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令剧情介绍

1-6集

山河令第1集剧情介绍

二十年前,在青崖山被五湖盟及天下英雄伏诛的大魔头容炫,曾留下了一个能让人一夜间无敌于天下的武库,而要打开武库,则必须先找到琉璃甲,其后随着一首童谣的流出,各方势力纷纷开始觊觎武库宝藏,暗中寻找琉璃甲,远在北方的晋王也开始蠢蠢欲动。

夜晚,节度使李大人正在写奏章,陈言晋王暗中栽培天窗鹰犬,诛杀朝廷重臣,实存谋反之意。只是笔还未落,院中便传来动静,府上的护卫青衣剑客推门而入,急言正是天窗鹰犬前来灭口。青衣剑客护送李大人出门,与黑衣人缠斗多时,终于杀开一道路,带李大人飞向屋檐,不料又被一黑衣人截杀,他口中言道让李大人交出密函,青衣剑客又与他厮杀,刀光剑影之中挑开了他的头纱,这位天窗头领是周子舒,李大人惊讶他居然是天窗之人,周子舒举剑招招毙命,李大人和青衣剑客倒在血泊之中。节度使之女静安郡主见周子舒前来,一脸惶恐之色,周子舒声称振武节度使勾结逆臣,密谋造反,已然伏诛。静安郡主为父亲辩解,周子舒却说今日造访

,是想给郡主一个选择的余地,承蒙郡主于乱局之中,将师弟秦九霄的遗体一路护送至他手上,他拿出一瓶毒药说若群主自行了断,可免受折辱,静安郡主服药自尽,临死前拿出一枚簪子,周子舒记得是师弟秦九霄生前亲生雕刻所成,并说过要送给心仪的姑娘,他才得知二人原来是恋人关系,一时心里百感交集。

属下向周子舒禀报毕长风于扳倒节度使一事犯下大错,又执意离开天窗,惹怒晋王,晋王命他亲自动手。周子舒来见毕长风,毕长风痛彻心扉陈言八十一个兄弟跟着周子舒来到晋州,如今只剩他二人,他不想再变成晋王的走狗,哪怕是要成为废人也要离开这里,又说四季山庄兄弟及至亲屡遭迫害,他质疑晋王的初衷。周子舒说他能做的就是亲自送毕叔一程,他会照顾好他的家人。而离开天窗的规矩就是要受钉刑,所谓七窍三秋钉,三载赴幽冥,一旦受到这个刑罚,不但武功尽失,五感也会慢慢衰退,从而变成一个活死人,不会透露出去天窗的秘密。周子舒在大雪中失意的走着,十年不归路,他记得四季山庄每张死在他面前的脸,如今只有他独活,却保护不了任何一个他想保护的人,一时心痛难忍。

属下向晋王说明周子舒正在闭关疗养,而晋王却说自从周子舒因为秦九霄之死吐血晕厥之后,内伤至今也有一年多,因此对他不满。而周子舒为了离开天窗,他用了一年半的时间,为自己打下七窍三秋钉,其实有两种打法,若是一次连钉七根下去,受刑人不久便会尽失五感,只能以非人之身苟活三年,但若是每三个月钉进一颗,让那钉子一点点长进肉里,与自身化为一体,虽然也是只有三年之命,却能剩下五成功夫,还能保证五感尽次丧失直到最终,只是需要忍受三年又十八个月的锥心蚀骨之痛。周子舒觐见晋王,表明自己想离开天窗,并让晋王打下最后一颗钉子,晋王大怒,觉得周子舒宁愿成为废人,也不愿做他的股肱之臣,晋王扬言必取天下,不过周子舒终于得偿所愿,离开天窗。鬼谷中,属下向谷主禀报叛徒吊死鬼突然间身系山藤跳下悬崖,但是吊死鬼却偷走了谷主的琉璃甲,谷主让青崖山三千鬼众倾巢而出,若有人夺回琉璃甲,他便提他做十大恶鬼之首。

转眼已是三个月后,周子舒浪迹天涯来到越州,他早已改头换面,一副乞丐装扮,阳光下眯着眼晒着太阳,顾湘和温客行在楼上喝酒,顾湘非常好奇周子舒的身份,还要与主人温客行打赌,因为她认为周子舒肯定是个乞丐,饿得皮包骨头了,定没有心思晒太阳,见他拒绝路人施舍的钱财,她飞身下楼,给了周子舒一壶酒,得知原来他真的不是乞丐,顾湘却觉得他是故意的,转而让他赔酒,周子舒却躲开说道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二人在街市上厮打起来,眼看顾湘的鞭子要甩开来,温客行赶来阻止。


