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场大亨剧情介绍

1-6集

马场大亨第1集剧情介绍

  --

马场大亨第2集剧情介绍

  方敏生日会上,众人齐欢畅,方敏大嚷要展歌喉之余,并谓有一重要来宾要等之同庆贺……原来此人是海生的老同事,方敏正要将之介绍予念中母亲碧霞,好撮合二人。谁知方敏一说出目的,碧霞马上托词生病避席,弄得场面尴尬。念中不解,追出去看母亲,母亲只道心领众人好意,自己尚不欲找老伴。念中对之更是不解。 小吃摊外,聂凯逗着念中笑,只道无论是快乐与忧愁,父母还是兄弟,也愿与念中一人一半,念中听罢,心上一畅。 念中到聂家借宿,却听得方敏说着一段念中也不知的母亲往事,原来当年念中尚幼时,其母亲曾遇人交往,但那人却不喜欢念中,其母因不忍将念中交到孤儿所去,终与那人断绝来往,自此也不再与其它男生交往。方敏谓碧霞此举,全然是为了念中,念中闻言,终明白母亲意思,马上赶返家陪母亲。及至回家,见母亲为自己留了宵夜,心下对母亲的体贴大受感动。 翌日星期天,念中自动自觉主动帮母亲开档,路上,念中对母表示关爱,表示一切都随母亲喜好,此生只要有母亲就无憾,母闻言大乐。 学校内,芭蕾舞社中,念中见到家琦在练习跳舞。念中见家琦竟是个会跳舞的女子,大感出奇。 椰林内,念中摘的椰子险砸中家琦,家琦与念中又起冲突,念中骂家琦是粗鲁女生。家琦回到家中,找来广良秘密相议着要学武术。广良只道漂亮女生易惹色鬼,教家琦真想学武,就要把自己装丑。 家琦回到学校,带起帽,扮起丑女来,就请武术社的教练求教,但社规不许女生参加,家琦却不放弃,见聂凯耍得一身好功夫,竟找来了聂凯,求他代做师傅,授她武术。聂凯无家琦好气,却又摆脱不得,只好应允授武。 放学,天下大雨,家琦司机未到,呆在校门前,念中带着伞,与家琦于校门相遇。念中与家琦同行,不料家琦依然嘴硬,二人互不相让。适时,大两突停,二人只道幸好不需与对方同行,径自返家。 家琦回到家,广良只道其母呆在房里已久。家琦马上上房看母亲,原来今日乃家琦生父的死忌,其母对家琦生父仍是念念不忘,今日更是神伤。 梁蕊问家琦可记得颈上戴的绿宝石来历,家琦当然记得,只道这是父亲遗物,自己与母亲各有一条。母亲更忆及以往与其父的旧事,原来当年其父是富有的珠宝商后人,其母却出身寒微,二人虽然身份悬殊,但却不影响真爱,正当二人放弃所有出走之后,家琦生父却因病身故。自此,梁蕊便对他念今不忘。梁蕊更对女儿坦言,现在虽改嫁广良,但只志在母女有生活保障,对他根本毫无爱意。更着女儿要学好舞蹈与琴技等,待他日出人头地。家琦只道想靠自己自食其力,却附和着母亲劝告。 家琦顺母亲意思,到学校音乐社练琴,竟在此遇上顶替聂凯学琴的念中,二人又打照面,却偏不承认认识对方。家琦于琴前展身手,琴技果然不赖。 家琦终找着聂凯,聂凯不料家琦果真有心学武,于是授她武术,先要她立马,家琦也不畏苦,见聂凯肯授武,为之大乐。 小路上,放学的家琦碰见碧霞,家琦见碧霞有的菜倒在地上,马上上前帮她,念中此时出现,撞见家琦帮忙自己母亲,家琦与念中打照面,马上又斗气起来,碧霞只着念中快送家琦回家。念中只好顺母亲意思,骑车送家琦回家,一路上,二人又嬉笑怒骂,虽依然不相让,却没了之前的火药味。 翌日,家琦要念中教自己爬树,整天出气出力的,弄得念中快累死了,经过一番努力,家琦也终能爬到树顶了。日子过去,念中耐心的学着拉小提琴,聂凯武技更见精进,而家琦更是芭蕾舞,钢琴,武术全部都专心的练习。 一日,音乐社的老师见家琦和念中表现出色,选了他们做下个月音乐表演的代表,着二人节目中合奏一曲,二人一知要与对方合作,面色大变。教师着二人试奏一曲,二人你拉我弹,出来的曲子难听之极。及后,二人在走廊一角为着合奏时谁作主调的问题争吵,二人互不相让,又互相指摘,家琦又动起粗来,恰巧有教师经过,二人又与之撞上一团,更被罚打扫校长室。 二人在校长室打扫间,神推鬼使的打破了校长的花瓶,家琦忙用替代品顶替,暂且胡混过关,但念中却不放心,想买回花瓶顶替,奈何需时间筹钱。 梁蕊乘车子时,司机谓车子有问题,遂将梁蕊安置于其友方敏处稍歇。方敏不住缠着梁蕊请她喝自家酿的米酒,实则是见梁蕊皮肤好,想请教梁蕊护肤心得。

