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夫三妻剧情介绍

1-6集

一夫三妻第1集剧情介绍

  Bill Henrickson近来有些反常,和平时的他完全不一样。 他的第二家“Henrickson"s Home Plus” 大型商场开业的压力已经把他压得喘不过气,而且他正挣扎于家中来自三个老婆和一群孩子的各种要求。他最大的老婆Barb最近返回学校教书继续工作。第二个妻子Nicki觉得Barb能够修整她的房子,也不甘心地向Bill要钱,希望能得到一些现金修整她自己的房子。而有着二个小于二岁的男孩的第三个老婆Margene,不仅要和因为怀孕生子留下的身体脂肪作斗争,还要默默接受Bill性生活时不能勃起的尴尬状态……当Bill那个一事无成的兄弟Joey带来父亲Franklin身体虚弱可能辞世的消息时,一切都变得更复杂了。 Bill很长时间以来一直逃避,没有回访过他曾经出生成长的家乡,但这一次为了父亲,他不得不踏上归途,回到了乡郊名为Juniper Creek Compound的摩门教徒聚居地。大出所料的是, Bill发现他的父亲Franklin躺在破旧木屋的客厅地板上口吐白沫。Bill的母亲Lois说她拉不动他所以没有管他,同时她也声称拒绝将丈夫带到医院(并表示“他[Franklin]这么做,完全是为了吸引更多的注意力”)。母亲奇怪的做法让Bill和Joey兄弟俩只能乘母亲外出工作的时候偷偷地将父亲Franklin带走就医……回到盐湖城市郊,Bill最大的女儿Sarah豪不知情地和一个地方官钡呐銎鹆伺笥眩庖彩沟肂ill这个一夫三妻家庭的秘密处于被暴露的危险中。Bill他最大的儿子Ben想要一只新的手枪。而八岁的女儿Teenie则希望Bill能为她的蜥蜴准备食物。Bill最小的老婆Nicki的二个小男孩则期待着能和父亲一起在游泳池玩耍……都没法实现子女们的这些愿望的Bill分形无术,但经过了种种烦恼和挫折,Bill的第二间超市终于即将隆重开业。开业庆典上,让Bill没想到的事情再次发生,Juniper Creek Compound的头领人物Roman和Bill二老婆Nicki的父亲都突然拜访。Roman在Bill的第一家商店开业时曾经提供了经济帮助,这一次,Roman希望得到Bill第二家店开张后的利润分红。Bill拒绝了Roman的要求,俩人之间的僵持和冲突不仅威胁到他们的关系——而且还可能威胁到更多……Bill的焦虑不断增加,正在这个时候,更郁闷的事情接二连三,医院打来电话告诉Bill他父亲的检查报告出来了,Bill的父亲完全是中毒引起的身体虚弱,他的体内充满了剧毒元素砷……而这一切,让Bill不得不把投毒者的矛头指向了他行径可疑的母亲……

