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起剧情介绍

7-12集

在一起第7集剧情介绍

  武汉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武汉封城,而此时,黎建辉却在去往武汉的路上,因为他是来支援武汉楚海医院的专家。楚海医院呼吸科医生方锦前来接黎建辉,二人趁车,逆行进了武汉。穿上防护服,做好一切防护措施,黎建辉进了医院。呼吸科的走廊里都是病床,病床上的医生一个个苦不堪言,而另一个过道堆满了裹尸袋。如此触目惊心的场景让黎建辉一惊,路过的病人拉着他的手哽咽求他救救自己,他不想死!

  医生个个忙的不可开交,没多久,黎建辉身上出了一身汗。护士长欧阳珊和医生方锦是夫妻,二人都扑在一线上,防护服严重告急。黎建辉说不管多忙都应该给医生建立电子档案,还得向院领导反应现在的一切问题,方锦叹了口气实话实说告诉他,这里本来只是儿科的一个病区,临时改成这样根本不能求物资,这里也只剩下五个护士,要管三十个病人,她们每天只敢睡两个小时,连家都不敢回去。

  黎建辉回到酒店,感慨没想到他们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坚持了一个月。方锦给了他一瓶酒,说是驱寒用的,酒店不敢开中央空调,只能开窗透气。欧阳珊给黎建辉介绍了第一批援助的周周魏力,周周穿上防护服后问魏力害不害怕,二人心里都是一紧。因为年前护工和保安都放假了,所以现在能看得见的活都归他们管,周周抱着保温箱给病人们发餐,一位阿姨抓着她求着说要一个单间,这个走道每天都在死人,她旁边的那个人七分钟前还有说有笑的,现在却已经进了裹尸袋!周周连忙安慰着阿姨,还说帮她去找冻疮膏。

  喧闹的病区里,有人哭着说儿子没了,有人因为病情崩溃,小朱情况逐渐在好转,还和同是父亲的魏力炫耀着自己的即将出生的孩子。一位病人急需抢救,周周去拿氧气罐却被告知最后一瓶被安徽队拿了,周周连忙求对方说病人已经在抢救了,这才拿到了氧气瓶。推着氧气瓶回来还没喘口气,周周又去扔垃圾,转眼就看到那个和她说话的阿姨已经离世了。周周拿着冻疮膏手足无措,只能坐在那边,掀开白布,把冻疮膏抹在她的手上,心情久久无法平静。周周父亲打电话来,叫她安心工作,提起妈妈却支支吾吾的,周周以为她又出去跳广场舞了有些崩溃,他们在这里拼死拼活的救人,在家里就不能安分一点吗!

  周周撞见黎建辉在接受记者采访有些生气,不过很快就明白自己误会了他,他接受采访是想争取更多的帮助。周周觉得自己很没用,只会哭,黎建辉安慰道,铁石心肠的人是干不了这行的。黎建辉看着孩子的照片,心情复杂不已。医护人员围在一起讨论要不要上激素,说着说着差点吵起来,黎建辉有些崩溃,现在最紧要的不是吵架!床位依旧紧张,方锦面临要不要把ICU腾出来的选择,可这个选择他做不了。医用防护服没有了,只剩下了工业防护服,大家只能穿着这个上阵,黎建辉把最后一套留给了魏力。

  一位大爷因为隔壁病人突然死了而胡思乱想,死活不肯吃饭,老伴儿在旁边苦劝好久都没用,大爷连句话都不肯说,黎建辉连忙带着大爷去做了个检查,路上和大爷聊了聊天,原来大爷因为担心孙女茜茜,她状况不太好也转到这个病区了,大爷联系不上孙女又怕老伴儿听说这件事情着急才这样的,黎建辉打听了茜茜的大名,答应帮忙寻找她的下落。奶奶拉着周周谈心,埋怨大爷搞文艺心思细,关键时刻却一点事情都用不上。尽管如此,奶奶却还希望周周如果他们两个人都不行了,一定要先救大爷,他好清净,可她不行,要是老伴儿先她走了,她真的活不下去。奶奶哭了起来,他们家五口人全都感染了,不管谁有个意外她都没法活,周周看得揪心。

在一起第8集剧情介绍

  小朱病危,血压心速一直往下掉,黎建辉连忙开始抢救。小朱的电话不断响起,黎建辉帮忙接了电话,说小朱去做CT了。打来电话的是小朱的妻子,说自己生了,还把照片发过去拜托黎建辉给小朱看一下。然而黎建辉转身回去,小朱已经停止了心跳,连孩子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这一幕让黎建辉有些崩溃,只能回到酒店独自发泄。黎建辉找到了茜茜,连忙给奶奶和大爷打去了视频电话,二位老人看到茜茜躺在病床上哭连忙安慰道,他们全家一定会团聚的!