山河令第2集剧情介绍

温客行拦住顾湘的鞭子,随后带她离开,之前给周子舒银两的便是张成岭,他自我介绍是五湖盟之镜湖派,见周子舒刚才的功夫甚好,于是也打听他是承何派,不过周子舒此时突然咳嗽起来,张成岭关切他是否有病在身,于是拿出自己的名帖,邀请他去镜湖山庄小住调治,因为他赶着去给母亲买点心便先行离开了。顾湘不满主人拦下她,原来温客行早就看出了周子舒用的流云九宫步,也想会会他。周子舒行至桥上,听懂儿童歌谣意,感叹江湖不过才太平几年,五湖天下盟就想造势,搏这武林至尊的虚名,而德不配位,必有灾殃。周子舒找到摆渡船夫,他故意开高价钱,没想到周子舒竟然欣然答应了,他看到周子舒浑身病怏怏的样子,以为他想趁机讹诈,便不想做这一单生意了,温客行和顾湘过来邀请周子舒去他们船上,摆渡船夫以为在和他抢生意,便答应周子舒渡他。周子舒立在船头,但见湖中美景美不胜收,船靠了岸,便到了镜湖山庄,心中不禁想道如果死在这个杏花烟雨的江南,倒也值当,只是一心眷顾美景,却忘了付给船家钱两,谁知船家破口大骂一通,周子舒意起索性就坐霸王船了。周子舒兴之所至,飞身进桃林,不巧酒壶里没了酒,很快察觉到有人来,温客行以折扇为饵,二人比试一番,温客行解释道他见周子舒步法翩翩若仙,所以才想见识一下,周子舒并没有理会他,于是来到镜湖山庄。镜湖派掌门张玉森正与儿子张成峰在前厅议事,见周子舒前来,张玉森询问儿子他是何人,张成峰随口说道是领了弟弟名帖前来的打秋风的乞丐,而将他安排在了柴房。

属下禀报晋王,江南一带有人借孩童之口,四处散播一首诡异的歌谣,似乎在暗示琉璃甲的下落,晋王下令彻查,之前跟踪周子舒的探子失去了他的行踪,晋王也下令派人继续盯紧。子时已至,周子舒体内三秋钉的锥心之痛又发作,调息过后他打开门,却见山庄着火,地面上已横尸遍野,猜出来人是青崖山鬼谷的人,于是他赶过去救人,恰好救下是小少爷张成岭与摆渡船夫,而他一转头却发现温客行正坐在一旁看热闹。张玉森与大儿子张成峰被人抓走,鬼谷的人严刑拷打追问他们琉璃甲的下落,三人来到了一处破庙,周子舒运功疗伤,此时外面又有人追来,他自报家门,说是青崖山十大恶鬼之首之吊死鬼,摆渡船夫不敌他们,重伤倒地,千钧一发之际,顾湘持鞭从天而降,而周子舒也恢复过来,众人合力歼灭鬼众,周子舒体力不济倒下时,温客行在其身后相扶,周子舒却以为是敌人,立马警觉。只是摆渡船夫受伤太过严重,临死前托付周子舒将张成岭送到五湖盟赵敬手上,船夫问周子舒姓名,周子舒沉思遂化名周絮,摆渡船夫让张成岭给周子舒叩头,嘱托他以后凡事都要听周子舒的,船夫溘然长逝,众人将他埋葬,张成岭体力不支晕倒,却强撑着要赶路,周子舒劝说休息一夜无妨。温客行让顾湘生火煮饭,顾湘早就备好,温客行将干粮递给周子舒,顾湘见周子舒迟迟不吃却以为他怕她下毒,冷嘲热讽一番,温客行又为周子舒说话,赞赏他许下承诺便一定做到,为此不惜千里奔波,不顾生死,颇有君子古风。温客行故意问道周子舒是否易容,周子舒并未回答,随后温客行见张成岭面色不好,看出他身上带伤,便主动提出为她医治,张成岭却连连拒绝,周子舒也帮他谢绝温客行好意,温客行还要上前,周子舒与他比划两招,言道若他别有用心,不必费事作态,不妨直接划下道来,若他是友非敌,则请勿相逼,温客行也答应,于是二人收手。


