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的搏击剧情介绍

1-6集

命运的搏击第1集剧情介绍

  1920年,冬,上海,中国近代以来最繁华的都市。

  这个时候,在这座大都市里的每一个人的心中都充斥着金钱的诱惑,所以,对于他们来讲,今天是一个极为特殊的日子。

  这一天,“上海华商证券交易所”开业了。

  在鲜花和掌声的簇拥下,傅英年亲手拉开了“上海华商证券交易所”的大幕,疯狂的人们像一股洪水般涌进证券交易所,幻想着发财的美梦……

  几家欢笑,几家愁。

  然而,让傅英年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今天,一双不知名的眼睛早已紧紧盯住了他。我们不知道这双眼睛叫什么名字,也不不知道他的背景。因为这双眼睛已经一无所有,他的一切早已成为了傅英年金融王国里的一粒尘埃。

  今天,他要做的就是与傅英年同归于尽,他点燃了自己的身体。

  一只巨大的火球冲向傅英年……

  南京路,上海“永仁堂”药业董事长周敬之正赶往黄埔码头,准备回到宁波参加施祥庆的再婚婚礼,还有就是看看远在家乡的儿子周传雄,以及三个女儿佩瑛、佩雯和佩玲。

  这一天,周敬之正好遇到“上海华商证券交易所”开业典礼。此时此刻,他绝不会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会改变自己一生命运的选择。

  当“那双眼睛”燃烧着熊熊烈火冲向傅英年的时候,军警的枪声已经响了,人群四散。燃烧的火球很快吞噬了整个人,他挣扎着,扑倒在周敬之的车轮前。周敬之惊呆了。当周敬之透过车窗望着被火焰吞噬的“那双眼睛”的时候,他记住了两个人的脸。其一,是傅英年;其二,就是上海滩华探长陈家骆。

  望着傅英年和陈家骆狂笑的脸,周敬之突然感到某种罪恶。在他们笑脸的背后,不知埋藏了多少人的血和泪。

  两天以后,宁波,澎湖镇,腊月二十九。

  今天是过小年的日子,天还没亮的时候,镇子上就敲起了锣鼓,震天动地的响声。远处,高高耸立着竹攀,最高处悬挂着一枚金铃。这是老年间流传下来的风俗,谁要是拿到了金铃,谁这一年就会事事如意,一帆风顺。

  镇子上的年轻人早早就聚集在了这里,人人虎视眈眈。

  一声锣响……

  彭湖镇的年轻人像脱缰的野马冲向竹攀,很快一个健壮的身影脱引而出,他如同一头疯牛撞开人群,跳上竹攀,左挡右撞。最后,这个身影轻盈地摘下高悬的金铃,他悬在半空中,兴奋地咆哮着。

  他,就是“疯牛”施祥庆。

  今天,疯牛可谓双喜临门,不仅拔了攀高的头彩,而且他就要迎娶自己的新媳妇了。

  新媳妇姓钟,名叫嘉钰。

  第二天,大年三十,天刚蒙蒙亮的时候,疯牛就带着迎亲队伍去了钟家。新娘钟嘉钰是哭着走出家门的,母亲和同母异父的弟弟看在心里特别难受。

  疯牛没有一点的察觉,他的兴致很高,就连迎亲的花轿都不用别人抬,自己双肩两拳举起花轿,非要亲自背着嘉钰回家。镇上的人都来看热闹了,冷言冷语地奚落着。钟嘉钰终于不能再承受了,她狠狠地咬了疯牛一口,不顾一切地跑了。

命运的搏击第2集剧情介绍

  钟嘉钰慌不择路中跑到了悬崖边,悬崖下面是湍流的河水,河水在北风中打着漩涡。她回过头的时候,疯牛已经追来了,她想也没有想,纵身跳下河水。疯牛眼看着新媳妇跳下河水,简直有些抓狂了,当他打算跳进河水救人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悲惨的叫声,一个年轻的镇人跑来告诉疯牛,周敬之的船翻了……

  疯牛施祥庆愣住了,他看看湍流的河水,一个是心中所爱,一个是情如亲兄弟的恩人,如何抉择?最后,他一跺脚,随着村人沿着河道逆流而上。很快,他清楚地看到周敬之所乘的船翻了,敬之在冰冷的河水中挣扎着。施祥庆纵身跳下江水中……

