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流转剧情介绍

1-6集

轮流转第1集剧情介绍

  公元一九一七年夏,刚刚进入民国不久的北京城又陷入了一场新的混乱--辫帅张勋的辫子兵开进北京城,小朝廷复辟了。 北京前门外肉市。这是当年北京一条最热闹的街市,路两边,饭庄饭店鳞次栉比。 此时辫子兵正带着巡警挨家挨户的更换龙旗。 正值饭口,肉市里各家饭庄忙着煎、炒、烹、炸,正阳楼的涮羊肉,东兴楼的黄焖翅,福聚德的烤鸭……各种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出锅。跑堂的招呼客人,伙计们站在门前,吆喝着自家的拿手菜肴及掌灶厨师的绰号大名,食客们不时从各种车中轿中走出,这几天酒肆饭庄的生意特别好,遗老遗少又都穿起了朝服,续起真真假假的辫子,行起了请安礼,相让着步入其中的饭庄。整条街上人声鼎沸,车水马龙,按照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表示心情愉快的唯一方式,就是“吃”。 福聚德的伙计福顺与适意居的伙计二有子因为取发面饼而发生争执,福顺被二有子侮辱,哭泣回到了福聚德。 适意居,掌柜花鼻子因为看不惯账房卢孟实而找茬,被卢孟实噎了回去。 福聚德,食客挑剔烤鸭的火候不到,常贵机智地解围。钱师爷带领众打手来福聚德讨债,老掌柜唐德源应允钱师爷等算完大账就给钱师爷结帐。 适意居,花鼻子与卢孟实因为伙计支钱的事情争执,矛盾白热化。 福聚德,掌管烤炉的罗大头摔杆解围裙,要摔扒子不干,原因是这次进的鸭子质量不好,而且不用好料烤鸭,知道的是鸭子不好,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的手艺潮,他丢不起这个人。常贵忙问这是怎么回事,王子西胆小怕事,吭吭唧唧不肯说。罗大头指名道姓,说出这批鸭子是二少爷进的货,今天是算大账的日子,到现在两位少爷连人影都不见。提起如今当家的两个少爷,众人都不说话了。老掌柜怨恨两个儿子不务正业。 御厨刘金锭被皇上委任掌管犒赏张勋的宴席,素来与包哈局总管瑞泽不和的他,弃用瑞泽所开的适意居烤鸭店,来到福聚德,向福聚德预定几日后宴席用的烤鸭,此事让老掌柜兴奋不已。 正在票戏的大少爷不情愿地被召回福聚德商讨御宴的事情。正此时,就听后院“通”的一声响,众人都知道这是二少爷回来了--这位最爱练武的二少爷有门不走,跳墙。老掌柜看着两个不争气的儿子,一时病发,气倒在地。 卢实回到适意居,就听见里面二柜花鼻子高声大叫,声称柜上丢了银子,还怂恿东家瑞英把伙计们一个个捆着手蜷着腿,上大秤过称。这个花鼻子因得天花,鼻子生麻子,人称花鼻子,掌管着适意居。花鼻子仗着跟东家瑞家是远亲,平时做威做福,一贯和卢孟实不合。这次硬要秤卢孟实。卢孟实不甘受辱,他受花的气不是一两天了,不干了!

