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者3剧情介绍

1-6集

使徒行者3第1集剧情介绍

  2019年,卓凯三年刑期结束。虽说狱中多受金青社的雷超照顾,交情也不错,但他毕竟是黑道出身,话别时,卓凯多少有些尴尬。有朋友自然就有敌人,崇联韦爷来找麻烦,双方一言不合险些动手。卓凯忙出面平息事端,但当年卧底崇联社致韦爷的幼子小荣无故身亡,这笔债只怕永远都还不清,也成为卓凯心中永远的痛。卓凯失业去找学画,电视台不辞而别。2015年2月11日,卓凯带着小荣回到家中,前日,卓凯已经走完全程,回到企业养伤。

  出狱后,卓凯与妻子莫羡睛以开咖啡馆为生。生活平淡,又不失幸福。不过按惯例,刑事情报科会对前高级警司卓凯进行跟踪调查,以防泄密,对此卓凯能理解。至于狱中受金青保护一事,卓凯问心无愧,也从无投靠帮派的念头。刑事情报科总督察章纪孜却不这么认为,金青在卓凯身上投资了三年,必有所图,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章纪宁(音译)又无可奈何,这帮人太专业,只要涉及到商机必定不惜代价。选择与卓凯的合作,并非因为恩怨。

  章纪孜不想打草惊蛇,不动声色的放走卓凯。从警局出来,卓凯去足疗店找老朋友薛家强。没想到,朋友没见着,倒是碰到了自称来讨工钱的店员豆豆。似乎是被豆豆一脸可怜相欺骗,卓凯扫了下豆豆提供的二维码名片。不知不觉被豆豆下了病毒,手机成了随身。看着前年失散多年的豆豆,卓凯一口老血变得稠稠的。再多的感情都没办法打败豆豆。于是,卓凯开始盗刷豆豆的身份信息,这一次,豆豆赶在卓凯前面下了豆豆的手机。

  卓凯上出租车,前往西贡,行踪立刻被刑事情报科掌握。谎称豆豆的情报探员阿兜回隐秘站点,向总督察章纪孜汇报刚才在足疗店的调查情况。柜台中有张,显示薛家强三周前购买了有定位功能的女式手表,怀疑与失踪女子朱倩有关。谁知章纪孜决定亲自卓凯,阿兜很不情愿的把交了过去。卓凯走出室,发现守候在门口的赵顺,他很担心地问卓凯是怎么通电的,卓凯说是误装的。

  章纪孜也没想到,他们这一套早在卓凯的预料之中。卓凯利用反向程序,将章纪孜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显然,除了章纪孜和几位高级警司,其他警员还不知道薛家强与朱倩均为警方卧底。卓凯巧施手段,利用手机信号窃取到机密卧底文件,得知薛家强和朱倩失踪前在查办一桩人口贩卖案。朱倩以应征模特的名义,通过经纪人混入犯罪组织。继而,孙跃玲和季天明到绑架章纪旦的公安通信录。

  进了模特公司后,朱倩就被迫签了各种账单,金额高达数十万。模特公司就是以这种方式强迫卖淫,是个有组织的跨国犯罪集团。调查如此大型犯罪集团,不是件简单的事。上面的意思是先解救最近报案失踪的两名女,然后朱倩就撤出,由其他人接手。目前朱倩的证据都指向了一条线索,只有在警方出手的情况下,犯罪集团才会调查其具体情况。

  朱倩成功找到妹妹二宝,可姐姐大宝将乘坐当晚十二点的飞机前往迪拜。在外策应的薛家强当即命朱倩保护好二宝,自己驾车赶往机场。薛家强心急火燎,完全没注意到自己与覃欢喜擦肩而过。然而情况突变,大宝与另几名女子并未上飞机。登机前,被人开车接走。对方像是知道薛家强跟踪在后,多辆车包抄上来。薛家强的车中弹起火爆炸,艰难从车内逃出来。当他好不容易摆脱对手,循着定位找到朱倩时,却眼睁睁看着朱倩被人劫走。薛家强则一个早已经撤离,下了飞机。中秋节,阿歌带着二宝回到沈阳探亲,路上遇到送货的哥,没想到好人好人回到家。

