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孩子我的家剧情介绍

1-6集
我的孩子我的家剧情介绍

我的孩子我的家分集剧情介绍 第1集


  挺着大肚子的幺婶带着大大小小五个孩子在厂门口跪成一排,这是一个威胁。

  厂长其实早已铁了心,这回不管幺婶再闹出什么幺蛾子,都绝不会改变厂里对幺叔的决定——降职调岗减工资。因为他的酒醉失职给厂子造成了巨大的损失,而且医院诊定幺叔是酒精中毒,已经丧失劳动能力,对幺叔这样已经够仁慈了。可是幺婶现在居然在厂门口跪了下来,他就不得不出去看一看了。

  幺婶见到厂长的第一句话是,你帮我个忙,朝我肚子上踢一脚吧。

  厂长楞住了。

  幺婶不是个不讲道理的人,她说现在全家五个孩子指着幺叔的工资都只将将够活,幺叔再被调去看仓库,只有基本工资,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也养不了,不如痛快点踢掉。厂长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出来,然而他想走却已经走不了了。幺婶望着厂长笑笑,说你要动不了手的话,我自己来吧。她突然开始狠狠地打自己的肚子,是真的打,鲜血已经流了出来。

  厂长吓坏了,连忙嚷着要送幺婶去医院,可幺婶就是不动弹,宁可死在厂门口,厂长万般无奈,只好答应幺婶等大儿子林繁长大了再接他爸的班进工厂。幺婶一直等着得到这个答复后才昏了过去。

  幺婶再次醒来时已经在医院了,护士高兴地告诉幺婶,她生了一对双胞胎,幺婶却叹了口气,人口越多越不好养活。这时,幺叔和幺婶的婆婆进来,却是一脸冷如冰霜地开始收拾幺婶的东西,今天就出院,回家!

  幺婶就这样刚生完孩子就被幺叔和婆婆带回了家,而且两人都漠无表情。幺婶不禁感觉到巨大的委屈,在幺叔把幺婶关回自己屋里时,幺婶终于忍不住了,问幺叔和婆婆到底是什么意思?幺叔狠狠地对幺婶说,这次幺婶实在太给他们丢人了,林家的人都被幺婶这一跪给丢尽了,从现在开始,不允许幺婶再出门,再给他们丢人去。

  幺婶本来心里就难过,幺叔的话更像是导火索,幺婶爆发了和幺叔的争吵,在争吵中,幺叔忍不住动手推了幺婶一下,过去的日子的,这是对幺婶最厉害的办法,因为幺叔打起老婆来是从不留情的。然而这一次,幺叔怔了一下,觉得自己不该打刚生产完的老婆,幺婶反而冷静下来,感觉到了什么,对幺叔说,你再打啊!

  幺叔当然不敢动手,而幺婶反而使劲地给了幺叔一下,这一下如此着实,幺叔脚下不稳,摔倒在地上。幺婶有些悲哀地看着幺叔,知道自己的丈夫是真的失去劳动能力了,幺婶对幺叔说,你在家里说话以后不再算数了,从现在开始,你得听我的!我就当又生了三个孩子,双胞胎——加上一个你!

  幺叔灰头土脸地从屋里走出来,婆婆一直听着屋里的动静。从娶幺婶那一天开始,婆婆就对自己这个漂亮的媳妇不放心。一直让幺叔要盯住幺婶,要镇得住幺婶,幸好这么多年都平静地过来了,然而现在注定今后的生活必将不再平静,婆婆听到幺婶对幺叔的话更是怒火中烧,一下子冲了屋里。

  幺婶本以为婆婆将有暴风骤雨般的一番责难,然而婆婆却进来就一副热情的笑脸,问幺婶感觉怎么样,难不难受,会让幺叔再给她熬些汤喝,辛苦了……幺婶对婆婆忽如其来的热情弄得摸不着头脑,在婆婆叮嘱完离开时,突然向幺婶满脸笑容地甩下一句话,'你得好好保重身体啊,因为幺儿的身体不行了,家里这几张嘴,就全靠你了!'

  幺婶眼前顿时一黑,她知道,婆婆这句话的意思是把家中最大的重担从此压到了她的肩上,可是,她还有别的选择吗?

  幺叔和幺婶原本有五个孩子,按繁荣昌盛起的名,大儿子林繁,大女儿林荣,老三林昌,老四林盛,生老五的时候繁荣昌盛起完了,幺叔想了半天,居然想出了个很诗意的名字,林静。

  对于跪在厂门口的这件事,五个孩子是有不同的反应的,老大林繁和他爸一样,老实得近乎窝囊,倒也不觉得什么,老四林盛从小聪明伶俐又贴心,别说跪,就是撒泼打滚也是拿手好戏。老二林荣是个姑娘家,老三林昌是这一带有名的打架王,都不免感到有些丢脸,然而谁都没有想到的是,反抗得最激烈的竟然是老五林静。

  这个才六岁的小姑娘居然极为刚强,被幺婶扇了两个耳光还不跪,最后还是林繁和林盛按着她跪下的。虽然跪下了,但幺婶清晰地能看到林静眼中的不服和愤怒。这不是幺婶给林静的第一次屈辱,也不是最后一次。

  幺婶没上过学,但是女人天生会计算,她明白5+2=7,加上幺叔和婆婆,家里有十张嘴要等着吃饭。而幺婶当家作主后的第一个决定,却是婆婆提出来的,婆婆说,刚生下来的双胞胎不能养了,必须送人。

  这对幺婶有如晴天霹雳,幺婶说什么也不能把孩子送人,就算放在家里饿死,也决不能骨肉分离,但婆婆却非常坚持,家里的确养不了这么多孩子了。幺叔其实是支持幺婶的。幺婶更是咬死了,决不能把这对双胞胎送出去。于是婆婆使出了女人的最后一招,你要不送孩子,我就上吊,少一口人吃饭是一口!

