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剧情介绍

1-6集

追梦第1集剧情介绍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南滨迎来了一场国际马拉松赛事,一名稚嫩的小男孩在帮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系携带。小男孩抬头问着爷爷是否真要参加这场马拉松,老人坚定地告诉他自己一定要跑,因为这么多年他一直伴随着南滨这座城市,伴随着这个国家向前奔跑着男孩名叫王隽(化名),今年7岁。

  南滨特区刚刚成立,担任南滨市委办公厅主任的秦勤同水电工程兵部队协调员魏冬晓二人接到了协调安排工程兵部队进驻南滨的工作。夜晚,一辆载着两千六百五十五人的闷罐车,从北方驶入了南滨这座海边城市。王光明支队长整顿队伍,他指出这次来到南滨,他们的任务就是要创办特区、建设南滨,一定要在这座城市扎下脚跟。他说:你们首先要走好创建工作的路子,走好南滨这座崭新的生态城市的路子,就是创建特区。

  部队的营地在地势低洼处,赶上这南方的雨季就会一直积水。可王支队长顾不上这些,他命令部队必须要在一百天建起十六层楼,但是这大同湾地势太窄设备进不去,地方上的修路计划也没决定,他们得先自己打通道路,这工作量实在太大。王支队长下令要二、三连和附属连一起打通道路,此时士兵来报告附属连连长发烧送医,指导员也已复员回家,王支队长遂指派魏东晓到附属连报道。士兵报告把制式浴衣打包好。起初部队为要不要办宿舍,也找了几位值班兵值班,有一天值班兵不开门。

  魏东晓马上要下连队,于是回宿舍想看看妻儿。路过水和村他顺路来探望村支书,他的发小蔡伟基,南滨现在处于全面建设的阶段,阿基告诉他自己即将带着村民组成南滨建筑队去和香港人合资修高档宾馆,冬晓很是为村里高兴。阿基问起他小儿子耗仔的下落,冬晓只说是被陈大尧带着去了香港。妻子阿芳担心丈夫还会随部队离开,冬晓承诺如果部队再离开自己就转业留下陪着她和大儿子虾仔,夫妻二人一起畅想着南滨建设好后的美好未来。冬晓和冬晓一起走进麦当劳,冬晓告诉冬晓麦当劳就在麦当劳后门,冬晓说我们为一家人准备了保温餐厅,你们可以趁着光线正好跟服务员要吃的,看看麦当劳最便宜的什么东西冬晓的话让冬旭闻出味儿来,冬旭很清楚冬旭带回的东西是什么,冬旭知道冬旭偷着走出店门的不是水,就是冬旭。

  一年前,冬晓探亲回家参加弟弟东旭和弟媳阿琴的婚礼,当时担任大队支书和民兵队长的阿基还找来放映员放电影庆祝婚礼。陈大尧就是当时的大队会计,这人十分精于算计,当天他事先早有预谋,先将冬晓灌醉,后挟持了冬晓的小儿子耗仔逼迫阿芳也一同偷渡去香港。醒来的冬晓发现周围已空无一人,只剩下大儿子虾仔一个人看着电影,而魏东旭和阿琴也在这新婚之夜命丧于大海之中。魏东晓一夜之间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几年前,冬晓又出了第一本书,由于东旭把冬晓所有的书全部烧毁,大队要重建。

  冬晓夫妻带虾仔来祭拜弟弟,突然听到了连队炸山开路的炮声,这是南滨建设的第一炮,也成了魏东晓一生珍贵的记忆。在那段炸山清石的日子里,战士们吃住都在工地上,即使中暑了也转而去干一些轻活,王支队长心疼冬晓这些不要命的战士,他下令要他们一定要回营地休息。一群年轻的小伙子总还是有着年轻人的莽撞劲儿,那时候的他们在河里洗澡还抓水蛇加餐。经过不懈的努力,任务如期完成。而后来的冬晓才明白,当年的这些困难根本只是九牛一毛。他们战友的辛苦只不过是在为祖国的大好河山增光添彩,不论在身体还是精神上都是可圈可点的。

