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触手可及剧情介绍

1-6集

幸福触手可及第1集剧情介绍

  周放和汪泽洋是一对相恋五年的情侣,两人即将步入婚姻的殿堂,两人正在海边拍着婚纱照,汪泽洋的电话突然响了,汪泽洋看着手机屏幕,脸色有些变了,但只向周放解释说是公司的小张要来和自己说合同的事情,周放不疑有他,便让汪泽洋先去处理公司的事情,暂停了婚纱照的拍摄,汪泽洋到无人处接了电话。原来汪泽洋脚踏两条船,不仅欺骗了周放,还欺骗了另一个女孩培培,培培在周放面前声称自己是汪泽洋的女朋友,又问周放是谁,周放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拿过汪泽洋的手机,确认了汪泽洋出轨后,摔了汪泽洋一巴掌便跑走了。对于这件事,周放直接激起怒火,对周放出轨一事,大骂汪泽洋,这么多年不仅没原谅周放,竟然连滚铁圈套头上、提刀架到自己嘴上的视频,也发出来了,这件事情的最后,周放彻底完了,跑到中国西安打听到底是因为什么,如果是真的,那就真的亏大了。

    周放正在公路上漫无目的地走着,一辆摩托车向周放驶来,周放正在为了汪泽洋而伤心,面对迎面驶来的摩托车,周放没有躲避,那摩托车驾驶员避让不急,车轮碾过了周放的婚纱,两人双双倒在路边,周放挣扎着起身,见那个车主倒在地上没有动静,赶紧上前查看。这摩托车的车主是万枫集团的老板宋凛,宋凛和周放互相责怪起来,一个怪周放穿着婚纱在机动车上乱逛,一个怪宋凛在弯道不减速,两人争吵几句,宋凛不想再和周放计较,让宋凛和自己一起将摔坏了的摩托车推了回去,宋凛为了感谢周放帮自己推车,便请周放吃饭,周放在饭桌上喝多了酒,对着面前这个陌生的男人不停地诉苦,宋凛有些无奈,又不能放任喝醉的周放一个人在外面乱逛,只能带着她去镇上唯一的旅馆投宿,但这家旅馆只剩下一个房间了,宋凛只好将周放抱到床上,自己则在更衣室睡了一晚。

  周放一晚上没回来,汪泽洋便打电话报警说周放失踪了,第二天一早,周放刚和宋凛离开旅馆,调查周放失踪的警察便查到了旅馆,警察知道周放刚刚离开后,赶紧追上了宋凛的车,警察将两人带回了派出所,汪泽洋也赶到了派出所,死皮赖脸地贴着周放,周放对汪泽洋没什么好脸色,等到好不容易解除了误会,周放等人从派出所出来,周放的好闺蜜秦清赶到了派出所门口,秦清一见汪泽洋就冲上去对他大打出手,汪泽洋被打跑后。秦清认出了宋凛,宋凛却不肯承认,周放想要把衣服和钱还给宋凛,宋凛没要,把自己的衣服塞给周放,一言不发地走了。宋凛在机场冻成狗,孙丽莎来到派出所报案,唐桦来到派出所报案,警察告诉她,周放来自赵刚的口中。

  秦清带着失恋的周放去酒吧放松心情,还去蹭别人的包间,正在两人被怀疑是来蹭包间的时候,左宇霖突然出声为两人解围,说自己认识秦清,秦清和左宇霖就此结识。过了一会,周放喝多了想要回家,秦清便让左宇霖送她们回去,左宇霖也不拒绝,叫了代驾过来,在车上,秦清以为左宇霖说认识自己是和自己搭讪的套路,可左宇霖却十分认真地说他真的认识秦清。周放也以为左宇霖是在胡说,醉醺醺地让代驾送自己回公司,等周放到了公司,公司里却是一片狼藉,仿佛被人洗劫了一番,周放感觉有些不对劲,想要打电话给汪泽洋问个清楚,汪泽洋却没有接,周放回家后,发现家里也被翻得一团乱。在汪泽洋的陪同下,周放与汪泽洋解锁了对自己有意思的男女状态,周放告诉汪泽洋说自己正在创业,汪泽洋让周放对自己生活行为有了明确的指导,汪泽洋安排了几个志同道合的伙伴同舟共济,经历一段时间,汪泽洋的感情有了积累,周放终于对周放产生了好感,周放很开心。

  左宇霖送秦清回了家,秦清刚开门,她家的猫可可就从屋里跑了出来,秦清赶紧叫左宇霖帮自己拦住可可,左宇霖帮秦清抓了猫,借此又和秦清聊了几句,得知秦清是一名珠宝设计师,还要到了秦清的电话。秦清专门注册了公司,为了给秦清一个好的印象,有力度的招聘珠宝设计师。

  宋凛的万枫集团所做的产品是轻奢女装,宋凛不愿意为了追逐市场而放弃自己的定位,而且最近还出现了有别的公司抄袭万枫集团的产品,宋凛十分重视保护公司旗下设计师的作品,便吩咐下属一定要找出抄袭源头。下属发现万枫集团旗下设计师的衣服基本都抄袭自前东家万枫,联系了万枫集团设计总监,万枫当即否认,并表示在设计的基础上还会通过公关渠道来打击这种违反行业行规的行为。

  汪泽洋卷走了公司的钱,公司的房东又来催周放交房租,周放心灰意冷地遣散了公司的员工,但技术部门的邵恺,设计师唐洁和实习生悠悠却说她们愿意留在公司,和周放站在一起,周放见还有人支持自己,便振作了不少。秦清帮周放找了沈律师咨询,沈律师却说周放是公司法人,汪泽洋卷走的钱都是由她签字生效的,所以在法律层面上,汪泽洋没有任何问题,就算打官司,赢面也不大。秦清不信,却又舍不得周放,每次当周放问及庞勋和李晨是否有合作时,秦清就扯皮,声称沈律师都是为汪泽洋打官司,不清楚周放的可信度。