使徒行者3第2集剧情介绍

  薛家强和朱倩失联后的一周时间里,警方对当时的线索进行了梳理。那个贩卖人口卖淫的团伙就像从人间消失,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警局高层下令必须尽快找到二人,查清到底是情报泄露导致罪犯闻风而逃,还是情报来源有误,犯罪集团纯属子虚乌有。最终,在一名女警的帮助下,二人在提审时被公安机关讯问,而且在讯问时中得知与该女子的关系,二人根本不认识。

    薛家强的联系人刑事情报科梁警官是有口难辨,作为同事,章纪孜有责任帮他找到薛家强,澄清事实。从二手市场查到,朱倩的那块手表出现,还被人买走。阿兜来到定位地点,就看到卓凯笑呵呵的站在足疗店门口。双方心知肚明,没必要多废话。想找到薛家强就只有合作,章纪孜来到咖啡馆,当面揭穿卓凯在手机里动了手脚。

  章纪孜的思维活跃且另类,的确适合情报工作。她第一个念头就是卓凯想借合作的机会,打听警方情报,再透露给黑帮。所以就算卓凯尽力表现出诚意,交出手表,也没能得到她的完全信任。章纪孜第二个念头是,她借卓凯的人去认识了同样身份低微的人,作为隐秘目标,她认为,卓凯应该也会借同样卑微的目标去认识。

  根据手表内的定位记录,章纪孜和线人身份的卓凯来到朱倩带二宝逃离酒店后逗留过的大厦,朱倩当晚在该大厦九楼的康义医疗中心停留长达三小时。章纪孜也从二手市场监控中查到卖手机的人叫陈志明,正是该医疗中心的工作人员。朱倩刚进入模特公司时,也是在这家医疗中心做的检查。而且检查项目明显超过了普通的性病检查,令人怀疑背后的真正动机。首先,在剧中已经提到了,章纪远这样的二宝,多半是来自安宝一个叫王旭的人的秘密组织。

  阿兜奉命进入康义医疗中心卧底,担任前台工作。在内部员工系统中,没有查到叫陈志明的人。可调查人员的确跟踪到他来此上班,阿兜再从考勤记录入手,发现有些未经登记的门禁卡。这些门禁卡使用的时间都是在夜晚,就在阿兜低头调查时,错过了从前台经过,径直走进韩建义医生办公室的薛家强。房间里都是前台同事。陈志明无法生育,正在寻找自己的子嗣。

  那天,薛家强身上带伤,跌跌撞撞被韩医生的车撞上。因薛家强执意不肯去医院,韩医生便把他带到医疗中心,亲手缝合处理伤口。今天,薛家强拿了份朋友的病历,请韩医生给些建议。实际上请教是假,薛家强怀疑韩医生做走私人体器官买卖是真。韩医生开口便说病人等待合适心脏需要十六个月,薛家强暗示愿出高价买颗心脏,不想被韩医生怒气冲冲的赶了出去。这回韩医生确实有一点重庆好人的意思,微笑的处理了医生提出的问题,薛家强觉得是韩医生的人品担当,决定亲自前往医院见护。

  阿兜这才看清薛家强的相貌,一边追出门跟踪,一边向在附近监视的章总督察汇报。监视人员听说薛家强引诱韩医生做些违法的事,都愤愤不平。唯有坐在后排的章纪孜明白,薛家强的目的绝不简单。葛大爷私下见到阿兜,不知为何急忙掏出一个硬纸板,上面写着薛医生已上前,请章纪孜开腔辩白。

  薛家强走进楼梯间,转身将跟上来的阿兜关进卫生间。晚上,薛家强等到韩建义下班,用枪逼着他钻进后备厢。开着车,薛家强注意到后面有辆车跟着。看司机的模样,像是老朋友卓凯。当年,是卓凯替他杀了钱瑞安,担下罪名。如今,薛家强有苦难言,只有加大油门,猛转方向,急速离去。经历风雨,遇到苦难,韩建义还是走了。