  等到周敬之苏醒过来的时候,疯牛的一颗心才算放下了。这时,他才想起了自己的新媳妇,他找遍了澎湖镇,却也不见钟嘉钰的身影,当他们回到镇子上的时候,就传来了钟父去世的消息。钟父是被施祥庆吓死的,钟母和嘉钰的弟弟拉住疯牛不依不饶。如果不是周敬之调解、赔钱,真不知道该怎样收场。

  望着痛苦的施祥庆,周敬之希望施祥庆可以跟着自己回到上海,在那里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施祥庆答应了,不过,他不希望再依靠敬之的帮助,他要自食其力。他还要求敬之帮忙,寻找嘉钰,他深信俩夫妻一定能够团圆。

  三天以后,周敬之和施祥庆带着各自的儿女重返上海滩……

  上海,永仁堂药店的内宅。

  夜已经深了,周敬之还没有睡。他从宁波回来已经有一阵光景了,这阵子他根本顾不上施祥庆父子,他的心全在股票上。他不是为发财而投身股市,而是他不想看见一场血雨腥风的金融风暴的发生。他已经卖掉了南洋的祖业,他想用自己一切的努力,来避免这场灾难。

  第二天的时候,周敬之与上海金融王国的国王傅英年见面了。

  然而,一切并不像敬之预料的那样顺利,傅英年竟然当面向他索要“铺路费”,并且告诉他,如果分不到永仁堂的原始股份,那么上海股票的游戏中,就永远不会有周敬之的名字。

  周敬之断言拒绝,他隐约感觉到,这场金融风暴的始作俑者也许就是傅英年。

  就是在这个时候,周敬之遇到了钟嘉钰,自从嘉钰跳进江水中,她不知漂了多久,才被人救起,然后就一个人去了大上海。铁汉柔情,另一个人也在想着钟嘉钰。

  自从施祥庆来到上海,就拉起了人力车,虽说挣得不多,但是他的确自食其力地养活着自己和三个儿子,父子四人相依为命。直到那一天,拉着人力车的祥庆在街头隐约看到了嘉钰的身影。施祥庆变成了“疯牛”,他横冲直撞,在茫茫的人海中追寻嘉钰的影子。然而,一切都是徒劳无功。

  为了生活,为了养活三个儿子,祥庆参加了以命相搏的“搏击”比赛。

  擂台上,祥庆过关斩将……

  决赛,祥庆特意将儿子们带到了现场,为了那500块大洋的奖金,祥庆准备拼死一搏。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是一场早已内定胜负的黑幕比赛,这场比赛早已被华探长陈家骆所操纵。

  当遍体鳞伤的祥庆用最后的力气挥出一拳,将对手打出擂台的时候,胜利却没有属于祥庆,他更拿不到那500块大洋的奖金。这个时候,“疯牛”疯了,他又一次失去了控制,咆哮着,当一切就要失去控制的时候,陈家骆用枪对准了祥庆的脑袋。

  如果不是傅英年的出现,恐怕陈家骆早就一枪解决了疯牛。傅英年数句闲话,却让祥庆铭记在心。当孝仁、孝义、孝礼背着重伤的祥庆回家的时候,祥庆不断告诉儿子,将来长大以后,一定不能让人用枪指着自己的脑袋。

命运的搏击第3集剧情介绍

  周敬之怎么也不会想到祥庆会去打拳赛挣钱。当他赶到祥庆家中的时候,祥庆无钱医病,周敬之祥庆送到了医院。那一天,敬之和祥庆谈了许久,他感到祥庆对嘉钰的感情是真的。周敬之了解那种感情,但是他要祥庆做人要有底线,不能伤害别人,更不能伤害自己。俩兄弟之间,一切都好像恢复到了从前……

  周敬之的永仁堂还没有找到在上海证券市场上上市的途径。自从得罪了傅英年,周敬之每走一步,几乎都受到傅英年的打压。

  周敬之无路可走的时候,他想到了宁波同乡会于是,周敬之仪仗着当年父亲的威名,开始游走于宁波同乡会,在夜总会,周敬之再次见到了钟嘉钰,嘉钰惹怒了一位客人。如果不是敬之的帮助,嘉钰根本脱不了身,周敬之劝嘉钰回宁波澎湖镇,又打算给嘉钰钱,没想到却被嘉钰拒绝了。这个时候,敬之才知道嘉钰是一个自食其力的女孩。

  但是,嘉钰始终没有告诉敬之,自己的身世,她不愿向任何人提起。那一天,周敬之一直把嘉钰送回家中,他问嘉钰会做什么。嘉钰答曰:做衣服。钟嘉钰没有再去夜总会上班。在周敬之的安排下,钟嘉钰被送进了一家宁波商人的裁缝店,周敬之是这里的老主顾。