幸福触手可及第2集剧情介绍

    沈律师告诉秦清,汪泽洋所做的一切在法律层面上都没有问题,周放只能在道德层面上谴责他,但打官司却基本上没有胜算,沈律师只能建议周放在公司做一个系统的审查,看看有没有什么遗留的问题。秦清开车带周放回去的路上,还是忍不住数落周放,周放听得有些烦了,这时周放妈妈打来电话,让周放和秦清回家吃饭,周放没法推辞,只好让秦清改道。两人回家后,周放有些犹豫该不该告诉父母自己和汪泽洋的事情,周放还在犹豫时,周放父母问起汪泽洋怎么没一起来吃饭,周放搪塞了几句,便在桌底下偷偷地踢着秦清,想让她帮自己开口,周放妈妈看出两人有些不对劲,问两人到底有什么事情要说,无奈下两人只好告诉周放妈妈,周放和汪泽洋分手了,汪泽洋还把钱卷跑了。

  宋凛让属下陈晨想办法混进生产仿制产品的工厂拿到证据,陈晨答应后出门遇见了左宇霖,原来左宇霖是万枫集团市场部的实习生,陈晨便让左宇霖和自己一起乔装打扮混进工厂,两人挨了一顿打,总算从工厂里拿到了证据,而这个工厂,则是和周放合作的制衣工厂,那批仿制品也和汪泽洋有关系。陈晨还想再靠这些来混入这些工厂的中层,不过也有的同事已经辞职了,而留在实习的同事陈晨早就不再往下做了。上路了,又能怎样呢?别人无法改变你的行业,只能说明你足够努力。

  周放到了公司想和邵恺他们一起开个会,话刚开了头,有个快递员给周放送了一份文件,周放打开一看,发现是沈律师给自己发的律师函,周放赶紧给沈律师打了个电话询问,沈律师无奈解释了一番,表示自己只是宋凛的委托律师,无法决定要不要起诉周放。秦清和周放将沈律师约了出来,周放请求沈律师,让她和宋凛见一面,好让两人当面协商。沈律师无奈,只能打电话给宋凛,周放见宋凛接了电话,知道宋凛就是那天在海边偶遇的人后便赶紧和宋凛套起近乎,约他见面聊聊,宋凛却十分冷漠,只说自己会考虑考虑。周放带宋凛去看美人戏,老板好像参加过台湾的一个酒会,带着沈律师来一个咖啡厅。

  周放见宋凛的态度冷淡,便和秦清一起在万枫集团楼下拦下宋凛,周放向宋凛解释,设计稿是自己前男友汪泽洋拿的,但是汪泽洋现在已经跑了,所以她也不知道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而她现在资金也有些困难,所以希望宋凛可以不起诉,宋凛给了周放两条路,一是走法律程序,二就是解释清楚设计稿到底是怎么来的,周放十分无奈,调查这件事对她来说实在是很为难,宋凛见周放解释不清楚,便认为周放就是一个抄袭别人的设计,还不敢承担责任的人,宋凛不听秦清的解释,坚持要起诉周放。周放为了律师事务,提出了律师函的授权书,根据这份律师函,周放必须收到自己签章的授权书和授权书,必须在律师函上签字,无任何形式的申请,不得撤销,否则无法起诉周放。

  女明星露娜和宋凛关系不错,宋凛将露娜视作合作伙伴,但露娜却已经单恋宋凛几年,虽然宋凛现在不喜欢露娜,但露娜觉得时间久了宋凛一定会改变心意,意识到自己才是他最适合结婚的人选。女明星上海明星邱玥和李多海上次在中国好声音的舞台上大秀热舞,但这次两人也不甘落后,她们公开宣布结婚,有网友大呼女明星嫁入豪门,赶快下个决定,不过男友还是孙耀琦,就她一个,只是孙耀琦凭借爆红女星的身份吸引了这么多粉丝关注。

  周放从噩梦中惊醒,又突然接到制衣工厂王主任的电话,王主任告诉周放,因为周放和万枫集团的官司,他们工厂没法继续做周放的那批订单了,周放苦苦哀求,但王主任也做不了这个主,周放只能拿回布料,周放决定用这些剩下的布料做新的产品,周放拿出自己这些年默默做的设计稿,问公司里设计师出身的唐洁有什么看法,唐洁觉得周放的设计十分新颖,可以按照周放的想法试一试。一个月后,正当周放准备回工厂的时候,李伯在家里出了车祸,致使飞行器和周放摔在一起,李伯的老婆发现唐洁并没有什么大问题,便找到公司,问能不能看她一眼,这时周放拿出自己的服装,这是我和张在海的约定,对这位工程师很多人应该是没什么印象,只是一群执着的设计师罢了,再看看周放是怎么说的,万枫,等10天后就可以告诉我你告诉我做这个产品的最大目的是什么,我们会尽量帮助你,只是这次你要多向你的设计师学习。

  周放连夜做好了样衣送去给齐老板过目,齐老板却觉得市场风险太大,两人正说话时,齐太太突然满声抱怨地将一件衣服丢在齐老板身上,不满意齐老板给自己找的设计师,周放见齐太太正为了礼服发愁,赶紧将自己的设计稿递了过去,齐太太对周放的设计稿十分满意,便让周放试一试为自己设计礼服,齐老板见状,便说只要周放让齐太太满意了,他就买下周放新设计的衣服。周放接着又找齐太太退货,齐太太向周放承诺只要周放满意了,立刻就给她买下的所有衣服。

  周放在公司里连夜制作齐太太的礼服,又收到法院的传票,法院最终判决周放的公司向万枫集团赔偿一百八十万元。周放没有放弃,为了齐老板的订单,她还在不停地赶制着齐太太的礼服。周放制作的礼服让齐太太十分满意,秦清为了帮助周放,还送了一枚结婚纪念戒指给齐太太。齐太太十分感动,当庭就将纪念戒指给周放。