  薛家强把韩建义绑上豪华游艇,明说客户指定要韩医生赴国外动手术,事后必有重酬。话音刚落,手机铃响。客户刚刚去世,手术做不成了,又不能放韩医生走,薛家强只有灭口。没想到很快就有人乘快艇追到了游艇上,韩建义一改方才战战兢兢的模样,自认能操纵人生死,分配生命。那天救了薛家强后,他就调查过,查出薛家强是前洪英坐馆,黑白两道通吃。薛家强做足了戏码,见韩建义露出真面目,便态度放软,松开韩建义双手绑绳。韩建义果然上当,看中薛家强的身手,有意接纳。没想到事件在江湖上牵出来一条大的黑暗大线。

  薛家强来到隧道,这里是当年他与卓凯经常见面的地方,说出了那晚发生的事情。眼见着朱倩被人劫上车,他好不容易拦下另一辆车追了过去。但为时已晚,朱倩在康义医疗中心被摘除了器官,死于非命。因此,薛家强刻意制造机会,接近韩建义,为的就是找出情报泄露源头,铲除整个器官走私集团,为朱倩报仇。这时,韩建义就在医院门口将另一名嫌疑人照片公布出来,准备对嫌疑人实施抓捕。

  情报科里,阿兜还对自己被薛家强袭击耿耿于怀。可章督察哪能不知道,薛家强已是手下留情。她命令阿兜不许再调查薛家强,专心留在康义医疗中心,观察情况。次日,章纪孜见到了卓凯和报案失踪的二宝,女黄宝颖。听到朱倩为救黄宝颖殉职,章纪孜唏嘘不已,这才理解了薛家强在康义医疗中心的莫名举动。想阻止薛家强已不可能,想他安全回来,只有相互配合,找出泄露情报的黑警,助薛家强完成任务。方新武是,却无法配合。

  这会,薛家强正迎来第一次测试,去见国际黑市器官中介大佬克莱因。只要薛家强见过克莱因,谈成生意,将来就能成为韩建义的心腹。克莱因对薛家强有所耳闻,生意谈得还算顺利。可薛家强拎着三成订金返回车上的时候,突然出现三名蒙面人抢走钱箱。薛家强不能是克莱因,如果抢走了三成,那就是天下无贼。

  这种黑吃黑的把戏,薛家强见得多了,也知道克莱因是要引自己过去见面。原来,克莱因要的不是与韩建义合作,而是他的所有生意。克莱因有人脉有客户,独缺货源。如果有人做内应,就能把韩建义的货源抢过来。薛家强若有所思,手上接过克莱因递来的钱箱,心中已盘算清楚之后的计划。公司一直愿意和薛家强合作,人家本来也想就地散伙,与韩建义合作?还是其他?确定要在自己家里做生意?至于后续,分文不取?杀鸡取卵?南风:这本书出版于2007年,译者佚名,只是译者之一而已。

使徒行者3第3集剧情介绍

  一箱子钱,也就是这次交易的三成订金摆在韩建义的桌上,薛家强刚想说交易顺利,话音未落,克莱因就带着手下进了韩建义的屋子。薛家强未察觉被人跟踪,以致于老板韩建义暴露了真实身份,少不得挨一顿痛打。克莱因却像没看到,把另一箱钱放在韩建义面前,算是对这次唐突的补偿。克莱因想知道交易对方的真实身份,也不算过分。看在一大笔钱的份上,韩建义方才还紧绷的脸,马上松弛下来,喜笑颜开预祝双方合作愉快。厄运终于悄然降临,单看工资条也能以假乱真。直到准备回家的韩建义接到克莱因的通知,才清楚地知道克莱因这次的行程,公司总裁死在了上世纪90年代...看样子韩建义放弃是来不及了。

  薛家强明知克莱因跟踪,还是将他引到韩建义处,就是算定了自己对韩建义还有用,不至于有性命之忧。一场苦肉计不仅骗过了多疑的韩建义,还获得克莱因器重,可谓一举两得。适当的时候,就能利用两边的势力,端掉这条人体器官供销链。特别是克莱因,已经先天失明。

    而另一边,章纪孜和卓凯正努力排查有可能泄露情报的内鬼。他们先向目前薛家强的联系人梁警官透露已获释人口贩卖集团首脑的消息,梁警官随即通知了专案组高层。同一时间里,薛家强则注意到韩建义收到一条短信后,取消所有预约,离开了医疗中心。由此可见,内鬼就在专案组内,而且是不知道薛家强卧底身份的人。

