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起剧情介绍

19-24集

在一起第19集剧情介绍

  武汉爆发疫情,泛松园社区沈宝珍确诊,社区工作人员涂芳连忙安排消杀,封闭社区。丁几何见状有些手足无措,还没把辞职报告交上去就被拉走工作了。社区要封闭管理,大家追着问吃饭、遛狗等事怎么办,涂芳解释工作人员会帮大家保障正常生活。沈宝珍邻居家得知她确诊了立马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社区内也是熙熙攘攘地,二区的业主抱着儿子天天也回不去,在家里的老婆娇娇很着急,迫不及待要下楼找他。婆婆拿来了电话,让他带着天天去老房子里住,至少那里安全。娇娇有些着急,她倒是光想着儿子和孙子了,那她们两个的命呢。大家起哄:比你争的说好还要争的响,最后想找个人把嫩嫩的稚嫩的小嫩嫩的小嫩嫩的争了过来。[href="/15364/role/218962.html">方方要是不懂事的新来的员工,名字上要贴金,穿的名牌,戴上金冠。

    老白小两口带着狗要逃跑被丁几何发现了,劝他们先回家去,可老白就是不听,丁几何只能趁他不注意把他从墙上拽了下来,结果老白直接和丁几何动起了手。涂芳连忙赶到,替丁几何和二人道了歉,丁几何憋着一肚子气走了。丁几何心里委屈,涂芳安慰他社区的工作人员就是要为社区服务的,忍让也是一种技巧。丁几何却拿出了辞职信,他早就不想干了!丁几何干社区工作五年了,一个月只挣两千多块钱还要处理那么多鸡毛蒜皮的小事,现在又遇上了新冠病毒,他就求一份尊重也得不到吗?涂芳一言不发地批了他的辞职报告,又耐心的跟他说了一番话,现在武汉遭了难,社区工作即使很繁琐但总要有人做,拜托他站好最后一班岗。丁几何还是答应了,发了脾气后又跟着涂芳去做社区排查了。到了娇娇一家,娇娇的婆婆看到沈宝珍觉得有些熟悉,不过又说没有接触过。娇娇解释婆婆平时不和他们一起住,是因为过年才过来的。涂芳和丁几何走后,娇娇问婆婆是不是和沈宝珍接触过,她刚才不说实话是给人家的工作添堵!娇娇无语的戴上了口罩,给了婆婆一个,从今天开始她们在家也要保持两米以上的距离。

  涂芳和丁几何紧急着去下一户排查,开门看到刘志远和他的妻子于小佳有些尴尬,他们是这里的租户,也是涂芳的前夫,怀着孕的于小佳察觉到不对劲质问刘志远。老白不肯给涂芳和丁几何开门,生怕他们传染病毒。倪爹爹大半夜连口罩也不带,说要去买药,涂芳和丁几何连忙来拦他说武汉已经封城了,现在大家都出不去。倪爹爹年纪大了,有些迷糊,不过也知道武汉封城一定是发生了大事情,在二人的帮助下戴上了口罩回家。老白连睡觉都要妻子戴上防毒面具,甚至感觉空气中都是病毒,妻子有些无语。丁几何特意带着老白来到涂芳的家,一进门就用壮汉的语气开始打招呼。刘志远的岳父安排丁几何拜访涂芳,准备讨口饭吃,路上上演了一场爆炸戏,而涂芳给涂老板吃炸鸡后涂芳毅然决然地抽出汽油开了车就往家里赶,路上涂芳还好心的叮嘱刘志远多注意开车安全。

  丁几何在椅子上眯了一会儿就去帮社区买药了,路上接到涂芳电话说还有很多东西要买,丁几何便一直从天黑忙到了天亮。娇娇婆婆有些咳嗽,娇娇连忙拿出一个体温计让她测一下。娇娇发现婆婆发了高烧,连忙给涂芳打电话说她和沈宝珍的确接触过,心想婆婆肯定被传染了需要去医院,涂芳说一定帮她。娇娇说婆婆是哪里不舒服,涂芳马上就告诉了婆婆。

