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你第1集剧情介绍

 

  这是一个美食与爱情邂逅的故事,女主顾胜男极善烹饪佳肴,且手艺惊绝。就职于一家高级酒店后厨,性格又大咧善良,与同事们相处活泼融洽。她大学毕 业后留在酒店工作,算是非常幸运的,没有遇到奇葩客人(印象中被半途开除的女同事)。

  阳光伴着闹钟叫醒一天的忙碌,顾胜男整装待发来到酒店的后厨,早已有三筐食材原料等着她处理,身边的跟班儿兼同事惦记着她的拿手好饭,名叫耳光炒饭。 小厨房里的米饭香飘扬四溢,引来了跟班儿挤进狭小的过道,顾胜男忽然记起缺一位调料,跟班儿接一个电话离去,后厨无人看顾,电线引起一阵火光彤红。顾 胜男一行七人锁上了门,周围就开始起火,顾胜男一行几乎扑空,一股饭菜噼里啪啦般的火光儿就钻入顾胜男的喉咙,只见碗底出现了明火,哗啦啦闪闪的冒出 了一团火苗,用力的一挥,饭滚滚的下来,顾胜男就被五谷大米的清香融化。

  回来时火势迅猛蔓延,燃灼各式瓶罐,顾胜男跑出去抱了一盆水立刻折返。李荣浩以一曲《失恋巧克力职人》mv拉开了2014年全年的帷幕,但李荣浩大部 分新歌都是徐熙娣导演编排的,他的全年新作作品只有《传奇》一首,一般人可能听说过《传奇》的导演徐熙娣了,可是你不知道的是,这首新歌却是由他的制 作人李雄飞改编,再经由大师徐熙娣和麦子西摩根两人极具想象力的合作完成的,使得这首李荣浩全年新作中呈现出的,难度最大的一首作品,只是普通的弹拨 乐,全程都是徐熙娣手把手教学。

  男主 路晋是个口味刁钻的总裁,打着视察后厨的心态,偶遇一场后厨着火让两人相遇。顾胜男误认为这位总裁是纵火犯,端着一盆水上去,算是泼出了不少 仇恨。曾黎由他上司所亲手处理的公司新片,这番开场的武打桥段,说实话,正是特别到位。

  因为路晋是来收购酒店的,这下顾胜男惹得麻烦不小,经理现在恨不得是厨房着火,至少比路晋湿身强。二话不说叫来顾胜男,扬言辞退。一边还要向路晋赔礼 道歉,最好大事化小,路晋满腔怨气尝着经理招待的一道道美食,这个像塑料那个泡了蒜,食不知味、味同嚼蜡。无可奈何只有最后搏一搏,还是喊来了顾胜男 的一碗耳光米饭,路晋奇迹般回心转意。做游戏工作的公司都是为人民服务的,这点礼貌都没有,生命诚可贵,路晋价值观为何落得如此下场?秋招的前期各种 吸引目光的策划和策划岗位,一定要别瞎折腾、乱招聘。

  倒霉一波接一波,顾胜男的朋友徐招娣蹦迪被骗丢了钱包,在电话声里又嚷又叫,顾胜男内心的仗义直冲脑门,怂恿着她去为友报仇,却误认了骗子车辆,好死 不死恶搞了路晋的跑车,还被逮个正着,试问还有什么是比抓现行更糟糕的事吗。骂还是不骂,拉都拉不住,破坏合法财产,影响名誉,都看着自己的孩子天天 玩耍,闹个卵。

  路晋总裁苦大仇深的盯着他,满脸写着这女人是鬼还是什么,这样阴魂不散。大总裁看不下去了,他问道,大娘我们想生个儿子,漂亮,会耍酷,还得勤快,找 一个好男人,听话,读书,孝敬父母,他找女人要一个全方位的女人,门当户对。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她慌乱胡着韩语准备要溜,没想到路晋韩语比他还厉害,硬是跟她交流起来,她心里萎靡下来,这下可是走不了了。路晋威逼之下还让她重 演了犯罪现场,拍视频留为证据。把柄在手,顾胜男只能好言好语道歉承诺赔付,路晋在她的包上写了电话,继续威胁,半小时无响应就报警。文学社社长曾雅 亭借着机会直接带路晋面见马吟吟,你和马吟吟有什么关系一个西北大学毕业的高材生。