山河令第3集剧情介绍

四人一团和气坐下用膳,见周子舒酒壶里没了酒,温客行便让顾湘温酒给他,张成岭示好主动帮忙温酒,而温客行却趁周子舒不备,想揭下来他的易容,只是并未得逞。温客行转移话题,问到张成岭恶鬼绝迹江湖这么多年,镜湖派是如何惹上他们的,温客行试探问道周子舒难道就不想知道来龙去脉,周子舒猜测青崖山也许是贪图镜湖派什么东西。温客行问他是否听到过那首童谣,随后说起在越州城传来的奇怪的下半阙,彩云散,琉璃碎,青崖山鬼谁与悲,温客行指出这青崖山鬼就是之前在青崖山被伏诛的大魔头容炫,他留有名为天下武库的武学宝藏,藏有各大门派失传已久的至高武学,能让任一凡夫俗子无敌于天下,而开启无库的钥匙就是琉璃甲。周子舒却不屑于这个传言,他认为骗骗村野渔夫就罢了,这都是不劳而获之法,温客行继而说道二人所见略同,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五湖盟大孤山派掌门沈慎来到镜湖山庄,见岳阳派邓宽正在收殓尸体,邓宽哭向沈师叔说,张师叔和两位师兄弟的遗体在此,沈慎痛心责问邓宽,邓宽解释昨日前来送请帖,见火起欲速来救援,只是有人将渡湖的船全部毁掉,沈慎痛言若要让他找到敌人,定让他们十倍百倍偿还。桃红婆和绿柳翁前来嘲讽沈慎与昔日结拜的兄弟没有同生共死,如今假惺惺作态,沈慎听后暴怒,正欲动手,丐帮帮主黄鹤出言相劝,说二人是他请来的帮手,大敌当前,希望大家一致对外,暂且放下旧日的恩怨。

天亮周子舒醒来,却见温客行在盯着他看,遂质问他,温客行却不急不缓道他只是好奇周子叔的面具之下是一副怎样的尊容。周子舒要带着张成岭离开,温客行主动提出送他们一程,周子舒并不领情,只是越如此,温客行越好奇周子舒的身份。

黄鹤带沈慎来到发现遗体的院子,却见院中布置了缠魂丝,这也是黄鹤请来桃红柳绿二人的原因,因为他们深受其害而识得鬼众的真面目。沈慎令邓宽寻找张成岭师侄的下落,黄鹤帮主也主动提出帮忙。

周子舒和张成岭行至半路,炎夏酷热,二人正准备到前边阴凉处歇歇脚。 却见正在前边不远处温客行来打招呼,周子书欣想温客行阴魂不散,定也是冲着琉璃甲来的,于是并没有搭理他。温客行居然能追上来,周子殊疑惑,他是否在二人身上安了什么追踪之物。

桃红柳绿二人感叹当年为了琉璃甲死了很多人,如今五湖盟是遭到了报应。黄鹤说陆太冲还留下两个小徒弟,改投在泰山派傲涞子的门下,他肯定是拿到了陆太冲的琉璃甲,他们要赶紧去找傲涞子,不能让鬼谷的人捷足先登。

周子舒带张成岭能来到客栈,只是小二说客房都被一位公子包下来了,现在没有空房。温客行出面让出了自己的房间,还给他准备了两套新衣服。但是周子舒却不耐烦将他赶走,温客行吵嚷道周子舒这么堂而皇之鸠占鹊巢没有道理。周子舒让张成岭小睡片刻,张成岭却只和衣而睡,而对周子舒关心他的伤势也避而不谈。周子舒换上衣服下楼,见温客行在饮茶,于是开门见山直接问他有什么目的,温客行说要看一下它的庐山真面目,而周子舒也反问道他好奇温客行的身份,周子舒奉劝温客行,与他无关的事情不要太感兴趣。温客行却反问道那张成岭与他什么关系,为何就甘愿一脚踏入这漩涡,周子舒解释道不过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黄鹤发动帮派众人寻找张成岭,明令找到他不能透露给任何人。温客行清张成岭和周子舒吃饭,张成岭出去净手却被丐帮的人发现,张成岭吃不下饭被顾湘数落了一顿,于是哭着动起筷子吃饭。