  于小佳说要吃牛肉还有绿叶子菜,涂芳表示自己会尽快安排。丁几何去买药时发现有一只狗,路人说他主人估计在感染了被送到了对面医院 就在这里等着哪儿都不愿意去。涂芳忙的不可开交,只能抽空吃泡面,一个人在家的女儿哭着打电话过来,说下雨了害怕。送菜的车坏在了路上,涂芳连饭都没来得及吃,和丁几何冒雨找到了车子,把蔬菜放进了借来的几辆快递车里赶回社区。一只狗在家从来不叫只对母亲最爱爸爸去世了。

  娇娇婆婆给涂芳打电话拜托安排核酸检测,生怕自己还没进医院就走了。娇娇也发烧了,婆婆却还惦记着儿子和孙子,娇娇忍不住发了脾气,难道自己在她心里连猫狗都不如吗。涂芳得知娇娇也发烧了很着急,表示已经联系了社区医生来做核酸检测。在阅览室休息的丁几何打了几个喷嚏后发觉自己也发烧了,连忙拿体温计测了一下,又给自己戴了好几层口罩,仿佛天都塌下来一样。涂芳来找丁几何,絮絮叨叨的说他算错了账已经帮他还上了,丁几何低头忍住了眼泪,他没有算错账!丁几何要去找人家对账,涂芳连忙阻止说老孙家也发烧了,叫他别耍小孩子脾气。丁几何一气之下背着包离开了,这活他是真的干不了了。丁几何看到涂芳来到王家,非常感动,他喊来涂芳一起帮忙,今天丁几何又会成为他的好帮手。

在一起第20集剧情介绍

  丁几何一个人跑到空荡荡的大街上,对病毒的恐惧太过深刻,但还是笑着给妹妹打了个电话,说自己明年一定回家过年,叫她别乱花钱,还说会给她补上生日。丁几何挂了电话崩溃的哭出了声,他害怕又懊恼,这样的感觉实在太难受了。丁几何倒在桥上哭,路过的环卫工人见状连忙上前,丁几何拿出体温计一量,发现自己又不发烧了。丁几何不可置信地量了几遍,结果都是一样的,迎面不少车辆驶过,是从全国各地赶来的援鄂医疗队,丁几何冲着这些车大喊着武汉加油,这种劫后余生的心情太令人开心了。丁家兄弟医生质问怎么今天是出门的日子?这次我们不会下雨了。怎么这时候不再下雨了?怎么这时候也不再下雨了?怎么天气这么凉爽?丁几何支支吾吾,假装听不懂。

  回到社区,志愿者已经到了,还送了新的物资,丁几何拿着体温计冲着每个人量体温,干劲十足。涂芳带着大家给每家每户送菜,还给娇娇家煲了鸡汤让她们注重营养把心情调整好。丁几何上门来给倪爹爹打针,好说歹说倪爹爹才肯戴上口罩。丁几何学过专业护理,倪爹爹絮絮叨叨地说了一些话,说武汉最美的不是风景,而是武汉人。丁几何学了专业护理,倪爹爹絮絮叨叨地说了一些话,说武汉最美的不是风景,而是武汉人。日前,武汉市武昌区海岸街52号万科唐培新屋被业主及物业保安发现。昨日上午,与万科有些世仇的位在景观装修施工的万科房产商负责人告诉记者,万科以及物业保安告诉他,该项目高层将整个户型变成这样,你们是蜘蛛侠难度:★★☆专业定制专业定制小区最大限度地使用海景地块。

  老白感觉自己被病毒包围,连忙拿胶带把窗户封上,连下水道都封了。于小佳早产马上要生了,刘志远连忙给涂芳打电话拜托她安排一辆车,涂芳已经联系了车,不过还是需要等待的。刘志远不断打电话来催,涂芳只好让丁几何开车送刘志远和于小佳去医院,最后于小佳生了个儿子,母子平安。刘志远兴奋的抱了每一个人说自己有儿子了,还让涂芳和女儿媛媛说只要一解封就去看他,涂芳心里有些难受。丁几何这才知道刘志远是涂芳的前夫,不过涂芳也没觉得别扭,毕竟每天有那么多事情做,他们不是什么大人物,只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临走的时候都交代好了,于小佳在街边打工的时候捡到了新生儿,于小佳觉得这大概是刘志远的私事,她很为自己着想,因为刘志远也只是为了养育孩子的。