  施祥庆又回到了车行,但他总有点神不守舍。一个漆黑的雨夜中,一个女人抱着孩子,无助地哭泣着。祥庆遇到了这对母子,女人告诉他,孩子病了,她没有钱,她要去找这个孩子的父亲。施祥庆拉着这对母子匆匆地行进在雨夜中,但是,祥庆没有想到,他竟然拉着这对母子来到了傅英年的公馆。

  他还没来得及报恩的时候,那对母子却已经跪在了傅英年的面前,女人哭求傅英年救救他们的儿子。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留下的只是傅英年冷漠的眼神,与几张厌恶的钞票。

  施祥庆劝慰女人的时候,无意中他看到一支枪口在黑暗中对准了傅英年。如果不是祥庆眼疾手快,一把推开了傅英年,恐怕傅英年早就没命了。直到这个时候,傅英年才发现救自己的正是祥庆。施祥庆得到了傅英年的赏识,傅让祥庆作了自己的保镖。

  钟嘉钰自从来到裁缝店,每每都会去给敬之送做好的西服。时间久了,自然就和敬之熟了起来,有时敬之忙不过来的时候,还让嘉钰帮着自己读读报纸。这个时候,敬之才真正感受到嘉钰的勤奋与温柔,每一次面对嘉钰都让他产生一种无法表达的激情涟漪。

  经过艰辛地努力,周敬之最终和宁波同乡会达成了协议,将利用游离资金与永仁堂捆绑上市,现在就只差签署协议了。然而,谁也没有想到,一场突然起来的婚礼改变了这一切。

  1921年,溥仪大婚。

  当周敬之带着拟好的协议准备与宁波同乡会签署最后的协议的时候,一切都改变了。宁波同乡会拒绝在协议上签字,他们已经有了新的打算,他们决定用那些游离资金进行短线交易。

  末代皇帝的婚礼让上海的股市为之一振,一日之间上涨三百点,没有人不会动心。此时此刻,谁都知道股市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又有谁不想捞到最后一点好处呢?

  傅英年早就给了陈家骆好处,他要在陈的保护下,将自己的资产转移到南洋。但是,现在他却发现自己的船根本无法停靠南洋。这个时候,傅英年发现了周敬之手中尚未出手的南洋码头停靠权。于是,他主动提出和周敬之见面。

命运的搏击第4集剧情介绍

  周敬之很清楚傅英年的来意。其实,他是可以让出停靠权的。但是,他不能让傅英年将资金转移。因为一旦傅英年抽离股市资金,那么上海的股票市场也许会在瞬间崩溃。

  所以,周敬之提出了条件,他让出停靠权,但傅英年不能转移资金。傅英年当然没有答应,他与周敬之也正是翻脸成仇。

  祥庆想替傅英年劝敬之,却无意中打了敬之,他毅然向傅英年辞去了保镖的工作,来到永仁堂看望敬之,敬之告诉祥庆要给他介绍一位未来的嫂子。祥庆没有想到,这一次,他见到了朝思暮想的钟嘉钰…

  当敬之、祥庆和嘉钰三人面对面的时候,一切都清楚了。那一晚,疯牛真的疯了,面对滔滔的黄浦江水,疯牛的怒喊声响彻夜空。周敬之当然也是痛苦的,他爱嘉钰,可是他不能这样伤害祥庆,他了解祥庆对嘉钰的感情。又是一个不眠之夜,等到天亮的时候,敬之告诉嘉钰,他只能放弃这段感情。

  1922年,“信交风潮”前夕……

  傅英年决定施横手加害敬之,永仁堂的药致人死亡,一时间,成为上海滩的头条新闻。

  受了傅英年的好处,陈家骆的军警们封了永仁堂,并放下话,敬之什么时候交出停靠权,永仁堂什么时候才能在开张。

  周敬之已经被逼到了绝路上。消息传来,施祥庆难过极了。

  钟嘉钰知道能够救敬之的只有傅英年,因为一切都是他搞得鬼。于是,钟嘉钰去找了疯牛。嘉钰告诉祥庆,只要他帮助敬之渡过难关,那么自己会跟祥庆回到宁波老家,完成婚事。疯牛喜出望外地答应了。

