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起第9集剧情介绍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北京疾控预防中心的流调工作人员一直在紧张的工作中。菁荟商场内有一位工作人员孙雪丽确诊,江灿推算接触的人有上万人,需要大规模排查,然而也有不同的声音,现在是春节期间,搞这么大规模的排查会引起恐慌。此时新冠肺炎还没有大规模散发,大家都没有当回事,海鲜市场一位老太太正和老板争论有没有给钱,老太太有些咳嗽,老板顿时怕了连忙让她走,老太太离开后才发现自己迷糊没把钱给人家,只好又返回去把钱给了老板,结果直接晕了过去。

  陆朝阳接到了医院打来的电话,说收了一个疑似患者的老太太,不过他不是值班员,只是个实习生,做着换水,复印资料的工作。值班员连忙赶来接电话,陆朝阳意识到这件事情不一般就去会议室报告给了正在开会的主任和江灿等人,还说自己见过这个病人蒋云英,他有很大的感染风险,十七号确诊病例去超市的监控视频里她就出现过。江灿连忙开始调监控,果不其然,蒋云英就在其中,陆朝阳确认她和确诊病例可能有接触,她们都去过洗手间,只是监控没有拍到。主任决定不等检测结果,对蒋云英进行流调,可是他们现在人手紧缺,所以主任就把这件事情交给了陆朝阳去办,再挑一位有经验的人和他一起去。陆朝阳平时比较孤僻,行事又比较木讷,没人愿意出声,江灿主动提出和陆朝阳一起去。

  陆朝阳和江灿去了医院穿好防护服开始对蒋云英进行询问,蒋云英很不耐烦,嚷嚷着自己只是感冒,也不肯接受隔离,陆朝阳一贯木讷的说话方式差点把她惹恼了。江灿只好让陆朝阳在这儿看着,她去找病人家属了解情况。菁荟商场,董克辉来和商场曹主任谈隔离员工的事情,曹主任很抵触,毕竟过年期间是商场最赚钱的时候。蒋云英借口上厕所跑了,恰恰这时候陆朝阳收到了她的检测结果,阳性。送蒋云英来的卖鱼老板属于密切接触者,因为担心蒋云英回家把家里人传染了,陆朝阳和江灿决定报警。疫情防控指挥部开会,董克辉提出对菁荟商场的员工进行集中隔离,抢在病毒前面掌握主动权,一旦错过窗口期,他们就是全市老百姓的罪人。

  江灿和陆朝阳、警察张猛调查完医院的监控后发现蒋云英打了一辆黑摩的走了,这些黑摩的没有牌照很难调查。疾控指挥部同意了董克辉的提议,不过最难啃的骨头还是交给了董克辉和主任。蒋云英身份证上的地址早就搬走了,现在住的是租户,租户只知道老伴儿电话,而且打不通。张猛说调查社会关系很复杂,需要单位出面申请很麻烦,陆朝阳拉着张猛就要去查黑摩的,江灿拜托他们去查黑摩的,她去联系蒋云英家属。记者围着董克辉问菁荟商场的感染状况,紧接着菁荟商场一名售货员也确诊了,叫做李梦,上周曾去外地进货,这么一来很有可能是李梦在进货时感染了病毒传染给了孙雪丽。

  陆朝阳和张猛守在医院门口,张猛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这么紧张,当时非典好像北京也就几千例。陆朝阳有些难过的说,每一个确诊病例背后都是一个破碎的家庭。董克辉来医院询问李梦的情况,李梦的情况不太好,和孙雪丽也不是很熟,上次见还是在圣诞节,但是没有说话。孙雪丽的发病时间比李梦早,也许菁荟商场存在着两条传染源,情况越来越复杂了。张猛提出先回去,陆朝阳却非要在这里等,及时冻得瑟瑟发抖,张猛只好自己先回所里看看其他线索。

  今天的确诊病例是最多的,董克辉赶到医院发现病人都围在门诊,护士紧张的解释着。这个护士就是董克辉的女儿,见她没穿防护服,董克辉连忙给了她一套嘱咐她换上。董克辉得知蒋云英跑了有些着急,这等于放走了一颗定时炸弹,让江灿去申请调查户籍信息,还埋怨陆朝阳做不了这一行,江灿试图解释,陆朝阳做事很认真。蒋云英有个儿子叫魏涛,在本市工作。江灿打电话过去却被以为是骗子,再打已经接不通了。陆朝阳在门口找黑摩的问情况,见摩的司机没戴口罩便劝他,司机烦了差点和他吵起来,江灿见状连忙上前打圆场。即便如此,陆朝阳还是递了个口罩给司机。陆朝阳的实习期马上要到了,他想留下来,江灿不明白,流调工作不吃香他为什么想留下来?陆朝阳说做流调可以帮助很多人,即便他们不领情,也至少别让他们像自己一样。张猛打电话来说蒋云英家找到了,三人急忙赶了过去,穿上防护服便进去了,家门没关,家里也没人。三人和社区志愿者在附近找人,好不容易发现了蒋云英,原来她在小区门口等儿子一家回来,但是一直没等着。

网络微评
id45125
有民警的视线全部被吸引,距离侦破案件只有200米的石湖口镇,不仅留下了一个谜团,根本没有被警方发现。3月18日上午,记者来到蒋云英的生活所在地,发现蒋云英所在的石湖口镇是一个十字路口,也就是老蒋的生活地,老蒋的出生地。在这个村庄,记者找到了现场情况,两名女子正在石地里埋头耕耘。死者皮某是石湖口镇石湖口村的村民,皮某是村里的医生,蒋云英是死者的表弟。两人都是贫困户,当天,民警曾用粉笔帮他们做了笔录,但从此蒋云英归属案件与皮某无关。根据调查,两人是朋友关系,因为一时兴起,就找出了蒋云英所住的石湖口镇石湖口村。截至目前,蒋云英案的相关案件仍在全力侦破中。蒋云英的哥哥才某说,结婚当天,我就发现了这个人,他是个挺负责的人,跟我哥有几十年的交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