马场大亨第3集剧情介绍

  梁蕊乘车子时,司机谓车子有问题,遂将梁蕊安置于其友方敏处稍歇。方敏不住缠着梁蕊请她喝自家酿的米酒,实则是见梁蕊皮肤好,想请教梁蕊护肤心得。梁蕊受不了方敏热情招待,急急离开。 梁蕊一肚气回到家,正要找佣人帮忙家事,才发现所有佣人都给辞退了。梁蕊为家事无人照顾,正要发作。家琦马上想到主意,谓有佣人好介绍,原来家琦所谓好介绍,正是筹钱买花瓶的念中。 念中一连两日就在家琦的家中当起佣人,做尽家事,家琦对之肆意劳役,一时着念中煮食,又着之打扫,见之上气不接下气,为之大乐。是夜,梁蕊在朋友家打通宵麻将夜归,广良又在外办生意,大屋中只有家琦一人,家琦怕一人独留在家,念中忙了一天,累得将死,趁机稍息。两人就在厅中嬉闹着。 翌日,梁蕊天亮才归,一抵家门,见家琦与念中竟昏睡于客厅中,气炸了肺。念中见梁蕊恶相,怕生事端,急急离去上学,家琦心中磊落,对此不以为然。 音乐社内,教师要念中与家琦练习合奏的曲子,二人合奏得全不搭调,格格不入,教师见之全不懂合拍与默契,便着二人相对而立,摆出跳舞姿势,原来教师想以跳舞来训练二人的默契。本来二人相当尴尬,舞得生硬,但随着教师的琴音与节拍,二人不止摒弃了羞涩与尴尬,竟开始合拍,生起默契来。 放学时,梁蕊竟坐着房车来接家琦放学,梁蕊一见念中,对之更是不屑。家琦母女回到家中,梁蕊发作,责难家琦要与念中这类人保持距离,家琦心中对之不服,阳奉阴违虚应着。 家琦在聂凯指导下已有小成,拳耍得不赖。但聂凯却怕与化了丑女妆的家琦走得太近,会惹来取笑,硬是与之保持距离。聂凯经过舞蹈室,见家琦翩翩起舞,始知一直向自己求武的是大美人。 翌日早操,聂凯带众武术社员跑步,聂一见家琦就看得出神,弄得整队人跑错了线,家琦睹状,就知道自己丑女身份被悉破了。稍后放学时,家琦又往找聂凯习武,岂料不今次却未化丑妆,以真面目示人。聂凯面对意中人,强自镇家,二人开始练习对打,家琦着聂凯不要留手,岂料聂凯人一急,竟错手把家琦打伤了。 家琦返家,梁蕊见其受伤,大惊,遂责问是否与念中有关,梁蕊要家琦与念中保持距离,又谓家琦是自己掌上明珠,必需做个端正娴淑的女儿家,他日才有望找个门当户对的如意郎君。家琦不平,不值门当户对的信念,脱口就以母亲与父亲之事左证,梁蕊不料家琦如此反驳自己,当下语塞,顿觉凄凉,为之大哭。家琦不料自己令母伤心,上前安慰,谁知其母又是一路着她要做个端壮女儿家,家琦没法,只好答应着。 聂凯于课堂上神不守舍,单思发作,常想起家琦。一日,念中到聂凯家替聂补习,聂凯按捺不住,将喜欢家琦的事告之念中,念中为之错愕,岂料聂凯更要求念中替他代写情书,念中婉拒。 翌日,聂凯教家琦习武之时,岂料家琦却表示不再习武,聂凯大出意料。原来家琦听母劝告,要当端壮女儿家。聂凯与家琦就于树下嬉笑,在旁窥伺的念中看到二人有说有笑,心下复杂。厕格前,受伤的家琦要念中代己洗厕,念中默默干着,念中忽然问起家琦伤势,又问起家琦是否喜欢上教他武术的师傅。家琦对此不曾想过,却嘴硬说偏不会喜欢念中这样洗厕倒桶之流。 是日,聂凯又央念中写情书,在聂凯苦苦哀求下,终答允替聂凯代写情书。 念中每在音乐社见到家琦,思絮就复杂起来。纵然如此,还是替聂凯写好了情书,聂凯偷偷将情书送到家琦抽屉。一次音乐社练习后,教师着念中在黑板上写上众合奏项目的组合。不料,念中老是将「家琦」名字写作「家琪」,家琦看在眼里,只觉好笑。 家琦终发现写给自己的情书,家琦见信上写错字的上款,又见下款是聂凯,只以为情书是念中给自己的,全不知音乐社的念中一直冒名顶替着聂凯。日复一日,聂凯一路着念中帮忙写情书。念中就一路以自己喜欢家琦的感觉替聂凯写情书。家琦每收到情书,就以为是念中写给自己。家琦与念中又不时在洗厕时,又或在放学时眉来眼去。 一日,聂凯到念中家,只见碧霞身体比之前更差。聂凯见写了多封信都无消息,又要念中帮忙,念中着聂凯当面表白,聂凯闻言一振,却又要念中帮己。