  婆婆不是说着玩的,她居然真的把自己吊在了房梁上!

  幺婶看了一眼婆婆,她知道,婆婆不会真正上吊,这只是个威胁,如果她把婆婆现在救下来,她就永远送不出去这两个孩子了。幺婶居然转头就走,然而幺叔却在这时慌张地跑过来,看到的场景是婆婆在上吊,幺婶居然不管,任凭婆婆吊死,幺叔勃然大怒给了幺婶一个耳光,并要求幺婶马上把孩子送出去!

  幺婶实在无法坚持了,她只能遵从婆婆的意志,把孩子送走,联系好了人家,要送到一个遥远的城市去,免得以后见到伤心。

  幺婶抱着两个孩子,坐上了去另一个城市的火车。火车走了很长的时间,在一个站台停靠的时候,幺婶看到下面有卖糖水的,她看着怀里的两个孩子,突然心疼得无以复加,突然感觉必须得给孩子买糖水喝。幺婶一边要掏钱买糖水一边流眼泪,然而掏出的钱还差了一些,幺婶需要到怀里去掏钱,而抱着两个孩子使她不够手了,于是跟旁边的人说,帮我抱一下孩子。旁边的人点点头,接过了幺婶手里的一个孩子,幺婶掏出钱来,买了糖水,回身要抱回孩子的时候,幺婶的脑袋嗡地一下,她的身边空空荡荡,刚才帮她抱孩子的人,和她的孩子一起消失了。

  幺婶没法再上火车了,她抱着双胞胎里的一个,从站台,到站台后这个小镇子,幺婶挨家挨户地找,挨家挨户地问,幺婶快疯了,一直找到深夜,依然可以看到这个抱着孩子的可怜女人,一家家地问,声音已经完全嘶哑了,还是急切地问,你看着我的孩子了吗?

  幺叔和婆婆虽然早早就叫孩子们上床睡觉,但他们两个都睡不着,并且幺婶早就该回来了,却迟迟不见踪影。终于门响了,幺叔和婆婆出去开门,看到幺婶抱着孩子失魂落魄地站在门口,婆婆脸一下沉下来,以为幺婶最后决定还是不把孩子送出去了,正要发难,而幺婶却望着他们,静静地说:我把一个孩子,给丢了。


我的孩子我的家分集剧情介绍 第2集


  幺叔和婆婆顿时疯了。婆婆催促幺叔赶快去找孩子,幺婶却说,不用再找了,谁都不用去。而后回到屋里,把孩子放在小床上,幺婶和衣倒下,很快睡着了,她知道,她已经找遍了那个镇子的每一个角落,不可能再找到了。

  而婆婆却觉得幺婶真是狼心狗肺,幺叔还是连夜就出发了,去幺婶丢孩子的地方,又找了一遍。第二天,幺婶还是平静地起床,操持家务,到晚上看着幺叔也是一身疲惫地回来,幺婶没说什么,给幺叔打了洗脚水。幺叔洗着洗着脚,突然怒从心起,一脚踢翻了水盆,指着幺婶说:我就不明白,你怎么就不难受?!你怎么就能不难受呢?!

  幺婶居然没有说什么,把水盆拿起来,重新去接热水,在接热水时,袅袅的水汽中,幺婶的胸前渐渐湿了一片——她来奶了。

  幺婶站不住,她伏在地上,无声地嚎啕大哭。

  幺婶的泪水并没有让幺叔和婆婆看见,她知道他们看到也没有用,她现在身上已经担着整个家,她知道难过的权力已经不再属于自己,她必须得让整个家能活下去。

  如果那时工厂有开除的话,幺叔实际上就是被开除了。他几乎不用去上班,去上班也没有工作,而他只拿基本工资的一点点,连平时出勤的钱都没有。幺叔一开始还没有完全意识到这种半死不活的处境将使他逐渐成为一个废人。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是家里的顶梁柱,他的工资是家里经济的主要来源。然而,幺叔丧失劳动能力,连搬个箱子都搬不动,不断想找活儿,又不断被辞退,幺叔开始意识到,自己是不是真的废了,他的心里渐渐起了微妙的变化。

  幺叔帮不上忙,幺婶就必须开始想办法养活这个家。幺婶决定,全家人都必须参加劳动,孩子们也必须做事了。她想做豆瓣酱来卖,然而去供销社进原料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家里的钱根本不够用,然而供销社的老刘却很慷慨,让幺婶完全可以先拿回家去用,有钱再还。幺婶有些犹豫,因为她注意到了老刘那一双一直盯着她的眼睛,她知道,老刘很早就对自己流口水了,街坊也都知道老刘是个有名的色鬼。于是,她不动声色地拒绝了老刘,但是,豆瓣酱这条路,似乎也从此堵死了。

  时间流逝的每一天对幺婶都是极其难熬的,因为家里原来积攒的一点钱也几乎都花完了,钱越来越少,家里经常饥一顿饱一顿的,幺婶也一直在想办法做各种活,但是在那个年代,一个女人又能赚到多少钱呢,终于,幺婶惊恐地发现,家里就要吃不上饭了!

