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剧情介绍

1-6集

将夜第1集剧情介绍

  

  昊天世界,光阴轮转。每隔千年,冥王降世,举世极寒,堕入黑暗,万物枯竭,人类无法行走,是为永夜。天地之间有元气,维少数人,能以意念感知天地元气,是为修行者。修行一途,有初境、感知、不惑、洞玄、知命等境界。其中最为高深者,乃父子无矩。

  天下修行者皆出于几大宗派。昊天道,祭奉昊天,在西陵建立神国号令天下。魔宗,自昊天道分裂而出,信奉冥王,为世间所不容,被驱逐至极北荒原。天擎宗,守于世间一隅,避世苦修,悟天地元气。经历上一次永夜的夫子,于大唐建立书院,有教无类得举世尊崇。 

  四大宗派知命之上的修道大家,隐于世人难晓得不可知之地,一观(昊天道-知守观)、一寺(天擎宗—悬空寺)、一门(魔宗-山门)、二层楼(书院-二层楼)。

  十五年前,西陵光明大神官断言,冥王之子降世于大唐都城,掀起腥风血雨。十五年后,守护大唐都城千年的朱雀,深夜惊醒。昊天世界不可知之地的不可知之人,手握寓言,寻找冥王的踪迹,伺望着这场人间浩劫。渭城的少年少女终将启程,改写昊天的无常宿命……

  天启十五年的一天,烈日烧灼着沙漠,金色的地平线与湛蓝晴空连成一片充斥着整个画面。无边的沙海中的丛丛沙柳,在灼热的黄色沙浪裹挟下愈发枯白,却愈发顽强……

  遥远的地方渐渐传来坚定有力的马蹄声,七匹烈马载着七位精锐的骑兵沿着沙脊线奔来。而此时不远处,少年宁缺(陈飞宇 饰),一位自渭城而来自称梳碧湖砍柴人的少年正悠闲地枕着兵器躺在松软的沙漠上打盹儿,仿佛天地万物都与他无关,逍遥自在。疾驰的马队叫醒了沉睡的宁缺,该去砍柴(打劫马贼)了。少年迅捷地爬上马背,眼神坚定而凌厉,嘴角微扬,拉起棕色皱褶的披巾策马扬长而去……

  戈壁荒滩之上,八位骑兵偶遇一群倒地的死尸,正要上前翻看,怎知马贼伪装的死人翻身便是一个偷袭,唐军骑兵遭遇了埋伏。一瞬间,高高低低粗粝的岩石后面迅速窜起一群拉满弓箭的马贼,不停地发射着利箭,假装倒地的马贼也一跃而起拿着砍刀疯了似地向骑兵们发起猛烈的攻击。

  高处一位马贼向宁缺的马投掷一枚尖叉,快准狠,烈马应声倒地,宁缺也从马背狠狠摔下。再起身时,少年环望四周,同伴被蜂拥而至的马贼砍杀地七零八落,宁缺眼神凌厉,凶狠果断地砍杀飞奔到面前的马贼,干净利落。

  两年前,介于唐国和荒原的中间地带的金帐王庭为与唐国修好,迎娶唐国公主李渔(童瑶 饰)。天启十五年,单于暴毙,因金帐谕旨,单于夫人即公主李渔需陪葬。陪葬那夜,公主贴身婢女假替公主陪葬,却被金帐王庭发现,乘着月色追赶逃亡的公主,公主幸得修行者吕清臣飞刀相救,为躲避追杀假借婢女身份前往渭城。

  渭城天色刚亮,朦胧模糊的天际线中一位骑着黑色战马的少年渐渐靠近。宁缺回来了,守城将军马士襄(尹铸胜 饰)脖子拉长率先看到了归来的宁缺,长抒一口气。马士襄是当年在死人堆救下宁缺和桑桑的恩人,一手把宁缺带大,视如己出,和宁缺形同父子。

  听到宁缺归来消息的桑桑(宋伊人 饰)背着枯白的沙柳枝飞奔而去,急切的眼神在人群里终于找到了宁缺,安心的咧嘴微笑着喊着少爷。桑桑是宁缺从死人堆里刨出来带在身边的,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又矮又黑的桑桑平时嘴上不饶人,但照顾宁缺时十分勤快,可以说少爷宁缺就是桑桑的全部。

