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起第7集剧情介绍

 

  武汉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武汉封城,而此时,黎建辉却在去往武汉的路上,因为他是来支援武汉楚海医院的专家。楚海医院呼吸科医生方锦前来接黎建辉,二人趁车,逆行进了武汉。穿上防护服,做好一切防护措施,黎建辉进了医院。呼吸科的走廊里都是病床,病床上的医生一个个苦不堪言,而另一个过道堆满了裹尸袋。如此触目惊心的场景让黎建辉一惊,路过的病人拉着他的手哽咽求他救救自己,他不想死!

  医生个个忙的不可开交,没多久,黎建辉身上出了一身汗。护士长欧阳珊和医生方锦是夫妻,二人都扑在一线上,防护服严重告急。黎建辉说不管多忙都应该给医生建立电子档案,还得向院领导反应现在的一切问题,方锦叹了口气实话实说告诉他,这里本来只是儿科的一个病区,临时改成这样根本不能求物资,这里也只剩下五个护士,要管三十个病人,她们每天只敢睡两个小时,连家都不敢回去。

  黎建辉回到酒店,感慨没想到他们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坚持了一个月。方锦给了他一瓶酒,说是驱寒用的,酒店不敢开中央空调,只能开窗透气。欧阳珊给黎建辉介绍了第一批援助的周周魏力,周周穿上防护服后问魏力害不害怕,二人心里都是一紧。因为年前护工和保安都放假了,所以现在能看得见的活都归他们管,周周抱着保温箱给病人们发餐,一位阿姨抓着她求着说要一个单间,这个走道每天都在死人,她旁边的那个人七分钟前还有说有笑的,现在却已经进了裹尸袋!周周连忙安慰着阿姨,还说帮她去找冻疮膏。

  喧闹的病区里,有人哭着说儿子没了,有人因为病情崩溃,小朱情况逐渐在好转,还和同是父亲的魏力炫耀着自己的即将出生的孩子。一位病人急需抢救,周周去拿氧气罐却被告知最后一瓶被安徽队拿了,周周连忙求对方说病人已经在抢救了,这才拿到了氧气瓶。推着氧气瓶回来还没喘口气,周周又去扔垃圾,转眼就看到那个和她说话的阿姨已经离世了。周周拿着冻疮膏手足无措,只能坐在那边,掀开白布,把冻疮膏抹在她的手上,心情久久无法平静。周周父亲打电话来,叫她安心工作,提起妈妈却支支吾吾的,周周以为她又出去跳广场舞了有些崩溃,他们在这里拼死拼活的救人,在家里就不能安分一点吗!

  周周撞见黎建辉在接受记者采访有些生气,不过很快就明白自己误会了他,他接受采访是想争取更多的帮助。周周觉得自己很没用,只会哭,黎建辉安慰道,铁石心肠的人是干不了这行的。黎建辉看着孩子的照片,心情复杂不已。医护人员围在一起讨论要不要上激素,说着说着差点吵起来,黎建辉有些崩溃,现在最紧要的不是吵架!床位依旧紧张,方锦面临要不要把ICU腾出来的选择,可这个选择他做不了。医用防护服没有了,只剩下了工业防护服,大家只能穿着这个上阵,黎建辉把最后一套留给了魏力。

  一位大爷因为隔壁病人突然死了而胡思乱想,死活不肯吃饭,老伴儿在旁边苦劝好久都没用,大爷连句话都不肯说,黎建辉连忙带着大爷去做了个检查,路上和大爷聊了聊天,原来大爷因为担心孙女茜茜,她状况不太好也转到这个病区了,大爷联系不上孙女又怕老伴儿听说这件事情着急才这样的,黎建辉打听了茜茜的大名,答应帮忙寻找她的下落。奶奶拉着周周谈心,埋怨大爷搞文艺心思细,关键时刻却一点事情都用不上。尽管如此,奶奶却还希望周周如果他们两个人都不行了,一定要先救大爷,他好清净,可她不行,要是老伴儿先她走了,她真的活不下去。奶奶哭了起来,他们家五口人全都感染了,不管谁有个意外她都没法活,周周看得揪心。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