  幺婶费尽心思,几乎在完全没有米和菜的情况下,弄出了一锅稀得不能再稀的野菜粥。可是她在喊孩子开饭的时候,却发现六个孩子,居然都不见了。

  幺婶连忙出去找孩子,她一出门,就看到了她的六个孩子,正一顺水地站在邻居家的门口,眼巴巴地看着邻居的吴婶在蒸糖包,连还不会走路的老六,也被二姐林荣抱在怀里,眼神居然也在望着糖包。吴婶带着胜利而高傲的微笑,递出一个糖包来,几个孩子就欢呼着去抢,吴婶偏还不那么痛快地给,要这几个孩子连喊几声,吴婶最好,吴婶万岁,才戏耍似的把糖包递到这些孩子的手里。

  吴婶和幺婶是邻居,两个女人也一直都不对付。吴婶的丈夫是手艺人,家里的条件一直非常好,是这条街上过得最好的人家。幺婶家的日子虽然赶不上吴婶,但是幺婶长得又漂亮,手又巧,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反而是这条街上最让人羡慕的媳妇,吴婶最受不了的,是她的丈夫一说起幺婶来,就夸个不停。于是吴婶总是夹枪带棒地损幺婶,幺婶当然也不是省油的灯,两个女人就这么一直斗了十几年,到了现在,吴婶觉得,她终于是要赢了!

  幺婶把孩子往家里赶,不允许他们在外面要糖包这么丢人。但是孩子却偏走不动,有些孩子脚往家里走了几步,脑袋却还一直向后望着,死死地看着蒸出来的糖包。幺婶赶了这个孩子几步,那个孩子又回去了。吴婶更是得意,幺婶气急了,动手打孩子,终于把这些孩子都硬生生地赶回了家。

  回家坐在饭桌上,几个孩子却像集体示威一样,望着面前的粥一动不动,幺婶让他们吃,他们也不吃,于是幺婶发狠了,谁说不吃,就把谁面前的粥泼掉,今天晚上饿肚子,在幺婶泼了四碗粥之后,老大林繁终于有点抗不住了,低头要喝粥,而在这时,吴婶拿着满满一屉糖包,满面春风地敲开了幺婶的门。

  孩子们欢呼雀跃,吴婶说就是送来给他们吃的,而且都是街坊,以后他们家多做一口,吃剩的,只要林家不嫌弃,她就都端过来。吴婶觉得自己终于赢了幺婶了,幺婶却不让孩子动这糖包一下,谁动一下,就赶出家门。吴婶看着糖包没人动,有些没面子,挂不住了,问幺婶这是想干什么?幺婶说,林家的人就算饿死,也不能要饭!

  幺婶已经没有退路了,她第二天早上悄悄离开了家,她没有别的办法,只有最后一条路可走,去卖血。

  然而在血站,幺婶再受打击,由于她生产后就开始想法养家,身体虚弱,不符合卖血的条件。幺婶这回真是绝望了,连卖血都不让她卖,这一家人还怎么活呢?

  在她回家的路上,她遇到了老刘。

  幺叔和婆婆目瞪口呆地看着老刘蹬着三轮车,把供销社里做豆瓣酱的原料亲自运到了幺婶家。从这一刻起,幺婶指挥下的全家大劳动开始了,也从这一刻起,老刘和幺婶的闲话便传开了,而吴婶,而是传播闲话的主力。

  洗蚕豆、蒸蚕豆、给蚕豆扒壳、洗坛子、拌佐料、发酵……五个孩子在幺婶是率领下忙得热火朝天,幺婶奖惩分明,完成工作有奖,完不成要罚。老二林荣总是完不成交给的定额,幸好老大林繁会悄悄把自己完成的分给她一部分。孩子们一起奋斗,虽艰苦,但也有温馨和有趣的地方。幺婶展现了神奇的持家能力,她可以把一件林繁的外衣改成林荣的裙子,再变成林昌和林盛的短裤,最后变成老六的尿布。成堆的蔬菜,她能一个人就用小车运回家里来,而后把同一种菜做酱、腌成咸菜、晾晒成干菜,而后成为全家人未来几月的桌上'佳肴'。在六个孩子的记忆中,那时的母亲,简直就是魔术师,在那个充满和饥饿和苦涩的童年时代里,却对母亲始终抱着点石成金的期望。

  孩子们也无师自通地学会了许多赚钱的办法,他们去拣牙膏皮,把废品中电器开关里的铜砸出来卖,用铁钉在火车铁轨上被飞驰的列车压成'飞刀'卖给迷恋《加里森敢死队》的小孩们……他们没有钱买玩具,他们对玩玩具的概念,就是看着别人玩,别人玩得很高兴,他们也就高兴了。只有赚钱,成了他们唯一的童年游戏。

  但是幺婶和老刘的闲话渐渐成为了整个小城市里的人最喜欢议论的话题。而且愈演愈烈,因为幺婶在老刘这里总能拿到免费的黄豆原料,以及老刘经常准备或大或小的惊喜,有时候,是几袋糖,有时候,是一屉的发糕,有时候则更好,是一些粮票。那么幺婶要付出什么呢?这似乎是不言而喻的。

  于是幺婶的五个孩子从小知道了什么叫做羞耻,还不算老六,因为她还太小。他们生活在别人的闲话和冷笑中,于是五个孩子都学会了两种天生的本领:当经过正在闲谈的街坊时,都会低下头脚步加快而过,或者真切听到别人在谈论自己家里人时,毫不犹豫地向其怒目而视。

  面对别人的谈论,五个孩子有着不同的反应,老大林繁会迅速低头走过,并在心里暗暗发誓,只要再等几年,等他能接父亲的班的时候,他会用自己的努力让别人重新认识这一家。老二林荣会像完全事不关己和别人一起谈论自己的母亲,并且比别人笑得更大声。老三林昌会向别人挥拳头,就像一头虽小但凶狠的野兽。而如果老四林盛听到了,那些谈得最起劲的人会突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裤子上粘了一口痰,或者衣服的下摆被剪坏了。然而,最可怕的一幕是在卖水果的王姐身上发生的,她那天正跟几个歇凉的人唾沫横飞说幺婶说得快意,之后就突然发现她插在摊上的西瓜刀突然刺进了自己的大腿,刀的另一端握在老五林静的手里,由于她力气太小,刺得还不深,可是王姐在数日之后还会心有余悸地回忆'那么小的孩子,怎么就敢拿那么长的刀扎人呢?'