  昊天神殿,天谕院结业辩题大会上,燕国皇子隆庆(孙祖君 饰)一袭白衣,披散着的黑发映衬着白皙秀气的脸庞,迈着儒雅的步伐上前接受天谕大神官的辩难。皇子隆庆年少时被父王逼迫来到西陵成为修行者,如今在西陵已小有名望。当被问及永夜将至,人间当如何时,隆庆淡然应答,说他相信有光明不灭,昊天永存。他的这番光明论引来光明殿神官垂青,却被裁决司司座罗克敌浇了盆冷水。司座认为空有诡辩之才,却手无缚鸡之力,要求隆庆通过三司考核方可进入光明殿修行。隆庆倔强地应下考核,这次实修是前往荒原,寻找魔宗山门的位置。隆庆出发前前往西陵幽阁,拜见被囚禁十五年的光明大神官卫光明(倪大红 饰),卫光明告诫隆庆此番前往荒原,十分凶险。但隆庆意志坚决表示一定会寻找到冥王之子,帮助大神官早日离开幽阁。

  渭城的傍晚,晚霞绮丽,桑桑煮好面给在洗澡的宁缺搓背。宁缺的皮肤在边关的曝晒和风沙下变成粗糙的麦色,桑桑一边搓背一边和宁缺斗嘴打闹一如往昔。

  假扮婢女的公主李渔来到渭城边关,要求马士襄提供一名向导,协助她翻越岷山。马士襄把安排宁缺随行护送。

  宁缺出行前晚来到马士襄房中,俩人像父子一般手搭着肩抖腿谈天。宁缺分析了公主马车上刀砍箭射的痕迹,知道马车遇到过袭击,推断皇宫内部有人要害公主,此番随行定有凶险,他不想死所以不想去。马士襄告知宁缺他心心念念要上的书院回信了,两个月后书院参加书院考试。宁缺高兴地夺过回信,但不愿护送公主,但得知洞玄上境的大修行者吕清臣随行,一跃而起,坚定地说去……

将夜第2集剧情介绍

  

  宁缺和马将军谈话被候在门外的公主听得一清二楚,一把推开房门,表示她需要的是一位精明能干的向导,绝不是眼前这个满脑子只有修行美梦满口粗话的小痞子。

  马将军见状护犊心切,赶紧拉着公主和修行者吕清臣细数宁缺的战绩,当马将军说道宁缺拿下书院考试资格时,公主才勉强同意。公主走后,老马长舒一口气,随即对宁缺的欣慰、担忧、不舍情绪涌上心头,眼眶里点点晶莹的泪珠在烛火映衬下跳动着……

  唐国都城中,宫殿建筑廊腰缦回,檐牙高啄,遮天蔽日,宫城气势恢宏、肃穆安详,展示着与大漠截然不同的恢宏大气。这天夜里,富丽堂皇的大殿之上,唐国王后夏天(施诗 饰)正在点着烛火,哥哥唐国将军夏侯(胡军 饰),一位健硕挺拔与粗犷豪放的铁血枭雄,突然造访告诫皇后公主李渔逃出,回宫后定会想要她的命,要她会保护好自己。妹妹夏天和哥哥夏侯二人皆为魔宗的人,且都为高段位的修行者。 

  而此时唐王李仲易(黎明 饰)的国师李青山(姚安濂 饰)深夜拜见唐王,说他卜卦得知公主殿下一行恐在路上遭遇不测,建议唐王速派人前去接应。 

  深夜,卓尔(李欣泽 饰)这位宁缺的好兄弟深夜追踪潜离王宫的夏侯,不料途中被夏侯的飞刀被伤,幸得人称"春风亭老朝",拥有最霸道的姓最温柔的名的鱼龙帮帮主朝小树(安志杰 饰)所救,并被告诫自己不是夏侯的对手。

