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起第10集剧情介绍

 

  蒋云英被送回了医院,却依旧不配合问话,因为身体难受记性也不好,就差撒泼打滚了。菁荟商场的排查已经开始了,大家大年三十也过不了年。陆朝阳发现蒋云英有阿兹海默症,所以是真的记不清见过谁。陆朝阳决定自己去试试,他和蒋云英说了这个病的严重性,劝她好好配合治疗一定能好起来。蒋云英也肯好好说话了,她是真的不记得见过谁了,连早上吃什么都记不清了。陆朝阳很耐心的帮她画画回忆,蒋云英回忆道下雪那天她开始咳嗽,第二天儿子就来看她了。

  江灿张猛正在看监控,魏涛也接到社区电话赶到了医院,但坚持说自己十七号没有回来过,也不知道蒋云英的病症。菁荟商场两个客人又确认了,但是传染给李梦和孙雪丽的还没找到,这一点很可怕。张猛问江灿和陆朝阳要不要回去吃个年夜饭,江灿说要在二十四小时完成流调报告,陆朝阳也拒绝了,他们都要回单位去通知密切接触者。江灿晓之以理,动之以情,陆朝阳的办法则是背法条,每个人都忙得不可开交。菁荟商场一共确诊了十八例,孙雪丽是最早的,突破口还在她身上。董克辉让昨晚上夜班的把工作交接一下回去休息,大家却都不肯回去。陆朝阳很快就打完了电话,还录了音,董克辉随手点开一条录音也惊了,他这种直接的性格确实适合做这种工作。董克辉索性让他接着打电话,自己去给大家泡面,于是发现了陆朝阳的笔记,他把大家吃泡面的习惯都记了下来。董克辉和江灿都没想到陆朝阳这么细心,江灿也把陆朝阳今天启发蒋云英的事情跟他说,很是欣赏他。

  董克辉问推荐陆朝阳来实习的主任为什么要推荐他来,他的性格明明更适合做理论研究。主任告诉他们,陆朝阳的父母都是感染非典去世的,那年他才六岁,因此留下了很严重的心理创伤,根本感觉不到别人的情感,也没办法和别人交流,一年后才开口说话。陆朝阳原来患有孤独症,但是他很聪明,记忆力和逻辑能力都很强。为了来这里,陆朝阳给主任打了无数次电话。

  陆朝阳发现确诊的郭海燕和孙雪丽电话号就差两位数,这绝对不是巧合,董克辉惊讶不已。原来郭海燕曾经也是菁荟商场的售货员,菁荟商场的曹经理却说他们没有聚餐和年会,也没有员工餐厅,她们并没有接触。于是大家比对了三人的销售记录,发现有同一个顾客在孙雪丽和郭海燕的柜台都消费过,购物卡持卡人姓名是魏百祥。陆朝阳冷不丁说他去世了,他是蒋云英的丈夫,去年七月份就去世了。董克辉以为是蒋云英拿着这张卡去消费,这样传染链就连上了,陆朝阳果断否认,蒋云英没去过菁荟商场,购物卡明细也不会是一个老太太会买的东西。

  蒋云英情况很不好,也没办法问话。众人着急不已,陆朝阳觉得蒋云英很可能还有个儿子。众人打算明天去调监控,结果一转头,陆朝阳不见了。陆朝阳瞪着三轮车去了蒋云英家楼下翻垃圾桶,他记得白天门口有盒保健品包装。江灿和张猛找来,陆朝阳果断的告诉他们,蒋云英没说错,她儿子确实来看过她,但不是魏涛,而是那个送保健品的。张猛提起所里处理过好几起类似案件,这种卖保健品的到处认干爹干妈骗钱。江灿顿时明白了,很有可能是这个人拿着保健品去看蒋云英,蒋云英一高兴就把购物卡给了他,于是这个人去商场购物,把病传染给了孙雪丽和李梦。

  凌晨三点,三人顺利找到了这个人,他叫做朱喜翔,他收拾了行李准备去外地参加活动。朱喜翔坚持称自己没病,陆朝阳果断对他咽部进行采样,然后留在这里看着他。今天上午十点半将会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疫情状况,而一大早朱喜祥就拉着行李箱要走,陆朝阳连忙阻拦。江灿接到电话,朱喜翔的电话是阴性,朱喜翔理所当然地走了。袁主任和董克辉觉得问题还在朱喜翔身上,疑似阴性不代表没有被感染,武汉有病例,检查了四次才被确诊。二人调了大数据,发现朱喜翔一月去过湖北黄冈,还在武汉住过三天。江灿和陆朝阳、张猛连忙赶去火车站,路上又急忙转去机场,朱喜翔说的那个活动在下午一点,只有可能去飞机走。几人赶到机场,拿准了朱喜翔想要离开的心情,通报他的航班提前十五分钟起飞。朱喜翔匆忙赶到登机口便被抓了起来。张猛和江灿、陆朝阳加了微信,发现陆朝阳朋友圈没有内容很好奇,陆朝阳说他没有朋友,所以不发朋友圈。

  陆朝阳好的江灿被通报表扬,新闻发布会进行的也很顺利。董克辉给病人家里消毒,因为高强度工作摔了一跤,却依旧坚持着独自完成消毒工作。离开小区时,几人听到了小区里传来的加油和慰问的声音,每个人都发自内心地为他们加油,众人不禁热泪盈眶。

网络微评
id72618
原来,蒋云英的干儿子确实在机场已经见过自己的干儿子了,但是他怕花花世界的人际关系,不想让老爸看到他和干儿子见面的日子。一天下班之后,的蒋云英好不容易找到了冯敬尧的踪迹,这时,毛世忠却告诉她,她找到的那天的飞机坏了,航空公司又在帮助她修。听了蒋云英的介绍,毛世忠赶紧掏出手机,打开一看,电脑里已经查到了一部新的电影。毛世忠说,自己买了一部新的电影,新的电影在上海拍的,名字是《南京!南京!》,这是我们二十年来,唯一一部与老一辈影人合作的一部影片。这电影里面,有我的影子。蒋云英在自己的脸书上写下一行无比熟悉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