轮流转第2集剧情介绍

  福聚德,堂头常贵正在教习几个伙计“抠碗底”的技巧。二柜王子西看着福聚德不景气,一贯怕担责任的他,极力请辞,同时举荐同乡,如今在适意居当账房的卢孟实。王子西把卢一通夸,连他娘生他的时候梦见他“乘轿而来”的贵兆都说了出来,又说卢在适意居干得不开心,正想跳槽。 卢孟实郁郁不得志,在算命摊上问前途,先生说,他生来贵相,但必须坐上八抬大轿,才得施展......卢孟实无意识地抚着腰间那块轿子形玉佩,只有苦笑。 卢孟实来找王子西聊天,他对生意的看法及做法无意被老掌柜听到,得到了唐德源的赏识。困顿的福聚德里,老掌柜急得直请风水先生。卢孟实知道适意居是不能呆了,唯一的希望就在老掌柜这儿,他能说,一番得体自荐,加上确有实料的生意经,赢得老掌柜的赏识。风水先生看完福聚德说,得起楼,因为这是一顶八抬大轿!风水先生的话深深地触动了卢孟实,他的手不禁死死地攥住了腰间的玉佩!唐德源执意要留下卢孟实给福聚德帮忙,卢孟实答应暂时留在福聚德帮忙。 宫里,御膳房瑞爷下处,他的上司加好友小朝廷内务大执事秘密向他透露:皇上溥仪对庞大的御膳开支不满,要下旨裁减包哈局!皇上宠厨刘金锭主张,二百多厨子只留三十个,由刘金锭掌管!烧烤全由外买!两人都着了急,御膳房是块“大肥肉”,这以后......两人的好处全完了。正说着,刘金锭的轿子从外面回来了。一个厨子也坐轿子,派头比得上个七品!两人一早恨上这个刘金锭。瑞总管老谋深算:“这次要他刘金锭的小命!” 卢孟实被老掌柜留下来,眼下主要的事情是把宫里包哈局瑞大总管这道关过好。卢孟实监督着,派专人负责从挑鸭到上炉前的全过程,责任到人,活路也是分派得井井有条,老掌柜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这天,大帅府后门来了卢孟实和王子西--他两是奉旨给御赐宴送鸭子来的。卢孟实相当兴奋--他想趁机会看看皇上的宠厨做菜。 只见一顶大轿风驰而来,轿上下来人高马大,锦袍玉带的刘金锭,那气派,那威风,真是皇家风范,难得一见。 适意居,卢孟实决定离开这里,伙计们对他依依不舍,问他为什么要走,卢孟实说:至少福聚德把他当人看!花鼻子走出,对卢孟实冷嘲热讽,告诉卢孟实,走了就别回来。卢孟实怒走。 夜里,张勋全家上吐下泻。 清晨,卢孟实熟练地安排着伙计们做事,伙计们对他也是很信服,引起罗大头的不满。 鼎力支撑江山的张大帅中毒,可把皇上吓坏了,急命追查。大执事和瑞总管异口同声说是刘金锭!皇上大怒,命御林军和大执事捉拿刘金锭。刘金锭不慌不忙,原来他早有准备,凡是他做的菜,每样都留下一点,早防着这一手。况且说出一番话,“如果真是我下毒,那我可是皇上派去的!”来人都不敢拿他了。 但出了如此的大事不能不了结,瑞怕暴露,顺水推舟,刘金锭虽逃过陷井,目标转移向福聚德。 福聚德,老掌柜通过卢孟实几天帮忙的表现,暗下决心:让卢孟实来做福聚德的掌柜。 一大早,福聚德的伙计们刚起,王子西吩咐着一天的活,卢孟实早起来了,前后都安排得挺好,老掌柜看在眼里,病都好了点--突然一阵砸门声!打开门,一队辫子兵和若干巡警全副武装闯进来。众人惊诧间,只见瑞总管走上前,手持圣旨高叫:福聚德掌柜接旨!卢孟实上前解释,被辫子兵拨开。