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起剧情介绍

1-6集

在一起第1集剧情介绍

  武汉。医生陆曼琪正在看儿子的击剑比赛,突然接到院长谭松林打来的电话叫她赶紧回来,出大事了。陆曼琪只得抛下儿子匆匆赶去医院,张汉清同时也接到了谭松林的电话。疾控中心下了命令,说要转来两个患有不知名病毒的病人,需要马上治疗。张汉清赶到医院让人把急诊停掉,安排了不少防护措施,众人都很紧张。这几位病人都有乏力、干咳的现象,张汉清决定自己先出措施,寻找病毒源,遏制传染病就是和时间赛跑。病人病情恶化很快,医生怀疑这是非典,他们不得不尽快调查传染源。张汉清让谭松林立刻做肺泡灌洗,面对师父的话谭松林有些担心,毕竟肺泡灌洗有一定创伤,病人和家属都未必会同意。

  张汉清在沙发上小睡了一会儿突然接到另一个医院院长电话,说有几例不明原因肺炎要转去他们医院。病人毛真真嚷嚷着不去那个传染病医院,她后天还要去北京参加面试!现在有很多医院都发生了这种病情,谭松林担心是群发性感染。陆曼琪还在配合疾控中心调查病毒源,发现这些病人去过华南海鲜市场的次数有十八次,这重合率太高了。陆曼琪问张汉清和谭松林这究竟是什么病,张汉清断言道这是烈性传染病,即便疾控中心还没有下定论。妇幼保健医院又要转来是三个病人,ICU都要满了,张汉清停止了全部门诊、急诊的挂号,正是因为不知道病原所以必须这么做。可问题是他们现在人员和仪器都不够用,陆曼琪有些怨气地说道她们传染科的人根本没有做任何防护措施,张汉清连忙叫谭松林去签字,做好防护措施。

  这是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卫健委下派了紧急任务,让他们尽快找出诊治方案。谭松林表示以他们医院的配置恐怕很难做到,尽管江汉医院是传染病医院,但是他们也只能收治少量轻症患者,这一次的病情真的太猛了。疾控中心鼓励他们一起打一场歼灭战,张汉清只能要了不少仪器设备和防护用品,对方一口答应了,谭松林拦都拦不住。到处弥漫着消毒水的气味,氛围显得越发紧张起来。

  张汉清患有渐冻症,却不肯让别人看见自己的病发作,柳小可路过恰好看到张汉清步履蹒跚地爬楼梯这一幕,内心动容。一位八十三岁的老人家问他们自己儿子的病情怎么样了,她还等着儿子回去置办年货呢,张汉清叫人给这位老人家拿个口罩来。毛真真在病床上发脾气,觉得自己的一切都要在这里结束了,柳小可连忙赶来安慰。陆曼琪和谭松林说张汉清已经住好几天办公室了,腿也明显不利索了。救治过一位病人后,张汉清摸着自己的腿有些颤抖,却还是朝着谭松林和陆曼琪等人挥挥手让他们去救治病人。老同学打电话来问这事儿到底怎么回事,还说备了一批监护器和呼吸机,派人给他送过去。

  柳小可让谭松林好好劝劝张汉清,他根本不适合高强度工作,可谭松林很了解他,他要是肯听劝哪里会得这种病。谭松林突然拐了个弯说要去转转,他们从结婚那天就说要去郊游,无奈工作太忙到现在都没实现,从今天开始,车就是他们的二人世界了。毛真真在医院给男朋友长安打视频电话,病毒这件事太过可怕,她开始后悔自己没做过的事情,开始害怕死亡。谭松林和柳小可静静地坐在河边,翻看着儿子阳阳的照片。

