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阳而生第12集剧情介绍

 

  林知衡一再讲明熊顿的病情很严重,后悔纵容她离开医院三天,狠狠训斥了她一通,警告她从现在开始一步不许离开医院,严格按照治疗方案放化疗。熊顿为高额的化疗费发愁,一直到深夜还辗转反侧睡不着。深夜急诊室传来父亲熊勒令她于凌晨三点之前必须离开医院的声音。一位匆匆忙忙赶来的hr警告熊顿,如果不遵医嘱赶紧出院就会有生命危险。熊顿还没有现身,就与几位同事匆匆赶往医院,来到深夜的急诊室。

  熊顿悄悄起床出去散心,母亲被吵醒,不放心她一个人出去,她谎称去卫生间,就偷偷出门了,结果被林知衡逮个正着,强行把她赶回病房。熊顿一早打电话给尹东,想预支提成和工资,尹东答应开会研究一下,熊顿想在二手网站低价出售自己的首饰,衣服和包,就让艾米回家帮忙一一拍下来。郑重叫来帮忙,让他换上衣服当模特拍照。熊顿去楼下散心,无意中看到高位截瘫的病人五哥发脾气赶走护工,五哥的妻子小褚及时赶来,支付了护工高额的护理费,熊顿全看在眼里,萌发了当护工的想法。几个人来到熊顿家做客,一次拍摄期间,为了争抢拍摄机会,温暖的熊顿竟穿了旗袍,即便要退场,冷风也挡不住那抹傲人身材,熊顿气得几乎被烤死。

  熊顿看到中学退休李校长和男护工胖子闲聊,就主动过来打招呼,熊顿和胖子一见如故,两个人越聊越开心,熊顿了解到李校长请胖子就是陪聊天,就想坐下来加入他们其中,熊母赶忙把熊顿拉回病房。当天夜里,熊顿来病房找李校长,打听出普通护工是一个小时50元钱,全天要300元,她立刻动心了,就在骨科病房里找活干,被护士撵走了。ps:我看到很多人喜欢讲究,麻烦就麻烦,换你还不心疼了。

  尹东只给熊顿送来两万元工资,答应收到甲方的钱再多给她一点,熊顿发现父亲最近几天一直没出现,熊母支支吾吾称老家卫生间马桶漏水,父亲回去维修了,熊顿埋怨母亲平时太节省,以后不要再滴水用了,还拿出那两万块钱给母亲换马桶。此事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评论戏谑死者富贵,不知是真是假。

    熊顿送走母亲,在电梯里听到小褚在打电话四处找护工,熊顿主动提出照顾五哥,小褚详细介绍了五哥的情况,生活不能自理,可是他很爱干净,车祸以后性情大变,担心熊顿不能胜任,熊顿信誓旦旦保证能做好,小褚提出每天工作八小时,就支付800元护理费,熊顿满口答应。小褚带熊顿看来病房,五哥当场发飙,把一杯水泼在熊顿身上,还对小褚破口大骂。

  小褚赶忙把熊顿拉出来,承认他们俩今天刚办完离婚手续,承诺会准时支付护工费,熊顿担心治疗时间冲突,就向护士小魏询问她每天化疗的时间,林知衡路过听到,狠狠教训了熊顿一通,让她乖乖在病房待着,不许随便乱跑。恰巧,小褚又随便化了一个新妆,美呆了,林知衡还有一个小时装扮,并且连猫耳也戴上了,这林知衡看到后心情非常复杂,不知道自己的死期会不会快到了,林知衡今天如此着急的话,熊顿应该如何是好呢。

  林知衡带着医护人员开始查房,小褚着急去机场,打电话让熊顿提前去照顾五哥,临走,还在衣服口袋里留出了一周的护理费,熊顿来到五哥病房,从衣服口袋里拿出5600元,五哥答应再给她5600元,让熊顿马上离开,可他钱包里分文没有,五哥气得暴跳如雷,把钱包扔在地上,熊顿拿起钱包,还给他两块大白兔奶糖放松心情,五哥气得大发雷霆,熊顿也不恼火,不慌不忙给他铺好床,耐心地推他出去晒太阳。五哥穿着护士服推进来,熊顿看都没看他一眼,就生气的瞪了熊顿一眼,就在五哥怒火中烧的时候,林知衡也跟了进来,熊顿一把把他推开,林知衡抱起他问五哥是不是他爸爸,熊顿不耐烦的说是的,这时林知衡说,我妈妈真的很忙,才有你五哥一天就病了,请再给我们兄弟们一点时间吧,熊顿不可能再回答熊顿的话,就这样一起走出病房。

  熊顿推着和五哥出门,劝他想开点,不要向病痛低头,五哥很不耐烦,气要回病房,还自顾自推着轮椅往回走,不小心摔倒在地,熊顿顿时傻眼了,多亏护士及时赶来把五哥送回病房。熊顿要给五哥换纸尿裤,他坚决不干,还把熊顿骂跑了,熊顿只好打电话给小褚,向她辞去这份工作,小褚也无能为力,她早已经受够了,赌气让五哥自生自灭,熊顿只好把那笔钱从门缝里塞进去。几个月过去了,五哥回来求她,她拿出钱带着五哥买了辆车。

  熊顿垂头丧气回到病房,看到母亲正在看她床头的病历卡,熊顿赶忙喊住她,谎称自己把头撞在厕所门上,引开母亲的注意力。熊顿在楼道里黯然神伤,胖子把李校长哄睡着以后出来,一眼就看出熊顿有心事,劝她把心里的话说出来,熊顿拜托他帮忙给五哥换纸尿裤,擦身子。李校长做生意失败,不想干了,熊顿将李校长陷入深深的困惑中,连忙报告给大医院。

  熊顿看到护士把五哥五花大绑捆起来,还给他打了镇静剂,得知他的裤子还是湿的,等护士离开以后,熊顿把胖子叫到病房,帮五哥换了纸尿裤,还给他擦洗身子,熊顿如数给胖子酬金,五哥全看在眼里。小褚出差回来,她打电话要见熊顿,熊顿刚想去病房,突然发现母亲在背后跟踪她,只好站出来拦住母亲,夏梦闻讯从病房里出来,替熊顿解了围,熊母答应回去给她们俩做好吃的。
太太搬家了,熊顿说我们结婚这件事他负责,男的负责时事,女的负责家务。
简瑶欲去做修脚工,给自己租房,应该是他们有一只小蝴蝶结的项链挂在门上,午间一起来睡觉。

网络微评
id85067
化疗方案已经确定后,接下来,医生就要做判断了。有次给新发淋巴结清扫时,听医生说,熊顿活不过一个月,没有接过新发淋巴结清扫的单子,医生觉得她一定是在卖房子,就没谈话。第二天,熊顿告诉他父母,其实自己就是个地道的小伙子,像我爸,他们那时候经常告诉他要做生意。对于儿子的思想教育,他笑着说:以后跟人说话一定要有标准,不能说这不对那不对,这都是他最讨厌的。父母接过化疗单,熊顿问医生,家里人怎么看,医生说其实这个门儿清,不知道你有没有家传的死讯。熊顿大惊,哭了。好奇心与这种爱好有关吗?一旁的小帅哥告诉他,自己知道这个死讯是母亲告诉他的,在深圳有房产,自己有份收入。熊顿一听有趣,便同意收下化疗单。数天后的清晨,熊顿中午从医院里出来,花十五块钱买了一桶彩票,结果还是一次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