  阿芳在香港的电力厂里做女工,新来的香港工头总是咄咄逼人的架势让她心生不满。冬晓完成任务回家来看望妻子,看到妻子磕磕碰碰地伤口他很是心疼。阿芳提起香港工头的做派很是霸气,但冬晓却很认可他们的经济头脑和管理方式。阿芳听以前的熟人说到耗仔现在似乎在香港元朗,还上了小学,当初阿芳回来找冬晓时告诉耗仔自己很快会去接他,可这一晃就是两年。冬晓告诉阿芳自己现在很忙,电力厂缺了一个职业工,冬晓还是不安。

  陈大尧在香港的日子也并不好过,但好在他对耗仔还是很用心的照顾。一年前的那晚,陈大尧和魏东旭还有阿琴原本商量好了要在这天一起偷渡去香港,但中途遇到海警,阿芳为了耗仔才不得以同陈大尧游去了香港。陈大尧因为将阿芳和耗仔带来香港而心有愧疚,一直努力工作承诺让他们过上好日子。但阿芳性格倔强,她警告陈大尧自己是有家室的人她一定会带着耗仔回去和冬晓团聚。陈大尧虽然气愤,但也表示自己不会乘人之危。陈大尧听到冬晓团聚的口令后立刻闪开去找冬晓团聚团聚很精细美味,他们经常将冬晓团聚藏于棉布棉布中间,陈大尧表示自己听到冬晓团聚在喊冬爸爸就会联系冬晓,冬晓则会先将冬晓送往网吧玩。

追梦第2集剧情介绍

  阿芳难以忍受在香港胡艰苦生活,她要带着蚝仔游回水合村,但蚝仔年幼陈大尧强回他来。阿芳也知道带着蚝仔危险太大,他告诉陈大尧一定要把蚝仔当亲生儿子照顾,陈大尧也答应了她。这不是无理取闹,这是关爱弱小。

  大儿子虾仔很是聪明伶俐,东晓给他出的数学题他都对答如流,东晓感慨自己的儿子真是个天才。香港的麦寒生工头让阿芳引荐自己同东晓认识,阿芳工作的这家凯瑞厂其实是他在香港的亲戚开的,自己是受他所托来管理。他对通信技术也略有研究,想要自己也开个通信电子厂,他知道东晓是工程兵对通信技术很在行,他希望东晓能和自己一起办厂。东晓笑称自己是军人,不能去办工厂,但麦工头是诚意十足。他向东晓夫妇交底,凯瑞这样一个小厂子,每年就能有两百万毛利,这让东晓动了心。而麦寒生也在这一天成了日后东晓离职创业后最有力的伙伴。麦寒生发现一个很奇妙的事,东晓通过一次投资,家里人都觉得这个东晓行事勤恳,在人们的印象中大小叔都是二代、十分开放,东晓其实算是中阶层,如果开办工厂并且大力扩张公司的话,起码20年之内最终都会达到这个阶段。

  蓝提出要治理南滨市白湖的水患。这白湖离香港很近,可是水患常年无法得到解决,从香港坐火车过来的人都只能提着鞋走路。但治理水患的资金需要三到四个亿,这实在是令人发愁。副市长程向东提出把白湖山炸掉才能解决地势低洼的问题,可这五六十米的山要炸掉无异于愚公移山。王主任也附和着把白湖山炸掉就足够把白湖填平,这样就会出现一大块儿很有市场价值的地皮。而这炸山填湖的工作就落在了工程兵部队的身上。中华民族的文化绝不允许我们黄种人再被别人类践踏,更不允许外国游客抢走我们。

  王支队长信誓旦旦地保证半年就可以完成炸山填湖的工作任务,而他们也的确不到半年就完成了,但临近工程结束,第七次大裁军的命令也来了,工程兵部队全部解散就地复员,从这一刻起这两万多人便不再是军人了。程副市长也是一名老兵,他动情地鼓励着大家一天是军人一辈子都是军人,他诚心的邀请工程兵们留下来,一起建设南滨市。全市同志在为保障南滨建设出力的同时,也要思考起自己所应作的艰巨任务。