一夫三妻第2集剧情介绍

  Bill的三个老婆按照日程安排过日子,但最近一段时间三老婆Margene有些放纵,她和Bill毫无顾忌的在卧室中、在厨房中“寻欢”,而且还“超时”占用到大老婆Barb的“日子配额”,这引起了二老婆Nicki的不满。Nicki决定和Bill就此事进行面谈,不过失控的事情发生了,Nicki去找Bill“谈判”的时候,话还没说多少,两人就干柴烈火般的抱在了一起……三老婆Margene碰巧看到了正在欢愉中的他们二人,而且无意中听到Bill对Nicki也使用了她以为只会对她说的同样的甜言蜜语,这让Margene妒火中烧……Margene既震惊又伤心,一个人躲在房间内,直到Bill出现,Margene将全部的怒火都发泄到Bill身上。但是Bill有更多事情需要担心,因为拒绝了Roman的要求,Bill担心Roman会做出什么威胁的举动,于是他在自己家中安装了安全监控设备。但没想到的是,Roman前往探访的,是Bill因为砷中毒躺在医院的父亲,警告说道,“告诉Bill,让他不要再犯错误,最好赶快重返组织,不然的话,他就不要怪我们没有接受他……紧张的气氛在家中蔓延,为了缓解这个局面,Bill组织了一个家庭桥牌游戏,邀请了Bill的工作伙伴Don Embry和他的三个妻子一家人。正当两家人的六个女人帮助彼此准备点心的时候,Don对Bill说,他正准备迎娶第四个妻子,而且已经得到了其它三个妻子的同意。纸牌游戏开始了,Don的二个较年轻的老婆Verna和Julep在桌子下面作弊,而Bill的两个年轻老婆Margene和Nicki则在某一手桥牌上毫不遮掩的爆发了对彼此的妒忌……当他们的父母在玩纸牌的同时,Ben Henrickson和Jason Embry两对男女则在露天电影院约会。Ben的较年长的女朋友Brynn是他们中学的高年级生,在前面的位子对Ben上下其手,丝毫没有在意身后的Jason。Jason后来对Ben说,“她看上你了,你可得小心点啰……”Sarah新的工作朋友Heather告诉Sarah,她是一个非传统的摩门教徒,不像其他人,她很宽容的接受男同性恋、女同性恋和变性青少年者,并担当了这几个团体的志愿者,而且她根本不喜欢摩门教的一夫多妻制,但是她说她依然想要与Sarah成为好朋友,Heather说,“即使我们不赞同世界上很多行动,但我认为爱仍然是无条件的。”随后Sarah也向Heather吐露,她也不赞同一夫多妻制。Bill的父亲终于可以出院了,但似乎家里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去医院接他,所以人物还是落在了Bill身上。Bill把Frank从医院接出来,Frank向Bill索取5000美元,因为他认为这样能够保护Bill不受Roman伤害。Bill当面质问父亲为什么十四岁那年会被父亲赶出家门,让他独身在盐湖城辛苦地生活。Frank耸耸肩答道,“事情只能是这样的,只有男孩们走了,老人们才能有年轻的女孩可以讨来当老婆。”两个人回Juniper Creek聚居地的一路上都异常安静,直到Bill差一点撞倒挡在路中间的怀有敌视情绪的Alby和另外一个男人,他们是到这里拦住Bill的路的,Frank决定自己走回营地,所以Bill自豪一个人开车回到了他和三个妻子的家。突然了解到周围危机重重的Bill在车道中停下来,开始祈祷,“天上的父亲啊,我很迷茫。请给我指引一条正义的道路……给我一个方向吧。"虽然不是Margene“配额”的日子,Bill还是主动找到Margene向她道歉,道歉日前和Nicki寻欢时完全没有估计到她的感受。Bill解释道,像他们的祖先一样,他们一定要牺牲一些东西才能保存他们的信念,“家庭来也许诞生了, 但灵魂却还未必”Bill努力的安慰Margene,告诉她不要担心她在家中的地位,“你使我们这个家庭完整……没有你,我也是不完整的……”一直安静的Margene终于眯着眼睛含泪笑了出来,然后她趁热打铁马上提醒Bill她需要一辆自己的汽车。 Bill接到了母亲愤怒的电话,很明显,母亲已经看到了他病愈归来的父亲,而Bill的父亲Frank也笃信是他的妻子在对他下毒。Bill一边接着电话,一边径直走向二老婆Nicki的房子,电话那头,母亲Lois愤怒的声音还没有结束,“是不是你告诉他要提防着我?他说他要杀了我 !”狼狈的Bill努力劝说自己的母亲不是他告诉Frank这些事情的,“你个叛逆!”Lois大叫着挂断了电话。 Bill呆立了一会儿,然后他听到了来自Nicki卧室的呼唤,对Bill来说,女人们的要求永远不会结束,Bill取出一粒蓝色的伟哥药丸,丢入嘴中,慢慢的向卧室走去……