  魏力还因为小朱的死耿耿于怀,黎建辉告诉他专家组针对小朱的病例开了研讨会,安慰他要坚强一点,他们不是神。魏力又看到了妻子发来的信息说孩子生下来了,魏力却看着手机愣了许久,他之前还说要和小朱比谁家孩子生下来重,可现在却没有机会了,但是因为他,他一定会做一个好医生的。援医疗队逐渐到达武汉,疫情也逐渐在好转。魏力和周周告诉黎建辉,方锦和欧阳珊上报纸了,听说从疫情开始就一起住在车里,晚上就停在停车场,也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情况逐渐好转后,欢声笑语也多了起来,一晃黎建辉和周周、魏力来武汉也都一个月了。黎建辉突然煽情,疫情结束后他只想平平静静地上一天班,以前觉得日复一日的日子没什么意思,可现在才知道平凡的可贵。

  奶奶病得有些重躺在病床上把家里银行卡密码告诉了大爷,嘱咐他每个月五号要看信箱,交水电煤气费,还把他心心念念的乐谱给了他。奶奶拉着爷爷的手说,她嫁给他,是自己运气好。奶奶病危,呼吸机缺配件,方锦急得四处找配件,在大家的帮助下,方锦拿齐了配件匆匆忙忙赶回抢救室,但是管路却对不上型号。好不容易拿到了对的管路,方锦有些崩溃地瘫坐在地上。经过众人不懈的努力,奶奶的心率和血氧终于恢复了正常。

  在ICU里闷了一个月,黎建辉推奶奶出来透气,奶奶在窗边感受着阳光,她好久没有见过太阳了。爷爷奶奶的儿子儿媳和孙女跟他们打电话,奶奶竖起了大拇指颤颤巍巍地说了句加油,病房里此起彼伏地传来了加油的声音。

  多地患者陆续出院,不少支援医疗队也陆续撤离返回,爷爷则在医院给奶奶拉小提琴听。黎建辉要回家了,女儿打电话来说长大也要像他一样做医生,救许多许多人。临走时,欧阳珊和方锦给他做了汤,让他路上吃。离开之前,众人再一次穿上了防护服,在防护服上写下了不少心里话。魏力每次都写一百三十六,原来他们队里只有一百三十五个名额,他是硬挤进来的。黎建辉来到病房,和几个月以前相比,这里相对冷清了许多,但这里发生的一幕幕都会深深映在他的脑海中。

  上午十点,防空警报拉响,为逝者默哀,向逆行者致敬。

在一起第9集剧情介绍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北京疾控预防中心的流调工作人员一直在紧张的工作中。菁荟商场内有一位工作人员孙雪丽确诊,江灿推算接触的人有上万人,需要大规模排查,然而也有不同的声音,现在是春节期间,搞这么大规模的排查会引起恐慌。此时新冠肺炎还没有大规模散发,大家都没有当回事,海鲜市场一位老太太正和老板争论有没有给钱,老太太有些咳嗽,老板顿时怕了连忙让她走,老太太离开后才发现自己迷糊没把钱给人家,只好又返回去把钱给了老板,结果直接晕了过去。

  陆朝阳接到了医院打来的电话,说收了一个疑似患者的老太太,不过他不是值班员,只是个实习生,做着换水,复印资料的工作。值班员连忙赶来接电话,陆朝阳意识到这件事情不一般就去会议室报告给了正在开会的主任和江灿等人,还说自己见过这个病人蒋云英,他有很大的感染风险,十七号确诊病例去超市的监控视频里她就出现过。江灿连忙开始调监控,果不其然,蒋云英就在其中,陆朝阳确认她和确诊病例可能有接触,她们都去过洗手间,只是监控没有拍到。主任决定不等检测结果,对蒋云英进行流调,可是他们现在人手紧缺,所以主任就把这件事情交给了陆朝阳去办,再挑一位有经验的人和他一起去。陆朝阳平时比较孤僻,行事又比较木讷,没人愿意出声,江灿主动提出和陆朝阳一起去。