五湖盟盟主高崇与众首领议事,言道鬼谷此次痛下杀手,必要血债血偿,说起江湖正道人士当年与开辟鬼谷的高人约定,只要鬼谷不祸害江湖,那么江湖正道人士绝不会踏入鬼谷半步,如今鬼谷先动手,他要于七月十五日召开英雄大会,是时候杀向青崖山,铲除此毒瘤。

泰山派傲涞子护送丹阳派的弟子去武当山,因为此前丹阳派也被灭门,傲涞子发誓即使拼了命也不让五湖盟抢走丹阳弟子的琉璃甲。

周子舒正在运功疗伤,张成岭做了噩梦,周子舒前去安慰他。他已发觉有人闯进来,出门却见温客行,而地上横陈着两名鬼众的尸体。温客行却意有所指说道,郎朗乾坤,带着鬼面的不一定是鬼,长着人脸的却也不一定是人。

山河令第4集剧情介绍

清晨,周子舒带着张成岭正欲离开客栈,温客行已在外等候,并送他们两匹马,让他们尽早赶到太湖,以免夜长梦多。张成岭多谢温客行的好意,正说话时,丐帮的人过来,他们自称受五湖盟与黄鹤帮主之托,寻找镜湖剑派遗孤张成岭公子,张成岭并不认识他们,有一些惧怕得躲在周子舒身后,丐帮的人做出要抢走张成岭的架势,他们摆开阵来,将三人团团围住。周子舒将张成岭交给温客行,自己亲自迎敌,丐帮的人并不是他的对手,温客行在一旁看热闹,只是他们人多势众,周子舒牵连旧伤吐了一口血,此时温客行也出手相助,逼退丐帮众人,周子舒趁机带张成岭飞身离开。急色鬼正在轻薄两位女子,顾湘突然进来,拿罗姨威胁他,急色鬼不敢作乱,顾湘于是让他去办事情,说主人有令,让他去寻找所有在外面的人,同赴太湖三白山庄候命。

暮色之中,周子舒和张成岭在岸边烤鱼,只是二人烤出的鱼都是苦的,顾湘过来讥笑两人是真没受过人间疾苦,烤鱼之前要开膛破肚处理干净,如今胆破了当然苦,周子舒问阿湘她的主人在哪里,原来温客行正坐在一艘画舫上吹萧作乐,而之前急色鬼买来的两位女子云载,红露在服侍他。他飞身到岸,谈话间说起昔日魔将容长青毕生打造了三件得意之作,一名大荒,一名龙背,一名白衣,昔日四季山庄末代庄主秦怀章便是以白衣为配剑驰骋江湖,四季山庄湮灭之后,此名剑虽不知所踪,但他却看出了周子舒用的配剑便是白衣,随后试探问到与丐帮众人对峙时为什么不使用剑,是出于什么原因不透露自己的行踪,周子舒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刻意疏远,此时众人听到从远处飘来的琴声,好似摄人心魂,温客行急忙拉住已经受干扰的张成岭和顾湘二人,而周子舒执萧与琴声对峙,弹琴人终于不敌,狼狈逃脱,顾湘去救起落入水中的云载,红露,而温客行识得这是魅曲秦松,他是四大刺客之一。张成岭受魔音干扰,在河边不住呕吐,他跪下要拜周子舒为师傅,周子舒嘴硬心软,答应教他一些心法调息。

毒蝎三大刺客金毛蒋怪和毒菩萨、俏罗汉正在杀人取乐,见魅曲秦松负伤回来,俏罗汉要去会会伤他的人,金毛蒋怪起说主人让他们速速赶去岳阳,现在不宜再节外生枝。周子舒正在岸边教张成岭打坐,听见温客行正在吹奏菩提清心曲,而此曲对休习内功大有裨益。清晨,周子舒转醒,却见温客行仍在奏曲,经过一夜,他内伤已然好转不少,温客行说自己这是将功折罪,昨日他存心试探,害周子舒受了内伤。张成岭坚持让周子舒教他武功,而周子舒说只是教了他一些内功心法,谈不上师徒情谊,将他送到三白山庄后,二人缘分便到此为止。温客行给张成岭支招,让他缠着周子舒。张成岭和周子舒正准备驾马车离去,温客行卖惨也要跟着他们离开,温客行在前面驾车,三个人一同启程。