  就是这个林静,决定要找出母亲和老刘之间真正的答案。

  林静一直悄悄地跟着母亲,看着母亲进了老刘的家。她在外面默默地数着数,,一直数到了100,母亲还没有出来,于是林静深深地吸了口气,拿起了一块砖头,猛地砸向了老刘家的窗户!

  老刘慌慌张张地跑出来,林静看到了母亲也跟着出来,看到是林静砸了老刘的窗户,幺婶不由分说,过来就给了林静一个狠狠的耳光。这一耳光把林静和幺婶之间的最后的温情,彻底打散了,林静像一个小野兽一样扑向老刘,喊着要把老刘打死。

  这很快演变成了一场闹剧,很多人过来围观,吴婶更是笑得开心,然而围观的众人突然起了一点小骚动,有人喊野人来了!挤进人群中间的这个人的确像野人,一件老羊皮袄,胡须一直密密麻麻爬到胸口上,浑身都是土。林静害怕地望着他,这个人却拍拍林静,高兴地对幺婶说——嫂子,我回来了!


我的孩子我的家分集剧情介绍 第3集


  回来的人叫林建设,幺叔的亲弟弟,在内蒙古草原上插队了数年,漂亮的小伙子变成了野人,几乎连幺叔都认不出这个弟弟了。婆婆很高兴,而幺婶很头疼,家里又多了一口,新回来的小叔子比一头牛还能吃。

  林建设绝不是个甘心在家里吃闲饭的人,然而他跑到知青安置办,发现知青的安置工作差不多都结束了,几乎是最后一批回城的林建设暂时没有工作安排。而考大学,对于已经把当年高中的知识跟草原上的草一起喂了羊的林建设来说,更是遥不可及的梦想。林建设遇到了人生中最麻烦的阶段,他的精力是一生中最充沛的时候,却是完全地无事可做,不知道该做什么,也不知道能做什么。

  林建设只有把过剩的精力都投入到幺婶家里的杂活上,他体力惊人,就像年轻的幺叔一样。似乎为了表示自己不是吃闲饭的,林建设对幺婶家里的活投入了百分之二百的精力,邻居经常看到一个龙精虎猛的小伙子如一阵风般扛着各种箱子柜子,搬来挪去。而且幺婶也发现这个小叔子是个不同于这个家的异类,他的脑中总有一些异想天开的想法,有时候还有股邪劲。比如说家里冬天烧炉子,幺婶为了省钱,每天晚上都会把炉火封上,到后半夜就冷得要命,而林建设居然对炉子进行了改造,在炉子外面标上了刻度,一度保持家里的温度,二度是平时做饭炒菜,三度是家里来了客人,并且将炉子外面挂上了自己用铁丝编的网,可以烤东西吃,也可以把衣服烤干,使炉子旁成了家里孩子们的天堂。

  但是这毕竟是杯水车薪,幺婶的日子其实更难过了。第一重难过,来自外面。幺婶的豆瓣酱做了出来,却卖不出去,因为这条街上已经有卖豆瓣酱卖了十几年的一家了,他们恰好还是吴婶的亲戚,吴婶故意在幺婶面前大摇大摆地去买她亲戚的豆瓣酱,并装作自言自语地羞辱幺婶,说幺婶的豆瓣酱里都透着骚味儿。她亲戚更是糟蹋幺婶及其豆瓣酱无所不用其极。由于这些闲话、羞辱和破坏,幺婶有时候,连一瓶豆瓣酱都卖不出去,想要大批卖给工厂商店更是天方夜谭。幺婶每次出来卖豆瓣酱都变成了巨大的羞辱,要忍受旁边的闲话,还要继续装出笑脸来推销。幺叔帮不了幺婶,他现在连班都上不了了,厂长又下了命令,幺叔不戒酒,就不用来上班,于是幺叔痛苦地戒酒,却戒不了,酒精中毒是一种病。幺叔总想戒酒后就重新开始,但是永远无法实现的戒酒使幺叔越来越沉沦。幺叔也想,干脆厂里不要我,我也就不要厂子了,自己出去找工作,可是在那个时代,自己找工作谈何容易,况且幺叔已经没有劳动能力,于是幺叔的找工作便成了后面一直延续却永远没有结果的问题。

  幸好还有林建设。

  林建设经常在午饭后出来闲逛消食,说是闲逛,只要一有人说幺婶的闲话,林建设巨大的身影盯着她的牛眼就会恰巧出现在她的身边,这使闲话人不寒而栗。于是林建设的存在,渐渐成为了对幺婶无形的巨大保护,渐渐在下意识中,幺婶开始每天都在心里渴盼着小叔子出现的这一刻。

  幺婶的第二重难过,是婆婆无形的折磨。

  闲话当然也传到了婆婆的耳朵里,婆婆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在家里却给幺婶越来越多的难过和折磨,有时候,家里的饭盛到幺婶这里,就莫名其妙地不够了。有时候,幺婶刚坐下,婆婆就会像无意似的重复外面的闲话,而后冲幺婶笑笑,说这都是胡扯,我骂过他们了,让幺婶有话也说不出来。并且婆婆一直坚持,从老六能吃饭起,就摆两副碗筷,她总坚信,自己丢的那个孙女,一定能回来,能找回来。幺婶终于发怒了,她把那副多出的碗筷坚决地收了起来,不用再抱这样的幻想,家里现在是这样的情况,那个孩子就算没丢,也得饿死!

