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眼第23集剧情介绍

 

苗露来到苗霏办公室,给姐姐送来丝巾,而苗霏根据对妹妹的了解,知道她有事相求,面露希望程雷能够负责公司目前这个项目的最终核算,但是她听说庞一山已经跟邹教授说了,让喻浩然来负责,她请姐姐帮忙帮帮程雷,她希望程雷能够竞选上邹教授的助理。苗霏疑惑妹妹为什么现在对程雷这么上心,苗露解释是因为前段时间杨迅打了程雷,说其实杨迅本来是想找苗霏的麻烦,这样间接就是相当于程雷于她们有恩,而苗霏也答应帮忙。

林总召集众人开会,苗霏说自己有一个提议,新产品上市在即,接下来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投入生产,而在这个环节中,她认为需要一个善于沟通的专业技术人员去跟工厂那边对接,自己人盯着也会保证不出现差错,而这个工作难度不小,她认为只有喻浩然可以胜任,而庞一山却说数据核算这么重要的工作交给程雷那组的话,他们组的有很多新人可能不能胜任。苗霏和庞一山各执己见,林总说会后再单独讨论。会后,林总对苗霏说有人匿名举报苗露和程雷之间的关系,加上苗霏在会上的举动,她觉得苗霏是想把程雷推上去,而她不希望苗霏变得和庞一山一样,最坏的结果就是喻浩然和程雷都离开了这个组,数据核算的工作没有人负责,林总觉得不要人为的割裂公司,只要是团队有战斗力,能为公司赚钱才是根本,而最重要的也是合作。

马尚回到行动站,告诉大家项目的最终工作还是交给喻浩然了。杜猛让安静先回去,他留在了行动站,而他和马尚说调查安静父亲的案子已有了些重要的线索,当年的肇事司机入狱半年多,有个慈善机构免费给她女儿做了骨髓移植手术,而且最后还幸存了下来,虽然一起做手术的有23个儿童,但是这件事情看起来还是很大的疑点,杜猛查到了这家慈善机构的背景,资助那个慈善机构的是一个跨国企业赫尔末斯集团旗下的一个小公司,杜某怀疑赫尔末斯当年早就已经操控了这个小公司,只不过谈好了条件之后,几年后才正式收购,而赫尔末斯集团就是重工业,能源企业,安静的父亲,当年也就是查的能源走私案件,杜猛说这家小公司的老板70多了,每年都会拿出盈利的百分之二十资助慈善机构,慈善机构也是真的在做慈善,只不过被大公司利用了,好人做坏事。

杨迅主动联系之前找他的何平,何平正是乔西川假扮的,他来到酒吧与杨迅会面。杨迅向他借了二百万,何平倒是欣然答应,不过带他来到一个地方,说让他玩牌散散心。

苗露因为没有帮到程雷有点自责,但是程雷不在乎,只说自己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可以了,而看苗露这么沮丧,程雷主动请她吃饭,苗露要吃西餐,程雷说那就去她姐的好朋友周恋那里吧,结果二人到了这里,发现她的餐厅被贴了封条,于是苗露说他们换一家日料去吃。安静发觉了马尚和杜猛他们在查父亲的案子,不过马尚让安静先不要插手,以免影响她的精力和情绪。安静告诉马尚在周恋出事的地方发现有丢失的车辆,而那个车辆现在都没有找到,马尚打开车中的音乐,说当时他们俩的恋情就是靠这首歌官宣的。

杨迅赌场里面输的精光,而且还借了钱,这时候乔西川伪装的何平正好回来,他向赌场的当家人南希说让杨迅缓几天还钱,南希说需要利息,何平倒是很大方的说利息直接从他的账户里扣就行,杨迅向何平说这个场子不干净,而何平他假装非常生气,并说他不信任杨迅。

而安静和杜猛他们找到了失踪的那辆车,经过检测只发现了一份可疑的毛发,但是数据库里又没有相关的信息,所以只能说这个人没有在国内实施过犯罪行为,而宋局说有情报提及过一个相当活跃的犯罪分子,代号是蝙蝠,是个亚洲人,但是没有证据显示他来过中国。杜猛想起了马尚曾经解密的周恋临死前发出的信息,就有可能有蝙蝠的意思。宋局说他可以将资料发给秦厅,看看他那边有没有蝙蝠的更详细的身份。

苗露来找姐姐,让姐姐请她晚上吃西餐,顺便说起来周恋的餐厅怎么关了,但是苗霏推脱说她最近也联系不上周恋,于是岔开话题问妹妹为什么和程雷的关系走得很近,苗霏说都有人将报告打到林总那里了,苗露觉得小报告就是喻浩然打的,于是就说她就是要和程雷谈恋爱又怎么样。

杨迅和一个叫勇哥的人吃饭,这位老总准备送她的侄女出国留学,而杨迅之前在英国留过学,他说他认识这方面的人,不过需要耗费点费用。安静准备去开例会,结果接到王叔叔的电话,王叔叔说她妈妈的情绪有一点不对,安静请了假立马赶回家,而安静妈妈好像很生王叔叔的气,让他先离开。安静的妈妈给安静开门,说老王不相信她说的话,她认为当年安静的爸爸就是被人陷害才出的车祸,而且她说自己没有那么容易就犯病,她没有想象的那么脆弱。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