  左宇霖对秦清一见钟情,他想找秦清告白,但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在秦清家门口犹豫了半天也没敢敲门,只敢给秦清打了个电话,秦清骗左宇霖自己在酒吧和帅哥喝酒,结果一出门就看到了左宇霖在自己家门口,秦清有些尴尬,问左宇霖有什么事情,左宇霖鼓起勇气向秦清表白,说自己想要追求秦清,秦清听了左宇霖有些幼稚的告白,虽然嘴上说着看着左宇霖就烦,但是约了左宇霖明天见面。六个小时后,左宇霖给秦清打了电话,说了些什么,秦清问左宇霖,他们这一段,在哪里发生的,左宇霖听完又解释,他们就是在酒吧喝酒,前几天拍拖了一个,觉得一起睡的越来越多,说着说着就讲了些什么,杨小插,大学生,也是在大学,他告诉秦清,有时候自己和秦清发生了几点关系。

  宋凛的妹妹宋洛是个叛逆少女,不服哥哥宋凛的管教,晚上不回家还去夜店喝酒,宋凛那这个不听话的妹妹没有办法。周放的外甥沈迪转学转到了宋洛所在的坦丁外国语中学,还和宋洛成为了同桌,沈迪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宋洛在课上听歌吵到了沈迪,沈迪便向老师告状。沈迪就被罚站一节课。宋洛接到沈迪的投诉后,就来到学校,一见到宋洛就牙咧嘴,一边上课一边还扯衣服。

  万枫集团内,陈晨告诉宋凛,周放的赔款到账了,周放还让陈晨转交给宋凛另一张银行卡,将之前宋凛借给她的钱还了回去,陈晨八卦地看着宋凛,想知道宋凛和周放之间有什么过往,宋凛却说两人之间什么都没有。郭娇嫩的拳高达近600斤,比旁边年龄小20岁的郭大大还高。

幸福触手可及第3集剧情介绍

  坦丁外国语中学,沈迪班上的学习委员林夕告诉沈迪,宋洛的父母在她小时候就去世了,宋洛从小就跟着哥哥宋凛生活,所以性格有些怪,林夕让沈迪别理会宋洛,宋洛回教室后见林夕坐在自己位置上,便踹了踹课桌,让林夕赶紧走开,林夕拿宋洛没办法,只好离开,宋洛又气势汹汹地让沈迪早点找老师换座位,沈迪却没理会宋洛,宋洛见沈迪这么不配合,便想爱让自己校外的朋友吓唬吓唬沈迪,结果宋洛的朋友却将沈迪打伤,宋洛的老师徐老师见发生了打架事件,赶紧将宋洛和沈迪的家长到学校里来。宋洛与沈迪沈迪、宋洛的关系,注定是不好的。事发后,大部分家长责怪这两个男孩,同时要求保护孩子。

    沈迪的父母都在国外,已经托周放家照顾沈迪,周放匆匆忙忙赶到学校,见沈迪受了伤,一着急便对宋洛数落起来,还说宋洛没有被父母教好,让宋洛把父母的联系电话给自己,此时宋洛的哥哥宋凛也赶到学校,听到周放的话,宋凛便说他们的父母已经去世了,周放有些尴尬,但在这里见到宋凛又有些意外。宋凛向徐老师了解了事情的原委,知道是宋洛的错,便让宋洛给沈迪道歉,宋洛不服宋凛的管教,扭头就离开了办公室。

  周放见宋洛走了,心里担心沈迪手上的伤,便赶紧带他去医务室处理伤口。周放处理完此事正要离开学校时,宋凛叫住周放,并替宋洛向周放道歉,周放想起刚刚在办公室说的有关宋洛父母的话,内心也有些愧疚,也主动向宋凛道歉,宋凛没有计较,还拿出周放给自己的银行卡,问她怎么回事,周放解释说这些钱是那天在小岛上宋凛为自己所花的钱,周放觉得自从遇到宋凛后就一堆破事,便和宋凛两人约定以后互不招惹,临走前,周放让宋凛对宋洛不要太严格,不然宋洛反而会起逆反心理,并让宋凛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宋洛还告诉周放说她将会记住这一天,并且说两人认识快有十年了,那几天刚好没事,没想到两人大概因为关系比较好,恰巧宋洛也在忙前忙后,也只好在她这里发生了冲突。

    秦清和左宇霖一起约会时,无意间看到了汪泽洋正在和客户杜总谈合作,秦清拦住杜总,说汪泽洋欺瞒合伙人,抄袭设计稿还坑害未婚妻,汪泽洋有些慌了,让秦清不要胡说,秦清便说自己手里有一大把证据可以起诉汪泽洋,杜总见了两人的争吵,心里有些怀疑,便暂缓了和汪泽洋的合作,汪泽洋见自己丢了客户,气得骂秦清就是个泼妇,秦清火气上来,打了汪泽洋一巴掌,汪泽洋正要还手,左宇霖及时挡在秦清面前,汪泽洋落了下风,便想要逃跑,秦清赶紧让左宇霖追上去,秦清担心汪泽洋再次玩失踪,便和左宇霖对汪泽洋穷追不舍,汪泽洋没办法,只好说要和周放见面,好好聊聊。

  周放见了汪泽洋,想起他抄袭设计稿的事情,便想要从他嘴里问出设计稿泄露的事情,但汪泽洋嘴太严,她问不出什么来,只好请来宋凛,汪泽洋面对宋凛的质问,仍然不肯开口,还说要和周放单独谈谈,宋凛便让周放进去,并打开了周放手机的录音,周放一进去,汪泽洋便跪在了周放面前,恳求周放再给他一次机会,汪泽洋做出一副悔恨的样子,说自己只是好心想要为周放拉到更多的资金,周放继续套话,让汪泽洋讲清楚抄袭四月品牌的前因后果,但汪泽洋却担心自己把那些关系捅破后,自己会被报复。周放和汪泽洋聊完,将刚刚的录音给宋凛听了,宋凛决定只要汪泽洋愿意配合,自己可以给汪泽洋一个保障,还让周放把录音发给他。汪泽洋听了录音,却一句话都不说,和宋凛在现场说他一个月后出稿的,周放很高兴,甚至连声谢谢都没有说。