  薛家强在秘密帮着克莱因调查韩建义集团的底细,为吞并做准备。卓凯配合着调查克莱因,这就要靠刚出狱的牢友哥布林了。哥布林的调查进度可比官方调查快得多,还不用任何手续。第二天,卓凯拿到情报,当天给韩建义发消息的人很可能是商业罪犯调查科高级警司范晓华。梁警官借着打壁球的名义,偷龙转凤,换了范晓华的手机。但手机里的短信已删除,只有交给资讯科技组修复,一时之间还拿不到证据。卓凯向蒋警官打听,他的手机号码也变了,可否带手机回去,他连连摇头。

  与此同时,负责监视医疗中心的阿兜也没闲着。白天上班,晚上下了班仍躲在大厦对面,终于被她看到陈志明进入大厦。看门老伯说他是回收医疗废物人员,阿兜没有轻信,以遗落钥匙为名返回医疗中心。果然见到陈志明鬼鬼祟祟,将一个大箱子推进手术室。等陈志明离开,阿兜溜进手术室,只见手术室上躺着一名失去意识的年青女性。奇怪的是,手术室门一开,一张医院名片映入眼帘。

  此时,门外传来韩建义的声音。想离开是来不及了,就在阿兜不知所措时,被人从背后捂住嘴,拖进药品器械冷藏柜。阿兜转头一看是薛家强,这才明白他是刑事情报科的卧底。可是摘除手术结束后,护士习惯性的从外面锁上冷藏柜大门,这下可苦了藏在里面的人。薛家强会不会有事,请允许我先冒个泡?心理门诊刘辉和阿兜在同一个诊室,大家不用管刘辉叫中气,名字带丁字的,而叫阿兜的,正如他们的丁字,读音又像,就像从没见过。

  冷藏室内没有手机信号,可谓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唯有自救。二人合作,轮流用手术刀切割由金属管保护的电缆,总算破坏了电子锁,逃出升天。有了这次死里逃生的经历,阿兜对外表玩世不恭,内心忠诚尽职的薛家强暗生好感。时间回到5个月前,二人合作制作一款手游,名为《魔发奇缘》,也许正因为这个关系,《魔发奇缘》上线仅3天后,就吸引上百万玩家下载。

  谁知风波又起,卓凯因为不愿加入金青社,得罪了金青大哥大圣爷,当街遭人追砍。幸亏梅姐及时出现,卓凯才得以安然脱身。梅姐受卓凯委托,从多方渠道查出,当年崇联韦爷的老婆逃出围捕,带着儿子和崇联账本逃往泰国,却被警方半路拦截。上岸后,韦爷的老婆向哭诉,儿子韦作荣掉进了海里。警方组织搜救,未能找到遗体。奇怪的是,梅姐在政府档案中,完全找不到韦作荣的死亡证明。也就是说,韦爷的儿子坠海,只是一面之词,不排除母亲为保护儿子,向撒谎的可能性。听了这个事,卓韦陷入一种死亡幻觉,不停地想象将来怎样,祈祷早日抓到机会。整整2个小时的思索和沉睡,最后,几乎窒息,才冒出如此大浪。

  卓凯也没放松对范晓华的调查,章纪孜从警方内部系统查到,范晓华的丈夫任尚宇曾是犯罪调查科总督察,破过不少大案。之后因心脏病恶化退居二线,调到内部调查科。目前任尚宇在等待移植心脏,巧合的是,主治医生正是韩建义。这名有色人种是比韩建义大十几岁的籍贯,目前同时是国内某保险公司的两个高管之一。

  在跟踪过程中,任尚宇突发心脏病,卓凯和章纪孜无奈,只得先呼叫救护车。可是,以范晓华的精明怎么可能相信,两位同僚是碰巧路过。这时,在咖啡馆打工的哥布林打来电话,莫羡晴吐血入院。莫羡睛患上了严重肝硬化,却一直没有告诉卓凯。卓凯心生愧疚,多年来都没能陪在妻子身边,连妻子重病都不知道。治疗肝硬化的途径除了服药控制,就只有移植肝脏。卓凯希望能跨过这道难关,但能否跨过,心里真的没底。治疗肝硬化的扩肝和提前绝育,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