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尾狐传第6集剧情介绍

 

  南智雅推开李缘,反复确认李缘刚才亲的是死去的初恋阿恩,还是她,没等李缘开口,南智雅就替他说明,南智雅冥冥之中做了阿恩说得替身,可她不在乎。李缘和南智雅在民俗村里漫步,南智雅一直不敢正眼看李缘。李缘向南智雅忏悔说:你是我命中注定的,我不论做什么,都必有你在,今天这事绝对不能给你指路。

  金作家对李缘念念不忘,不停地在才焕面前提起李缘,次长很不屑,还把李缘当诱惑人饿狐狸精,遭到金作家的痛斥。李缘带南智雅去占卜,南智雅想算一下自己的前世,大师竟然用手机扫描他们的脸,遭到李缘的指责。大师看出南智雅前世是公主,还劝他们俩不要在一起,否则会有一个人面临灾难,李缘大惊失色,南智雅却觉得大师在胡。金作家和先生在饭桌上说,李缘嫁人后变心了,大师还现场驳斥。

  李浪也来到村子里,他直接来找大师,当面揭穿他的真面目,重金从大师手里买走了一副眼镜。李缘带南智雅来找管辖狐狸岭的狐仙,他是上一任的山神,因为犯错被贬,他对李缘怀恨在心,一声令下冲进了很多杀手,李缘和南智雅被团团包围,李缘毫不畏惧,把南智雅安顿到安全的地带,他和那些杀手站在一处。好几个月之后,李缘生下狐狸岭的一只小狐狸,便开始营救李渊,狐狸山原先是一个和人共用的地方,如今变得人烟稀少,还在建一座完美的桥梁,山间只有两只狐狸在流浪,你看山脚下的那座桥能修成啥样?狐狸精的箭步必定会惊走敌人,才能破解狐狸精的偷袭。

  其中一个杀手挟持了南智雅,李缘讽刺使道不讲信义,他把南智雅请到看台,李缘和那些人混战,南智雅不禁为他捏了一把汗,李缘很快把他们打跑,自己也受伤了。最后,李缘和使道大打出手,两个人互不相让,打得难分难解,李缘提出他们俩赤手空拳打一架,他扔掉手上的四大护法,李缘三拳两脚把使道制服。南智雅用枪指李缘。李缘突然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恶龙,头颅都没了,头颅上的剑,还有李缘传下来的电报。

  申周请金宥利吃饭,夸她是一个善良的姑娘,金宥利根本不买账,明确讲明不会喜欢他。悬衣翁受不了夺衣婆的暴力,独自来田螺姑娘饭店散心,夺衣婆不停地打电话给他,悬衣翁后悔和她结婚,扬言要和夺衣婆离婚,金宥利闻听此言气得大发雷霆,她想结婚却找不到合适的人,悬衣翁竟然要离婚,悬衣翁顾不上其他,赶忙回三途川。低水府的大管家李春盛趁夜进门来,发现金宥利独自站在洗手间门口,正对门口开关的红色木门大为不悦,他表示自己很愤怒。

  南智雅向使道打听父母的下落,他透露了一个重要线索,南智雅一家三口的车祸是人为的,那个肇事者是头上有墨刑标志的人,她的目标是南智雅,而且就在她的附近,南智雅顿时惊呆了。临走,使道悄悄提醒李缘不要把南智雅留在身边,因为她有王的血缘。南智雅苦思冥想很久,也想不到头上有疤的人是谁。结局虽然没有提到交代完全,但南智雅终究还是确认了是头上有墨刑标志的人,事实上,他这个人远比南智雅本人看起来更加与众不同。

  就在这时,李浪打电话给李缘,李缘决定让他去找那个有疤的人,就在鞋子上写了一个访字,这就是一个符,他会让李浪换上那双鞋乖乖去找人。南智雅再次来找大师,看到李浪在里面等他们,李缘悄悄把李浪的鞋子收起来,把他画了符的鞋子放在门口,大师随后赶回来,李浪逼大师现出原形,大师在李缘面前扫视了一下,就看出他和李浪是兄弟。李浪不耐烦的向大师挥手,大师安抚了李浪,问他说的话李浪说道:因为李浪一个大忙,我实在没办法给大师想说的,就给大师说了,大师您不必这样的,你现在只要把我鞋子放在门口,让我穿过去。

  李浪出来找不到自己的鞋子,就穿上李缘的球鞋离开了。大师发功把李缘收回,南智雅苦苦恳求他放了李缘,她让南智雅去拿自己最珍贵的东西来换,南智雅二话没说就跑回家,把父母生前送她的音乐盒拿回来,她打车赶往民俗村,看到大门紧锁,就拼命砸门,使道闻讯出来给她开门。李慕华看到李浪的脚上被剃了一道,就把他抱了起来,李浪看到李慕华的脚背被打裂,就匆匆从家里赶去。

  南智雅终于在沙漏沙子流完之前赶回来,把音乐盒交给大师,大师拿出发达经仔细观察,觉得音乐盒不合格,拒绝和南智雅交易,南智雅苦苦恳求,大师从手相看出她又狐狸珠,逼她交出来狐狸珠,南智雅被他说得一头雾水。下一秒,南智雅不想放走任何有背景的音乐盒,只得把音乐盒交给了李泉。

  李浪走到半路觉得不对劲,发现脚上的鞋子被李缘画了符,只能乖乖帮他去找人,他气得无语。南智雅买了辣鸡爪和啤酒,李缘被辣得叫苦不迭,南智雅不胜酒力,迷迷糊糊睡在沙发上,她梦到自己来到一个奇怪的地方,那里阴森可怕,远远看到一个脖子和手臂上有鳞片的小男孩,小男孩和南智雅打招呼,南智雅被吓醒,脖子上也出现了鳞片。李浪闻到一阵辣味,他赶紧喊醒身边的李缘,李缘和南智雅叫醒了衣衫的南智雅。

  李缘连夜来找夺衣婆,逼她说出那条蟒蛇的下落,夺衣婆警告他不要执迷不悟,承认那条蟒蛇被困在井里,最近才搜集到蟒蛇的碎片。李缘连夜来找夺衣婆,逼她说出那条蟒蛇的下落,夺衣婆警告他不要执迷不悟,承认那条蟒蛇的碎片。

分级剧情
网络微评
id62669
南智雅和男孩深陷在一团黑漆漆的森林里,沉睡了许久。第二天她出现在了男孩家里,男孩愤怒的要求割喉,她赶紧就把男孩的心脏割下来。南智雅、男孩、神秘女子三人住在一个四合院,男孩的妈妈离家出走,南智雅和男孩一起在老家。其实南智雅和男孩在一起时,南智雅就怀疑男孩很可能是南智雅养的,今年4月南智雅才从养殖场找来一条雄蛇,虽然南智雅不见了,但是还是从南智雅身上发现了蛇的鳞片,南智雅想办法也没能找到蛇的鳞片,只能找到一个苹果手机当紧急时刻的营养品,南智雅这次终于见到了男孩的模样,南智雅说男孩是后妈的儿子,他们带着南智雅回到自己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