  除了婆婆,老五林静成了幺婶又一个仇人,在家里,林静处处都跟幺婶作对,一切都反着来,幺婶就算打林静,林静也一声不吭,始终用阴郁的眼神望着幺婶。她是家里孩子唯一一个对挨打和挨饿都不怕的。幺婶也不禁气馁了,没想到,自己在家里养出了一个小仇人。

  林静和婆婆最难过的时候,就是幺婶化妆的时候。因为幺婶在家里总是忙得不可开交,自己打扮得也乱七八糟。但每次幺婶开始化妆,就说明她要出门了,要去找老刘了,每当她一化妆,林静和婆婆就觉得受不了。婆婆是冷言冷语,林静是想办法把幺婶化妆的东西扔掉,但是都没有用,幺婶每隔几天,还是要花枝招展一次,这是婆婆和林静周而复始的恶梦。

  幺婶就是如此内外交困,身心俱疲,但是她依然顽强地撑持着。而她没有想到,把她从困境中拯救出来的机会,开始于她的两个儿子,老三林昌和老四林盛。

  在幺婶的六个孩子里,老三和老四是踩肩膀下来的,两个人也关系最好,都在小男孩最淘气的时候,简直是无所不为。林昌和林盛天天看幺婶被卖豆瓣酱的和吴婶欺负。两个孩子心里很不忿,便起了坏主意,晚上偷偷翻墙撬门,去到卖豆瓣酱的家里酱缸中,足足地撒了两泡尿。

  第二天,再买豆瓣酱的人觉得豆瓣酱里似乎有了些怪味,林昌和林盛偷偷地笑,幺婶似乎发现了什么端倪。

  到了晚上,林昌和林盛又按原路去对方的酱缸里撒尿,但在这一次,他们刚动身,卖豆瓣酱的人就被敲门叫醒,有匿名的人告诉他们,有孩子去往他们酱缸里撒尿了!

  卖豆瓣酱的一家冲进来,林昌和林盛眼看躲无可躲。就在这时,林盛让林昌别说话,老实在缸后面藏着,而林盛替林昌冲了出去,用自己来保全老三林昌。

  林盛是个鬼灵精,知道林昌是一根筋的单纯,怕他挨打。而卖豆瓣酱的人一看着林盛,发现真的他往酱缸里撒了尿,怒火上冲,上来打林盛,而林盛还没挨到第一下打,就直挺挺倒在地上装死,把这些人倒吓了一跳,不会真把小孩打死了吧。

  林盛在偷笑,但藏在酱缸后的林昌突然狂嚎着冲了出来,听说把林盛打死了,他就疯了,小林昌拼了命地打卖豆瓣酱的一家,而林盛看到林昌挨打,也一下子不装死了,跳起来拼命地去护他的哥哥,结果是两个人都被打得不轻。

  幺婶来救她的孩子了,但是所有人都在指责他们,幺婶再次受到了巨大的屈辱,卖豆瓣酱的要把撒了尿的酱灌进幺婶的嘴里,而林建设出现了。他阴沉着脸过来了,护住了幺婶和两个孩子,带他们出去。卖豆瓣酱的人当然不干,拦住林建设。林建设操了棍子,说,他们可以跟他玩命。林建设的玩命吓住了这些人,他也顺利地将幺婶保护回家。幺婶在小叔子强有力的臂膀遮护下,感到了这么多日子以来难得的温暖。

  林建设在家里的地位似乎越来越重要了,孩子们也更多地愿意跟林建设呆在一起。而幺叔的心理却在起变化,本来幺叔和林建设两兄弟的感情是极好的,但是幺叔一直都把林建设当成自己的小弟弟,是他在照顾着林建设,但是幺叔发现,从林建设返城回来开始,自己在家里的地位,似乎渐渐被林建设所取代。家里有什么需要男人做的事情,幺婶和孩子们都会习惯地去叫林建设,而幺叔虽在眼前,他们就像是看不到。幺叔也逞强做过几次,希望自己能找回家里男人的尊严,但是他确实因为酒精中毒,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他的逞强似乎换来的是家里人的悲悯。在幺叔内心,便开始有了对林建设下意识的不满,甚至有时开始有意无意地刁难林建设,与其口角。因为林建设存在,使他感觉到自己越来越失败了。

  幺婶的生意好了起来,一家人的大难关终于在努力之中渐渐度过,甚至在卖出一大批豆瓣酱后,幺婶还会弄一点'五指膘'的肥肉,故意在院子熘,这飘出的肉香似乎代表着幺婶的胜利。

  而林建设更带回了好消息,他在找工作中无意发现,在邻县卖豆瓣酱,可以比在这里卖出更好的价钱。于是,幺婶和林建设约好,第二天一大早,由林建设蹬车,带幺婶去邻县碰碰运气。

  第二天天还没亮,幺婶就起床了,她在镜前仔细地梳妆,花了比平时更长一倍的时间,而同样早起的婆婆默默地在身后注视着这一切,当婆婆看到,幺婶化完妆出来,在门口等着她的人却是林建设时,婆婆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


我的孩子我的家分集剧情介绍 第4集


    在邻县的豆瓣酱生意果然比本城的要好。于是林建设和幺婶每天一大早,天刚刚亮,就一起去邻县卖豆瓣酱,而天已经黑透了的时候,林建设才蹬着车带着幺婶回来。幺婶见小叔子这么辛苦,有些过意不去,对林建设是加倍的体贴和好了,做饭都会给小叔子多留些偏食,衣服破了一点都补得整整齐齐的。林建设当然觉得更是温暖,能干又漂亮的嫂子几乎成了他心目中的偶像。幺婶的化妆也越来越勤了,回来得再晚,起得再早都要化妆,化妆的时间也越来越长,这一切都使婆婆越来越不安了。

  家里的气氛便起了微妙的变化,每天晚上吃饭,幺叔总是没什么话说,而幺婶和林建设由于一天的工作,很有共同语言,有说有笑,说起白天遇到的趣事,的确幺叔也插不进嘴去。而婆婆却是越来越觉得不舒服,于是婆婆找林建设谈,让他离嫂子远点,那幺婶是个狐狸精,谁都想勾一把的。林建设愕然,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一点,但婆婆对幺婶的评价是他完全不能同意的。这番谈话的结局是林建设愤然离去,留下婆婆独自抹泪。但晚上再见的时候,林建设似乎就感觉到了尴尬,跟幺婶的话少多了,但又忍不住不跟幺婶说话,婆婆、幺叔、幺婶、林建设,家里的气氛越来越尴尬了。

