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国有佳人剧情介绍

19-24集
南国有佳人剧情介绍

南国有佳人第19集剧情介绍

李美莲抽完大烟像死了一样的瘫倒在床上,寄萍趁机劝她戒烟,李美莲哀叹人生苦短,寄萍规劝美莲要爱惜自己。从此李美莲对寄萍的态度有了很大转变,开始教她戏,并收寄萍做了徒弟。但李美莲知道,寄萍唱出来的那天,就是她失去舞台的那天,内心矛盾着,对寄萍忽冷忽热。寄萍也明白她内心的挣扎与痛苦,无论美莲如何对待自己,她都像伺候师傅那样对美莲,抓紧一切机会向美莲学戏。一天,子建来戏班子找寄萍,子建告诉寄萍自己考上了师范,还领寄萍去见一个神秘的人。此人正是与寄萍多年未曾蒙面的知远。知远一身长衫,文质彬彬,显然一副教书先生的模样。寄萍又惊又喜,一问才知道知远已经是师范的老师。自惭形秽的寄萍以为知远在济南而不来找她是因为嫌弃她是个戏子,顿时感觉与知远陌生而遥远起来。两人尴尬的走着,说着不咸不淡的客套话,客气的道别。望着知远远去的背影,寄萍默默的流泪,一直藏在心里的美好梦想破灭了。家里设宴庆祝子建考上师范。洪喜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孩子没白养,没想到子建能上到现在,好歹出息了。寄萍感叹师傅多年的照顾,洪喜娘却埋怨寄萍不跟着殷先生学琴书,在戏班三年还是跑龙套的。寄萍告诉大家,她是碍于师傅才不做头牌甘心当跑龙套的。殷诚茹感叹寄萍仁义为先,巧凤却告诉寄萍,戏比天大,要以唱戏为主,不能为了任何事放弃唱戏。寄萍记在心里。众人散去,寄萍珍爱的拿出藏着的知远当初送她的书和本子来,本子上写的密密麻麻,寄萍呆呆看着,眼泪漫漫溢出来。几次咬牙要撕掉但终没舍得,但她清楚,知远已经离自己很远了。洪喜娘怕寄萍登台成了名角跟洪喜的婚事就黄了,打发洪喜给寄萍送几个钱,让她在戏班子里好好贴补身子,顺便透漏点与寄萍圆房的想法,同时也试探一下寄萍的想法。可洪喜只是给寄萍把钱送了去,寄萍没收,洪喜难堪的回来了,什么也没说。洪喜能娶寄萍是他梦寐以求的事,但他担心寄萍不愿意。洪喜娘撺掇洪喜,寄萍是咱养大的,从小就当童养媳养的,她要不愿意早就走了。洪喜激动而忧虑的跟娘一起张罗起他跟寄萍的婚事来。在戏班子唱戏的寄萍却一无所知的蒙在鼓里。

南国有佳人第20集剧情介绍

家里都准备好了,一片喜气洋洋的景象,洪喜娘亲自去戏班找李老鸹给寄萍请假,将寄萍接回家,谎称是殷先生病了。寄萍跟着洪喜娘回来,不是去殷诚茹家而是往自己家走。洪喜娘告诉寄萍师傅在自己家呢,寄萍感到莫名其妙。刚进院门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来往如织的宾客,大红的囍字,还有戴着瓜皮小帽一袭长衫的洪喜,寄萍看着一切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洪喜娘告诉寄萍,他们都长大了,是该圆房的时候了。寄萍当场就愣在那里,坚决不从。洪喜娘又哭又骂寄萍没良心,数落寄萍这十几年白养了,并且拿命来威胁寄萍就范。寄萍期待地看着殷诚茹,没想到师傅也认为是为寄萍好,一方面早点成家在梨园中免遭坏人打她主意,另一方面也该知恩图报,王家待她姐弟俩不薄。寄萍没有再说话。寄萍温顺的听从安排,换上了出嫁的大红衣裳,和洪喜拜堂成亲了。洪喜做梦也没想到寄萍会答应嫁给他。送走宾客,洪喜带着几分醉意进了洞房,寄萍感念洪喜一家对他们姐弟俩的大恩,但又表态如果洪喜因为这个非要强行占有寄萍,寄萍宁可去死。洪喜不忍伤害寄萍,和衣躺在长凳上睡下,两人一夜无语。早上洪喜娘叫门的时候,寄萍一骨碌爬起来,发现洪喜不见了,洪喜娘见寄萍穿戴整齐,也明白了怎么回事,到处找洪喜未果,寄萍跑出去央邻居帮忙。等寄萍回来的时候,洪喜娘正坐在门槛上哭,屋里屋外挤满了人,洪喜娘一见寄萍,就又撕又打,骂寄萍是丧门星,克死了洪喜爹不算,还逼走了洪喜,良心让狗吃了。洪喜娘一气之下病倒了。寄萍日夜服侍,但洪喜娘就是不理不睬,寄萍觉得是自己害了洪喜一家,十分内疚。洪喜离开了家,发誓不混出个样来决不回家。因心情苦闷,多喝了几杯,醉倒在路边。正好一列队伍经过,洪喜跟人家大打出手,队伍正是韩复榘的卫队。而韩复榘正带着郭瞎子,当郭瞎子听到是洪喜的声音时,向韩复榘介绍说这是他的远方侄子,但比亲侄子还亲。韩复榘看着这个不怕死的憨厚青年,顿生好感,收做了卫兵。洪喜看着韩复榘浩浩荡荡的大队,感觉什么都很新鲜,甚至当着韩复榘面就提出官匪一家的言论,对于韩复榘剿匪持可疑观望态度,并称如果主席真的剿匪甘愿受罚。韩复榘对这个半路捡回来的卫兵十分器重和喜欢。