  傅英年没有想到“疯牛”会来为敬之求情,而且还强迫自己承诺不会抽离股市资金。本来傅英年是不会答应的,但是他没有想到当他拒绝的时候,施祥庆变成了一只真正的疯牛。因为傅的拒绝,意味着他将永远得不到嘉钰。傅英年完全被疯牛的“威力”震慑住了,他无奈答应,敬之完全不知道其中的内情他。第二天,周敬之与傅英年签署了协议,敬之出让南洋停靠权,同时换回永仁堂上市权,并要求傅英年承诺不会抽离股市资金。

  当敬之回到永仁堂的时候,他才看到嘉钰留下的信。她告诉他,她回去了,她不要敬之来找她,她选择了和祥庆的婚姻。这一刻,敬之的心深深地被刺痛了。

  施祥庆终于如愿以偿了,他带着嘉钰和三个儿子回到了宁波澎湖镇。一场未完的婚礼重新开始了……

  然而,就在这一天,上海“信交风潮”爆发了。傅英年撕毁了与敬之的协议,当他取得南洋停靠权以后,便立即抽离了全部股市资金。上海股市大跌……

  周敬之的永仁堂一日之间跌破了“零”点。

  宁波,澎湖镇。嘉钰红装素裹,她没等到新郎祥庆的时候,却等到了从上海逃回的宁波同乡会的人,她听到了敬之的消息,听到了永仁堂的消息。钟嘉钰愕然了……

  当祥庆兴高采烈地迎娶新娘的时候,他发现嘉钰又不见了,祥庆一下子傻了,愤怒充满了整个人,他仰天长啸发誓要到上海追回嘉钰……

命运的搏击第5集剧情介绍

  “信交风潮”摧毁了所有人的美梦,一时间社会动荡,工商倒闭,那些持有永仁堂股票的股民们蜂拥而至,他们包围了整个永仁堂,甚至有人在永仁堂门前自焚了。当一无所有的敬之站在永仁堂匾额下的时候,他没有想到,在人群中,他见到了他,施祥庆。当这头疯牛还没搞清情况的时候,就冲向了敬之,他抓住敬之,他让敬之把嘉钰交出来。可是,敬之一无所知,疯牛挥拳打了敬之,股民们群情激奋,被疯牛的行为所带动,一时间场面大乱,股民们像潮水一样涌进永仁堂,一片混乱。

  这时候,陈家骆带着军警出现了,枪声四起,一颗流弹,划过了周敬之的双眼……

  周敬之倒在一片血泊中,传雄紧紧护住父亲的身体……

  当钟嘉钰找到敬之的时候,已经是在医院中了。嘉钰紧紧抱住敬之,她告诉敬之,自己再也不会离开他。也是在这个时候,敬之发现自己什么也看不见了。可是,永仁堂的混乱事件并没有结束。傅英年为找“信交风潮”的替罪羊,他选择了周敬之。在与陈家骆勾结以后,他们利用上海的各大报纸任意扩大永仁堂的骚乱事件。周敬之成了上海滩人人共知的金融“黑手”,是人人得而诛之的“罪人”。

  从此,周家失去了一切,一家大小住在贫民区,过着艰苦的日子。

  他清楚,这一次他赌输了。那一天,他在街头被一个曾经持有永仁堂股票的人认了出来,他打了敬之,尽管几个孩子想救父亲,却于事无补。周敬之跪在那个人面前,他让他打死自己。

  这一切,嘉钰都看到了,她哭了。嘉钰告诉敬之和四个孩子,她要做四个孩子的妈妈。这句话,出乎所有人的意外。那一夜,很长,嘉钰紧紧地搂住了敬之,俩人身心交融在一起……

  敬之变了,他再次成为了那个乐观、坚持的男人,他要和嘉钰一起撑起这个家。他告诉嘉钰和孩子们,不管再苦、再累,也要好好的活下去,他将嘉钰和孩子们紧紧地搂在怀中,他们是一家人,要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那一天,嘉钰用身上仅有的一点钱,带着全家去了照相馆,照了一张全家福。他们笑得很开心。然而,没有人想到即将发生的一切……

  深夜,一只粗壮的手打碎了照相馆的橱窗,他拿走了橱窗里那张全家福,疯牛再次找到了夫妻二人,嘉钰带着三个女儿出去了,家中只留下敬之和传雄,疯牛出现了。

  当敬之发觉疯牛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两个人扭打在一起,疯牛将敬之推向草屋的墙壁,房子塌了,敬之被压死在砖石之间。等到嘉钰带着女儿们回来的时候,传雄正一个人在瓦砾之间挖着敬之,而疯牛却逃之夭夭。嘉钰和四个孩子将敬之的尸体挖了出来,背着敬之的尸体去了巡捕房,她要指正施祥庆的谋杀,关键在唯一的目击证人身上,能否指控施祥庆全靠传雄的口供了。可是,传雄完全被吓傻了,看着失控的嘉钰,看着父亲的尸体,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案件撤销了,那是因为传雄的软弱,他的父亲周敬之枉死了。

