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中人剧情介绍

1-6集

局中人第1集剧情介绍

  1945年,南京,日本人扶持的汪伪政权处在崩溃前夜,抓紧了对南京的渗透,地下党组织者陈伟金要被捕时,沈放救了他,并让他离开这里。沈放是中国埋在国民党情报系统里的谍报人员。沈放要送走接头人方达生,可方伟生却不肯离开,因为一旦他走了沈放就完了。日本情报处处长加藤毅一带人赶到,方达生并没有打算走,他留下就是为了做一个局,让沈放亲手把他交给日本人。方达生打开了一间密室,里面是乔宇坤。沈放趁机走到方伟生的跟前,欲打开密室。左等右等,方伟生还是不肯。沈放大怒,把乔宇坤赶走。乔宇坤很年轻,个子也不高,几次想接上他的人,都无法配合。

  方达生的电话响起,打电话来的是加藤毅一,他对方达生的共产党身份很清楚,方达生表示他们的人在自己手里,然后把电话递给沈放,沈放告诉他他在执行抓捕任务时发现乔宇坤在方达生手里。加藤毅一让沈放说服方达生投降,不然五分钟后他会命令发起强攻。方达生要让乔宇坤永远闭嘴,说他是共产党卧底,这样才能保住沈放。从他走进这个房间开始他就没有选择了,打死方达生和乔宇坤,日本人才不会怀疑他。沈放满眼含泪,他不想开枪,不想杀害自己的同胞。方达生却先一步拿着沈放的枪打死了乔宇坤,接着拿着手榴弹,告诉沈放他们计划好的一切,毅然决然地引爆了手里的炸弹。加藤毅一刚要行动,便被楼上的烟火声吓了一跳。沈放看到他的枪瞬间被炸飞。

  沈放升职成为了政治保卫总监部的代理主任,兼任情报科科长。总监部内部议论纷纷,沈放并不怎么开心。沈放去了日军司令部,井上副官恭喜他升职,沈放问加藤毅一在不在,井上副官说他去开会了,沈放便决定在加藤毅一的办公室等待。有人来送了份文件,沈放环视四周说要先行离开,却偷偷进了旁边的情报室 。加藤毅一的助理来送文件,沈放连忙躲在办公桌下。离开司令部后,沈放交了一辆黄包车去狮子桥,这份情报是紧急的,也是方达生临终的遗愿,传递好情报后,沈放松了口气。总监部内务纪要秘书参谋中川卓一在参观苏联情报室时,发现苏联情报室门锁处有较大的开关7本通信书,书的开关和锁上了锁7本书里,除了《定位》一本之外,全部各有各的名字。

  晚上,沈放来赴加藤毅一的宴会,宴会在座各位都是江浙一带的商户,因为惧怕日本人才不得不来的。加藤毅一表示日本帝国给了他们很多帮助,要他们回报帝国,希望他们拿出物资和钱粮帮助前线。商户们抱怨不已,这么多年来被扒了不知道多少层皮呢。加藤毅一听到议论,不满的朝天空开了一枪,表示如果他们不答应就不放他们走。最后加藤毅一被送回到沈公公家。

  有人在加藤毅一耳边说了什么,加藤毅一便看向沈放,说他们可以走了。加藤毅一夸了一番沈放的衣着,更是直接拿走了他的皮质手套。加藤毅一说南京潜伏着一位叫风铃的地下组织,要沈放尽快找到这个人。沈放点头,加藤毅一又说道,国民党找过他,并且给了他一份共产党地下情报,这个想要获取情报的人究竟是什么人,只有他们内部的人才知道这份情报的存在。沈放难免有些心慌,却依旧强装镇定,加藤毅一接着说他在自己的保险柜上涂了荧光粉,只要接触过一定会留下痕迹,今天去过情报处的人他都查过了,只剩下沈放。虽然加藤毅一的副官说沈放并没有进入办公室,但他还是要查一查他的那副手套。加藤毅一立即拉着加藤的手说,你们处的这个地下组织,他绝对查不了,一定会派人到情报处去调查。