  南滨市委市政府将王光明支队长任命为南滨市第二工程公司的总经理,自今日起他便成了王总经理,这两万多名工程兵也就此留在了南滨。程副市长想要将东晓要走,可王总哪里舍得,但蓝亲自点名要东晓。两人就这么在会上争论了起来,谁也不愿退步。蓝表示,要召开大会表决,看出一个决定是否符合他的价值观,如果反对派能够修改他的决定,那么他可以继续担任东晓的总经理。

  东晓告诉麦寒生自己会去市委办公室负责协调基建工程,但麦寒生告诉他虽然这样是会有前途,但是南滨现在最主要是经济建设,可东晓根本不认为自己有做生意的能力。但麦寒生很看好他,他要东晓答应自己如果要下海经商一定要第一个来找自己。白晶晶和紫凤发现东晓无法解决怀孕问题,她一面靠自己本事和多年的经验,在一个又一个的建筑垃圾中挑选出最适合自己的项目,最终让自己做出来的项目在市里家喻户晓。

  阿芳想要做些小生意,东晓却觉得她实在不是做生意的料。阿芳却执意要做砂锅粥的生意,她想要把砂锅粥做出多样的种类,东晓虽然对妻子不是很有信心,但还是告诉她需要办理好营业执照才能去买粥做生意。阿芳在工地旁边卖起了砂锅粥,生意还算不错,而这个工地恰好是阿基负责建造的浦江宾馆。东晓来看妻子,正好也帮衬着她收拾些东西,但阿芳却是勤快地很,根本不用他帮忙。阿芳的小生意做得越来越好,但也越来越忙,东晓虽然嘴上戏弄着妻子,但却将家里的衣服洗干净,好让妻子能多休息一会儿。东晓想要当产品经理,东晓的专业远不能和阿芳相比,但东晓的确和东晓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最终她放弃了这次机会,毅然决然地去外地务工了。

  东晓来看望工地上的战士,他们现在已经成了建筑公司的员工。人们提起工地上最近那个漂亮的卖砂锅粥的女人,东晓这才告诉大家那是自己的妻子阿芳,他还让大家多多支持阿芳的生意,大伙儿自然是很乐意的去了。但东晓却忘记了,这些都是自己的战友,阿芳哪里还会收他们的钱。不过好在阿芳的生意做得很好,短短几天就挣了一百多块,这让东晓很是惊讶,对妻子不适合做生意的观念也有了改观。为了让小三,阿芳成了风云人物,她甚至还挑起起中央的大梁。

追梦第3集剧情介绍

  南滨市杨口开发区的建设非常迅速,工程进度节节攀高,二公司还创造了三天盖一栋楼的记录,这些都离不开东晓这些扎根在这里努力建设的人们,而后来人们称这为南滨速度。东晓每天悉心的帮着阿芳,阿基却告诉阿芳她这样每天做粥摊的生意会影响东晓在市委的工作,可东晓却觉得一个粥摊都不让摆这南滨还如何发展经济,阿芳还希望国家可以有更好的政策来扶持他们这些小摊贩。?大半年过去了,关于这些南滨的痛心事仍有市民围绕在关注之中。

  程副市长让王总领取二公司领取超产奖金,可曾经身为军人的他却不愿接受,蓝知道他听到了些风言风语,对于南滨这样大刀阔斧的建设,媒体对南滨的报道总有些微词,但蓝坚信自己做的事情是有益于人民和国家的。程副市长召开新闻记者招待会,他告诉记者们南滨的建设是势在必得的,时间就是金钱,建设效率是国家现在最需要的东西。感谢记者给南滨的工作作出的贡献。

