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钱关系剧情介绍

1-6集

金钱关系第1集剧情介绍

  宜城,南方小镇。青瓦石巷,山水怡人。小镇经济发展迟缓,但民风淳朴,人们的生活安逸平静,外部世界的疯狂发展,好像和这里的人没有任何关系。小小的、自在的世界中,人人似乎都有一张平和幸福的脸。 大年三十,宜城万安公墓,顾中先带着全家人来给前妻扫墓。顾中先的家庭是本地最具代表性的书香门第。他的女儿顾心和儿子顾天十分孝顺,与父亲十分和睦,后妈江萍入门十五年,在两个孩子的成长过程中,对他们也非常关心,获得了孩子们的尊重。而顾中先虽然和江萍有些年龄差距,但二人异常相爱。这个家庭有着传统的价值观和道德观,它是当代中国家庭的一个缩影。崩溃起源于一个偶然发生的事件,但可悲的是,在当今的中国,一旦发生了这样的偶然事件,后面的事情几乎是一种必然…… 儿子顾天是从北京赶回来,还带来了自己的同学吴京过春节。晚上,在顾中先家吃年夜饭,隔了一年才团聚的一家人其乐融融,大家团团而坐,谈话间一时静默,只有火锅中的汤在汩汩作响。父亲顾中先心情大好,感慨地问起大家的梦想。女儿顾心说,希望不再做护士的工作, 最好有个家族企业,再也不缺钱花。儿子顾天说,希望在上海金茂大厦有一层办公楼,实现自己的管理能力,还有,要有辆宝时捷。顾中先看着妻子江萍,江萍说,希望能周游世界。顾中先呵呵笑了。大家问他的愿望,老爷子沉默一会儿,道,我只希望大家能永远在一起……他们还不知道,这可能是他们一家在一起吃的最后一顿其乐融融的饭了…… 顾中先问起顾天何时回北京,顾天说他的单位正在改制,现在大家休假,会多呆些天。饭后,老爷子先去休息了。心悄悄问弟弟工作上出了什么问题:'我还不知道你,从小一说谎,脸就变色。'顾天沉默一会儿,坦言自己已经辞去了在中国历史博物馆的半死不活的工作,此次回来,是打算弃文从商,在家乡发展。 顾天是小城历史上最优秀的学生,高考时是省状元,也是至今唯一考到北大的学生,头上一直罩着光环。也是一直秉持'诗书传家'观点的老爷子的骄傲。但他自北大历史系毕业数年来,他的抱负和理想,在残酷的社会中,慢慢消亡殆尽,他心灰意冷。顾心和江萍吓坏了,老爷子知道家里最后一个读书人去从商了,还不得气死?!不能让老爷子知道。但顾天说自己打算在本地开个文物工艺品商店。本地文化悠远,各种古今工艺品繁多,他准备和吴京合作,把本地产品转到北京销售。自己解决了10万,还差5万,得和老爷子借。 '不行!'大家都反对,为了帮顾天,顾心和江萍决定拿出自己的私房钱给顾天,连小保姆秀子都拿出了1000元支持,他们决意帮顾天瞒着父亲。顾天看到自己得亲人如此支持和爱护自己,非常感动。之后数日,顾天整日带着同学吴京在小城闲逛考察。 这天,他碰见了自己当年情窦初开时的女友柳晴美。当年顾天考上大学,而柳晴美嫁了个在上海的台湾富商,二人失去联系。台湾富商不久有了二奶新欢,柳晴美并未和他离婚,她自己回到家乡,现在开了个刺绣作坊,做云锦。二人在小巷两边对望着,久久不能语…… 几天来,大家小心翼翼地瞒着老爷子,连顾心5岁的儿子顾山山都被训练得对答如流。没想到,这天,老爷子紧急召集众人。顾中先看看顾天,又看看女儿顾心和女婿刘长厚,半晌,缓缓说:'好啊,我们家下一辈唯一的读书人,也要和其他人一样去发大财喽……'原来,大嘴巴的小保姆秀子无心中露了馅。大家都不敢作声,唯有顾心的5岁儿子顾山山,看到爷爷脸色不好,扑到爷爷怀里:'爷爷,我要做读书人……''取家法!'顾中先说:'不仅为你擅自辞职,还为你隐瞒事实。'顾中先欲痛打顾天,江萍站出制止。老爷子呆了,结婚十五年以来,江萍和自己从来没有过任何争执。江萍表示自己参加了隐瞒,而且,子不肖,母亲也有过,愿代为受罚。顾中先呆呆看着自己的妻子,扔下家法离去。顾中先在床上躺了两天,大家急坏了。 这日,老爷子起床,把顾天叫过来,给他一本自己手书的《顾氏家训》,里面是老爷子打算今后传承给孩子的顾家人行为理念,嘱他从商时不可偷贱耍滑 。 顾天感激地看着父亲……吴京要走了,大家在顾家吃送行饭,吴京看到墙上有幅古画,仿佛是宋徽宗《双禽图》,顾中先一笑,边说,这是祖上所传,早已确定为民国谭敬所仿之赝品,只是因为家传,所以才好好收藏着。吴京看了半晌,并不言语。顾天送他回招待所的时候,吴京悄悄告诉他,这幅《双禽图》,在他看来,可能是真迹,顾天呆住。

