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长江剧情介绍

1-6集

月落长江分集剧情介绍第1集

  1949年,电厂老板席仁甫携妻逃亡,一念之差将5岁的爱女小容留下托给妻妹慕容瑶抚养,引出了后来一场场令人欲爱不得、欲罢还休的爱恨情仇。 席小容、匡逸夫、庄楚、于虹四个即将毕业的高中生是好同学、好朋友,在郊游中,于虹无所顾忌的表露自己对逸夫的钟意,而暗中倾慕席小容的庄楚,无意间发现逸夫和小容甚为亲近,他由此产生了对逸夫的妒嫉。高考揭榜,于虹、逸夫、庄楚被录取,而全校成绩最好的小容因为家庭出身被刷下来。小姨慕容瑶为小容弄来一张国营单位的招工表,却不想在面粉厂小容再次因为家庭出身而蒙受羞辱。一直爱恋着慕容瑶的于振亚是于虹的父亲、临江电力公司的党委书记,他派人去把小容招进电厂成为一名工人,原来这是于虹暗中帮的忙。四年后,于虹、逸夫、庄楚大学毕业回到临江,他们邀请小容参加同学聚会,小容婉言谢绝。舞会上,于虹向逸夫示爱,于振亚向慕容瑶求爱,逸夫表示自己爱小容。

月落长江分集剧情介绍第2集

  恼羞的于虹回到家里责问父亲为什么要和慕容瑶好,她把对小容的妒嫉迁怒于小容的小姨,父女产生了隔阂。庄楚知道逸夫和席小容相爱,但他并不甘心自己所爱的人就这样被夺走,他去厂里找小容向她表白,小容避而不答。当晚他打扮一番去找小容,却看见小容和逸夫亲密的背影。小容答应了逸夫的求婚,并且他们的婚事得到了双方家人的同意。小容和逸夫幸福的结合了,庄楚却痛苦不堪,庄母玉花劝慰儿子却引至自己也伤心泪下。于虹在家中用剪刀对着和小容的照片发恨,被父亲阻止。不久又传来小容和逸夫的好消息,小容有喜了。于虹借逸夫送醉酒的振亚来到她家,向他表露自己难以自抑的爱,逸夫再次拒绝,他们之间开始僵化。

月落长江分集剧情介绍第3集

  逸夫、庄楚在厂里挖潜革新给厂里充满活力,庄楚劝逸夫别搞物质刺激 ,逸夫则认为他的做法真正体现了社会主义多劳多得的原则,两位年轻人的为人处事风格开始有更明显的区分。为了挽救过去的友情,小容和逸夫请来庄楚 、于虹到家中吃饭,于虹、庄楚怀着不平衡的心理喝得大醉。庄楚送于虹回她家里,这两个并不相爱的人在酒性和情欲的促使下上了床……深夜,庄楚从于虹的床上爬起来,仿佛做了亏心事答应一定娶她。 逸夫的革新干劲越来越足,当他把奖金发给右派份子夏一鸣时,夏一鸣却不敢要这笔奖金,夏说等他改造好以后这笔钱作为党费交给组织。这时已"山雨欲来风满楼",她告诫庄楚要当心。锅炉工郑国栋也就重用夏一鸣向逸夫提出警告。

月落长江分集剧情介绍第4集

  在公司党委会上,于振亚对逸夫、庄楚搞革新大加赞赏,并提出让他们两人提前进入厂领导班子,而他们的父亲则坚持认为让他们在基层多锻炼锻炼。不久,于振亚和慕容瑶终于结为夫妻,于虹对他们十分不满,她认为慕容瑶抢走了她父亲,在一个下雨的夜晚她离家出走,去了自己母亲的坟上痛哭。 于虹对晚娘慕瑶越来越苛刻,振亚既感到慕容瑶十分愧疚,同时也对女儿十分恼怒。逸夫的又一革新方案在夏一鸣的指导下获得成功,庄楚感到嫉妒和不安,他暗中决心与匡逸夫比高低。在庄楚和于虹的婚礼上,电厂书记王小川宣布,庄楚搞的一项革新也成功了。于虹出嫁到了回娘家的日子,她不肯回娘家,庄楚的劝说也无济于事。烧了一桌好菜的慕容瑶和于振亚坐立不安地盼望着于虹回来,慕容瑶友以为她能够让振亚与女儿的关系复合,可她万万没想到只庄楚一个回来了,这会儿她真的失望和伤心极了。

月落长江分集剧情介绍第5集

  "文革"的歌声就在振亚、慕容和庄楚尴尬难过的干杯时唱响了,慕容不禁一阵心悸,这时一个西红柿砸在振亚身上,他差点激怒,被庄楚、慕容拉住,他坚持要去看看电厂的安全。一伙红卫兵就要冲进电厂揪斗夏一鸣,于振亚赶来制止了这一行为。一切都在发生地翻天覆地变化 ,本来就战战兢兢过日子的席小容现在更加感到无助和恐惧。慕容瑶更为丈夫担心,怕自己的社会关系牵连振亚。由于振亚不许工人上街游行,被早就不满的郑国栋抓住把柄,乘机煽动工人们成立"代代红战斗团",攻击于振亚压制革命行动,是电力公司最大的"走资派"。一向富有干部子女优越感的于虹从此也成为"黑五类"子女变得一蹶不振。在当天的批斗会上,逸夫的小妹妹亚珠经受不住刺激神经错乱,疯了。振亚被投进地下室接受审查。一向自恃根子红、苗子正的庄楚难以适应这巨大的冲击,他变得沮丧而颓废。于虹惦记被关起来的父亲,恳求庄楚想办法救救父亲,庄楚想出一个他自己都心亏的办法,让慕容瑶跟于虹的父亲离婚。

月落长江分集剧情介绍第6集

  他们的做法遭到母亲玉花的极力反对,为了使自己不受牵连,庄楚和于虹决意这么做,于虹揣着写好的离婚书回娘家去找慕容瑶签字,没想到晚娘已经自缢身亡。慕容瑶以死来证明于振亚不是叛徒、特务,并在遗书中申明绝不再牵连于振亚。小容在为小姨入殓时,孩子要出生了,她身边空无一人,挣扎在死亡线上,这时于虹也为安葬晚娘赶来,小容求她救救她,于虹要她答应生下孩子后就同逸夫离婚才救她,小容在医院里生下一个男孩---文生。席小容生完孩子宛若变了一个人,终日愁眉苦脸,身子一天一天虚弱下去。逸夫的家里一下承受了几件不幸的事情,父亲被打成走资派,亚珠的病情不见好,逸夫在劳动改造,小容又不吃不喝,逸夫回家,大妹美珠把子的情况告诉他,他问小容,小容只跟他说我们离婚吧。庄楚遭受郑国栋的羞辱,回家路上去了酒馆,借酒大骂郑国栋。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