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国有佳人剧情介绍

13-18集
南国有佳人剧情介绍

南国有佳人第13集剧情介绍

大福死了,寄萍子建还有洪喜都为他披麻戴孝。寄萍跪在大福的坟前久久不愿离去。家里洪喜娘哭的死去活来,子建依偎在娘旁边,只有寄萍自己在里屋,强忍着哭泣。日子还要继续,馍馍铺是开不起来了,寄萍建议开个茶馆,前面的灶要不闲着也是闲着,而且用院子里的泉水还不用本钱。众邻居帮忙茶馆很顺当的开了起来。大福的死,寄萍最担心的就是刻薄的养母不让弟弟上学。果然,当寄萍小心的提及让子建上学的时候,洪喜娘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臭骂,骂寄萍是白眼狼,没良心,就知道让弟弟上学,不管其他人死活。可第二天,天不亮洪喜娘就冲着寄萍喊,咋不叫子建起床,还上不上学了?寄萍愣住了,抬起头来的时候,洪喜娘已经走了,寄萍望着洪喜娘的背影跪下。近来,由于时局动荡,人心不稳,寄萍演出的劝业场观众越来越少,快书老李也要跟其他人去天津转转了。寄萍师徒俩在书场等了半天也没个观众,殷诚茹也打算去外地卖唱。寄萍怦然心动,恳求师傅带他去苏州。殷诚茹知道孩子的想法,担心找到了家,寄萍就白教了。寄萍答应师傅,即使找到了家,也要跟着师傅卖唱,只是想让子建回家好好学习。师傅答应只要洪喜家不反对,就带寄萍走。洪喜娘听说寄萍要去南方,猜到寄萍的用意,就去找殷诚茹,殷诚茹告诉洪喜娘,孩子是知恩图报的,即使找到了家,也有情分在,会记着她的。洪喜娘无奈只得放寄萍跟师傅走。晚上,洪喜把在汇泉楼打工时候的赏钱一个大洋给寄萍,寄萍拒绝了,但很感激洪喜。早上寄萍临走的时候跟洪喜娘辞行,洪喜娘哭骂着让寄萍走了就不要回来了,寄萍真的走了,洪喜娘又跑出来,把大洋给寄萍带着,告诉她穷家富路的,早点回来。寄萍感动的跪倒在洪喜娘面前,答应无论找到找不到家,都会回来。寄萍跟着师傅一步三回头的走了。半路兵火连天,与郭瞎子不期而遇,郭瞎子告诉他们自己是死里逃生。原来张宗昌阵前让瞎子算卦,半仙投其所好,算他大胜,结果一交手就败了,瞎子之前就溜之大吉了。跟着张宗昌两年享受了荣华富贵,到头还是什么都没有,于是三人返回。郭瞎子又重新住进了洪喜家。不久五三惨案爆发,日军占领济南。为逃避给日本人唱曲,殷诚茹第二次带着寄萍离开,这次真的来到了苏州。看着昔日的家已经易主,寄萍泪流满面。遍寻无果,只得跟着师傅踏上返程的路。在路上,师徒二人同逃难的人群一起赶路。正巧遇到一对士兵,枪声震天,人群大乱,寄萍跟师傅被人群冲散了。