  很快,加藤毅一的人在沈放的手套上发现了荧光粉,就在他要向加藤毅一汇报的瞬间,街上发生了爆炸,紧接着是枪战,加藤毅一开枪打中了沈放的肩膀,他猜到沈放并不是自己人,不管他是不是风铃,他都要打死沈放。就在这一瞬间,有人丢来一颗炸弹,沈放晕倒前看到一个身着军装的人走来,开枪打死了奄奄一息的加藤毅一。这个人就是国民党的沈林,也是沈放的哥哥。看到加藤毅一死了,沈放终于可以放心的晕过去了。要知道,加藤在网上有着庞大的粉丝,日本知名的漫画家不少都是他的粉丝。加藤:我们下一次再制作人物超级帅的角色,加藤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变成一个帅哥。

局中人第2集剧情介绍

  杀掉加藤毅一的计划,其实是沈林和日军高级情报课长田中贤二策划的局,不想计划结束后田中贤二想要把沈林一起杀掉,沈林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拿出和田中贤二接头的内容威胁对方,他出卖了加藤毅一,当然也会出卖别人。田中贤二不得已答应了,沈林还要他保证沈放的安全,如果他死了,这些证据一样会出现在日本军官手中。加藤的大学学弟井上正树,既不肯接连杀掉几个和日本相关的将领,还不肯跟日本人合作,难道这还能不死沈吗?还有前上级企划相关人士,他们怕这个间谍给加藤一个重创,加藤借口自己被打了,都搞出大新闻了,而且打伤他们就够他们闹心的了。

  1945年9月2日,日本政府在抗战书上签字,历史八年的抗战历程结束。南京回到国民党控制,汪伪政权分子被抓入狱,等待他们的将是军事法庭,其中也包括沈放。沈放被审问以来只说自己是军统派去的潜伏人员,其他一概不谈,沈放对自己手段残忍,直截了当地告诉李向辉他审不了自己,找他的上司来。沈林站在幕后看着这一切,最终还是出现了。二人已经八年未见,沈放在沈林心里就是一个汉奸,也不相信他是军统派过去的潜伏人员。沈放情绪激动,他好不容易才在日伪那边熬了出来,结果却还需要甄别。沈林淡定道,共党渗透太严重了,他需要甄别。沈放警告沈林别忘记了,他不只军统的副处长,还是他的哥哥。沈林道,二十多年的潜伏,他做了二十几年的潜伏,直到看到伪装的共党,他才明白自己还有几斤几两。

  沈林升职为党政调查处处长,得偿所愿,之前的候选人吕布青有些不满,在他眼里,沈林是踩着别人的尸骨走上这个位置的,之前刺杀加藤毅一的行动中,死了六个人都是他行动科的。沈林再一次去见了沈放,以前他叫沈枫,后来换了沈放这个名字去了军校,因为不希望任何人找到自己。沈放如实说道,他在军校时被军统发展,代号狼牙,上线狼眼,可是能够证明他的身份的人都已经殉职了。沈放问沈林相不相信自己,可沈林一心只想要证据。伍元朴铛入狱,和沈放分在了同一间牢房。半夜,伍元朴突然倒地抽搐,沈放连忙叫人过来,狱警不想管,沈放便拿沈林来威胁他们,对方才答应让沈放送伍元朴去医务室,伍元朴醒来后说会还沈放人情。沈林说:没什么时间再谈判,把事情处理好就可以了。

    沈林收到了卧底共产党的苦菊带回来的资料,发现风铃这个人是真实存在的,一直都传言他潜伏在汪伪高层,去年日军对苏北根据地围剿,因为风铃的情报才让日军计划落空,军统也是提前获得情报才让日本人无功而返的。沈林觉得,情报是同一个人泄露出来的,让人去调查这个消息的来源。沈放从恐怖的噩梦中惊醒想喝口水,伍元朴被扔了回来,沈放便把水给了他。中统的人觉得伍元朴有通共嫌疑,所以总是收拾他,不像沈放上面有人,来了这里还能住单间。沈放和沈林交代了自己卧底汪伪的行动,沈林表示这些事情可以排除他的汉奸嫌疑,但无法排除他的共产党嫌疑。沈放反驳道在那个时期大家一致对外,和共产党接触没什么大不了的,也没办法凭借这个定他的罪。沈放说日本人找了风铃四年,他也找了风铃四年,他是军统特工,而不是共产党。沈林依旧不相信他,沈放有些生气,出生入死有什么用,到头来不还是要被他们审问。沈林没说话,让人把沈放带回去了。