  陆朝阳和江灿去了医院穿好防护服开始对蒋云英进行询问,蒋云英很不耐烦,嚷嚷着自己只是感冒,也不肯接受隔离,陆朝阳一贯木讷的说话方式差点把她惹恼了。江灿只好让陆朝阳在这儿看着,她去找病人家属了解情况。菁荟商场,董克辉来和商场曹主任谈隔离员工的事情,曹主任很抵触,毕竟过年期间是商场最赚钱的时候。蒋云英借口上厕所跑了,恰恰这时候陆朝阳收到了她的检测结果,阳性。送蒋云英来的卖鱼老板属于密切接触者,因为担心蒋云英回家把家里人传染了,陆朝阳和江灿决定报警。疫情防控指挥部开会,董克辉提出对菁荟商场的员工进行集中隔离,抢在病毒前面掌握主动权,一旦错过窗口期,他们就是全市老百姓的罪人。

  江灿和陆朝阳、警察张猛调查完医院的监控后发现蒋云英打了一辆黑摩的走了,这些黑摩的没有牌照很难调查。疾控指挥部同意了董克辉的提议,不过最难啃的骨头还是交给了董克辉和主任。蒋云英身份证上的地址早就搬走了,现在住的是租户,租户只知道老伴儿电话,而且打不通。张猛说调查社会关系很复杂,需要单位出面申请很麻烦,陆朝阳拉着张猛就要去查黑摩的,江灿拜托他们去查黑摩的,她去联系蒋云英家属。记者围着董克辉问菁荟商场的感染状况,紧接着菁荟商场一名售货员也确诊了,叫做李梦,上周曾去外地进货,这么一来很有可能是李梦在进货时感染了病毒传染给了孙雪丽。

  陆朝阳和张猛守在医院门口,张猛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这么紧张,当时非典好像北京也就几千例。陆朝阳有些难过的说,每一个确诊病例背后都是一个破碎的家庭。董克辉来医院询问李梦的情况,李梦的情况不太好,和孙雪丽也不是很熟,上次见还是在圣诞节,但是没有说话。孙雪丽的发病时间比李梦早,也许菁荟商场存在着两条传染源,情况越来越复杂了。张猛提出先回去,陆朝阳却非要在这里等,及时冻得瑟瑟发抖,张猛只好自己先回所里看看其他线索。

  今天的确诊病例是最多的,董克辉赶到医院发现病人都围在门诊,护士紧张的解释着。这个护士就是董克辉的女儿,见她没穿防护服,董克辉连忙给了她一套嘱咐她换上。董克辉得知蒋云英跑了有些着急,这等于放走了一颗定时炸弹,让江灿去申请调查户籍信息,还埋怨陆朝阳做不了这一行,江灿试图解释,陆朝阳做事很认真。蒋云英有个儿子叫魏涛,在本市工作。江灿打电话过去却被以为是骗子,再打已经接不通了。陆朝阳在门口找黑摩的问情况,见摩的司机没戴口罩便劝他,司机烦了差点和他吵起来,江灿见状连忙上前打圆场。即便如此,陆朝阳还是递了个口罩给司机。陆朝阳的实习期马上要到了,他想留下来,江灿不明白,流调工作不吃香他为什么想留下来?陆朝阳说做流调可以帮助很多人,即便他们不领情,也至少别让他们像自己一样。张猛打电话来说蒋云英家找到了,三人急忙赶了过去,穿上防护服便进去了,家门没关,家里也没人。三人和社区志愿者在附近找人,好不容易发现了蒋云英,原来她在小区门口等儿子一家回来,但是一直没等着。

在一起第10集剧情介绍

  蒋云英被送回了医院,却依旧不配合问话,因为身体难受记性也不好,就差撒泼打滚了。菁荟商场的排查已经开始了,大家大年三十也过不了年。陆朝阳发现蒋云英有阿兹海默症,所以是真的记不清见过谁。陆朝阳决定自己去试试,他和蒋云英说了这个病的严重性,劝她好好配合治疗一定能好起来。蒋云英也肯好好说话了,她是真的不记得见过谁了,连早上吃什么都记不清了。陆朝阳很耐心的帮她画画回忆,蒋云英回忆道下雪那天她开始咳嗽,第二天儿子就来看她了。

