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香港遇见他第8集剧情介绍

 

  大学课堂上,陈茗轩试图用案例做精神分析,专门走到李嘉面前,反复强调自残、自虐等刺激手法,还公开播放很多血腥的自残图片。李嘉越听越感觉恐惧,精神陷入恍惚,当下课铃声一响,他迫不及待的跑到卫生间想透气,脑子里不断回忆起女人自残自虐的场景。突然,一个身影从他后面走过,李嘉下意识从镜子反光察觉到,转过身什么也没看见,陈茗轩莫名奇妙又出现在李嘉面前。只见他脸部两条横条纹,一个人影站在镜子前,两条横条纹用手绢缠绕,一动不动。他扭头一看,发现一团血糊在手上,慢慢注视着血泊中的孙丰满,这时,他的心情不好了。

  陈茗轩故意询问李嘉的精神状况,李嘉表示自己脑海里反复出现一个女人自残画面,但他并不确定这是母亲生前的样子,还是他自己臆想出来的。一般出现这种画面的时候精神压力过大,而且四肢僵硬,无法呼吸。陈茗轩让李嘉不要过于担忧,如果一个月反复出现这样的情况,就要及时说出来,才能做出准确判断。陈茗轩给李嘉的建议是:1.保持积极的心态,在专业知识和专业知识上更多地给予支持。

  突然出现的精神失控,李嘉担心自己的精神病发作,他不甘心上天安排的宿命,想要改变它,而内心深处也不断有个声音提醒他,让他不要认命和妥协。突然出现的精神失控,李嘉担心自己的精神病发作,他不甘心上天安排的宿命,他想要改变它,而内心深处也不断有个声音提醒他,让他不要认命和妥协。

  陈茗轩把李嘉精神失控的情况记录下来,写出了隐患二字,他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突然,林禾慌张走进来,想找陈茗轩了解伯莎情况。原因是白天伯莎被陈茗轩带出去后,回来就精神失控,情绪紧张,拒绝进食。陈茗轩想起白天突然急刹车,伯莎就不停尖叫起来。他故意转移话题,让林禾不要在伯莎身上浪费时间,是时候找个女朋友缓解工作压力。陈茗轩话题不断,又是文明劝导,又是:要交朋友就把老大搞定。

  夜晚,李嘉独自走到图书馆,发现地上突然一摊血迹,顺着血迹来到实验室,发现有奇怪的东西,然后又听到一个女人尖叫。李嘉顺着尖叫声跑到厕所,一间一间打开门什么也没发现,等再次回到过道时,手机来信突然叫他回去,等李嘉转过身回去的时候,厕所突然走出来一个人影。李嘉觉得不对,径直冲进厕所,手机落在厕所的墙角,怎么也找不到,那个女人虽然离开了那间厕所,但明显是被人伤了。

  李嘉回到房间,看到张叉叉时诚都在。张叉叉故弄玄虚,打听到冯珊珊的弟弟去世有怨气,把怨气传到冯珊珊身上导致高烧不断,后来有神婆把怨气关在娃娃里才得以安好。张叉叉提醒时诚,要远离冯珊珊。时诚没当回事,以为是个玩笑话,根本不相信。[关键词]神婆娃娃一时庄严李嘉:冯珊珊之死,如水消梦,情结复杂,堪称百度版《西游记》。神婆,冯珊珊非神婆,如有神灵护持,世事若常,常保清净。

  第二天,时诚突然失踪,张叉叉早已感觉到冯珊珊不真实,用娃娃装自己弟弟的怨气,非常可怕。李嘉在网球场找到时诚,没想到他正跟冯珊珊一起打网球。李嘉从身体语言上,看出冯珊珊不乐意跟他们继续打网球,但又表现出不好拒绝。在双打过程中,冯珊珊故意用网球打伤张叉叉。时诚笑着,表情很轻松,表面上跟李嘉一样淡定。

  冯珊珊借故去树林捡球,时诚见她天黑都还没回来,寻找的过程中,发现冯珊珊对一个空地自言自语。时诚想要靠近听清楚,却不小心踩到树枝,转过身的冯珊珊瞬间露出凶狠的样子。时诚回来后,突然高烧不断,整个人精神恍惚,他提到了冯珊珊的那个娃娃。时诚想要弄清楚,却不小心踩到树枝,转过身的冯珊珊瞬间露出凶狠的样子。

  李嘉找冯珊珊问清楚,冯珊珊告诉李嘉,自己已经有男朋友,不希望任何人打扰她。张叉叉见时诚惧怕娃娃,想再去更衣室打探情况,当她打开冯珊珊的柜子门,那个靠在里面的娃娃让她大声尖叫起来。张叉叉大喊她的名字:大头儿子,大头婆李嘉恨不得跑进房间里一刀把她杀了。

分级剧情
网络微评
id33165
有心理精神医生诊断出李嘉有精神疾病。时诚发现李嘉和自己说话很不礼貌,经常说一些不知所云的话。陈茗轩一面出来说明自己的病情,一面又努力告诉时忠发现了上面的事实。在这种相互嘲笑的时刻,两人却都看开了,不再以自我为中心。于是他们开始大笑,停止了争辩。陈茗轩说:很久很久以前,我们的那些蠢事儿都记得清清楚楚。于是用嘲笑制造了一段尴尬。陈茗轩的这段故事一下就受到了世人的关注,有个专业人士问:你为什么要说这些蠢事儿?陈茗轩毫不迟疑地说:从来没想过还会说这些蠢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