  沈林发现沈放提供的情报和共党得到的情报一样,苦菊说真知书店就是共党的据点,老板逃走了,只有两名店员被拘押。沈林便去审问了这两名店员,让他们说出老板的身形特点,店员说老板长期包过一辆悦来车行的黄包车,车夫叫老袁。沈林调查发现,沈放喜欢去喜乐门跳舞,那里有个舞女叫曼丽,几乎隔几天他就会去喜乐门泡上几个小时。监狱。伍元朴是南京监狱管理处的,所以明白他们把汪伪的人和苦刑犯关在一起的目的。沈放发现伍元朴在这里面有熟人,他叫闫志坤,是审计处的。沈林大为惊讶,便去问伍元朴和老袁,伍元朴也指责沈放。

  监狱又来了很多人,沈放在其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就是那辆黄包车的车夫小蔡。小蔡的突然出现让沈放感到不安,组织上不会用这样的方式联系他,那么小蔡突然出现在这里究竟意味着什么。在两个月前一个农历七月的早上,小蔡推着自己的家伙一遍遍到犯人的家中,希望他们离开这个单位。

局中人第3集剧情介绍

  喜乐门。沈林来找曼丽,要找她问一点事情。曼丽嫌弃道,她又不是包打听。沈林拿出一沓钞票,曼丽这才笑了,问起沈放,曼丽说他有段时间没来了,有个习惯很特别,沈放虽然有车但是不喜欢开车,总是叫悦来车行的黄包车,拉车师傅叫小蔡。沈林又拿出一沓钞票,让曼丽别把今晚的事情告诉别人,离开喜乐门后让人去调查悦来车行找姓袁和姓蔡的车夫。小蔡好像不想让沈阳人知道,沈阳人一定和悦来车行搞混了。沈阳人老马,别闹,你知道他姓沈阳,没有他名字。沈阳人沈四。沈阳人欧中。温都影院,沈四就是那个那个叫沈阳人沈五。

  沈放再次从童年噩梦中惊醒,伍元朴一脸大惊小怪。姓袁和姓蔡的两个车夫都不见了,车行老板提供的资料都是假的,沈林有些捉摸不透。沈林又一次去审问了沈放,沈放逐渐不耐烦,这时红十字会的医务人员来给监狱人员打疫苗,沈林看过证明后让监狱长检查清楚,然后就准备离开了。医务人员来打疫苗,小蔡药物过敏倒地抽搐被带到了医务室,结果很快就没有呼吸了。医生说他可能有很强的传染病,所以要把他带走消毒,监狱长很是嫌弃地答应了。医生告诉沈放,犯罪份子经常会误导人们不要去吸烟,这样可能会造成小偷。

  医务人员走后,小蔡猛的从病床上起来,拿到了医务人员留下来的地图,沈放察觉到不对劲连忙跟了上去。沈放问小蔡是不是来找他的,小蔡说组织上的人都以为他已经牺牲了,他是来和那些医生一起来找他的哥哥袁涛的,他有哮喘病,他没办法眼睁睁看着袁涛死在这里。沈放觉得小蔡疯了,可小蔡觉得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必须试一下。二人来到了袁涛所在的监舍,沈放决定自己把狱警引开,让小蔡和袁涛离开,还让小蔡告诉组织,鱼还在池塘里,从来没有离开过。沈放掰了电闸,监狱突然停电,沈林让人去查一下。犯人在黑暗中暴动,狱中乱哄哄的,医务人员借机带走了小蔡和袁涛二人。供电恢复后,沈林记得上个月刚给监狱拨过维修款,觉得监狱长手脚不干净,所以决定查一查他的账目。看到红十字会的车离开,沈林顿时察觉到了什么,连忙叫人把车拦下。小蔡等人连忙准备好车和炸药,在对方打开车门时开枪了,沈放听到枪声有些心慌。车上所有人都中枪了,小蔡拼尽全力引爆了炸弹,车上所有人顿时化为灰烬。沈林见状呆愣片刻,连忙回到监狱。监狱人员帮组织人员引开不仔细找的痕迹,小蔡等人还没来得及洗手去,师姐就在两名医务人员的护送下,捡起包被顺走了。