  ICU护士小艾疑似感染,很多工作人员都闹着要辞职,病人更是扎堆的往医院跑,人群中一位病人倒下,陆曼琪告诉张汉清,小艾确诊了。尽管医生护士已经超负荷了,张汉清还是果断准了一位医生的婚假,自己转身投入了工作中。看着老婆发来充满关心的微信,张汉清叹了口气。医院已经申请了救援,谭松林鼓励大家不要退缩,站在战场第一线的只能是他们,他们是医生,也是战士,要不惜一切代价地抢救生命,面对这场战争,他们守土有责。女医护人员为了方便纷纷剪了短发,奔赴战场。

在一起第2集剧情介绍

  许奶奶依旧守在医院等儿子江浩,还帮忙照顾医院的绿植,柳小可给奶奶送来了水果。张汉清很担心,这病毒专克老人,万一染上病毒该怎么办。柳小可有些委屈,不敢喝水不敢上厕所每天累死累活的还没人待见她们,可抱怨过后还是照旧消毒去干活了,因为她知道自己必须坚持下去。去世的病人家属都不愿意签解剖协议,这也是人之常情。毛真真躺在病床上闹情绪,陆曼琪则耐心的在旁边安慰,陪伴在病人身边。所有护士的精力和体力都到了极限,越劳累感染的几率就更大,还有很多新的病人等着入院,情势危急。好在这时传来了好次奥西,市委来电话,所有确诊病人一分钱不收,交了钱的全额退款。

  谭松林和柳小可在车里叫了外卖,柳小可还没吃几口就接到电话说病人出事了。江浩因为病情恶化情绪崩溃,柳小可连忙拿出许奶奶在外面照顾绿植的视频,她从江浩入院那一刻开始就没离开过医院,还告诉他们国家免费治疗,江浩顿时看到了希望。毛真真突发急症,许奶奶不听劝地一直睡在医院的躺椅上。说要请婚假的大夫又回来了,他们夫妻都是医护人员,自知有义务留下来。

  谭松林的大学同学来支援,张汉清说起跟他们刘院长也是同学,同学犹豫的告诉他,说刘院长在前天晚上确诊了。毛真真哭着和长安打电话,刘院长也躺在病床上和张汉清打视频,他们一起见识过埃博拉、非典,二人还约好康复后一起喝酒。张汉清给老婆刘芸打了视频,片刻后还是挂断了。柳小可和谭松林在车里和儿子阳阳打视频,说爸爸妈妈是去打怪兽了,场面温馨。柳小可脸上还有护目镜留下来的印子,说起许奶奶,二人都很心疼,她在医院躺椅上已经睡了二十多天了,每次看到她都感觉时间在流逝。柳小可没等谭松林把话说完就睡着了,二人都疲惫不堪。

  毛真真转变了心态,在病床上画了很多在医院看到的情景,陆曼琪告诉她她的两次核酸检测都是阴性,已经可以出院了,毛真真开心的差点从床上蹦起来。离开医院,毛真真果然看见了男友长安,原来他为了离毛真真近一点来保安科做志愿者已经两三天了。开完会后,张汉清和谭松林出去吃面,吃着热干面感叹吃一次少一次,等他身体逐渐没了知觉缩成一个小球时,就指望着谭松林推他出来走走了。谭松林有些咳嗽,张汉清叫他回去检查一下,非常时期不要大意。很快张汉清就接到了电话,谭松林的核酸检测是阳性,张汉清连忙让所有密切接触者隔离并且做核酸检测,包括他和陆曼琪。

  柳小可穿着防护服来看谭松林,谭松林反复叮嘱她要记住自己说的那句话。柳小可走后,谭松林告诉陆曼琪,如果他这次挺不过去,他同意遗体进行医学解剖。柳小可瘫坐在地上,眼泪夺眶而出。江浩病情恶化突然去世,许奶奶得知这个消息很平静,嘴里念叨着没受罪就好,说要把江浩的遗体捐献,就当多救几个人。丧失儿子的许奶奶起身朝陆曼琪和柳小可鞠躬,二人看着她苍老离开的的背影抱在一起痛哭。

