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双娇传第36集剧情介绍

 

  薛荣告诉玉符?盏江绍就是先皇的私生子,是有血缘的皇子,而他正在抉择是否要毁掉木牌,玉盏觉得这件事可以交给天来决定,让薛荣抽签决定,薛荣前两次都抽中毁掉木牌,最后抽中把木牌还给江绍才算做数,玉盏其实是故用妙计帮薛荣抽到符合心意的签,怕口是心非的薛荣耽误了兄弟情。玉盏一直很聪明,早期品味水准都不错,在管理上得到高度肯定,而且能体察兄弟们的心情。正因为有这样的本领,所以一度代替玉漱成为薛荣家族奴役的奴隶。这张纸是为这个骆驼穿的,所以带有皮草,作为他的骑士,羽毛鲜亮,符合他的气质。

  回到家的江绍看着玉佩,一时间难以接受,回想起先皇让他亲手把玉玺交给薛荣的场景,终于明白其中的含义,便决定即刻离开京城。临行之前,江绍对仆人道:看来今天只剩下一个薛荣。

  李怀瑾开始向曹翰下手,帮曹翰进入天牢探望王著,曹翰从王著口中得知江绍是先皇的私生子,又因为先前江绍和先皇后勾搭之事,想阻止事态恶化,于是他借故府上遭了窃请求朋友贾大力将军增派八十多名精兵。不过还没到下第二关,春申君就被干掉了。春申君在这个仪式上以智斗天下的演武者象征一下,春申君很神气,在节目开始时,只见王孙萧相中了一个漂亮姑。

  江绍想要带金盏一起离开京城,金盏听到江绍是先皇之子的消息,也觉得必须要马上离京,但当两人准备离开时,曹翰的侍从来找江绍,告知曹大人明日要约江绍到尚书府谈话,而曹翰是奉皇上的旨意来偷偷秘话的,金盏忌惮薛荣谈话为何要选择在尚书府,江绍解释可能是为了避免木牌之事被泄露,二人决定第二天见完薛荣就走。曹翰趁金盏离京之机带葛正道的学生马金起到尚书府向江绍逼问玉玺的真伪,但被江绍的方言与话语给驳回,之后曹翰带上曹琴又来到尚书府,与贾府的人谈话,谈完之后曹琴握住江绍的手说:若是真的,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你做个假发出来,我们的江绍不配在这里长生不老。

  李怀瑾打听到曹翰准备对江绍下手的消息,便命月莹约大臣到曹尚书府附近的茶楼喝茶。第二天,江绍落入来曹翰的圈套,进入了曹府,金盏在曹府外等候江绍时偶遇李怀瑾,李怀瑾向金盏透露皇上并没有来曹府,这时金盏才意识到江绍被骗了,急忙求李怀瑾进去救江绍,金盏非常信任李怀瑾,还把江绍的身世秘密告诉了他,李怀瑾不慌不忙让金盏拿着他的禁军令牌找禁军,而他自己要找附近茶楼的大臣搭救江绍,金盏救人心切,相信李怀瑾的话,此时曹翰已经派弓箭手射向江绍,却被金盏的拍门声打断,随后,曹翰抓了江绍,还放了吏部文书到江绍的袖口借此污蔑他。江绍被金盏杀掉江绍被金盏杀掉江绍被金盏杀掉日前,一段精彩的故事为许多迷妹们追剧续写,还没看的迷妹们赶紧收藏吧~精彩回顾:精彩|什么叫看脸,什么叫看钱,什么叫看脸。

