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血盐枭 剧情介绍

1-6集

碧血盐枭 第1集剧情介绍

扬州一众盐商要求盐业总商胡坚把朝廷发放的盐引价钱调低,否则罢买盐引,胡坚的次子亭轩看准官府盐商对盐的来源别无他选,反提议胡坚加价。此时,朝廷传来私盐枭窦家寨被剿的消息,盐商只好无奈答应胡坚加价的要求。窦家寨主窦猛则率领妻女和盐帮兄弟撤退,岂料秘道竟埋伏官兵,窦猛身受重伤。亭轩不支昏倒,胡坚担心不已,惟有到庙宇祈福,却遇上同样曾患消渴症的徐庙祝。徐庙祝表示自己遇上一位吕建康神医,亦因此而根治消渴症,胡坚大喜,决定带亭轩往找神医。路途遥远,胡坚建议亭轩在山下的客栈休息,自己上山请神医出诊。 胡坚求医时,接待他的是窦猛的女儿胜雪,她为免泄露家人的行踪,自称是女神医,并随意开了药方,将胡坚打发。亭轩喝药后吐血,幸胜雪带建康赶到,及时把亭轩的毒解清;父子返回扬州途中,救起昏迷在河边的胜雪。亭轩身患绝症,不欲拖累老父,欲跳崖自尽,胜雪以妙计令亭轩放弃轻生的念头。胡坚察觉亭轩偕胜雪回来后变得积极,便邀胜雪同往扬州,胜雪却因此看到被官兵围剿时失散的恋人聂致远……

碧血盐枭 第2集剧情介绍

冒认自己是吕神医女儿的胜雪跟随胡坚等人到扬州;自小与父母居住于乡间的胜雪不禁对胡家大宅的豪华气派赞叹不已。 胜雪参观胡府时发现四女婷嫣、长女婷碧与胡坚之妹彩蝶性情古怪;胜雪更被带妓女们回家玩耍的亭辉从后捉个正着;亭辉欲调戏胜雪,反被她教训了一顿。胡坚召集家人介绍,指胜雪乃吕神医女儿,特意前来照顾亭轩;亭辉虽是个玩世不恭的二世祖,但看到亭轩归来,也特意带了能治消渴症的石榴给哥哥。早上彩蝶带来一分'不老药'请胜雪参详当中成分,但亭轩却发现胜雪对药材认识不深。 亭轩不动声色派人跟踪胜雪,发现她在庙中呆站了一天。亭轩出现向胜雪查问之际,胜雪听到有盐枭尸首在城门前示众,亭轩终发现胜雪之身分;而站在城楼上宣布盐枭罪状的,竟就是胜雪的恋人,缉私营的副统领聂致远。晚上胜雪欲向致远报仇,却反被他夺去匕首……聂张氏劝说儿子放弃当官之时,致远的好友亭辉及时出现约他出外;胜雪无法为父母报仇,不禁失去生存意志。亭轩请求致远帮助取回胜雪父母尸首后,特意带胜雪见他们最后一面,藉此鼓励她努力活下去。

碧血盐枭 第3集剧情介绍

胜雪不欲在胡家白吃白喝,主动要求到盐栈帮忙;胡坚欲测试她对盐的知识,却发现她竟对答如流。胡坚看到儿子处处照顾胜雪,不禁暗自高兴。 盐栈朱掌柜晚上到致远的母亲聂张氏经营的酱油店,静静将剩盐交给她;原来聂张氏除了经营酱油店外,更私下收购私盐及放债给别人。聂张氏发现致远捉盐枭受伤担心不已,聂张氏的好友彩蝶建议替致远成家,令他不再过分拼搏;而彩蝶竟建议致远与胡坚之幼女亭嫣成亲。众人安排致远与亭嫣相睇,被蒙在鼓里的他发现后,当场向胡坚拒绝婚事。 新的盐运使到达扬州,大小官员与众盐商亲到城门迎接,却发现扑了个空;原来新盐运使姚守正已微服到妓院寻找旧恋人陆五娘,却发却她已成了妓院老板。 看到守正缠绕五娘,亭辉竟出手与他打起来;另一边厢,胡坚为了拉拢守正,竟请他到胡府居住,更与亭辉遇上……早上,曾大打出手的亭辉与守正竟搭着肩谈笑风生,家人看见都错愕不已。守正向胡坚说出他家中的古玩已被人偷换掉;原来亭碧为报复父亲当年拆散鸳鸯,特意将古玩偷赠给曾与她相恋的蔡子安。