  谭松林和被感染的医护人员以及十多名重症感染患者都签了遗体捐献协议,这时又传来了一个不幸的消息,五十三岁的刘院长因被感染抢救无效去世。张汉清带着悲痛继续前行,并且鼓励医护人员道,作为医护者,他们每一分每一秒都不能松懈,人生下来都是要死的,所谓生命就是走向死亡的倒计时,正因为这样每一分钟的生命都是宝贵的,他们这些人的使命就是把这一分钟一分钟抢回来。人类不能让时间暂停,但人类可以创造拐点。

  为防护新型冠状病毒,武汉封城,这个春节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难熬的的,除夕之夜,柳小可和谭松林不约而同的看着儿子的照片哭,陆曼琪和儿子打着视频电话,享受着难得的时光。毛真真叫外卖给长安送了爱心口罩,每一个人都牵挂着彼此最爱的人。

  两个月后,疫情逐渐平稳,在救治过程中不幸被感染的谭松林和刘芸纷纷痊愈,刘芸赶来看望张汉清,摘下口罩那一刻满眼都是动容。他们终于迎来了疫情的拐点,生命的拐点。

在一起第3集剧情介绍

  2019年12月30日,外卖员辜勇和老婆文静在武汉生活,最近武汉发生不明病毒的事情闹得人心惶惶,不过现在大多数人并没有放在心上,辜勇却在较早时就感受到了危险的到来,当他去药店帮客户买口罩、消毒洗手液等物品时却被告知店里的库存都已经被抢完了。辜勇跑了十几公里才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卖医用口罩的药房,给客户打去了电话询问,原来客户是医生,买这些是给父母的,还好心嘱咐辜勇带好口罩别去医院。

  于是,辜勇囤了不少药品和口罩回家,文静觉得这事儿一定是假的,也没放在心上。父母都要他们过年回家,当然要花不少钱,辜勇说大不了不回家了,他们平台在过年期间有鼓励,能多挣不少钱呢。

  2020年1月中旬,所有人都在准备过年,辜勇留了个心眼,跑医院的单子一个都没接。文静晚上兼职做直播卖货,辜勇突然看到了一条新闻连忙叫她来看。新闻上播着病毒会人传人的新闻,文静有些慌了,忙给辜勇测了体温。1月21日早,辜勇拿起一包口罩开始工作,就是这几天开始,满城戴上了口罩,病人毫无征兆地突然冒了出来。辜勇本不打算接医院的单子,但是看到高额配送费,辜勇还是戴上护目镜接了。医院里人满为患,大家都求着护士,不是要口罩就是在求治病。辜勇看到医院一位大姐用衣服围在脸上勉强做口罩,想了很久还是折身回去送了她一个身上的口罩。心神不宁地回到家后,辜勇把全身上下都喷了消毒水,紧接着又看到同学群里的消息,武汉要在明早十点封城了。文静一听连忙收拾东西要回老家,埋怨他不早些回去。

  凌晨,武汉的出城高速因这条消息严重拥堵,辜勇和文静也在其中,他们都抱着同一个心态,离开这里。辜勇嘱咐文静回家后隔离十四天,别和爸妈住一起,后备箱里的用品应该能挺到年后。辜勇毅然下了车要回家,文静无奈的开车追了回来,尽管嘴上都是埋怨,但还是选择和他在一起。

  除夕夜。文静和辜勇和父母互相道了平安,老郝突然打电话来说接到了北京一位好心人捐赠,大半夜起来做了五十份饭想给医护人员送过去,结果下了单一个多小时都没人接,所以想让辜勇帮忙。文静顿时急了,拿起手机就把老郝骂了一顿,毕竟谁都不愿意去冒险。可一转头,辜勇已经穿好了衣服要去送外卖,说自己开车去保证不下车文静才勉强答应。