桃红绿柳此时找到了傲涞子,他被打的内息枯竭已是强弩之末,恰好此时沈慎又飞身前来。桃红绿柳出言讥讽大孤山掌门居然也在来抢夺琉璃甲,而往日有怨,二人与沈慎厮打起来,傲涞子想带领众徒弟趁乱逃走。

温客行和周子舒将张成岭送到了三白山庄,太湖派掌门赵敬亲自迎接,并多谢二位义士一路护送。


山河令第5集剧情介绍

沈慎打退桃红绿柳二人,转而让丹阳派的两位弟子跟他走,傲涞子说这两位小弟子已经改投泰山派门下,这也是陆掌门临终的嘱托,沈慎执意要带走两名小弟子,其实是打琉璃甲的主意。此时赵敬等人前来,沈慎却向赵敬说道桃红绿柳二人前来滋扰,他刚将他们打退,泰山派一路护送丹阳弟子前来,他们要好好感谢人家。赵敬邀请傲涞子众人去三白山庄稍作休息,傲涞子婉言拒绝,周子舒觉得这些人其实都是各怀鬼胎,傲涞子带领徒弟们离开。赵敬让张成岭见过沈五叔,并说是周子舒和温客行二位英雄一路将他护送来的,赵敬摆酒宴请二人。傲涞子等人一路奔波,他体力不支在路上险些摔倒,向徒弟们感叹如今琉璃甲的秘密已经泄露,江湖将永无宁日,夜幕之中有一人呼喊救命,他从长街飞奔过来,他是断剑山庄的少庄主穆云歌,他口口声声说有女鬼追她,便被一个绳索勾走,他向奥莱子求救,傲涞子让徒弟们先走,自己只身前去救人。

宴席之上,沈慎佯装醉酒耍酒疯,要劝张成岭饮酒,赵敬让宋怀仁带他下去醒酒,也命人将张成岭带下去休息。赵敬向温客行介绍众门派首领,周子舒却离开了宴席,见有一人鬼鬼祟祟,他跟上了前,看清了是华山派掌门之子于天杰,随后有人惊呼门口出了事情,赵敬带众人出门查看,却见是泰山派的傲涞子与他的徒弟们被杀掉,吊挂在了墙上。华山派掌门痛哭抱住师兄,看出来杀人手段是开心鬼的记号,周子舒见状,联系前因后果,觉得鬼谷这次出山是冲着五湖盟来的。赵敬觉得中计了,正是声东击西,于是赶快回到府内,见到张成岭安然无事,温客行说刚才有带着鬼面具的男子想掳走张公子,他一出手他们便跑了。

穆天歌躺在床上,艳鬼柳少巧易容成之前被他负心枉死的女人模样,他受惊差点吓死。周子舒去关心张成岭,张成岭哭着叫他师傅,面对可怜的孩子,他想起曾经的师弟秦九霄,一时又有些心软。

周子舒飞上屋檐偷听屋内谈话,沈慎指责赵敬保证过万无一失,但现在琉璃甲却失窃。赵敬和沈慎怀疑山庄出了内奸,而周子舒却目睹了于天杰所追之人偷走的琉璃甲,他疑惑这蒙面人到底是谁。听二人说话,才知原来琉璃甲有五块,分别有五湖盟的各自兄弟收藏,如今已经五去其三。周子舒离开的时候发现有人飞走,于是前去追,温客行和周子舒来到三白山庄之外。温客行笑着感谢周子舒给他掩护,温客行好言说道五湖盟的水很深,张成岭又不知事,得弄清楚琉璃甲的来龙去脉以及干系,否则张成岭迟早被这群虎狼生吞活剥。周子舒发现了缠魂丝阵,原来于天杰被吊死鬼的缠魂丝束缚在树上,二人又往前走,又发现一具尸体,竟然是宋怀仁,周子舒猜测先前看到的蒙面人便是宋怀仁,因为他曾目睹于天杰追人,但是温客行仿佛知道内情一般故弄玄虚。二人又来到一处地方,只见这里边全是棺木,阴森至极。温客行见一屋内有人披麻戴孝,正在守灵,主动走上前去,这人回头,却是记忆中他爹的模样,而那厢周子舒刚出房门,便见天色大亮,而周围布景突然变换,竟似回到了从前在四季山庄的时候。周子舒惊醒这是幻觉,于是以剑划破手指,指向来人,才回到现实之中。但是恶鬼却突然惊醒,向周子舒袭击,周子舒用剑砍断恶鬼手臂,回头却见温客行举止恍若孩童一般,失去了神智。