一夫三妻第3集剧情介绍

  Bill和二老婆Nicki的儿子Wayne的生日越来越近了,Nicki瞒着Bill、以及Bill的另外两个妻子决定在一个酒店渡假胜地举办一个只有153个直系家属参加大型奢侈的生日宴会。当Bill发现Nicki的这个计划时,Nicki高诉愤怒的Bill,这一切的开支都会由她的父亲支付,但没想到,这让Bill更加生气了,最后剩下Nicki一个人站在原地伤心哭泣。Margene对Bill的一番抱怨终于奏效了,Bill为Margene买了一辆汽车,Margene兴奋不已,尽管Bill警告Margene说,“一个人对物质满足的正当需求应当是有节制的,是为了满足必需生活,而不是纯粹为了消费……”但Margene似乎无法压抑内心的喜悦,她偷偷地带着儿子Ben开着车在社区内兜风。当安全设备公司来到Bill家为他们安装“运动敏感”的家庭安全保障监控系统时,不知所以的三位女主人都显得好奇又惊慌,她们质问Bill为什么要在家里安装这种东西,Bill编了一个借口说,“我们现在也算是有资产需要保护了,我的新店开张,我也上了电视,谁知道现在社会上的那些不法分子会打什么主意呢,我们可不能放松警惕……”虽然Bill家里安上了保安系统,但Bill的第二家Henrickson"s Home Plus商店里面的“保安系统”就没有那么好了。Bill的记账师惊恐的向Bill汇报,有一位神秘的男人带着憎恨的目光造访,他威胁Bill开出一张2万2千美元的支票,而且要求Bill交出第二家商店利润分红的百分之十五。正当记账师战战兢兢的向Bill汇报时,Bill的另一个员工跑来报告,他记下了那个神秘男人汽车牌号……Don Embry很担心Bill最近的一些举动会影响到他们的生意,尤其是他认为Bill过度的曝光率会对商店不利,Bill安慰Don说道,“没有关系的,Roman会消停下来的,他也就是装腔作势的这么两下子,会好起来的,要有信心……”就在Bill他们担心Roman会有什么过激举动的同时,Roman其实正忙着别的事情呢。Roman和儿子Alby正在接受洛杉矶时报的采访,主要谈及的还是关于摩门教一夫多妻制的合理性问题。Roman对洛杉矶时报的记者说,“一夫多妻制是上帝赋予我们的特殊权利,我们摩门教徒信守着这份神圣的礼物,我们才是真正的虔诚者!”当记者问到关于摩门教徒暴力虐待儿童和少女的传言时,Roman坚称这是不可能的,Alby也插嘴道,“如果国家高级法院能够接受并承认同性恋者,那么也是时候让世人承认和接受我们的一夫多妻制了!”Bill一家在社区里面的三栋房子对面搬来了新的邻居,为了事先打消新邻居对她们这个不寻常的网状家庭的疑惑和好奇,Bill的大老婆Barb自制了一个蛋糕送给了新邻居,并且编了谎话告诉他们,让他们不要介意街对面几个带着孩子的单亲母亲家庭。 邻居们的好奇心并没有减弱,尤其当Bill和Nicki的大量亲友突然出现在Bill一家门口前来参加Nicki的儿子Wayne的生日。Bill试着平静他愤怒的母亲,因为母亲非常生气,认为是Bill告诉父亲Frank她在向他投毒(正因为如此,Frank现在每日手持散弹猎枪监听整个房子)。而当Roman到达的时候,Bill再次被推到了矛盾的边缘。Roman向Nicki吐露了全部事情,包括他如何向Bill要求,以及为什么Bill在家里要安装保全系统的真实原因,一脸惊慌和不可置信的Nicki喃喃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Bill]为什么不和我们商量,为什么不告诉我们真相……”Roman最年轻的妻子Rhonda和Sarah在楼上的房间聊天。当这两人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她们曾经是很好的朋友,但现在,Rhonda想知道为什么Sarah在过去几年内没有去找她玩或者和她联系。