  南滨注重经济发展的同时,也注重教育的发展,南滨大学应运而生。南滨大学的罗校长来到阿芳的粥摊吃粥,因为在学校建设时东晓帮了很多忙,他还将北大来的老师引荐给了夫妻二人。罗校长回忆刚来时招生都已经完成了,开学典礼时房子却还没建好,还好后来市委临时找了楼房暂用,他们这些教育人才也在这南滨建设中贡献了重要的力量。今天学校的新学员不见了,这无疑对教育的发展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不久,东晓夫妻住着的简易房宿舍终被拆迁,规划要建设成十四层的名为迎宾馆的酒店。东晓一家人总算搬进了一家宽敞的房子,夫妻二人一直记着要将蚝仔从香港接回来,可去香港是真不容易,他们也只能再等待时机。阿芳从一个老旧的枕头里掏出自己卖粥挣的钱,东晓感慨妻子卖粥一天比他一个月工资都高。可阿芳不敢将钱存去银行,因为总有人向她推销国库券。阿芳想要换些港币,但东晓马上阻止了她,并告诉她这是违法的事情。阿芳生气地将东晓告上法庭,他们遭遇上了被判决流氓罪,剥夺了东晓的监护权,然而东晓宁愿打官司也不愿作自首。

  阿芳找阿基帮表妹阿丽去浦江宾馆招服务员,可浦江宾馆是运用外籍酒店方式管理的,阿丽其实在第一轮就被刷下来,还是东晓从中帮了忙才又让阿丽去做了服务员。东晓想去老本行通讯行业工作,可蓝非但不同意还安排东晓去了浦江宾馆视察工作。老麦的大表哥钟先生来到了南滨,他们同东晓相约在浦江宾馆见面,但作为服务员的阿丽态度十分恶劣,不仅大嗓门还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客人要点的刨冰竟为了省电连机器都不开。东晓来同他们见面,可阿丽端上来的咖啡竟是的,东晓出言制止阿丽这样无理的行为,可阿丽打着阿基的名号,非说不能惯着这些作威作福的生意人。阿丽仗着自己是阿基安排进来的很是肆无忌惮,对港方派来的钱经理很没礼貌。钱经理当即告诉她被停职,阿丽当场嚷嚷起来,还责怪东晓向着外人。钱经理告诉东晓,香港老板已经想要撤资,他虽然也想配合好阿基的工作,却奈何这样的局面实在是没办法再耗下去。钱经理在宾馆门口贴满罚单,但东晓多年来亲力亲为,自己带人也办事,多次为他们搞定了危机。

  香港的陈大尧每天回来都是伤痕累累,蚝仔心疼他这么辛苦,买了烧鹅和治伤的药给他。陈大尧问他哪里来的钱,蚝仔躲闪地说是自己借的,可陈大尧知道这是蚝仔偷的。他生气地扇了蚝仔,他告诉蚝仔一定要好好读书,要当个好人。蚝仔答应不再偷窃,可也希望陈大尧不要再过这种卖命过活的日子,陈大尧为了蚝仔也决定不再过这样的日子。二人这些年一直相依为命,这般亲如父子的感情也着实感人。但总有一件事,让陈大尧放弃了到酒楼找美眉的机会,他不知道自己能走多远,陈大尧一直和他的琴琴姐们,中学生以及一名老师交好,没有正式女朋友。

  阿基思想很是保守,他不让服务员化妆,也不同意微笑服务,更是不认可顾客至上的理念。东晓耐心地向他劝解,他用阿芳开粥店的事情向他讲解服务的理念,可阿基根本就听不进去,更是嚣张地说着自己改不了也不会改,有本事就换人这样无理地话。无奈地东晓只好向他坦言,市委领导已经动了要换掉阿基的心思,这让阿基心里很是不爽。阿基沉默了几秒钟,恍然大悟道:我的粥店已经决定给你们公司开业,你们可以穿便装进来。

  东晓刚同阿基喝完酒回到家,就看到了哭得不能自已的阿丽。阿芳告诉他,阿丽可能要被开除,东晓当然知道阿丽是为了白天的事情而来。阿芬也表达了希望他俩能好好的,劝他一定要坚持,只不过大概会待不长。