南国有佳人第14集剧情介绍

空旷的田野上,只有寄萍一个孤零零的身影。她强忍着饥饿与害怕,子建是寄萍唯一的精神支柱,她一定要回到济南。寄萍游荡了几天,饱尝了一个人的艰辛。一天,当她经过一个村庄时听到了一句地道的济南话,寄萍忙叫住了说话的人。此人正是京剧李家班的班主李老鸹。寄萍央求李老鸹把自己带回济南,李老鸹以唱戏为由拒绝了寄萍。班里的二花脸李保祥却是个热心肠,要带寄萍一起上路,李老鸹不答应。当第二天戏班要上路的时候,李老鸹发现了在帮忙整理行头的寄萍,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都说寄萍有眼色,一人省口饭就有她的了,都要带寄萍走,李老鸹也就默认了。寄萍进了李家班算是有个照应,但家里却为她乱成了一团。殷诚茹风尘仆仆的回到洪喜家,见寄萍没回来,告诉大家他跟寄萍走散了。殷先生觉得是自己把寄萍带出去的,就一定要把她带回来,全盘考虑寄萍可能去北京了,殷诚茹又去北京找孩子。洪喜娘牵挂着寄萍,时常一个人发呆抹泪。寄萍在李家班慢慢就混熟了,她认识了台柱子李美莲,也迷上了京剧。谁也没想到,关键时刻寄萍竟然给李家班救了场。原来有一场戏要开始的时候,一个小丫头却忽然间嗓子哑的出不了声儿,大家正在着急,寄萍自告奋勇的要试试。李老鸹也死马权当活马医了,立刻给寄萍上妆让她上场。结果,寄萍一开口,清凉的嗓音引得台下一片掌声,李老鸹的眼睛放光,李美莲也侧脸看着台上的寄萍。顿时,寄萍成了李家班谈论的焦点,众人都觉得寄萍如果唱戏一定能唱红,都邀寄萍来李家班。李老鸹当然更是看好了寄萍。她把寄萍单独叫出去,想拉寄萍进李家班,但被寄萍拒绝了,李美莲看出寄萍的存在对自己将会是个威胁,对寄萍很不友善。戏班子好不容易来到济南,此时济南已经是韩复渠的了。寄萍一到济南就拜别李老鸹他们,匆匆往家赶。李老鸹看着寄萍远去的背影,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寄萍风风火火的到了家,一进门就喊婶子我回来了。洪喜娘听到寄萍的声音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可不,洪喜迎进来的就是寄萍。洪喜娘一把抓住她就大哭起来,怪她是个不省心的闺女,跑出去就不知道回来。寄萍简单说着跟师傅走散,如何跟李家班一起回来的。洪喜娘心疼的扯扯这儿,拽拽那儿,从来没有过的慈爱。寄萍关心问婶子和洪喜哥可好,洪喜娘疼爱的夸寄萍好歹说人话了,一家人总算又团聚了,寄萍感激的点点头。

南国有佳人第15集剧情介绍

蒋阎冯大战,以蒋介石一方的胜利而告终。韩复榘原是冯玉祥的部下,现在投靠了蒋介石。韩复榘一直想谋山东,蒋介石也曾经许诺过,战争结束,就将山东给韩复榘治理,但现在战争结束,蒋介石却迟迟不履行承诺。这一天,心情烦躁的韩复榘到千佛山烧香拜佛,士兵们把在路两侧杂耍卖艺做生意的哄散,没想到,一个瞎子突然从斜刺里冲出来,倒在韩复榘面前。还是郭瞎子。郭瞎子大叫看到贵人了。瞎子听到有人喊韩司令,知道前面就是韩复榘,装模作样的算了一阵,就像韩复榘道喜,结果韩复榘接着被告知已经成山东省主席了。韩复榘视瞎子为仙人,瞎子又一次成为了省政府的参议。殷诚茹去北京还没有回来,寄萍为报答师傅,决定自己唱曲,替师傅赚钱,要给师傅一个惊喜。在一个青年三碌的配合下,寄萍开始跟别人搭班卖唱。寄萍唱的满堂红,并结识了何家驹。寄萍想将钱藏到师傅的枕头下,却发现枕下藏着一只绣着红牡丹的白绸绣鞋,一刹那,寄萍仿佛看到了师傅复杂的内心。寄萍在搭班唱曲的时候遇到了一个胖子,他就是韩复榘手下的总办小白鞋的老公卢白更。卢白更一双色迷迷的眼睛看准了寄萍,并亲自赏了寄萍七八块大洋。三碌感觉心神不宁,不想让寄萍唱曲了,寄萍不听,正讨论着,有人找上门,说卢白更的三姨太过寿,要找寄萍去唱堂会。洪喜娘知道大祸临头,殷诚茹又不在,乱了分寸。寄萍悄悄在身上藏了把刀,跟着洪喜去了卢白更家。正在耳房等着的寄萍忽然听到有人说话,看到一伙军人正从前门走,其中一个就是何家驹。寄萍跑过去叫下他。何家驹显然也认出寄萍来,寄萍忙将实情相告,求何家驹就她。何家驹马上返回告诉卢白更,说韩主席要听外面的女孩唱曲子,要带她离开。卢白更无奈答应。何家驹带着寄萍离开卢府,何家驹邀寄萍去给几个朋友唱曲,洪喜百个不乐意,但寄萍对何家驹相当信任,离开洪喜,上了何家驹的车。在省政府的院里,何家驹和几个朋友在讨论时局,谈论韩复榘来山东实施的新政,寄萍默默听着,对何家驹更加崇拜。何家驹忽然想起寄萍,刚想让寄萍唱曲,来人找何家驹商量事情,何家驹连忙打发寄萍回家。临走给了寄萍一张名片,让寄萍有事尽管找她。来人叫郑继成,他们要商量趁张宗昌明天离开济南时在车站的行刺行动。郑继成与何家驹同乘一车去车站,车行半路,有人找郑继成耳语,郑继成让大家都回去,说韩主席都安排好了。何家驹不想失去为民除害的机会一人偷偷来的车站,上了废弃车厢,才发现韩主席的人早就埋伏好了,何家驹不由分说也加入进去。

