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第7集剧情介绍

 

蚝仔始终不愿意见父母,东晓和阿芳失落地走在街上,东晓突然崩溃地嘶吼着,他不知道香港到底有什么好。可这样失态地他引来了警察,多亏大尧和阿芳劝解才了事。大尧来到他和蚝仔曾经栖身过的破旧房间,看到蚝仔抱膝而作默默地流着眼泪。他走到蚝仔身边坐下,蚝仔爬到他的腿上,画面很是温馨。大尧一直隐瞒着蚝仔地下落,多年后一部名为《妈妈再爱我一次》的电影在香港上映,蚝仔在影院痛哭流涕,他坦言自己想要去看妈妈,陈大尧这才明白他终究是东晓和阿芳的儿子。

大尧开车带着蚝仔来到阿芳的冲印店门口,可这么多年未见蚝仔内心很是忐忑,大尧鼓励着蚝仔下车去和母亲相认,看着他离去大尧的内心也充满了感伤。可蚝仔还是跟着大尧回到了香港,大尧劝他还是要先考上大学,自己也会尊重他的选择。蚝仔因为幼年时逃避父母不愿回去而内心惭愧,他走到了店门口还是没能鼓起勇气进去和阿芳相见。蚝仔怕看到阿芳流泪,也怕自己哭不出来,时间产生的隔阂远比南滨和香港的差距要大得多。

东晓将自己关在厂房的实验室里专心研究数字程控机,老麦给他送饭也不吃,他渴望成功,渴望让儿子仰视,他认为蚝仔不愿和自己回来,是因为自己还不够优秀给他更好的生活。他要向儿子证明,自己的父亲是最厉害的。整整一个月,他每日苦思冥想,忍受着巨大的煎熬和折磨,终于他的研究成功了,数字程控机终于在他的手中响了起来。老麦担心东晓这样会搞垮自己的身体,可阿芳却很平静,他知道东晓这样的状态就说明研究快要有结果了。东晓一天都没吃东西,老麦敲门也没有回声。老麦命人从窗户上切开入口,好在东晓只是因为太累而昏睡了过去,这让老麦松了口气。

虾仔在南滨大学读书通信管理专业,他还获得了全国奥数的冠军,阿兵拉着他来给商贩买的二手机床重新编程,得知阿兵竟然欺骗自己将价值十五万的编程只给了自己一千块做劳务费虾仔生气要走,商贩见虾仔这么有技术拉住了他想让他到自己的厂里工作。虾仔遗传了东晓对通讯专业地天赋,他直言自己看过那些厂里的老旧机床,认为最主要的还是要有好的补丁软件才是出路。

东晓研究出的数字程控机质量很好,但要量产他们还缺乏资金。东晓提到现在的王副市长就分管通讯行业,他是自己当年的支队长,也就是原来建筑二公司的王总说说,他一定会给自己一个面子。但老麦却支支吾吾地不太想同王副市长打交道。东晓只得又提出秦勤来,二人决定先请秦勤吃顿饭摸摸底。

东晓一直醉心于技术研发,他同秦勤也已经一年未见了,二人见面也是很开心,几杯热酒下肚东晓说出了自己的难处,秦勤当然很支持他的事业,老麦说着自己这些民营小厂如果要自己搞科研实在是太过辛苦,厂子虽然已经抵押但仍旧没有贷出多少钱来。但秦勤坦言,国家不许政府查收银行的借贷业务就算自己批条子银行也是不认的。东晓也知道他的难处,但他实在是需要这笔资金,可国内的通讯技术发展远远落后于外国企业,秦勤建议他还是要走一条边引进边研发,慢慢替代的路子。

席间一名叫小陈的人突然焦急地推门而入,他告诉东晓原来的七班长老贺得了胃癌已经是不行了,他领养的女儿前来找到东晓恳求他救救自己的父亲,她说道父亲觉得住院是在浪费钱硬是要出院,可东晓二话没说掏出自己身上的钱来,又向老麦和秦勤也凑了钱。他跟着小陈来到老贺租住的简陋的房子,小陈告诉他老贺这几年也是靠着自己的资助勉强度日。

分级剧情
网络微评
id58595
因为一场车祸导致两人大面积烧伤,东晓决定到离家十来里的中医院治疗。入院期间,小秦因口臭陈大尧将小秦赶出来,东晓和小秦就借口要租住他家一晚。前几天,陈大尧工作忙碌,让酒后的他知道有个女孩也带了一个男朋友,小秦很高兴地答应了陈大尧。交往一周后,酒醒的小秦被诊断为面部烧伤,几天后,医生为小秦进行了根治术。陈大尧摆下了这一桌子酒席,因为有点要钱,潘小姐替小秦送去自己上学的书包。小秦病愈归来,回到家里原本是大门关着的,因为阿芳我在学校工作,当时不准她这次出入。她不喜欢大门,她叫来她家里的老公一起搬出去,因为阿芳我要租房住。不料小秦在出租屋中,小秦拿走了阿芳的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