  而幺婶还是离不开老刘,虽然豆瓣酱生意有了起色,但是这个家要活下去,就需要从老刘的供销社里进原料,一直没有给老刘钱,幺婶欠老刘的越来越多,但林建设开始越来越多的插进幺婶和老刘的中间,每次看到幺婶和老刘在一起,林建设就看老刘不顺眼。特别是老刘和幺婶的流言,使林建设心里特别难受。

  幺婶一门心思在如何养活这个家上,对这种尴尬虽然也有感觉,但还不是她心中最重要的事。林昌和林盛这两个无法无天的孩子,让她越来越有些担心了。

  林昌和林盛两个人最近迷上了斗蛐蛐,但是总是输给街上的大孩子。于是两个人约好了,要到旁边的山里,想法抓一个特别厉害的大蛐蛐来。两个孩子费尽辛苦,终于抓到了一只厉害的蛐蛐,刚兴高采烈地下山,就被大孩子拦在了面前,把手一伸,拿来!

  林盛装糊涂,什么拿来?

  啪地挨了一耳光,大孩子继续伸出手:蛐蛐拿来。

  林昌死也不给,撒腿就跑,但是根本跑不出去,被大孩子们四周一围,还是屈辱地把蛐蛐交了出去。

  林昌当夜一晚没睡。林盛半夜醒了,看到林昌还在发呆,劝他别想了。再想法去抓蛐蛐好了。

  林昌认真地跟林盛说,我想当警察。我特别想当警察,我要主持正义和公道。

  林昌是真的疯了一样迷上当警察这个梦想了,他每天都模仿警察的站姿,练着他想像中的格斗,只要孩子们之间出现争斗,他就要去平息,而且林昌打架不要命,所以幺婶总是听到林昌又把谁谁家的孩子打伤了,幺婶在不断赔礼道歉的同时,也对林昌越来越担心。

  林盛听人传说,说甘草比糖还好吃。于是林昌和林盛两个人在逛集市的时候,发现有人在卖甘草,两个孩子禁不住诱惑,偷了些甘草,却没吃出味儿了。他们想拿更多的甘草,一不小心把全车的甘草都弄翻了,再想跑的时候被路过的派出所许所长当场逮住,他们作为小偷被抓,使林昌和林盛感觉到了无比的侮辱。

  当天晚上,是派出所的许所长把林昌和林盛送回家的。幺婶听到林昌和林盛偷东西的事情,又看看许所长,突然来了主意。幺婶推着林昌和林盛,让他们认许所长当干爹。

  林昌不肯认,因为许所长在大庭广众下抓了他,让他丢脸了。林盛也是不肯认,因为一个说不出口的原因,林盛和许所长的女儿许颖洁是青梅竹马长大的,他对许颖洁总是有些特殊的感情。许所长更是不想这么莫名其妙地认两个干儿子。但幺婶逼着他们认,因为幺婶怕林昌以后真闯出什么祸来,认一个派出所所长当干爹,是幺婶给林昌想留的后路。

  幺叔听到林昌和林盛偷东西,大光其火,把林昌和林盛往死里打。许所长看不下去,想拦幺叔,幺婶却说许所长又不是他们家里的人,管不着,除非……许所长要是这两个孩子的干爹的话,干爹护着他们就不能不听了。

  许所长没办法,总算松了点口,幺婶也趁机让林昌和林盛叫干爹。许所长被幺婶弄得毫无脾气,告辞离去。而他走出门口很远,发现林昌居然在跟着他。

  许所长问林昌跟着他干什么?林昌问许所长,出了这样的错,他以后还能当警察吗?

  许所长看看林昌,发现这孩子是如此渴望当警察,不禁笑了,告诉林昌只要以后不再犯错,好好努力,就能当上警察。

  林昌向许所长郑重发誓。自己一定好好努力,决不犯错。之后的林昌果然拿一个警察的标准要求自己,林盛的小偷小摸,林昌再也不参与了。可是林昌的打架却并没有减少,因为他觉得警察就是得主持正义,特别是他拼了命地,处处护着自己的林盛,决不能让自己的这个四弟吃一点亏,受一点委屈。

  林盛也有友爱他三哥的办法,林昌自从迷上到警察后,也在疯狂地喜欢着枪,但是林家是不可能有钱给林昌买玩具的,于是林盛一刀一刀给林昌刻出了一个木头枪,虽然难看无比,而且林昌的手被划的全是刀伤,但林昌都爱若性命一般,他对着这把木头枪发誓,他这辈子,决不允许任何人欺负林盛!

  闲言碎语又开始笼罩在幺婶家上。闲话越传越厉害,渐渐变成了幺婶是潘金莲,幺叔是武大郎,老刘是西门庆,而林建设,是被潘金莲勾搭上的武松!