马场大亨第4集剧情介绍

  天气报告述说着天气渐恶劣,家琦独留在房中,广良不为意,未敲门就送汤来,家琦好生尴尬。 校园上空无云,正是台风前兆,聂凯与念中在梯间发呆,聂凯一提起家琦,家琦就出现,聂凯当之是天机,忽生出勇气表白。但当聂凯一与家琦打照面,心头勇气又突荡然无存,念中见之表白不果,心下为之一宽。 是晚,聂凯晚饭时无神无气,其母方敏见之,马上猜知是单思发作,遂献「英雄救美」计予聂凯,更谓此招对女生万试万灵。聂家三人更在厅中演练,虽然如此,聂凯对此计成效半信半疑。 翌日,聂凯就找来同学螃蟹,要之唬吓家琦,让己上演「英雄救美」。谁知当聂凯现身准备出手相救时,家琦早已使出学来武术,将螃蟹制服了。聂凯计划不得逞。 岛上风雨交加,台风终到来。聂凯本在家闲着,却听得天气报告等谓近海与低洼一带可能淹水,聂凯想起念中,急冒着风雨前往相助。 此时,念中家处处漏水,正狼狈不已地补漏,突然一下惊雷,响得整个海南岛全停了电,陷于一片乌黑。混乱间,广良闯入正预备洗澡的家琦浴室,家琦大惊,就一股脑往外跑去。念中往外视察菜园时,其母竟发现了念中的小提琴,更误会念中为学音乐而起贪念,偷去聂凯的琴,要捉念中往聂家认错,念中有理难申,欲辩无从,与母亲拉扯间,一下抢回小提琴,就冒着风雨往外奔去。 风急雨劲下,念中茫然不知去处,走到公车站前,竟遇上同是冒雨出走,狼狈不堪的家琦。而聂凯终赶抵念中家,他见念中不在,其母又在雨中病发虚弱,马上在念中家打点起来。 念中与家琦回到学校音乐室,大家既俱拘促又尴尬,又各有心事,本来一直无话,但念中教了家琦保暖方法后,二人以音乐躯散寒意,又在黑板上签名以留念,家琦见念中又写错自己名字,心里只觉好笑,二以音乐扶持着,合奏着乐曲,忘了时间,也忘了寒冷。聂凯终将自己求念中代己学琴的事告知碧霞,碧霞这才知道错怪念中,心内思絮复杂。 一夜过后,台风已过,天气始回复晴朗,念中与家琦约定今晚之事为二人秘密,更相约以后练习合奏。家琦一夜未归,终回到家门,广良依然表现关心自己,只道之前是误会,但家琦却有了戒心,但当其母返家后,家琦却选择沉默。 念中返家,始知聂凯代自己在家忙了一夜,既看顾着家,又替他照顾母亲,对这个事事关心自己的好友非常感激,念中见母亲,母亲只道自己错怪了念中,忽尔又感慨自己是孤儿寡妇的苦命之家,劝念中凡事尽管努力争取,但却莫抱过高期望,念中闻言,心下一沉。稍后,念中帮母亲于市场开档,见母亲身体虚弱又有病,但仍坚持开档卖菜,心下不忍母亲长年的劳苦。上学途中,念中想起聂凯对自己的关顾,又想起母亲的劝告,心里下了个决定。 梯间,念中对聂凯道自己已决定放弃学琴,不会再替聂凯上音乐社,也不会再替聂凯写情书,聂凯不解。家琦却时时想起念中,常常念及他写情书与台风夜合奏等事。 家琦终与念中在音乐室打照面,家琦终说穿情书一事,更谓自己愿与信中的「聂凯」,眼前的念中交友,念中突说出真相,只道自己不是真正聂凯,只是冒名顶替,且以后都不再学音乐,家琦不料如此,不知如何反应,夺门就走。 家琦回到教室,却撞破聂凯送情书,聂凯终大着胆子,向家琦表露身份,家琦对着这个真聂凯却胡涂了,一轮功夫后,家琦终弄清原来一直替代聂凯学琴的是念中,聂凯不放弃追问,家琦终答允继续学武。 河海交界口,乐观的聂凯只道自己与家琦尚有机会,念中与聂凯不住互勉着。一日,家琦往念中家找念中,家琦问念中情书内容到底是谁人意思,念中却说违心话,说信中内容全是聂凯意思,家琦知道聂凯心思,暗暗叹息。及后家琦果到家,对念中的隐瞒失望之余,又婉惜可能失去与念中相对学音乐的机会,却又不忍撕掉念中亲手写的情书。 凯向家琦献勤,又教家琦武术,但家琦却总是不在焉,不住想起念中,终跑到厕外寻之,却又不自觉遗下了亡父传下的录宝石炼,被聂凯拾得。 家琦终发现录宝石炼不见了,心下大急,遍寻之不获,直至夜黑,校园再找不着始回家。家琦回到家,马上向母诉述遗失录宝石炼一事,其母闻言,大加斥责,家琦更是自责。