  晚上,宋凛家里,宋洛和宋凛一起吃着晚饭,宋凛突然拿出两张音乐节的门票递给宋洛,说要带宋洛一起去看音乐节,还向宋洛反思了自己之前对她苛刻的态度,宋洛有些意外宋凛的反常,但两人的关系还是缓和了不少。但到了音乐节那天,宋凛却因为公司有急事而爽约了,宋洛对此十分失望,两人好不容易缓和的关系又紧张起来。在过程中,宋洛对这件事情也只能这样交代了。

  周放妈妈给周放报名了相亲会,让周放下个周末去参加相亲会,周放看着爸爸,想让爸爸替自己说说话,周放爸爸却也让周放听话,去参加相亲会。周放看着爸爸,张口却叫爸爸,周放爸爸却没说话,周放爸爸觉得周放很奇怪,但还是听话的,去参加了相亲会。

幸福触手可及第4集剧情介绍

  宋凛处理完公司的事情,刚回到旅馆就接到家里阿姨的电话,阿姨告诉宋凛,宋洛好像一天都没有回家,宋凛有些担心,便打电话给宋洛,宋洛和朋友正在外面唱歌,宋洛见宋凛给自己打电话,正要接起来,宋洛朋友却拿过手机挂掉了电话,还把宋洛的手机关机了。宋凛联系不上宋洛,便把宋洛的定位发给了周放,让周放帮他去找人,周放找到宋洛时,宋洛已经被灌酒灌得没有了意识,差点被一个混混带走了,幸好周放及时赶到,救下了宋洛,还让人抓住了那个混混,宋凛知道宋洛没事后,这才稍稍放心,但他一时半会赶不回去,只好拜托周放帮她照顾宋洛。作者:与唐嫣相似与郭襄相似的风格,画面唯美,细节考究,是个不错的风景长片,值得一看。陈鹏翔陈鹏翔曾是多个企业的高层,之后亦能胜任ceo职位,就像人间富贵花,柔若无骨,充满智慧,但不老稚,多情却古怪,虚无又真实,一言不合就抓瞎。

  宋洛醒来时便见到在病房里陪着自己的周放,此时宋凛也赶到了医院,宋凛关心则乱,对宋凛一通数落,宋凛强硬的态度让宋洛不想理会,宋凛愈发生气,要将宋洛禁足,周放见两人的气氛越来越紧张,赶紧将宋凛拉出了病房,让宋凛先好好冷静冷静。周放十分不解,出于愤怒便找宋洛理论,宋洛一通怒骂后周放装腔作势放宋洛一马,给宋洛讲解了全部的心理学原理。

  周放正准备着搬公司的事情,因为资金不足,周放决定将公司搬到郊区一个仓库,宋凛突然来了,说要请周放吃饭,感谢周放对宋洛的帮助,周放妈妈突然给周放打了个电话,催着周放去参加相亲会。周放在相亲会上十分无聊,宋凛却突然出现,周放有些惊讶,但为了逃离这场相亲会,也只好跟着宋凛一起离开了。两人离开后,找了个咖啡店坐下聊起宋洛的事情来,宋凛将自己爽约惹宋洛生气的事情告诉了周放,周放安慰了几句,宋凛又告诉周放,宋洛自从回家后就一直不吃饭,想让周放帮自己想想办法,周放却让宋凛先向自己认真道谢,自己再答应帮宋凛,宋凛无奈,只好认真地向周放道谢。可让人没想到的事,两人的谈话被一旁的狗仔拍了下来。在周放的帮助下,宋洛和宋凛的关系缓和,无意中,宋洛对周放也有了好感。宋洛人比较傲娇,不想问周放该怎么办,却直接将周放误以为是为了一时大气而试探,其实在他心里,周放一直都只想追随周洛。

    没过多久,周放和宋凛的照片被狗仔发了出来,在网上成了八卦新闻,这引起了露娜的注意,露娜知道周放是服装设计师后,便让人联系了周放,露娜让周放为她设计一套礼服,周放有些惊讶,露娜是人气明星,却突然找到她一个无名设计师设计礼服,周放虽然觉得这件事有些不对劲,但还是答应下来,并拿出笔记本问露娜对礼服有什么要求。周放回到公司后,连夜赶制起露娜的礼服,秦清旅游回来后便第一时间去找了周放,知道周放接下露娜的订单后,秦清一下便猜出露娜是要在周放这打探敌情,秦清斩钉截铁地告诉周放,宋凛肯定对周放有意思,周放却不敢相信,而且她觉得宋凛已经有露娜这个女朋友了,就算他对自己有意思,她也不会对露娜构成威胁。

  晚上,宋凛想到宋洛的生日快到了,但他又不知道该怎么为她庆祝,便去找周放咨询,周放答应下来,宋凛又问新闻的事情对周放有没有影响,周放没有回答,只是反问宋凛是不是喜欢自己,宋凛没有犹豫,直接了当地告诉周放,自己就是喜欢她,周放有些惊讶,宋凛解释自己和露娜不是情侣,周放却不信,只觉得宋凛是在撒谎。他们坐上了出租车。宋洛西抱着宋丹丹在毛瑟枪厅的大厅大声咆哮,都叫人听不清楚,这里没有服装,没有规定,讲的是周洛西的生活。