碧血盐枭 第4集剧情介绍

子安将从亭碧手中得到的古玩转赠给致远的干爹,缉私营的统领屠应龙;原来子安为求报仇,与应龙合作欲把胡坚拉下盐业总商之位。 众盐商替守正设宴,未受邀请的子安竟自行参加,替守正送上厚礼更出言将取代胡坚的位置。胡坚对子安突然嚣张不以为然,但亭轩认为有人在子安身后撑腰。晚上应龙与致远看见醉后的守正欲见五娘;想不到守正看见应龙后,竟说两人是旧识。守正借醉公开说从应龙身上学懂贪官之道;一直认为干爹清廉无私的致远,因此对行为古怪的守正留下坏印象。 胡坚为捉贼躲进书房,最终却反被贼人打伤;亭碧与子安合谋演戏,让胡坚以为女儿并非家贼。致远带兵缉拿盐枭,却无功而回;致远欲向线人关七查问,却发现他与守正的师爷汪东平过从甚密…… 看到子安出手阔绰,胡坚亦用尽方法赠送各式名贵礼物给守正。胡家众女认为胜雪刻意接近亭轩是窥伺胡家财富,不禁对她群起攻之;胜雪感委屈,决定乘夜离开…… 致远与亭轩见面,致远更托亭轩好好照顾胜雪。在盐商会议上,守正突然说出取消总商之位世袭的方法,改以投票竞投。

碧血盐枭 第5集剧情介绍

胡坚对守正改变总商的竞选法大感忧心,亭轩与胜雪两人只得合力安慰。 致远要亭辉陪他喝早茶,原来是为了搜捕线人关七;亭辉欲协助致远逮捕关七,却反被他胁持。当关七用刀指吓亭辉到郊外时,东平突然出手相助,更把关七擒获;当守正欲向关七查问时,他却被人以利箭灭口。守正得知致远怀疑自己是贪官,特意带致远与亭辉看他以无名氏之名,将收下的金银宝珠购入食粮以赠予穷人。看见致远释怀,守正更说出怀疑是缉私营有内奸,但致远却不置可否。亭辉将守正是清官一事告知家人,令胡坚与亭轩大出意外。亭轩约众盐商见面,请他们不要与父亲相争竞投,众盐商爽快答应;原来子安早已联络了众盐商,由他们合资推举子安与胡坚争夺盐业总商之位。 应龙与致远练功后围着营火详谈,应龙更安慰干儿子不用因关七之死而消沉。正当胡坚与亭轩商量投标数额时,亭碧却一直偷偷监视。晚上突然有小偷潜入胡家,众人忙于捉贼,而亭碧则向父亲的房间接近…… 另一边厢,致远送喝醉了的亭辉回家时,发现有神秘人飞檐走壁自胡府离开。

碧血盐枭 第6集剧情介绍

胜雪偷入蔡子安家之事被发现,逃走时更遇上致远,但他没有揭发反让胜雪离开。致远特意让应龙与子安发现他;致远向干爹质问为何与子安一起,终明白真正的应龙是个怎样的人……胜雪赶回家将子安标书内容告之亭轩,亭轩相信胜雪,决定临时改投标银码;守正主持竞投,胡坚终以些微之数胜出连任盐业总商之位。亭碧不满弟弟指自己出卖胡家泄露消息,更大骂胜雪挑拨离间。 致远练武泄愤时应龙突然出现打伤致远,原来应龙认为是致远出卖自己,令取得总商之位的希望化成泡影;致远向母亲质问父亲生前的作为时,发现母亲原来私下放高利贷,不禁对两位至亲的行为大感失望。胜雪应亭轩要求贴身监视亭碧;亭碧购买衣服时与青楼名妓映月口角,彩蝶欲对付映月,胜雪介入保护映月。 彩蝶受伤,亭碧要求胜雪背彩蝶看大夫,趁机摆脱监视;亭嫣跟踪姐姐,终发现亭碧与子安幽会之事……亭辉见致远闷闷不乐,竟带他到妓院解闷;亭辉更要欢喜自己的映月服侍致远,令情深的映月大受打击。胡坚看出亭轩对胜雪有意,不断示意要儿子向胜雪表白,更代亭轩购下精美耳环……

网络微评
铘琳
要顶 必须顶 不得不顶 用尽全力顶 再加上千斤顶 总之把它顶到顶 接着使出葵花宝顶 就算顶到史前也要顶 老子看了会用道德经顶 孔子亲自拜你为师天天顶 秦始皇站在阿房宫上使劲顶 汉高祖挥师杀向东罗马为你顶 吕布抛弃了貂禅而选择了帮你顶 张三丰见了后用太极拳九式全力顶 左冷禅召开武林盟主大会商讨如何顶 西门吹雪从此学会了最强一招剑神一顶 龙剑飞的如来神掌最后一式改为万佛朝顶 陆小凤从此再也不管闲事了而专门来为你顶 四大名捕四面出击看天下还有没有人敢不在顶
mikilxy
是致远想明白了,然后就去找胜雪了..其实致远一直在守候着保护着胜雪...直到最后才露面....难道非要人家给你演的那么清楚么?自己联想吧....所谓心有灵犀啊...哪里来的萤火虫啊...是幻想亦或者是致远的精心设计...哈哈.总之结局我很喜欢,只是2少爷不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