Sarah的回答相当无奈,“我没有办法做到……”Rhonda告诉Sarah她目前和Roman是处在一个“婚前协定”中,因为按照国家的法律,他们两个只有当她年满16岁才能算是正式的合法夫妻。Rhonda说这样做不是被迫的,她是自愿的,Roman对她也很好,并声称,毕竟“对于我们来说,最好的自由就是服从。” Bill的兄弟Joey以及Joey的妻子Wanda也来参加了生日聚会。两人非常感激Bill的邀请。在祝贺了Ben成功入选大学棒球代表队后,Joey出乎意料的拿出了当年他参加Super Bowl超级碗职业赛的冠军戒指,并对侄子Ben说,“我一直希望你能够拥有它!”收到这份珍贵礼物的Ben开心极了,使劲的拥抱着叔叔Joey。Bill的大老婆Barb看到了这一切,她认为Joey这样做太慷慨了,其实并不必要,以为这份礼物实在太贵重了。这是Lois第一次看到Bill的三老婆Margene,见面之后Lois告诉Bill她很失望,她说道,“你已经变得像你的父亲一样了……一夫多妻制是一个宗教行为,但你绝不能强制年轻的女孩顺从!”Bill为自己的举动辩护,他跟Lois解释说Margene是自己决定加入这个大家庭的,在Margene和他结婚之前,她在Bill的商店工作, 但是她的工作能力并不是很强,后来她应征成为了Bill家的婴儿保姆,后来她毅然决定加入这个大家庭,是她自己说“我想要成为这个家庭的一个成员”的。 聚会的另一个端,Roman之前接受洛杉矶时报采访的事情终于“回咬”了Roman自己。本来是Bill一家为Wayne举办的生日会,兴奋的Adaleen突然拿着一张洛杉矶时报吆喝着吸引住了大家的目光,她大声的朗读着报上的文章,“Juniper Creek的领导者和精神领袖,Roman Grant,他控制着整个犹它州第二大的一夫多妻摩门教徒聚居地,他说道,‘我们并不古怪,我们和……同性恋者是相似的!’”Adaleen的声音越来越小,所有洗耳恭听的客人们有些不知所措,场面十分尴尬,直到Adaleen终于下定决心改变了话题…… 生日会的小主角Wyne得到了一次乘坐小马的机会,他开心的在后院玩耍着。Roman也开心的为孩子们唱起歌来,Nicki打开了一些贵重的生日礼物。这个时候,Adaleen把Nicki拉到了一旁,她语重心长地叱责Nicki这是“粗俗的唯物主义”,但生性倔强要强的Nicki当面回应道,“你完全不知道我的生活是多么艰苦!”紧接着,愤怒的Nicki冲过人群,狂怒咆哮着离开了这个她自己的宴会。 这个喧闹的聚会越来越混乱,Bill的父亲Frank也开着小拖车来到了聚会的门口,在那里等着Bill的母亲Lois。Lois终于出现了,她来到了她的丈夫面前。Frank愤怒的对Lois说道,“我希望你能够承认[投毒]是你做的!要知道,只要我想,我早就可以一枪杀了你!”Lois也怒火中烧,她矢口否认,并称,“你杀死了Gumbo!是你杀了我的狗!”Frank更生气了,“难道这就是理由?!那条狗浑身是伤,就算它还活着,它也熬不过那年冬天的!”返回到房间中,Bill正在到处找他生气进屋的二老婆Nicki,他终于找到了Nicki,发现Nicki和她的父亲正躺在床上开心的聊天。Bill对眼前的场景很不满意,他皱着眉头,但令他更不高兴的是,Roman在Bill离开房间的时候说道,“你已经把我的职位和荣耀抢走了,你现在可得小心了,因为你可再也没有地方可躲了,人人都会看着你的……”生日会的客人们陆续离去,Bill一家终于又恢复了平静,住在对面的邻居Carl站在路边看着Bill一家。Nicki也长舒了一口气,不无心事的感叹道,“我是不是已经不适合这里了……”正当Bill试图安慰有些失落的Nicki时,Bill为自己家安装的保全系统突然警鸣声大作,原来是生日会那匹被遗忘的小马触碰了保全系统。Bill一家慢慢的走向屋外的院子,迎接他们的是报警系统带来的刺眼的照明灯光……