  辜勇去老郝那里拿了外卖,老郝真心佩服他,还说开业后要免他一个月饭钱。医护人员叫辜勇把外卖放到那里别上前,这样对他也安全。泪眼汪汪地结果外卖,辜勇的一句'你们是武汉的防洪大坝'又让医护人员湿了眼睛。离开时,有为刚下班的医护人员平小安等不到车,辜勇便好心的要送她回去,平小安很惊讶,没想到现在这种情况还有人不嫌弃他们。平小安刚要上车,师父冲过来劝她回去,平小安哭着说她害怕,受不了自己的病人死在病床上,更受不了自己的同事都被感染。师父有些失望地让她走了,如果因为怕就选择逃跑,那她们一开始就没有资格穿这身衣服。平小安哽咽地上了车,却又不说去哪儿,辜勇说自己还要帮助更多有需要的人。平小安一气之下下了车,咆哮着说她也是个人,难道就不能害怕吗!她拼尽全力去救助病人,可谁来保护她们,是烂掉的口罩还是穿在身上的垃圾袋啊!平小安在空无一人的马路上哭了很久,她父母年纪已经很大了还在等她回家过年,她只是想活下去而已,这些天她经历了什么根本无人体会,看着前一天还好好的同事转眼就病倒了,谁的心能不崩溃!平小安强制付了辜勇车费,倔强的转身离开。

  辜勇打算去小帅那里住,那里没人不受影响,文静也会更安全些。文静闹起了脾气,一句话都不肯说,辜勇安慰了她几句便走了。离开时,楼上传来了文静的声音,叫他逞完能平平安安地滚回来。半夜熟睡的辜勇突然被小帅叫醒,他硬是骑车赶回来的,说觉得武汉需要他。一月底,大家买不到的东西越来越多,口罩和药品更是奢求。辜勇来到一栋居民楼,有人正在那里消毒,辜勇明白这里多半有人被感染了,连忙又戴了层口罩和防护镜。开门的是一个小女孩儿,说奶奶死了,药用不上了,让他给其他需要的人用。辜勇很担心这个小女孩儿,她爸爸被确诊了,奶奶也死了,家里只剩下她一个人。

在一起第4集剧情介绍

  买药的小女孩儿奶奶死了,爸爸也确诊了,家里只有她一个人。辜勇很担心她,想带小女孩儿去酒店住一晚,小女孩儿懂事的拒绝了,她可能携带病毒,去外面对别人不好。辜勇很担心她今晚该怎么过,女孩儿说她不怕,那是她奶奶。辜勇只好留了个电话给小女孩儿,小女孩儿求他帮忙找找爸爸,她不知道爸爸在哪家医院。小女孩儿叫纪念,她的爸爸叫纪述。

  辜勇拿了不少吃的喝的回到家,本想放在门口就走,文静却猛地打开门,见他没事也就放心了。辜勇说从明天开始文静得做两份饭了,文静郁闷,不知道他又揽了什么事。辜勇送外卖同时还兼做志愿者,送下班的医护人员回家,这天晚上遇到了平小安的师父,也是她们的护士长。路上二人一句话都不说,但能感受到医护人员和志愿者之间的彼此陪伴。临走时,辜勇向护士长打听了纪述,护士长说应该是她们医院的,查到会和他联系。

  纪念的奶奶遗体被拉走了,她追在车子撕心裂肺地喊着。辜勇来给纪念送午饭,见她在楼梯上坐着,脸上还留着泪痕。辜勇送外卖时,客户让他把梨汤拿走,说是清肺的,看着杯子上的暖心嘱咐,辜勇很是感动。小帅说接了个大单子帮在外地的猫主人找猫,叫辜勇一起帮忙。小帅恐高不敢上天台抓猫,辜勇只好自己上去,结果上到一半就愣住了,原来天台上站着一个男人,像是要轻生。辜勇小心翼翼地上前劝说,好在对方只是要透口气而已。抓到猫后,小帅也没收客户的三百块钱,还说要帮忙养这只猫。