南国有佳人第21集剧情介绍

洪喜成了韩复榘的卫兵,听说韩复榘真的要剿匪,洪喜兴奋不已。并真的在韩复榘的屋外挨了一夜蚊子咬,算是对自己不相信韩复榘剿匪的惩罚,韩复榘对这个耿直的孩子更加器重。在韩复榘剿匪之前,让郭瞎子帮忙算了一卦,瞎子瞎诌能将匪全歼,但得跑一个。结果真的就土匪头子刘黑七自己跑了。剿匪完成,大队回济南,洪喜告诉韩复榘自己为了个女人要活出个样来,现在还不能回济南,韩复榘一方面感叹洪喜痴情,另一方面更欣赏洪喜的耿直,答应把洪喜留在灵岩寺,随时听候调令。寄萍细心照顾洪喜娘,但洪喜娘还是带答不理的,寄萍常一个人偷偷抹泪。在师范的子建却越来越开朗,经常给寄萍讲大道理,寄萍担心自己惹出事来,经常嘱咐他好好读书,不要多管闲事。知远也来家找子建,并开导寄萍洪喜的事她不用太自责,根本就没有做错,人都有选择的权利。但仅仅是朋友间的客套而已,对寄萍仍然若即若离,寄萍痛苦不已,认为知远疏远自己是因为自己是个戏子,而且还和别人成过亲。在李家班也不宁静,事儿一出接一出。李老鸹看好了寄萍,一再想收买寄萍,买她的头牌,让寄萍顶起来做新的台柱子,但寄萍碍于师傅,不肯答应,李美莲也是不放心,事事提防着寄萍。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李美莲要求加份子。与李老鸹话不投机争执着。眼看着戏要开场了,李美莲就是不上妆。台前的锣鼓一阵紧似一阵,台上已经换了一波又一波,就是不见主角登场,台下就要乱了,可后台还乱作一团,不加份子,李美莲说什么都不上妆。李老鸹简直要疯了。李美莲知道,这个时候,能救场的就只有寄萍。她找到寄萍告诉她,这个场,她不能救。只要她不救场,李老鸹才会向美莲低头,美莲以后的日子才有指望。寄萍心里十分矛盾,李老鸹也来找寄萍救场,寄萍拒绝,告诉他最好的办法就是答应李美莲的要求。可李老鸹算准了寄萍一定会出头,骗寄萍说哪怕是被砸了台子,也不向李美莲低头。眼看着台下观众开始起哄,寄萍左右为难,救场是帮了李老鸹,害了美莲,不救是拿戏当儿戏。寄萍最终劝美莲不过,赶去救场,美莲告诉寄萍,寄萍救场就是害了她,但寄萍认为就是害了她也不能误了戏,戏比天大。正当大家为换角闹场的时候,寄萍一声清亮激越的唱腔把全场震住了。李老鸹欣喜若狂,美莲愣在后台,知道自己的舞台生涯结束了。