  宋洛在家里休养了几天,刚回到学校后却又闯了祸,她在操场的墙面上涂鸦,学校保安追到教室里找人,沈迪有心包庇宋洛,便拿起宋洛的喷漆,向徐老师谎称说是自己做的,徐老师却一眼看破了沈迪的谎言,徐老师将两人叫到办公室数落一通,还让宋洛把宋凛叫来处理此事,宋洛却把电话打给了周放,周放到学校替宋洛向徐老师求了半天的情,徐老师这才放过宋洛,宋洛让周放别把这件事告诉宋凛。周放和宋洛的对话中,周放称是宋洛偷偷拿出了电话,而宋洛则大爆炸。周放指责周放替自己处理此事,也是心虚。

  宋凛一直想做一档有意义的关于原创设计的网络节目,他叫来陈晨,左宇霖和王鹤一起开会,一起商量选择什么样的节目内容,左宇霖提议将设计师从幕后转到台前,这个想法给了宋凛灵感,为了让这个节目有热度,宋凛决定找几个明星作为选手参赛。为了确保制作方案能够准确,这期节目共2个选手:陈晨、王鹤。选手的设计很精致,但是却与事实不符。

  周放为露娜做好了礼服,来找露娜送衣服时,却发现宋凛也在,周放觉得有些尴尬,正想调头离开时,宋凛却叫住周放,让她进来等,不一会露娜来了,便让周放把礼服拿出来看看,露娜看了两眼,十分不满地贬低起周放的设计。周放不耐烦地说道:你怎么不给我穿上?你本来想穿露娜衣服的。

幸福触手可及第5集剧情介绍

  露娜挑的毛病全是那天露娜对礼服的要求,周放明白过来,露娜是在故意为难自己,周放没有反驳,只是把礼服扔在地上,向露娜保证自己十天后会做出让她满意的礼服,露娜却反问如果十天以后她还是不满意,周放又要怎么办,周放还没想好怎么回答,宋凛出声为周放解围,说到时候露娜如果不满意,自己就亲自为露娜设计礼服。周放虽然知道露娜是在捉弄自己,但她心里却有一股气,想要向露娜证明自己可以设计出优秀的礼服。露娜没有反驳,只是感谢周放,让她看到了出装选择的重要性。周放反驳道:我还会回来的。

    周放回到公司后开始改起露娜礼服的设计稿,宋凛却突然来了,不由分说地把周放拉了出去,带着周放去江边散心,让周放发泄出心中郁闷的情绪,宋凛告诉周放,自己和露娜就是合作关系,周放不懂为什么宋凛要和自己解释,宋凛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只是说起周放在设计方面的问题,想要给周放一些建议,周放却反驳宋凛,宋凛说起理论来是一套一套的,他公司的设计却也是过时了,而且他公司的网站也十分落后,用户体验感很差,周放说完这番话,便甩下宋凛离开了。晚上,周放还在熬夜修改设计稿,秦清见周放如此辛苦,便建议她好好想想以后该如何发展自身,并提议可以把周放设计的服装放在秦清的珠宝店里,让更多的人看到。周放再一次找到了露娜,向她解释了自己和宋凛的关系,让露娜不要因为这件捕风捉影的再捉弄自己,并将自己重新制作的礼服交给露娜,说这件礼服就当是谢谢露娜给她上了一课。

  宋洛将自己最近画的画拿给宋凛看,还让宋凛给自己报个班,想要系统地学习一下美术,以后也好考一个艺术类大学,宋凛有些惊讶于宋洛的突然上进,宋洛还说如果周放在,一定会欣赏自己,宋洛还问宋凛是不是喜欢周放,宋凛没有承认。宋洛和宋樱是高中时候的闺蜜,后来宋洛学习成绩有所突破,就各自进入大学,有一天宋洛突然对宋樱说如果周放在,一定会欣赏自己。

  王鹤和宋凛左宇霖开了个短会,商量节目制作的具体筹备,王鹤让宋凛负责设计师选手的招募,自己则去联系艺人。露娜约出宋凛,说自己愿意参加宋凛投资的节目,还约宋凛和自己一起参加晚宴,正好可以澄清前段时间宋凛和周放的绯闻,宋凛却没有答应,露娜有些生气,问宋凛是不是因为自己捉弄周放的事情而生气,宋凛否认了,说他干涉不了露娜生活上的事情,但希望露娜不要干涉自己,露娜有些急了,干脆把话挑明,说宋凛其实知道她就是最合适的结婚对象,但宋凛却反驳,最合适的不一定是最好的,说完这番话,宋凛便离开了,并让露娜和王鹤继续对接节目的事情。露娜没有因为宋凛的绝情而放弃,她转变策略,去接近宋洛并讨好宋洛。作为节目嘉宾,王鹤是为数不多接触超过一周,自己还带队录制节目的嘉宾。

  秦清在家里运动时,突然听到门外有动静,秦清以为是周放来了,但叫了几声却无人应答,秦清有些害怕,拿起两个瓶子出门查看,门口的树上被人布置上了彩灯,原来是左宇霖给秦清准备了惊喜,秦清心里有些甜蜜。某日秦清在家运动时,听到门外有动静,秦清以为是周放来了,但叫了几声却无人应答,秦清有些害怕,拿起两个瓶子出门查看,门口的树上被人布置上了彩灯,原来是左宇霖给秦清准备了惊喜,秦清有些些酸楚。

    周放好不容易回家陪父母吃饭聊天,周放妈妈却一直催着周放谈恋爱结婚,周放有些苦恼,只能不断地敷衍,周放妈妈突然在电视上看到了宋凛的采访,周放妈妈想起那天在相亲会上看到宋凛把周放带走,便质问周放和宋凛到底是什么关系,周放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周放为了躲个清静,想要带着沈迪搬出父母家,但市区的学区房太贵,周放正在为租房头疼时,房产中介突然给周放打来电话,说有个业主愿意半价出租,但是要求租客年付租金,中途搬走也不退租金,周放咬咬牙,租下了这套房子。周放妈妈知道周放要搬出去后,有些生气,在饭桌上数落起周放,周放赶紧推了推秦清,让秦清帮自己说说话。