  辜勇看见平小安发了朋友圈就赶来接她下班,平小安也没想到他会来,以为这么晚没人会送她去那么远的地方了。到家后,辜勇叫醒了后座上的平小安,拒绝了她要付钱的想法。平小安问辜勇能不能等她一会儿,她上楼看下父母就好,辜勇答应了。不久后,平小安拿着父母给带的汤下楼了,坐在后座上带着眼泪一起吞了进去。原来平小安怕传染给父母没进家门,哽咽地喝了几口后便让辜勇开车,她明早还得上早班呢,就算要辞职也得等疫情后。看着熟悉的小区,平小安难过不已,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回来。辜勇决定明天开始接送平小安,平小安给了他一个N95口罩,毕竟他每天都要接送医护,得做好防护。

  1月28日。辜勇接着给纪念送饭,牛奶上还写着文静写的便利签。辜勇想尽办法逗纪念开心,纪念依旧笑不出来,只是让他保护好自己。那只猫叫雪糕,主人是个小姐姐,小帅每天都给她发雪糕的视频。护士长打电话告诉辜勇,纪述的确在他们医院,前几天危重,不过现在已经缓慢好转了,辜勇开心不能自已,毕竟他们救的绝不只是这一条人命,而是一个家庭。辜勇忙跑去纪念家,单元楼被锁了,辜勇就在楼下大声的告诉纪念,她爸爸还活着,过几天就能回家了!离开时,小区里传来了此起彼伏的武汉加油、中国加油的声音,辜勇拿起手机忙录了下来,也被这力量感动了 。

  辜勇接送医护下班,说起家她们都很难过,因为回不去,辜勇便带着她们在武汉街道转了转,空无一人的街道,只怕以后一辈子都见不到。经过这次疫情,辜勇和文静都想明白了,住哪儿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健健康康就好。辜勇和小帅疲惫的坐在路旁,突然看见几辆车驶来,原来是援豫医疗队。二人兴奋的看着这些从天南地北来的医疗队,大喊着武汉!加油!

在一起第5集剧情介绍

  乐彬是一名实习医生,在武汉上班,今年在上海学习,也是老师很欣赏的一位学生。临近春节,乐彬又接到了妈妈打来的电话,埋怨他已经三个春节没回家了,叫他今年请个假回家,乐彬拒绝了,他能到全国前十的科室学习不容易,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2020年1月18日,荆汉市,左公村。过年的气氛越发浓烈,一户人家伸直了脖子,终于等到在武汉做医生的女儿回家了,一家人欢欢喜喜地进了屋。乐彬发现群里都炸了连忙给师兄打电话,原来武汉突现不知名病毒,病人翻了几倍,连袁老师都来了,乐彬听说后连忙申请回到武汉,但袁老师让他安心在上海学习,武汉那边把他们当成最后一道防线。

  荣意来小卖部买酱油,恰好看到电视上播放的新型冠状病毒新闻,作为医生她顿时警觉了起来。乐彬看到新闻同样警觉,荣意又收到了社区里一位阿婆的电话,阿婆身在武汉很担心自己是被感染了,荣意嘱咐她千万别去医院。紧接着荣意接到了同事打来的电话,说附近的居民都跑到卫生院来做检查,老罗甚至累的晕倒了,荣意顿时意识到这次病毒来势汹汹。乐彬预测了感染人数,人员流动会加剧病毒传播,也许过几天就会井喷。武汉封城的消息传来,到也是个好事,阻止人员流动就是阻止病毒。

