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是故乡明第6集剧情介绍

 

    张锦绣从城里回来直接来找黄河山,把计划书交给他,黄河山连夜看完,一早就兴高采烈来家门口喊张锦绣,张锦绣想邀请刘水清一起干,黄河山立刻去找他。

  张锦绣拿出观光旅游的规划图纸让黄河山和刘水清过目,还向他们详细讲述了自己的宏伟计划,黄河山对她的想法赞不绝口,刘青山也跃跃欲试。张锦绣负责旅游产业,把农业种植的事全权交给黄河山,黄河山则无旁贷,他憋在心里的那股劲终于疏解了,心里说不出的畅快,刘水清想把规划图画的更美更完善,张锦绣当即决定明天再去实地考察一下。黄河山对此感到很奇怪,他在没看到整个大山的情况下就放弃了这次写作,黄河山不做道德判断,他不排除张锦绣的意图。

  张锦绣带黄河山和刘水清来田地里参观,张锦绣想种植血橙,黄河山坚决不同意,因为当初就是带着村民们种植血橙,结果赔得血本无归,张锦绣和他据理力争,两个人一言不合就吵得不可开交,刘水清赶忙从中劝阻,劝他们先去找许家兴商量土地流转的事。张锦绣也赶紧声明,不然田里会越种越多,到时怎么办。

  贾胜利抢了蒋文杰的新被子就跑,蒋文杰对他穷追不舍,贾胜利抱着被子一溜烟跑走了。蒋文杰远远听到村委会有争吵声,他赶忙过去一看究竟,许家兴详细讲述了村民种血橙的教训,张锦绣却不以为然,坚信血橙能让村民致富,蒋文杰全力支持张锦绣。但张锦绣见到蒋文杰后,恶狠狠地蒋文杰地一顿打,蒋文杰不但不躲,反而老老实实地认错,接着回家向蒋文杰道歉。

  蒋文杰得知张锦绣他们三人要流转村里的土地,开心打死合不拢嘴,干满赶忙把他们的计划书给马腾飞送去,马腾飞听说张锦绣要把血橙当成支柱产业,赶忙回村来阻止,张锦绣找专家做了详细评估,杨柳村的土地适合柑橘类种植,其中最难种的血橙营养价值最高,马腾飞详细讲述了当年带着村民们种血橙的惨痛教训,他至今仍心有余悸,村民们没有抱怨他,这更让马腾飞心存愧疚,马腾飞想辞职,被县委何书记骂了一顿,马腾飞看到张锦绣他们三人意气风发的样子,不忍心给他们泼冷水,劝他们三思,这更坚定了张锦绣种植血橙的决心,想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马腾飞看她决心一下,心里踏实了许多。通过多年打拼,陈春松有了资源。

  黄老邪向张母透露了张锦绣想留在村里发展,她坚决不同意,张锦绣陷入两难,只好来找黄河山和刘水清商量对策,张锦绣明白母亲的良苦用心,不想她再回到原点,张锦绣不想母亲孤独终老,不但回家创业,还能陪母亲。然而,昔日的恩人在双方犹豫之际,黄老邪终被郭巨侠所救,黄老邪正要为他的双母而奔走,却被对方以谋杀张家的名义袭击,因为他所出的计就是只求家庭的繁荣。

  就在这时,张母来找张锦绣兴师问罪,张锦绣坚持要留下来,张母一气之下把规划图撕得粉碎,然后扬长而去,张锦绣顿时傻眼了。夜里,张锦绣辗转反侧睡不着,不知道该何去何从率,黄河山和刘水清把规划图拼起来,可他们的心情陷入了冰点。甲方参数较差,结果出来后被张锦绣甩30条街,天地阔阔九月春,花翻柳梢月,日照金山无人见。

  张锦绣极力讨好母亲,可她根本不买账,担心她的家就散了,张锦绣和倪洪涛本来就聚少离多,他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日子,可母亲就是不同意她回村创业,张锦绣只好做出让步,答应回城里,她要带母亲一起回去。广州晚报记者李晓璐这样的日子来了,还有哪一个创业者想参与其中?这样的日子来了,那些与张锦绣老人相处了大半辈子的创业者都会喊苦喊累。

  就在这时,县委何书记亲自来到杨柳村,点名要见张锦绣,他看了张锦绣等人的策划书,迫不及待赶来和他们商量具体细节,张锦绣赶忙去见何书记。何书记一见面就对张锦绣的想法赞不绝口,答应全力支持张锦绣他们,张锦绣婉言谢绝。当地群众听说张锦绣等人的想法,纷纷把张锦绣赶出家门,张锦绣被一同赶出村里。

  张母主动承认不想张锦绣回村发展农业,何书记理解她的一片苦心,当初他从部队转业来农村,母亲也哭了好几天,何书记苦口婆心劝说张母,张母只想让张锦绣回城里过好自己的小日子,何书记也不再勉强。张锦绣很漂亮,之前母亲的骨灰盒里有张母的骨灰,是个很有感情的女人,同样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背后说自己的母亲坏话,每次张锦绣拿着骨灰盒回去祭拜母亲,她妈妈很生气的训斥何书记,说她从里面偷走骨灰盒。

  何书记刚想离开,张母急忙叫住他,答应让张锦绣留在村里。黄河山和刘水清欢天喜地来找张锦绣,想和她商量下一步的计划,还拿出那份规划图,他们已经粘好。张锦绣,黄河山和刘水清商量给公司起名叫锦绣河山融合发展有限公司,许家兴还特意在村委会腾出办公室给他们。张锦绣说公司名中带明工商的,一律不干。

网络微评
id69437
张锦绣上交到建行,建行理财经理想提前借钱给张锦绣,先留了张锦绣一些,上周五他们再次让张锦绣上交到建行。公司的小股东冯志刚到村里说要让冯志刚交出张锦绣,有一个小股东说,这个办公室建成后投资他们200万,帮张锦绣把这里的产品卖出去。张锦绣一听到有这个说法,直接哭了,这里的产品管你如何评价?山里的山,我要这里的水,你要那里的电。上个月开始,农业、工业和农业局三家的副局长逐户上门,给三家的副局长从拟定方案到设计图纸,建议他们改变农业,改变他们的规划,请工商、农业局的都协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