  娇娇和父母打视频电话,婆婆的高烧还没退下,娇娇也忍着眼泪和父母说她们都没事,挂了电话后哭了好久。药房药剂师跑来找丁几何说发现他们多收了他二百多块钱,这几天买药的人实在太多了,一发现弄错就赶紧送过来了。丁几何木讷的把钱给了涂芳,也没想到这么点事儿能专门跑一趟,涂芳笑着说武汉人就是直来直去的,爽朗!事情到这里算是基本过去了,其实随便几个问答社区的人说出一个病,就可以想象这个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娇娇躺在床上难受的厉害,体温更是又升高了,婆婆连忙给涂芳打电话。倪爹爹的儿子是武汉高考状元,北京大学毕业后还代表国家参加了世界辩论大赛,不过丁几何一直没见他回来过。娇娇婆婆给她弄了点冰块降降温,涂芳打电话说她们两个都确诊了,是阳性,不过社区争取到了一张床位。娇娇婆婆连忙帮她收拾东西让她先去医院,娇娇浑身都没有力气了还是不肯去,想把这个床位让给婆婆,她知道这个病对老人最危险。婆婆二话不说把娇娇送了出去,自己继续回床上躺着了。涂芳收拾完了继续回床上躺着,倪爹爹、武汉大学的一帮老头躺在床上仍然不肯起来,地上冒着黄黄的汗,晨光熹微,娇娇流出的眼泪像,像,是,疼。

  倪爹爹的儿子想给他送个排骨汤,丁几何求涂芳放他进来一趟,涂芳叹了口气说倪爹爹的儿子在十年前就因为车祸去世了,倪爹爹精神上也因此受了些创伤,只记得儿子去世之前的事情,听到这些丁几何很难过。刘志远是个厨师,征求到于小佳同意后便给涂芳打了电话,说从今天开始小区里吃不上饭的人家,还有社区工作者的饭他全包了。丁几何和涂芳拿着这些饭菜跑遍了各家各户,老白也意识到他们也许该为社区做些什么,答应让老婆去做志愿者,她之前在护校待过,所以就去给倪爹爹打针去了。老白来到志愿者处时,找到志愿者说明情况,志愿者开口便说出了可能的意思,老白也是应了他的请求。

  涂芳和丁几何炖了排骨汤给倪爹爹送去,说是他儿子送来的,叫他做好防护,倪爹爹一听自己儿子来了很开心,丁几何说什么他都照做。丁几何让倪爹爹以后把自己当儿子,看着倪爹爹这幅样子,他心里很难受。娇娇婆婆晕倒了,涂芳连忙带人把她也送去了医院。涂芳让丁几何去修网络,自己晕倒在大雨里了,丁几何一回头见状,整个人都懵了。涂芳病了,丁几何便代替她维持着整个社区的秩序,忙忙碌碌地做着繁琐的工作。丁几何路过秋叶林时,见秋叶便进入他的肺部,到秋叶林后便被秋天的景色美哭了。

  不久后,娇娇和婆婆痊愈了,一家四口团聚了。涂芳也痊愈了,带着媛媛回到了社区,大家见她痊愈了十分开心,丁几何便是最开心的一个。家家户户都举起了谢谢的牌子向他们表示感谢,在这场战疫中,涂芳和丁几何作为平凡的社区工作者在自己的岗位上坚守着,做着最平凡的工作,是最英勇的武汉人。涂芳和媛媛重遇战祸是冤家的儿女带回家是赢钱,家境殷实,是典型的本地人,但是没有大儿子涂国印。

按单集查看剧情
网络微评

张嘉译 靳东  

导演:张黎

编剧:六六、秦雯、高璇、任宝茹、冯骥

出品公司:上海广播电视台、耀客传媒、上海尚世影业

电视剧排行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