金钱关系第2集剧情介绍

  是夜,顾天辗转反侧,一夜无眠。——从小受的苦,以及自己雄心壮志却四处碰壁的影像纷至沓来……同一夜,江萍收到请柬,当年在剧团的搭档小生舒国治,组织了剧团同仁二十年聚首,在上海。江萍打开尘封的衣箱,拿出一件锦袍,想起以前自己在剧团作为当家花旦的时日……顾中先进来,看到桌上的请柬。江萍表示,她听说舒国治后来做生意,赚了点钱,这次这么积极张罗,肯定是小人得志的炫耀心理;而且她早已和过去的生活告别,不想去参加聚会。顾中先鼓励她去,她为家里操劳许久,该休息休息。江萍把头靠在顾中先的身上。——虽然他们之间差着二十多岁,但始终心心相映。 同一夜,顾心家中,刘长厚当年在部队最好的战友吴大炮来宜城出差,住到他们家,二人见面,一瓶酒下肚,感慨万千。席间,吴大炮回忆起刘长厚高超的业务技术,赞叹不已。 而此时刘长厚接到厂长的电话,他被告知,厂里决定让他下岗。刘长厚呆了,他看着吴大炮,看着顾心给顾山山洗澡,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次日,顾天约父亲到江边散步,父亲要带上江萍,被顾天阻止。江边,顾天和父亲说了吴京对《双禽图》的怀疑,顾中先不信,顾天要求带画去北京鉴定。顾中先回到家,请来了他最好的朋友,中学历史老师袁书成,他们经常一起下围棋。二人下着棋,顾中先的棋走得一塌糊涂。袁书成:'顾兄有心事。'顾中先放下棋,看着墙上的《双禽图》,无语。 顾中先:'我有不祥的预感。'袁书成:'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午夜,顾中先把画儿从墙上摘了下来。 顾天和吴京一起回到了北京,住在吴京家。几天后,他们找到故宫博物院的专家看画,专家大吃一惊,激动地说不出话来。这幅《双禽图》,果然是真品,价值至少数百万以上。 顾天出了故宫,在景山脚下急急地走着,脑中一片空白……他看着手里这个小小的布包,知道自己的生活已经彻底改变了。

