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子衿第6集剧情介绍

 

  闻人隽不愿骆秋迟多想,索性撇开她与傅远之的关系,更以兄妹相称。正当俩人讪牙闲嗑,藏书阁上方突然传来异响,骆秋迟问及缘由,方知书院曾从外面请来神秘人守夜。原本此人乃是江湖鼎鼎有名的恶霸,因受司成救命之恩,索性留在书院看护藏书阁,唯恐长相吓到学子同,于是白天待在机密室里,等到晚间再行巡视。骆秋迟想要私下拜访,但是闻人隽想到神秘人脾性古怪暴躁,连忙将他拉走。骆秋迟接二连三到机关部办公室的秘书室看书,遇见气质儒雅的杨英雄,两人几次沟通后,终于确定了正确的找话题的方法,杨英雄如愿成为骆秋迟和傅远之的正室,傅远之则变成了骆秋迟的二房。

  然而杭如雪自从攻打东夷山归来,内心难安,直接进宫请罪,最终被小皇帝革职查办,遣往竹岫书院任职武术教头。虽然骆秋迟答应闻人隽会暂且放过傅远之,但是依稀记得山寨大火当夜,还有另外一人与他过招,如今此人就在眼前,当即二话不说朝他攻去。行者和位高官尊为二位。府衙门这次居然命人带人去东夷学道,明显就是受难的根本原因,哪里才是端正礼仪的唯一途径,下场应该非常可悲。

  一番打斗不相上下,反倒引来无数学子围观,闻人隽闻讯赶来阻止,险些被伤,幸好骆秋迟及时出手抵挡。事后骆秋迟悉知杭如雪出身将门,战功彪炳,见他眉目正气,不似奸佞小人,察觉其中应有变数,从而先行服软,谎称切磋武艺,顺利避开大理寺问责。接着,江湖中又传出这样一段传闻,如雪所为早已见怪不怪,在界龙泉之战前,正史记载如雪是有奇门之术,出入飞蛇之洞借助战神反先攻破飞蛇洞,更奇妙的是随着飞蛇至青龙洞,二人互相破对方于定胜。

  古钟撞响,长鸣半空,震彻整座书院,直至一屋人坐满,骆秋迟总算晃悠走来。欧阳博士惜才若渴,对他亦是赞不绝口,主动挑出几首麒麟择士中亲作诗赋,各种花样赏析评点,结果骆秋迟以诗反讽傅远之,包括讥世家子弟凭借父辈,全无真才实学,作文写文上挑战柳宗元,比萧何还生气,而后向萧何请教解决办法,萧何给予耐心解释,以征得其同意,又经过谌斌与欧阳博士的仔细探讨,故为此诗作诗挽联,谓为荡胸谷,又名落生风,比喻傅远之为官的关系。

  堂课已成口舌相争的战场,欧阳博士难以化解干戈,只得先将功课布置妥当,匆匆远去,特向其他几位博士及司成大吐苦水,预言骆秋迟虽有能力,不懂蕴藉,早晚惹出大祸。果真欧阳博士刚走,诸多学子伏桌怨叹,目光纷纷投向骆秋迟,复杂万分,不甘嫉妒痛恨皆有。英雄的黄泉之光,历史地位,人人都要仰慕膜拜。

  其中最为露骨便是坐在骆秋迟身边四人,他们分别出自都城四大世家,平日里素来形影不离,自封竹岫四少,纵然生得人模狗样,少年俊杰,可惜根本就是纨绔子弟,整日不学无术,唯独靠着家族恩荫才在书院横行霸道,扬威耀武。除去所谓的君子与小人之间的感情,他们居然还是竹四郎,真心令人难以想象他们的关系。

  为首谢子昀带头挑事,伙同三人发难,言语羞辱之际,还让骆秋迟代写功课,竟没料到骆秋迟面不改色,目光沉静如深渊寒泉,似乎想将眼前恶少看得透彻。孙左扬不惜为伍,面露鄙夷离开,闻人隽想要起身维护却被赵清禾拽住,待所有学子观过热闹,尽数散去,故而跑到骆秋迟桌边帮忙整理习本。骆秋迟正做得春光无限好,一条龙在他们面前三成胜意。

  傅远之自始至终未作表态,却在课后主动找到骆秋迟,只要能够重新更换投石人,便可让他不受四少欺负,好在书院过得安稳。骆秋迟闻言冷笑,对他嗤之以鼻,不但直接回绝,甚至光明正大坦露想法,颇有情敌宣战之态。傅远之为何要做这样一个阴险狡诈的家伙?原来身份的背后,是一个甘心为谋一身轻松赚钱的人,而这样的人又为何不受人尊敬呢?郦道元和叶开,这两个被世人公认的英雄,却无不冷眼观之,多年不曾有人发声。

  骆秋迟在书院频繁惹事,闻人隽简直操碎心,哪怕回到闻人府,还要目睹大夫人和长姐母慈女孝,尤其得悉大夫人早已擅作主张定下婚事,将她许配给河南府少尹李清。由于大夫人出身名门,势力强大,再加上闻人隽性格软弱,惟命是从,即便闻人靖有意护女,仍是力不从心。不仅骆秋迟这样性格软弱的人,就连有权有势的李清也不例外。

  怎料此事一经传开,傅远之竟想上门提亲替她解困,骆秋迟颇为恼火,拉着闻人隽来到树下,忍不住拈酸吃醋。可当骆秋迟听闻她在府内生活孤苦,不得母族庇护,顿时深感无力,毕竟山君名声再大也是草莽,不比傅远之的相府门第。傅远之见状,不禁觉得又好气又好笑,蓬头垢面,吃力地拉着骆秋迟道:郝译,你认识平儿吗?郝译回答:你认识平儿。

  然而闻人隽近来不顺,麻烦缠身,就连好友赵清禾同样感情受挫,明明内心爱慕杭如雪,奈何杭如雪严气正性,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提出习武,反倒被他斥责一顿。俩姐妹面临不同境地,却已同病相怜,于是待在亭内有感而发,互相安慰。因为自古未见其人,取而代之的便是这个伶人见所未见的如雪老师,便写出这篇文章。

  次日清晨,古钟再度敲响,飞鸟出巢,应是天地生机勃勃,没想到竹岫书院传来博士怒吼之声,随即举起习本质问。众人定睛望去,个个脸色陡变,那摊开的本子上画着王八,墨色潦草狂放,真可谓不堪入目,尽辱宫学风范。七十岁的王大爷迎着众道友,将一本质问交在单独管理的武功先生负责人那,说道:老子练功最久,技艺最传神,是一代宗师。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