王子西上前说老掌柜正在病中,还没说完,老掌柜已被大兵从内房中拖出,按倒在地。“今查福聚德有意加害张大将军......”圣旨没宣读完,老掌柜就吓得瘫在当地。瑞爷不容分说就要绑老掌柜,卢孟实上前阻拦,被推开。王子西吓得已经迈不开步。大兵将老掌柜强行架走,随即两道封条将福聚德大门封上。 唐德源被带走了,此时的肉市也都知道这儿出事了,全都围了过来。花鼻子也在其中,说些不阴不阳之语,卢孟实虽然生气,却也不好在这种时候跟他较劲,只是约束着店里的人:谁也不许出去! 两个少爷闻讯来到店里,王子西一见两位少爷像是见了救星。二少爷先是埋怨怎么不早告诉他,接着又怨卢孟实、罗大头,说你们一个是临时掌柜,一个是炉上灶头,一定是你们把坏鸭子送去了。这又引起罗大头的一通吵闹。大少爷倒还沈着,喝住了弟弟,问了问情况,大家也都说不出所以然,只知道大帅一家吃了鸭子以后,上吐下泄,包哈局就认定是福聚德的鸭子下了毒。二少爷嚷嚷着要去找他那帮兄弟,劫狱救父。大少爷反对这种武夫做法。说他学戏的余老板托门子兴许能救出人来。卢孟实始终一言未发,紧锁着眉头。二少爷认为是他心中有鬼,要将卢孟实绑了见官,替父顶罪。王子西好说歹说才劝下二少爷。 整个事件的制造者瑞泽却正悠闲地在家里伺弄着他的金鱼,虽然没陷害了刘金锭,但是转嫁福聚德下毒的事,也给皇上要裁包哈局来一个警告。瑞总管责问儿子不务正业,不打理生意,瑞英要求买洋枪,没有得到同意,气性大,一着急就血上头,就要倒地昏死,父母无奈,只有答应给他买。 饭馆子,克五对国事大肆调侃,打破了酒家的瓷碗,显示出八旗子弟的豪横。

轮流转第3集剧情介绍

  适意居,花鼻子幸灾乐祸地对瑞英讲述着福聚德被封的事情,并让瑞英盘下福聚德,瑞英对生意毫无兴趣,没有答应。 武馆里,二少爷正在和一帮练武的议事,这帮人平时吃着喝着二少爷,自然就吹捧着他。您的事就是我们大家的事,您的爹就是我们的爹,您说怎么办吧,全听您一句话!七嘴八舌结果是要去劫狱。大家这就抄家伙,闹轰轰地往外走。有人问二少爷:咱老爹关在哪儿呢?二少爷楞住了,他也不知道!这帮人信誓旦旦:“二爷!您先去打听清楚喽,到时候,一声招呼就得!” 余老板家。大少爷慢声细语地像唱戏似地叙述着他爹被抓的事,一点儿瞧不出着急的样子。余老板知道,这就是他学旦角的做派,打断他问:“你是想让我为你干什么吧?”大少爷说出要求,余老板答应试试。可余老板的管事的秦三,随出来后又说了一些话,明摆着是要钱,他们早就看中了这位拿钱不当钱的大爷,大少爷马上递上一张银票。 适意居,克五来找表弟瑞英,两个无聊的八旗子弟寻思着找个新鲜的地方去玩,克五的傍爷修二推荐开在八大胡同的船家菜。 福聚德里,人心涣散,伙计们商量着散伙的事情。王子西无奈地瞧着卢孟实,向他要主意。罗大头闷坐在那儿抽烟袋。看着罗大头脸前袅袅上升的烟雾,卢孟实自言自语地分析着这件事常贵想到瑞英的爸爸是包哈局总管,便让卢孟实去找瑞英求情。 望春台是北京八大胡同里一家正火的妓院,说它火,是因为最近这儿开设了“私房菜”又称堂子菜。这菜馆依托于望春台,菜是江南菜,主灶是个江南女子,菜做得好,人长得更好,名叫玉雏儿,这花名是宫里的大阿哥给起的,意思是与宫里的御厨不相上下,于是在北京四九城的这一行里,名声大躁。