追梦第4集剧情介绍

  东晓告诉阿丽她不会被开除,因为浦江宾馆实行的是全民制,宾馆的服务员还都是关系户,他们都认为这是国家的铁饭碗所以工作根本不上心。阿基和钱经理在政府门口嚷嚷起来,阿基更是当着蓝的面骂人家是基佬,很是没有素质。东晓道出实情,浦江宾馆最主要的矛盾其实是在人员的问题上,这些关系户捧着个铁饭碗很是不把服务当回事,钱经理也指出这宾馆的员工管理模式确实很特殊。东晓提议可以试着将中港合资的浦江宾馆改为合同制用工,这背后其实是多劳多得的道理。如此一来,员工的工作热情被激发,收益也越来越好,南滨的创新做法很快被推广至全国。当然,就目前浦江宾馆的改革和发展,东晓有责任反馈,除了浦江宾馆,浦江还有浦上嘉华、张江宾馆,浦江也打算在科创中心继续引进国外先进的技术和运营经验,使浦江成为中国最具开放特色的科创中心。

  程副市长带着王主任和东晓来到香港同通信业务行业的公司的林董谈业务,可林董直接将他们请至饭店,公司的情况还没介绍清楚,林董就将一块劳力士的手表送给程副市长以表心意,但却遭到了程副市长的拒绝。东晓和王主任坐在香港宾馆的席梦思床上,他们感慨于香港的建设,还一同畅想着南滨的未来。二人想到今天林董的这番操作,发现这实在是个厉害的女人,对于香港商人的这些手段他们要更加坚定内心才行。程副市长说这是香港市民形象的重要部分,香港市民在很多城市都有着亲切和热情的表达。

  东晓发现他们一行人穿的实在太朴素,一看就是内地来的土包子,他特意在香港买了一套西装想去元朗小学见已经四年级的十一岁儿子蚝仔。可是学校的老师并没有听说过一个叫魏迪生的孩子,直到离开香港东晓也没有找到蚝仔,时隔这么久他自己也清楚他已经很难认出自己的儿子了。东晓夫妻谈论着蚝仔,东晓表示不论如何都要将蚝仔接回到自己身边,但阿芳觉得如果蚝仔现在是香港户口那或许对他才是更好,夫妻二人理念不同谈话就此结束。东晓的小侄子魏迪生由于在香港受到的排挤,不想为人师,出国要办学费,趁此机会魏迪生流落山林。

  陈大尧回到南滨在父亲墓前祭拜,他想起魏东旭成亲那天父亲竟然坐在棺材里威胁不让他逃港。可大尧不想认命,他不想再过苦日子,他要赌一把,他下定决心就是死在海里也不要漂回水合村。他赌赢了,虽然他用生命做了赌注,但他还是感谢这个时代给他机会。大尧颓废地躺在宾馆地沙发上,一旁当年同村的小弟看着他拿的大哥大十分的稀罕。大尧在香港就是跟着林董做生意,而实际他自己还做着捣腾水货的生意,同村的小弟希望他可以有挣钱路子带带自己。大尧问起了阿芳的现状,小弟带他来到阿芳和东晓住的楼房下,看着仍旧美丽的阿芳和已经长大的虾仔他的内心一阵悸动,小弟告诉大尧阿芳已经关了砂锅粥店,开起了一家照片冲印社。在过年前大汉要从马来西亚去沈阳,见了东晓的结婚证和吴振亮的结婚证,大汉心生歹念和东晓在小河边吹吹风,气氛就和谐起来。

  在香港大学的听课,让南滨市委意识到公共关系已成为现代企业管理的重要内容。市委决定由东晓主持办一场公关小姐大赛,这可让思想还很落后的人们嚼了舌根,说什么他是个流氓这是要开妓院。东晓真是哭笑不得,他表示这是自己的正常工作内容,公关小姐的工作内容是要同企业谈生意,更好的服务于公司发展。但妻子阿芳无法理解丈夫的工作和理念,更是生气地同他吵了一架。在痛骂了十几天的相互埋怨后,她也开始意识到工作和私人的关系是不对等的,以及工作和私人之间的关系正好相反。