  江灿和张猛正在看监控,魏涛也接到社区电话赶到了医院,但坚持说自己十七号没有回来过,也不知道蒋云英的病症。菁荟商场两个客人又确认了,但是传染给李梦和孙雪丽的还没找到,这一点很可怕。张猛问江灿和陆朝阳要不要回去吃个年夜饭,江灿说要在二十四小时完成流调报告,陆朝阳也拒绝了,他们都要回单位去通知密切接触者。江灿晓之以理,动之以情,陆朝阳的办法则是背法条,每个人都忙得不可开交。菁荟商场一共确诊了十八例,孙雪丽是最早的,突破口还在她身上。董克辉让昨晚上夜班的把工作交接一下回去休息,大家却都不肯回去。陆朝阳很快就打完了电话,还录了音,董克辉随手点开一条录音也惊了,他这种直接的性格确实适合做这种工作。董克辉索性让他接着打电话,自己去给大家泡面,于是发现了陆朝阳的笔记,他把大家吃泡面的习惯都记了下来。董克辉和江灿都没想到陆朝阳这么细心,江灿也把陆朝阳今天启发蒋云英的事情跟他说,很是欣赏他。

  董克辉问推荐陆朝阳来实习的主任为什么要推荐他来,他的性格明明更适合做理论研究。主任告诉他们,陆朝阳的父母都是感染非典去世的,那年他才六岁,因此留下了很严重的心理创伤,根本感觉不到别人的情感,也没办法和别人交流,一年后才开口说话。陆朝阳原来患有孤独症,但是他很聪明,记忆力和逻辑能力都很强。为了来这里,陆朝阳给主任打了无数次电话。

  陆朝阳发现确诊的郭海燕和孙雪丽电话号就差两位数,这绝对不是巧合,董克辉惊讶不已。原来郭海燕曾经也是菁荟商场的售货员,菁荟商场的曹经理却说他们没有聚餐和年会,也没有员工餐厅,她们并没有接触。于是大家比对了三人的销售记录,发现有同一个顾客在孙雪丽和郭海燕的柜台都消费过,购物卡持卡人姓名是魏百祥。陆朝阳冷不丁说他去世了,他是蒋云英的丈夫,去年七月份就去世了。董克辉以为是蒋云英拿着这张卡去消费,这样传染链就连上了,陆朝阳果断否认,蒋云英没去过菁荟商场,购物卡明细也不会是一个老太太会买的东西。

  蒋云英情况很不好,也没办法问话。众人着急不已,陆朝阳觉得蒋云英很可能还有个儿子。众人打算明天去调监控,结果一转头,陆朝阳不见了。陆朝阳瞪着三轮车去了蒋云英家楼下翻垃圾桶,他记得白天门口有盒保健品包装。江灿和张猛找来,陆朝阳果断的告诉他们,蒋云英没说错,她儿子确实来看过她,但不是魏涛,而是那个送保健品的。张猛提起所里处理过好几起类似案件,这种卖保健品的到处认干爹干妈骗钱。江灿顿时明白了,很有可能是这个人拿着保健品去看蒋云英,蒋云英一高兴就把购物卡给了他,于是这个人去商场购物,把病传染给了孙雪丽和李梦。

  凌晨三点,三人顺利找到了这个人,他叫做朱喜翔,他收拾了行李准备去外地参加活动。朱喜翔坚持称自己没病,陆朝阳果断对他咽部进行采样,然后留在这里看着他。今天上午十点半将会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疫情状况,而一大早朱喜祥就拉着行李箱要走,陆朝阳连忙阻拦。江灿接到电话,朱喜翔的电话是阴性,朱喜翔理所当然地走了。袁主任和董克辉觉得问题还在朱喜翔身上,疑似阴性不代表没有被感染,武汉有病例,检查了四次才被确诊。二人调了大数据,发现朱喜翔一月去过湖北黄冈,还在武汉住过三天。江灿和陆朝阳、张猛连忙赶去火车站,路上又急忙转去机场,朱喜翔说的那个活动在下午一点,只有可能去飞机走。几人赶到机场,拿准了朱喜翔想要离开的心情,通报他的航班提前十五分钟起飞。朱喜翔匆忙赶到登机口便被抓了起来。张猛和江灿、陆朝阳加了微信,发现陆朝阳朋友圈没有内容很好奇,陆朝阳说他没有朋友,所以不发朋友圈。