只是这位玉雏姑娘清高自赏,每天只做一桌,吃席得预定,喝酒只陪三杯,任你天大的本事也劝不下她这第四杯酒。且人长得风流,吴侬软语说得好听,时而风情万种纵横捭阖,时而艳如桃李冷若冰霜--引得京城的富家子弟都来此寻开心。 此时的望春台,玉雏正在克五、瑞英等几个纨绔子弟的包围下。克五端着第四杯酒敬玉雏,玉雏使尽浑身解数就是推不掉,在众人的起哄声里,推搡之间,酒撒了克五一身。克五不依不饶--不喝酒就得赔这件衣裳,这件衣裳又是如何如何来历,怎样怎样贵,弄得玉雏好不尴尬。瑞英出手为玉雏儿解了围,克五非要玉送一桌“金玉满堂”,给他祝寿,才肯罢休。 卢孟实憋着一口气,走进八大胡同,直奔望春台!到了堂子菜馆的门口,当门立着个小姑娘,这是玉雏的烧火丫头小翠,不好对付--楞是不让他进:“我们姑娘正陪瑞爷饮酒呢,任何人都不见!”可这条倔驴似的山东汉子还是硬闯了进去。他往里闯,小翠就在后边追--门被推开的一刻,卢孟实却楞在了那儿--他迎面看见的是美貌非凡的玉雏!就在他还没回过神儿来的时候,瑞英发话了。这是一主一仆的第一次交锋,想不到后来两人成了死对头。卢孟实央求瑞英去搭救唐德源,花鼻子趁机怂恿瑞英用秤去称卢孟实,卢孟实无奈,忍辱上称。修二与玉雏暗自为卢孟实叫屈。之后,瑞英反悔,卢孟实被赶出望春台。卢孟实的能言善辩和执着给玉雏留下深刻印象。 卢孟实郁郁地回到福聚德,王子西、常贵等几个人感到无路可走,罗大头提出是不是瑞泽设计陷害,卢孟实顿悟,并决定去找刘金锭帮忙。 宫中御膳房,刘金锭躲过大难,一切依旧。但当听说祸事转嫁福聚德,他又气又悔,他琢磨事出有因,不能不管。 刘金锭设法来到关押老掌柜的地方。老掌柜与刘父小辫刘有交情,也深知刘金锭的身世,小辫刘因一本什么秘本书与瑞总管结仇,逃出宫不知下落。瑞泽视刘金锭为眼中钉,刘问起福聚德为何得罪了瑞总管,老掌柜一无所知。刘知道一定是因为他连累福聚德,这全是瑞的阴谋。他一定要救老掌柜出去。并推测一定是瑞下毒嫁祸,这次非搬倒瑞不可。只是也要有福聚德的人外应,老掌柜知两个儿子靠不住,让他去找卢孟实。 刘金锭找到卢孟实,卢孟实喜出望外。两人将各自的情况说了说,刘金锭让卢孟实以受冤为由状告瑞总管。两人联手救老掌柜。卢孟实和刘金锭一商量,直接找张大帅! 二少爷去拜访别人介绍给他的“高人”——小汤包,请这个天津女混混出面帮忙劫狱。 卢孟实去大帅府告状叫屈,卢孟实的一张嘴,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得有情有理。并将瑞泽下毒的事情讲了出来,张勋也觉得有理。 刘金锭出面作证,并当场演示了瑞泽下毒的过程,张勋决定去查证此事。 福聚德门口,陈大编辑和蔡校长听常贵讲述了老掌柜被冤枉的事情,二人决定将此事上报,正好趁此机会攻击小朝廷复辟。 宫里,太妃看着报纸,愤怒不已,皇上也不得不关心了。原因是复辟不得人心,八省组成讨逆军兵逼北京。刚登基的溥仪皇位不保,风雨飘摇。这个时候出这种事,大怒,责问大执事,找不出肇事者唯他是问!大执事见事不妙,供出瑞泽自保。皇上为表示为政清明,下旨捉拿瑞泽。

轮流转第4集剧情介绍