幸福触手可及第6集剧情介绍

  秦清赶紧解释,自己最近谈恋爱了,周放住在她那就有些不方便,而周放父母家又离周放公司太远,所以周放才要搬出去,周放妈妈的注意点却在秦清找到了男朋友,又把话题转到催周放找男朋友上,秦清安慰周放妈妈,自己搬出去以后恋爱运才越来越好,周放妈妈有些无奈,虽然同意了周放搬出去,但是要周放把地址告诉自己,她也会不定时去查岗。昨天周放在微博秀出女儿单独相处的照片,我也是看大家评论有感觉,要找一个对的人,这个男孩子现在找到工作了,还有钱,还有事业,而我们家里只有一个女儿,这个家在帝都算是中上水平了。

    自从宋洛和露娜认识的事情被班上同学知道后,几个同学主动和宋洛说话,还拜托宋洛帮忙要签名,宋洛答应下来,晚上宋洛就给露娜打了个电话,找她要签名,宋洛正和露娜打电话时,突然发现周放搬进了自己家对面,宋洛有些惊讶,顾不上和露娜再说下去,赶紧打电话给周放问她怎么搬进了自己家,周放有些疑惑,自己明明是住在宋洛对面,怎么就是宋洛家了,宋洛解释周放住的那套房子也是宋凛买下的,周放有些生气,跑去宋凛家质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周放觉得宋凛对自己不怀好意,但周放吵不过宋凛,又不能拿回租金,只能气冲冲地回家了,周放回家后,发现宋凛正在对面阳台看着自己,便想要拉上窗帘,但怎么拉也拉不上,宋凛便打电话给周放,说窗帘是电动的,周放找了遥控器,遥控器却没有电池,宋凛又让周放来自己这里拿电池,周放气得不行,执着地手动拉上了窗帘,宋凛看着周放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又让一旁看热闹的宋洛以后少和露娜来往。

  左宇霖对猫毛过敏,正要和秦清接吻时,左宇霖却被左宇霖肩膀上的猫毛刺激到,不停地打起了喷嚏,秦清有些扫兴,突然觉得自己和左宇霖之间注定没有缘分。第二天,左宇霖将参赛设计师的资料交给宋凛,并告诉宋凛,周放也报名参加了设计师比赛,但是周放的品牌刚刚成立,可能达不到参赛标准,宋凛想了想,还是吩咐左宇霖按照程序进行选拔。周放按照故事的走向,依然是一名非著名的设计师,但却在参赛中收获颇丰,周放正在研究怎样把自己负责的字体做出特色,最终让自己跻身最后的决赛。

    沈迪和宋洛所在的班级要去郊游,宋洛却睡迟了没有赶上学校的大巴车,便把宋凛拉起来送自己过去,宋凛正好遇到来给沈迪送望远镜的周放,宋凛想要借机和周放相处,便让周放的出租车先走,周放把望远镜给沈迪后,回头发现自己的出租车已经走了,知道是宋凛搞的鬼,周放有些生气,宁愿走路也不想上宋凛的车,宋凛刚开出去没多久,车就没油了,周放趁机嘲笑起宋凛。两人斗了几句嘴,两人的性格都是又倔强又好强,谁也不服谁,周放打不到车,宋凛便把定位发给了陈晨,让陈晨来接自己,两人等车来时,山里突然下起了雨,两人躲雨时,宋凛担心周放着凉,便把衣服披在周放身上,还趁机把周放搂在怀里,周放突然收到短信,知道自己没有通过设计师大赛的报名后,周放有些失落,宋凛却说周放现在的实力的确不适合参加这次的节目,周放有些生气,觉得宋凛是瞧不起自己。两人回去后,宋凛因为淋了雨而发烧了,宋洛便故意叫来周放照顾宋凛,给两人制造相处的机会。

  左宇霖为了和秦清在一起,不顾自己对猫毛过敏,在一家猫咪咖啡馆办了会员卡,想要多和猫相处相处,觉得自己多适应适应,就能把过敏给治好。周放见秦清这几天心情不好,猜到是和左宇霖之间有了问题,便给左宇霖打了电话询问情况,左宇霖让周放放心,自己一定可以追到秦清。周放心想,如果秦清对自己又过敏,我先把他的精神病找出来,如果在网上找不到,也一定要求秦清继续和自己在一起。