我的孩子我的家分集剧情介绍 第5集


    然而林建设和幺婶却毫不知情,两人每日早出晚归,开始变得无话不说。幺婶问林建设,怎么到这岁数,也不找个媳妇。林建设对幺婶倾吐出了他深埋在心底的一个爱情故事,一个林建设原来打死也不会跟任何人说的故事,那是他在内蒙草原插队时,和那里的姑娘发生的一段爱情,他甚至给那个姑娘买了一个镯子,花掉了他所有的钱。但是这个镯子最终没能送给那姑娘,在最后的一刻,命运的捉弄让他们两人还是分道扬镳。林建设的爱情故事深深打动了幺婶,她为林建设的感情而感动,她看着这个镯子,觉得真是漂亮,而林建设随口说,反正这个镯子也不可能再送给其他人了,嫂子喜欢,就送给幺婶吧。

  送给幺婶的镯子被来接幺婶的林荣看到了……

  林荣以生在这个家为耻,在众人都取笑她的时候,林荣突然找到了办法,她说,她根本不是幺婶和幺叔亲生的,是被他们抱来的,自己本来应该是公主,绝不应该属于这个家,而这一切被婆婆听到了。在婆婆的审问中,林荣惊慌失措,说了林建设送给幺婶的镯子,这让婆婆一下子再也控制不住了。

  幺婶跟林建设回家,林建设去停车,卸东西。幺婶脸上还带着笑容地走进屋里,但是迎面看到的却是婆婆一张阴沉如霜的脸。婆婆喝令幺婶站住,问她为什么勾引自己的儿子,她的小叔子。幺婶觉得这是无比的冤屈,愤而辩白,但这番话却更激起了婆婆的怒火,她开始失去了理智,她要从幺婶的身上搜出通奸的罪证,让幺叔去搜幺婶的身。

  而幺叔不愿意,婆婆愈发生气,让林荣去搜幺婶。

  林荣不敢,而婆婆给了林荣一下子,说林荣不搜,她就亲自搜,于是幺婶在丈夫和婆婆面前,蒙受了奇耻大辱,林荣搜了妈妈的身,但却并没有搜到任何东西证明她和林建设有关系。

  原来林建设要给幺婶镯子,可幺婶想了想,还是觉得这样与林建设就太亲昵了,所以还是拒绝了,把镯子还给了林建设。

  幺婶的脸都气白了,她之前受到过各种的屈辱,但是没一件事能比上这次的侮辱。林建设恰恰走进来,幺婶喊林建设过来,跟他说,把镯子给我。林建设还弄不清状况,幺婶喊了一句,把镯子给我。林建设把镯子这才给了幺婶,幺婶将镯子在婆婆面前套在了自己手腕上,转身就走。

  晚上,幺叔劝幺婶别太难过,婆婆也是一时被气疯了。幺婶一句话没说,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腕上的镯子。

  第二天早上,大家发现幺婶不见了,离家出走了,只剩下那个镯子放在了桌上。

  所有人都出去找幺婶,幺婶不在,整个家都垮了。但是林建设、几个孩子,到处都找遍了,也找不到幺婶的踪影。

  找到幺婶时,她站在山崖上,望着向她奔来的众人,幺婶苦笑了一下,纵身跳了下去……

  幺婶没有死,死倒轻易,活却艰难。幺婶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幺叔。幺叔对幺婶说,不管别人怎么传,他是一直相信幺婶的,相信幺婶不会做出对不起自己的事情,所以,他知道幺婶不容易,从来都不跟幺婶提这些事。

  幺叔的信任使幺婶重新找到了生活的信心,看着幺叔,似乎这个男人没有原来那么软弱可恨了,似乎原来家里那个主心骨男人的样子又回来一点了。幺婶下定了决心,不再做流言和闲话的主角,邻县就算生意再好做,她也不跟林建设去了,而是又在自己家门口摆起了摊子,和林建设也主动地疏远了,有时候一天说不上一句话。

  幺婶同时毅然把跟老刘的暧昧关系断了,不再去找老刘,于是老刘看到幺婶如此,便不再卖给幺婶做豆瓣酱的原料——老刘决定给幺婶一点颜色看看。


我的孩子我的家分集剧情介绍 第6集


    幺婶再去老刘那里进货的时候,发现老刘非常平静地告诉她,原料已经都卖完了。

  幺婶明白老刘想要的是什么,回到了家中,她陷入了深深的为难。她不想再去找老刘,继续两人的关系,但是如果不这样做,老刘已经卡住了全家的命脉,全家这几口人,没有了原料,没法再卖豆瓣酱,到底得怎么活?

  幺婶心烦意乱,在这个问题上,她又完全无法征求幺叔和林建设的意见,但是,幺叔已经觉察到了幺婶的难处,他知道老刘断货是对幺婶最后的要挟,幺叔没有告诉幺婶,他不声不响地去找老刘了。

  幺叔和老刘,这幺婶流言中的两个主角,在街上碰面时,都会心照不宣地匆匆加快脚步,擦肩而过。但是今天,他们必须要面对面地交锋了。

  幺叔对老刘说,让他不要断货,哪怕是比原来的价格还要高。他们家不能断绝原料,不能断绝生活来源,从现在开始,老刘和幺婶的以前关系结束了,以后就是幺叔和老刘的关系,就算是幺叔求老刘,欠老刘的,不管怎么样他欠老刘的情和债都会还清,这辈子还不清,下辈子还。

  幺叔很认真,而老刘很傲慢。老刘很无所谓地告诉幺叔,其实想跟他的女人多得是,他已经被幺婶玩烦了,用不着幺叔还债,要不然幺婶继续来找他,要不然幺叔这一家最好跟他别再有任何关系。

  幺叔是真的被老刘激怒了,两个人很快爆发成了争吵,从供销社里吵到了供销社外,很快成了本城的第一大新闻,大家都放下手里的活,跑来围观,每天的流言终于要爆发成现实了,大家谁都不愿错过这个机会。跑在最前面的是吴婶,幺叔和老刘身边,很快围起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人。

  幺叔和老刘越吵越厉害,幺叔大怒,向老刘挥起了拳头,如果是在以前,老刘一定会被幺叔打个半死不活,然而,可惜却是现在的幺叔。他老实一辈子,第一次跟人动手的时候却是在他已完全失去打架能力的时候。老刘轻而易举地将幺叔掀翻在地。

  但是,一个巨大的身体这时挡在了老刘面前,是满脸怒火的林建设。幺婶也赶来了。

  林建设让幺叔回家,他来跟老刘算清楚这笔帐。但是幺叔积压在心中的郁闷,在这一刻彻底爆发出来,是对老刘的不满,还有对林建设的不满,及归根结底都是对幺婶的不满,幺叔让林建设和幺婶回去,这是幺叔家的事,这是他自己的事。

  林建设怕哥哥吃亏,一直挡在幺叔的身前,说这件事自己完全可以解决。幺叔发火了,向后扒拉林建设,林建设岿然不动。幺叔大怒,这是你的家还是我的家,到底谁才是一家之主!?现在幺叔还没死呢,轮不到林建设当这家,他不是这个家的男人,不是幺婶的丈夫,孩子的父亲!