  陆朝阳好的江灿被通报表扬,新闻发布会进行的也很顺利。董克辉给病人家里消毒,因为高强度工作摔了一跤,却依旧坚持着独自完成消毒工作。离开小区时,几人听到了小区里传来的加油和慰问的声音,每个人都发自内心地为他们加油,众人不禁热泪盈眶。

在一起第11集剧情介绍

  1月25日凌晨,解放军三支医疗队从不同的地方降落武汉,将前往武汉定点医院进行救治工作。一位老人晕倒在武汉街头,解放军医疗队撞见后连忙把他送到了医院进行抢救,而此时医院人山人海,到处都是等待救治的病人,还有一具一具地尸体被抬出去。医疗队领队张志和护士长陈如向大家报告了医院的情况,陈如希望大家做好防护,只有保护好自己才有办法救治更多的病人。陈如的丈夫是高级工程师刘博,去支援火神山建设了,他们的女儿彤彤虽然埋怨他们没办法和自己一起过年,但还是很懂事,因为父母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医疗队护士徐晨曦给陈如泡了碗面送过来,说想在第一线照顾患者,陈如叫她先回去睡觉。陈如想到2003年自己刚刚毕业就去支援了非典,当初的护士长和现在的陈如一样,百般嘱咐她们注意事项,她把大家带出来,也要零感染地把她们带回去。

  医院护士余静告诉陈如,不光是他们医院,只怕武汉所有的医院都要忙不过来了。陈如和许晨曦、林晓宁抢救一位大爷时被吐了一身,余静回到家后发烧了,病症高度疑似,林晓宁提出成立插管小组,他有这方面的经验。

  武汉市政府决定参照非典时期小汤山医院在十天内建造一间火神山医院,刘博就是负责工程师,正在做施工方案。赵总告诉大家,全国人民都在看着他们,也在支援着他们,他们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建起火神山。陈如等医护人员在汉民医院救治病人,刘博则忙于火神山的建设,夫妻二人都奋斗在一线,刘博还不忘嘱咐陈如千万要做好防护。陈如接到电话说火神山医院很快就要竣工了,她需要挑选一些人去火神山工作。于是,陈如再一次带队前往火神山,路上发生了塌方,医疗队和救护车都过不去,警察急得团团转,前方山谷里的养老院已经有好几位老人去世了。陈如忙给主任打电话,领导指示她和徐晨曦带一队人马徒步进山救治养老院的病人,剩下的人留下来帮助清理路障。警察很担心,陈如却很淡定,她们是军人,也是医护工作者,当年在汶川的情况比这要凶险多了。两个警察跟在他们身后都跑不动了,不过还是咬紧了牙关跟上。医疗队在他们的带领下抄近路找到了养老院,陈如等人在原地换上了防护服,养老院出来一位老人哭着说都完了,他们的护工都已经回家过年了,只剩下她一个了。养老院因为下雨停了电,陈如分组救治里面的病人并进行消毒,警察则去修电闸了。

  养老院来电了,一位老人突然病危,陈如等人决定立即进行插管。患者呼吸逐渐恢复,几人顿时松了口气。医疗队照顾着老人的情绪,他们都是无儿无女孤苦伶仃的老人,有家人的早就被接走了。抢救完养老院病人后医疗队准备继续出发,两位警察连忙来感谢,如果不是他们翻山越岭来救治这些老人,他们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大巴车上,众人昏昏欲睡,徐晨曦却偷偷的哭鼻子,她本以为自己不怕困难不怕牺牲,但是当她面对困难时却害怕了,她躲开了患者的痰液让林晓宁黏上了。陈如安慰道,这是人自保的本能。刘博继续和陈如汇报着火神山建设情况,二人相互慰问着,担心着彼此。2003年,刘博是工程师,陈如是护士,而此刻他们都是奋斗在一线的战士。

  2月2日。重症科室主任方青山担心陈如不是传染病科出身,没办法担任护士长一职,陈如说有信心,结果话还没说完就晕了过去。方青山不太信任陈如,林主任却很信任她。陈如拿出了火神山设计图说认为有问题,她有抗击埃博拉病毒的经验,所以建议只划分污染区和清洁区,因此取得了领导信任,放心的把重症一科护士长的位置交给了她。