  夜已深,宁缺房中,桑桑撅着嘴不想去都城,想到去都城人生地不熟还要花很多钱置办物品就头疼不已。宁缺不得已将刚收服的心爱的大黑马卖了,得七十六两三钱四分作为盘缠打消桑桑的顾虑,安慰桑桑别怕,以后在都城仍像在大漠一样,他主外,桑桑主内,桑桑终于放心了下来。夜里,桑桑犯了寒症,宁缺像往常一样把烈酒扔给桑桑,并用体温帮桑桑捂脚。

  第二日清晨,桑桑和宁缺终于要离开都城,桑桑不舍地流下泪。宁缺一行还未走远,马将军骑着老马前来送行,宁缺嘴上酷酷的但内心也是十分不舍。宁缺怕老马孤单,把心爱的蜥蜴送给了老马,要老马不许老不许死,等他回来孝敬。 

  西陵桃山,仙境般粉红花海中陆晨迦(黄一琳 饰),天下三痴中的"花痴",一位爱花如命的人眼神急切又担忧,问身旁的隆庆可不可以不去荒原。陆晨迦知道隆庆此番定有重重陷阱等待着他,罗克敌,这位裁决司大司座,洞玄巅峰境界,号称西陵年轻一代最强者,定不能容下倍受青睐的隆庆。而隆庆莞尔一笑,轻松地表示会去极北荒原为她摘下雪莲。陆晨迦知道隆庆去意已决,便不再规劝。此时,昊天神殿之上,西陵裁决司和下属商量着让隆庆此次荒原之行,有去无回。而他的野心不止于此,他誓要杀光明殿所有人,彻底铲除卫光明一党。

  公主一行人在唐国北山道口停下,宁缺认定在这儿安营不安全,恐遇马贼,建议改走华西道,但公主不听,宁缺暗骂一句废柴拉起桑桑准备单独离开,他们知道自己活下来不容易,所以不能轻易死掉。

  果然一行人很快遇上夏侯和国师派去的杀手,向来好战的宁缺不敌大力士,被树桩打晕。见此情形吕清臣出手打倒大力者。但夏侯竟派去了一位书院弃徒与他们抗衡。这位弃徒使用魔宗手段,强行吸纳天地元气进入自己体内,与吕清臣抗衡。这时宁缺缓过劲来,用黄杨硬木弓射穿了他,此人虽有吸纳天地元气的能力,但毕竟人之身躯如蝼蚁,最终爆体而亡,化作一团团火焰四散开。

  国师感知到自己布下的棋局发生了变化,知道有并未修行之人改变了棋局,唐国必将掀起一场风雨。而这场漩涡的中心将会是这位有一张黄杨硬木弓、三把补刀的梳碧湖砍柴人……

将夜第3集剧情介绍

  

  那三个马贼看到三把朴刀和黄杨硬木弓,认出他是赫赫有名屠杀马贼的宁缺,他们刚想趁机溜走,宁缺急忙喊住他们,反复声明他要杀骚扰唐国边境的马贼,紧接着就向他们要来腰间的酒,想和那三个人一起喝,他们早已吓得六神无主,忙不迭把酒给了宁缺,然后头也不回地落荒而逃。

  李渔的儿子小蛮感谢宁缺的救命之恩,宁缺看到他不由地想起自己小时候,心中不免唏嘘不已,李渔对宁缺还是冷言冷语,宁缺当面揭穿她公主的身份,李渔为了感谢他的救命之恩,承诺给他一个好前程,可宁缺就是为了去书院跟着夫子学习,李渔想起十五年前母后临死前叮嘱她一定要好好调教弟弟,将来学着父王的样子做个好皇帝,可是唐王后来娶了夏天,并立她为王后,李渔无意中看见夏天对着唐王施魔法,夏天同时也发现了李渔,李渔吓得撒腿就跑。