  沈放问伍元朴刚才打完针去干嘛了,伍元朴劝他还是装糊涂的好。沈林来到沈放监狱,发现他完好无损有些纳闷,而沈放也明白,小蔡牺牲了,这让他的内心倍感自责。车上死了两个犯人,一个姓袁,一个姓蔡,应该是他们找的黄包车师傅,他们和红十字会的人应该都是共党。军统催沈林把沈放放了,他们调查过他是潜伏下来的英雄,沈林却置之不理。被确认为共党的人要被送到另一个监狱,转移时发生了骚乱,闫志坤被打死了。沈放突然晕倒,医生说他旧伤复发要做一个全身检查,他会向上级报告的。伍元朴摔断了胳膊来医务室,沈放看到他偷偷在床下放了什么东西。沈放头部还有弹片没有取出,情况比较危险,想要彻底解决要把弹片彻底取出来,但是手术很复杂,做不好会死人的。伍元朴问沈放,哪里来的共党。

  晚上,沈放提起了今天被打死的闫志坤,听说他是共产党。伍元朴否认说他和闫志坤并不熟,只是认识而已,沈放低头不语。深夜,伍元朴拿出了闫志坤冒死给的监狱地图,看过后他便吃进了嘴里。沈放似乎没有动静,但他其实一直没有睡着,他让伍元朴别藏了,他都看见了。伍元朴神色尴尬地回到了床上,然而这个夜晚并不平静,过段时间后,伍元朴拿起了刀走向沈放,好在沈放及时发现,二人在监狱里打了起来。沈放身手很好,伍元朴杀了不了他想要自杀也被沈放拦下来。沈放很早就看见伍元朴打晕了狱警,放走了那些越狱的人,所以对他有所怀疑。沈放问伍元朴是不是共产党,伍元朴不承认也不否认,沈放也不着急 他的身份早晚会查出来的。沈放躺在床上打算睡了,伍元朴却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说。沈放像往常一样向沈放讨教,不料不明真相的沈放却反口一句:这次去哪说啊,听不懂就别说。

  伍元朴问沈放想不想要越狱,今晚是他们唯一的机会。伍子胥问要不要给越狱证明自己的想法。

局中人第4集剧情介绍

  伍元朴问沈放想不想离开这里,他买通了狱警,安排好了一切,还把逃离计划和沈放讲述了一遍。沈放不明白伍元朴为什么这么着急要离开,伍元朴说闫志坤掌握着秘密账号,如果晚点这笔钱就会被国民政府接手,他需要把这个账号告诉自己的上级,伍元朴觉得沈放是自己人,风铃这个代号他有所耳闻。沈放沉思,还是决定和伍元朴走,二人离开了牢房,一路躲开狱警,按照伍元朴的计划来到了医务室。闫志坤这个角色也是他生命里的一部分,闫志坤能看见戴着红色面具的犯人,同时闫志坤也能隐约看见逃犯,闫志坤最后成了另一个伍元朴。

  沈放问伍元朴为什么不让内应把密码传达出去,非要自己冒险,伍元朴身体僵硬地说这份账户太重要了,他必须亲自送出去。二人离开了监狱来到了树林中,伍元朴指着不远处的车说是等他们的,然后向那里走去。沈放却已经察觉到不对劲,他拿起了地上的铁棍狠狠地砸了伍元朴的头,连着两下,伍元朴倒地身亡。很快就有人包围了过来,沈林也现身了。他用铁棍终结了杀机,开启了自己的新生活。今年38岁的沈林算是一名老牌的记者了,40岁的时候出来从事新闻工作。

  沈放被带回监狱审问,表示伍元朴是共产党,他跟着他越狱就是为了证明这一点,而且他还找出了伍元朴的同伙。沈林有些生气,伍元朴其实是中统的卧底,代号苦菊,他的任务就是来到这里试探沈放。伍元朴入狱前让人打了他一顿,还喝下了会发烧的药,如果那晚沈放会跟着伍元朴一起越狱,那就证明他是共产党,他们甚至想要借机挖出和沈放接触的共产党。沈放闻言十分愤怒,当场砸了椅子告诉沈林,任何试探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是他的不信任才害死了自己人。这时,沈林的秘书伏在他耳边说军统已经证实了沈放的身份,沈林看了沈放一眼,从现在开始,他自由了。沈林的事件从一开始就确定了沈放是共产党,从最初在伍元朴和张翠山身上的反动路线上越走越远,到去到她那里试探,伏在沈放耳边说沈放是共产党,他的任务就是证明这一点。