  除夕夜。荣意妈妈给本命年她准备了红内衣和红内裤,荣意有些无语,怎么都还在把她当成小孩子对待啊。阿婆又打电话过来嘱咐了她自己存折的位置,她生怕自己挺不过去,所以希望以后荣意拿着这些钱给她死去的老伴儿买米酒。乐彬突然接到师兄打来的电话,袁医生不顾刚做完手术的身体非要来医院帮忙,乐彬见状下定决心,说什么他都得回去!看着家里的大鱼大肉,荣意吞吞吐吐半天说,她想回武汉。乐彬已经收拾了东西,匆匆忙忙打了个车去机场。荣意父母自然不愿意让她回去,毕竟武汉疫情那么严重,可荣意却坚持,虽然她救不活所有人,但是能救一个是一个。荣意父亲终究松口了,大半夜去给她借车,妈妈也哭着答应了,荣意内心不舍万分,眼泪夺眶而出。

  乐彬赶到机场想加入医疗队,但是医疗队已经满了,飞机上也没有位置了。荣意的二舅来了,对于去武汉这件事情显然是害怕的,荣意便决定自己骑车去。乐彬买了火车票,匆匆忙忙在车开前上了火车去长沙,这里是离武汉最近的地方。乐彬没打算回上海了,他知道,这次应该是要打持久战。在一条新闻的评论下,荣意和乐彬相识了,说要找同行,这样便不会孤单了。二人一起加入了心在汉的群聊,也互相加了微信。乐彬在车上吃着泡面,车厢上的众人正在欢呼新年的到来,荣意看着窗外绚烂的烟花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大年初一早七点,村里就有村干部宣传防疫,而荣意毅然骑着自行车离开了,父母担心的追了上来,给她塞了不少吃的。离开村子那一刻,荣意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却还不忘回头安慰父母道,她上小学的时候骑着自行车要走二十公里的路呢!荣意的车坏了,没办法过长江大桥,心态崩了,乐彬看到朋友圈还以为她想不开连忙打过去去安慰,没想到意外得知荣意要从家里骑车去武汉的消息。荣意头都有些晕了,连忙从书包里翻出些吃的,结果发现妈妈偷偷塞在她包里的辣条,这是她最喜欢吃的。荣意抛下了自行车独自上桥,倔强地说,她不是个小姑娘了,她是医生!逆行而来的荣意吸引了旁边车道的注意,众人纷纷为她加油。

  乐彬到了长沙,决定租车去武汉。车行规定要按七点起租,乐彬宁愿多出几千块钱也要赶回去,这引起了工作人员的注意,以为他是来骗车倒卖的,结果得知他是医生,要赶回一线时顿时肃然起敬,立刻把车借给了他,还说七天后和公司申请给他退钱,如果公司不退他个人退,这是一名老兵对他的敬意。荣意打了好久的车都没打到,最后还是扫了路边的共享单车冒雨前行。乐彬的路程也并不顺利,不是下雨就是路障,半路还没油了。乐彬只好把车丢下,下车步行,荣意和乐彬就这么偶然的相遇了。

在一起第6集剧情介绍

  大年初一中午十二点,荣意被拦在了一个村子外,荣意急着要拿医生证件,乐彬也来了,和她说了同样的话:我是医生,要回武汉去!乐彬听到荣意的名字很是开心,二人认出了彼此,惺惺相惜的同时乐彬苦苦相求,表示他们急着回去给病人看病。刚淋过雨的荣意偏偏在这时打了个喷嚏,众人一片惊慌,村长这时发话了,他们去救人是大义,舍小义保大义是正确的事情!

  村干部忙拿起消毒水给他们消毒,荣意和乐彬顿时意识到消毒水有毒,连忙跑去村干部家救人,在二人的配合下终于把村干部的老婆从死亡线上救了回来。正式互相介绍过后,乐彬和村民科普起了混合消毒水的错误,无奈这个方法已经被很多人知道了,一大早大家就买了很多漂白粉和八四消毒粉。村长连忙用村里的喇叭广播这件事情,乐彬不太理解,现在发个微信不就很好解决了吗?荣意说现在很多爷爷奶奶是没有微信的,就算有大家也没空看。