  李渔对宁缺敞开心扉,她永远也忘不了那个永夜的传说,当年,传令官向唐王进言,他预言李渔将称霸天下,祸乱朝堂,唐王一气之下把传令官赶了下去,并且下令谁再敢妄言一起治罪,此时,李渔离开金帐王庭的时候最不放心的就是弟弟珲圆,她让宁缺也可以直接叫她的名字,宁缺觉得她的名字很好听,李渔兴之所至,滔滔不绝给宁缺讲故事,他却一头倒在李渔的肩膀睡着了,两个人就这样相互依偎着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固山郡都尉华山岳带人来接李渔,李渔欣喜若狂,她和华山岳也有两年没见了,她刚想和华山岳一起离开,宁缺才醒来,他明确表示自从见到李渔,就一直有一句话想说,李渔让他回到都城以后再说,华山岳转身狠狠瞪了宁缺一眼。与此同时,夏侯骑马出都城,被侍卫统领徐崇山带人拦住,并把他蒙面抓进大牢。随后,唐王来到牢房,把侍卫都撵出去,把夏侯暴打了一顿,谴责他不该派杀手暗杀李渔,夏侯向他表明忠心,苦苦辩解一切都是为了唐王的利益着想,唐王气得大发雷霆,李渔为了国家的利益远嫁草原,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差点被夏侯杀死在北山道。

  夏天匆匆赶来苦苦哀求唐王放了哥哥夏侯,借口是被西陵人利用,口口声声承诺会视李渔和珲圆为己出,如果再有人敢动他们姐弟俩一根手指就是她的死敌,可夏侯坚持认为李渔的到来会引起天下大乱,唐王警告夏侯,如果李渔不能安全地回来,他就要死在牢房里,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夏天跪求夏侯不要为了她去冒险。

  夏天走后,夏侯不由地想起西陵大神官卫光明擅闯他的军营,当面揭穿夏侯和夏天就是二十年前魔宗幸存的一少男和一少女,卫光明提出只要夏侯除掉冥王之子,就对他们姐弟的身份保密。李渔一行人走到半路休息,吕清臣主动来见宁缺,想验证一下他是否适合修行,结果却发现宁缺对气海雪山一点感知都没有,断定他永远也无法成为修行者,宁缺倍感失落,他不由地想起小时候想要拜一个修行者做师傅,他的说法和吕清臣一的样。

  夜里,李渔让桑桑给宁缺送啦一壶酒御寒,宁缺迷迷糊糊做了一个噩梦,依旧梦到一个屠夫和一个酒徒,而且说的还是那一句 “天要黑了”,宁缺被吓醒,他百思不得其解,他从小到大的梦境里就是这两个人,而且说着同样的话。

  隆庆和紫墨等人很快到了极北荒原,隆庆让让他们都等在原地,他独自骑马来到小树林,隆庆看到一个猎户打扮的小孩在那里摆弄石子,隆庆也好奇地过去查看,突然从树林中出来几个猎户围住隆庆。紫墨带人随后赶来,向猎户们苦苦逼问魔宗山门的位置,他们解释只有长老知道,他们毫不知情,紫墨不容分说刺杀了那些猎户,他刚想刺杀那个小孩子,隆庆赶忙阻止他,隆庆想安抚小孩子,却被吐了一脸口水。

  宁缺拿来一本书向吕清臣请教,吕清臣就教他以念为剑,飞剑克敌是剑师,以念力隔空杀人,杀人于无形的是念师,将天地元气入墨的是符师,符道大家可以呼风唤雨被人称为神符师,修行分为初境,感知,不惑,洞玄,知命五种境界,知命是最高境界,而且同等境界的念师比剑师更强大,要想击败念师就要打断他的冥想。宁缺向他咨询自己经常梦到一片大海,吕清臣取笑他一定是经常尿床。

  唐国清运司的大臣夜里被杀,唐王派亲王李沛言彻查此事,他力荐被闲置了十五年御史张贻琦管理清运司,唐王当场答应。张贻琦连夜带来厚礼感谢李沛言的举荐,他担心李渔会拥护珲圆为太子,李沛言立刻勃然大怒,怒斥他的话是大不敬。

将夜第4集剧情介绍

  