马场大亨第5集剧情介绍

  周念中与聂凯是由小玩到大的好朋友与同学,周念中家境虽然不太好,与小康之家的聂凯好大对比,但二人友情要好。从小到大,他们都爱在平交道上与驶过的火车斗快赛跑。转眼间,他们二人都十八岁了。而一向与母亲梁蕊及继父莫广良在印尼生活的莫家琦,也举家回来海南居住了。家琦对这新地方满有期待。

  一夜,周念中与聂凯闲极无聊,闯进了一间早就空置了的大屋里探险,二人听说大屋主人客死异乡,以为大屋早被人遗弃不顾,临走前,二人约定将此处列为秘密基地。及后,家琦举家前来视察,讨论着房子的装修,原来此屋竟是家琦继父莫广良所有,莫家众人即将搬回大屋。 周念中与聂凯在海边捉龙虾,不料竟遇上好事的恶少们要抢聂凯的龙虾,念中与聂凯与恶少们打作一团。是夜,聂母方敏与聂父海生,见聂凯与人打架弄得满身是伤,大加斥责,聂母认为儿子在校参加武术社而弄得好勇斗狠,勒令他改学音乐。 周念中回到家,也被母亲碧霞责难了一顿。周家又收到阿姨寄来的钱,念中问及阿姨来历,碧霞只着念中用功读书,不要让人看扁。适时,聂凯往找念中,原来聂凯想爱好音乐的念中代自己去学音乐,让自己不用放弃习武。 翌日下课时,聂凯留下小纸条求念中顶替自己去学音乐就走了,念中没办法,只好冒名顶替聂凯上音乐社。一直喜欢音乐的念中去到音乐社,又惊又怕,抖着胆子慢慢学着拉小提琴,琴虽拉得五音不全,但很快就适应了音乐社的学习气氛。 稍后时,念中,聂凯与一众同学下课,行经莫家大宅,众人惊奇荒废多时的大屋内竟有灯火。聂凯不知屋主已回来,只不想秘密基地曝光,要与念中夜闯大屋看过究竟。 是夜,聂凯与念中闯进大屋客厅里,起初,聂凯与念中还以为屋内人是另一批擅闯者。适时,家琦一家正吃着晚饭,一家人闲话家常,聂凯与念中这才知道屋内人是大屋主人,幸二人未被发现,马上逃出大屋。 二人逃到大屋外,聂凯就走了,念中这才发觉背在身上的小提琴不见了,这才惊觉自己将小提琴遗留了在大屋内,只好再潜入大屋内取回。 念中又潜回大厅,终找到小提琴,不料家琦突然现身,念中忙躲在沙发后,家琦乐兴大发,在厅中钢琴前弹奏了一曲,爱音乐的念中正听得出神,不知不觉间,只觉弹琴者吸引。 此时,家琦竟又发现了正躲着的念中,念中大惊,不知如解释,二人纠缠间,家琦的小发夹掉到念中的琴盒里去,念中的手却被家琦大咬了一道,二人一阵拉扯纠缠,念中只道自己并无恶意,趁机就溜走了。怒气冲冲的家琦目送着念中离开,正盘算着下次要他好看时,家琦才发现自己的发夹不见了。 深夜,念中回到家里,只关切着小提琴可有损坏,并未察觉家琦的发夹掉到盒里。 翌日,念中一回到学校就被同学们追问着大屋的事,念中话未说完,已被家琦抢白,原来刚转校的家琦竟与念中读上同一所学校。家琦二话不说,就拉念中到一旁。正当二人走到校园内一个无人角落时,家琦就拿手上的扫帚,猛往念中身上打去,好要发泄心头之恨。念中的琴盒被打跌了落地,家琦的发夹自盒中跌出,家琦以为念中刻意藏起来,打之更是大力,念中被打了几下,火也大了,马上出口顶撞了几句,家琦与念中打骂得更凶,不料,转角处走了个女教师出来,家琦与念中一不小心,就把女教师撞个正着,二人闯了大祸,各被女教师罚留校扫厕所。 念中与家琦各自在扫厕所,家琦对念中更是埋怨,二人在厕所门外再打照面,言语又起冲突,念中本想将发夹还给家琦,家琦只道二人誓不两立,念中无奈。 念中一路顶替着聂凯学着拉小提琴,一路虚心学习,慢慢的,终于可以完整拉出一首曲子了。而聂凯就继续不懈的学武,在教练指导下,拳脚功夫也更加俐落。 