金钱关系第3集剧情介绍

  江萍在小城电影院管影片调度,她最喜欢看老的好莱坞电影,《魂断蓝桥》、《出水芙蓉》之类,每每下班后,她会到大厅坐下,看一会这些陈旧的老片,在这个时候,是她感到最惬意到时刻。——这是她的一个小小的秘密…… 在顾中先到鼓励下,江萍在周末前往上海,参加了剧团的聚会。临行前,她打开衣橱,找出自己最美丽的衣服。她当年是如此的引人注目,是小城最美丽的焦点,而且,——她不知道自己心里深处,是不是还要维持这个形象,她和舒国治,当年毕竟是恋人。江萍一下火车,发现并没有人和车在站口接她。聚会是在五星级的饭店,房间就包了十几套。宴会厅用的是顶楼的玻璃墙旋转餐厅,豪华异常。来自各地的旧友们十分热闹,但是,大家没有象当年那样,总是把她当作中心,今天,他们只是客气地朝她打招呼。然而,当活动的出资人舒国治出现的时候,大家都鼓起掌来。 香槟、高级刺身、舞会、冷餐、金碧辉煌的大厅,恭恭敬敬的侍者,象陈旧的好莱坞电影中的场景,江萍从来没有在生活中真正见过。不知为什么,江萍感到无比的伤感……舒国治被大家围着热切地聊着,他看见她,也只是礼貌地打了个招呼。江萍低头看看自己略显陈旧蹩脚的衣服,她知道,自己作为女王的时代早就过去了,他也早忘了她……聚会在舒国治宣布给剧团每人赠送一条白金项链或戒指时,达到了高潮…… 北京,顾天和吴京在后海酒吧的狂欢过后。吴京劝顾天留在北京,寻找画的买家。顾天说:'我总得回去和我爸交待之后才行吧。'而吴京坚决不让他回去,次日,开始有一拨拨的画商上门来请吃饭,先联络感情,再谈买画。顾天这才见到北京最贵的双头鲍是什么样,才见到汤里居然还可以洒上金帛,而且巨大的金钱数字成天在顾天耳畔萦扰。有几次,顾天几乎就决定成交了,但最后还是忍住了。吴京和他发火了:'你老是不同意,是不是担心,我找的人来买画,价格背后有猫腻儿?!'。 顾天抬起头,看着他,缓缓道:'不是,这些天我一直在犹豫我是不是有权决定。因为这不是我的画儿,这首先是我父亲的画儿。' 次日,顾天带着画上火车站,他犹豫一下,决定坐飞机。顾天在上海汽车站转车,准备回宜城。江萍也在火车站买票,准备回宜城,买票的人无比拥挤。踌躇间,一个秘书模样的小伙子向她示意,江萍顺着秘书的手势向外看去,舒国治正在奔驰车里向她招手。她走过去,舒国治看着她,眼神很熟悉,他说:'上车,我去宜城,顺路送你。'顾天在人群中,看着奔驰离去…… 奔驰车窗外,黄灿灿的油菜花连成片。舒国治表示,他准备在家乡开发房地产项目,以后会常在宜城,希望江萍能到他在宜城的分公司来工作。江萍默默地听着。半晌,江萍冷淡地拒绝了他的热情和邀请,她表示:丈夫、孩子、家庭是她最重要的东西,她不想打破生活的平静。二人都无话了。临下车的时候,舒国治突然笑起来,笑毕,他看着江萍,一字一句地说:'我,一定要让你,回到我的身边!'江萍吓了一跳:'别开玩笑了。'舒国治笑:'开玩笑?你以为我花十几万请大家聚会,是为了开玩笑?或者为了剧团那帮市侩?!这一切只是为了你能出来,为了我能够见到你。'江萍呆了。舒国治:'我不是在炫耀财富,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你是珍贵的!'江萍恢复了冷静,她认真地说:'谢谢你的好意,但不可能了,我的生活不会改变,不可能!'舒国治但笑不语,离去。 宜城,顾天走在回家的路上,他脑子里浮现着一直很尊敬的江萍和舒国治的形象。慢慢地,他的脚步缓慢来下来。他给柳晴美打来个电话,道:'我听说,你家的老屋有几间房空着,我想租……'