一夫三妻第4集剧情介绍

  阴历的月蚀越来越近了,Bill一家也似乎被可怕的预言所困扰。Bill最近一直做着同一个梦,梦里面,一个打鼓的声音变得越来越近。Don认为这个梦可能仅仅只是某种揭示而已,但是Bill不太确信,按他以往的经验,他认为这种精神上的揭示往往是一种安静的预告,他决定花些功夫来研究这些以便有更清楚的了解。 第二天,Bill的商店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一名州骑兵,他来到商店递给Bill他一封信,这是一份来自Juniper Creek兄弟会的合法文件,文件授权对Bill的资产进行稽查。一脸让人恐惧的微笑的这名军人说道,“我为预言者工作……” Bill家中还有更多的麻烦正在发生,Bill的二老婆Nicki的强迫性购物癖又开始“发作”了。没有多少零用钱的她电话一个接一个,都是信用卡公司打给她告知她的信用卡被拒绝的消息。不过最让人琢磨不到头脑的电话,还是Nicki的父亲打给她的,他想单独和Nicki见见面。 Bill和Don一起吃午饭,然后两人同行去参观了一个待租的场地,看是否是合适的地点让Bill开下一家商店。同行途中,Don一直很担心Bill最近一段时间内会被Roman的种种过激举动干扰,Bill安慰Don说,Roman会很快转移目标,去“欺负”下一个更容易被恐吓到的猎物的。不过Don依然不是很能信服,他提醒Bill之前曾经有一家和Juniper Creek有关系的厨具用品公司人员从自家窗口“摔下”身亡,Bill马上纠正Don的说法,“你弄错了,他的妻子都说了,他是自杀的!” Bill把他们之前收到的来自Juniper Creek兄弟会的信件带给了Bill的律师处,Bill惊奇的发现Roman竟然是一个高端律师事务所的客户。经过一系列的手续,Bill和他的律师发现,在法律程序上,Roman和Juniper Creek兄弟会果然拥有对Bill的商店进行稽查的权力,这让Bill非常恼火又很无奈。 Bill的大老婆Barb返回学校任教,工作了的她不得已把家庭差事和杂物交接给了二老婆Nicki,但Nicki又将这些工作下放给了小老婆Margene。独自照顾四个小孩的Margene手忙脚乱,整个屋子乱成一片,Margene自己也相当沮丧,就在这样一个月蚀的日子,Margene终于崩溃大哭了起来。 Nicki来到她父亲Roman气氛威严的办公室,正好看到一位女护士从他父亲手臂上拔下注射器,Nicki的父亲问他的女儿,“你有做全身健康检查么吗?”Nicki支吾了一下,随后两人的话题就转移到别的地方。Nicki的父亲告诉Nicki,他最近接到一家信用卡公司的电话,他的一张信用卡最近大幅超额,他知道一定是Nicki在使用它,所以他递给Nicki一张几千美元的支票,虽然不能完全还款,不过仍可应一时之需。Roman询问Nicki最近Bill的生意如何,Nicki回答她一无所知,她坚称Bill平时从来不和她谈论工作的事情,Roman说道,“好啦,不管如何,如果Bill对你不好,或者真的不能满足你,你要知道,你永远都可以回家来的……” 正在工作中的Bill又迎来了两个意料之外的访客——Joey和Wanda。Joey告诉Bill,他将应Roman的要求去到一个“老人之家”进行演讲,主要是讲述他当年参加职业橄榄球赛的经历,之所以这样做,是希望能够得到“老人之家”的老人们的认可,正在这个时候,Wanda愤怒的插了句嘴,说这些完全是为了骗老人们的钱财,好让Roman继续在沙漠里建造“毫无意义”“纯粹烧钱”的所谓农场。在一旁的Joey也无奈的表示,“已经有很多人因为此事开始起诉Roman了……”,不过Joey还是希望Bill能够帮他从Benny那里把他之前送给Benny的那枚Superbowl超级碗职业联赛冠军戒指要回来,因为他希望“老人之家”的老人们能够看一看这枚象征荣誉的戒指。 这天Bill家的家庭晚餐餐桌上,Nicki一反常态的一语未发异常安静,晚饭结束后,Bill上前安慰并询问Nicki到底如何,他对Nicki说,“你是我的坚实后盾,你为什么不开心?还有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你和Roman见面的事情?你知道我不会怪你的。”Nicki答道,“我也不知道……他当时突然给我打电话,所以我就去了。”