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子衿第5集剧情介绍

 

    欧阳博士手持一把戒尺,气得七窍生烟,朝那案台狠狠一敲,吓得满堂噤若寒蝉,尤其谢子昀点名受罚,更是祸及另外三名狐朋狗友。怎料骆秋迟突然站起,满脸愧色,大家本以为他会担下责任,没想到竟是变相加罪竹岫四少,使得四人惨遭修理,轮番上台抽得手心红肿,血痕斑斑。

  好不容易等到古钟敲响,欧阳博士一走,只见谢子昀立马踹翻桌子,戾气毕现,再度带头闹事。闻人隽暗使弹弓相助被发现,险些遭打,幸好骆秋迟出手快如闪电,几招之内放倒这群恶少,霸气护妻。事发后,欧阳博士连忙上门讨公道,并向剧组员工和赞助商通报此事。经过翻天覆地的战斗,表面完美的古钟终于向谢子昀眨眼亮相,谢子昀竟然也被踢中裆部,至今怀恨在心。

  骆秋迟深藏不露,无人敢有真胆色上前挑衅,傅远之既惊又疑,总觉他与东夷山君渊源颇深,有可能山君坠崖未死,潜入书院,唯独其中缘由还没想通,索性拜托杭如雪费心提防。可当傅远之折路返回宿舍,突然发现骆秋迟偷摸潜进房间翻寻,即便骆秋迟侥幸躲过并且带走几封书信,但也只是傅远之写给闻人隽的肉麻之词,着实令他厌恶吃味,事后便从傅远之口中套出腰佩竟是司成所赠,心下疑虑更甚。心下,傅远之才貌双全。可是,傅远之最终不曾料到山君竟迷上了东夷书生自己,傅远之一见傅远之便喜不自胜,滔滔不绝地谈论山君寻找林衍,在这些可歌可泣的故事面前,傅远之只能黯然失色,可谓滔滔不绝到了极点。

  河南府少尹李清远道而来都城,特地登门拜访,闻人株暗怀鬼胎,主动送给闻人隽俗艳衣物,红绿搭配属实怪异,穿在身上颇显搞笑。没想到李清口齿结巴还是夫,偏巧他为人眼高手低,瞧不得闻人隽,反倒看上奉国公家嫡出长女,大夫人见此脸色极差,恨不得直接赶走李清。闻人爽快李清双目通红地送了件虎皮大袄,送还的时候闻人皮肤红血色,见新来人称朋友,也解了围。

  自从赵清禾接近杭如雪失败,索性想方设法再行它招,于是又在闻人隽的提议下投其所好,为他重金购买藏剑山庄打造的臂甲。杭如雪前往武具行看中一把匕首,只因匕首出自藏剑山庄,价格不菲,暂且失落离开,尚未察觉赵清禾站在门外偷听谈话。待杭如雪走后,赵清禾以双倍价格向吴老板买下匕首,委托他另想理由转赠杭如雪,谁知误打误撞遗失刻有名字的玉佩,事后惊觉,赶忙拉着闻人隽和她寻回玉佩。为弥补玉佩损失,他们又花500大洋订购价值500元的纹身,并提出以宋祖的纹身为证,准备与宋老板再度合作。

  当天夜里,晚风拂过院落,寝室灯火通明,今日甲班上完骑射课,诸多学子大汗淋漓,此刻忙着脱衣,尤其骆秋迟光顾沐浴,全然未曾料到竟被几名女子围观。闻人株想要趁机见识玉麒麟令,索性跟随孙梦吟藏在骆秋迟房外凉亭,打算静候时机。与此同时,闻人隽耐不住赵清禾软磨硬泡,最终带她潜入男学子别院,低头商量半响,决定分头行动。酒局之中,闻人不慎说出一个字:骆秋迟。

  一处院落,两拨人马,而第三波人也在鬼祟凑近浴室。竹岫四少准备投蛇吓人,怎料倒让骆秋迟识破,以蛇还蛇,使得场面越发不受控制。闻人隽趁乱溜进骆秋迟房间,赵清禾则顺利找到玉佩,结果惨遭杭如雪发现。巧了,勾陈五最先发现巧合。

  原本闻人株等人准备离开,不巧竟被守卫逮个正着,博士们闻讯赶来,顿时火冒三丈,好歹这些女子出身名门,深受世家教诲长大,怎会半夜跑进同宿舍,甚至还有四少闹出祸端,引发眼下凌乱场景。原来平头百姓的夜生活,才是正统!原来人生已经开始通透明朗起来,生理欲望渐渐趋近于善良。

  欧阳博士担心骆秋迟遭受惊吓,赶忙出言安慰,并且让他检查房间遗漏,骆秋迟察觉闻人隽藏在柜内不敢动弹,暗自发笑,只得谎称一切皆好,待人都散去,又把闻人隽拽出来,打趣调侃。闻人隽羞愧局促,结果一个不小心扯开骆秋迟中衣,大惊失色。神奇的是,师妹梁彼德路过,又使出奇招,向人来个360度的侧身照。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