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令第9集剧情介绍

 

高崇等人查看尸体,发现这具尸体正是九爪灵狐方不知,温客行心想果然沾了这烫手山芋,不到一时三刻便死于非命,也是咎由自取。高崇发现方不知是被暗器所杀,周子舒识得是雨打巴蕉针,是为天窗所独有的,内心揣测如今那块琉璃甲应该是到了天窗手上。周子舒要离开这是非之地,温客行也附和道既然今日府上有事,不便再叨扰,高崇请二人一定要来参加英雄大会。

曹蔚宁带着顾湘又点了一桌子好菜,二人开心品尝美食,顾湘为了逗趣,拿食尸鬼吓唬他,曹蔚宁虽然觉得人吃人可怖,但是还是说他会保护顾湘,曹蔚宁正向顾湘说起方不知的尸体找到了,顾湘刚巧看到了主人派来联络的唱曲母女,顾湘对曹蔚宁说看见了上次卖唱的父女,然后趁机告诉她们先在此打探消息,此时她身边有人不便相认,随后顾湘回到曹蔚宁身边,笑说刚才认错了。

周子舒正在窗边沉思,猜测晋王也想抢夺琉璃甲,而高崇将成岭藏起来,又不知怀着什么心思。温客行推门而入,让小二上了一桌子好酒好菜,周子舒看着满桌的佳肴,意识到自己的五感开始衰退了。温客行看穿了他在担心成岭,以自己儿时养狗的故事宽慰他,而周子舒也意识到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的道理。夜晚,周子舒的内伤又复发,只好运功打坐疗伤,此时传来温客行在外吹的箫声,此曲对内功疗伤又是大有裨益,周子舒很快就恢复过来。第二天清晨,一温客行便来找周子舒,他想去悦樊楼欣赏岳阳城的风光,周子舒被扰清梦,虽不情愿,但最终还是拗不过他。二人站在悦樊楼上,眺望远方美景,见湖中一艘船上有四人在奏乐,乐声不染凡尘,周子舒见是安吉四贤,说道他们背景迥异,但是志趣相同,于是结伴退出江湖,隐居在安吉,已经十几年不问世事。周子舒心里不禁感叹自己来日无多,否则也可以与知己诗酒江湖,仗剑天涯,不过随即自己也想通便,这般过上两三年,便已强过枉活了一生。

张成岭与岳阳派的弟子一同练基本功,但是却被欺负,还挨了一顿鞭打,自己满腔委屈,不知向谁诉说,突然见到顾湘跑过来打招呼,他心中感动,掉下眼泪,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们了。顾湘安慰他,说正是主人派她特地进来照顾他的。周子舒和温客行在街上走,温客行不停地向周子舒打听街上不同穿着的人是何门派。温客行觉得英雄大会只是冠冕堂皇,周子舒也说道历经世事者才知英雄都是用血染出来的,而自己只想做天涯浪客,温客行与他的志向也相投。暮色降临,温客行邀请周子舒于屋顶喝酒赏月,只不过传来阵阵打斗声,周子舒感叹道如此好的月色,居然有人以性命相搏,温客行说此时的城中可不只有这么一处以命相搏,冲天香阵透岳阳,满城尽是琉璃甲,这场好戏终于开场,他很是欣喜,周子舒察觉他这话中的别有用心,让他说清楚,温客行带周子舒来到一处,见地上横陈两具尸体,周子舒识得是独目侠蒋彻和狂风刀客李衡,温客行笑道还真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周子叔察觉到不对,对个中缘由已知晓一二,认为温客行是真疯了,便负气离开。

岳阳派的大弟子身负重伤回来,高崇等人也发现了琉璃甲造假一事,只是担心即将召开的英雄大会。而这时一群人围攻安吉四贤,让他们交出琉璃甲,而安吉四贤其中一人已经中剑断气,围攻的丐帮帮主黄鹤人多势众,华山派也丝毫不弱势,还有崆峒派,小矮子封晓峰与高山奴使用淬毒的暗器,伤了安吉四贤的其中一人。桃红婆站出来指责小矮子,言道其他三派人争夺琉璃甲情有可原,是因为武库中还有自家的秘籍,而他凭空冒出来没有道理。正要打起来时,高崇等人赶到,高崇指责黄鹤,丐帮与五湖盟素日交好,而如今他竟带着丐帮子弟在城中多次闹事,黄鹤气焰也未消,反而指责五湖盟的强横霸道。随后沈慎又与桃红柳绿二人争吵起来,小矮子封晓峰飞身离开,高崇命人追去,替安吉四贤追回解药,却不料先前中了暗器的毒药竟能魅惑人的心智,中了毒的人将裴夫人被打了出来,又在屋外乱杀一通,被桃红柳绿二人打死。见安吉四贤中的三人已死,剩余一人感叹如今参加英雄大会都因他和高崇的义气,却因为帮高崇追回琉璃甲的事情,导致知音相继离世,他也不再苟活,于是举剑自刎,温客行在不远处见到这一幕,心痛惋惜。而高崇对于好友的死也非常的自责,一怒之下将琉璃甲全部扔给黄鹤,并说七月十五日英雄大会之后,他会公布琉璃甲的所有事情,也要跟黄鹤做一个了断。


分级剧情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