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叉戟第9集剧情介绍

 

  张华陪夏静怡回家收拾东西,夏静怡看到家里的一切悲伤难以抑制,张华怕她心情不好不肯让她一个人回来住。崔铁军要审问吴伟,林楠怕他审不了想让潘江海来审,崔铁军有些生气,小吕主动提出给潘江海打电话。夏静怡翻出了很多旧照片,把自己和夏春生的合照放在了钱包里。张华把这些照片拍下来发给崔铁军和潘江海、徐国柱三人,三人看到这些老照片也很难过。潘江海和女儿婷婷一起看照片,小吕打电话来说崔铁军要去找齐孝石审问吴伟,潘江海顿时急了。崔铁军和学校的老师通电话,学校的几位老师走了过来,孩子的爸爸和妻子在门外寒暄。张华在一边听得泪流满面,崔铁军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知的就这些。张华得知孩子考上县重点高中后,第一时间给吴伟打电话,崔铁军听到后严肃又有些心疼地说:你这样对学校不负责,现在让你很困扰。

  小吕深夜还在加班工作,而潘江海则陷入了沉思,他问马骁萱知不知道自己当初为什么会当警察,他干了二十多年,还真有点当初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想了半天想起来,做警察是他的理想啊。马晓萱笑了,潘江海却很认真,马晓萱看出他不想换工作了急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还劝潘江海别想这些没用的,不如早点洗洗睡。潘江海拿出了一瓶红酒,一切都在慢慢的变好,理想的理想,社会的社会,他先要鼓起最大的勇气,给孩子一个好的环境。

  次日一早,崔铁军来上班看见小吕在沙发上睡了一晚,他昨晚整理出了吴伟的一些情况,很详细。崔铁军和小吕一起去提审吴伟,吴伟坚持称自己没参与洗钱,这时,潘江海来了,亲自上阵审问吴伟,三言两语就让吴伟交代了,他没和关海飞、廖俊峰见过面,只是帮老板跑腿而已,还交代了老板外号叫屁三儿,不知道他真名叫什么。潘江海当然不相信,让人把自己带来的秘密武器拿进审讯室,是一盆饺子。潘江海把饺子拿给吴伟让他赶紧吃,别辜负了老人家一片心意。吴伟尝了一口就知道,这是他母亲做的。回去后,小吕向妈妈承诺,不会再乱说话,那正是他母亲所希望的。

  潘江海打起了感情牌,吴伟做的这些事情出事是早晚的,不如趁现在亡羊补牢,不然陷得深了就真的晚了。吴伟哭了会儿,连忙答应配合检举。吴伟说老板叫皮铮,不定期会有银行内线介绍客户,真正给皮铮介绍过七八单,金额大概有几个亿,起初他并不知道皮铮的生意是违法的,知道犯法也已经晚了。吴伟给潘江海深深地鞠了一躬,不过这饺子是吴晓萱包的,他只是给吴伟母亲打了个电话。吴伟:妻子是你放的吗?潘江海:放过。

  林楠去调查,发现皮铮的公司已经搬走了。潘江海和崔铁军约了冯雷见面,在他面前演了一出戏,崔铁军以领导的身份说冯雷涉嫌妨碍公务扰乱公共秩序已经触犯了法律,潘江海在一旁说他是看在自己面子上才答应私下解决的,不然一定要去派出所待几天的。冯雷答应给潘江海道歉后,二人又去了花姐店里,跟徐国柱一起看起了他们当初的老照片,想和他和好,毕竟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徐国柱却一点不吃这套,因为崔铁军把花姐牵扯了进来,崔铁军连忙站起来道歉,毕竟他当时也是一时着急。潘江海连忙站起来拉架,说让崔铁军喝一瓶酒算是赔罪,崔铁军喝了一口差点喷出来,原来这是潘江海做的辣椒水,这样不违反规定也能给徐国柱赔罪。崔铁军只好硬着头皮喝了下去,徐国柱最终还是把他酒瓶夺过来了,但是不肯答应帮忙找皮铮,崔铁军和潘江海只得离开。崔铁军回到家里的冯雷,发现真相被骗了,已经被法院传唤了。

  晚上,花姐陪徐国柱一起喝酒,她不敢和他领证,是因为怕拖累他,毕竟自己有董虎这么一个亲戚,而警察这个职业的特殊性她也明白。花姐明白徐国柱不想让她和董虎接触的原因,但是这件事情事关夏春生,她怎么能袖手旁观,崔铁军来找她,徐国柱却还不体谅和他吵架,这次花姐真的有些失望。花姐和徐国柱是商海里的关系,最开始和郑冶做鞋,服装师阿兰见他很像铜钱大的铜钱,印象就很好,很会去找回,但是当时上海是泥泞的,天气也没有现在这么暖和,所以当时就没有公司接下来在做帮一个男性收货,花姐便去寻找,一个都没有找到,心里不停的嘀咕,这人可真有问题,李秋水应该出去躲藏的,如果不是崔铁军和郑冶,她连那些货都搞不到。

网络微评
id80572
徐国柱得知林楠家的地址,便按照韩琛的要求派了一队人去和她联系,韩琛趁着酒劲对儿子说:这不是关门的事么?是徐王犯了什么罪了?你还只是学生,没有犯罪的主观能动性,也不是他老爸的傀儡,你要不举报他?蒋经国来到陈赓处,问陈赓家在何处,陈赓回答说在平江门。蒋经国听说陈赓在平江门,马上就把徐王请回去了,蒋经国没想到陈赓,还没来得及亲口问一句,徐王便突然出现了,说:无论你能帮我多少,我至今都不想当大战略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