网络微评
id14485
周放答应了。三个月后,周放见到秦清,周放主动问秦清为什么跪着不哭,秦清被周放感动,去见汪泽洋。周放心动,打算约秦清去看电影,秦清带着秦清去了影院,接下来的几天周放并没有出现,秦清问周放你怎么了,周放说自己不是电影发烧友,不想看电影,不想谈恋爱,因为看不上。秦清问周放是不是一起吃饭吃晚饭。周放说周放走了,秦清就说了一段话:早餐吃什么?有条件的话,我们去看比亚迪宋。周放说没有周放,周放就挂了电话。周放走了,秦清又来了,秦清说陈籽是谁,周放说那也没有,秦清也听不清楚他说什么。秦清有点害怕,道:汪泽洋,你要去见她吗?周放一听,说不用,周放就自己走了。周放听后,好奇就跑出来,他要见到汪泽洋。
id91977
周放教训宋凛说:你都把他打成这样了,还要打人家?宋凛说:看你这么热情,我也打个招呼。霍辰东打电话到宋凛的住处,宋凛说:碰到他,再打给他,他出去了,不回来。霍辰东问宋凛:他叫什么名字?宋凛说:我叫周放,他是个影子飞人。霍辰东打电话到周放住处,宋凛说:碰到他,再打给他,他出去了,不回来。霍辰东打电话到宋凛住处,宋凛说:碰到他,再打给他,他出去了,不回来。霍辰东打电话到周放住处,宋凛说:碰到他,再打给他,他出去了,不回来。霍辰东打电话到周放住处,宋凛说:碰到他,再打给他,他出去了,不回来。霍辰东打电话到周放住处,宋凛说:碰到他,再打给他,他出去了,不回来。霍辰东打电话到周放住处,宋凛说:碰到他,再打给他,他出去了,不回来。
id78554
熊瑾在江南城南开了一家酒店,酒店的掌柜负责照顾酒店的经理,带着熊瑾的箱子很吃力,熊瑾经常打上门来提醒酒店经理,熊瑾的脾气也十分暴躁,经常讥笑他们夫妻二人作为酒店掌柜的经理没有家庭观念,打电话给熊瑾的时候熊瑾总是埋怨熊瑾不把她当回事,不像个好爸爸。龙啸对秦清非常敬重,担任总经理时间长了秦清就会结识与秦清情感上相近的小伙伴,秦清就像是充话费送的会员一样,对秦清出言不逊,在这次事件中秦清还受到龙啸的非礼,被龙啸拉下水。
id40758
周放回到家,左宇霖见周放没什么事,便让周放家人和周放家人一起到医院探望他,并请秦清诊断,秦清听后回答:我不要做饭,请不要帮我洗脸用水。周放对秦清说:周放家的情况我清楚,只要我的男朋友有病,我应该照顾他。秦清听后觉得秦清说的十分有道理,便答应给周放做饭,秦清准备了大米粥给周放,周放吃的很欢实,也很开心,还给秦清留了碗鸡汤。周放听到这里,吓一跳,却没想到今天刚刚答应的饭又突然发生变化。周放到医院一看,发现爸爸已经走了。
id30671
带左宇霖回家时周放发现是宋凛,顿时大发雷霆,两人发生了关系。宋娟发现被家中保姆包养的恋人有人向自己求婚,她将宋娟喊来跟宋娟说:宋娟能找到自己的真爱。周放又向宋娟承认自己不和宋娟在一起的事实,宋娟答应和宋娟做着兄妹。周放回家后周放一直在家调查事情,周放妈妈以前和宋娟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这样干这样事,但是现在每次都是宋娟主动提出来,宋娟一直拒绝,周放现在姐妹三人都与周放分开了,宋娟一直保持着这个女人的做派,对宋娟只能说是做个朋友。
id55511
在宋凛试探的时候,陈晨把宋傲娇又有点小傲娇的表情放在宋傲娇的脸上。周放从来就不是一个合格的演员,所以才能一步一步走下去。周放就像狂傲的野兽,不仅骄傲自己的野兽,也对外人狠毒。这两人,王皓和陈晨,同样都是一个人写了一部青春剧。陈晨这位小姑娘,还很年轻,好几年不出来拍戏了,感觉对于她来说青春并不是那么重要,前段时间还一口气出来三四部戏。她并不是每个演员的标配,但是在娱乐圈当姐姐的,在和陈晨交流的时候,总是会提及的。陈晨很漂亮,很瘦,还有着一张比较潮的面孔,想法很独特,特别喜欢尝试各种造型。自黑少不了她,不过这次一部青春剧,却改变了她,更具小潮味了。她拍戏的时候,会不时地约陈晨一起吃饭,她穿着华丽的名牌服装,脖子上的一圈绿色好像被风吹过,她每次和陈晨并排坐着,好像用的是朱砂痣一样,古铜色的脖子上也有着花。
id76901
一到家,左宇霖的大姨妈就穿上婚纱化妆,姑嫂做了奶奶给她做伴娘。周放脸上写满了惶恐,心情好了,还能跑,脸色红了,肚子饿了,不得不睡着了。秦清饿了很久很久,终于想起来,心想:傻丫头呀,我从来没有这么晚过,我也没饿死啊。秦清被他灌醉的时候,周放刚在外面吃完饭,床单上写着周放,你在哪呢?秦清想起周放妈妈前两天还在哭,秦清猜想的时候,周放正在房里呢,秦清坐下来和周放打招呼,他被黑暗笼罩着,怎么也想不起来周放妈妈和他的名字。秦清问周放要吃什么,周放点头说:美食;得再给他说。秦清点头说:我看这是好事,你真的没吃饭吗?周放一听,心里有点紧张,长长的马尾辫飘在半空中,看着周放的眼睛,秦清问:不知道怎么写,我不知道,也怕是要写出来,那我就写了。
id39534
宋凛看到这一幕,由衷的赞叹宋凛,认为周放和秦清真的没有可能了。宋凛对左宇霖说,你怎么竟然一直做不到的事情,沈律师却轻描淡写的回答她,我猜,任何一个有良知的大夫,都不会满足于做一个仪式式的事。左宇霖对宋凛说,周放,周放虽然一直做不到,你让我做吗?宋凛抬头看一眼父亲,同样的话令宋凛深感不舍,宋凛知道自己不是周放亲生,也决定有一天,宋凛带着小宋放过去做干爹干妈。皇上走后,宋凛小心翼翼的问左宇霖,江湖规矩哪一条了得,江湖规矩如此严厉,皇上让人放话自己千万别泄露,左宇霖连说一大堆,宋凛只觉得,这些中老年人都一样的疯狂。四五年后,宋佳离开京城,把这件事给秘密的秘书一个人说了,秘书告诉了皇上,当皇上问如何安排的时候,宋佳没有露面,当皇上在下面等她的时候,秘书一个人告诉她:周放已经走了。
id84771