  公关小姐大赛举办地很是隆重,决赛当天来了不少电视媒体进行现场报道。王主任和东晓一起来到比赛现场,间隙时二人聊起市委决定建设一条从南滨到香港的通信电缆,但这一边跨山一边跨海施工难度很大,也只有王总管理的二公司能担此重任。王主任一直知道东晓有想要下海做通信生意的想法,东晓坦言这是因为自己当年见村里人都要逃港,便暗自许下承诺要让南滨也发展起来。现在的南滨,电话设备全靠进口,东晓想要让国产设备占一席之地。但王主任直言市委根本不会同意他辞职下海,他认为只有留在市委才能更好的创建南滨,但东晓却觉得这样束手束脚根本无法进行有效的发展。二人这场思想不同的讨论最终还是因为比赛的开始而就此打住。赛事开始之前,王主任和东晓又遇见了村里面的两位大哥,东晓说这让他们很是激动,他说虽然上面有人说有人下海了,但是没有人比上一届的样子更好。

  程副市长很不认可这样的比赛,但这个比赛在全国都有了不错的口碑,蓝倒是很开明觉得这样也是一种新型的展示南滨的手段。程副市长告诉他,这次去香港招投标,这四家香港老板都在送礼,又是高档手表又是港币,他担心这样的情形会在南滨也出现。这个情况让蓝也开始思考,程副市长和蓝都是从战场上退下来的老兵,他们能够把持住内心的天平,但那些年轻的同志是否还能把持住这谁也不能保证。对这样的恶性竞争问题,蓝有些担忧。

  公关小姐决赛中,一位大学毕业长相很出众的名叫潘雨的选手当面向东晓提出疑问,他问东晓如何看待公共关系这个领域。东晓说出的当然都是些纸上谈兵的概念,潘雨轻轻一个反问就让他有些慌神。潘雨却意外的在atarget这个topic中发现了公共关系中的分水岭。他让自己先谈谈,如何解决当前公众疑惑,解决公众的疑惑。

追梦第5集剧情介绍

  潘雨反问东晓为什么南滨市委市政府这么多部门却唯独没有公关部门,东晓机智地将问题推给了秦勤,秦勤表示市委已经决定在外联办设置一个公关岗位协助东晓工作。潘雨大胆的现场求职,东晓告诉她政府工作工资低,但潘雨却一口答应下来并如愿来到外联办工作。在外联办工作的童大成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2011年12月,他被安排到东晓新媒体公司担任新媒体运营专员,主要工作内容是负责公司新媒体业务发展和新媒体运营策划。

  二公司的王三成和水合村的阿兵接到了大尧安排来的水货,他们意图通过走私水货来发财。三成带着大尧来找老支队长也就是现在二公司的王总,大尧拿着一大袋的钱想要通过贿赂王总,好让他多和林董在香港的公司开展合作,但王总非但没有收下还呵斥让大尧滚蛋,大尧也只好灰溜溜的离开。阿兵要大禹安排接到王三成和大尧的约会,大禹不同意,就谎称自己的日语不太好,而且是高中生,他觉得这件事情很奇怪,原来中国和日本国家是不一样的,大家都有中国人,为什么日本国家大你会见到不同于日本人的东西,对于这件事王三成非常不满。

  阿芳因为参与投机倒把被警车带走,东晓纠结了很久还是决定找了工商局局长将阿芳带出来。阿芳犹豫着还是让他再想办法将阿兵和三成也弄出来,原来阿芳是在冲印店里帮着他俩销货才被抓了起来。东晓这才知道这些水货都是大尧从香港安排过来的。东晓不愿让阿芳和大尧再有联系,但阿芳认为东晓就是担心自己误了他的前程,她更是生气地指出自从办了公关小姐大赛以后他就老是和那个潘雨在一起,可东晓说着二人只是正常工作关系,更是在争执中失误打到阿芳。阿芳将他赶出家门,东晓只得住进办公室里。潘雨帮着东晓打了饭,东晓感谢了她并劝告让她早点回去,但潘雨却想要多和他待一会儿。在大中午的公关间隙,东晓和亚珊又出去寻找阿芳,亚珊赌气跳起来碰到了同班同学彭家强。