  辫子兵要捉毒大帅的瑞泽,瑞吩咐顶住,自己急忙向后门逃去。这边他逃出后门,前门已经打破,辫子兵到处乱闯,搜查--结果一无所获。辫子兵头目怒,见瑞府豪华,其军多时未发军饷,一声令下,将瑞府搜抄。 瑞走投无路,瑞英将父亲藏进适意居。花鼻子说这儿哪能躲过去?瑞泽说看来张大帅挺不了几天,讨逆军就杀进来了,如果不行,也能再跑…… 瑞英回到家中,见到一片狼藉。母克灵湘是个有主意的女人,反而镇定,她正把所有房产、买卖收藏好,以防被抄走。 福聚德那边,老掌柜被伙计用铺板抬了回来,虽说已经被折磨得不成样子,可见着掌柜活着出来了,全体人员还是很高兴。常贵、王子西忙着张罗着给掌柜洗澡擦身疗伤,卢孟实却端上一碗刚熬好的参汤。老掌柜感激地看着卢和众人,欲说无语。 二位少爷在父亲面前大肆摆功。二少爷性格张扬地诉说他的那帮弟兄如何够义气,并说爹你为什么不再里面多呆一天--他已经定好今夜去劫狱了,是怎样计划的--把他爹气得够呛。二少爷不服,说是一个既成全他孝子之誉,又成全他大侠之名的机会失之交臂。大少爷一见老爹生气,忙说弟弟。并说此次出狱多亏了余老板在宫里头托了人,哪个哪个大太监是余老板的学生,是他在皇上面前说了话等等。老掌柜举着报纸道:“你们俩都别吹了,要不是金锭义气,孟实冒死拦轿,我能出来?”说得俩少爷不再说话。 克府。克灵湘央求母亲出面搭救瑞泽,母亲深知祸由己出,拒绝了克的请求。 深夜,辫子军搜查适意居,花鼻子害怕自己被牵连,带着辫子军到菜窖抓了瑞泽。 瑞府,花鼻子向瑞英报告家里出事的消息。瑞英闻报大惊。花鼻子添油加醋将卢孟实数说一番,说都是姓卢的出首告的状、带的路、抓的人等等,听得瑞英火冒三丈,发誓与卢孟实不共戴天。 刑部大牢,瑞泽绝望,服毒自杀。 福聚德重张开业,由于被查封的事情刚过,生意冷落,卢孟实等人为此挠头不已。 望春台,瑞英这个没经过风浪的少爷公子哥一下子经历了这么多的大变故,沮丧非常。竟然躲进望春台,不肯见人。他的母亲克灵湘是一个见过大阵仗的女人,见儿子这么窝囊,又是心疼又是生气,克灵湘一怒之下,打上望春台。 福聚德关门打烊之后,全体人员就等着二位少爷来算大账,可是总等不来。老掌柜急了,让人去找。卢孟实这时却带着捆好的行李及账本、钱等物来到大堂,他要向老掌柜明明白白地交结这些日子的账目银两。说是自己给福聚德惹了许多麻烦,如今老掌柜的出来了,自己也算交差了,也该离开福聚德。老掌柜心里早有打算,也明白这是卢孟实的欲擒故纵,让他等等。 福聚德算大账,唐德源看着两个不争气的儿子,失望不已,当场宣布今后就由卢孟实正式接手,做福聚德的掌柜!从今起,二个儿子的一切开支都必须经卢孟实才能支取等等。两少爷措手不及。 账算完,人散去。俩少爷就跟他父亲大吵起来,怎能把祖业交给一个外姓人?爷仨不对服打起来,二少爷说出他割肉做药引子给父亲治病的往事,老掌柜又恶心又气,一口鲜血喷出来。王子西卢孟实赶紧把老掌柜扶回房。两少爷拿不着钱恨恨离去。 大少爷家。茂昌和茂盛兄弟两人商量着怎么也不能让卢孟实在福聚德再干下去了,他在这儿干,他两就不好往外支钱等等。两人各怀心事,但在排挤走卢孟实这件事上惊人的一致。他们决定明天跟老爹要钱柜钥匙。 克府。瑞英看着目前的状况,失落不已,想到是卢孟实把自己害成这样,瑞英去找杀手,决定杀死卢孟实。

轮流转第5集剧情介绍