南国有佳人第16集剧情介绍

第二天一早,张宗昌被刺的消息就传遍了大街小巷,当寄萍从报纸上看到郑继成的照片时,意识到他就是那天见过的人,不用说,何家驹肯定也参加了这次行动。顿时,何家驹在寄萍心里成了为民除害的大英雄。寄萍小心的将何家驹的名片放到了存放她和子建幼年时期穿过的衣服里的包裹里。寄萍依然与三碌搭班唱曲,李老鸹每天都过来听。一天李老鸹等着散场找到寄萍,邀寄萍去她新开张的大观园的戏园子里去听戏。寄萍被强烈的吸引着,但坚决的摇头不去。可寄萍还是没抵挡住诱惑,偷偷在大观园附近张望着,李老鸹看到踌躇的寄萍,拿名角引诱她,寄萍终于忍耐不住跟着李老鸹进了李家班的后台。寄萍心醉神迷的看着,眼前金碧辉煌,她已经被完全镇住了,沉醉了。李老鸹趁机问寄萍要不要加入,寄萍如梦初醒逃离似的跑掉了。殷诚茹在北平说书场还不停的打探着寄萍家的消息,得知夏先生辞去了官职,流落他方,下落不明。殷诚茹又是失望,又有几分窃喜。自从寄萍去过一次大观园之后,就一直心神不宁,眼前老是出现李美莲那张炫目的脸,耳边回响着李美莲优美的唱腔。甚至开始偷偷学着比划,小心的哼唱。但她知道师傅对她恩重如山,她不能辜负师傅,在心里克制着对京剧的渴望。终于殷诚茹风尘仆仆的回来了。寻找的结果令寄萍伤心,却让王家母子窃喜。师傅回来了,师徒又重新去劝业场说书,不料,师傅很快觉察到他不在的这段日子,寄萍发生了变化,显然有了心思。寄萍收场后,总会找很多理由外出,问她,也是支吾着,不说实话。殷诚茹以为寄萍学坏了,又气又急,甚至动手打她,寄萍都不肯说到底怎么回事,殷诚茹也拿她没办法。但殷诚茹还是在寄萍的唱腔上察觉出了问题,觉得总有种戏曲的味道。悄悄问洪喜娘得知寄萍去过几趟大观园,而且还时不时的哼京戏。殷诚茹顿时觉出了问题的严重性。这天,寄萍又找借口外出,殷诚茹没拦她,却悄悄跟着她。事实让他目瞪口呆,寄萍出入李家班那么轻松,显然已经十分熟悉。散戏回家的路上,寄萍兴奋的边走边比划,唱的声音也越来越大,等撞到人身上才感觉出来。抬头却发现是师傅。殷诚茹什么都没说,只是悲伤的看着她,然后转身回家,把寄萍关在了门外。寄萍愣了半天,举手要敲门,没敢敲,转身走了。