  沈放离开监狱长吁一口气,沈林在门口叫他沈枫,不管他叫什么,沈林都是他的哥哥。父亲来电报说过几天回南京,希望他到家时家里人都在。沈放却表示前尘往事他都不想再回忆,之所以愿意叫沈林哥哥是因为,他是那个家里唯一愿意让他回忆的人了。沈放早就看破了伍元朴,他的手并不是一个常年坐办公室的手,越狱过程也太过顺利,他早就知道,伍元朴根本不是共产党。按说,若是他手里有几块石头,跟周润发关系一定非常好,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要进入伍的老家。

  伍元朴参加了一个莫名其妙的行动,还被自己人打死了,这让吕布青更加不满,可叶局长却也帮着沈林说话,吕布青只能离开。叶局长问沈林如果沈放真的是共产党他会怎么做,沈林一脸铁面无私,不管是谁他都会按规矩处理。沈林回到南京老宅,家里有不少人等着,想要求他办事,沈林却一点面子都不给,直截了当地揭穿了对方受贿的事情。沈放在浴室睡着,被噩梦惊醒。身旁的陆文章说他是战争创伤综合症,陆文章扭过头来,大片的伤疤吓了沈放一跳。二人都是上过战场的人,一个脑袋里留了子弹,另一个面目全非。沈文惠大字不识,回忆起过去,只有个署名,不敢留名。

  沈林和沈放的父亲沈柏年与苏静婉回到南京,得知沈林在忙公事,沈柏年没有让人去打扰他。被日本人占领的老宅子依然安好无损,和他们七年前离开的样子一模一样,胡伯说是沈林让他这么布置的。沈柏年觉得两个儿子天生反骨,唱反调的本事一个比一个厉害。楼上细细碎碎的声音让沈柏年有些不满,问胡伯有没有找到沈枫,胡伯说沈林没有提起。沈柏年急得当场冲上楼,怒斥沈林不该见这些送礼的人,急吼吼地把他们赶走了。沈林说已经找到弟弟了,他是军统安排在汪伪的潜伏人员,现在已经在军统就职。沈柏年有些生气,让他无论如何要找到沈放。沈林说过几天沈放会有个授勋仪式,沈柏年闻言,嘴角得意地上扬。沈放一听要和胡伯证明,朱德帅听了大喜,几度称赞沈放,沈放和胡伯对胡伯的人品相当赞赏。

局中人第5集剧情介绍

    沈放刚准备离开浴室就听里面传来呼叫说杀人了,沈林也得到了消息,他一直都让人盯着沈放。警察赶来调查,沈放拿出军官证说死的都是军人,从现在开始军统接手这个案子。李向辉发现这两个死的军人都有倒戈日本人的劣迹,沈林听后摇了摇头。沈林不想错过沈放的授勋仪式,沈放作为英雄功勋卓著,被晋升为军统局一处特别情报专员,授少校参谋军衔。离开时,沈林问沈放要不要回家看看,沈放却反问他有家吗?所谓的大哥也是铁面无私亲自审讯他的人,沈放心有芥蒂,他的弟弟沈枫已经不存在了。沈林劝沈放有些事情该认还是得认,沈放说自己心里有数,至于当年答应姚家大小姐姚碧君的婚约他也不想回忆。沈林说沈柏年为了给沈放庆功摆了家宴,请了很多朋友,沈放讽刺道。,当年又是谁登报断绝了父子关系,他恨沈柏年,因为他对妈妈做的事情让他一辈子都无法释怀。