山河令第6集剧情介绍

从棺木中出来的吊死鬼见周子舒和温客行中了迷香,遂控制众药人杀了二人,温客行失了心智懵懵懂懂,周子舒拔剑与众药人缠斗,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温客行回过神来,斩杀了吊死鬼,救了周子舒,随即二人飞身离开此地。温客行发觉周子舒中了毒,周子舒拿出一小药罐,自己服了一颗药丸,也给了温客行一颗,温客行打趣道周子舒莫不是出自神医谷,不然怎么随身携带那么多解药,周子舒向温客行借了匕首,自己用刀在手臂上清创吸毒,温客行知道他后背也有伤,让他不再逞能,并亲自用嘴帮他吸出了毒。温客行又问道周子舒为什么易容,是否在躲什么人,他说二人如今也是生死患难的,执意要看周子舒的真容。周子舒却说见过他真容的人已经死的差不多了,随后二人又打斗起来,两人在湖上比划武功,互不相让,只不过周子舒有伤在身,棋差一招而误落入湖中。温客行以为他躲在湖中在玩笑,随后叫他不应,担心使然也跳入水中,却见周子舒已卸掉易容,二人一起游上岸边,点燃篝火烘干衣服,温客行拿出缠魂丝匣,说当年吊死鬼横行江湖,便是凭借这个宝贝,但是周子舒却说被他们杀死的不是真正的吊死鬼,温客行去帮周子舒找吃的,心里欣喜原来这化名周絮的果然是周子舒。

无常鬼来见蝎王,对着他的魔音好一顿夸赞,蝎王告知他长舌鬼死了,无常鬼很是惊讶,随口解释道自己去三百山庄处理傲涞子的尸体,唯恐有误,他让长舌鬼带着琉璃甲来到此地,这里有那么多药人,还布有迷香和缠魂丝阵,理应万无一失,只是面对蝎王,无常鬼也是敢怒不敢言。

周子舒打开了缠魂丝匣,却见里边有一块琉璃甲,周子舒漠不关心地将它扔给温客行,温客行好奇问道周子舒对琉璃甲是否真的毫无兴趣,还问他觉得这块琉璃甲是赵敬身上的还是张成岭的,周子舒认为这是赵敬的,否则他们不会千方百计想掳走成岭,周子舒还看出了鬼谷在挑拨五湖盟和泰山派的关系。

赵敬和沈慎一早便来看张成岭,沈慎苦苦相逼他镜湖山庄当日出事发生了什么,张成岭只是推脱说不知道,沈慎又斥责他一顿,而赵敬却温言安慰他。赵敬等人准备启程去岳阳参加英雄大会,并请断剑山庄庄主穆思远一同前去,随口问道于丘峰的儿子于天杰,说如今不是太平时日,都要约束一下门人。

周子舒与温客行来到昨夜险些丧命的义庄,温客行向周子舒打听迷香叫做什么,周子舒随口说道叫做醉生梦死,他心里疑惑这迷香为何会出现在湖州,难道天窗和鬼谷扯上了关系,温客行执意问迷香的来历,并向周子舒求购。周子舒将他一军,问道他在幻境中所见场景,周子舒觉得温客行一身迷团,又对四季山庄知之甚深,到底他与师门有何渊源,随后坦言道这醉生梦死的香,是他根据古方将其改成燃香,延缓其药性,有助眠功效,而中原并没有忘忧草,不知对方从何处得来。

天窗的韩英来到三白山庄要见赵敬,被管事告知赵敬等人去了岳阳,而温客行周子舒正在三百山庄附近,目睹这一切,周子舒见到韩英,发觉天窗已经卷入了琉璃甲。温客行想去英雄大会看热闹,又以张成岭的安危为由劝周子舒也去,随后二人分开。周子舒一路跟着赵敬等人,而温客行来到一店,拿出重金让他们烧制三十个类似于琉璃甲的琉璃。温客行来找顾湘,要她拿出银子打发云栽和红露离开,两人跪下苦苦哀求要服侍他们主仆,顾湘又替她们说话,温客行答应了留下她们做顾湘的婢女,温客行将三十块琉璃甲倒出来,交代顾湘两件事情。


按单集查看剧情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