金钱关系第4集剧情介绍

  顾天没有回家住,在柳晴美家的老屋租了间房子。顾天给家里打电话找父亲,几次都是江萍接的,顾天什么话也没说,挂掉电话。他在菜场,找到每天定时去买菜的小保姆秀子,让她悄悄转告父亲,要他来见面,而且务必自己来见面,不要带后妈江萍来。小保姆担当了重任,感到又紧张又光荣。自己研究了好久,怎么单独地悄悄地给老爷子捎信。吃饭时,江萍去厨房的间隙,小保姆连忙和顾中先说,结果越说越乱,说不清楚,江萍进来时,还在解释。江萍倒没有追问,装糊涂,只是吃饭。顾中先很不高兴,但没有当着江萍表现出来,他自己去见儿子。顾天告知父亲,《双禽图》是真品。父亲亦吃了一惊。 然后,顾天提出,他希望这画,能由他保管。父亲抬头看着他,他知道,顾天是不想让后妈江萍参与此事。顾中先:'十五年了,你们,还是把她当外人?'顾天沉默。顾中先沉默良久,点头同意把画放在顾天这边。 这日,江萍闲闲问起:'上次,顾天拿画去鉴定,是什么结果?'顾中先不愿撒谎,只说还没鉴定清楚。江萍并未说什么。顾天又租来柳晴美家的一间门面房,他摆起工艺品和文物,开出小店。他和柳晴美保持着距离,他不想再次被柳晴美伤害,但又为之吸引。柳晴美老是不敢看他。他们的关系非常微妙。顾天已经好几个周末没回家吃饭了。 刘长厚没有把自己下岗的事情告诉顾心、也没有告诉暂住他家中的吴大炮。他说不出口,他想等吴大炮离开再说。 刘长厚曾经是连队里最优秀的射手和五项冠军,复员后是厂里最优秀的技工,年年的先进生产者,少言寡语、踏实肯干,厂里有顺口溜:'长厚一到,毛病就消!'而如今竟然让他下了岗。他每天早上还是按时出去'上班',只不过他是到楼下开麻将馆的老虎家中喝酒。 这日顾心向医院护士长扯了个谎,来到刘长厚的车间,没看到人。——刘长厚这些日子鬼鬼祟祟,她怀疑刘长厚外面有女人,现在果然证实他瞒着她什么。顾心失魂落魄,她一直认为丈夫是'气管炎',没想到……她来到顾天的小店,未语,两行泪流下来。顾天陪着姐姐在江边上走着。母亲去世早,姐弟俩从小相依,感情很深。顾天隐晦地对姐姐说:'刘长厚看起来老实,却原来是这么个人。姐姐,不如扔了他!'顾心瞪大眼睛:'扔了他?'顾天:'你、我、爸爸,我们该有更好的生活。'顾心惨笑:'我都多大了,还能有什么更好的生活……'顾天:'不,世界还大的很!我们会有更好的生活,但,只是我们!'顾心:'只是我们?'顾天:'生活欠我们的太多,是该偿还给我们了。——姐姐,答应我,你先别和他闹,让他继续下去,看他走到什么程度……'