  东晓来粥铺吃饭偶遇了潘雨,她一会儿要将通讯招标书送去给浦江宾馆的潘老板,东晓知道这潘老板就是那个胖胖的还总色眯眯的人,潘雨看他因为和妻子吵架情绪很低落,便故意唱歌逗乐,让东晓心情好了不少。东晓不发现潘雨上去送文件的时间已经很久,便去到楼上正好看到了潘老板意图占潘雨的便宜,东晓上前帮忙赶紧拉着潘雨离开。潘雨的确对东晓心有好感,她给东晓留下书信去往国外并鼓励他要实现心中的理想。东晓就此和潘雨失去联系,阿芳也原谅了他,但潘雨的话激起了东晓心中的波澜,他认真钻研通讯技术开始筹划实现自己的目标。东晓因此向潘雨要了一张招标书,想要看看他究竟为啥而努力,他还没有找到答案,东晓知道心如磐石,万事俱备只欠东晓,就当即派人向潘雨家人保证:东晓不管结果如何,招标书是东晓做出来的,我都答应了!说到如今东晓的上门服务,东晓都有责任,为了完成,东晓为这份责任而奔波奔波,请潘雨来宁波找东晓看这份大单,他也再次答应了。

  东晓告诉了阿芳自己想要创业搞通讯技术的想法,他实在不是一个适合在体制内生存的人,他想要投资办厂。但阿芳不同意将家里的钱让他拿去投资,她担心这是泥牛入海有去无回。晚上,东晓一个人在街上散心,正好遇到了开出租的阿基。阿基辞去了自来水公司的工作,他很迷茫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当初自己搞走私车而被迫离开浦江宾馆,干脆自己就当个司机自己还能掌控自己的方向。东晓也想要主宰自己的人生,他告诉阿基以南滨现在的发展出租车的市场会越来越大。而且回去之后自己想把自己的豪车停进海里,看看那个小岛上的海。

  大尧曾经黑道的老大树伟哥找上门,大尧吩咐蚝仔躲进房间不要出来,他说阿奇和他一起陪老板去公海,结果最后只有他一个人回来,兄弟们的工钱也没给,大尧也是在这时候认识了林董。树伟哥不依不饶,还将蚝仔推倒在地,大尧掏出枪来鸣枪威胁迫使树伟哥离开。蚝仔问他为什么不开枪杀了这个坏人,大尧却告诉他,如果开枪自己也成了坏人,他教育蚝仔一定要做个好人。果然,在今晚的海景大酒店大宴会厅,2016金东区爱情酒店佛光寺高级定制婚纱照发布会现场,拍摄地---佛光寺释迦摩尼佛像被选定为2017金东区爱情酒店佛光寺高级定制婚纱照!整个拍摄团队来自南区的最高,主持人之一的济南理工大学校长杨耀明、著名中国美术家协会的画家王云君都出席了今晚的拍摄,近期,爱情婚纱照最新的发布会同样也在本次大会议程中进行,全国各地人潮涌动,总经理团队与外景制作单位搭配周到,为了拍出效果,本次拍摄工作也被包下,总体的拍摄面积已经达到六十平方公里。

  大尧来到南滨想再同王总见面,他包了阿基的出租车,可阿基对他是一通调侃。大尧反问调侃他逼着自己包他的车,是否是想监视自己。两人争执起来,大尧索性就找阿基理论,阿基毫不客气的回答说:想监视你。

追梦第6集剧情介绍

  大尧和阿基聊起逃港的那天,阿基感叹是自己命大才躲过了那晚东旭开的那一枪。大尧解释自己其实是阻止开枪的,好在阿基念及同乡的情谊,而且事情过去了这么久也不想再多追究什么。大尧等来王三成,原来这次也是三成帮着大尧一起计划约了王总。王总正在牌桌上高兴地打麻将,大尧同三成一起走了进来,他这才知道这牌局是大尧组织的。王总听着大尧赔礼又道歉的话终是决定和大尧将牌局继续打下去。果然最后在众人的祈祷下大尧学乖撤军赶赴香港。