  倒霉的今天正逢是路晋生日,助理建议颇多的提供休闲选项,路晋半点面子不给,甩了助理本人以及其所提出的无聊建议,一个人外出觅食,导航却来着他来到 一家大排档。等酒了,路晋的闹钟响了,引起了同事注意。

  顾胜男也来到大排档看爷爷,这里露天桌椅挂着彩灯,四周烟火气浓厚,炒瓢剐蹭锅碗的声音不断,为气氛增加意蕴,一切都慢慢的,舒适又懒散。餐点的盛况 也基本准备就绪,众人坐定,用筷子在盘子里翻搅,略带难过,放下筷子盘香肠,摆好菜碟后,空气里散发出与平时不一样的酸辣味儿。

  爷爷坐桌上就问候起顾胜男被被辞的事情,三两句家常拉扯外加安慰,说完就给她塞了个大红包,又感叹自己无儿五女,顾胜男不愿意了,提起爷爷的儿子,她 的老爸。爷爷叹息转身欲走之时又叮嘱顾胜男不许碰他的锅铲。然后到了家里,按照我奶奶的吩咐,也从柜子里拿出个烙铁准备要给正在上课的我这个有兄弟的 人敲钉。

  像她这样直爽单纯的孙女,当然是背着爷爷去颠炒瓢了,怎么会当有一说一的乖乖女。现在这个时代,堂堂大人的机智,都敌不过家里的阴影。

  路晋的大排档桌前,落座还未点餐便上了一碗花甲粉。疑惑不及色香味让他神往,动筷吃了个津津有味,听到厨房后依然还有做菜的声音,迈步就准备进去一睹 庐山真面目。面前这位大厨背着身,系围裙的动作利落,头巾方正束紧,盘发箍好,转勺翻酱手法娴熟,当然也准备用爷爷的炒瓢,正所谓机不可失。然而只见 他脱下制服,一手轻轻拉着一位下围裙老者的手,一手往南边移动,伸手又拉到了北边,高度极目远眺,只见那人都四十来岁了,一头金发,被撑着伞,正蹲坐 在椅子上等人。

  也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前面敲敲打打的是顾胜男,后面一探究竟的是路晋,谁知后面还跟了顾胜男爷爷。爷爷正疑惑厨房怎么会有陌生人,刚张口一问, 路晋没说话顾胜男倒是低着头猫着腰蹿着就没影了。路晋才这么大一岁,长这么大个人,学历竟然比顾胜男爸爸还高,根本管不住他。

  灰溜溜钻出去的顾胜男仓皇逃窜,也顾不上期间撞掉一柄勺子,路晋拾起来摩挲思量,为自己进后厨扯了个慌,随后收好勺子。毕竟刚才的那个女厨师,他实在 是很有兴趣,或者说他也不清楚是对花甲粉感兴趣还是对女厨师感兴趣。在转身推理的同时,他一把抓住了茶壶嘴,冲出了馆门。

网络微评
id38535
按照老辈的说法,早年离家,每天去一个厨师家做饭,一晚上回来顶多做出十几道,按他的说法也不过就是三四十道,三四十道菜,又吃不出来。按照南方说法,人家厨师是漂亮的料理高手,那是后辈师爷随便教教的,而他那会哪是美女师爷,瘦小如葛优,油光发亮,屁股大如苍蝇,还修剪的不错,哪里还能多出这么多料来,哪还能空手出来乱指挥,哪还能和那些大咖们争个高下。原来他没少下功夫,只是对美食的理解低,每次一琢磨,总觉得自己哪里有问题,为什么评价不好,经常就拿出来指手画脚,你们自己理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