  1931年,“九一八”事件刚刚结束。

  十年以后的上海,根本看不出曾经的血雨腥风,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南京路上,一座豪华的公馆里哭声震天动地。

  随着哭声,我们看到一个披麻戴孝年轻男人,他跪在灵堂前撕心裂肺地哭着。

  他的头发很长,让人根本看不清他的面孔。

  如果不是丧礼以后这个男人破啼为笑,肆无忌惮地收着人家的钱,我们还真以为他就是这家主人的儿子。他是那样的淡漠,他就是周传雄。

命运的搏击第6集剧情介绍

  自从周敬之去世以后,钟嘉钰一个人拉扯着四个孩子实在太为难了她了。嘉钰没办法,只好把传雄送进上海的一间印刷厂,当了学徒。现在,周传雄回到了印刷厂,他没有想到一天功夫不到,厂子就被封了,军警还从里面抓走了好几个人,说是印刷反日资料。

  传雄送别了印刷厂的老板,自己和师弟小四相依为命,四海为家……

  对于传雄的近况,嘉钰一点都不知道。

  现在,嘉钰的老板,裁缝店的店主又一次向嘉钰求婚了,他想带着嘉钰和四个孩子一起离开上海,他承诺会给她们幸福。但是,嘉钰拒绝了。她没有答应老板的请求,她的心里只有敬之,甚至连这个店铺她都要用自己的钱买下。

  她要让敬之的儿女们活得快乐、有尊严,那么多年,她给了她们自己所有的爱,她要敬之的孩子快乐。如今,孩子们都长大了,而且很懂事,那是嘉钰最值得欣慰的事情。

  为了这个裁缝店,嘉钰、佩瑛、佩雯和佩玲变卖了家中一切值得卖的东西。

  当每个人都充满希望的时候,嘉钰在想着传雄……

  从成年以来,传雄最大的本事就是睡觉了,他有他的道理,他觉得人只要睡着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现在,如果不是小师弟已经饿昏了,传雄根本不会去找工作干。

  闸北的一处劳工市场,传雄混了两天,终于谋到了一个人力车的差事。也许,连他都不会想到,就是这辆人力车,让他认识了自己一生中最爱的女人。

  这个女人就是布尼答春。

  那一天,如果不是答春为父亲买了很多药材,以她这样节俭的人,是根本不会去坐什么人力车。她出身贫穷,父亲是没落的旗人,为了糊口,答春从小就跟着父亲走南闯北,唱皮影戏。

  因为拮据,自然在价钱上和传雄讨价还价。结果,还没送到目的地“来悦茶楼”,传雄就把答春撇下了。不过,传雄没想到答春无意中拿走了上一位客人留下的纸袋。

  当那位大意的客人找到传雄的时候,传雄想趁机敲了他一笔。当然,前提是要找回纸袋。

  传雄去了来悦茶楼,正巧遇到答春和父亲唱皮影戏。答春算是恨透了传雄,草草地还了传雄纸袋,发誓一辈子不想再见到他。但是,答春没有想到,他们后来很快就见面了。

  传雄用那笔客人的奖金,给自己和小师弟租了一间阁楼,而答春就住在他们的隔壁。

  与此同时,嘉钰的裁缝店开张了,当嘉钰、佩瑛、佩雯和佩玲庆祝的时候,嘉钰告诉大家,她要把传雄接回家来。

  佩瑛拒绝了,那么多年,哥哥仿佛只是一个称谓,没有他,她们一样活着。况且,当年要不是因为传雄的懦弱,或许疯牛早就被绳之以法。

  嘉钰告诉她们,传雄、自己还有他们三姐妹,是一家人,不能分开。当年敬之的去世,不能怪传雄,老天有眼,终有一天会让“疯牛”绳之以法的,但是周家却不能再散了。

  东北,沈阳。

  也许,任何人也不会想到十年以后,施祥庆的三个儿子孝仁、孝义、孝礼会成为东北赫赫有名的大亨。这些年,孝仁带着两个弟弟从黑道起家,没想到生意越做越大,就连东北军政府也惧他三分。但是,“九?一八”事件的爆发,让一切的情形改变了。

网络微评