  张贻琦吓得惊慌失措,急忙跪下向李沛言表忠心,李沛言忍不住哈哈大笑,张贻琦发誓永远效忠李沛言,李沛言提醒他要趁机扩充清运司的地盘。第二天,张贻琦春风得意走马上任,常思威带他到各处巡查,张贻琦下令清理清运司旁边的巷子,要扩充清运司的院子,常思威提醒他这条巷子是鱼龙帮的,最好和朝小树打声招呼,可张贻琦却一意孤行。

  张贻琦派常思威带清运司的人贴出告示,限期三天逼这条巷子里的百姓全部搬走,朝小树带人赶到,常思威吓得掉头就跑,朝小树让人把守在巷子两头,轮流看守,打算好好的陪着张贻琦玩玩。崔得禄立刻来向自己的主子汇报,他派崔德禄帮清运司除掉朝小树,必要的时候还可以派出修行者,就是想制造混乱。其实,崔德禄的主人曾经是燕国的太子崇明,当年唐王亲自率领大军打败了燕国,崇明作为人质来到唐国,从那时候他就发誓要报仇雪恨。 

  宁缺带着桑桑进都城,尽管带来通关文书,在城门口还是遭到守卫的盘问,正好鱼龙帮的齐四爷也要入城,守卫对齐四爷毕恭毕敬,宁缺和着桑桑趁乱进了城。他们俩很快来到城中的朱雀天街,天空中忽然阴云密布下起了大雨,桑桑赶忙为他撑起伞,宁缺突然感觉到心痛难忍,而桑桑也觉得浑身奇冷无比,两人紧紧靠在一起,就在这时,突然雨过天晴,宁缺胸口疼痛消失,桑桑也不再感到寒冷,宁缺百思不得其解。

  书院的二先生君陌到思过崖回忆过往,正好大师兄李慢慢也来这里看望小师叔,两个人不由地感叹小师叔敢和自己命运抗争,期待下一个来思过崖的人,李慢慢声称已经感知到,那个人很快就会出现。宁缺带着桑桑来到曾府门外,看到这里久不住人,到处荒草遍地,宁缺不由地想起小时候快乐的日子,桑桑送给门口乞丐一点钱,他们俩悄悄离开,卓尔躲在一边发现了宁缺。

  唐国三皇子李珲圆在府里唱戏玩皮影,李渔突然回来,李珲圆欣喜若狂,立刻名人开始表演为她准备的皮影戏,李渔立刻制止他,狠狠教训李珲圆玩物丧志,不思进取,李珲圆立刻把那些人全都打发走,也找个借口跑了,李渔很痛心,华山岳对她好言相劝。

  李渔正准备更衣,李沛言亲自来拜见,叔侄俩久别重逢,都激动地热泪盈眶,李沛言心疼李渔太过清瘦,也自责当年没有好好保护她,李渔想起当初为了阻止唐王立夏天为后,她主动请求嫁去金帐王庭,而唐王狠狠教训了李渔,一气之下把她远嫁金帐王庭,李沛言苦苦规劝她去看望唐王,可李渔却对唐王耿耿于怀,以为他的心里只有夏天。唐王得知李渔安全回来,也想去看看她,可担心李渔还因为以前的事责怪他,夏天派人给李渔送信,让她明天带着小蛮进宫,唐王心中暗喜。

  卓尔一路尾随宁缺和桑桑,宁缺发现有人跟踪,和卓尔大打出手,宁缺看到卓尔手上的皮绳,不由地想起小时候村子里的人都被杀了,他们俩侥幸逃出并结为兄异性弟,并以手上的皮绳作为见证,桑桑也是他们在逃难路上救起的,桑桑那时候还是一个婴儿,藏在大伞下面才得以活命,因为她身上有桑叶的胎记,他们就给她取名桑桑,桑桑现在也已经十五岁了。卓尔请宁缺和桑桑吃酸汤面,桑桑大快朵颐。

  宁缺明确告诉卓尔,他来都城考书院就是冲着夏侯来的,当年是夏侯带人屠村的,而且只有修行的人才有可能打败他,卓尔让宁缺照顾桑桑就行了,他已经跟踪夏侯多时,对他的行程了如指掌,卓尔为了报仇不但效命于军部,还打入朝小树的鱼龙帮,他现在黑白两道通吃,宁缺和卓尔约定一起找夏侯报仇。李珲圆被李渔责骂,他把气全撒在御史台家的小公子身上,对他们百般折磨,并且自诩为未来的皇上,而且有李渔坐镇,他更加肆无忌惮了。