  程副市长即将离任,秦勤主任因将接替他的位置而倍感压力。二人夜晚喝茶聊天,回顾着过往他们在建设南滨中发生的种种,是即欣慰又感动。程副市长曾向蓝问起,时代将如何评价他们,他表示这是每一个南滨人付出的功劳,这是他们值得骄傲的事情。东晓回到家看到阿芳将这十几年打拼的钱都给了他,支持他去实现自己的梦想。东晓决定停薪留职,秦勤很是不舍这个曾经的战友,东晓意在自主研发程控机,秦勤点出常武是邮电局的副局长,国家现在正要求邮电局注重程控机的发展吗,他可以去找常武抓住这个机会。程副市长与秦勤先生相谈甚欢,也欣赏了秦勤的能力,二人相拥而泣。

  东晓来找老麦,可和他的兴奋相比,老麦却是愁眉不展。他香港的大表哥钟先生找他来要当初帮他建厂的三十万,但他将钱都投进了小型交换机研发,刚辞职创业就来了这么一大笔债,这让东晓很受打击。钟先生前来和东晓谈生意,他表示华强电子厂是个小厂,现在主要是从事廉价地加工,而程控电话在南滨的价格却很高,东晓发明的小型交换机他找人检验过质量不比国外的差,但一旦大量生产后自己想要引进国外程控机的生意就很难做了。他直言自己不仅不会代理他们的产品,还会努力将他们的产品遏制在摇篮中。在商言商,钟先生以将华强厂送给他们并抵消全部债务为条件,让东晓停止研发生产自己的交换机。他想要和东晓再开一家专门引进国外程控机产品的公司,并且股份二八分。但东晓干净利落的拒绝了钟先生,他一定要研发出中国人自己的电话。东晓研制的五台小型程控电话交换机实验成功,阿芳将自己的冲印店抵押银行为厂子还了债,他们研发的电话机因为物美价廉很快占领了大批量小型公司的市场,这下东晓终于有了钱可以认真搞技术研发了。老麦不但不帮东晓,还忙着跟东晓谈合作。

  阿芳心系儿子将大尧约来冲印店问他为何不把蚝仔带回来,可大尧告诉她是蚝仔自己不愿意回南滨。这时,东晓带着买给阿芳的饭来到店里,看到大尧的他愤恨难忍,他锁住店门拿起店里的东西砸向大尧,弟弟弟妹两条人命,儿子也被他带走香港十几年,这份怒火让他无法再忍受。阿基赶来阻止了他,他提醒东晓蚝仔还在大尧那里,东晓让阿基把大尧约了出来,原以为二人能平和的谈谈,但东晓二话不说就上去狠揍了他一顿。东晓认为那晚逃港中淹死的弟弟弟媳还有水合村的村民都是因为大尧的蛊惑,但大尧告诉他这都是他们自愿的,自己和蚝仔是命大才能在香港过上好日子,他也表示自己愿意将蚝仔交还给他。东晓果然向大禹反映了此事,大禹以无端揣度弟弟为龙岩的资源还欠缺,阿基认为弟弟的错误是心系深圳的幸运,所以最终被大禹干预,最终导致悲剧的发生。

  东晓发誓要自己接回儿子蚝仔,他很生气阿芳私自去见陈大尧,还不告诉自己蚝仔的下落。可阿芳哭着告诉他,他根本就没有尽到做父亲的义务,对于养在身边的虾仔都不了解,何况蚝仔已经在香港生活十年,是大尧在这十年间供蚝仔读书,养育他。在蚝仔心中,现在大尧才是他的父亲,哪里能由着他想接回来就会回来的。东晓的内心清楚这是事实,可就是这个事实让他倍感心酸,他实在没信心能给蚝仔比在香港更好的生活。东晓当时已经打定主意要把蚝仔接回继续工作。一切都在期待问答社区知名网友<表妹>的答复,可东晓却意外地发现这是一个童话故事的结局。

  大尧带着东晓和阿芳来接蚝仔,但蚝仔留下了书信告诉他们自己不愿意回到什么都没有的南滨,他想要留在香港接受更好的教育过更好的生活。夫妻二人在香港的街上呼唤着儿子的名字,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大尧看着一旁的阿芳沉默地走着,他越走越近,突然看到了阿芳,看到了正要推着自行车过来接她的大尧。

按单集查看剧情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