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目击第10集剧情介绍

 

1995年,谢希伟还是张汉年的徒弟,跑长途时打个下手,已有五年时间。可谢希伟偷了包里的身份证和钱,张汉年一怒之下不顾情分,在一个暴雨之夜,夔州山路上开车撞死谢希伟,抛尸臭水沟。多年后,张汉年从巫江县公安局出来,想吃碗面填填肚子。没想到面馆老板,居然就是谢希伟。当年,谢希伟大难不死,靠吃虫鼠蛇蚁撑着逃出升天。死人复活已让人胆寒,谢希伟又对自己家庭情况了如指掌,张汉年得知谢甜甜遇害后,哪有不害怕的道理。

山峰对老谢的精神状态起疑,查看监控,发现张汉年曾惊慌失措的从店里逃出来,只是一时还不明白就里。罗成通宵查了89年到99年十年里的运输队名单,在95年的名单里查到了谢希伟。这一点提醒了山峰,为何张汉年隐瞒这件事,又头也不回的逃出老家面馆,二人之间必定发生过什么事。调查的重点,转移到了老谢身上。山峰还没去老家面馆,老谢就主动打来电话,约山峰去钓鱼。

老谢开着机船逆江而上,带山峰来到一处没有人烟,特别安静的地方。垂钓时,山峰有意无意问起老谢来巫江前的营生。老谢毫无波澜,明说以前是沿江跑运输的。从十四岁开始,他就跟着师傅开车,吃住都在车上。师傅不地道,把他当苦工一样使唤。所以,谢希伟一学会开车就离开了车队,自己跑运输,还成了家,有了女儿甜甜。老谢的老家是巴都,这么多年都想着找到弟弟,一家团聚。

见老谢没有多提车队时的事,山峰就开口提起张汉东。老谢一脸茫然,摇头只说不记得了。长途车司机接触的人多,不记得也是情理之中的事。老谢平静的打听张汉东犯了什么事,山峰只好岔开话题,老谢也没追问。

山峰刚回到县城,就接到消息,老叶险些出事。老叶因为有阿尔茨海默症,一直在医院休养。今天女儿去探望时,才知道老叶早早就离开医院。江队和叶小禾跑遍了老叶可能去的地方,都没找到人。在老叶家里还珍藏着以前家的钥匙,江队猛然想到已被淹没的老城。赶到摆渡口,果然见到老叶向着老城方向走,双脚都踩在了江水之中。

说起来,叶小禾家以前住的地方叫七十二间,因住着七十二户人家而得名。大搬迁时,所有住户在长江边拍了张集体照。看着照片墙上的人家,山峰突发灵感,更加确定谢希伟很可能就是那个“X”。

老谢曾说过,除了父母,他还有个哥哥叫大川,有个姐姐叫小凤,还有个妹妹叫婷婷。按照死者的出生年月排列,从张勇、吴翠兰,到齐飞、小白鸽,再到谢甜甜,正与老谢的家人对应,只差一个下落不明的弟弟。可以说,“X”要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家人,拼成一张全家福。江队当即提出质疑,谢甜甜怎么可能被老谢当成妹妹。山峰给出解释,是赵杰杀死了谢甜甜,所以女儿的死是个意外,同时也就包含了另一层含义。

恰在此时,张汉东的电话给专案组带来了更多线索。山峰和江队来到约定地点,张汉东仍难掩内心恐惧,说话前先看了看周围,确认没人。然后,他才说出要举报一个凶手,谢希伟。张汉东承认是谢希伟的师父,当年谢希伟偷了自己的身份证,便在盛怒之下想撞死他。谁成想,二十年后,又遇到了这个瘟神。山峰和江队闻言暗喜,终于把张汉年的身份证、吴翠兰与谢希伟联系到了一起。

而这会,石磊已找到了老家面馆的地下室。惨白的烛光下,赫然看到母亲,还有其他几名竹筏死者的照片挂在墙上。幽幽的呼救声传来,石磊循声过去,发现血肉模糊的赵杰。一根铁链把赵杰锁在了地下室,不救他出去,他就不会说出谢希伟在哪。

等江队和山峰向闫东辉确认了与吴翠兰进旅馆的人就是谢希伟,再赶到老家面馆,一群人正围在店门外,浑身是血的赵杰就躺在水泥地上。顺着血迹,二人进入阴森的地下室,墙上诡异的受害者合影,证实了山峰的猜测。而最后一张照片,正是童年时的山峰。

回想起老谢以往,每次见到自己时的神情和对话,山峰有了个想法,自己可能就是老谢寻找多年的弟弟。罗成和刘悦在医院,对刚苏醒的赵杰进行审问。赵杰承认,去香港前,因母亲生病开刀,赵杰想留下,被谢甜甜百般奚落,愤而杀人。他并不知道谢希伟的下落,只知道谢甜甜并非谢希伟亲生。

山峰刚听了罗成和刘悦的汇报,手机就响了起来,是老妈的电话。可接通后,传出的却是谢希伟的声音。谢希伟冷笑着,全家围聚的时刻,终于到来了。

分级剧情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