  荣意和乐彬借不到车,村民们为了感谢他们,借了他们一辆电动车去武汉。荣意挺不好意思的,乐彬却直接答应了,反正怎么推脱结果都是一样的,不如直接答应节省时间。路上休息时,二人遇到了一个小男孩儿,怀里抱着给爸爸妈妈的桃子,还吃了他们两桶泡面。小男孩儿警惕性很高,只告诉他们自己要去武汉。乐彬急忙阻拦,小男孩儿偏执极了,还指着警察说他们是人贩子,二人又被请到警察局喝了杯茶。早就该到武汉的时间,结果耽搁了这么久,二人都很着急。警察查清楚了,小男孩叫小油桃,和三叔三婶住在一块,前天晚上偷听到爸妈住在武汉的医院,就走了一天一夜要去武汉看父母。这时,小油桃的三叔和三婶急急忙忙地找了过来,他们开着货车,说是明天要去给武汉医疗队送菜。小油桃闹着不肯回去,乐彬和荣意见这样不是解决办法,就劝三叔和三婶让他的父母来劝。小油桃接到父母打来的视频哭的十分伤心,他的父母都被确诊了,所以不肯让小油桃来医院,小油桃更是因为担心父母哭的喘不上气。乐彬和荣意告诉小油桃,他们都是医生,一定会把他的爸爸妈妈好好带回来的。小油桃相信了,就把自己的一整袋桃子给了他们,谢谢他们照顾自己的父母。二人拿着这袋桃子,内心动容不已。再一次在众人的期盼下出发,乐彬见荣意冻得直哆嗦就摘下围巾把她的手围了起来,医生的手可是最重要的。

  凌晨四点,乐彬和荣意在高速口上遇到了援豫医疗队,交警纷纷让路敬礼,二人也顿时充满了力量。进入武汉后,这座城市灰沉沉的,到处都是消毒水的气味,完全不复往日辉煌,乐彬和荣意就在这样的环境下前行。荣意回到了卫生院,看着已经坚持许久的同事们,荣意内心触动。乐彬先去了殡仪馆,抱着袁老师的骨灰盒回到了医院。师兄见到乐彬愣了一下,原来袁老师心脏病发作了没有抢救回来,疫情严重,作为儿子,师兄连他最后一面都没见到,连骨灰都没有时间去拿。师兄颤抖着从乐彬手上接过父亲的骨灰盒,眼泪决堤。

  荣意急急忙忙去看阿婆,还给她拿来了米酒,阿婆早已浑身无力。虽然有心理准备,但是亲眼看到呼吸科的状况乐彬还是很震惊,很庆幸他做出了回到武汉和大家并肩作战的决定,否则会终身后悔。忙碌的间隙中,乐彬和荣意抽空发消息互相慰问,小油桃的父母确诊后被转到了定点医院联系不上,乐彬都快忙疯了根本没时间去找,但他会想办法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非典,52支医疗队支援湖北,乐彬在上海的同事也在第二批赶了过来。

  大家躺在休息室里休息,因为前方压力大大减轻,他们也终于可以在下班后离开医院回家休息了。乐彬终于有时间拿出了小油桃嘱托给父母的两个大桃子,不过因为放的时间太久已经烂了,乐彬就把桃核做成了手链。荣意和乐彬去医院见了小油桃父母,他们曾答应过小油桃,要亲手治好他爸妈。因为病痛的折磨,小油桃的父母已经没了求生意识,二人拿出手链戴在他们手上,告诉他们小油桃抱着桃子走了一天一夜,为了小油桃,他们也一定要坚持下去。小油桃父母终于重新被唤起了求生意志,荣意和乐彬拉紧他们的手,形成一座生命的桥梁。

按单集查看剧情
网络微评

张嘉译 靳东  

导演:张黎

编剧:六六、秦雯、高璇、任宝茹、冯骥

出品公司:上海广播电视台、耀客传媒、上海尚世影业

电视剧排行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