  当天夜里,昏迷的老掌柜的醒来,连夜召见卢孟实。他挣扎着让王子西取出一张文书--文书上写清卢和两少爷的股份分成等条文--他临危托孤。卢孟实不授,老掌柜苦苦央求,最后竟要爬起来与卢磕头,在这种情况下,卢感动地在文书上签字画押。王子西作为中人也签了字。老掌柜从内衣中掏出一张银票,告诉卢这笔钱明天打发债主,接着将一串钥匙交给卢。安排好这些事,老掌柜已是大汗喘息不止。卢忙去请大夫。 卢孟实出去后,老掌柜又挣扎着从枕底抽出一信封交给王子西,告之此信可在关键时刻辖制卢。王子西心中一动,老则苦笑着:“唐家靠卖生鸡鸭,两块石头支一块案板起的家......愿天别亡我福聚德,别亡我唐家……”老掌柜话未尽吐血死去! 老掌柜死了,二位少爷前来向卢孟实索要钥匙,一个咬文嚼字像做戏,一个横眉立目要动手。卢孟实取出他与老掌柜签定的文书,将老掌柜算大账时所说以及临终遗言说清,二个少爷不依,说那是老头子胡涂了,所说一切都不算数。卢孟实让王子西证明这一切,王不得不附合,反而被二位少爷说是他们同乡联合起来算计他老唐家的产业,气得王子西直打自己嘴巴。在二位少爷一软一硬的逼迫下,卢孟实不得已答应交钥匙,并向少爷们提出辞工。少爷们正想要他走,说了些很伤卢心的话。卢孟实跪在老掌柜灵前,手举着那串钥匙,对老掌柜说出他心中的话:不是我卢孟实如何如何,而是怎样怎样。您对我的信任和器重我心领,但是这掌管福聚德的事……二少爷不容分说,抢了钥匙就直奔大柜子而去。大少爷一看急了,两人说好,不管里面有多少钱,两人平分!大少说,他得多拿一份,因为他有儿子。两人打了半天,一致同意先打开柜再说。柜打开了--里面除了一些账本之外,一点钱也没有。二位少爷将柜子翻了个底儿掉也没找出钱来。俩少爷楞在那儿!卢孟实也同样楞在那儿!钱呢?钱到哪儿去了?是你姓卢的拿了!王子西知道这里边的详情,翻着账本子一笔一笔地跟两少爷讲,店里确实没钱了,而且还该了人家好多账。这时前面来报,说债主子已经来了。 卢孟实知道这两个少爷秧子应付不了这种事,此时反而要求将他送官,说是真的假不了,到了堂上我还要告你们诬陷罪。王子西帮着敲锣边,让两少爷出去应付债主。这时外边已经声音渐高起来。两个少爷见状,将钥匙摔给卢就要溜,被卢拦住,让他两做出承诺。两个少爷无奈,只得说就按他爹临死时的主意办。卢孟实又借机说了他的一些要求,二少爷不得不同意,卢这才放他两走。 两位少爷走后,卢孟实抖擞精神来到大堂。王子西介绍这位就是今后福聚德的掌柜卢孟实!债主子们一边对老掌柜的死致哀,一面对卢的接任致贺,但最终还是落在要账上,看得出他们最担心的是福聚德还的买卖还干不干。此时,刘金锭赶来,用还账以后不再去这些商家进货为由,威胁债主,帮助卢孟实应付这些债主。卢孟实拿过他们的折子,跟王子西的账核对,从容不迫地说些让债主们放心的话,而后又谈了自己今后的打算,将债主子们说得心动。卢拍出那张银票,让福顺马上去银号提钱。债主子一齐上前细看那银票--决定暂不要钱,年底一起算。 全靠卢孟实一张嘴应付走债主。卢孟实和子西商量,决定要来一个福聚德重开张。王子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同意。