  桑桑所带的银两所剩无几,她和宁缺不敢住客栈,只能露宿街头,桑桑提议让他卖字维生。朝小树连夜找来卓尔,质问他是不是军部的人,卓尔供认不讳,主动交出腰间的佩剑,让朝小树杀了他。朝小树让他当好军部的眼线,可以把鱼龙帮的事悉数告诉军部,朝小树交给卓尔一个蒙面人的画像,让他去把这个人找出来。

  李渔带小蛮再次回到皇宫,不由地想起小时候唐王对她的百般宠爱,现在却物是人非。李渔看到唐王正在摆弄她小时候的玩具,李渔百感交集,唐王把这些都视若珍宝,就连李渔小时候的衣服,和她写过的字都好好珍藏着,唐王也希望她能像寻常百姓家的女儿一样幸福快乐成长,如果有人敢欺负李渔他就果断打回去。

将夜第5集剧情介绍

  

  唐王真诚地向李渔赔礼道歉,希望把她留在身边,每天看着她健康幸福就好,李渔感动地潸然泪下,恳请唐王释放夏侯,由于夏侯手握重兵,掌管北渭大军,如果把他留在都城,势必会让金帐王庭和燕国的人趁机大兵压境,唐王对李渔的深明大义深感欣慰。桑桑精挑细选了都城最便宜的铺子,让宁缺在这里开张卖字,宁缺看到铺子虽然简陋,可还是很满意。

  李珲圆带着弟弟小六子在皇宫里玩耍,他为了一个香囊对小六子大打出手,唐王和李渔他们路过看到,唐王狠狠教训了李珲圆。经过桑桑和宁缺的不懈努力,他们的店铺正式开张,朝小树来参观,对他们俩大加赞赏,宁缺大力推荐自己的字,可朝小树却声称这整条街的铺面都是他的,还要和宁缺打赌,如果他能撑下来,朝小树就免他三个月的房租。

  李渔训斥了李珲圆一顿,可他百般狡辩,诬陷是夏天趁机报复他,李渔提醒他以后处处小心,不要再做让唐王讨厌的事,时刻要记着为母后报仇。第二天一早,夏侯被释放,他立刻离开都城回驻地,李渔连夜缝制了一个香囊。宁缺一早带桑桑来法兰琳卡化妆品店,桑桑也开始爱美,可她舍不得浪费钱,宁缺毫不犹豫为她买下,桑桑心里乐开了花,期盼着自己也能变得好看一点。

  李渔派人打听到燕国太子崇明在红袖招寻欢作乐,立刻来看他,不由地想起刚来唐国做质子时意气风发的崇明,而现在却是如此的颓废,崇明口口声声称自己无能,就连最心爱的李渔都不能保护,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远嫁草原,李渔声称同是燕国太子的隆庆卧薪尝胆,被人尊称为光明之子,鼓励崇明也要励精图治,回燕国夺回属于自己的王权,可崇明早已心灰意冷。

  隆庆辗转来到极北荒原腹地,看到巫师带领这里的族人举着火把祈求冥王降世拯救他们,隆庆却觉得光明不灭,昊天长存。第二天一早,隆庆亲手杀死了荒原的巫师,紫墨看到这一幕,对隆庆大打出手,他的秘密任务就是杀死隆庆,没想到巫师突然醒来吸走了紫墨的元气,然后应声倒地身亡,紫墨一心只想求死,隆庆却饶他不死,紫墨感激涕零。随后,紫墨撕开巫师后背的衣服,发现上面刻有魔宗山门的地图,隆庆让紫墨拿去地图向罗克敌交差,他想去看看真正的永夜,紫墨恳求他不要再回西陵,罗克敌处处针对他,而在罗克敌的背后是整个裁决司,隆庆却毫不畏惧,承诺和他到西陵再见,紫墨由衷赞叹他不愧是光明之子。

