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长江剧情介绍

7-12集

月落长江分集剧情介绍第7集

庄楚醉酒后被于虹找回家,他一面向于虹倾诉着内心的痛苦,一面又充满自责的认为是他逼死了慕容瑶,同时又对已成为造反派司令的郑国栋表露出又怕又恨又羡慕。夺权后的郑国栋坐在曾经属于振亚坐过的位置上自鸣得意,他要为自己找一个笔杆子,曾和他一个车间的冯瑞向他推荐了庄楚,但条件是庄楚必须同他老婆离婚。庄楚在矛盾中做了抉择,为了升官他答应和于虹离婚。于虹似乎料到早晚会有这一天,她平静地答应了庄楚。庄母玉花指责儿子见利忘义,失人性,庄楚却跟母亲说,本来他爱的就是小容,玉花大怒说让他永远不许再说爱小容,庄楚弄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这样,同时他说他再傻现在也不会去爱小容。母亲则说无论现在还是将来都不许他再说爱小容二字。逸夫得知庄楚为当上? "郑办主任"离婚甚是气愤,回家告诉母亲,小容,庄楚和于虹离婚了,小容闻此消息苦不堪言。

月落长江分集剧情介绍第8集

于虹离婚后搬进电厂宿舍,逸夫去看望她,于虹却将逸夫所说的话作为反动言论出卖给反派。大妹美珠终于如愿加入了红卫兵要去井冈山串连,哭闹下才得到母亲和哥哥的同意。送走大妹,逸夫被当作现行反革命抓走。于虹因出卖逸夫有功加入造反派。庄楚见于虹现在的身份已经不会再牵连自己,就向她提出复婚做一对真正的革命夫妻,当即遭到于虹竭斯底里的指责和拒绝。关进"牛棚"的庄父 庄辛汉生病被放回家,当得知儿子已离婚的消息大怒。美珠随大串连队伍来到井冈山,匡母为家人祈祷平安红卫兵作为搞封建迷信去游街批斗。庄楚看到于虹揭发她父亲的材料感到恐惧,他觉得于虹太过份了,劝说她别这样做,于虹则反唇相讥这种做法都是庄楚教会她的,要革命就得不怕牺牲。于虹以此举动获取郑国栋更大的信任。当晚庄楚又去找于虹,于虹隔着门给他讲了两男人和一个女人在船上的故事。

月落长江分集剧情介绍第9集

满腔热血的美珠和大串连队伍在井冈山历尽艰辛,不禁勾起思家之情。匡家收到邮局的包裹,打开一看,原来是美珠从井冈山寄回来的包子、馒头,美珠信中说这是毛主席、周总理派亲人解放军送给他们红卫兵干粮,他们舍不得吃,现在寄回家里让家人尝尝好不忘记毛主席、共产党的恩情。亚珠嘴馋起一个包子进嘴里,一口咬下去又吐出来,冲着母亲和嫂子说他们放毒想毒害她。郑国栋和于虹关系暧昧,被庄楚看见他气愤地警告于虹,于说她的一切都他无关,并说她曾经有过孩子被打胎了。庄楚难过之极又喝醉了,在小巷里发现一张小字报上揭发他是逃亡海外资本家席仁甫的私生子,他回家责问母亲,庄辛汉给他讲述了年轻玉花和席仁甫的一段爱情经过。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庄楚的精神几乎崩溃,庄辛汉为儿子的前程,他亲手烧掉了那张小字报。

月落长江分集剧情介绍第10集

于振亚在地下室病得不轻,于虹在郑国栋面前更加表现出她对于振亚的冷漠,以示她与父亲划清的界线。于振亚幸亏得到冯瑞的关照。于虹让郑国栋晚上去她住处给他"温暖",庄楚去捉奸,没想到看见令他吃惊的一幕,原来于虹所谓的温暖是她布下的陷阱,套住郑国栋这条恶狼,说他是流氓想强奸她。郑国栋有口难辩,被投靠于虹的李大瓜等人的一顿暴打关进监狱,于虹夺过权位,爬上造反司令的宝座。庄楚去找于虹想以他要揭穿她的阴谋来要挟她让出造反司令的宝座,不想于虹手上也有一张庄楚被人揭发是私生子的小字报,于虹反过来恐吓他。庄楚交易没做成反而更加惶惶不安,终日战战兢兢地活着。

月落长江分集剧情介绍第11集

庄辛汉病重,要求玉花和他一块去当年玉花投江自杀被他救起的地方,临死了叮嘱玉花要让楚儿认自己的生父。玉花背着辛汉沿着江边一直走,她知道辛汉已经过世了。于虹自夺得权位便开始下一步行动,一天她在巷子里堵住小容,叫小容赶快写出离婚书,否则她定定时间去于虹办公室离婚书,路上,她在江边的风中大哭一场。于虹要她不可以透露离婚原因,小容要求孩子她先带在身边,同时提出见逸夫最后一面。

月落长江分集剧情介绍第12集

在逸夫面前小容没流一滴眼泪,逸夫百思不得其解,而于虹洋洋得意。大串连回来的美珠安慰嫂子"分久必合"。小容母子被于李大瓜秘密下放到最偏远农村七里坪,于虹要一步一步夺回逸夫,说她仍然十分爱他,而且现在就要把他夺回来,逸夫不顾她的淫威愤怒地拒绝了她近乎疯狂和扭曲的爱情。美珠和爱国随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亚珠一人在外面玩遇见李大瓜,李大瓜起色心将也她骗到野外强奸了,亚珠在李大瓜的锁骨上咬了一口。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