倒是常贵有见识,说好多人都以为福聚德关板了,卢孟实是对的,是得借机会张扬一下。 街上,有的人家已在悄悄地摘下龙旗。纷纷传言,讨逆军兵临城下。回家的常贵上前打问,那人递给他一张报纸,悄悄地告诉他,听说讨逆军快打进来了。 人心慌慌,常贵回到家。常虽说可谓京城一大堂头,可家里人口多,妻常年有病生活困苦。常只有一个儿子小五,十分疼爱,再难也要供他上学。可小五看不起做堂头的爹,觉得在学校抬不起头。三天两头逃学。今天小五又喝了酒,被常贵骂了一顿,赌气出门。 小五一出门,就奔了天桥去玩耍。 瑞英揣着枪,跟踪卢孟实,意图杀掉他。 卢孟实路过望春台。猛想起那个玉雏儿。那天笫一次见面,自己还是个账房,不免让人瞅不起,如今他也当上掌柜,应该风光一次……想到这,卢孟实走了进去,准备在这订一桌有些难为玉雏的菜。 深夜,街头上,瑞英正欲枪击卢孟实,此时街头枪声大作,讨逆军进城了。 克灵湘用她的人生经验开导儿子。儿子则对前途失去了信心--老子以忤逆罪被砍头,家产将被抄没充公,以后他和娘真也要上街乞讨?他的精神要垮了。克灵湘心想瑞泽是被张勋杀的,要找大总统要个说法。瑞英整天没神没气的,被母逼得只好去民国政府诉讼,谁知被一通奚落,什么包哈局,大总管,都什么年月了?民国了懂不懂? 望春台,瑞英找到玉雏大发牢骚,玉雏竭力宽慰瑞英。第二天,瑞英和克灵湘回蒙古老家去了。 讨逆军进攻,辫子军溃败。张勋逃进外国领事馆。民国政府的大兵接管紫禁城的岗位。十二天的张勋复辟结束了,溥仪公布退位诏书。徐世昌任大总统。 紫禁城里人心慌慌。听说就要遗散御膳房、太监、杂役,各人都在想办法找后路。刘金锭倒不慌不忙,他以为“一招鲜,吃遍天”。大执事来到,宣布裁减名单,第一个就是刘金锭!刘金锭火了,说是他们报复,大执事阴着脸说,他可以去找皇上问问。 刘金锭想尽办法,还真见到了太妃,可太妃根本不知道他是谁,叫人把他赶走。刘金锭伤透心。厨子们有的回乡,有的住在“勤行”下处,刘金锭自以为高人一等,住进客栈。 刘金锭再不想当厨子,他有几个钱,开始享受起来。首先,他就受不了客栈的吃食,简直是猪食。早餐他去独一处吃“炸三角”,午餐泰兴楼喝“黄鱼羹”,晚餐“又一顺”涮锅,宵夜......每天不重样。吃回来,抽着烟袋一通评论,客栈里每晚都听他说书。连客栈的老板都看着新奇。

轮流转第6集剧情介绍

  卢孟实忙着筹备重开张,得办得漂亮体面。听说刘金锭出了宫,卢孟实放下手里的活,到处才找到他的下处,本想请刘金锭来福聚德做事,又怕请不起。刘金锭看出卢孟实为难,说他再也不干厨了。为感谢刘对福聚德的恩德,也为给刘金锭解解宽心,卢说要请他吃一顿北京一绝的菜。说吃,刘倒是有兴趣。 两人走到八大胡同,刘见状心中不爽,说自己可不好这些,埋怨卢带他来这种地方。卢说仅仅是吃顿饭而已,在宫里头呆得久了,让刘见识见识。说着话两人来到望春台。 望春台中,玉雏不冷不热的接待让刘金锭很不舒服,在卢的一再劝说下才忍住了脾气没发火。及到菜上桌之后,揭去盘上盖着的碗,却是普普通通四菜一汤!“干炸丸子”“狮子头”......卢看着玉雏,玉雏也同样看着他。刘金锭可是已经憋不住了,质问玉雏这是卖的什么菜?就这也卖钱?这是看不起人!我们吃过见过,你以为我是谁......玉雏也不跟刘争吵,眼只看着卢。