  宁缺带桑桑在街上闲逛,正好看到昊天道南门神符师颜瑟正在用字换糖葫芦,桑桑也想吃糖葫芦,宁缺迅速的在沙盘上写下一个夫字,还没等颜瑟反应过来就拿走了一串糖葫芦,带着桑桑扬长而去,颜瑟惊讶地发现宁缺就是他苦苦寻觅的传人,可宁缺和桑桑早已不见了踪影。卓尔被军部的士兵团团围在一个胡同里,他奋起反抗,终因该不敌众身受重伤,卓尔趁乱逃走去找宁缺,可没有人开门,眼看追兵已到,卓尔只好把皮绳藏进白菜堆里,他且战且退,  突然挡住他的退路,并把卓尔当场杀死,并把他的尸体拖走。

  宁缺回到住处发现门上的血渍,又看到一群士兵抬着卓尔的尸体路过,宁缺强压心底的悲痛,不动声色带着桑桑回家。当天夜里,桑桑在白菜堆里找到了卓尔留下的皮绳和一个纸包,宁缺拿着纸包冲出去,沿着血渍一路来到卓尔被杀的地方,宁缺伤心欲绝,不知道是鱼龙帮还是军部,或者是他留下纸条上的人,纸条上是卓尔千辛万苦搜集来的消息,证实张贻琦就是陷害将军府的御史官,宁缺发誓一定杀了他们为卓尔报仇。

  张贻琦来到红袖招,宁缺根据卓尔留下的线索一路追踪到这里,他在门外徘徊遇到了一个自称叫褚由贤的男人,一眼就看出宁缺是第一次来这里寻花问柳,就主动带他进去。宁缺不动声色陪着褚由贤参观,他趁机四处寻找张贻琦,红袖招的会首简大家发现宁缺的气场强大,就派小草把他叫上来,简大家简单询问宁缺到都城的目的,宁缺自称要到书院学习,简大家提醒他好好读书,不要附庸风雅飞到红袖招,而且褚由贤是东城七贵褚老爷的独生子,荷包里有花不完的银子,而宁缺则是囊中羞涩,简大家觉得宁缺很像自己一位故人,就数落了他一番,宁缺被说得哑口无言,连连解释自己是因为好奇才进来的,简大家让小草带着宁缺四处看看,就可以离开了。

将夜第6集剧情介绍

  

  小草带着宁缺在红袖招参观,舞女水珠儿看宁缺长得很俊美,就好奇地向小草打听,小草声明宁缺是要考书院的人,水珠儿好奇心更加剧,小草提醒她赶紧好好准备一下应对难缠的恩客,宁缺向水珠儿行礼告别,水珠儿趁机勾了一下宁缺的下巴,对他大加赞赏。

  朝小树派人找回了卓尔的剑,查出是张贻琦发现了卓尔双重间谍的身份才起了杀意,朝小树很自责,发誓一定为卓尔报仇。宁缺决定明天动手杀了张贻琦,可是又不愿意让对方死的不明不白,要起个名号让天下人都知道,桑桑提议让他写一首诗。第二天夜里,宁缺埋伏在红袖招,趁机进入张贻琦的房间,要杀了他报仇,张贻琦吓得连连求饶,当场供出十五年前的林将军府被杀一案是他主审的,是陈子贤诬陷林将军通敌叛国,陈子贤现在落魄为打铁的,而且颜肃清切下了林将军的手指在伪造的信函上按下手印,宁缺苦苦逼问幕后指使,张贻琦装死,宁缺刚想用水把他泼醒,张贻琦趁机溜走,宁缺紧追不舍,张贻琦被门槛绊倒,当场倒地身亡,宁缺赶忙离开现场,朝小树正好看到这一幕。