Nicki还告诉Bill,她的父亲询问了他生意的情况,Bill非常警惕,Nicki安慰Bill,说她告诉Roman他们从来不曾谈论工作问题,“Bill,你是我的丈夫,我不会允许自己做任何有可能会伤害你的事情的!你要相信我。” Sarah新认识的朋友Heather非常好奇Sarah家的构成,她很想知道Sarah的母亲是如何同意她父亲实行一夫多妻制的。Sarah向Heather给出了两个解释,一个是从她母亲的角度给出的——她的母亲已经开始理解并接受摩门教的一夫多妻制,另一个是Sarah从她自己的角度理解的——她认为是因为她的母亲太爱她的父亲怕会失去他因此接受了一夫多妻制。Heather的好奇给了Sarah更多思考的机会,Sarah脑海中有了更多自己的疑问,比如为什么Nicki的父亲Roman能够成为现在聚居地的领导人物呢。怀着这个疑问,她去找Barb,Barb解释道,“Roman当时是你的曾祖父Orville的会计,五十年代之后,Orville历经磨难组建了UEB,Roman当时非常聪明的操纵了其中的一部分,具体的手段我也不是很了解,总之后来Roman设置陷阱陷害了Orville……从而接管了整个社区,他拥有了Orville大部分的权力甚至妻子,让你的父亲一家一贫如洗……” Sarah工作单位的一个狂野的同事Donna某一天突然邀请Sarah同去参加一个大学里举办的派对。Heather对这个提议非常不感兴趣,不过Sarah蠢蠢欲动,认为可能会是一个结交男孩子的好机会。于是Sarah拒绝了Heather,和Donna跑去参加大学派对。当她俩到达了派对之后,Donna很快就把Sarah给遗忘了,被撂在一旁的Sarah非常无聊。派对进入半夜,手足无措的Sarah没法说服Donna和她一同离开,正在这时,Heather出现了,她愿意载Sarah一程。路上Sarah非常感谢Heather及时地出现,同时也表示,“你可千万不能把我家的情况告诉任何人!”Heather答应了Sarah的请求。 进入青春期的Ben这几天一直以来都被“奇怪的梦”所困扰,害羞的他甚至决定要自己清洗自己的床单,有着满脑子疑惑的他在一个“与父亲同游”的活动中找到了机会……Ben询问父亲Bill如何才能知道什么情况下是上帝在跟自己说话,Bill回答说这是一个连他都还在追寻答案的问题,“这是一个人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即——聆听辨识出上帝的声音。保持自身的有益健康就是很重要的一步。这个世界上有许许多多附加物,比如电视、食物,这些东西是有可能损害和污染麻痹我们的灵魂的,我们必须时刻自省,而且有时候,我们以为我们听到了上帝的声音,但实际上,它却只是我们自己的情感在作怪而已,这些是我们体内的心魔,所以要辨识出上帝的声音,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Bill和Ben的对话被拿着对讲机的Jason Embry打断,他刚刚看到了一条狼,Bill非常有经验的告诉他,“你不要去招惹它,它就不会招惹你,这是荒野的规则……” Nicki决定继续向丈夫Bill隐瞒她所遇到的经济困难,她向Suze Orman打电话,结果把事情弄得更糟。Nicki清算了她所欠下的债务,最后发现竟然有六万美元之多,看到这个数字,Nicki近乎恐慌,失控的她把自己反锁在洗手间里。Barb和Margene在门外不停地哄着她,几个小时过后,Nicki才终于从洗手间出来。走出洗手间的Nicki依然向两位隐瞒了她的经济问题,沮丧的她甚至开始转移自己的怒火,她冲Barb发火,认为Barb不应该接受她最近接到的回学校任教的工作,她咆哮道,“你不应该做这样一个决定,因为这个决定不仅会影响到你,还会影响到我们所有人,在接受这个工作之前,你难道不应该和我们共同商量吗?Margie,你说是不是?”镇定的Barb没有被Nicki的咆哮吓倒,她缓缓地回答,“我们都是平等的,我接受这个工作,也是为了我们所有人……” 另一方面,森林中,正在系鞋带的Ben发现有一支凶猛的野狼突然从树丛中现身,从后面向他慢慢逼近。Ben、Bill和Embrys都冻结在原地,片刻之后,Bill迅速行动,一枪将野狼击毙……这个突如其来的小事件让Bill思绪万千,看着自己的爱子处在危险当中,坚定了Bill决定对另一个“恶魔”采取行动,Bill对Don说,“我决定向Roman宣战,我也要给他点颜色看看!”