  林建设楞了,幺叔推开林建设就向老刘冲去,林建设连忙一把拉住哥哥,但也许是因为使的力气太大,幺叔摔倒在了地上。这使得幺叔的闷气达到了顶峰,幺叔顺手拿起身边的一块砖头,一下劈在了这个不听话的弟弟的头上。

  鲜血顺着完全呆住了的林建设的额头流下来,旁边围观的人看到了最高潮,都在旁边起哄,有喊武大郎捉奸的,有喊让林建设去收拾西门庆老刘的,吴婶更是喊得快活,幺叔和幺婶、林建设都处于极度的羞辱中。幺婶知道这时候不能和人们对骂,否则更加丢人,她连忙拉幺叔和林建设回家,林建设却一动不动,幺婶大骂林建设,让他快走,别再丢人了……林建设突然哈哈大笑,对着旁边围观的人,认真地一个一个看过去,对他们说,好,太好了!你们说得对!太对了!

  当天晚上,林建设一个人提了一条棍子,很平静地走了出来,在街上,只要走到当天嘲笑起哄那些人的家门口,就挥起棍子,只轻轻一下,那家人的窗户就变得粉碎。

  林建设刚砸了两家窗户,就惊动了所有的人,他们纷纷起来,但却没人敢阻挡满脸阴沉的林建设,看着他越走越远,一家又一家的窗户砸过去。被砸的人甚至不敢说什么,而且大家都清楚林建设去的方向——那条路的尽头,是老刘的家。

  所有的人都害怕了,他们知道,林建设的这条路最终目标是找老刘去的,他们甚至不太敢想但其实暗暗期待着,林建设会怎么对付老刘,会把他的家全砸了吗?会把老刘打死吗?

  随着又几家窗户的粉碎,林建设走到了老刘的家门口,这时慌乱的人群中才有人想起来叫人跑去报警,但是已经太晚了,老刘害怕地披着衣服出来,刚想对林建设说几句好话,林建设大手一推,老刘就摔了进去,林建设的棍子挥了起来……

  然而棍子没有落下,因为棍子的底下出现了幺婶。

  在林建设砸那些人窗户的时候,幺婶和幺叔都已经醒了,他们带着孩子赶出来,幺叔本来还想去阻止林建设,但是幺婶却拦住了他,她甚至有些快意地看着自己的小叔子在做自己一直想做却做不了的事情,然而到了老刘的门口,幺婶却突然拦了出来,挡在了老刘的家门前。

  嫂子,你让开。林建设说。

  幺婶却不让,不管林建设砸谁的家,他连一指头都不能动老刘的。

  林建设快急疯了,他对幺婶说,她明白这么做以后,街上的人会再怎么议论她和老刘吗?自己今天晚上决定这么干,就是想给幺婶打回一个清白。

  幺婶不管,先不说清白不清白,林建设就是一指头都不能动老刘家。

  为什么?

  幺婶说,因为老刘家对他们林家有恩,林家这么多口人能活下来,是因为老刘的帮助,知恩报恩,他们林家不能动老刘。

  林建设说他的目标就是老刘,他想把老刘打残了,不要他的命,就让他知道林家的人不能随便碰。

  幺婶平静地说,可以,那先把我打死吧。

  眼看一场悲壮的报仇因为自己敬爱的嫂子要变成一场闹剧,后面跟来看的人不再对林建设噤若寒蝉,开始小声议论,甚至又有人想起哄。林建设无比焦躁,他推开了幺婶,而幺婶借他的力,用他的棍子狠狠地打在自己的身上——她盯着林建设,说,除非你先把我打死。

  林建设看着幺婶,棍子落在了地上。林建设在夜里就像一匹负伤的狼一样悲嚎起来……

  老刘望着幺婶,眼神很复杂,是感激,是佩服,还是夹杂了其他的什么……

  林建设被赶来的警察拘留了,拘留后,他没回到林家,幺婶去接他出来的时候,他却已经先走了,没有人知道他去哪儿,林建设从此消失了。

  时光荏苒。在这样的岁月里,为了全家的生存,幺婶没有太多的精力再去惦记远走的林建设,林建设出走的这件事对于婆婆来说,也是一个重大的打击,婆婆似乎在家里安静多了,虽然还是时不时看幺婶不顺眼,但却不再那么激烈地和幺婶争斗,因为林建设这件事是婆婆完全的理亏了。而老刘经过这件事后,居然什么都没说,他主动恢复了对幺婶的供应,经过生活的千辛万苦,幺婶成功地把一家子人都养活了,幸好,孩子们也都渐渐地长大了。

  家里即将迎来第一件大喜事,老大林繁满十八岁了,即将接幺叔的班进工厂了!


网络微评
一狐
每当看到有人对某个电视剧有兴趣的时候,我就会到网上去看剧情介绍。这部剧的剧情介绍看完了,好个曲折反复折腾人.......不过难怪这种剧情的电视剧我妈妈喜欢看。
留痕2009
老二还真的是二啊!老二的故事告诉我们什么?女人啊就是女人,落魄的时候装B博取你的同情!日子好过了她就要作了~!真是不值得可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