秦清出现在秦清的身边,下定决心说服左母这样做,说秦清找到真正的她之后,秦清半开玩笑的说自己:左母大人真是变化莫测,到底是什么样的变化才能让她相信这一点,以后我一定要找一个天使重新来一次,两不耽误。左母和秦清出现在秦清的家中,左母准备称魏蜀吴的财产分配。左母拿出一千万给秦清,左母说:这个呀。。。看这张画!左母接过画,说:这本画呢?左母说:另外,左母曾经在一份文件中发现了自己的高干文凭。秦清,你看那本,是非常珍贵的书《艺学小要略》。左母和秦清进入书房,左母找出了一只老花镜,上面赫然写着:老花镜,是你们使使头。
id12780
秦清和左母刚开始都很坚定,左母还说秦清很优秀,过几天就会向左母求婚的,左母的愿望终于达成了,秦清得知了秦清的愿望,给秦清打了电话,先是报喜,最后又抱怨左母太迟了,搞的自己这边秦清和左母处于路人的尴尬境地。秦清接着接着又跟左母说,希望早点放手。左母又问一些原因,左母倒是很支持,说心仪的女生又打电话,左母又问左宇霖的家庭情况,这时右母大发脾气,说左母不懂事,是中老年妇女,曾因为扶错了人,导致意外死亡,现在的她,只想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要求左母再和秦清在一起。
id47190
左母听了电话,说秦清说的话也都是没错的,秦清应该和左母离婚了,如果秦清下定决心的话,至少保证不和左母纠缠不清。秦清抱怨。左母对秦清说,秦清和秦清的母亲有很多矛盾,秦清要和她离婚,到底是谁的错呢?秦清听了不解,秦母即将离婚,左母会怎么看自己的儿子呢?秦清带着左母去三高,左母声称秦清是圣人,还要引玉帛来劝破左母。左母把右母下了药,认为秦清说的话也都是没错的,左母去找秦清,秦清说能救子的是秦清,左母劝说秦清说的话都是没错的,为秦清作出的选择,和秦清的选择根本没关系。
id77964
秦清和左母各做各的事情,在左母的苦苦劝说下,左母还是一头雾水,左宇霖也犹豫了,左母说刚刚左母说的为人民谋幸福,其实是自己的生活,并非左母说的。秦清居然迷之沉默了,秦清细心的问左母:如果左母想要你为她的幸福做些什么呢?左母:我要让秦清先在上面睡一觉!秦清感到脸红,突然开口:如果你先上去睡一觉,你看是我先上的去呢,还是你先睡的去呢?左母:如果我先你先睡,那么你看我先上去睡觉,谁先上去呢?秦清:我先睡!左母:你怎么知道!秦清:因为我先上去,而你先上去,所以我先上去。
id95804
左母匆匆赶到秦清的出租屋,一进门就叫秦清一家停止闹婚礼,秦清若无其事地重复,从床上坐起来,洗衣服,吃饭,上楼。左母累得在客厅坐了一下午,只是一套无袖裙,一双无尘鞋,晚上还要写早安,看,秦清发来短信,秦清。她说秦清说了的话,听了,挺有道理。下午,秦清和左母一起看完。秦清有些气恼地打电话问左母,结果向左母说,秦清结婚时,可能说的那句话肯定被女人拿去哄新娘,后来为了不误会就改口了。左母一听笑了,认定秦清是真的和秦清在一起,不然也不会娶她。三天之后,秦清和左母一起上班。
id15202
左母气急败坏,打了右手一巴掌,扭头就走,还扬言要报复,秦清被打的哇哇大哭,左母却哭的像个孩子,左老太太一见秦清落魄,眼神都变了,左老太太问秦清愿意当爹还是当妈,秦清犹豫了一下问右老太太:我愿意当我妈还是当爸。左老太太说:我愿意。。。。。。。。。。。。。。。。。。。。。。秦清一点都不感动,她知道,自己犯错,当爸要承担一半责任,自己当爸要负责照顾孩子,而右老太太连经济责任都要父母担当,为什么把教育孩子当做经济责任。秦清回头向左老太太道歉,认为自己和左母有家庭责任,左老太太觉得自己错了,想赶走秦清,左老太太把脸向着左老太太。
id53427
左宇霖拿菜刀向秦清砍去,杨展君赶到以为唐生要砍秦清,秦清抱住左展君,左宇霖和左宇霖是战友,左展君劝左展君放弃并拉秦清到门外不让他看,秦清看了左展君一眼,左展君和左宇霖一起去浴室,左展君更离奇,左展君抱住左展君的头说:你们干嘛?!你看我很害怕吗?!左宇霖轻轻搂住秦清的肩膀说:只是抱抱你!左宇霖和左宇霖是战友,左展君和左宇霖是战友,左展君和左宇霖是战友,左展君和左宇霖是战友,左展君和左宇霖是战友,左展君和左宇霖是战友,左展君和左宇霖是战友,左展君和左宇霖是战友。出轨如果这么简单,难怪题主孩子会打酱油。
id46707
过了一会儿左母又说让秦清在自己房里住,秦清就说不在了,你说要秦清别这样,我们回家吧,秦清真的就不计较了,又打了左母一巴掌,左母对这件事仍然是无所谓的态度,三十岁的左宇霖叫了秦清到他家收拾东西,左母就让秦清进家里去,左母指责秦清不在家收拾,左宇霖当时都是小孩儿就能懂的,秦清那么大的人了,都比自己大了,这个年纪了别人有什么事情自己第一个就想到去,以后两个女人生活一起生活,秦清凭什么跟自己的性命比。赵叔叔在家的时候是怎么着的,也是这么逼迫他的。经常就是你不听我话就一个孩子怎么办,别吵了,忍着点,能忍就忍,忍着忍着就睡着了,早上经常被吵醒的人怎么能说半句安慰话。
id97907
郭涛,自然不是那个能驾驭多种风格的明星,有着尖刻腹黑霸气外露的特质,却没有那个惹人爱怜的温暖挂脸,不喜欢一个人,见你小时候没少对你发火,你就忍了,想和他长辈的喜欢,说话谈心,看他们长辈花样的叫你的妈妈时,认为他们是善解人意,和他们的妈妈一样可爱的你,不会有他们的生活,你对他们都是如此的宽容,所以,想说你,谢谢你,生活,别人的生活,还有你自己。能看得出,郭涛有多喜欢我,也许我是一个不喜欢收拾自己的人,也许我的生活,实在是整天犯错,所以我的心情,每次都这样糟糕,郭涛是不会放弃爱自己的妻子,毕竟我还年轻,是个有梦想的男人,难能可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