在一起第12集剧情介绍

  刘博一边忙着工作一边想着陈如,虽然陈如调来了火神山,但是他们都很忙,没有机会见面。一科明天就要开病区了,垃圾桶紧缺,二科把垃圾桶留给了他们。陈如给大家正式介绍了方青山,分发了护士分组名单,希望大家尽快熟悉起来。刘博告诉陈如自己暂时不回去了,氧气管道焊接还在进行,他留下来也是为了避免发生意外。陈如已经连续工作七十个小时了,开院前八小时还开了个会议,陈如再一次强调,保护好自己是最重要的。

  次日早上八点,火神山正式接收病人,重症一科接收的都是重症病人,情况不容乐观。余静也被送来了火神山,而且此时呼吸极度衰竭,方青山连忙指挥插管,终于余静逐渐恢复了意识,她被救回来了。忙乱之余,陈如还不忘盯着大家做好防护措施,只有医护人员零感染患者才有希望。张琳问为什么姚宁很有经验,但是却被调到了后勤,陈如说她之前动过手术,抵抗能力低,在后勤总比在一线好。

  医护人员所遇到的问题有很多,防护服厚重,和病人交流也很苦难。有为大爷不愿意上氧气,陈如连忙去劝,大爷觉得自己没救了,自暴自弃不愿意配合救治,好不容易才劝好了。新转来的病人庄诚实退伍军人,在转来途中呼吸衰竭,众人连忙给他插管治疗。插管完成后,徐晨曦发现自己的手套破了顿时慌了,陈如连忙让她消毒,好在最里面的手套没有破,不然真的是个大问题。

  病人越来越多,供氧是个大问题,刘博想要换一种氧气接头,国内已经有厂家在生产这种可以供多个患者吸氧的设备了。余静再一次意识模糊,陈如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她很是担心,试图唤起她的求生意识。经过大家的努力,余静再一次被救回来,但需要大家二十四小时轮流看护。庄诚想要上厕所,许晨曦毫不避讳地拿起了尿壶,军人在战场上不分男女,现在火神山就是战场,这里只有战士。

  林晓宁和父母通了电话后很是难受,她长这么大从来没听妈妈哭过,一想起来自己难受的不得了,许晨曦连忙安慰。庄诚刚插完管有些难受,许晨曦便给他讲了自己之所以做军人的故事,汶川地震时她看到那些军人尽管害怕却还是坚持了下来,所以这次她不断地告诉自己要和他们一样,不要放弃。庄诚经历过汶川救援,那个时候都坚持下来了,怎么能被这小小的病毒打倒呢。陈如给大家发了手册以便和病人交流,而方青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轻度症状,已经被隔离了。陈如看完他后出来,遇见刘博,虽然穿着防护服但是二人还是一眼认出了彼此,陈如在这个时候还不忘嘱咐他做好防护,带着他要去做消毒。余静一直处于昏迷状态,这个时候突然病危,众人守在她身边为她加油打气。然而天不遂人愿,余静最后还是咽了气,余静男朋友拜托陈如帮他把余静戴的戒指找出来。陈如和许晨曦找了很久,终于把戒指找了出来,许晨曦哭了很久,余静是汉民医院第一批参加抗疫的,刚确诊时还告诉她们病好了就和男朋友结婚,还邀请她们都来参加婚礼。可是如今余静去世了,生前还签了遗体捐献协议书,直到去世前还在为抗疫做着努力。

  方青山的检验结果是阴性,于是顺利离开了隔离室来给庄诚做拔管,这意味着庄诚脱离重症。庄诚颤颤巍巍地举起手向大家敬礼,这是对他们的肯定,对他们的敬仰。不久后,火神山病房完成消毒,病人完成了转院,四月十五日,火神山医院正式闭院,收治和治愈数量局武汉全市第一,支援医疗队也实现了零感染,陈如和她的队友们坚守了心中的信仰。

按单集查看剧情
网络微评

张嘉译 靳东  

导演:张黎

编剧:六六、秦雯、高璇、任宝茹、冯骥

出品公司:上海广播电视台、耀客传媒、上海尚世影业

电视剧排行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