南国有佳人第22集剧情介绍

寄萍一炮而红,大家都沉浸在寄萍成功的喜悦中。忽然有人惊慌的喊起来,李美莲吞烟土了。还没卸完妆的寄萍就跌跌撞撞的来到后台,愣愣站在那里,呆若木鸡。大家都慌作一团,李老鸹却不让大家声张,想把李美莲用席卷了偷偷抬出去,免得园主知道了晦气。可寄萍坚决反对,寄萍要让李美莲像个名角一样风风光光的走。大家给李美莲穿上描龙绣凤、富贵华丽的戏装,隆重的把她葬了。一位生前尝尽人生哀苦的戏子,总算死后备享哀荣。一时间大家都知道了李美莲的死。殷诚茹知道寄萍肯定会放不下这事,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以为是自己逼死美莲的,十分担心她。知远也独自感叹寄萍命运多舛。李老鸹更是认为美莲的死在意料之中,不怪寄萍,是她自己性子烈,长江后浪推前浪,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寄萍领回了李美莲收养的宝儿,宝儿只是冷冷的跟着寄萍,什么都不说。仇恨的种子其实已经在孩子的心里发芽。她认为是寄萍害死了她娘。洪喜娘看着冷冷的宝儿,一点笑容也没有,感到孩子眼里的仇恨,劝说寄萍孩子不能留,留了将来是祸害,但寄萍扔坚持要把孩子养大成人。当殷诚茹看到宝儿的时候,也从孩子眼中看出了仇恨的光芒,他也不赞成寄萍收养她。但寄萍心意已决,而且要把她当亲妹妹待,子建有的她也要有。宝儿不光不领情,而且直接落下狠话让寄萍等着,总有一天要让寄萍死在台子上。寄萍送宝儿去上学,要让宝儿学文化,不让她学习,希望他能像其他孩子一样健康成长。可宝儿课间自己离开,还带走了李美莲生前的衣裳,独自进了庆生班,决定学戏。当寄萍在庆生班找到宝儿的时候,宝儿已经签下了契约。宝儿恨恨的对来找她的寄萍说寄萍是害死她娘的凶手,总有一天也会像寄萍对她娘那样,看着寄萍吞烟土死在戏台子上。李美莲的死深深的刺激了寄萍,她再也不想登台,尽管大家多劝她,美莲的死跟她无关,但寄萍还是想不开。当她看到宝儿学戏的时候,却燃起了重新登台的念头,她要给宝儿做个榜样。寄萍重新登台,成了李家班的头牌,但每天还是勤学苦练。李老鸹看着已经长开了的寄萍心生歹念。一天,等寄萍要收工的时候,李老鸹出现在她面前,对她举止轻薄,幸好被好心的保祥冲散。第二天,寄萍来到班子里,守着全班人的面放出话去,现在民国了,谁也别想拿戏子不当然,如果敢胡来,她就告官。一番话震住了李老鸹,从此再也不敢打寄萍的主意。

南国有佳人第23集剧情介绍

寄萍躲过了李老鸹,但不知道比李老鸹厉害的角色还在后面。这天寄萍登台前往台下看了看,无意间看到卢白更。寄萍要跟李老鸹商量换角,李老鸹不肯,寄萍无奈只得上场。卢白更认出寄萍,第二天让人捎话让李老鸹带着寄萍到他府上喝茶。寄萍知道喝茶是什么意思,坚决不去。李老鸹摆明利害关系,寄萍答应去,但还悄悄让人捎信给了殷诚茹,让师傅带人去卢府接他。在卢府,卢白更故意支走李老鸹欲对寄萍不规,寄萍与卢白更周旋,等着师傅等来救自己。正在卢白更要下手的时候,外面乱成一团,洪喜娘在地上哭喊着孩子被拐到府里了,引来众人驻足观望。卢白更迫于压力,只得把寄萍放出去,但落下话,不会放过寄萍。寄萍回家,一家人都为寄萍担心,都知道卢白更不会就此罢手,纷纷出谋划策欲让寄萍离开,寄萍放不下子建跟年幼的宝儿,坚决不走。万般无奈之下,寄萍忽然想到何家驹。寄萍拿着名片找到省政府,得知何家驹在泰安驻地不能回来,也就此死心。正当寄萍不知所措的时候,在卫兵的谈话间得知今天恰巧是韩复榘审案的日子,寄萍在这个时候准备试一试了。寄萍拦住韩复榘的车子大喊冤枉,卫兵将寄萍带进堂里,准备一起审。在省政府院里,寄萍听到了几年不见的瞎子的声音。瞎子得知是寄萍来找韩复榘审案的,告诉寄萍韩复榘审案有种撞大运的感觉。以在韩复榘身边多年对韩复榘的了解,让寄萍管韩复榘叫青天大老爷,而且在候审的时候切记站在左边。貌似十分好笑,但审案过程确实如此。瞎子还托付寄萍,如果出去,一定要派人捎信回来,说瞎子父母双亡,让他回家奔丧,寄萍很不理解,瞎子告知伴君如伴虎,在这里憋的太久了,想出去了过自由的日子了。原来韩复榘审案,不等念完罪状或者说是身份,就分左右,一般情况下,分到左边的无罪释放,分到右边就拉出去枪毙了。即使同样是偷东西的,结果竟然天壤之别。偷牛的因为孝敬母亲无罪释放,而且赏十块大洋回家给母亲买东西,偷鸡的也称是孝敬母亲,竟然被枪毙,原因是牛老实,不会叫,偷牛不需要多大胆子,但偷鸡不同,鸡又扑腾又跳的都敢偷,那得有多大的胆子,非枪毙不可。如此审案,可让寄萍大开眼界。寄萍想着瞎子告诉自己的话,等待着韩复榘审理自己的案子。