金钱关系第5集剧情介绍

  顾天躲着不回父亲家,激怒了江萍。江萍忽然给顾天张罗介绍对象,让他务必回家见面。顾天没有借口,只好答应。在家中,相亲结束后,江萍又一次提起画的事情,顾天不能说这画是真品,只好说,还在鉴定中。江萍说自己认识适当人选可以帮忙鉴定,让顾天将画拿回来,她去鉴定。顾天没有退路,只好答应了。舒国治几次邀请江萍出去,都被江萍严辞 拒绝,舒国治倒也不恼,依旧好脾气地联系着。 周末,顾天把画拿回来,江萍展开细看,看看顾天,又看看顾中先,道:'这画,好象不是我们拿出去的那幅……'顾天的脸'腾'地红了,——他伪造了一幅画给江萍。顾中先看着自己的儿子,面色苍白。老爷子怒了,把顾天手里的真画拿了回去。吴大炮要回上海了,刘长厚这日回到家,带着顾心、顾山山、吴大炮一起出去吃馆子,给吴大炮送行。吴大炮执意不出去吃饭,但刘长厚坚持。 在饭馆中,两个好朋友推杯换盞,难舍难分。到最后结帐的时候,二人皆半醉了,吴大炮坚持要结,刘长厚也要结,俩人眼睛都红了。吴大炮突然哭了:'兄弟,我知道啦,我知道你下岗了,你们厂长告诉我啦……'刘长厚呆了。顾心也呆了。吴大炮兀自哭着:'兄弟,你就让我结帐吧,兄弟……'顾心抱住丈夫的腰,哀哀地哭了起来。送走了战友,夜里,妻子和丈夫互相拥抱着取暖,情感是更胜往昔。然而,山山马上要上小学,要交赞助费;房子的按揭;到处要用钱,前面的道路曲折,刘长厚茫然。 次日。顾天找到姐姐顾心,告知画的来龙去脉,表示,姐弟俩儿要团结起来,否则画可能被江萍这个外人占有。顾心抬头,看着弟弟,仿佛不认识他:'你现在才告诉我这事?'顾天:'……我怕刘长厚——'顾心激动地打断他:'他是我丈夫!'顾天:'他有二心——'顾心:'他是我丈夫,他是我男人!——你们从来都瞧不起他,你们说他没文化,他买了《唐诗三百首》,天天和山山一起读;你说你不想结婚了,让山山姓顾,延续顾家香火,他也答应了;爸那边煤气家具,哪些不是他在三天两头照顾,你现在说他有二心了……' 顾心非常伤心,自己的弟弟,为这幅画,竟然瞒着自己这么久。一番争吵之后,孩子一方还是达成了同盟。

金钱关系第6集剧情介绍

  袁书成来找顾中先,告知,中学的教学楼旁在开发楼盘,其中一座高楼离教学楼仅20米,盖起来后,将完全遮蔽教学楼一面教室的阳光。 顾中先非常着急,找市里规划局,规划局称没法管,顾中先只能找开发商,发现开发商是舒国治。顾中先想起妻子和舒国治是原来剧团搭档,让江萍邀请舒国治吃饭商谈。江萍心下不愿,但又不好说,只好安排见面。 顾中先、江萍邀请舒国治一起吃饭,恳请舒国治能够改变规划,把楼距扩大到100米,舒国治告知他们,如果改动图纸,他将至少损失100万。顾中先无语了。正当他们认为无望的时候,舒国治居然答应了要求。顾中先对他印象大好。 次日,舒国治到电影院找江萍,表示,他很为顾中先悲天悯人的情怀所感动。以后不会再骚扰江萍,只是希望和江萍做朋友。江萍答应了。顾心出面找父亲谈话,大意是,画是顾家祖传,是属于顾中先和子弟的,和江萍无关。这观点,被父亲生气驳回,老爷子说,大家都是一家人,这是一家人的财产。而且,孩子们的这些算计,令老人非常伤心。 舒国治的以退为进的策略,博得了江萍的好感,他们恢复了正常的交往,周日常一起去文化宫的票友会交流,而顾中先也很喜欢舒国治,他们成了朋友。江萍和舒国治谈到各自状况烦恼,舒国治很为顾天顾心对待江萍的态度不平,鼓励江萍反击。晚上,江萍告知老爷子,画是真的,他们俩儿,可以拥有一大笔钱,退休后,他们可以到海外去,过自由自在的生活,只有两个人的生活。顾中先看着江萍,道:'孩子们呢?'江萍沉默半天,缓缓地说:'孩子们都大了,该有他们自己的生活,该赚自己的钱,不能老靠着大人……'顾中先无语了。 次日,顾中先和袁书成下棋中,谈到了自己的烦恼。袁书成是个饱读诗书的睿智之士,他呵呵笑了,最后,语重心长地对老爷子说:'权力,最终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顾中先沉思了。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