一夫三妻第5集剧情介绍

  在一处古迹,芭波把一位市议员迷得昏头转向。比尔用异样的眼光审视着自己的妻子,突然发现老妻仍旧很迷人。两人躲过人群,偷偷溜到旅馆,开始胡天胡地。 妮基开始怀疑比尔有了外遇,打算再娶个妻子入门。不过,她可不打算去告诉芭波。在和乔伊的妻子汪达聊天时妮基酸溜溜地说:“大房总是以为一切尽在掌握,不过往往她们是被蒙骗得最深的一个。”当着众人,妮基还是表现得欢欣鼓舞,为丈夫即将再娶一房感到无比开心,因为“她已经彻底厌倦了芭波和玛姬妮!”这句倒不是假话。 比尔的会计温迪似乎发现了什么,她把比尔拉到一边,低声告诉他丹曾经和几个女人一起出去过。她由于好奇,偷偷跟踪其中两位到女士洗手间,发现他们共享一位丈夫。“这是违反法律的,也不道德。”温迪宣布。比尔说丹不是她想的那种人,不过,温迪可不是就这么一两句话就能善罢甘休的人。 罗曼接到了会计师的审计报告,深感苦恼,因为上面只有一些数字,看不出什么结论来。他对自己的经理说:“这家伙可不是什么聪明人。” 玛姬妮在家中深感孤独,把新邻居帕姆邀请到自己家里来玩。她赫然发现邻居们认为自己是未婚妈妈。她告诉帕姆,自己是寡妇,丈夫在海湾战争中为国捐躯。帕姆后来又把这个故事讲给芭波听。芭波警告玛姬妮说话要留神。而且,海湾战争是15年前的事了。玛姬妮撒谎都不动动脑子。

一夫三妻第6集剧情介绍

  妮基最近一直和比尔厮缠不休,想再怀个孩子。芭波却冷静地把妮基的安全期标了出来,提醒她要科学行房。妮基告诉芭波,她猜错了,比尔并没有新情人。她一定是太紧张了。“我从来没想过他会再找一个。”芭波说,除此之外不再说第二句话。芭波离开了,妮基从抽屉里取出一枚避孕药,吞了进去。 弗兰克的大房萝波塔去世了。路易斯在老公清醒的时候告诉了他这个消息。路易斯是二房,所以,她现在成了名正言顺的大房,而且想要一个正式的婚礼。弗兰克嘲笑她说“你不如先开枪杀了我!” 比尔听从丹的建议,给当地检察官用化名写了一封信,详细列举了罗曼的种种不轨行径。然而,正当他要把信寄出的时候,他心中有了另一个主意。他打电话给罗曼,问他是否可以和他见一次面。 第二天,比尔去见罗曼,叮嘱儿子本好好照顾自己的妻子们。途中比尔去看自己的母亲。母亲还在和父亲生气,她想给自己的儿子们合法的身份。她说没有合法身份,法律上自己什么都不拥有。比尔劝母亲说,自己很好,衣食无忧。“我知道你过得很好,我担心得是我们其他人的日子怎么办。”母亲回答说。

按单集查看剧情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