南国有佳人第24集剧情介绍

韩复榘审案,最后终于轮到寄萍。寄萍状告卢白更企图强占民女,破坏蒋委员长的新生活运动,韩复榘命卢白更像被告一样跪下回话,卢白更在堂上诡辩被寄萍揭穿,韩复榘最恨谎话连篇欺骗长官的旧官吏,大怒,罚卢白更当着寄萍的面打自己十个嘴巴。为了奖赏寄萍不畏权势保持贞洁,韩复榘专门下令以后在韩的地盘上不许任何人再打她的主意。自诩为韩青天的韩复榘一上午就稀里糊涂的审了近百件案子,冤假错案不计其数,自己却洋洋得意。被告们被分成两边,一边无罪释放,有的还奖励大洋,另一边的被判死刑,全不顾大堂上冤声一片。一个看热闹的送信人因为错站到了被判死刑的一边被误杀,韩复榘嘴上强词夺理却拿出五百大洋给苦主家人。寄萍被招到后堂,韩复榘想知道寄萍到底有何能耐能让男人为他生为他死,寄萍不明就里,韩复榘告诉他是有人暗地里恳求自己保护她。韩复榘告诫寄萍以后要清静唱戏不能随便嫁人,寄萍应允。告赢卢白更,寄萍名声大振,果然日后再也没人敢打她的主意。谎称给父母办丧事跑出来的郭瞎子正胡吹自己神通广大,被韩复榘的士兵带走,郭瞎子嘱咐洪喜娘过两天给他送信就说他舅舅死了。寄萍和李家班被请到省政府唱戏,偶然撞见何家驹。几年不见,寄萍已经不是当年的小姑娘,何家驹惊喜之余不禁心动。为了报答当年的救命之恩,寄萍请何家驹吃饭,席间何家驹对自己的剿匪的英雄壮举轻描淡写,寄萍愈发仰慕,二人诉说这几年的曲折经历,渐生情愫,分手时已是恋恋不舍。何家驹频频给寄萍送花,寄萍心里慌慌的,却又沉浸在幸福之中。何家驹请寄萍到陋室铭茶社相聚,告诉寄萍自己特意申请调回了济南,寄萍很感动。何家驹向寄萍求爱,寄萍虽然很渴望,但她觉得自己是个戏子高攀不上,请何家驹原谅自己的不识抬举。何家驹没有勉强,只说就这样听寄萍唱戏聊聊天平生足矣。寄萍看着何家驹远去的背影惆怅不已。几天没有家驹的消息,寄萍魂不守舍怅然若失,因心不在焉屡屡出错。子建参加了知远组织的几次运动,成功的帮助工人涨了工钱,很兴奋,寄萍批评子建不安心读书,两人吵了起来,洪喜娘赶快劝解,寄萍看到他们亲昵的样子别开了脸。子建要去参加乡村讲演团,寄萍很担忧,去找知远,知远给她讲了很多救国的道理,鼓励寄萍大开眼界,多参加一些社会活动,寄萍懵懵懂懂,拜托知远照顾子建。、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