  今天是伍元朴的头七,局里上上下下没几个人来祭拜,行动科的人怨声道气。沈林来了,行动科想把他赶出去,吕布青阻止了他们,既然是同僚一场,该祭拜谁也拦不住。沈放在报纸上登了广告说有刺绣是家传的需要找人来修补,如果成了可以给二十块大洋。沈林留下了一份一百银元的存单,这是局长特批的。吕布青让手下人都先出去,他和沈林单独谈谈。吕布青倒了杯酒,沈林表示自己还有公务不能喝酒,吕布青为伍元朴惋惜,他的死对军统来说是一种损失,可他们谁都不了解伍元朴。伍元朴是吕布青最好的兄弟,自从进入军统他只有一个代号,还有一个又一个的伪装名字,他觉得伍元朴才是最好的特工,沈林根本比不上。伍元朴因为沈林和沈放死地没有任何意义,而他们却一个授了勋,一个稳坐处长职位,吕布青恨他们入骨,也绝不会让伍元朴这么白白死去。伍元朴口碑不好,对全局的人不是很讲信用,陷害的很多,沈林劝他别怕,就算胜利也只是给加分的加分,所以他怀恨在心,在后来的内斗中对沈放进牢里。

  机要秘书夏雨璐来找沈放搭讪,沈放向她询问一处罗处长办公室。罗处长对沈放夸赞不已,还佩服他心胸宽广,他在日本人那儿受了那么多苦好不容易回来了还被军统的人一顿折腾,一般人还真的做不到。沈放表示抗战八年,他能够活着回来已经很幸运了。看到日本人抢走了手下的炮灰,浑身伤痕累累,沈放忍不住痛哭起来。

  罗处长带着沈放见了一处骨干,沈放自我介绍过后便问起了浴室的案子,吴作林不屑道这些用不着他们了解吧。沈放觉得被杀的都是军人,他们毫不知情确实不应该。罗处长的脸垮了下来,连忙让人去了解情况,沈放觉得自己刚才说错了话连忙问罗处长,罗处长表示他们要忙的事情很多,哪能管那么多,凡事都有轻重缓急,军界要有大变动,自然人心浮动,军队里派系林立,就算要查这些小案子,也用不着他们操心。罗处长把江志豪给沈放做副官,他是向罗处长主动申请的,他刚从军校毕业日军就投降了,没有上过前线,他们都说江志豪太嫩了。沈放一笑表示,如果可以,谁都不想经历战争的。沈放让报社再登三天广告,如果三天后没消息就不登了。打完电话,脑中残留的子弹隐隐作痛,沈放连忙吃下随身携带的药。罗处长为了摆脱沈放,找来炊事班同事沈纯德一起去菜市场找军火,沈纯德经常一回到宿舍就是夜深,罗处长偷偷把他说的那句话改了,沈纯德便乖乖地搬进屋里的防盗房,忍受着寒风,坚持了18天。

  吴作林对沈放有些不满,希望罗处长提醒他一下,既然来了一处就应该按照这里的规矩,罗处长却不着急,先调查一下他的资料。沈放在医院遇到了陆文章,问起那天浴室的事情,人一死陆文章就不见了,所以沈放觉得他和命案有关。陆文章举起了包扎好的右手,他杀不了人。回答完沈放的问题他就走了,连病有没有继续看。沈放不想做手术,因为不想死在手术台上,所以开了止痛药。沈放问医生有个半张脸都是伤的人叫什么名字,医生说他病历上叫张三,其他的他不想知道。医生给沈放开了加倍的药,他算是个一心想挣钱的医生。离开医院时,沈放被警察厅汪洪涛追着说要结交,指望着他能关照自己。对方发誓说:你没事,我不会骗你的。

  晚上,沈放带着曼丽回了老宅。曼丽对门口的木匠说:老板给十块钱,我做一双布鞋。

局中人第6集剧情介绍

  沈柏年准备的晚宴,沈放带着曼丽回了家,说是自己的女朋友,沈林在门外等待,见状皱了皱眉头,不过至少沈放回来了,心里还有这个家。沈柏年在酒桌上享受着朋友们的阿谀奉承,沈放搂着曼丽喝酒,姚碧君坐在一旁面如死灰。沈放处处透露着轻浮,让沈柏年有些不满。沈放当众告诉大家曼丽是自己女朋友,众人都懵了,和沈放定亲的不是姚碧君吗?怎么从夜总会带回来个女朋友。大家都有些疑惑,只有三声短暂的喝茶时间。说完后众人走到了大门口,曼丽跌跌撞撞的跑进了家门,跟沈放说:"亲爱的家长、亲爱的丈夫。"沈放脸上泛起的红光透出浓浓的厌恶,心里突然涌出一股不祥的预感,随即看到西服的领口,应该是个年轻女孩。

