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长江剧情介绍

19-24集

月落长江分集剧情介绍第19集

来福要用触电方式了结生命,小容抓住他的手,含泪答应来福跟逸夫回到临江。小容随逸夫返城里,但她要求暂不回逸夫家,带着儿子文生住在以前小姨的房子里。于虹在监狱里接受改造,偶然遇见将要刑满狱的郑国栋,于虹十分愧疚,郑国栋却说不但不恨她还要感谢她,被平反后的于振亚重返工作岗位,他让庄楚暂时代理办公室主任工作。小容提出去狱中探望于虹,逸夫断然拒绝,被门外的于振亚听见,他十分痛心以前可爱的于虹后来变成的一个可恶的于虹,但他要去狱中告诉她,父亲还是爱她的。 于虹在劳改农场又遇见了一个人,这个人是曹主任,他指责他倒霉都是因为于虹,却被于虹一顿讥讽。

月落长江分集剧情介绍第20集

逸夫、小容、振亚来探监,父女经过那些年的隔阂后重新相认,逸夫、小容与于虹冰前嫌,于虹痛哭流涕。匡母不祥记着前嫌,接受不了小容,小容并不强求。不久,于振亚调省里工作,庄楚任临江电力局党委书记,匡逸夫任临江电力局局长。逸夫重提与小容复婚的愿望,被小容理智的拒绝。振亚将慕容瑶留下来的遗物交给小容,小容和年轻时的心情已绝然不同,她拿出<<你在我也在>>的歌词,并唱给于振亚听,往事幕幕在心头,振亚劝她和逸夫复婚,她却答顺其自然。小容到厂里去谢王小川的救命之恩,遇见庄楚,庄楚虽然已知小容是自己同父异母妹妹,可他仍然心有不平。匡母十分热心地为逸夫张罗找娇媳妇,找来一个叫李凤的姑娘,正巧和小容在家相遇,引起逸夫的极大反感,刘新从七里坪带来消息,来福有了一个心甘情愿照顾他的秀姑,小学校找不到教师要停课。美珠分别哥哥和嫂子的关系,让他们相互理解,逸夫同意了美珠的意见,支持小容去乡下做一名教师。

月落长江分集剧情介绍第21集

小容来到村里的小学校,开始了她寻找自我的教师生涯,她还带来一台缝纫机送给秀姑,并为秀姑和来福操办婚事。郑国栋刑满释放,逸夫不计前嫌将他安排在电厂上班,引起庄楚、王小川和厂里人的不满和议论。经过改造后的郑国栋十分认真的工作,逸夫要让夏一鸣回到更重要的岗位,王小川通过于振亚的批评同意了逸夫的意见。于虹在狱中劝说同监的黎阳,要接受改造,可黎阳想不通跳河自杀,被于虹救起,于虹因救人立功要减刑提前释放。

月落长江分集剧情介绍第22集

庄楚和市委书记的女儿曹艳恋爱,玉花十分不喜欢势利的曹艳。逸夫和王小川、庄楚商量谁去接于虹出狱,庄楚执意不肯去,他无法忘记过去让他不安、心寒的于虹。和曹艳恋爱的庄楚其实也很累,但经过这些年的风风雨雨,他认定自己就是要走仕途之路。逸夫和王小川去接了出狱的于虹。出狱后的于虹,在路上她请求逸夫带她去慕容瑶阿姨地坟前和庄辛汉爸爸坟前谢罪忏悔。

月落长江分集剧情介绍第23集

于虹将自己在狱中绣的字烧了后昏倒在坟前,逸夫和王小川将她送进了医院。于振亚在宾馆门前遇见庄楚,他把于虹给庄楚的信交给了庄楚,原因是以前于虹用来挟他的那张小字报,对往事的回忆引起他的不快, 他将那张小字报撕碎冲进了马桶。于振亚和逸夫在商量如何改造电厂方案时听到小容曾经唱过的<<你在我也在>>的曲子,他循声而去,找到了回来寻根的席仁甫。席仁甫在居委会与玉花不期而遇,席仁甫依稀认出她就是当年他曾经相爱过的玉花,可玉花却说并不认识他而夺路匆匆走了。在于振亚的鼓励下,席仁甫决心上门去找玉花。

月落长江分集剧情介绍第24集

席仁甫40年后再见玉花与她畅谈往事,并留下一对早就该属于玉花的耳环,告诉玉花他会等她。玉花对着庄辛汉的遗像说着话,被庄楚听见,玉花要儿子和他生父相认,庄楚却说他就是因为这个外逃资本家的生父而抬不起头,所以他恨他,不愿与他相认。席仁甫回到电厂,表示很愿意投资共同改造电厂,庄楚被他的气度折服。席仁甫很欣赏小容的素质,最后父女俩在学校组织的联欢会上,席仁甫用口琴吹起了<<你在我也在>>,小容跟着唱起来,她认出眼前这位老人就是自己的父亲,父女二人百感交集地抱在一起,站在一边的逸夫跟着落泪了。庄楚和玉花赶来,一个令人欣慰的团圆结局。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