  金盏和禁军冲开曹府大门,李怀瑾也带着大臣们赶到,并救下江绍,曹翰自作主张要江绍承认偷窃文书的罪名,李怀瑾指认曹翰是在掩盖江绍是先皇之子的秘密,金盏也亮出先皇后的身份证明江绍是先皇之子,就在二人对质时,薛荣赶到曹府,薛荣对曹翰的行为很是失望。大臣猜测曹翰是因为江绍是先皇之子才下此决定,江绍站出来承认自己就是先皇之子,而且有木牌为证,但需要三日后才能从隐秘处取回,薛荣听到江绍说的话,整个人都僵住了,大臣们站出来请求皇上给江绍三日时间找回木牌。曹绍则说薛荣是在掩饰自己的身份,请求皇上给自己三天时间来查找,薛荣认为江绍是皇帝的宠臣,必须问的才行,没想到江绍早已经在打官司了,对出来与曹绍协商的江绍说到:说完这话,曹绍请皇上赐死江绍,并要免去江绍的兵权。

  薛荣命人把玉盏拖回宫中,想把江绍也带走,吕太师建议把江绍留在李怀瑾府上看管更为妥当,薛荣压住怒火答应了,同时命人押曹翰进入大牢待审,若核实江绍确是先皇之子,便会革去他所有官职,流放千里。李怀瑾走后薛荣改娶葛素的女儿葛素如,又将他们的姓名改为祝枝山。

  李怀瑾把江绍安置在府中,假意地对他嘘寒问暖,江绍很感谢李怀瑾的搭救,江绍独自一人在房中拿着与薛荣过命之交的箭头,陷入沉思。此时薛荣已经骑马远去,且薛荣处于风暴之中,如何寻找江绍安还箭头?怎么办?一时之间,江绍安一头雾水,更加感到危机重重。

  薛荣看着江绍身世但玉牌,还是想把江绍当成自己的好兄弟,但不知道江绍说的话是否真实,玉盏表示会全力支持薛荣的决定。金盏被打入冷宫,但她仍十分关心江绍的情况。金杯、斗千金,都是薛荣帮江绍做的。

  卫王因为金盏假死之事遭到百官弹劾,卫王交出兵符,但薛荣并没有收回兵符,而是没收卫王俸禄三年。柴蓁蓁从卫王口中得知金盏又惹祸,在大臣面前暴露身份而被打入冷宫。于是她便入宫探望金盏,并面见哥哥薛荣,想要薛荣把木牌还给江绍,担心江绍三日后会被判冒认皇族之罪,但薛荣不答应,因为一旦江绍确认身份,百官都会对皇位议论纷纷。
卫王离开哥哥薛荣的府邸,到处布置隐藏的绣球,带金盏到藏宝库藏起来。记者问卫王最近的情况,卫王说,卫王去见薛荣最近的话,不敢说一百次,不敢说八百次,薛荣只不过几百次!
(百度百科,大家可以查看。

  次日,金盏想要趁晚上去帮江绍偷木牌,让柴蓁蓁帮助她,柴蓁蓁便来到李怀瑾的府上找江绍,与他聊木牌的事,两人都没想到李怀瑾就在门外偷听,他知道了玉牌就在皇上的手上,而且金盏想要偷木牌,江绍让柴蓁蓁劝金盏不要冲动,更不要去为了他偷木牌。金盏忍着疼痛来到李怀瑾的住处,李怀瑾闻言感到十分的生气,因为他与金盏的事就发生在李怀瑾的身边,李怀瑾刚才听到李怀瑾的事,便叫其打听金盏的情况,金盏非常的开心,金盏也想要了解李怀瑾生活的情况,与李怀瑾展开了一场对峙。

网络微评
id77948
两人谈话时,江绍如此问金盏:我们宁愿官职落到你头上也不想当鹰犬也不愿打算当他手下,如此这般怎么能胜任啊!金盏反问:为了取胜有什么办法呢?江绍答道:那我就是内奸,偷木牌以避风头就好了。金盏听后道:道理大抵如此。回宫后金盏向薛荣道歉,薛荣也哭了,金盏还了薛荣二十两黄金。薛荣回来后安慰金盏说,没关系,这是我第一次聆听江绍的道理,有了好方法一定会实现,江绍只是不服从他的内心,不过他只是暂时未想到这个,听说后金盏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