卢孟实让刘金锭尝了再说,刘金锭吃后,觉得果然不错。 瑞英因蒙古无法治他的病,就和母亲重新回到适意居,准备把适意居盘出去,让花鼻子去找买主。花鼻子百般降低价格,准备从中捞取回扣。 适意居内,瑞英母子生活无着,百般无奈只有把唯一的这盘生意出售。瑞英准备出让饭馆,买主和中人到了,坐下来将拟好的买卖文书又说了一遍。买主将银票和一部分银元推到瑞英面前,过数。买主、中人都先行在契约上签下大名,按上手印,只等瑞英签字画押。 忽听鞭炮声。 适意居的内室,隔着窗棂,克灵湘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禁不住用手帕去擦眼角。 瑞英拿起毛笔要签字--一阵鞭炮声传来。他手持毛笔走到门口--见是有人正给福聚德送来一个牌匾,上书“重张大喜”。卢孟实等人正兴高彩烈地将牌匾迎进大堂。 瑞英手中的笔下不了,他眼中的表情变化着、变化着……突然他将笔狠狠地摔在地上:“不卖了!”买主与中人惊愕:“不卖了……?” 瑞英发狠地撕碎那一纸契约,大叫着:“请!”买主中人慌慌而去。这时瑞母拍着手掌从后面慢慢走出,脸上带着欣慰的笑容,眼里则挂着泪花。瑞英决心把适意居饭庄子当成正经事干,一定要干出个模样来,跟福聚德、卢孟实一比高低。克灵湘终于看到儿子发奋了,她拿出一个锦囊,里面是她出嫁时的珠宝“祖母绿”“夜明珠”......,浪子回头金不换,她全力支持儿子!看似不出门的老太太对饭庄子清楚熟悉的程度让瑞爷和花鼻子吃惊,继而克灵湘又讲了她主张开这家饭庄子的初衷:家道有时备无时!一方面留些后手,一方面也是让公子哥的儿子自己历练历练--瑞爷到此时才真正明白了母亲的用心!可惜全都晚了。克灵湘却看出局势将变化,只要挺过这几天。 福聚德,罗大头烟瘾犯了,拿着鸭子去烟馆换大烟。 卢孟实住在福聚德后院,每天都在柜上,凡事都逃不过他的眼睛。爱睡觉的福顺,爱小偷小摸的小生子,都收敛了很多。当然劝快的成顺,也最得卢孟实喜欢。罗大头可受不了这么多规距,他是老掌柜的爸爸请来的,曾经从火里救出过福聚德的老匾,自以为是功臣,掌柜的都宠着他。卢孟实也看出来,不治服罗大头,他的掌柜没法当。罗大头抽大烟,没钱了就拿柜上的东西去当,先抽足了,等有钱了再赎回来。王子西等已经习以为常。卢孟实不知情,看罗大头拿柜上东西像拿自家的一样,便开始整顿饭庄子的纪律。 适意居大装修,瑞英一改以前甩手掌柜的作风,亲自督工。克灵湘也不时来察看。福聚德的人看着奇怪,都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瑞英要改变经营路线,向花鼻子要主意。花鼻子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说他们卖鸭子,咱们也卖鸭子,瑞英很不高兴,将花鼻子训斥一番--你以前做的事别以为我都不知道,卢孟实所说的事情也不是捕风捉影。 福聚德,卢孟实与王子西商量着订立店规,卢孟实对罗大头的强硬态度,让王子西心存不满。 深夜,福聚德后院,罗大头偷偷溜到鸭堆房,准备偷鸭子去换大烟。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