南国有佳人第17集剧情介绍

殷诚茹知道寄萍去李家班听戏,一病不起。寄萍日夜守候在师傅床前,师傅在昏迷中老是喊着慧儿,也就是小白鞋的名字。寄萍为师傅着急,一急之下去了卢白更家找小白鞋。看门的不让进,却在等的几乎绝望的时候一辆马车过来,里面传出女人的哭声,寄萍听出是小白鞋的声音。寄萍挡下小白鞋的车,告诉她师傅病了,病中喊着她的名字。小白鞋泪如泉涌,直奔殷诚茹家。不料殷诚茹见到小白鞋脸色大变,让她马上走。小白鞋苦苦哀求,殷诚茹态度坚决。寄萍想让小白鞋多留一会,讲出师傅枕头底下藏着小白鞋一只鞋子的事。殷诚茹恼羞成怒,将鞋子剪烂扔在了小白鞋脸上。小白鞋哭着离开。殷诚茹疲惫不堪,吐血昏倒过去。殷诚茹慢慢苏醒过来,挣扎着爬起来把地上的绣花鞋捡起来,痴痴的看着,拉开抽屉,拿出针线,慢慢开始穿针引线。阳光明媚,殷诚茹大病初愈,让巧凤找来寄萍,寄萍跪倒在师傅面前,恳求师傅不要赶她走,并答应以后再也不去听戏了。师徒和好如初。巧凤看着心里不是滋味。寄萍跟师傅重新登台却被人砸了场子,原因是小曲没有认祖归宗,不被保护,被砸的不只他们一家。大家商量要给小曲子认祖。殷诚茹兴奋的告诉寄萍将来小曲子叫琴书,他会把寄萍捧成琴书的名角。寄萍又偷偷去了一趟大观园的戏园子,呆呆的望着舞台,仿佛自己已经描龙绣凤,凤冠巍峨,在台上抑扬顿挫的唱着,看着看着流下热泪,她用属于自己的方式跟舞台做最后的告别。殷诚茹决定带着寄萍去大观园唱曲。可在园中,当李家班的锣声响起来的时候,寄萍还是抵挡不住诱惑,连唱词都忘了,不管殷诚茹如何努力都拉不回寄萍的心,殷诚茹放弃了,收拾东西走了,寄萍赶紧抱着扬琴跟在后面。殷诚茹明白,寄萍的心是在戏上,不在曲上。他给寄萍几天时间让她想好,是学曲还是学戏,两者只能选择一个。巧凤在殷诚茹最失落的时候始终站在殷诚茹这边,她认为自己是最忠于小曲,忠于师傅的。殷诚茹明白巧凤的心思,也趁认祖归宗的机会让她好好想想是否真的要学。尽管大家都认为要跟着师傅继续学曲才能不辜负师傅的恩情,但寄萍深思熟虑后还是艰难的选择了学戏。她告诉师傅,她也要像师傅一样,为了自己喜欢的东西而活。殷诚茹见寄萍主意已决,告诉寄萍,学戏也要清白做人,绝不能为富贵虚荣走邪路。寄萍深受感动,答应师傅在劝业场开认祖大会上,再去跟师傅合唱一场。

南国有佳人第18集剧情介绍

寄萍在拜师认祖的仪式上跟师傅唱起来殷诚茹教给她的第一个段子《梁山伯下山》,字正腔圆,清脆悦耳,两人一拉一弹,珠联璧合,完全沉醉在里面。忽然寄萍手一抖,一根弦断了。殷诚茹收起琴说该到走的时候了,让人端来一铜盆水,示意寄萍金盆洗手。水里映出寄萍复杂的面容。殷诚茹告诉寄萍以后就不是师徒了,寄萍跪倒在殷诚茹跟前叫了声爹,从此殷诚茹不是寄萍的师傅,是她爹。殷诚茹老泪纵横。在拜师认祖的仪式中,寄萍离开了,从此小曲子有了自己的门户和祖师爷,被称为山东琴书。寄萍来到大观园,迈过了戏园的门槛。寄萍正式进了李家班,开始了自己的梨园生涯。李老鸹让寄萍做李美莲的跟包,说以前的跟包手脚不干净打发走了,让寄萍伺候李美莲的生活起居。李美莲看着寄萍恨恨的,知道寄萍的到来对自己意味着什么。不光不让寄萍靠近她,并有意刁难寄萍。寄萍在委曲求全,真正见识了一个小肚鸡肠的刁蛮女人。寄萍忍无可忍跑回殷诚茹家,被殷诚茹赶出来,并告诉寄萍要吃得苦中苦,才能成为人上人。殷诚茹在寄萍离开的日子里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改变的原因既然是巧凤。殷诚茹看巧凤痴迷与琴书,决定收她做徒弟,巧凤欢天喜地。殷诚茹惊喜的发现,巧凤沙哑的嗓音竟然别有一番韵味。如今身边只有巧凤,巧凤依然要做师傅的女人,并说要照顾师傅一辈子,被殷诚茹拒绝,羞愤的巧凤悬梁自尽,被殷诚茹救下,殷诚茹感叹巧凤的痴情,答应娶巧凤。寄萍听从师傅的话忍辱负重伺候美莲,真正扭转她对美莲态度的是知道了美莲的身世。原来美莲原是李老鸹的女人,不想李老鸹并不真的要娶她,现在自己年老色衰,而且李老鸹的二太太又生了儿子,感觉自己以后日子更不好过,不惜跟李老鸹撕破脸皮。寄萍受到极大震动,理解了李美莲痛苦的内心,尽管美莲依然把寄萍视为敌人,但寄萍已经开始真正设身处地的为美莲着想了。就在李老鸹儿子办满月的时候,李美莲与李老鸹撕破了脸,李老鸹一气之下,断了李美莲的大烟。李美莲大烟成瘾,痛苦的在地上翻滚,寄萍为美莲跟李老鸹顶嘴,扬言不给大烟就在酒席上揭穿李老鸹的丑行。寄萍看着李美莲饿狼般的吸食大烟,难过的流下眼泪。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