一日放学,聂凯回到家,聂母察见聂凯无带小提琴在身,察觉有异,马上打电话回学校求证,老师不知聂凯与念中对掉身份,只道聂凯具音乐天份,聂母听得音乐老师大赞儿子心下大乐,聂凯幸胡混过关。 莫家厅中,家琦一家在吃饭,岂料吃饭间,家琦母亲梁蕊对莫广良煮的菜诸多不满,家琦忙打圆场,继父莫广良只道有女儿如此已很满足了。家琦又去逗母亲笑,替广良说好话,梁蕊却道自己也许不是真心爱广良,只是自己已没选择罢了,家琦阅历尚浅,不解母亲此话。 家琦闲来无事,往外去看海南风光,到一河边,更不慎掉到水中。远在一旁竹筏上的念中恰巧听得呼救声,马上下水救人,念中与家琦在水中再打照面,大出意料。念中好不容易将家琦救了上水,家琦迷糊间,又错打了念中一顿。 翌日,念中摸着脸上伤,聂凯称要为友报仇,念中只道是被野蛮女生所伤,奈之不得。聂凯谓其母将生日,欲宴请念中与其母到家作客,更千叮万嘱念中母亲一定要来。 方敏生日会上,众人齐欢畅,方敏大嚷要展歌喉之余,并谓有一重要来宾要等之同庆贺…… 方敏生日会上,众人齐欢畅,方敏大嚷要展歌喉之余,并谓有一重要来宾要等之同庆贺……原来此人是海生的老同事,方敏正要将之介绍予念中母亲碧霞,好撮合二人。谁知方敏一说出目的,碧霞马上托词生病避席,弄得场面尴尬。念中不解,追出去看母亲,母亲只道心领众人好意,自己尚不欲找老伴。念中对之更是不解。 小吃摊外,聂凯逗着念中笑,只道无论是快乐与忧愁,父母还是兄弟,也愿与念中一人一半,念中听罢,心上一畅。 念中到聂家借宿,却听得方敏说着一段念中也不知的母亲往事,原来当年念中尚幼时,其母亲曾遇人交往,但那人却不喜欢念中,其母因不忍将念中交到孤儿所去,终与那人断绝来往,自此也不再与其他男生交往。方敏谓碧霞此举,全然是为了念中,念中闻言,终明白母亲意思,马上赶返家陪母亲。及至回家,见母亲为自己留了宵夜,心下对母亲的体贴大受感动。 翌日星期天,念中自动自觉主动帮母亲开档,路上,念中对母表示关爱,表示一切都随母亲喜好,此生只要有母亲就无憾,母闻言大乐。 学校内,芭蕾舞社中,念中见到家琦在练习跳舞。念中见家琦竟是个会跳舞的女子,大感出奇。 椰林内,念中摘的椰子险砸中家琦,家琦与念中又起冲突,念中骂家琦是粗鲁女生。家琦回到家中,找来广良秘密相议着要学武术。广良只道漂亮女生易惹色鬼,教家琦真想学武,就要把自己装丑。 家琦回到学校,带起帽,扮起丑女来,就请武术社的教练求教,但社规不许女生参加,家琦却不放弃,见聂凯耍得一身好功夫,竟找来了聂凯,求他代做师傅,授她武术。聂凯无家琦好气,却又摆脱不得,只好应允授武。 放学,天下大雨,家琦司机未到,呆在校门前,念中带着伞,与家琦于校门相遇。念中与家琦同行,不料家琦依然嘴硬,二人互不相让。适时,大两突停,二人只道幸好不需与对方同行,径自返家。 家琦回到家,广良只道其母呆在房里已久。家琦马上上房看母亲,原来今日乃家琦生父的死忌,其母对家琦生父仍是念念不忘,今日更是神伤。 梁蕊问家琦可记得颈上戴的绿宝石来历,家琦当然记得,只道这是父亲遗物,自己与母亲各有一条。母亲更忆及以往与其父的旧事,原来当年其父是富有的珠宝商后人,其母却出身寒微,二人虽然身份悬殊,但却不影响真爱,正当二人放弃所有出走之后,家琦生父却因病身故。自此,梁蕊便对他念今不忘。梁蕊更对女儿坦言,现在虽改嫁广良,但只志在母女有生活保障,对他根本毫无爱意。更着女儿要学好舞蹈与琴技等,待他日出人头地。家琦只道想靠自己自食其力,却附和着母亲劝告。 家琦顺母亲意思,到学校音乐社练琴,竟在此遇上顶替聂凯学琴的念中,二人又打照面,却偏不承认认识对方。家琦于琴前展身手,琴技果然不赖。

