还提出了要见面的请求。

贾长安买了礼物来到苗霏家里,又甜言蜜语一番,苗霏不再生他的气,其实贾长安对岳父苗焕阳有事相求,有他请苗焕阳增加DS矿石的配额,谎称只有这样他的公司才能拿到新的融资。周恋和乔西川一起用餐,周恋觉得贾长安能凭借他岳父的关系搞到矿石配额,此外,她也丝毫不担心苗霏会看破她和贾长安之间的关系。

马尚向父母说道自己辞职了,他准备投简历试一下别的公司岗位,而且他跟父母说自己想找个房子搬出去住。

杜猛和安静来到游艇的行动站,安静将自己在公开渠道上收集的长安科技的资料拿给宋局和马尚他们看,最后又汇报了自己的疑点,建议让其他部门去查,然后他们配合,这样不会打草惊蛇。

在车上宋局问起马尚从北京又回到双清,有没有什么不习惯,马尚说道大城市的规矩比较多,人情较少,而这里人情世故比较麻烦,宋局说这点和他刚来的时候感觉一样,最后说起来自己也曾在深圳工作过十五年,又宽慰马尚说之所以觉得人情世故太多,就是和自身的这个工作有关系,不能多说,也不能少言,于是顺道说起了安静的父亲,比较理解安静的工作,因为她父亲也是老国安。马尚惊讶她父亲也是干这个工作的,但是看到安静有些回避,就没有继续追问。

苗焕阳来到酒店见一位老朋友徐鹤,徐鹤倒是很殷勤,但是苗焕阳直接摊牌说道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两个人之间不会再有什么合作。徐鹤拿出一张银行卡说是给他大女儿的结婚礼物,但是苗焕阳并没有领情,转身就离开了,他走后,徐鹤摘下人皮面具,露出来的却是乔西川的脸。

苗焕阳在公司的会上宣布自己要离职的消息,因为自己身体状况不佳,尽管会上有很多人挽留,但是他决心已定,会后苗霏来找爸爸,她非常担心父亲的身体,苗焕阳笑说自己描述的夸张了一些,其实现在身体并无大恙。过了一会儿,下属来找苗焕阳,苗霏就先离开了,下属向他报告,矿石的配额虽然不好拿,但还是能拿到一些。

晚上苗焕阳亲自下厨做饭,并把自己的准女婿贾长安也叫来了,贾长安和岳父一起下厨,劝说他不要这么快就辞职,不过苗焕阳对贾长安说道已经办好了他的事。回去的路上,贾长安收到周恋电话,他告诉周恋事情已经办妥了,不过苗焕阳还想多要抽成,短时间内他让周恋不要再联系他,又说起苗焕阳好像看出了他什么,而且今天苗焕阳从公司离职了。

安静和杜某一起训练,杜某对现在他们行动都要听马尚的意见很不满,安静的只是说他办过很多大案,比较有经验,杜猛边没有说什么,只说晚上给安静过生日。安静和杜猛与来配合的老张一起来找贾长安,老张问贾长安他们公司的矿石配额不少,但是没有产品上市,贾长安毕恭毕敬道情况属实,而后说他们大量的矿石,一部分用来日用品的研发,一部分作为战略储备,他又拿出了关于储备的资料,他表明他们公司的基本策略之一就是坚决不会触碰任何法律底线,他还以房地产的例子阐述矿石战略储备的目的。

回去的路上安静疑惑贾长安太配合他们的调查了,先不说所有资料都放在他那里,就说这么重要的资料,随便拿给别人看就有古怪。其实贾长安对于他们的到来还是有一些害怕的,在他们走后,他立马打电话给了周恋,周恋让他把监控调出来拍张照片给他,她要看看是谁去的公司。周恋乔装打扮来找乔西川,乔西川让他们先稳住气,然后他看了贾长安发给周恋的来检查的人的照片,他告诉周恋不用太过紧张,有可能真的是例行的检查。


暴风眼第5集剧情介绍

苗焕阳离职后,庞一山被公司推举为常务副总裁,庞一山和林总在会上宣布单独成立一个人事管理部门,从行政管理中心分离出来,而行政管理中心的负责人是苗霏,庞一山解释说这样有助于招聘,也方便于上级监管,并不是故意针对小苗总。安静和马尚正在查阅长安科技的资料,安静说现在这个行业形势就是谁拿到DS矿石,资本就看好谁,两个人觉得应当先去查一下矿石储备地点,安静关心马尚那边的情况,马尚要去鼎华面试人事主管,安静离开的时候,他追过来送给了她生日礼物,虽然是一本小日历,但是里面夹着一片枫叶,马尚说他们曾经在大一的时候就约好一块去香山看枫叶,不过后来他还是自己去了,这是他找到的一片颜色最好看,最完整的叶子。安静感谢他,并表示自己很喜欢这个礼物,安静刚下车,杜猛先说人没到,但其实一进屋大家都在,屋子里被装饰的特别有氛围,大家一起祝安静生日快,这个惊喜让安静也非常开心。

马尚正在查精华的招聘条件,母亲走过来说起马尚的爸爸曾经在鼎华还没上市的时候给他们跑了十几年的运输,还认识鼎华的高层人员。而马尚也正犯愁招聘条件中有一个卡年龄的条件不符合,他想让爸爸帮他牵个线。安静和杜猛来到长安科技公司,向贾长安要求检查储存DS矿石的仓库,在去仓库的车上,安静说起贾长安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学霸,又问起在他22岁的时候可以选择出国深造或者是留在学校,为什么他都放弃,贾长安感叹道都是为了早点工作,减轻家人的负担,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资格选择自己想走的路。而安静杜猛来到这里,果然有了一些发现,回去在会上说应该先观察着贾长安。