  李沛言得知这个消息气得大发雷霆,他费尽心机把张贻琦拉进军部,没想到他却突然死亡,崔德禄声称有人在案发时看到朝小树去了红袖招,觉得此事和他脱不了干系。李沛言立刻来找朝小树核实,当面指出他的鱼龙帮一直把持着走镖,押解,航运,根本没有把军部放在眼里,以前可以做到井水不犯河水,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李渔回来了,就牵涉到了崔王后遗孤和夏王后的儿子王位之争,提醒李沛言选好做哪一家的狗,李沛言口口声声称他只做自己的主人,而朝小树必须做一家的狗,朝小树明确声明唐国不是李沛言的,他不会听从任何人的安排,也不会做任何人的狗,随后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李沛言大骂朝小树不识抬举,修行者王景略走过来,王景略告诉李沛言他已经感觉到了一丝气息,今天晚上朝小树必死,果然不出王景略所料,崇明戴着面具命令崔德禄今天晚上必须杀了朝小树。与此同时,华山岳向李渔禀报,军部今天晚上清缴鱼龙帮,杀朝小树,还让羽林军配合,行动指挥是王景略,李渔让华山岳帮助鱼龙帮解围,她也会去向唐王禀报这件事。

  羽林军把朝小树的朝府团团围住,鱼龙帮老五召集所有人祭旗,重返鱼龙帮解救朝小树。与此同时,朝小树冒着大雨来找宁缺,看到他正和桑桑吃晚饭,朝小树免了宁缺三个月的房租,可宁缺根本不领情,朝小树提醒宁缺,他的好兄弟卓尔被人杀了,而且今天晚上有大事发生,他所有弟兄都有别的事情要做,他需要宁缺的帮助,因为宁缺的身手够快够狠够勇,可以阻挡任何东西落在他的身上,宁缺提出要五百两银子,如果那些人真的是杀死卓尔的人,他就会拼命完成任务,只是死之前要把钱交给桑桑,宁缺和朝小树一拍即合。

  宁缺很快就整装待发,他带上所有的武器,和朝小树一起冒雨离开,果然不出朝小树所料,两个人刚来到春风亭,有两拨人就把他们堵住了,后面来的是南城的蒙老爷,前面来的是西城的主事猫叔,身边的壮汉都是军部退下来的,身手也都不弱。老蒙和猫叔都指责朝小树霸占了所有的生意,朝小树不卑不亢,和他们据理力争,朝小树声称鱼龙帮的人今晚不会出现在春风亭。

  与此同时,鱼龙帮的人分别去砸猫叔和老蒙的场子,没想到王景略带人抓捕了朝小树安插在清运司的奸细常思威,而骁骑营的刘五和费六也被崔德禄带人制服,老蒙断定今晚不会有人来救朝小树了,朝小树却不动声色,迅速的冲入敌营,宁缺一直在旁边拼命保护朝小树, 朝小树上下翻飞,很快就打倒了一大片,宁缺对他心生佩服,猫叔下令投掷暗器,宁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为朝小树挡掉所有的暗器,并且出手杀死猫叔的人,老蒙吓得仓惶而逃。朝小树飞剑连穿宁缺身后数人,飞身来到猫叔前面,猫叔吓得大惊失色,这才认出朝小树就是大剑师,朝小树激起水浪攻击对方,猫叔的人就悉数被打死,朝小树和宁缺大获全胜。

  朝小树和宁缺来到朝府门外,楼上楼下都已经埋伏好了弓箭手,朝小树递给宁缺一个面纱,让他把脸蒙上,千万不要被人认出来。两人并排进入到朝府,正面楼上站着指挥使,也正是杀死卓尔的人,他来自晋南剑阁,朝小树声称是他杀死了宁缺的兄弟。 

  指挥使一声令下,所有士兵一起放箭,朝小树将随身佩剑幻化成无数的剑,犹如铜墙铁壁一般把他和宁缺保护在中间,楼上的士兵都飞身下来和他们俩展开激战。朝小树意念飞出去迎战楼上的晋南剑阁指挥使,宁缺紧紧护住朝小树的身体,朝小树利用意念把指挥使打得灰飞烟灭。宁缺拼尽全力和士兵们奋力对抗,他累得筋疲力尽。

网络微评
 
将夜
分享到:
陈飞宇 宋伊人  

导演:杨阳

编剧:徐闰

出品公司:金色传媒、猫片、天神影业、企鹅影视、腾讯影业、阅文集团

电视剧排行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