马场大亨第6集剧情介绍

  --

网络微评
yhjxfile
虽然对结局很不满意,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部片子的确很有意义。一是有激励意义,它让我们从李大有身上学会了乐观和自信,在很多人生转折点上一定要够胆量放手一搏,才能取得成功。二是启发意义,也就是结局所带给我们的,告诉我们凡事要懂得收敛,不能激进,不能贪。
yhjxfile
为什么这部剧不拍摄两种结局呢,编剧也要考虑一下另外一些观众的感受嘛,我们可都是喜欢看大团圆结局的啊,别净想着个与众不同,难道这个世界上悲惨的事情还发生的不够多吗。
斯亦地
易经的每一卦都有六个爻,每一爻代表一个时期。就算是占到最好的乾卦,九五至尊过了以后,最上面一爻把握不好,也只能是亢龙有悔。也就是物极必反。这部片子的主题,已经在控制外围的时候体现出来了、他已经做到了。至于最后他偏离了主题,想做马场创始人,而不是大亨,所以这种结果是可以理解的。
爱吃爱玩爱睡觉
李大有做事太追求完美了,简直就是疯狂,导致他最亲近的人(他的老爸、老婆、朋友)都不怎么相信他会成功,都为他留后路,最终导致灭亡。最后结局告诉我们,做事要凭实力,要脚踏实地,不能太追求完美,太依靠运气。
斯亦地
批话卵话,超多了自己的文化,改个结局让他赢了,是不是就是神了,还会不会说他疯狂?别说那个时代,就算现在这个时代,哪个敢站出来,完完全全预测到所有没人干过的生意,会带来什么风险?当风险与利益并存的时候,谁还会在乎风险呐?电视而已..没有傻不傻?感觉能有一些启发,能思考一下就看,.不然就把电脑扔了吧...
我在出租房里
李大有其实有一次反醒的机会,那就是与癌症佬赌输了之后,就像他常说的那句话:钱不是问题!!但是他不知道的是,没有钱才是问题!他的经历告诉我们,事业做得越大,越要控制风险,公司必须制度化!!!
我在出租房里
李大有的结局注定是悲剧一场,就像中国的史玉柱一样,对自己太自信了,疯狂了,最终走向灭亡,这个结局一点也不意外。就像一句话说的,想使灭亡,必先使其疯狂。李大有其实从一开始的成功到失败,都是自信,甚至自负造成的。这一点跟史玉柱非常像,不同的是史玉柱有个柳传志告诉他,要控制风险,于是史玉柱现在基本不管公司。而李大有的失败就在于此,但是李大有具有许多优点,这些优点成就了他,也让他走向了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