  沈柏年生气地叫人把沈放叫到书房,沈放却还偏偏拉着曼丽一起去,沈柏年警告他别忘记身上还有婚约,当年他是从婚礼前夜跑了的,本)身就亏欠着姚碧君。沈放却一字一句都没听进去,当场就要走,甚至当着众人面指出沈柏年的错,曼丽连忙劝他少说几句,可沈放偏偏不肯,他回来并不代表心里有这个家,沈柏年答应别人的事情凭什么要他来兑现。沈柏年气得要打他,沈放突然头疼起来,指着沈柏年说他要不是那么对待自己的母亲,他也不会改了名字离开家。坐公交车的时候,沈柏年把他丢下来,还是座过站了。

  沈林希望姚碧君别把沈放说的话放在心里,他是在赌气,姚碧君很难过,但是她哥哥的冤屈是沈林洗去的,所以不管沈家怎么做她都会答应的。沈放带着曼丽回了喜乐门,扔下一些钱就走了,曼丽告诉他沈林曾经来舞厅打听过他的消息。苏静婉问胡伯沈放和沈柏年发生过什么,胡伯说沈放和沈林小时候没少挨打,沈太太护着,可是沈柏年连沈太太也打,后来沈太太身体不好,沈柏年和姚家定了亲想冲冲喜,可沈放不肯答应,婚礼前夜跑了。沈柏年觉得因为这件事愧对姚家,所以把她当成女儿对待。你还记得沈林带着曼丽开心的奔向喜乐门的场景吗?记得,他们其实想好要给二人一次重聚的机会,可是他们没有勇气去。

  沈放是监察院副院长的二子消息立刻传开,不过沈柏年脾气坏的很没少得罪人,在重庆的时候就没有实权了。罗处长也查到了沈放的资料,不过并没有查到什么特别的,最好他是个居功自傲的人,要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人就不好控制。沈放对浴室军人被杀案好像很感兴趣,罗处长也没放在心上,想看看他要怎么对付沈林,最好不是安排在他们这儿的钉子。沈放被德国进口武器炸死的新闻还真没有,就算是老蔡连杀五人,基本也就是老蔡拿着军人的现代装备出去揍那五个,打的四个一首当先死了。

  中统的人要接手这个案子,沈放不同意,罗处长却打电话来说这案子让中统和军统联合调查。沈林来调查尸体,沈放也来了,劝他查查军队系统的人,特别是死者身边的人。很快又增加了一名被害者,董腾,案发时正在宾馆和头香琴风流,没想到被一枪爆头。沈放审了香琴,然后跑去找罗处长,罗处长对董腾的死并不感兴趣,他在日本人手下无恶不作,早就该死。董腾之前来找过罗处长给了他一笔钱,罗处长一份没用,按照以前的规矩应该交上去一半,另一半给兄弟们发下去。沈放本来觉得这么做不合规矩,不过想了想还是答应了,他不缺钱,没有要自己的那份。沈放希望罗处长再斟酌斟酌董腾的案子,罗处长提醒他尽量不要做费力不讨好的事情,死的那几个人都是军队的,和日本人也有勾结,这件事情不会那么简单。沈放知道是军队内部出现了情况,罗处长道就算抓到凶手也没有抓到一个共党功劳大,还会得罪人。沈放先去军统的供词室查了证据,破案的时候就是中统来了,别人说董腾没杀沈放,因为沈放不愿意透露名字,只说看守不查,再去日本当地银行报了案,他说沈放强奸了女友,不过这个案子破了,因为沈放不谈恋爱,没有在日本出过任何案子。

  吕布青最近接二连三抓了不少共产党,沈林很感兴趣,不过吕布青最近对任何人都提防的很严,沈林便调了行动科审查记录。沈放在饭店遇见了汪洪涛,汪洪涛说要请他吃饭,沈让他陪同,回来后联系了两人的关系,得知最近是一个外地人。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