安静来找妈妈,向王叔叔问好,得知妈妈正在和王叔叔交往,安静问王叔叔的人怎么样,妈妈非常满意,并说他是个医生。随后也催促安静赶快找到男朋友,安静随口说了一堆标准,安母笑道就是说的她大学时的男友马尚。

安静和马尚他们在行动站一起讨论案子,因为一直没有找到突破口,而马尚发现了长安科技的研发损耗率比较高,安静觉得可以查一查,而在马尚的提醒,郝子轩也发现了贾长安只占部分股权,而剩下的小股东股东信息又不完整,所以很有可能被别人操控。

安静和马尚出去说话,问起马尚的那边的工作怎么样了,马尚说虽然卡在年龄条件上了,但是他爸爸和苗焕阳也算熟识,可以让他帮忙,安静建议不要将家人牵扯进来,马尚说换个角度来看,这样走后门进鼎华看起来也更加真实。

马骏海带着儿子马尚来到苗焕阳家,却得知苗焕阳离职了,不过苗焕阳说话委婉通透,最后还是留下了马尚的简历。他来找自己的女儿苗霏,他让苗霏多观察一下马尚,看他适不适合在公司工作,而且原来的招聘条件分明就是想推杨迅上位,所以他就借林总的手给他们施加压力,这样一来也有助苗霏,其实苗焕阳也是在培养可靠的人在女儿身边。

宋局开会告知众人长安科技和贾长安存在重大嫌疑,他们和省厅那边已经达成一致,要对贾长安实行全面的布控,具体的布控方案和人员调配由安静来定。安静正在布置任务时,宋局进来说有紧急情况,贾长安被股东实名举报走私国家稀有资源,安静觉得这些情报他们都掌握,但是一旦被人提前公布的话,他们的计划就落空了,不过现在只能立刻抓捕贾长安,而贾长安携带的一堆资料,开车准备跑路。安静他们刚来到长安科技的公司,就被秘书告知贾长安已经离开了,与此同时,杜猛去贾长安的家里也没有发现他的踪影。


暴风眼第6集剧情介绍

赫子轩通过手机定位找到贾长安的位置,马尚立马打电话通知安静,贾长安在路上调转车头,险些酿成车祸,而他来到周恋的餐厅附近,但是打电话联系周恋,却打不通,随后接到苗霏的电话,一开始贾长安还说举报信是假的,后来只是向苗霏反复哭诉道自己知道错了,苗霏以为他吓坏了,让他赶紧去公司找她,贾长安进了鼎华的停车场,可是车停在了监控死角,赫子轩他们这边并不能捕捉到车的具体位置,约十分钟后,安静和杜猛他们也来到停车场,却发现车内的贾长安已断气。

见到贾长安的尸体,苗焕阳和苗霏非常伤心,安静说稍后法医会告诉他们具体的死因,苗焕阳询问安静那封举报信的真假。安静说这个不方便透露,但是他们确实调查长安科技有一段时间,最新一批送往那里的矿石已经被扣下,而苗焕阳的表现看似毫不知情。

马尚向众人分析道停车场只有六个位置是监控死角,而贾长安事先也没有想与苗霏见面。通过法医鉴定贾长安的肺含有大量的一氧化碳,死因是汽车尾气中毒。杜猛认为这是贾长安畏罪自杀,而安静和马尚认为并不能这么早下结论,宋局让安静继续盯紧苗焕阳,无论他有没有参与走私,他都是一切的源头,安静也觉得作为贾长安未婚妻的苗霏应该知情,而马尚在思考贾长安的死到底对谁有利,安静认为贾长安的走私案也有可能与鼎华的的窃密案联系起来。

安静和杜猛告知苗焕阳父女要对贾长安进行解剖,苗霏提出要与他们谈谈,她觉得贾长安并不是自杀,她也同意再次进行尸检,她要知道事情的真相。而苗焕阳主动打电话联系乔西川,质问他贾长安一事是不是他干的,但是乔西川说他不会做这样的麻烦事情。周恋问乔西川接下来的事情该怎么办,乔西川说必须找到新的供应商,恢复供应,周恋说她想撤出去,但是乔西川不同意,并警告她道贾长安的死就是为了保护她。

马尚接到鼎华人事部打来的消息,周一上午十点让他去面试,他开车来到鼎华的停车场勘察,觉得贾长安被他杀的可能性很大。众人又聚在一起讨论案情,赫子轩通过监控证实贾长安出公司时手里抱着一堆文件,但是安静说她赶到的时候,文件已经不翼而飞了,而通过调查,贾长安临死前拨出去的一个电话也是一个伪实名电话,马尚说了自己的推断,根据监控死角的范围,他觉得凶手可能是藏在了贾长安的车后备箱里,而贾长安在整个过程中也没有反抗,安静和马尚不约而同的说出可能是熟人作案。随后安静也向马尚说出她的推理,凶手可能藏在旁边的车的后备箱里,一直到封锁解除后才离开的,可能是鼎华内部的人。而安静也担心马尚进了鼎华后,一旦暴露身份也是很危险的,不过马尚说他要迎难而上,安静祝他面试顺利。

饭桌上马骏海说起苗焕阳的准女婿贾长安自杀了,马尚却装作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一旁的妈妈非常担心因为马尚是苗焕阳介绍进去的,害怕儿子会受到牵连,但是父子俩都说事情并没有关联,让她不要瞎操心。马尚来到鼎华公司应聘,而杨迅在他旁边问道他之前在北京是干什么工作的,马尚笑说自己之前干的是猎头工作,马尚以为他也是来面试的,也问起他是干什么工作的,得知杨迅就是鼎华的人,马尚对他一通吹捧。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